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恰好春风似你】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20 8:58:57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恰好春风似你

1 手术
  闪电划过夜空,紧随其后轰隆隆一阵响雷,大雨瓢泼而下。网站http://www.qi-wen.com/   安静的医院走廊上,女护士从手术室里出来,跺了跺脚,掀开口罩叫了一声:“下一位,杨拂晓。”   坐在走廊上的只有一个长头发的娇小女生,黑直的头发散落下来遮住了脸庞,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医院惨白的墙壁,似乎是定住了。   “杨拂晓!杨……”   “哦,我在!”杨拂晓猛的回过神来,举了举手,“我是!”   女护士上下扫了她一眼,“拿来单子。”   杨拂晓手中攥着一张手术缴费的收据,指甲已经将票据的一角攥的皱皱巴巴了,被手掌心的汗浸湿的几个字,伸过去的时候手有点抖。   手术缴费单据上,赫然写着的是:处女膜修复手术。   女护士从领口处将一支圆珠笔拿下来在单据上勾画了一下,“二十三?”   杨拂晓点了点头。   女护士说:“你进来吧,医生已经准备好了。【恰好春风似你】小说在线阅读”   杨拂晓默默地攥了一下自己的衣角,手掌心的汗濡湿了衣角,跟在女护士身后进了手术室。   手术室内的无影灯明晃晃的照着,照的杨拂晓眼前发黑,她嘴唇紧抿的发白。   一个戴着口罩的女医生站在手术台边,正在消毒手中的手术工具,温和地说:“放心,不会疼的,局部麻醉,半个小时就好了……张开腿吧。”   杨拂晓觉得自己已经快要透不过来气了,当女护士正要准备注射麻醉剂的时候,眼前飞快闪过一圈白光,她忽然从喉咙里喊出来一声:“等等!”   她从手术台上直接翻身滚了下来,转瞬就已经提上了牛仔裤,明显能看出眼圈红了。   “对不起,我不做了,”杨拂晓向手术台旁边的女医生说,“给你们添麻烦了。”   说完,她就一溜小跑跑出了手术室。   外面下着暴雨,在医院门口堆了很多人在避雨,杨拂晓挤出去,不管不顾地一头扎进了雨中。奇闻网   医院前的站牌正好驶过一辆公交车,杨拂晓冲过去上了车。   这个时间点在公车上的人并不多,杨拂晓径直走到公车的最后一排,靠窗坐下来,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也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别开脸看着车窗外,雨势很大,噼噼啪啪地打在车窗上。   右边忽然伸过来一张纸巾,杨拂晓顺着纸巾看过去,是一个笑的甜美的女孩子。   “谢谢。”   “不客气,”女孩子说着便将一包纸巾递给杨拂晓,“你用吧,我到站了,再见。”   因为来自陌生人的关怀,杨拂晓扯了扯嘴角,在这个暴躁的夜晚,才露出了第一个笑脸。   半个小时后,公车到达终点站,随着报站声响起的,还有杨拂晓的手机铃声。版权qi-wen.com   她看了一眼手机,抿了一下嘴唇,原本就发白的唇更加白了,手指在屏幕上方游移了一下,才终于按下了接听键。   刚接通了电话,那头就传来一个十分严厉的女声,说话毫不客气:“你手术做完了没呢?”   杨拂晓有点底气不足,用指甲掐了一下自己的手掌心,声音有点低:“做完了。”   “今天晚上你就别回来了,家里来了贵客,你来了也不好解释。”   “……好。”   切断手机,杨拂晓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摸了一下自己的钱包,要找酒店睡一晚么?还是旅馆吧,便宜一些。   …………   第二天上午九点,杨拂晓从旅馆出来,坐地铁到中转的公车站点,再坐公车回到杨家,下了公车,就刚好看见从院子里面走出来扔垃圾的王阿姨。   “二小姐,你回来的还真是时候,那位沈管家刚走呢。版权http://www.qi-wen.com/”   一听沈这个姓,杨拂晓浑身的汗毛就都竖了起来。   因为在名门望族的沈家,有一个怪癖的少爷,传言是患有精神病,还有各种豪门公子哥见不得人的特殊癖好,在三年前公开选妻,众多名门淑媛里偏偏就挑中了她,下了一亿三千万的聘礼来娶她!   当杨拂晓从养父母口中听了这个消息当时就想笑。   她一个名门捡回来的弃婴,为了行善积德给养大的假千金,竟然值得了一亿三千万?这个天文数字砸在她的头上恐怕也能把她给砸死。   但是,很可悲的是,她的养父母杨栋梁和宋天娇,竟然瞒着她已经将钱给收下了。   用养父母的话来说,就是:“你吃我们家的,住我们家的,我们养了你二十三年,可不要当白眼狼。”   用眼前这位娇滴滴的杨家大小姐杨素素的话来说,就是:“沈家是豪门,多少人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呢。”   杨拂晓笑了一声:“那姐姐怎么不嫁过去呢?”   杨素素的脸忽然就白了一下,后面的宋天娇忽然走过来,将杨素素挡在后面,拍了拍她的手背,看着杨拂晓,关切的问道:“你昨天那个手术感觉怎么样?”   杨拂晓在心里冷笑了一声,“重获新生的感觉。网站qi-wen.com”   宋天娇紧跟着就问:“注意事项都是什么?是不是这几天不能吃辣的了?”   如果是普通人家,这听起来就像是一个母亲在关心自家女儿手术之后的康复,但是,何曾想到,这位母亲竟然为了逼着女儿恢复处子之身去做处女膜修复手术!   “那多长时间能同房啊?”   这最后一个问题,才是至关重要的一点。   宋天娇一出口,杨栋梁和杨素素父女两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看向杨拂晓。   杨拂晓上楼的动作顿了顿。   她在心里暗道了一声糟糕,她也不知道需要注意什么。   “医生没有跟你说需要注意什么?”   杨拂晓装作不在意地摆了摆手,“医生给我写了个单子,我昨天手术完疼的快死了还没看,等我一会儿看看。”   门嘭的一声关上,杨拂晓靠在门板上,松了一口气,捏了捏手掌心里,又是一手汗。   她拿出手机来搜索注意事项,她现在必须要保证宋天骄相信她,要不然难保宋天骄不会押着她去医院。   因为在沈家这位少爷的选妻标准里,有一条就是:必须干净。   …………   杨拂晓将从网上搜来的注意事项看了三遍,足够来应付宋天娇的盘问了。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需要几个月才能同房。   吃晚饭的时候,杨拂晓用竹筷夹了块豆腐塞进口中,说:“三个月。”   宋天娇算了算时间,说:“婚礼是在三个月后了,这段时间你别去鬼混,记着这回第一次一定要留到婚礼当天……之前让你去做,你就是不做,一直往后推,等事到临头了,才……”   “我吃好了。”   没等宋天娇把话说完,杨拂晓便打断了她的话,将碗中的粥喝完,搁了碗转身就要离开。   “坐下!”   杨栋梁呵斥了一声,杨拂晓僵在了原地,手已经不知不觉中抓紧了椅背,三秒钟后,她还是选择了坐下。   “别以为你要嫁给沈家当少奶奶了,对家里人就这么不冷不热的,还是要拎的清楚你自己的分量,养育之恩不是谁都能给的,对待长辈也要有应该的尊重,等你妈把话说完!”   杨拂晓没有回话,低着头,看着面前的空碗,就这么默默地坐着等到杨栋梁和宋天娇都吃完饭离席,她才起身帮着王阿姨收了碗。   在厨房里,王阿姨说:“哎,二小姐你就不要脾气那么倔了,老爷夫人也都是为你好的,之前那个男的来历不明的,就因为人家的一点小恩小惠就要跟人家私奔,万一是人贩子怎么办?”   “胡说!”杨拂晓一双眼睛忽然就红了,咬着牙说,“他不是那样的人!”   “算了,二小姐你自己心里清楚,你的钱是怎么没的,十万块钱,可不是小数目……怎么说人都死了,过去有三年了,小姐你就放下吧。”   王阿姨叹了一口气,拍了拍杨拂晓的肩膀,转身出了厨房。   一时间,厨房里只有水流哗啦啦的声音,杨拂晓瞪大眼睛看着洗碗池中的水流,过了几分钟,抹了一把眼睛,跑了出去。   杨素素刚好站在厨房门口,里面杨拂晓急速冲出来差点将她撞翻,她踉跄了几下,皱着眉:“杨拂晓,你又发什么疯!”   她还记得,三年前杨拂晓得知那人死讯之后,完全失去控制,竟然不管不顾地就要从三楼的阁楼上往下跳,还是父母给捆了让医生给打的安定。
2 人死不能复生
  杨拂晓已经冲出了门,她甚至都没有带钱包,就一直在马路上跑,到上了公车才想起来需要投币,身上却是一个硬币都没有。   身后已经有人催促了,“快点啊,没看见后面好多人排队等着么?”   杨拂晓有点尴尬:“对不起,能不能借给我一块钱呢?我走得急忘了带钱了。”   “切,不会是外地来的吧,什么身无分文得了绝症的吧?”   “是啊,指不定还是什么孤儿呢。”   顿时就是一阵唏嘘声,明显看向她的目光全都是不屑。   忽然,后面脆生生的响起来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你上来吧,我帮你投币了。”   叮当一声,硬币进入投币箱的声音。   杨拂晓转过身来,就看见了昨天晚上在下雨天借给她纸巾的那个女孩子,眨了眨眼睛,“我们又见面喽。”   “谢谢。”   “不客气,只是一块钱嘛。”女孩子笑了笑,“现在地上掉一块钱一些人都不会捡了。”   这么一句话,倒是说的刚才冷嘲热讽的一些人脸色讪讪了。   杨拂晓落座,问了这个女孩子姓名和手机号,说:“等我回去还给你。”   “不用了,”女孩子摆手笑道,“你现在问我名字和手机号,我还以为是你看上我了呢,要不要给你qq啊。”   杨拂晓笑了一下,便收起了手机,别人都有隐私,都是陌生人,自然也就不好透露。   “东区墓园到了,请下站的乘客从后门下车,下一站……”   这一站下车的人寥寥无几,没有人在这种阴森森的晚上来墓园。   不过,其中就有杨拂晓。   让杨拂晓有些诧异的是,两次帮助她的这个女孩子也在这一站下车。   “好巧啊,你也是来墓园。”女孩子手中捧着一束花,笑起来眉眼弯弯的,好像是星辰一样亮。   杨拂晓点了点头。   夜晚,接近墓园的时候莫名就感觉到了一丝丝凉意,里面的灯光幽幽,随着脚步一步步走近,内心已经有一股浓重的压抑感,压抑的她透不过气来了。   进了墓园,女孩子向右,杨拂晓向左。   “诶,你等等!”   走了不远,听见女孩子的叫声,杨拂晓停下脚步。   “给你一枝百合花,”女孩子从怀抱的花束里将一枝白色的百合抽出来递给杨拂晓,娇俏一笑,“不用说谢谢咯。”   杨拂晓手中捏着这一枝百合,看着女孩子已经转身离开了。   她抬头看了一眼天空,阴沉的好像是要下雨了,很压抑。   东区墓园,是和市中心寸土寸金的地点是一样的,三年前,杨拂晓为了给他买下一块墓地,将自己身上剩下的钱全都拿了出来,也就仅仅才够一个零头,最后实在逼于无奈,才开口向杨栋梁借钱。   但是,却不曾想到,杨栋梁竟然借此机会,逼迫她嫁给沈家的少爷。   之前她也曾经听养父母提起过,但是她就是抵死不嫁。   不过这一次不一样了,收了人家的钱,就要听人家的话。   这三年,她就好像是养在笼子里待宰的家禽,只等着有一天拿上砧板。   当时所有人都说她傻,傻的无可救药,被骗了身骗了心,还要为了一个死了之后连完整的遗体都没有的男人,买一块好几万的墓地,将自己给赔上去。   来到墓碑前,杨拂晓蹲下来,将手中的百合花放在墓碑前,看着照片上的人,穿着一身深色迷彩,英俊棱角分明,她伸出手来将上面的灰尘抹去,盘腿坐在墓碑前。   她想起三年前,总是逃课偷偷跑去兵营,然后坐在门口的传达室里一等就是一个下午,一直等到他满身热汗的跑出来,“杨拂晓!看过来!”她放下手中的报纸看过去,却不料唇角已经被人偷吻了一下。   她记得,那个傍晚的晚霞特别红,染的她整张脸都红了。   大约过了有二十分钟,杨拂晓打了个喷嚏,动了动已经麻木的腿,站起来跺了跺脚,转身走了两步,又转过身来,看着墓碑上那张俊秀的面庞,说:“慕珩,我要嫁人了。”   一片阴影里,墓碑依旧稳稳地伫立着,似乎万年不变的样子。   “这次是真的。”   杨拂晓抹了一把眼角,狠狠的别开脸向墓园门口走去。   远远地,一片灯影中,杨拂晓看见了帮过她几次的女孩子,身边站着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身影颀长,抬手将她散落下来的鬓发拨到耳后,男人的目光好似不经意间向杨拂晓这边看了一眼。   只这么一眼,杨拂晓脑中闪过一道惊电,好像是被雷劈了一样,一下子僵在了原地。   是他!   是慕珩!   待她回过神来,那一男一女已经出了墓园门。   杨拂晓飞快的跑过去,墓园前一辆黑色的私家车驶过,她冲着车影大叫:“慕珩!许慕珩!”   但是,私家车却没有停,驶入夜幕中。   杨拂晓追着跑了一段路,扶着路边的电线杆气喘吁吁,眼眶发热,手指甲掐着粗糙的石灰面。   或许,真的只是背影相像而已,许慕珩已经死了。   已经三年了,她真的应该放下了。   夜风森冷。   杨拂晓身上没有带钱,她沿着马路边向前走,冷风吹拂黑发扬起,身边偶尔行驶过的车灯明晃晃的照着她惨白的脸,好像孤魂游鬼。   车辆来去匆匆,有一辆车忽然在路边停了下来,车灯闪了两下,杨拂晓眯了一下眼睛,就看见从车内下来一个女人,适应了车灯光线,她才注意到,是刚才的那个女孩子!   那么,车内那个男人……   女孩子上前一步,甜美的笑了笑:“我忘了你身上没带钱了,你上车吧,我们送你一段路。”   杨拂晓呆愣在原地,逆着车灯,目光落在三米外的车身上。   驾驶室的车门打开,一个身影走下,不期然的闯入了杨拂晓的视线,就如同在三年前的那个午后,闯入了她的心里。   “慕……”   倚靠在车身的两道冰冷视线向杨拂晓看过来,她口中的话陡然卡住了。   明明就是许慕珩,但是看向她,却全然是冷漠陌生的眼神。   男人转身,对杨拂晓身边女孩儿说:“笙儿,上车。”   …………   “光华路121号。”   车内与车外完全是两个温度,杨拂晓已经将自己内心的狂喜和震惊交织的情绪按压下去,指尖慢慢的暖起来,心却是越来越凉了。   这个人和许慕珩长得完全一样,却总是感觉有哪里不一样了,比如说眉眼之间成熟涵养的气质,以及身上那种不怒自威的森冷。   三年前,是她亲手为残缺不全的遗体盖上白布,推进火葬场,他不是许慕珩。   但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长得一模一样的两个人么?   “是去光华路121号?我记得那里是有一个紫薇花园。”女孩子笑着说,“我叫秦笙,你叫什么名字?”   没有得到回答,秦笙身后在她眼前猛地晃了一下:“喂!”   杨拂晓猛地回神,转眸的瞬间,与两道幽沉视线在后视镜中汇聚,她心里无端一慌,躲开了视线,“我叫杨拂晓,破晓黎明前的拂晓。”   “拂晓……”   低沉的声音从前座传来,好似在用唇齿咀嚼着这个名字,听的杨拂晓心中一动,偏了头看向车窗外,灯影好似拉长的流线似的飞快划过。   光华路很快就到了,杨家门口停下。   秦笙摇下车窗,惊讶极了:“你是杨家的女儿啊?”   杨拂晓点头,“嗯。”   ……如果说养女也是女儿的话。   杨拂晓向前走了两步,忽的又折回来,跑到车边,敲了一下驾驶位的车窗,车窗摇下,即使是面对一模一样的侧颜,她都呼吸一滞。   “先生,请问您认识许慕珩吗?”   男人看向她的目光薄凉,在这样的视线下,她心脏猛跳,躲开眼神的一刹那,错过了男人迫人眼神中忽然闪过的一抹红光。   “不认识。”   杨拂晓向后退了两步,鞠了一躬:“很抱歉先生,冒昧了。”   她站在原地,目送着黑色的私家车与夜幕融为一体,才转身拖着沉重的步子向家里走去。   车子平缓地行驶在马路上,手机铃声响起,开车的男人单手稳妥地握着方向盘,看了一眼屏幕上的名字,接通了电话。   “我给你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后的婚礼之前,能不能办到?我需要确切的答复。”   听筒内声音森森,男人从烟盒里抖出一支烟来,叼在唇间,手指滑动打火机,烟蒂火星明灭,他深深吸了一口,吐出烟气。   “没问题。” 
3 谁跳楼了?
  整个晚上,杨拂晓的头脑中都不断反复着这个人的影子,导致第二天醒来之后,脑子像是要炸开似的,眼睛下面有着很深的阴影。   一直到吃午饭的时候,杨素素一直盯着杨拂晓的脸看:“你怎么一张脸好像是见鬼了似的?煞白煞白的。”   杨拂晓没抬头,顺口说道:“大概是手术恢复期。”   杨素素一听就不聒噪了。   “去化个淡妆,”宋天骄抬眼看着杨拂晓这一身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短袖牛仔裤,皱了皱眉,“再去换一身牌子的衣服,今天有重要客人要来。”   重要客人?   难道又是沈家人?   杨拂晓也没有多问,反正在这个家里,她原本就没有什么话语权。   吃了饭,杨拂晓上了楼,换了一件比较大众化的高腰裙子,最起码穿着不会给杨素素抢风头,但凡是红花,也总要有绿叶陪衬。   还不到晚饭时间,杨拂晓心里一直闪现着昨天晚上那人的身影,便想要在网上搜出蛛丝马迹,但是,输入搜索之后才发现,自己输入的名字是“许慕珩”。   杨拂晓把手机往床上一扔,手指不小心触碰了屏幕,重新翻出来一个页面,是一个论坛上的八卦贴,杨拂晓最没什么兴趣的。   只不过,这张配图……   杨拂晓匆忙把手机抓过来,点开帖子上的配图,赫然就是许慕珩!   一刹那,她大脑里一片空白。   不仅仅有这一张配图,下面有很多张照片,有出席重要场合的正装照片,也有夹克马丁靴休闲打扮的照片,但是唯一不变的,是和许慕珩一模一样的五官和面容。   杨拂晓看的一颗心嘭嘭嘭直跳。   页面翻到最上面,标题闯入眼帘——“深度开八:顾青城和三个女人的暧昧情史”   …………   临近傍晚,杨家已经准备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只等着这位重要的客人来了。   杨素素有点紧张,“妈,你看我现在怎么样?妆花了没有?”   宋天骄笑着打量了女儿一眼,“很漂亮,妆没花。”   门外的管家来通报:“老爷,太太,顾先生来了。”   杨栋梁顷刻间将茶杯放在茶几上起身,回身道:“王嫂,你上去叫杨拂晓下来。”   “是。”   王阿姨上楼的时候,还不免地回头看了一眼,不知道这位顾先生是何许人,竟然要全家人迎接。   杨素素忽然叫住了王阿姨:“阿姨,我上去叫拂晓吧。”   她现在紧张的手心都在冒汗,还是上楼去,离开片刻来缓一缓心情。   到了楼上,经过储物间,再向前,杨拂晓的房门是开着的,杨素素敲了敲门,又叫了两声,没人应,听着楼下有说话声寒暄声,便索性推开了门。   房间里黑乎乎的一片,但是,正前面靠窗的一张书桌上的台灯却是亮着的,窗户大开。   这一瞬间,杨素素就想起来在三年前,杨拂晓从阁楼上往下跳的那一幕,顿时失声尖叫起来:“不好了!杨拂晓跳楼了!”   她第一反应就是飞快的奔过去,跑到窗口向下看,浴室的门哗啦一声拉开,杨拂晓抹了一把眼角走出来,“谁跳楼了?”   杨素素转过身看见了杨拂晓,松了一口气。   而在楼下的杨栋梁听见尖叫声已经上来了,看见好端端的站在门口的杨拂晓,皱了眉:“怎么回事?”   杨素素瞥了一眼走廊上缓步走来的颀长身影,有点尴尬的解释:“里面没开灯,黑乎乎的……我以为是杨拂晓她又发疯想要……”   跟在后面的宋天骄连忙打圆场,“没事儿就好了,走吧,别让顾总等的急了,素素你快过来,刚才顾总还问起你来呢。”   杨栋梁转身,脸上带着一丝谄媚的笑:“顾先生,让您看笑话了。”   “不要紧。”   听闻这个声音,杨拂晓猛然回头,正好对上迎上来的视线,瞳孔里有淡然的笑意,与昨天夜晚的陌生冷漠全然不同。

恰好春风似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恰好春风似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这四大因素,影响了铁壶的价格!

    很多壶友在在购买铁壶的过程中,很关注铁壶的价格,其实不关注价格才奇怪。今天,小编就来揭秘,哪些因素影响了铁壶的价格?01材质上的区别铁壶材质分生铁和砂铁两种,其中砂铁的铁壶价格较贵。至于价格较贵的原因,小编借用一下长文堂堂主--长谷川光昭先生的答复:“砂铁是铁壶制作中的最高级原料。天然砂铁的成份中,含有较少比例的碳,并且形成更精细的孔隙度。砂铁的孔隙度很细致,连铁锈也无法进入。(故而砂铁壶生锈时,铁锈一般都是附在表面,很容易清理)砂铁的不纯物非常少,这个材质本来就很贵,而且很硬,不容易加工,铸出

  • 戴泽:傅抱石画画不让看,谁看谁是小偷。

    戴泽的展览让现实主义的中国油画再次火了一把。更吸引眼球的是,展览还展出了戴泽与众多艺术名家的交往趣事,让人大为吃惊。而这位96岁的老人也是目前唯一一位和傅抱石、谢稚柳、陈之佛、齐白石、徐悲鸿等众多艺术大师有过多年亲密交往的人。戴泽更是直接坦露一代国画大家傅抱石的惊人作画习惯,这让素有“男女老少咸宜”的之称的画家傅抱石又增添了一丝神秘...日前,“戴泽艺术展”在国家博物馆举办,作为徐悲鸿的最得力助手以及徐悲鸿现实主义油画的忠实追随者和践行者,戴泽的展览开幕式便现实主义的中国油画再次火了一把。更吸引

  • 小说阅读君在世界读书日奉上的阅读礼,想不想拆开看看?

    《西游记》中唐僧师徒经历的九九八十一难,实为八十一案,这些案环环相扣,连绵不绝,穷尽了人世间罪案的种类,案案直指人性深处的贪婪,自私,恶。贞观三年的冬月,一匹瘦马驮着一名僧人,踉踉跄跄地倒在沙漠边缘。玄奘,终于来到了西域。此时的西域,动荡不安。庞大的波斯帝国,深陷拜占庭与西突厥的围攻,引来西域诸国群狼环伺。危急时刻,波斯不惜以秘宝“大卫王瓶”换取大唐的援助。而在丝绸之路的起点,玄奘遇到了他的第二个弟子——高昌王子麴智盛。作为西游里“猪八戒”的原型,麴智盛早已深深陷入情网,爱上了敌国公主,日趋癫狂

  • 青白江金河山庄的乡里乡味与农家农情

    青白江金河山庄的乡里乡味与农家农情文王文华近年来伴随着国民生产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衣食住行的态度及要求也在不断的革新。在饱衣足食的和平年代我们不断的探寻着绿色健康的美食。我国是一个以农业为主体的大国。国家政策对农业方面的扶持也使农村农业的发展步入高速发展的快车道。民众生活水平在提高;为追求精神上休闲娱乐的多元化;设施农业高度精细化衍生了以“体验田园生活,品尝农家美食……”等农家乐形式的旅游产业。成都农家乐的发展,从一个侧面生动诠释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真理力量、实践力量和富民力量。青山叠

  • 艺术品经营管理有“办法”,你怎么看?

    陈可《夜明珠》150×130cm布面油画2007年选择在3月15日这样一个具有特殊意义的日子正式实施《艺术品经营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显然并非一种时间上的巧合。纵观整个《办法》,其内容的核心似乎都围绕着对艺术品经营领域的监管和对于消费权益的维护与保障,《办法》总则的第一条——“为了加强对艺术品经营活动的管理,规范经营行为,繁荣艺术品市场,保护创作者、经营者、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制定本办法”,就已经做出了很好的解释。作为新修订的《办法》,在称谓上首先做出了调整,即将过去的“美术品”变更为“艺

  • 沈阳美食|沈阳清真饭店,你真知道吗?

    大家好,我是食堂君,上周在忙着换工作,这周还不小心生病了~所以拖更了一周,忘大家见谅好多新来的小伙伴都会在后发送城市名给食堂君,然而因为整理的城市还是太少所以暂时没做关键词回复,如果你想看更多的清真攻略,可以关注我们【辽宁微传播】~今天食堂君就给大家整理下已经收到N条留言的沈阳的清真美食(感觉再不写就要被取关了)历史及文化沈阳,故称盛京、奉天,自古以来就是东北地区重要的中心城市,而沈阳又是一个多民族融合的城市,少数民族占据了总人口的10%。历史记载沈阳回族是在元末明初时期也就是十四世纪五六十年代

  • 喝茶逗猫遛遛狗,天地兴亡两不知

    气温陡升,有人穿短袖了。下午的街区像是沉入一杯汤色明绿的黄山毛峰,散发着轻薄的植物气息,这气息可能来自前一阵谢了的辛夷花,刚刚绽放的的蔷薇,已经盛开的月季。傍晚,各种光线、喧闹、人影、气味化合而成稠密的透明汁液,形形色色的行人鱼一样摇头摆尾地游动着。我牵着狗,多数时候是狗牵着我,狗嗅着地面,搜索前进,像是要找个地缝喘口气。“桃蹊桑葚砀山梨新疆哈密瓜美国提子秘鲁蓝莓巴西牛油果西班牙软子石榴台湾火龙果泰国榴莲越南凤梨开业酬宾加微信会员一律七点五折。”水果店的小帅哥吆喝着——他不会憋死吧!水果摊外的小

  • 永远不会被时代抛弃的,是这一种人

    读书,不会延长生命的长度,但一定会拓展生命的宽度。作者:霍辉(富书签约作者)01近日,《奔跑吧》强势回归。第一期节目,跑男团来到维也纳市政大厅,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在500多人参加的“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之青年倡议论坛”上进行英文演讲。准备时间只有3小时。如此正式的场合加上大量专业陌生的词汇,即使是擅长英语的Angelababy和郑恺都表示难度较大。而曾创造了“Weare伐木累”“Whatareyou弄啥嘞”等“超氏英语”的“学霸”邓超更是到了崩溃边缘,他中途还一度放弃录制,差点要投降。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