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南方以南,太阳已西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0 8:12:07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南方以南,太阳已西

第一章 上帝的偏心
门半掩着,这个办公室的门一向不会关紧,门若大开外面人来人往会影响里面的人的工作,门半掩着既利于办公室的空气流通,又让员工知道随时可以进入。南方以南,太阳已西 全文免费阅读 此刻连翘便坐在这个办公室里,她已经进来很久,但前面的男人仍是专注地伏案工作,一直没抬起头来,甚至从他嘴唇里没发出过任何一声微细的声音。连翘不由得想到,只要不去打扰他,这个男人可以在那里坐上整天整夜。 当然,他最好是这样坐着,不要起来,不要让他脖子以下的地方从桌子后面暴露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终于抬起了头,说实在,这个男人的脸比任何男人都要好看,但他绝对不是一个美男子。如果一个男人的整个身体只有他的四个半头高,如果在一个成人脑袋下面是一具儿童的躯体。 那么他的脸再好看,也只不过是一个丑得不能再丑的丑八怪。 这样的一个男人,大概全天下只有两个女人面对他的身躯不会恶心,一个是他妈,一个是爱他的人。说明http://www.qi-wen.com/可她连翘,绝不是这两个女人中的任何一个。 “产品部的刘经理说你要辞职?” 轻淡的语气如一片柳絮缓慢地飘落,没来由地就让连翘感到一阵厌恶,她没好气地道:“既然知道何必多问?是的,我要辞职,而且要越快越好。”沙发上似乎长出了刺人的荆棘,连翘完全地坐不住。 “和我说话你应该要注意分寸,懂得你和我的身份。”男人的声音很轻,但绝对的有力度,完全是掷在了连翘的心坎上。 这让连翘对他更憎恶了,长久以来刻意压制在心中的仇恨和怒火便在这瞬间被轻易引爆,她陡地站起,一个起落间便冲到了男人的身畔,一只手高举起来。连翘不记得究竟有多少次,她想用拳头砸扁这个男人的脑袋,她相信自己有这个能力,一个武术世家的女儿只须轻轻一拳便能把那个男人揍趴下,甚至她还能拎着他的两只耳朵当猴耍。南方以南,太阳已西 全文免费阅读 “石决明,你以为你是谁?”她大声嚷道。 男人仰着头看她,那只充满愤怒的手离他的头顶只有一尺多远的距离,不需要半秒钟的时间便会准确无误地落下来。但他的眼始终波澜不惊,仿佛深夜中沉静的湖水,浓密的睫毛下有光芒流动。生气、易怒、暴躁、冲动,几乎是所有人都会有的问题,但是在这个人脸上却似乎看不到,薄薄的嘴唇一直在笑。 “我知道你能打,你武艺高强,你打死我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不过我死了,这对你妈有好处吗?连翘,我提醒你,世上可是没有后悔药吃的,要想想你这一掌会造成什么后果。”石决明的声音仍旧很轻,轻飘飘地但落在连翘的心上会有疼痛。南方以南,太阳已西 全文免费阅读 连翘狠狠地一怔,举起的手臂无力垂下来,最后顺从地放在了身体的右侧。每个人被屈服总是因为有软肋,而母亲便是她的软肋。 可是她不甘心,不能忍受每次在石决明面前都落下风,她搜肠刮肚地想找出一句话来狠狠刺伤石决明。其实,也不用怎么想,石决明只有一个缺点,这个缺点老天没给他可以改正的机会。 “石决明,我告诉你,你不要太看得起自己,所有的狗站起来都比你高。”说完,连翘飞也似地从半敞开的门里逃窜。 门外有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年轻女人,正在以欣赏动物园大猩猩的姿态惬意地打量她。奇闻网“这么快就和石总谈完了?石总给你多少钱了?” “你可以去问他,你是他的秘书,说不定他会告诉你。”连翘连眼皮子都没抬起,径直走向前面的电梯。是的,这个男人纵然丑陋,但还是有不少的女人争着想着都要爬上这个丑陋男人的床,可是天底下有两件事是最困难的。 第一件事是女人爱上石决明。 第二件事是石决明爱上女人。 电梯下到9楼,这里是公司产品研发部的办公室,连翘的工作是产品策划,主要负责房地产市场相关信息收集、分析,并参与项目开发前期市场研究、项目定位、产品设计及开发后期营销推广等等。这是一份不算轻松的活,但是薪水相对来说却又很低廉。奇闻网 连翘埋头走进办公室,这时有几个女同事正对她露出鄙夷的笑容,她视而不见径直坐在自己的办公位置上,眼睛下意识看着窗外,天空阴阴的,黑黑的,有一场暴风雨似乎要来。她不禁感到焦急,中午有一件十分紧要的事情要办,如果下雨就极不方便,并且自己还必须在两点前赶回来上班。 不幸的是没过多长时间,产品部的刘经理便找她谈话,因此超过中午下班时间半个小时。只有一个半小时,坐公交车来回那是绝对不够时间的,连翘咬着牙,下狠心拦了一部出租车。 二十分钟后,出租车在S市公安局的门前停下来,连翘几乎是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了进去。 接待大厅中人潮拥挤,吵吵闹闹,连翘环顾四周,这些人都有可能成为她的同事或者竞争对手。 “喂,你也是来领特警专业技能测试表的吗?” 温暖的气息喷溅在她的脖颈里麻麻痒痒,连翘没有回头也知道这个说话的人很高大,所以她一转过身就对上一张男人粗犷的脸,不算英俊,但是充满了阳光的味道。他果然很高大,估计有186公分,穿着一条洗得发白的牛仔裤。 看着连翘忽然想到,如果石决明的脑袋是安在这个男人的脖子上,那全世界的女人都会争破头去抢他。老天实在对每个人都很公平,石决明再有钱,可他是个侏儒。石决明就算有再多的钱,他也无法拥有像这个男人一样修长笔直的双腿。 “你在想什么?怎么不说话呢。”男人担忧地看着她。 连翘看着他忽然笑了,这个男人说话的语气就好像认识她十几年一样。“是的,我是来领特警专业技能测试表,但是我不知道在哪里领。” “太好了,我也是来领表,也许以后我们能成为同事。我知道在哪里领,你跟我来。”男人欢天喜地,颇为自来熟地招呼连翘和他走。他叽叽呱呱说个不停,介绍自己毕业于警官学院,却好像忘记告诉连翘自己的名字。 公安局办公接待大厅内挤满了前来领表的人,连翘等了半天才拿到表,明天早上9点进行专业技能测试。 “原来你叫连翘,这个名字很好听。” “你的名字也很好听啊,朴硝。”连翘瞧着他手中的表,和自己一样都是参加擒拿格斗组。 “想不到你一个姑娘也会考特警,你有把握吗?”他仍是满脸担忧的神色,忍不住将连翘从头到脚仔细打量,怎么也不能相信一个年轻姑娘竟然会擒拿格斗。 忽然连翘就被他面上的神色感动了,来自陌生人的关切最易让人心里温暖。“应该有吧。”连翘不敢说得太满,天下之大藏龙卧虎,能人辈出。 “放心,我会帮你的。”朴硝突然压低了声音。 连翘瞪着他甚是惊讶,这个粗犷的男人凭什么说帮自己,她瞧着他不觉又想到石决明,如果石决明有像他一样修长的双腿,那又会是怎么样呢?她努力地想着有着长长双腿的石决明,但最后没有想像出来。 “你好像很喜欢发呆。”朴硝叹着气。 “对不起,我要回去了。”连翘向他点点头,转过身快步离去。 “等等。”朴硝追上她,笑道:“我想我们之间应该不会只有擦肩而过的机会,你看今天的天气很好,我们又难得这么偶遇,是不是应该找个地方坐坐,顺便谈谈怎么应对明天的考核。” 连翘抬起头望着天空,天空阴沉得可怕,似乎随时都会有一场暴雨来袭,而且她还要赶在两点前回去上班。可当她看到朴硝纯朴的面孔上期待的神色时,连翘竟然不忍心拒绝了。 朴硝小心翼翼地瞅着她的神情,道:“前面不远有个咖啡厅,我们去那里坐坐。” “好。”连翘答应下来。 前面的公路向左走三百米有家星巴克,两个人并肩走了进去,在靠窗的地方坐下来。很快服务员端上两杯咖啡,从早上到现在一直米水未进的连翘忽感到一阵难以抑制的口渴,急切地端起咖啡送到唇边,咖啡一咽到喉咙管连翘便苦得全吐出来。 “你没有喝过咖啡吗?”朴硝诧异地盯着她。 连翘抚去嘴唇边残留的咖啡汁,道:“是,我很穷,没有钱喝咖啡。”说着她又顿了几秒,“还有个躺在医院的植物人妈妈。” “对不起。”朴硝的脸红了。 “没什么。”连翘没有在意,这算不得什么。 “那你为什么考特警呢,女孩子做这个会很辛苦。”朴硝更小心翼翼了,害怕自己又问出令连翘不好回答的问题。 “听说特警的薪水很高。”连翘淡淡地道。“因为我很需要钱。”不知怎的,连翘很愿意把心里所想的告诉这个初次谋面的男人,这个有着粗犷男儿风的朴硝已经获得了她的好感。 这次朴硝没有说话,低着头在沉思。 气氛突然地沉默下来,连翘识趣地将视线投向窗外,公路上有一部崭新的银灰色保时捷飞驰而来,霎时就在窗外停下来,透过玻璃窗连翘看清坐在保时捷车中的男人,神色忽地凝重起来。 车里的人是石决明。 隔着两层玻璃看他,他的脸依旧俊美,削得薄薄的短发,浓浓的长眉,高挺的鼻梁,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双沉静的眼睛,没有人的眼睛是石决明那样的,像翡翠,像浮在水面上的星光。 但是,连翘又深知石决明只有这张脸拿得出手,只要他一推开车门,走下来,他就会惨不忍睹。 连翘耐心地等待石决明推开车门下车,那时他便会像猴子一样被众人围观。 果然,石决明推开了车门,他弯腰走出来。 但映在连翘眼中的,却是一双修长笔直的腿。
第二章 特警专业技能测试
连翘忽然激动起来,她揉着眼睛,再看看,没错,那张脸是石决明,但那双腿不是石决明。石决明是个侏儒,而这个人看起来比朴硝还要高一点,大概188公分左右的样子。 他只是长得很像石决明,但不是石决明,石决明没有他这样潇洒的气度。 连翘出神地瞅着他,但很快那个人再次坐进车中,瞬间车便开远了,没来由地连翘感到内心一阵失落。 “我会……”此时朴硝终于抬起头,他完全没有看见刚才窗外的情形,也没有瞧见连翘面上出现的奇异的神色,他鼓足了勇气,道:“我会帮你,请相信我。” 连翘愣住了。 “谢谢。”那双诚恳的眼眸使她没有拒绝的可能,即使是萍水相逢。“这次,我真的要走了,下午还要上班,明天我们在指挥学院见。” 刚上公交车天就下起大雨,幸好下车车站离公司大厦只两三分钟的路,连翘些微淋了点雨。换上制服后,离上班时间已经超过一个小时,前台的罗玉玲悄悄告诉她。“石总知道你旷班,说要扣你薪水。” “让他扣好了。”连翘懒得生气。 一下午连翘心事恍惚,脑中不断晃过那个长相酷似石决明的男人,在遇到朴硝时连翘还觉得上天是公平的,可看到这个男人后她才觉得上天实在是太偏心了。 第二天是周六,晴空万里,连翘坐车赶到军事指挥学院,今日将在这里举行特警专业技能测试。学院的大门前伫立一个身形魁梧的男子,此时他正向公路的方向翘首以盼,年轻的面庞上还有些掩饰不住的急色。 连翘一眼便认出他来,这正是昨日那叫朴硝的热心男子,因此当他一瞧见连翘,眉间紧锁的皱纹便倏地舒散开,脸上不觉溢出了笑容。 “你怎么现在才来,测试就快开始了。”他依旧一副认识连翘十几年的口吻,甚至还有一点埋怨的感觉。 “堵车,来晚了。”连翘难为情地伸手抓头发,实际上今早睡过头,醒来时已经七点多。她瞅着朴硝穿着的新裤子,这是条黑色的紧身休闲裤,显得朴硝的腿越发修长,也给他增添了几分英气。 朴硝的脸红了,他感觉到连翘的视线集中在自己的腿上。今天,他特意穿了一条新裤子,其实他一向喜欢舒适随意的旧裤子,穿上这条新裤子总觉得浑身不自在,哪里都不对劲,在家里脱下来后仍是忍不住又穿上,昨日他就发现,连翘的眼睛好像总是在看着自己的一双腿,而且还会看着自己的腿发呆。 这真是个奇怪的女孩,她的眉眼,她的神情都那么特别,与众不同,整个人清新得仿佛是一株含苞未放的百合,以至于他在人群中一眼就能发现她。 朴硝赶紧低头检查自己的裤子,裤子上什么都没有,它崭新得没有一丝灰尘。于是,他不解地抬起头,连翘的眼神依然缭绕在他的双腿上。 “快到测试时间了,你先进去熟悉场地。”朴硝终于找到一句话摆脱尴尬。 连翘轻轻应了一声,视线终于从他的双腿收了回来。 S市特警招考选在军事指挥学院的大操场上进行,从最初笔试的2000多人到现在能有资格进行专业技能测试只剩300多人,但是这次特警招录的名额只有40名,这相当于8个人竞争一个职位,所以这次专业技能测试会非常严格苛刻。 专业技能测试共有四项测试,12分钟长跑、纵跳摸高、障碍跑、擒拿格斗,女子组测试项目和男子相同,只是达标标准略低。 操场上有不少的人在进行测试前的热身准备,连翘一眼扫过去,几乎所有人无一例外的身材高大,这也难怪特警招考对身高作出硬性规定。她不禁暗暗瞅了朴硝一眼,倒替他担心起来,这些人精气十足,面色红润,分明都是练家子,而且报名者大多是退伍军人和运动员出身,朴硝对手不少。 但令连翘意外的是,整个操场上竟然只有她一名女性。 随着一声尖利的口哨集合声,所有参加测试的人员立即神情严肃列队。七八名身着特警制服的监考教官打背手一字排开,其中一个约三十来岁模样的男子跨上前几步,刀锋一样凌利的眼神掠过众人,忽然那道刀锋就凝聚在连翘微微透出红色的面孔上。 “你就是连翘?”平板得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声音比刀锋还要冷。 “是。”她重重地点头。 “好,你听着,参加特警专业技能测试的女子只有你一个人报名,现在你被编入男子组一起测试,达标标准同男子组相同。” 他的话音刚落,朴硝就马上抱起不平。“太不公平了,抗|议。” “你可以选择参加测试,也可以选择放弃,要成为特警就要忍人不能忍,超脱平常人,尤其是对女特警来说更残酷。”那教官没有看连翘,视线一直平视前方,就好像这句话是对所有人说。 “我要参加测试,我要成为特警。”连翘神情淡定下来,身旁的朴硝仍想说什么但被她的眼神阻止。 “好,测试开始,请各位准备。” 测试是分组进行,连翘先被安排进行12分钟长跑,朴硝也在这组,他脱下外面的衣服和长裤,露出里面结实的肌肉和强壮的双腿。 连翘凝视他的腿不觉又出神了。 口哨吹响,连翘快速地向前奔去,朴硝紧挨着她,安慰她道:“连翘,你不要担心,我一定让他们按女子组的标准给你计算成绩。” “没事,我可以的。”连翘笑起来,这个朴硝实在是个好心人,可是他又有什么能力改变监考教官的决定呢。看到朴硝那张愤愤不平的脸连翘很想告诉他,12分钟的长跑真的不算什么,那比她跑过的路几乎可以少得忽略。 从小到大她是学校的体育尖子,在读大学期间她就获得过大学生马拉松长跑冠军,还得到过全国自由搏击比赛女子组的冠军,担当过校武术队的教练。她的名字也曾数次上过报纸,拥有过一批忠实的粉丝。可是一场意想不到的悲剧在她即将大学毕业时发生了,于是她像流星一样消逝了。 连翘加快了速度,只有跑在队伍的最前面,才能让朴硝不担心。朴硝一直跟随在她身边,她加速时他也加速,她缓下来时他也跟着缓下来,仿佛一路保护着她。 口哨再次吹响,12分钟长跑结束,连翘和朴硝以3450米列在第一组的第一名,这个成绩按照测试标准可以得满分。 此时,几台面包车缓缓驶进军事指挥学校的门口,然后从车里走出十几名西装革履气宇轩昂的男子,几个正在监考的教官相对望了一眼,立即做了个停止的动作,便一起迎向那群人。 “听说市长还有公安局的局长一些人要来这里视察,监督特警专业技能测试的公正性。”朴硝悄悄告诉连翘。 “哪个是市长。”连翘好奇地伸长脖子,以前只是在报纸看到市长,但真要把照片和真人对应起来还有些困难。何况这些人一旦穿上西服,梳着大奔头,好像每个人都长得一个样,都是当官的模样。 “就是那个很高的,眼睛很大的,长得有点像我的。”朴硝的眼里闪着光。 不等连翘认出哪个是市长,第二场测试就开始了,是擒拿格斗,抽签一对一比试。连翘意外地抽中朴硝作为对手,这让连翘完全傻了眼。 “太好了,是我和你。”朴硝很开心,擒拿格斗是四场测试中最困难的,需要凭真功夫,如果这场让连翘取胜,余下来的纵跳摸高和障碍跑应该问题不大。他满心满眼地高兴,打定主意让连翘赢自己。 连翘满怀心事,半晌她举起手道:“这不公平,我要求自己挑选对手比试。” 她说得很大声,场中几乎所有人都瞧向她,连翘毫不畏惧。只见从那群西装革履的人当中走出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那人面貌甚是和蔼,笑容可掬,颇为眼熟。 “你为什么要自己挑选对手。”他说话也很大声,但丝毫却没有质问的意思,好像只是帮助连翘在分析。 朴硝急坏了,按他的原意比试时自己假装败给连翘,但是连翘却提出换对手,这岂不是让他的一片苦心付诸东流。他想要拉扯连翘,但是众目睽睽下他哪敢伸出手,只得拼命地用眼睛瞪她。 连翘没有理会他的眼色,郑重道:“我作为今天唯一一名参加特警专业技能测试的女性,被要求和男性进行同等标准的测试,这已经对我来说不公平。您看这个和我准备进行比试的男子,身材高大,体格魁梧,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我要求由自己挑选对手输得心服口服。” 那男人笑眯眯地溜了朴硝一眼,也正色道:“好,你这个要求是合理的,我同意,你可以挑选对手。”说完他话锋一转,昂起头,“但我相信,你是不会输的。” 连翘点头,瞬间她就认出来这男人正是S市的市长严若新。

南方以南,太阳已西》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南方以南 或 太阳已西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辣手毒妃:邪王缠上身4章

    原标题:辣手毒妃:邪王缠上身4章小说:辣手毒妃:邪王缠上身第4章杀气惊人“你若将他们收拾了,我不禁带你离开,还送一份大礼给你如何?”沈绯玉的心噗通一跳,这家伙笑起来简直要人命啊,不行不行,一会还要战斗呢,一定要保持冷静!宁泽宇看到这小女子眼中的尴尬,不由低笑出声。“别动,来了!”沈绯玉将身体压低,来人一共7个,待第一个人刚进洞的时候她蹭的一下跃出匕首精准的划到了那人颈间的大动脉处,以至于那人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断气了,由于山洞里很暗,从外面刚进来的人都会有一瞬间的视觉障碍,而她利用的就是这一瞬间,

  • 鬼帝的十岁王妃4章

    原标题:鬼帝的十岁王妃4章小说名字:鬼帝的十岁王妃第一卷穿越异世:洗尽退婚耻辱第4章艳惊天下冷无心下意识的捂住了口鼻!但下一秒,却迅速抓起了地上尸体手中的匕首,身形一闪,眨眼间,锋利的匕首已再次划破空气的猛袭那到黑影去。再高明的掩饰,只要那人动了,那都是破绽。在她杀第一个人的时候,她就感觉到房梁之上的细微波动。“哗!”衣物拂动的声音。她原本对准那黑影迅速袭下的攻击,这次竟连衣角都没触碰到了!好快的身手。但冷无心根本没敢迟疑半分,在攻击落空的瞬间,手一翻,锋利匕首转向的再次朝黑影袭出。不管什么人,

  • 邪王追妻:王妃好有财4章

    原标题:邪王追妻:王妃好有财4章小说:邪王追妻:王妃好有财第4章搜查可以但有条件天大地大,吃饭最大!洛倾城在反复确定了这附近并没有人看着自己之后,她这才赶忙将叫化鸡给挖了出来,什么会不会沾到土之类的,她这会儿已经不计较了,眼下填饱肚子才是正题,毕竟,等会儿的恶仗可是避免不了的。鸡腿,娘俩一人一个,鸡翅,娘俩一人一个。米粒的饭量小,加上又是饿了好些时候,洛倾城也不敢给他吃得太多,将剩下的鸡肉连带着骨头用干净的布包好,又放在了一个木匣子里,洛倾城像是藏宝贝似的,将这剩下的鸡藏在了自己床底下的一块地砖

  • 试婚:极品老公行不行4章

    原标题:试婚:极品老公行不行4章小说:试婚:极品老公行不行第一卷合作愉快第4章试试安小夏双眼下瞄,自尊心受到严重打击,虽然她的身材不是很火辣,但她56厘米的纤腰不是谁都能有的,虽然胸小了一点……要不是后有追兵,她才不会乖乖让他这么评头论足,被说得一文不值!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呵呵,我长得这么丑还真是对不起您哈!”她赔着笑脸说。男人没想到她会这么回答,一时竟不知道如何搭话,不过罢了,林冲为他费力张罗,也并非要人陪他聊天!在此之前已经有过六个女人了,有貌美如花身材火辣的,也有清纯可爱的,那方

  • 魔帝狂妻:纨绔废物小姐4章

    原标题:魔帝狂妻:纨绔废物小姐4章小说书名:魔帝狂妻:纨绔废物小姐第一卷异世枭凰第4章如此护短昊阳帝脸上陪着小心,隐在袖中的双拳捏的有些泛白。在他心中,水擎苍就算再厉害那也是臣子。所谓君为天臣为地,他当着那么多的人给自己难堪,实在让人愤恨。但随即想到国家社稷不能少了这位重臣,只能把心里的不满压了下去。“张连海,通知下去。让陈将军挑选二百御林军,随朕去看看水精灵。”昊阳帝缓缓起身,走到水擎苍身边道:“老国公忧心孙子,不如就留在这里等消息吧。”说完,拂袖离开了营地。水擎苍注视着昊阳帝的背影,变得更加

  • 豪门隐婚:帝少的独家私宠4章

    原标题:豪门隐婚:帝少的独家私宠4章小说名:豪门隐婚:帝少的独家私宠第一卷重逢再爱第4章失婚的妇男有点烦索嘉酒吧,VIP包房内。黎正熙仰躺在沙发上,脸上盖着一本《财富精英》杂志。“honey,我昨晚安排的妞怎么样,是不是很正点啊?有没有像过电一样爽到啊?”程童坏笑着调侃。“那自然是久旱逢甘露,干柴遇烈火,一点就着。只差两块煤炭就能做一桌满汉全席了。”杰克接腔。“程童,杰克,请你们纯洁一点,还能不能愉快的做朋友了。”邱秋在一旁直摇头。“切,伪君子!”两人一起竖中指。“好好好,怕了你们了。”邱秋马上

  • 大牌老公宠妻上瘾4章

    原标题:大牌老公宠妻上瘾4章小说名称:大牌老公宠妻上瘾第4章佟少澜很震惊女人的衣服前面撕破了一大半,脚上没有穿鞋,只有一双白色的丝袜,跑在地上踩得啪啪啪地响,样子极为狼狈。但此刻她满脸通红,似乎刚刚喝了大量的酒,好象还挨过打,脸上红肿得厉害,头发也一片凌乱。女人一边跑一边不断往后看,满脸惊慌。众人也不由随着她的目光向后张望,但没有看见什么怪物。“嘀嘀……”前面拐弯处,一辆黑色的豪车急驶而来,堪堪抵着女人的腿停下,女人惊得叫了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款全球限量版的宾利雅致里,坐着的正是佟少澜,他

  • 锦绣凰图:重生侯府嫡女4章

    原标题:锦绣凰图:重生侯府嫡女4章小说书名:锦绣凰图:重生侯府嫡女第一卷浴火重生第4章歹毒的庶妹“我,我们掌嘴!”红依绿芜心不甘情不愿,却还是纷纷举起手掌,一下一下的打在自己的脸上,余光偷看侯飞凰,十五岁的年龄一身粉衣穿着娇俏,五官精致但略显稚气,只是那双凌厉的眼,似乎一眼就能剜进人的心中。“小姐,你怎么那么大的力气?”小绿有些惊奇的跟上侯飞凰的脚步,身后还不时的传来那两人的巴掌声。侯飞凰笑笑不说话,嫁给宇文无忧七年,她事事迁就他讨他欢心,曾也多次看他练武,背地里就偷偷学了几招,虽然学艺不精,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