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我的风尘岁月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0 7:57:59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我的风尘岁月

第1章
华城的夏夜,躁动多情。原文qi-wen.com 华灯初上的时候,小敏走出租住的公寓,前去白夜酒吧上班。 白夜酒吧在华城很有名气,坐落在繁华商业圈旁的一条巷子里。酒吧的建筑是一幢很大的花园洋房,外墙的四周青藤缠绕,里面的装修却很现代。前面有大大的停车场,晚上总是停有许多豪华轿车。 这幢建于数百年前的现在已经斑驳陆离的老房子,以及门前这些锃亮的轿车,总让小敏有一种古韵今风扑面而来的感觉。这种感觉黏稠、潮湿,仿佛能使得小敏穿越时光的尘埃,想起当年的红尘女子杜十娘。又能使她莫名地心痛,黯然神伤。说明qi-wen.com 小敏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女孩,这份多愁善感,一直保持到了现在。 白夜酒吧里的酒卖得特贵,一瓶普通的长城干红,街上只卖四十,而这里却卖三百,一瓶路易十三这里要卖一万。但高昂的价格并没有妨碍富商们喝酒,像路易十三这样的高档酒,这里每晚都能卖出几瓶。 白夜酒吧富商云集。富商们来酒吧不是要听这里每晚必演的爵士乐,也不是为了看长得漂亮的服务员和小姐,他们需要的就是这种高档次的社交场合,需要的就是这种氛围,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就是来销金的。 正因为那里富商云集,所以小敏经常去那里上班。小敏上班的地方有很多处,但白夜酒吧是她去得最多的地方之一。奇闻网 小敏昼伏夜出,白天除了到好玩的地方去玩之外,一般都待在家里看书,晚上才去酒吧上班。她一直都把去酒吧称为上班,拒绝“拉客”这个词。 上班就是上班,何来拉客一说。况且,小敏也从不拉客,都是客人主动先找她的。 走在路上的小敏,简直就是一道风景。身材曼妙,长发飘飘,浑身散发着清纯女孩的气息。漂亮、可人,有那么一点温情,还有那么一点浪漫。来自http://www.qi-wen.com/ 二十出头的小敏如花似玉,但如花似玉的小敏是个酒吧女。换种说法,就是一名妓女。 虽然从事这个职业,但小敏不轻易和别人上床,她陪上床的客人是有选择的。 也就是说小敏算得上是一名比较高级的娼妓。更多的时候,她只陪客人喝酒聊天。她是一个会观察别人的人,这是她的强项。小敏善于经营自己的强项。原文http://www.qi-wen.com/ 那些整天陪别人睡觉的,又能赚几个钱?小敏不愿意只赚那种辛苦钱。小敏还一直固执地认为,娼妓就是一种职业,和其他职业没什么两样,根本不值得大惊小怪。 有风吹来,小敏刚刚洗过的秀发随风而动,淡淡的香味在四周的空气里氤氲弥漫。她甩一甩头,带着几分故意装出来的自信,继续走路。高跟鞋在路面上“嗒嗒”作响,响声很有节奏地敲打着都市的夜色。路灯的亮光很柔和,照在路边的梧桐树上,树叶的缝隙里便闪动着无数变化莫测的影子。 “昨天晚上的那两个冤家,不知道今晚会不会真的来,要是真的都来了,恐怕就没有昨天那样太平了。推荐http://www.qi-wen.com/”走在路上的小敏,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第2章
昨天晚上的小敏,虽然表面上不动声色,但心里却是害怕极了。 那时,酒吧里温馨的灯光在缓慢地摇曳,小敏坐在肖建华肖总的旁边,随着一曲德士古音乐喝酒。肖总当时很开心,连喝了两大杯红酒,他们边喝酒边聊《泰坦尼克号》里那场可笑的、所谓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气氛很是融洽。 融洽的气氛中,小敏也喝了大半杯。在小敏不经意间抬起头的时候,突然看到陶亚伟正睁着一双怒气十足的眼睛,狠狠地瞪着他们。陶亚伟的脸上青筋暴露,样子很难看。 看来,他到这里已经很久了。 看到陶亚伟的一刹那,小敏有一点点慌乱,但只有一点点,迅即就转为平静。当然,是装出来的。小敏用尽量平静的口气说:“陶哥,你来啦。” 陶亚伟伸出右手,食指勾了一下,示意小敏起身。小敏乖乖地站了起来。陶亚伟在小敏坐的位子坐了下来,用手抹了一下自己的脸,对肖建华说:“我警告过你的,离她远点。” 肖建华不紧不慢地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酒后,又用餐巾纸很斯文地擦了一下嘴边溢出的酒液,轻蔑地说:“为什么?” “为什么?不为什么!”陶亚伟恶狠狠地说,“王八蛋,不要给脸不要脸。” 肖建华仍旧不紧不慢地说:“你想干什么?” 陶亚伟似乎是被肖建华的不紧不慢激怒了,他迅即起身,起身的同时拎着肖建华的衣领,肖建华被他拎得站了起来。陶亚伟又很迅捷地绕到肖建华的身后,从腰间掏出枪,一手抓着肖建华的衣领,一手持枪顶在肖建华的腰间。 小敏的脸色一下子煞白,她知道两个人的底细。 肖建华在中学时就是运动健将,他们县里那几年的中学生三千米长跑比赛,都是他拿第一,身体素质相当好。毕业后他又受过专业的擒拿格斗训练,就是现在生意做大了,还是每天去健身房,从没有间断过。 他的身手小敏是亲眼看到过的。有一次她和肖建华走在一个小镇上,有两个外地的流里流气的像小混混一样的年轻小子,可能是看小敏长得不错,故意从对面和小敏撞了个满怀,差点把小敏撞倒。撞完以后,还说小敏没长眼啊,怎么走路不看,要小敏道歉。小敏说分明是你撞我的,怎么还要我道歉?说着说着双方就吵了起来。对方不依不饶,非要小敏道歉不可。 本来碰到这事,肖建华有另外的处理办法,但那天他想在小敏面前露几手,也活该那俩家伙倒霉。他站在两个青年中间,优优雅雅地说:“没完没了是吧,不要让我动手啊。” 那俩家伙哪买这个账,见对方是个大个,怕自己吃亏,不由分说“刷”的一下从腰间掏出刀来,两把明晃晃的匕首近在咫尺地对准了肖建华。其中一个晃动着手里的刀骂着:“妈的,你女人撞了我兄弟,不道歉,还和老子耍横,也不打听打听老子是吃什么饭的。” 肖建华说:“看来你们是真想打架了?好吧,那哥哥就陪你们玩几下。注意,我开打了!说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个黑虎掏心拳砸在晃着刀的那小子胸口,那小子向后跌了几步,想站稳身子,但终于没有站住,仰面重重地摔倒在马路上,手里的匕首也丢出了几米。 另一个见同伴被打,挥刀直刺过来,肖建华身子微微一闪,对方就扑了空。 在对方扑空的当口,肖建华顺势抓住他拿刀的手,用力往后一拉,只听对方“啊”的惨叫一声,刀就放下了。肖建华对准他的屁股轻轻一脚,口里叫了一声“走”,只见他“啪”的一下訇然倒地,躺在同伴一边龇牙咧嘴,动弹不得。 肖建华又潇洒地从地上捡起另外一把刀,把两把刀叠在一起,“咣”的一声丢在躺在地下的两人面前,说:“怎么样?要不要再起来练练?” 两人忙说:“大哥,都是我们的错,我们有眼不识泰山,你饶了小弟吧,小弟不敢了。”肖建华低吼:“那还不快滚!”两人慌忙从地上爬起,捡起刀,跌跌撞撞地溜了。 整个过程不到几分钟,令站在一旁的小敏瞠目结舌。 那天小敏才知道肖建华以前和她吹嘘的功夫,是真有此事。以前只和他去过健身房,看他练过拳击,看他举过哑铃,但没有看过实战,那天算是见识了。 她知道,肖建华打架的功夫,不简单。 而陶亚伟呢,简直就是一个披着警察外衣的流氓,他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人,再说他的手里有枪。此时枪就抵在肖建华的腰间。 肖建华功夫再好,总敌不过枪吧。小敏想。 打斗一触即发。小敏吓得不敢出声,她呼吸急促,心跳加快,但无能为力。 “不许动!”陶亚伟低吼道,“不给你点厉害的你还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 “兄弟,你干什么的?不妨说来哥哥听听。”肖建华的语气仍旧平缓,没有一点异样。 陶亚伟愣了一下,没想到对方会如此镇定,他更加用力地用枪顶着肖建华的腰说:“你明知道我是干什么的,还在装。” 肖建华右手往抓住自己衣领的陶亚伟的手上一搭,陶亚伟的手就松开了。肖建华潇洒地转了身,面对着陶亚伟,用胸口抵住陶亚伟的枪口。 “不就是个警察吗?有本事你开枪啊。来,往这儿打。”肖建华说着用手拍拍自己壮实的胸脯。 “你以为我不敢?” “敢?敢你就开枪啊。” 两个身高差不多都为一米八的男人,面对面站在那儿,僵住了。 陶亚伟方脸直鼻,浑身滚圆,人高马大。肖建华脸长,看上去文雅,但身材匀称,肌肉结实。陶亚伟目带凶光,肖建华平心静气。 两个男人在酒吧里的僵持,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乐队叮叮当当的音乐淹没了他们的对话。 小敏站在一旁不动声色。 “信不信我现在就带你去警局,让你吃吃苦头?”陶亚伟说。 “哈哈,兄弟你以什么名义带我去警局?你现在是在执行公务吗?你怎么会一个人来这种地方?这地方是你一个警察应该消费的地方吗?”肖建华说着推开陶亚伟抵着自己的枪,“这个收起来吧,兄弟,里面没子弹,或者就是子弹没上膛,吓不到我的。你们局长的枪,我都玩过。” “你……”陶亚伟有点气急败坏,他右手把枪别回腰间的同时,又抡起了左拳。 肖建华优雅地握住陶亚伟伸出的左拳:“冷静点朋友,打架你不是我的对手,别看你是个警察。再说这也不是打架的地方。” 这个时候小敏从被吓傻了的状态慢慢缓和过来,她想,自己该出面了。她不出面,事情很难收场,两个都死要面子的男人不知道会僵持到什么时候。 她走上去把两人分开,站在两人中间。她知道这个时候,无论她站在哪边,都会引起另一方的不快。所以她站在中间,不偏不倚。 “我说两位先生,你们到底想干吗啊?还让不让妹妹我混了?我告诉过你们的,我只属于我自己,你们都是有身份的人,为我打架,何必呢?值得吗?既然你们这么看得起我,那就给妹妹一个面子,别吵了,好吗?” 陶亚伟从刚才的对峙中,已经感觉到了对方的分量,他知道,眼前的对手很强大。这个时候,他顺着小敏给的台阶爬下来。“那好,今天给小敏一个面子,我不为难你。不过你可给我听好了,你要是真有种,明晚咱们这里见。” “恭候!”肖建华欣然应允。 这是昨天晚上的事。

我的风尘岁月》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我的风尘岁月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我只有一腔孤勇和爱》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我只有一腔孤勇和爱》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我只有一腔孤勇和爱目录预览:第1章初见惊艳第2章背起她情怀渗入蜜糖味第3章那一朵春日里初初盛放的娇花第4章吃不胖的小仙女第1章初见惊艳最近的天气是有点反复无常。下午时明明还是阳光灿烂,一到傍晚,霎时间,天空便乌云密布,黑云聚拢,只见一道闪电劈过,劈到大地上,仿佛大地都要分成两半似的,接着听到了轰隆隆的雷声,犹如鼓声阵阵,雨亦开始倾盘而下。简双在A市淮海路的一间儿童舞蹈培训中心做兼职老师,每周工作日上两个半天,周六日上全天,待遇还不错,但扣

  • 《甜蜜暖婚:总裁宠妻很狂野》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甜蜜暖婚:总裁宠妻很狂野》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书名:甜蜜暖婚:总裁宠妻很狂野目录预览:第1章那年,她7岁,他14岁第2章原来他们曾经有过一个孩子第3章最害怕她心底已经有了别人第4章他是陆老师第1章那年,她7岁,他14岁深夜的酒吧喧嚣而热闹,无数寂寞的灵魂在舞池里扭动着。苏念半趴在桌子上,黑色的长头发有些凌乱的垂在肩头,她白皙的脸颊上布满了泪痕,有着漂亮弧度的睫毛随着她的啜泣轻轻颤抖着,“我都做好了和你过一辈子的打算,可你呢,混蛋,居然劈腿……”“好了,能劈腿的都是渣男,你有什么好留恋

  • 《太子的影后娇妻》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太子的影后娇妻》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书名:太子的影后娇妻目录预览:第1章诡异的时空第2章流落贫民窟的贵女第3章华国的骄傲第4章更重要的事第1章诡异的时空“近日,在我市市郊发现一处大型墓葬,根据其中出土的文献记载,此处墓主人是一位谢姓皇帝,此外无论是墓室形制还是出土文物,都印证了墓主人的帝王身份。然而我国历史上,无论是大一统王朝还是地方割据政权,都没有谢氏建立的王朝,有考古专家表示,这种情况实在是匪夷所思,除非有平行空间存在,否则不足以解释现在的现象……”女主播甜美的声音还在继续,

  • 《修仙高手混花都》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修仙高手混花都》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字:修仙高手混花都目录预览:第1章重生第2章怀疑第3章叶欢的厨艺第4章道决第1章重生叶欢重生了!当叶欢躺在病床上仰望着天花板时,他终于清晰地意识到这个问题。自己的确重生了,重生在这个叫作“地球”的偏远星球上。叶欢的灵魂很强大,轻易融合了地球上“叶欢”这个脑海中的记忆。说实话,窝囊废叶欢见多了,但像这具身体原主人这么窝囊废的,叶欢还是第一次见。原本的“叶欢”好歹也是个大家族的的子弟,他老爹叶树仁更是叶家的领军人物,说起来这具身体的主人比一般的富

  • 《99亿夺婚:总裁的蜜恋娇妻》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99亿夺婚:总裁的蜜恋娇妻》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99亿夺婚:总裁的蜜恋娇妻目录预览:第1章不怕死的女人第2章君子动手不动口第3章了不得的阴谋第4章光天化日耍流氓第1章不怕死的女人踩着索菲酒店柔软的地毯,头顶是略带了黄晕的灯光,乔安鱼快速穿行在32层的走廊里,寻找3207房间。她的额头上沁出细密的汗珠,几次险些被自己的高跟鞋绊倒,索性弯腰脱下提在手里。刚刚在楼下宴会厅的卫生间里,她清晰的听到了门外那个熟悉的嗓音说,要带几个礼仪到3207房间逍遥。而礼仪队长对她的闺密郝妮垂涎已久,

  • 《神魂丹帝》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神魂丹帝》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称:神魂丹帝目录预览:第1章狼心狗肺第2章半年时间第3章暴打秦江第4章一脚踹死第1章狼心狗肺纵横帝国,清风镇。“头好痛!”秦朗感觉大脑一阵刺痛,无数的信息涌进脑海!十年前,秦家族长秦战海陨落天风山!同年,秦战海之子,只有五岁的秦秦家少族长秦朗觉醒武魂,而且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六星火龙武魂,被誉为清风镇数百年来的第一天才!叶家更是锦上添花,将家主之女叶可清许配给了秦朗!但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不知为何,天赋绝佳的秦朗足足用了十年时间,实力依然停留在武徒一重!

  • 《异界封神系统》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异界封神系统》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称:异界封神系统目录预览:第1章封神系统第2章击杀恶奴第3章挡我者死第4章万里起云烟第1章封神系统月黑,风高。天风大陆,大月王国。定远侯府高家,一个偏僻的小院落中。高渐飞呆坐在床头,仍然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我……我穿越了?”有被雷劈穿越的,有触电穿越的,可是高渐飞不过只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一觉醒来,就已经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你说我一个小小的上班族,怎么睡着睡着就穿越了呢?紧接着,一股股汹涌的记忆潮流不断地向高渐飞的脑海中涌来,大量的记忆碎

  • 《凤本惊华:诱宠一品妖妃》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凤本惊华:诱宠一品妖妃》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书名:凤本惊华:诱宠一品妖妃目录预览:第1章仪式第2章惊雷第3章祭品还活着第4章仪式,失败了第1章仪式福祉灵地的神圣祭台上,正声势浩大的举行着仪式。乐师们在台下演奏着圣乐。曲音环绕,繁弦急管,而台上却是另一番景象。圆形的祭台里挂满了飞扬的白布,四只巨大的龙头石雕坐镇东南西北四角。身着白袍的祭司们围绕场地,脚下是朱砂勾画出繁复的法阵。他们口中念念有词,气势逼人的围成一圈,高贵的姿态神圣而不可侵犯。而祭台正中,一块姿态奇异的巨石上正躺着一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