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重生之绝宠商门妻 大结局

2017/12/20 6:34:17 来源:网络 [ ]

小说:重生之绝宠商门妻

第一章 炼狱一夜
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楚月华缓缓地睁开眼,整个身子就像是被四分五裂过之后又重新拼装在一起了似的,每一寸肌肤,都远离了她的心脏,让她无法掌控。奇闻网 疼! 这是最切实的感受,来自于身体的每一个角落里。 猛然间,她想起来了,昨天晚上…… 美丽的大眼睛陡然间充满了惊恐,她即刻飞快地爬了起来,心里的惊恐让她这一刻忘记了身体的疼痛。 凌乱的衣裳,头发早就已经成了蜂窝,还有身体那独特的感觉…… 这一切的一切,都说明了一件事情。 眼泪飞快地从眼眶中滑落,一颗接着一颗,一颗接着一颗,迅疾而无奈。 不行,她要赶快离开,要离开这里,不能再待着了,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她要怎么办? 昱王刚刚被册立为太子,她这个太子妃就发生这种事情,该怎么办?他一定会很心痛的,他一定会很伤心,他会不会失去好不容易得来的太子之位? 楚月华的心里乱极了,越想要快点儿整理好自己的样子,手就越发抖得厉害。 有一支梳篦插到乱发当中去了,怎么也理不出来,原本就如同急雨般的眼泪落得更快了。 天就快要亮了,她必须要快点儿离开,鞋子呢?还有一只鞋子呢? 楚月华惊慌地摸索着,昏暗的屋子让她泪糊了的双眼看不清任何东西。说明qi-wen.com “你醒了?” 冷冷的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声音响起,楚月华忙着找鞋子的动作一顿,茫然地抬起头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 是太子!是她的夫君! “殿下!”她的声音有些让她自己都感到意外的沙哑,但是里头的急切却那么的明显。 屋子里的灯陡然间就亮了,有影影绰绰的人影在一旁的帷幕下悄然离去。 八支茶碗粗的蜡烛照得屋子里纤毫毕现,楚月华下意识地往后挪了挪,像是想要找到一块阴影将自己这样狼狈的样子给遮住。 可是,她的脑海里却一直都在不停的浮现着昨天晚上的事情。 太子府大宴宾客,她看太子深夜未归,特意出来寻他,谁知到来了这里竟然遇到那么几个喝醉了酒的朝廷命官。 她认得他们中的两三个,没有想到平日里衣冠楚楚的人这个时候一个个的全部都变成了禽兽。版权http://www.qi-wen.com/ 就在这个屋子里,任她怎么呼救,怎么挣扎,都逃不过那些手,如同魔抓般的困死了她。 眼泪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坠落:“殿下!我……我……” 心里像是充满了无数酸酸的泪水一样,委屈得她有些说不出话来。 她哭了好一阵儿,再抬起泪眼,却看到站在那里的男人,长身玉立,几乎连袖子都没有动一下。 她有些愕然,这件事情要怎么办,还不是要看殿下的吗? 他们那群人竟然敢在太子府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就该受到惩罚,她带着乞求的表情去看那个男人。 可是他脸上一点儿情绪都没有,仿佛是一尊用刀雕刻出来的石像。 “你看怎么办?” 声音平平的,听不出任何起伏,就像是平日里她说想要在院子里种几缸睡莲,他问她怎么办的语气一般。 不!那个时候,多少还是有些隐隐的笑意在里面的,可是现在…… 不知道为什么,她打了个寒噤,缩了缩身子,才颤抖着嘴唇:“殿下,他们……他们太过分了!” 说完话又开始落泪,她这辈子好像最大的本事就是掉眼泪了。奇闻网 “请殿下为臣妾做主!” “你是不是还没有意识到你自己的问题?”他猛然间蹲下身子,让自己跟她在同一高度,一只手卡住她的下巴,将她一张脸掰过来对着自己,一双眼睛如鹰隼般冷冷地凝视着她。 这样的目光楚月华似乎曾经在他眼睛里看过,那是她刚刚嫁过来的时候,但是只是短短的一瞬间,若不是现在,她还是怀疑当时是看错了。 “我……”楚月华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心里有一千句一万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现在是太子,你是太子妃,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难道不知道你该做什么吗?” 我该做什么?该做什么? 楚月华感觉自己耳朵嗡嗡嗡地响个不停,来来去去都是这么一句话。 她是一个女子,是一个嫁为人妇的妻子,她是太子妃,她是齐国太子妃,这个时候…… 这个时候她应该自裁! 猛然间惊恐地抬起眼,她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狠狠地甩手将她推到一边,仍旧回到刚才的位置,玄色的衣服配上他的脸,更加显得冷峻。 “殿下,不是我的错,是他们的错,是他们,我……” “若不是你平日里太过于招摇,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到了现在竟然还不知道自我悔过,真是愚蠢之极!你平日里口口声声要以我为天,以我为重,这个时候怎么就不懂事了?” 不懂事? 她不懂事,现在这个懂事,是要用她的性命来换? 楚月华有些懵了,怎么会这样?姐姐不是说,只要好好恪守本分,以夫为纲,就可以安安心心地过一辈子吗? 可是现在…… “把她带下去,东西送到正房!” 他说完话就走了,楚月华想要伸手去抓他的衣摆,握住得却只有冷冷的空气。说明http://www.qi-wen.com/ 从书房被带到后院正房的路上,她看到一丛一丛的人站在花木后面指指点点。 她这个样子很丑吧? 生得一副好颜色,竟然会有这样一天,以这样的形容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似乎过了好久,才到了自己的屋子,然后就被人直接扔在了地上。 很快就有人端着一个托盘过来了。 这个东西平日里听那些丫头们聊天的时候有听到过,三尺白绫,一把匕首,一杯毒酒,让她自己选。 很多大户人家对待犯了错的姬妾都是这样的。 可是,她有什么错,难道,生得太美了些,也是过错吗? 但姐姐又说过,身体的不忠,便是对夫君最大的不忠了,这样,她又算是错了吗? 楚月华又一次躺在了地上,只是她似乎已经感觉不到冷了,胃里面如同火灼般的疼痛。奇闻网 门微微开着,晨曦照进来,落在她的身上,暖洋洋的,太阳永远都是公平的,什么时候都是这个样子。 她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她从小就事事小心听话,外祖家让她和亲她就和亲了,姐姐说出嫁了要听夫君的话,她就听了。 她的人生里,每一件事情都是按照一个深闺女子该有的样子做的,为什么现在会这个样子? “喂!死了没有?” 外面有丫鬟小声的讨论。 “应该还要再等等。” “我瞧着她也挺可怜的,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常伺候她的珍珠目光有些怜悯,轻轻地叹了口气。 “可怜什么呀!”另一个翡翠撇了撇嘴,“她这就是愚蠢。” “谁知道会有人喝醉了冲过去?她一个弱女子难道还能够抵得住那么多男人?” “我说她笨,你倒也跟着笨了,”翡翠颇有些嘲笑的味道摇了摇头,“你难道还不知道吗?殿下心里就只有柳侧妃一个人,当时还是昱王的时候,要不是突然间来个什么和亲,柳侧妃都是正妃了。” “这个谁不知道?我们都是王府跟来的老人了,只是我看殿下待她也不错啊!”珍珠看了一眼蜷缩在地上像是没有了生气的女子一眼。 “她可是燕国送来的,当时殿下接纳了她那是多么憋屈的一件事情!平白无故的娶了燕国的公主,如果燕国跟我们齐国关系还好,这个公主还动不得,到时候,一个燕国的公主能够做皇后吗?燕国,曾经可是我们的附属国!” “啊?”珍珠很显然没有想到这一点,“你的意思岂不是说,当时殿下心里是满怀着怨气的?那他,岂不是会很怨恨太子妃?” 翡翠看了楚月华一眼,脸上满是嫌弃:“你以为?就是因为她在这里,柳侧妃才只能够做一个侧妃,她可是柳阁老的孙女,这样强大的后台,如果只是做个侧妃,柳阁老会愿意?” “意思是说,柳侧妃迟早是要当上太子妃的?” 楚月华听着她们的对话,有些迷茫了,不是因为柳茹芸落水,被他救了,为了不坏她的名声才娶进门的吗?翡翠的话是什么意思? “那当然!这个楚月华是一定会被废的,只是看殿下怎么安排了,你没发现她到现在都没有孩子?” “你是说……”珍珠惊呼了一声。 翡翠却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像是得意,又像是不屑。 楚月华的身体疼极了,却还是不如心里的那种疼,难道他一直责怪自己没有孩子的事情并非是自己的错? 那为什么他还要用自己不能生的借口让柳侧妃生下儿子?让太子府里有了庶长子,为什么?还要问为什么吗?如今不是很明显了? “那昨儿晚上……”珍珠听到这里,说起话来,就显得有些紧张和害怕了,声音都有些发抖。
第二章 重生初醒
“你知道就行了,我们做下人的,自然是不该过问主子的事情的,但是我们是太子府的人,知道的又跟旁人不一样,昨儿晚上一盘棋下得可大着呢!只是不管外头怎么样,我们算是可以回柳侧妃,啊不!太子妃身边去了,当初就答应了我们的。” 说到这里,翡翠还显得有些得意。 “可是她……” 翡翠冷笑一声:“你放心好了,她原本也不是什么真正的燕国公主,我都听说了,好像是从一个什么侯府里挑出来的,临时封了公主就给送了过来,也就为着她那张脸罢了。” 楚月华的唇角缓缓溢出黑色的血液来,然后越来越多,浓厚的腥味从胃里头冒出来,然后在从喉咙口涌出来,无法阻挡的吐血。 她们方才说的话她都听到了,这就是事实? 怪不得,怪不得自己来了没有两年,陪嫁的八个丫鬟全部都死了个干净,然后整个屋子里的人全部都变了,平日里都看不出有什么,今儿才知道原来,都不是自己的人。 可是她却糊里糊涂了四年。 可是,这不是最让她心痛的。 最让她无法接受的是,昨儿晚上的事情真的是他一手设计的吗?为的就是让那个女人当上太子妃?然后他们相亲相爱? 她真的好像要问一句。 张了张嘴,除了更多的黑色的血吐出来,一点儿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楚月华努力睁开眼睛,却只看到那方兰兰的天空,和院子里那一颗已经开始落叶的玉兰树。 他说明年花开的时候,让她坐在树下,要给她画一幅画像的。 “崇……” 好容易费劲了力气终于吐出一个字,身体却开始不受控制地痉挛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她一直都很努力的,很努力做好一个表小姐,努力的做好一个王妃,为什么是这样的结果? 她恨!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觉得额头一片冰凉。 粗重的呼吸声立刻将一旁的杜若给惊醒了:“小姐,又做噩梦了?不怕啊!小姐,我们不怕,杜若在呢!” 看着墨绿色的账顶,楚月华没有转眼去看杜若,而是一点一点地将自己从梦里面拔出来。 已经一个月了,回来这个世界已经一个月了,可是,每一晚,她还是会梦到那些事情,那种浓重腥味充满整个喉咙的感觉。 还有翡翠那凉凉的声音。 以及,那个背着灯光穿着玄色衣服的男人。 “月儿!”有少女披着衣服急急地走进来,“又做噩梦了?” “姐!”就着杜若的手,楚月华坐了起来,看着面前面容还带着稚嫩的姐姐,心里的感觉说不出的怪异。 她竟然就这样重生了,重生在自己的十一岁。 “看你的样子,可怎么是好?过几天就是老太太的寿辰了,你这样,我真担心到时候身体撑不住啊!”楚旭华忧心忡忡,又忍不住气道,“下次可要远着些如芸,就是跟如心走近些都好!” 如芸是大舅舅的嫡女,年纪又小,大舅母李氏和两个表哥又十分宠爱,所以从小就有些跋扈,一直跟年纪相仿的楚月华过不去。 这一次,便是玩闹中被她推到,多宝阁上的花瓶砸下来,躺了一个月。 而周如心则是二舅舅的庶女,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明面上,却也不会跟她为难。 她们姐妹两个自小父母双亡,被养在外祖家里,外祖家大业大,人口众多,当年母亲是以国公府嫡出大小姐的身份嫁给父亲的。 父亲作为一介富商,这件事情在贵族圈里很给外祖家丢脸,所以,她们姐妹两个在外祖家就有些不受待见,若非是外祖母宠爱的缘故,只怕大家也没个笑脸给她们。 因此楚旭华平日里都十分的谨言慎行,今天说出这句话,可以说是真的被气得狠了。 看妹妹沉默不语,楚旭华叹了口气,眼眶就跟着红了:“姐姐知道心里委屈,也怪姐姐没有看好你,如果当时,我跟这去了,必定不会让你受这个罪。” “姐!”楚月华从思绪里回过神,淡淡地摇了摇头,“我没事。” 看妹妹这个样子,楚旭华也没有再说什么,从六岁开始就来到这里,从此再无父母庇护,所得不过外祖母一点照拂,妹妹便从小木讷少言,畏手畏脚,想让她多说两句话都难。 “唉!”叹了一口气,楚旭华把她被冷汗濡湿的头发勾到耳后,“明日可要去老太太屋里请安了,一个月过去了,如芸也关完禁闭了,好歹,以后也是要见面的,可千万记得主动认错儿吧!” 说完准备走,又有些不放心:“我瞧着你还是不放心,不如我留下来陪你睡吧!” “不用了。” 楚月华看着姐姐,真心的露出一个笑容:“我真的没事,你放心。”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妹妹这样的眼神,楚旭华果然觉得心里安心了些,点了点头,回自己房间里去了。 楚月华并没有睡着,她闭着眼睛,感受着杜若在守着她,发现她呼吸变得绵长平稳了,才把灯给熄了,然后她便睁开了眼睛。 这一个月,躺在床上,除了时常过来探望的老太太,也没有见过什么人,加上她性子本来就懦弱,也就没有什么人起疑了。 但是她的脑海里却想了很多,很多前世的事情。 最开始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真的是重生了,可是杜若的脸,姐姐的脸,老太太的脸,那样真,后来也就不得不信了。 到了今日,她开始觉得这是上天给了她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 方才的梦还在脑海里热着,喉咙里的那股腥味,身上那种疼痛感,都还能够触摸得到似的。 但是,她,似乎已经不会害怕了,从今天开始,她要做一个不同的楚月华,前世的事情她不会再经历一遍了。 天才亮,她便起身,杜若听到声音,连忙走过来:“二姑娘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不了,太太她们请安都来得早,还是不要太迟得好。” “可还累着?”楚旭华的声音从那边传过来。 头发都还没有梳,丫鬟石兰拿着梳子跟在后面。 “我跟二姑娘一块梳头。” 这句话是跟石兰说的。 姐妹两个住在一个屋子里,门对着门,只是楚旭华把向阳的一间给了妹妹,自己住了背阴的一间。 她这么说话,显然是听到楚月华的话,很高兴的样子。 想想前世的自己好像真的没有注意过这个问题,大概差不多时候起床就是了,那个时候老太太的屋子里大家也都差不多到齐了。 她们就住在老太太院子的西厢房里,一个院子。 姐妹两才走到屋檐下,邓氏就带着周如心过来了。 “二太太。”姐妹两个连忙行礼。 邓氏笑吟吟地看着她们:“你们姐妹今儿到起得早,月丫头身子好利索了?” “劳太太费心,已经大好了,多日没有去给太太请安,太太一向身上好?” 这句话说出来不光是邓氏,就是楚旭华也吃了一惊,妹妹什么时候会说这样的话了? “一个月不见,月儿妹妹倒是嘴巴甜了许多。” 说着话,宋妈妈出来了:“老太太让太太姑娘们进去呢!” 老太太已经梳好妆了,看到楚旭华姐妹,脸上顿时露出笑容来:“哟!怎么起这么早?月丫头过来我看看,这一个月没出门,可没躺坏罢?” 楚月华羞涩一笑:“老太太就会打趣我!再不敢犯懒了!” 老太太一愣,然后哈哈大笑:“看来是好了,还会说笑了。” 眼睛里却闪过一丝讶异,楚月华并没有忽视那一道目光,但是选择假装没有看到。 二表哥的妻子杨氏和三表哥的妻子姚氏一同过来了,请了安之后就下去帮助老太太屋子里的妈妈丫鬟们开始布置早膳了。 “昨儿娘娘宫里赏下来的寿礼老太太瞧着可好?” 邓氏的亲女周如艺现在正是宫里的周贵嫔,这两年也算是得宠,正是因为如此,三妯娌间,倒是邓氏的腰杆子挺得最直。 “宫里头的东西自然是好的,”老太太点头,“也难为娘娘记得,知道我的喜好。” “老太太说得哪里话,您可是娘娘的亲祖母,如何能够不记得?” “老太太!”一个女孩儿脆生生的声音响起,众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扫了一眼楚月华。 这个声音想都不用想,自然就是长房如今最为宠爱的周如芸了,也就只有她,还没有进门,声音就先进来了。 没有一会儿,一个粉色的身影就进来了。 等到她跟长辈们都见过里,走到姐妹两个身边来的时候,楚旭华正准备提醒一下妹妹,楚月华却已经踏出一步了。 “芸姐姐好久不见!” 周如芸一看到楚月华,脸顿时拉得老长,然后冷冷地哼了一声。 “芸姐姐可是还在生我的气?如果是这样的话,妹妹在这里给姐姐陪个不是了!姐姐便大人有大量,原谅妹妹好了。”
第三章 老太太的慧眼
她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带着浅浅却亲和的笑容,就像是小姐妹之间拌了两句嘴之后的样子。 周如芸却轻轻地“咦”了一声,然后皱了皱眉头,终究是轻轻点了下头,然后就依偎到老太太怀里去了:“祖母,我都一个月没有见着你了,你也不想芸儿!” 老太太眉头一皱:“还说呢!见着你月儿妹妹,也不道歉?明明是你的错,倒是月儿先跟你赔不是了,你还在这里不知所谓!” “我……”周如芸正要说什么,但是看到老太太脸上认真的神色,还是瘪了瘪嘴,然后认真地走到楚月华面前,“当日是我不好,给妹妹赔不是了。” 楚月华自然是推辞客气了几句。 “好了好了,现在姐妹两个又和和气气的,老太太心里头肯定最是高兴了。” 果然,老太太脸上露出笑容,一早上算是热热闹闹的过去了,她们都在自己院子里吃了饭,就楚月华姐妹两个在老太太这里吃饭。 用过饭之后,老太太专门留下了楚月华:“月丫头过来帮我打两根络子。” 进了内室,老太太坐在罗汉床上,其他的一个人都没有,楚月华不动声色,走上前去:“老太太想要打什么样的络子?做什么用的呢?” 老太太从将手里的茶放下,然后看了她一眼,瞄了瞄对面的位置:“坐罢!” 楚月华从善如流,却也不说话,只淡淡地笑看着她。 “唉!”良久,老太太才叹了一口气,“你心里是怪外祖母了吧!” “老太太这是说哪儿的话呢?月儿怎么会?” 楚月华心里讶异,虽然知道今天自己表现得不同,必然会让老太太心有所疑,但是从来没有想到她会这么想。 “你跟你姐姐两个人在我这里,我心里知道,其实是很不自在的,这些舅舅舅母们都瞧不上你父亲,正是因为这样,我才把你们两个人养在跟前。 但是你姐姐从来都是一副温顺的样子,举止也算大方得体,从来不给我招来什么口舌,但是我看着心里却难受得很,若是怡容在,她自己教养,你姐姐也不必如此,总像是在别人跟前讨生活。 可不同是你,大家都奇怪,旭儿明明比你更讨人喜欢一点,为什么我却好像更疼你,这一次为了你还罚了芸丫头一个月的禁闭。 到底是因为你从来都是这样,虽然有些小家子气,但是还像是个孩子,可是今天……” 说到这里,老太太目光陡然间亮了亮:“可是怪我把你们姐妹两带来这里了?” 楚月华的心,被老太太这么一说,顿时五味杂陈。 她微微垂下眼,然后走下来,端端正正地行了个礼:“老太太这么说,做孙女的心里难过得很。 往常都是我不懂事,仗着姐姐跟外祖母的庇护,我行我素,从来不知道规矩礼仪,现在病了这一场,在床上想着,到底是从前的不对。 现在我也大了,走出去大家都说我是老太太跟前养的,若还是从前那般畏手畏脚,到时候人家会怎么说外祖母呢?又会怎么说我们府里的女孩子呢?” 老太太看着,好半天才问:“你是这么想的?” 抬起头,盈盈一双眼睛看着老太太:“以前是月儿不懂事,从今儿起,月儿会好好学规矩,希望外祖母多多指点指点月儿。” 看着这张脸,老太太心里轻叹一声,还是跟怡容长得太像了,自己的心头肉似的。 “好了好了,拘在那里半天也不难受么?” 看她脸上的神色,楚月华就知道这一关算是过了,虽然是最疼爱自己的外祖母,到底还是觉得有些心虚。 “谢老太太!” “你既然诚心要学,可就别说我管得太严了,从今儿起,就得要跟今天一样的,不许再睡懒觉了。” 然后又笑了,一张满是褶子的脸上带着慈爱的笑容:“也不急于一会儿,跟你姐姐那样就很好,快些回去吧!昨儿宫里头赏下来的几样点心,我让宋妈妈给你们屋里送了点过去。” 楚旭华有些担忧地等在她们的小客厅里,看到她过来,连忙迎上去:“老太太跟你说什么了?” “没事,说是我今天表现得很好呢!” 这样楚旭华就放了心,她最怕的就是妹妹不招人喜欢,如果连老太太都不喜欢了,那以后就不知道怎么办了。 “老太太说的是,你如今一日大似一日,也该好好长点心了,我们势必是要在这里出嫁的,到时候还要仰仗舅舅舅母们,京城是繁华之地,总有适合的子弟。” 说着脸上露出惆怅的神色来。 楚月华知道,姐姐出阁之前,一直担心的都是姐妹两个人的终身大事,可是,担心来担心去,姐妹两个也没有个好结果。 自己就不用说了,莫名其妙地就被送去了和亲,姐姐却是嫁给了二房的庶子周昭玮,自己去了齐国的第二年,就香消玉殒了。 想到这里,心就绞着般的疼痛,姐姐当年分明就是被邓氏给算计了! “姐姐,你可知道,我们小时候过来,爹娘留给我们的陪嫁有多少?” 楚旭华陡然间听到这么一句,下了一跳:“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就是想知道嘛!”楚月华干脆就耍起赖来了,“大家都说仓里有粮,心里不慌嘛!以后我们出嫁了,如果有钱的话,日子也就好过许多了。” “这个你早晚不就知道了?”楚旭华正要打趣妹妹,陡然间想到,妹妹会这么想,大概也是因为在这里过得很憋屈吧!“其实我也说不好,要不我们问问肖妈妈吧!” 肖妈妈是楚旭华的乳母,本来楚月华的乳母也要跟过来的,但是她家里还有田地老人孩子,楚旭华便做主让她回家去了。 姐妹两个带过来的人就只有石兰、杜若两个丫鬟,并肖妈妈一个妈妈,屋子里其他的几个丫环都是老太太给的。 楚月华想要知道关于当年楚家送过来的东西有多少,肖妈妈应该是目前身边最知情的人了。

重生之绝宠商门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重生之绝宠商门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小说《前妻不要逃》之第十四章 凌菲儿的间谍【14】

    原标题:小说《前妻不要逃》之第十四章凌菲儿的间谍【14】小说名字:前妻不要逃第十四章凌菲儿的间谍冷清溪觉得今天真的是她的幸运日。除了在花圃遇见慕寻城的那个小小意外之外,今天过得还真充实。先是白书南带着她在城中的各大景点采风,照了很多照片,给自己带来了许多灵感,接着又是回到慕家得知慕寻城和凌菲儿都不在慕家,而且短时间都不会回来打搅她这个好消息。想到慕寻城白天看向自己的目光,她浑身就开始有些不自在,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心虚的跑开,也许是因为他的目光太过强烈,她竟有了一种被直射内心的感觉。而且他的样

  • 小说《相思君知否》之为父【14】

    原标题:小说《相思君知否》之为父【14】小说:相思君知否为父“都住手——!”一声断喝打断了地牢内的暴行。陈国昌快步入内,面色可怖,喝道,“都不要性命么。”陈国昌从龙侍驾三十余年,向来风雷手段,狱卒们对这位从龙太监怕得很,见之如见圣上亲临,慌忙整理仪容,退到一旁。“都怕什么?”若妃几近疯癫,拉着方才打人的狱卒,“上啊!你不是叫得最欢么?你不是说她好看么?本宫命令你,去上她!把她弄得欲仙欲死,快去啊!”地牢寂静,人人屏息,只闻若妃一人撒泼的叫喊声。“怎么不去?为什么不去?你怕陈国昌告诉皇上?他不会说

  • 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14章 毒酒一杯【14】

    原标题: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14章毒酒一杯【14】小说名称:半生情缘半生劫第14章毒酒一杯冷宫凄凉,转眼腹中的孩子已六月有余。自从王皇后被处死后,应雪桃痛不欲生,整个人消瘦了不少。她不愿吃东西,宫女们强行将汤粥灌入她嘴里,这才勉强吊住了一条命。窗外盛夏的阳光碎了进来,应雪桃躺在床上,透过五指观察窗外的世界。树叶绿了,繁花开了,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可是她的人生已经结束了,她的心早就死了。腹中的胎儿突然踢了她一脚,这是她第一次感受到胎动。应雪桃一怔,用手贴住高高隆起的肚皮,忍不住抽泣了起来。孩子

  • 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14章 街边偶遇【14】

    原标题: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14章街边偶遇【14】小说名:先生,我们不约第14章街边偶遇趁萧毅然愣神之际,林语嫣使劲全力推开他。一手捂着胸口就冲出了卧室。陆小桃此刻就站在卧室门口,手里拿着串钥匙。萧毅然起身,心底闪过一丝懊悔,他干嘛把钥匙给陆小桃!他略过她,大步去追林语嫣,冲着她的背影吼道:“林语嫣,五百万不还给我,你休想离婚!”‘呯’楼下传来一声关门声。林语嫣走了,萧毅然想起陆小桃就生气!如果今天不是她,他就能睡了林语嫣。想起林语嫣胸口处新的吻痕,他就气得不打一处来!他一定要查出那个奸夫

  • 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14章 离婚协议【14】

    原标题: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14章离婚协议【14】小说名称:烟波江上余音绕梁第14章离婚协议陆温泽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门口,他的目光染了寒意,一瞬不瞬的看着萧月,是那样的厌恶和憎恨。此刻她忽然明白了,这次的绑架事件,只怕都是江楠和阿董一手策划!可是,江楠和阿董,完全风牛马不相及的两个人,怎么会联手,上演这样一出大戏?她还没来得及解释,便被陆温泽一把推开,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小楠!”陆温泽再不看她一眼,冲上前把江楠打横抱了起来,她缩在陆温泽的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去。“温泽,我好害怕……

  • 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14章 撞见她和另一个男人【14】

    原标题: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14章撞见她和另一个男人【14】小说名:相思满心间第014章撞见她和另一个男人不过看着他熟门熟路的样子,明显不是第一次来了。方小鱼忍不住低声问道:“这儿消费这么贵,你经常来吗?”宋霆希眸光一闪,温柔一笑:“不是经常来,除非请重要的人。”方小鱼一愣,她再傻也听出对方在说她了,看宋医生这个样子,难道是想追她?不会的不会的,这种黄金单身汉怎么可能看得上她……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下说:“你在医院上班也很辛苦,没必要花这个钱,我今天身上没带那么多钱,这次我们AA,下次我请你

  • 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14章 街边偶遇【14】

    原标题: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14章街边偶遇【14】小说名字:略过岁月去爱你第14章街边偶遇趁萧毅然愣神之际,林语嫣使劲全力推开他。一手捂着胸口就冲出了卧室。陆小桃此刻就站在卧室门口,手里拿着串钥匙。萧毅然起身,心底闪过一丝懊悔,他干嘛把钥匙给陆小桃!他略过她,大步去追林语嫣,冲着她的背影吼道:“林语嫣,五百万不还给我,你休想离婚!”‘呯’楼下传来一声关门声。林语嫣走了,萧毅然想起陆小桃就生气!如果今天不是她,他就能睡了林语嫣。想起林语嫣胸口处新的吻痕,他就气得不打一处来!他一定要查出那个奸

  • 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之第14章 给我最大的满足【14】

    原标题: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之第14章给我最大的满足【14】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第14章给我最大的满足“没事。”我摇摇头,不自然地撇开目光,心里想的却是他为什么会看寻常的居家杂志。傅言殇像是察觉了我的心思,合上杂志递给我:“如果以后在家里无聊,可以看看这类杂志,挺有意思的。”我先是一愣,然后受宠若惊地接过杂志,翻了翻。里面除了有一些情感小故事和保健养生贴士之外,占大半篇幅的,全是穿衣搭配指南。他为什么建议我看这种杂志?是觉得我的形象惨不忍睹,丢他的脸?我猜不透傅言殇的用意,索性直接问道:“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