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刁妃本色之暴君别逃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0 5:05:59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刁妃本色之暴君别逃

第1章 魂穿
崔扇希看着眼前的留着山羊胡的老头,感到一阵好笑,她甚至都笑出了眼泪,“你,大爷,你说的这些话你自己不觉得好笑吗?”
  老头一脸正色的说道,“姑娘,看你的模样是不相信我说的话了?”
  崔扇希忍住笑意说道,“大爷,不是我不想相信你,实在是你说的太无法让我相信了。说明qi-wen.com你知不知道,我活到这么大,还没有谈过一次恋爱,怎么会有三个男人同时发疯般的爱上我呢?”
  其实,说到恋爱,这一直都是崔扇希心里的一个痛。自己已经二十五岁了,却没有一个男孩子喜欢过自己。
  要是说起长相的话,自己自认为应该算得上是颇有几分姿色。但是性格却是形同男孩一般,也许就是这个原因才导致了没有男孩子敢于接近自己。
  “姑娘,我说的话在不久之后便会应验,你切记,第一个喜欢你的男人会为你而死,第二个喜欢你的男人会为你而疯,而第三个喜欢你的男人则会为你。”
  崔扇希忽然一阵晕眩,接下来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后来醒来的时候却发现早已经没有了山羊胡老头的踪迹。
  此时的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只是做了一个梦而已。版权qi-wen.com
  崔扇希感到此情此景有些怪异,自己只不过是上云台山来游玩而已,但是竟然让自己遇到这么一个怪老头,还净说些奇奇怪怪的话。
  就在崔扇希企图站起身来的时候,耳边却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姑娘,我们能够相见便是缘分,你记住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随时找我,找我的时候冲着东南方向叫我的名字。胡得仙。”
  崔扇希不禁愕然,这怎么搞得像是千里传音啊?周围连个人影都没有,这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
  崔扇希急忙站起身来,四处打量着,可是依旧是没有看到半个人影。
  这还真是奇了怪了,她使劲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算了,自己一定是太累了,所以才产生了这样的幻觉。
  对,幻觉,也许只是幻觉而已。
  不过,接下来,崔扇希觉得自己没有了游玩下去的兴致。原文http://www.qi-wen.com/得了,还是先下山再说吧!本来自己是跟闺蜜吴晓晓一起来的,但是她却不愿意跟自己一起上山,现在想必她在山下已经等的着急了吧?
  想到这些,崔扇希不禁加快了下山的脚步,终于在极短的时间内到了山下。可是到了山下自己却发现情况有些不太对劲了。
  远远的就看到闺蜜吴晓晓正在嚎啕大哭,可谓是哭的惊天地泣鬼神。而且,隐隐约约的还可以看到她的身边有一个人躺在那里,她一下子就懵了,这是闹得哪一出?
  直到走到近前,她看清楚躺在地上那个人的时候顿时大吃一惊,那个人。那个人。怎么会是自己?
  “晓晓,晓晓,你,这是怎么回事啊?”崔扇希有些着急,她推了晓晓一把,可是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的手从她的身体里穿了过去。
  这个发现让她有些害怕,而且无论自己怎么说话,晓晓都是置若不闻。奇闻网这也太诡异了吧?好像是她根本就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一般。
  “扇希,我说不让你上山你不听,现在出事了吧?你要我怎么跟你的家人交代呢?呜呜呜,呜呜呜。”晓晓哭的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看上去伤心欲绝。
  出事了?无法交代?听过这些话,扇希慢慢的有些想明白了,也许自己死了?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晓晓的举动便不难以理解了。
  可是自己怎么会死了呢?自己怎么一点都不清楚呢?刚才,就刚才,自己还在山上跟那个老头说话的呢?怎么一眨眼之间就死了?
  “姑娘,时间到了,你该走了,去你应该去的地方,这里不是你该留下的。”一个声音传来,这个声音扇希听得出是那个山羊胡老头的。
  “不,我不走,我哪里也不去。奇闻网”扇希竭嘶底里的叫着,似乎这样才能减轻自己心底的恐惧感。
  “就是你的倔强你的性格才致使你有如此下场,哎。一切都是宿命的安排,时间到了,姑娘,走吧。”说着,声音渐渐的小了下去,直到最后,扇希感到眼皮发沉,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这个女人嘴巴还挺倔的,无论怎么用刑她都不招。”一个面露狰狞之色的男人恭敬的对一个高贵的美妇人说道。
  美妇人眼睛里露出仇恨的光芒,她的声音冷若千年寒冰,像是与她有着深仇大恨一般。推荐qi-wen.com
  
第2章 地牢
“伍德,你想升官吗?想的话,就想办法让她招了,我会保你一世荣华富贵。”
  叫做伍德的男人听到这话,眼里立刻露出贪婪的光芒,他脸上竟是讨好的神色,“是,多谢太子妃提拔,我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让这个该死的女人交代。您尽管放心。”
  “恩,好,我就相信你一次,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太子妃把头转向一边,声音里听不到一丝的感情。
  直到太子妃消失在了血腥味十足的地牢里,伍德脸上卑躬屈膝之色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气急败坏的扬起手中的皮鞭恶狠狠的朝着女人甩了过去。
  这力道十足的皮鞭甩在女人的身上她却是毫无反应。伍德气急败坏的继续甩着,一下,两下,三下。最后到底甩了多少鞭子连他也数不清了。
  伍德命人往女人的身上泼了几盆冷水,企图让她清醒过来,可是,这次却是未能如愿。
  “老大,她好像是没有反应啊,是不是死了?”狱卒有些害怕,要是出了这样的事情,上边查起来可是无法交代的。
  伍德上前试了一下女人的鼻息,随即一愣,这个女人怎么这么不经打?就这样甩了几鞭子就一命呜呼了?
  伍德也有些害怕了,这可如何是好?要是被太子妃知道自己没有从她的口中问出什么便把她打死了,那就麻烦大了,想到这里他出了一身的冷汗。太子妃的手段他是知道的,一想到这里就会浑身噤若寒蝉。
  “大哥,这,这个女人到底怎么办?不能在这样待下去啊,要是太子一会儿来的话,就会发现这件事情的。”
  听到太子二字,伍德打了一个寒颤,他不能再等下去,“快,把她拖到乱葬岗去。记住路上不要让任何人发现。”
  狱卒虽然心里有些害怕,但是抬起头正巧撞上伍德那凶狠的目光,刚想拒绝的话只是到了嘴边却又生生的给咽了回去。
  “是,大哥,我马上就去办。”可是话虽然这样说着,他的手在碰到那具尸体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有些发抖。
  他终于咬着牙忍受着恐惧的感觉把她弄到了城外的乱葬岗,然后。像是鬼追着他一般的逃之夭夭。
  崔扇希想要动一下,可是却发觉浑身酸软无力,像是散了架一般,努力的睁开眼睛,发现周围黑漆漆的,满眼都是一望无际的黑暗。
  “我这是在哪里?”嘴中自言自语的说着,仔细的观察着四周的环境。
  不看不要紧,这一看把她吓了一跳。她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身边好像躺着好多人,不,确切的说应该是尸体!
  她有些诧异,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摇了摇头昏脑涨的脑袋,这才记起,自己不是在云台山游玩的吗?怎么会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个怪异的地方?
  使劲的回忆着当时情景,崔扇希才记起,自己好像是看到闺蜜吴晓晓在哭,而且自己好像是死了,然后,就听到那个山羊胡老头说是让自己去自己该去的地方,再然后,就到了这个地方。
  崔扇希有些绝望,这里应该是在阴曹地府吧?要不然周围怎么都是尸体呢?
  天呢!老天爷你也太坑人了吧?竟然这么残忍,让她来到这里?可怜我才活了二十五年的光景。
  崔扇希悲从心来,忍不住的哭了起来。
  这样的哭声在这样的地方,如果碰巧被人听到的话,那么估计应该会吓得魂飞魄散吧?还真别说,这个世界上还就是有这么巧的事情。
  “太子,这三更半夜的你说我们来这种地方做什么?”小路子声音颤抖的说着,紧紧的跟在太子的身后。
  太子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你要是害怕就给我回去,不要罗里啰嗦的,你烦不烦?”
  小路子急忙闭嘴不敢再说下去,可是,他确实是害怕吗?自己生就胆小,更别说是在这乱葬岗这样的地方了。
  寂静的夜里却忽然传来一阵阵的哭声,这个声音吓得小路子差点尿到了裤子里,“太子,你听是什么声音?”
  太子眉头一皱,刚想要发火,可是却被一阵哭声给逼了回去。
  他不在言语,只是朝着传来哭声的方向走去。
  走到了近前,两人发现,是一个不知是人还是鬼的女人在那里哭泣。
  “你是何人?怎么这么晚了还在这里哭泣?”太子说不害怕是假的,要知道这里可是乱葬岗啊,这三更半夜的就算不是鬼,人吓人也会吓死人的。
  
第3章 乱葬岗
崔扇希绝望之际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就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这声音足可以证明自己不是在阴曹地府了,那就是自己还活着?
  崔扇希马上就停止了哭泣,她猛地抬起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何会在这里,你们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听到这个声音,太子顿时愣住了。
  太子直勾勾的盯着崔扇希,眼珠子都没有转一下,直到片刻之后,他才惊喜的抓住崔扇希的手欣喜若狂的说道,“扇希,是你,真的是你,你没有死,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老天爷真的是待我不薄,让你重新回到我的身边。我真的是太开心了。”
  看着眼前兴奋的男人,崔扇希有些不知所措,这个人该不会是个疯子吧?自己并不认识他啊。但是他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呢?
  “你是谁?又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崔扇希抽回被他紧紧抓着的手问道。
  太子一愣,“扇希,你怎么了?你连我也不认识了吗?我是安凌映啊,你好好看看我。”
  安凌映,崔扇希茫然的摇了摇头,在自己的生活中,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一个人。
  太子急了,“不,扇希,你一定是在跟我开玩笑是吧?我,我是太子啊,安凌映,你好好想想。”
  太子?崔扇希被这两个字给弄懵了,切,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还太子?那我还是太子妃呢。
  “你不要开玩笑好不好?我可是有心脏病,经不起这样的玩笑。”崔扇希自始至终都以为这只是一个恶作剧而已。
  小路子这时候说道,“侧妃娘娘,您这是怎么了?怎么连太子都不认识了?你知不知道太子为了你的事情费了多少的心,为了找你都快跑断了腿了。”
  小路子的声音让崔扇希心里咯噔一下,他的声音很是又尖又细,像是女人的声音,在自己的了解中,这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是个太监。
  这个念头一出,崔扇希更加的恐慌了,他还称自己为侧妃,称他为太子,那这么说这一切都是真的。
  换句话说,也就是自己这是在古代了,看来这已经是一个摆在眼前的事实了。
  “侧妃?你说我是侧妃?”
  “是啊,扇希,你是我的侧妃,是我最宠爱的侧妃。我听说你畏罪自杀着急的不得了,就到处找你,结果还真的是在这个找到了你。而让我意外的是你竟然没死。”太子急切的说着。
  呃!畏罪自杀?这又是整的哪一出?崔扇希的脑子有些乱,等等,还是好好的理一下头绪。
  自己明明已经死了,却突然醒来出现在这个时代,而太子口中的侧妃也是自杀,那么看来自己应该是魂魄到了他口中所谓的侧妃的身上,而这也许就是现下正流行的穿越吧?而且自己还更时髦的来了一个魂穿?
  崔扇希不得不佩服自己的才能了,竟然能在此情此景之下这么快就想出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自己还真是厉害。
  看到目瞪口呆的崔扇希,安凌映误以为她是身体受到的创伤所引起的,他爱怜的看着扇希说道,“扇希,走吧,跟我回去,以后我不允许任何人在欺负你,就是明月也不能伤害你。”
  崔扇希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自己只能跟着他回去再做打算。
  当柳明月看到崔扇希的时候,犹如见鬼一般,她的眼里涌上一丝的恐惧,但是随即马上消失了。
  “殿下,妹妹你们回来了,都担心死我了。还好看到你们没事。”明月露出一副担忧的神色。
  “恩,我这次把扇希找回来了,希望以后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以后都不要提了好吗?”这话听上去好像是在跟明月商量,但是实则却透着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明月又怎么会听不出呢?
  柳明月急忙说道,“是,殿下,之前的事情都是我不好,我已经在心里后悔了不知道多少次了,要不是我遇事鲁莽,妹妹也不会受如此大罪,请妹妹原谅我。”
  柳明月心里真的是嫉妒的发狂,她看到安凌映那看向崔扇希的温柔眼神,心里就像是着了火一般,烧的她难受极了。
  她知道,安凌映只有在看崔扇希的时候才会有那样的眼神,而他的目光在离开她之后,便是冷若千年冰霜一般,无论那种目光落在谁的身上都会让人极其的不舒服。
  安凌映似乎是很疲倦的样子,他看着柳明月说道,“你先回去吧。扇希这边我会守着。”只是,柳明月觉得太子的表情似乎是有些奇怪。但是也只能是把这个疑问放在心里,是断然不敢问出口的。
  
第4章 我是侧妃
直到房间里静下来了,安凌映才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扇希,你还在怪我吗?是我不好,是我让你被明月冤枉的,可是我也是实在没有办法,才会做出如此之事,你能体谅一下我的苦衷吗?”
  崔扇希有些傻傻的,她一句话都听不明白这个所谓的太子所说的话,她只是在想着,自己要怎么才能回到自己的时代去呢?
  看到崔扇希的样子,安凌映却误以为她还在生自己的气,于是他再次说道,“扇希,我会弥补你,他日事成之后我会让你坐上太子妃的宝座,这也预示着你以后便是一国之母。”
  一国之母?崔扇希觉得好笑,自己才不稀罕做什么一国之母呢!她心里想,我又不是没看过这类的电视剧,一国之母是那么好当的吗?还不是都没有好下场,自己才不要,也不稀罕!
  “你不要总是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好不好?你可知道你这些话要是让你的太子妃知道了,会害死我的。”
  安凌映愣了一下,扇希怎么变了?说话的语调怎么变得这般的强势?以前她可是万万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尤其是关系到太子妃的话,可是如今却。
  “扇希,我知道你这是在生我的气,可是你也不能这么的跟我怄气,我知道我利用你是我的不对,但是。”
  “好了。”崔扇希不耐烦的打断安凌映的话,“我不管你是不是在利用我,也不管是不是你不对,总之这一切都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崔扇希说着,大大咧咧的躺到了床上,这个举动更是彻底的让太子雷了一下。事关生死的重大关头,她竟然这么看得开?这可真是没有了以往的胆小怕事的样子。
  “你说什么?你在给我说一遍?”柳明月柳眉微挑,神色可怕的说道。
  “回太子妃,奴婢真的是亲耳听到太子殿下许了侧妃太子妃之位的。”地上跪着一个战战兢兢的宫女,她甚至连头都不敢抬一下。
  “太子竟然敢这样对我?”柳明月露出狰狞的神色,她的心里可谓是惊天骇浪一般。这个安凌映,竟然敢过河拆桥。他把我柳明月当成什么人了,这不明摆着是过河拆桥吗?
  柳明月眉头紧紧的皱着,但是片刻之后,却舒展开来,她对还跪在地上的小宫女怜儿说道,“好了,怜儿,你起来吧,这次你做得很好,相信以后你会知道该怎么做是吗?”
  “是,太子妃,奴婢知道。”怜儿恭敬的说道。
  “那好,你下去吧,记住不要让她对你起了疑心。”柳明月眯着双眼道。
  “是,怜儿一定铭记于心。”说完,怜儿行了一个礼退下了。
  含希阁里,崔扇希一副事不关已的模样躺在传说中的软榻上,正研究着软榻睡起来会是什么感觉,她左右的翻滚着,觉得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反而还硬的和她小时候睡的木板床有的一拼。
  回头看了一眼叫安凌映的男子,崔扇希皱眉道,“你们这里的床怎么睡起来跟木板一样,就没有软一点的嘛。”
  安凌映微微一愣,有些没有反应过来,这里是扇希一直以来住的地方,怎么会睡的不舒服。许是这些日子受了些苦,才会如此敏感吧。
  “来人啊,给侧妃加几条被褥。”安凌映对着门外候着的婢女吩咐道。
  很快的,就有四五个婢女抱着成新的被褥走了进来。
  崔扇希让到一边去,看着她们把床铺好。她的嘴角跳了跳,原来软一点的床只是多垫几条被子,她不禁仰天长嚎,看来以后不能睡席梦思了。
  “你们都退下吧,让厨房准备些营养膳食送进来。”想起扇希可能还没有用过膳,安凌映又道。
  “是,太子殿下。”为首的婢女立即回道。
  看着她们退下后,安凌映走到崔扇希的身旁。一脸柔情的望着她,“扇希,关于烟儿的事情我已经派人送了厚礼到她家里,也厚葬了,希望你也放下这件事情。”
  “烟儿,厚葬?烟儿是谁?”崔扇希莫名其妙的望着安凌映,不明所以然。
  安凌映微震,自从今天把扇希带回来后,他就觉得她有些不对劲,似乎是不记得所有人了。
  “没关系,不记得不要紧,我再给你派一个贴身婢女。”安凌映转念一想,不管她记得也好,不记得也好,这些令她伤心的事情还是抛之脑后的好。
  “你这人怎么吊人胃口。”崔扇希皱眉。
  “来人,把怜儿叫进来。”安凌映没有多说,乘着扇希思路不清晰打算把烟儿这个人抹掉。
  

刁妃本色之暴君别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刁妃本色之暴君别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梅森埃蒙斯艺术家爵士钢琴家——罗宁给大家拜年啦!

    梅森埃蒙斯艺术家、爵士钢琴家——罗宁给大家拜年啦!

  • 《和平饭店》大结局, 陈佳影王大顶最终走向同一个火车站

    《和平饭店》最后一级中,老左对南门瑛(顶替陈佳影的女共产党员真实名字)说,能够顺利出逃应该感谢王大顶的配合。可南门瑛说还应该感谢窦仕骁。老左把她送到一个车站,在他们等待的过程中可以看到,黑暗中他们的右手有一辆火车正开过来。窦仕骁用计策打消了日下和野间的怀疑后,已经继续任命他当警长。他把自己的妻子孩子托付给王大顶一家人。他来这里送行。也是同一个车站。火车从他们右手方向缓缓开过来。这时候是白天,站台名看得很清楚,三马关(三馬關)站牌上用的是繁体字。南门瑛(陈佳影)走的时候是晚上,但依稀还是可以看到站

  • 红楼梦里最像黛玉的戏子不是龄官,很多人都误解了!

    文/夕四少读红楼,很多红迷都知道,红楼梦里有个戏子长得像黛玉,这件事是王熙凤首先发现,由大大咧咧的史湘云脱口而出说出来的,这件事发生在宝钗的生日宴会上,自此以后,很多人都认为,最像黛玉的那个戏子是龄官。然而,事实上并非如此,最像黛玉的戏子根本就不是龄官,而是另有其人。我们不妨先来看原文第二十二回,宝钗生日宴上发生的情节。贾母听了戏,非常喜欢那个作小旦的和作小丑的,就让带进来,细看时益发可怜见。一问才知道,那小旦才十一岁,小丑才九岁,大家叹息一回。贾母令人另拿些肉果与他两个,又另外赏钱两串。就在这

  • 贾宝玉身边有个心肠狠毒的丫鬟,不是袭人晴雯

    文/夕四少贾宝玉身边有大大小小十多个丫鬟,单是大丫鬟,就有袭人、晴雯、麝月、秋纹等人,曹公的如椽大笔,不仅对这公侯之家的主子小姐不吝笔墨,就是对这些在主子身边服侍的大小丫鬟也没有忽略,寥寥数笔,就勾勒出一个鲜活的丫鬟形象。关于宝玉身边的几个大丫鬟,我们最熟悉的莫过于管理宝玉饮食起居的袭人和针线活做得最好模样也最好的晴雯,就是麝月,我们也知道她是个吵架小能手,还是陪宝玉到最后的丫鬟,反而是秋纹,可能很多人并没有过多注意曹公对她的刻画,今天我们不妨分析一下。通读红楼我们知道,秋纹是与袭人麝月一伙的,

  • 红楼梦里元春封妃贾府上下喜气洋洋,但有一个人却毫不关心!

    文/夕四少红楼梦第十六回元春封妃,对已经走下坡路的贾府来说,无疑是一件泼天喜事,有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听闻元春封妃后,贾母等不免又都洋洋喜气盈腮。……宁荣两处上下里外,莫不欣然踊跃,个个面上皆有得意之状,言笑鼎沸不绝。众人之所以如此得意高兴,是因为元春封妃意味着“赫赫扬扬,已将百载”的贾府还会持续富贵荣华下去,其实作为读者的我们,已经看出端倪,元春封妃不过是贾府最后的回光返照,是败落前的最后一个富贵已极的顶点而已。虽然阖府上下都面有得意之色,但有一个人不仅高兴不起来,甚至还有些愁闷,这个人不

  • 红楼梦里贾元春早就死了,很多人都没发现!

    文/夕四少最近读红楼的时候,越读我越开始怀疑一件事情,元春真的是八十回以后才死亡的吗?她有没有可能在前八十回里就已经死亡?今天我们不妨来探讨一下这个问题。八十回后的文字我们是看不到了,关于元春的结局,主流红学界大致都认为她在八十回后死去,因为文章中有明显的文字告诉我们,前八十回中,元春还活着,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虽然可能在宫中已经失势,至少还没有死亡。我这里说的元春死亡,是通过他人死亡的映射。关于映射,要说一下。细读红楼我们会发现,很多人物的结局在前八十回中都有他人映射,这个映射不是判词,也不是

  • 红楼梦里袭人与宝玉云雨,到底越不越礼?

    文/夕四少我们都知道,袭人是宝玉身边的一等大丫鬟,是贾母从自己身边挑选出来拨给服侍宝玉的,宝玉是贾母王夫人等的心肝宝贝,能够近身服侍宝玉,可知袭人绝非等闲丫鬟。原文有一段关于袭人出身和品性的描写:原来这袭人亦是贾母之婢,本名珍珠。贾母因溺爱宝玉,生恐宝玉之婢无竭力尽忠之人,素喜袭人心地纯良,克尽职任,遂与了宝玉。……这袭人亦有些痴处:伏侍贾母时,心中眼中只有一个贾母,如今服侍宝玉,心中眼中又只有一个宝玉。……这是贾母眼中的袭人,说他“心地纯良,克尽职任”且很忠诚,而袭人也正是具备了这些优良的品性

  • 神评:西游记中除了孙悟空 竟然还有三位神猴?

    《西游记》几乎是中国家喻户晓的古典名著了,而其中孙悟空尤为妇孺皆知。但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尽管是神通广大的孙悟空,也有四大跟他匹敌的同类——混世四猴。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些混世四猴都有什么本领以及都有什么来头?混世四猴各有千秋混世四猴源于古典名著小说《西游记》中,分别为灵明石猴、赤尻马猴、通臂猿猴和六耳猕猴,混世四猴各有各的本领与神通。第一是灵明石猴,通变化,识天时,知地利,移星换斗。第二是赤尻马猴,晓阴阳,会人事,善出入,避死延生。第三是通臂猿猴,拿日月,缩千山,辨休咎,乾坤摩弄。第四是六耳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