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无删节书名:尸车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4:32:46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书名:尸车

第一章 离奇的车祸
 生活中人们忽视了太多的东西,有一些东西即存在又不存在……

    而我要说的就是那些被人们所忽视的真实故事,你真的认为押运车只押送钱吗?

    我叫陈泽。说明http://www.qi-wen.com/在我二十五岁的时候。我的驾龄已经六年了。我十九岁考的驾照。开过出租车,大货车,小轿车。甚至救护车。在快节奏的当今社会,任何一份工作都不会是永久的铁饭碗。

    帮我表哥开了几年大货车之后。无删节书名:尸车免费阅读全文他把车卖了去做生意了。我也就失业了。

    不过我表哥也还算照顾我,走之前帮我找了份工作。把我介绍去开押运车。工资待遇也都还不错,每周还有双休。

    我是个随遇而安的人,只要能混口饭吃做什么都无所谓。由于我表哥认识那公司的车队队长。来自http://www.qi-wen.com/所以我并没有面试而是直接去上班了。

    不过去报到的时候。车队队长居然告诉我,我是上夜班的。我当时有些郁闷,说这开押运车还有夜班?

    那队长神秘兮兮的和我说:“听你表哥说。你不是想多赚点钱吗?”

    这不废话么,谁会嫌钱少?

    他告诉我。说上夜班的工资是白班的两倍,不定期还有福利发放。我一听。奇闻网居然有这么好的事情,也就没有多犹豫。就点头答应了。

    见我答应了队长笑了一下,又严肃的看着我说:“不过有件事。你要注意一下。”

    我点头:“恩,你说。”

    “每天上班你不能迟到。夜班就你一个司机,不到万不得已不得请假。版权qi-wen.com还有就是由于工作性质比较特殊,晚上你开车的时候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能下车。”

    我一听,觉得很合理。毕竟开的是押运车,一路上当然要小心一些。我多嘴问了一句,说晚上有几个警卫随同。

    结果让我意外的是,队长居然和我说就我一个人。

    “一个人?要是到时候路上遇到歹徒怎么办?”我问。

    “不会的,不会的,你放心好了,只要你好好开车其他的事情都不用你操心。阅读qi-wen.com

    心想,要是到时候被抢了可别怪我。

    这队长全名:李明。大家都称他李队。他帮我安排好住处之后,又给我发了工作服。我之前是和我表哥住一块的,现如今不帮他做事了,我也早就想搬出来了,只是一直没找到住的地方。现在有了宿舍,我就搬了过来。

    等把所有东西整理好之后,也就到了晚上。上班时间之前李明和我说过,是凌晨十二点,第一天上班为了留下好点的印象,我提前二十分钟就到岗了。

    李明坐在办公室里看电视,见我来了递了支烟给我:“老弟你来的真早啊,来先抽支烟。”

    我接过烟说了一声谢谢,就把烟点燃了。

    “你这工作服还算合身吧?”李明问我。

    我说还行,就是裤子有点小了。他呵呵一笑说:“这工作服是你之前上班的那个同事的,过两天我申请一下给你量身定做一套。”

    我说不打紧,能穿就行了。

    眼看就要到发车时间了,李明递给了我一本本子,说以后发车之前都要在这本子上签到,回来之后也要签到。

    我接过本子看着之前的签到时间,发车都是十二点整,回来也都是三点半。

    “你第一天上班,有点事我交代给你,你好好记着。”

    我点头。

    “第一:押运车都是押运贵重的物品,不许私自去查看。第二:如果有人劫车,直接撞过去,别怕事儿。第三:中途不准抽烟,以免点了车,烧了东西。你明白吗?”

    “明白。”

    “恩,很好,那我带你去拿钥匙吧。”

    这三点要求,无非就是工作制度而已。也并没有什么让人觉得意外的地方,以前我开出租车的时候,因为老板是个有洁癖的人,每次交班还非得叫我把自己坐的坐垫拿走。

    在本子上签过字之后,李明带着我去领了钥匙,时间差不多了,我就拿着钥匙上了车。

    上车了之后,我发觉这车还真心难开。方向盘居然是没有助力的,而且还破破烂烂的,开着这车出去,就算让人家抢,人家估计都不会抢。我也算是明白了,为什么晚上就我一个人。

    不得不说的是,他们这胆子也够大的,居然敢用这种破车做押运车。

    开车出发了之后,我也就按照路线行驶走。开了差不多十几分钟,有些无聊我就打开了收音机。

    这破收音机,搜了好几个台都是杂音,最后总算是找到了一个杂音不算太大的台。

    我就这么听着收音机开着车,大半夜的路上基本上没有什么人,加上这路线走的是环城路,别说人了,车都见不到几辆。

    这收音机有些让人有些无语,也不知道收到的是什么破频道,一直放京剧。听都听不懂,不过这大半夜的,也只有这东西能够给我排解寂寞了。

    听了一会收音机,我有些心神不宁。我伸手便把收音机关了然后继续开车,过了几分钟之后那收音机居然又自己打开了。

    我有些郁闷了,这车破也就算了,连收音机也造反了?

    再次伸手把收音机关了,可过了一会它又打开了!这下我有点火了,直接把声音给关了。我看你这下还能叫?

    可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一分钟之后它居然又出声了,而且声音还越来越大!就在刺激到我耳膜有些受不了的时候,它又忽然停了。

    我呼了一口气,这收音机还真是邪门了。

    开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之后,离目的地也就不远了。这地方是一个工厂,看上去已经有些年代了,守门的保安是个大爷。

    我车开到门口的时候,他还在保安亭里打瞌睡,我按了几下喇叭之后,他才昏昏沉沉的醒了过来,用余角瞄了我一眼便打开了护栏。

    我打开车窗冲大爷打了声招呼,却没想到他理都不理我,而是继续爬在了桌子上睡了起来。

    我有些尴尬,无奈的耸了耸肩,便把车开了进去。

    在工厂的仓库门口,有人见我来了,冲着我招了招手示意我开进去。把车开进去之后,来了两个人打开了后车门,把里面箱子一箱箱的全都搬了出来。

    之后有个差不多和我年纪的人走到车门前,递给我一个本子:“好了,签个字。”

    我拿过本子签了个字说:“这么晚还没休息啊?”

    本来我觉得这只是一句客道的问候,却没想那人死死的盯着我:“多管闲事!”

    我当时就郁闷了,这什么话?我好心问你一句,你还说我多管闲事?林子大了,还真是什么鸟都有,我有些气愤,也懒得再搭理他,把车掉了个头就直接开走了。

    透过后视镜,我看到刚才那个人居然冲我诡异的笑了笑。

    他这笑让人有些毛骨悚然,我打了个冷颤,一脚油门直接离开了这鬼地方。车开出来之后,那收音机又开始“叽叽喳喳”的吵个不停。

    “叫个毛啊!叫!草!”我冲着收音机大骂一句,结果它居然真的安静了下来。
第二章 摊上事了
 我急急忙忙把车开回了公司,找到了李明。我和他说我撞到人了,他一脸凝重问我到底怎么回事。

    我把事情经过给他说了一遍。他一听眉头一皱。眉心里就好像有一只可怕的马蹄印。

    “你说你撞到了一个小女孩??”

    我点头。

    “那你下车了没?”李明一把抓住我的肩膀。力道有点大。

    “下了……可是我下车之后却什么都没发现。”

    “不是说叫你遇到任何情况都不要下车的吗?”李明直眉瞪眼的看着我。

    我心想,你这几个意思?都撞人了,还不准下车?

    “这下糟了。”他一脸焦急的自言自语着。

    我说要不报警吧。就算到时候警察找过来,我自己一个人承担就好了。绝对不会牵连公司的。

    “报警?你以为报警就完事了?”

    “那不然怎么办?”我说。

    过了许久。李明叹了口气和我说:“你先回去休息吧。”

    “那撞人了怎么办?要是到时候人家家属找过来了……”

    “好了,听我的。你回去睡觉。明天按时来上班。”李明说完就把我推了出去。

    我回到宿舍之后,心里怎么也放不下那事。虽然我不是什么大善人,可良知我还是有的。也不知道那小女孩现在怎么样了。

    满脑子都是关于那个女孩的身影。怎么也睡不着,一包烟被我一会儿就抽完了。

    直到天微微亮的时候,我才迷迷糊糊睡着了。睡着之后我做了个奇怪的梦。梦见了那个小女孩,她站公路上。远远的看着我,隐隐约约我好想看到她在冲我笑。笑容很诡异让人越看越觉得别扭……

    而就在这时,不知从哪传来一个声音在说:“你撞痛我了。撞痛我了,你要道歉……”

    中午我醒过来的时候。满头大汗,呼吸急促。呆呆的坐在床上过了十几分钟之后才恢复了一些。

    想到那个梦。我一咬牙决定去昨晚撞人的地方看看。借了一辆电瓶车,我便直奔环城公路。

    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交警在检查,我一下就慌了,难不成是在寻找肇事的人?不过还好我骑得是电瓶车,我深吸了一口气骑了过去,交警把我拦了下来。

    “你的头盔呢?”交警问我。

    我笑了笑:“实在不好意思,我出来的急忘记带了。”

    “记住了,下次骑车得带头盔,虽然你这是电瓶车,但是也不安全。”

    “行,我知道……对了,警察同志,你们在这查什么呢?”

    “查无证驾驶。”

    我“哦”了一声:“怎么突然查起这个来了?难不成有交通事故了?”

    警察有些不耐烦的看着我:“没有交通事故,你下次骑车给我戴好头盔!”

    “没有交通事故?”我一惊。

    警察疑惑的看着我:“你这人,怎么这么奇怪呢?”

    我马上笑道:“没,我就随便问问,我走了啊,谢谢警察同志提醒。”

    没有交通事故?路过撞人的地方我还特地看了看四周,一点痕迹都没有。难不成昨晚看错了?

    回到公司宿舍之后,我越想越不对,昨晚明明是撞了人的,怎么就会不见了呢?难道那小女孩自己爬起来走了?

    想了许久之后,脑子都快炸了。希望真的是我看错了,晚上上班之前李明把我叫到了办公室。

    “怎么了李哥?”我问。

    他示意我坐,递给了我一支烟:“你等下晚点出发吧。”

    我疑惑的看着他,问:“为什么?”

    他摆了摆手:“你就别问这么多了……还有,昨晚上的事情你就当做什么都发生。”

    他说的倒是轻松,感情撞人的不是他,我能当做没发生吗?那可是一条人命啊!

    “李哥,你说那小女孩……”

    “够了!”李明忽然吼了一句,把我吓一跳。

    “那件事情,你以后别去想,也别去提。还有以后开车,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准下车!”

    见他有些火气,我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心里总觉得怪怪的,他怎么忽然这么大脾气?

    他陪我一直坐到了一点多,才叫我出发。我拿起笔准备在签到本上签字,写到时间的时候李明叫我写十二点,我没有多问就照做了。

    “等下你到那边的时候,卸完东西你就直接开车走人,别签到了。”

    “为什么?”

    “你哪来这么多为什么?叫你照做你就照做,卸完货,一脚油门给老子天亮前回来!”

    我心里很是不爽,不就个车队队长么?拽什么呢!

    开车出了公司之后,路过撞人的地方我心里有些不安,最终来到了工厂,卸完货之后,我按照李明说的一脚油门直接开车走人了,没有签字。

    来到环城公路的时候,我心情实在是太烦躁了,就掏出了一支烟叼在了嘴巴上。虽然李明之前说过开车不能抽烟,可我一烦躁就忍不住要点上一支烟。

    掏出打火机,正准备点烟,却发现也不知道哪来的风一打着火就被吹灭了。车窗都是关好的,还真是奇怪了。

    打了几次都没打着,我有些很不爽,真是人倒霉了抽支烟都这么难?

    最后一次终于点燃了,就在我刚吸了一口烟的时候,一道黑影从挡风玻璃上滚了过去!

    我赶紧一脚油门,车冲出去了好一段距离才停下来。

    怎么回事?难不成又撞到人了?

    我咽了咽口水摇下车窗,把头伸了出去,朝后面看了看公路上什么都没有。就在我准备下车的时候,李明的那句话不知什么时候冒了出来“无论遇到什么事,千万不能下车!”

    我一愣,犹豫了许久,下意识的点着火挂档,深吸了一口气把车慢慢的朝前开了一段距离。我一直盯着倒车镜,观察着后面,只到开出去好一段距离没发现公路上有什么,我才彻底送了口气。

    刚才肯定是看错了,我摇了摇头准备继续开车,却发现倒车镜里一个小女孩正站在后面朝我挥手!

    我定神一看,却又什么都没有!

    手一疼,低头一看发现烟已经烧到了过滤嘴。我把烟头丢到了窗外,继续开车,开着开着我闻到了一股焦味。

    我撅着鼻子使劲嗅了嗅,发现车后面居然在冒烟!我一愣,不会吧,刚才那烟头居然把车给点了?

    我赶紧找了个地方把车停了下来,拉开车门走了下去,跑到车后面却发现那烟居然又没了。

    难道刚才我看到的是雾气?看了看时间,差不多快四点了,这个时间段是最容易起雾的了。

    借着车灯的光线,我看到四周已经起了一层淡淡的雾气。我打了个冷颤,钻进了车里。

    掏出了烟准备再抽一根,犹豫了一下,又把烟放进了口袋。

    就在准备启动的时候,我感觉屁股下面好像有什么东西。我伸手去摸了摸,好像是块布,我扯出来一看居然是条红领巾。

    还是打了结的红领巾,我看了看副驾驶又看了看座位后面,这红领巾从哪冒出来的?眼看时间也不早了,我把红领巾塞进了口袋便踩下了油门。

    等我把车开回公司之后,李明没有睡还在办公室等我。

    “回来了?路上没有下车吧?”他问。

    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你下车了??”李明情绪有些激动,站起来直愣愣的看着我。

    我没敢说开车的时候抽烟,就撒谎说半路想上厕所,所以就停车去方便了一下。

    他一听,脸色都变了:“我不是叫你不要下车吗?”
第三章 顺风车
 李明坐在椅子上,我们两都沉默着,过了许久他看着我说:“时间不早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那我明天还要不要来?”我问。

    李明点点头:“按时上班。不过……”

    他说着四下看了看神秘兮兮的凑到我耳边。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还不等我问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便离开了,留下我一个人站在办公室。看着地上的红领巾。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捡了起来塞进了口袋便回去睡觉了。

    第二天我照常上班,不过并没有看到李明。签完到。拿上钥匙我便启动了汽车出发了。

    开着车我就一直在想。昨天李明和我说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总感觉他有点奇怪……应该说所有的事情都很奇怪……

    为什么押运车要开去工厂。车里到底装的是什么东西?怎么李明见到这红领巾的时候这么大反应?

    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一道强光刺到了我眼睛,迎面而来的车不知道是新手还是故意的。会车不开近光灯。

    我也不甘示弱开启了远光灯和他呛了起来。开车人的脾气都很大,车开的越久脾气就越大,我这些年因为开车惹的麻烦都数不过来了。

    “滴滴……”来车直接按了喇叭。我才懒得管他,错车的时候我见开车的是个中年男子。伸出头冲他骂了一句:“草,你tm会不会开车?”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冲我诡异的一笑说了四个字。

    听到这四个字的时候,我差点没把车开到公路外面去!

    我赶紧减速下来。有些惊魂未定,朝后视镜看了看那车已经走远了。我咽了咽口水。四下看了看冷汗直流。

    “你撞人了……你撞人了……”

    那人的话不断的徘徊在我耳边,他怎么知道我撞人了?难不成被他看到了?我敢确定那天晚上周围绝对没有车。

    想到这里我又想到了李明和我说的话。他说要是我再遇到那个小女孩千万要把红领巾还给她,还说要我骂她一顿。

    这根本就有些莫名其妙,我把人撞了,还要骂人家?问题是李明怎么知道这红领巾是那小女孩的?

    甩了甩头,我也不再去想了,挂上档继续开车。

    这条环城公路有些年头了,自从高架桥修好之后,往这边走的车就少了很多。车平稳的行驶在公路上,有了上次的经历,我把速度放在了六十码。

    车开到了工厂之后,卸完货我便签字离开了。回来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心不在焉的,刚才开车那个人真的看到我撞人了?要是到时候他去举报我怎么办?还有那小女孩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想着想着,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一个身穿校服的小女孩站在路边冲我招手。我仔细一看,这不就是我撞到的那个小女孩吗?

    一见她没事,我悬着的心也就放了下来,我赶紧把车开过去停在了她面前。

    “小妹妹,怎么这么晚还在这啊?”我笑着问。

    她低着头,好像做错事了一样,一副很委屈的样子:“我找不到我的红领巾了,回去要被妈妈骂了……”

    红领巾?我一听,赶紧把口袋里的红领巾掏了出来把手伸出窗外:“你看看是不是这一条?”

    小女孩抬头一看,咧嘴笑了起来:“恩,就是这一条。”

    我把红领巾递给了她问她:“你家住哪啊?要不要哥哥送你一程?”

    她摇了摇头:“不用了,谢谢。”

    说完她便朝着顺着马路走了,我松了口气,还好这小女孩没事。不过也是奇怪了,那天我的速度可是有点快的,居然被撞到了居然没事。

    我摇了摇头,也不去多想了,反正只要人没事就好。

    就在我准备启动车子的时候,小女孩不知什么时候又走了回来,双手拉着车门:“哥哥,有件事你忘了……”

    我有些疑惑,想了想:“什么事啊?”

    小女孩眼睛挣得大大的看着我:“你还没道歉呢……”

    听到这句话,我全身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堵得自己呼吸都觉得困难。

    就在我一晃神之际,站在车门外的小女孩居然不见了!

    我鼓起勇气把头伸出去看了看,发现一个人都没有,深吸了一口气赶紧踩下了油门。

    回到公司之后,我还是没看到李明,本来想把这件事情告诉他,见他不在我也就只好回宿舍睡觉了,明天再说了。

    躺在床上,我的心依旧还在“扑通,扑通”的跳。点燃了一支烟,缓解了一下情绪,我靠在床上脑子里都是那小女孩。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头有点沉,迷迷糊糊就睡着了。睡着之后,我又梦到了那小女孩,这一次他离我很近。

    “哥哥,你还没给我道歉呢……”

    我就好像“大风地里吃炒面——有口难开”,我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过了一会之后她便转身走了,临走前还在念叨着:“你还没给我道歉……”

    起床之后,我去找李明,却没想到他请假回家了。我问人事部他什么时候回来,人事部说不知道。给李明打电话也打不通,眼看就要到晚上了,我吃了饭之后就在宿舍坐着。

    十一点四十的时候,我换上工作服照常上班。

    我决定要是再遇到那个小女孩,我一定得问问清楚,最好就是能见一见她的家人。就算到时候真的要赔偿或者道歉,我也无所谓。

    一路上,并没有遇到那小女孩,想想也是,谁会大半夜在公路上闲逛?我能遇到两次已经算是很巧合了,车开到工厂之后,我把车开进了仓库,可下货的人迟迟不来。

    等了几分钟之后我索性下了车,看着空旷的仓库我叫了几声,没人回应我。我走出去来到了保安室,里面的老大爷还爬在那打瞌睡。

    我敲了敲玻璃窗,老大爷半响之后才抬起头来,看了看我打开了窗户:“啥事?”

    我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递了过去:“大爷,这下货的人呢?”

    他接过烟,揉了揉眼睛:“谁知道,可能吃宵夜去了吧。”

    “那我能不能在你这坐会?”我问。

    老大爷有些不耐烦的打开了保安室的门:“进来吧。”

    我走进去,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和老大爷扯了起来。我问他来这上班多久了,他说不记得了,我又问他是不是住在这附近,老大爷眉毛蹙起:“你查户口呢?”

    我尴尬的笑道:“我就随便问问。”

    见这老大爷不是喜欢闲聊的人,我也就不再多说话了,坐在保安室玩了一会手机,我又去仓库了。来到仓库的时候,下货的人已经把货下完了,我签好字就上车了。

    车开到厂门口的时候,我停了下来冲那老大爷说:“大爷,你知不知道附近哪有什么学校啥的?”

    “这附近能有啥学校。”

    “那环城公路那边有没有村子什么的?”

    “那边的村子早就都搬走了,你问这干啥?”

    我一愣,都搬走了?那小女家住哪?

    “那……大爷你有没有看见过一个穿校服的小女孩?这么高,扎着个马尾……”

    我话还没说完,老大爷脸色马上就变了,就和当初李明第一次见到那红领巾一样,他把窗户一关:“走走走,赶紧走。”

    他像赶瘟神一样不停的冲着我招手,这地方的人还是一个比一个奇怪,我耸了耸肩踩下油门便离开了。

    这附近没有学校,也没有村子,那小女孩怎么会大半夜的跑这边来?难不成是离家出走?或者和家里闹矛盾了?

    想到这里,我心里怪不好受的,你说这么大一小孩半夜跑出来要是遇到坏人怎么办?而且我也有些不肯定,那天晚上撞到她,到底严不严重。

    我心里很内疚,就在此时那破收音机不知道抽什么风,居然又开始“叽叽喳喳”的叫起来了。

    我伸手去按了按开关,没用。

    “滋滋”的嘈杂声中,我隐约听到了一个声音,我仔细听了听好像是:“道歉……道歉……”

    这声音很怪异,不男不女的,我还以为是唱京剧。可过了许久,还是重复着这两个字,我觉得有些不对劲,抬头一看,一个身影站在了路中间。

    我赶紧踩下了刹车!

    我草!这大半夜的怎么老是有人站路中间!还能不能让人好好开车了?

    定神看去,只见一个女孩,差不多十八.九岁的样子,穿着一条白色的连衣裙。我按了按喇叭,把头伸出窗外:“干嘛呢?要不要命了?”

    女孩转过头看了看我:“能载我一程吗?”

    我说你搭顺风车也不是这样搭的啊,站在路中间多危险啊,要是速度快点会出事的!

    她被我说了一顿,一副知道错的样子,想了想反正也是空车就冲她招手:“上来吧。”

    拉开车门她坐到了副驾驶,她一上车,那收音机也就不响了。我心想这“家伙”还怕生人了?刚才还这么放肆,现在又不叫了。

    “你到哪?”我问。
第四章 午夜惊魂
 接下来的几天,我再也没有梦到那小女孩。不过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就是每天半夜总有人来敲我宿舍的门。我打开门之后又一个人都没有。而在门口总是会放着一张冥币。

    面值大小不一。有的是几千的。有的是几万的,还有的是几块的。刚开始我以为是别人恶作剧,有一天晚上我还特地没睡。一直等着那个人。

    敲门声响起了,我以最快速度冲出去的时候。门外居然看不到半个影子。而且还是照常留下了一张冥币。

    我有些火了,谁tm的这么缺德。我上夜班已经够累的了。连睡个觉都不给睡了。而且那敲门声每次都是四点十分,特别准时。

    这天晚上我下班之后,没有回宿舍。而是站在宿舍楼对面。我倒是想看看到底是谁。等到四点多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人,背影有点眼熟。

    是个女的。她来到我宿舍门口敲了敲门接着把什么东西放到了我门口。

    我看着她,心想这下可逮到你了。我飞快的冲过去。一把抓住了她。她被我这么一抓吓的不轻,可当她转过身我却愣住了。

    这不就是那天搭顺风车的女孩么?

    “你怎么在这?”我问。

    她见是我。一副被吓的不轻的样子,用手拍了拍胸口:“吓死我了。”

    我低头看了看他放在门口的一个盒子。难不成这几天捣鬼的就是她?

    “这是什么?”我指着盒子道。

    她脸微微一红:“那天你送我,还给我钱打车。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的住址。我半夜从学校跑出来……”

    说着她支支吾吾的,说是盒子里有给我的礼物。

    我二话没说拿起盒子拆开了来。只见里面放着一个蛋糕。

    我问她怎么找到我住这里的?女孩说着附近的押运车公司就我们这一家,她到保安室一说我的名字,别人就告诉了她我住哪。

    我又问:“那你大半夜的跑我这来干嘛?”

    她说他们学校是封闭式的,很难出来一次,一般都是半夜翻墙跑出来的。我一听,不由想起了我上学的那会,一到晚上就和宿舍里的几个同学翻墙出去网吧上网。

    “你怎么会在外面?”女孩看着我问。

    我尴尬的笑了笑说没事,就有人搞恶作剧,本来想看看是谁,结果……

    她的唇这时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还真是巧了啊……”

    本来想邀请她进去坐一会的,可她说天亮之前要赶回学校,不然到时候被老师抓到了就麻烦了。

    等她走了之后,我拿着蛋糕回到了宿舍。刚坐下来便有人敲门了,我心想难不成那女孩又回来了?

    开门之后却没想到居然是李明,他慌慌张张的走了进来,我见他一脸疲惫便问:“李哥,这几天你干嘛去了?”

    他一屁股坐到了我床上:“这几天你没事吧?”

    我被他问的莫名其妙,摇了摇头:“没事啊。”

    李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红色的布袋递给了我:“小泽啊,你表哥和我认识很多年了,我们两关系也一直很好,虽然是刚认识你不久,我也把你当做弟弟看。”

    我接过那小布袋问:“李哥,这是啥啊?”

    他环顾四周,有些神神秘秘的说:“这东西你开车的时候带在身上,放好了,别弄丢了。”

    我拿着这红布袋仔细看了看,就和小商品市场里面卖的那种廉价香包差不多。我真搞不懂,我一个大男人他给我这干嘛?不过既然是他给我的,我也不好不要。

    “李哥,我们这有没有人喜欢恶作剧的?”我收起红布袋问。

    他看着我,一脸疑惑没有说话。

    我把抽屉里的冥币拿了出来放在桌子上,把这几天晚上有人敲门的事情告诉了他。

    他看着桌上的冥币,神色有些不对。说什么明天帮我查一查,到时候把监控调出来看看。

    我笑说也没什么,只是这大半夜老实来敲门影响我休息。

    “你把这些东西拿去丢了吧。”

    我点头,说明天就拿去丢了。

    而就在他准备走的时候,我叫住了他。

    “李哥,其实有件事我想问你。我开这押运车里面到底装的什么?为什么还要运到工厂去?”

    这件事情其实我一早就想问了,你说大半夜的开押运车到工厂里下货,这里面拉的肯定不是钱。

    他双眉深锁,然后微微一笑:“你就别问这么多,你好好开车,这属于公司机密了。”

    我叹了口气,看来他是不想说了。

    等李明走了之后,我躺在床上心想,这次他也没有要赶我走的意思,我就好好上班得了,至于那车里装的是什么,管我什么事?

    想着我看到了放在桌上的那个纸盒,那个女孩也真是的,大半夜的还给我送蛋糕。不过话说回来,那女孩长得还不错,就是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等下次有机会见面的时候得问问。

    第二天我刚来到办公室,准备发车的时候,李明面有愠色,似乎正强忍着心中的怒气。

    他将签到本摔到了桌子上,我有些搞不清状况,走了过去,他指着我那天签到的四点十分:“这怎么回事?”

    我想解释,可刚开口他就打断了我:“记住了,不管有什么事,这里只能出现两个时间!”

    这不就是个签到本么?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又不是迟到了,只是晚了而已。我又没和你要加班工资,至于发这么大火么?

    我点了点头,认错道:“知道了,李哥。”

    他摆了摆手:“赶紧准备出发吧。”

    走出办公室,李明又叫住了我,问我那个红布袋有没有带在身上。我说有,放在钱包里呢,他说那就好。

    这红布袋白天的时候我就研究过了,是纯手工缝制的,就两块布缝了起来。里面也不知道装的是什么东西,闻起来有股涩涩的味道。

    上车之后,我开车上了环城公路。有些无聊,这收音机自从那次之后就再没响过。现在反而还有点怀念,它“叽叽喳喳”的声音了。

    我有点热,把两边的窗户都摇了下来,刚想说准备偷偷抽支烟,一个黑漆漆的东西就从副驾驶窗户飞了进来,掉在了位置上。

    由于车内没有灯光,我看不清是什么东西,心想这大半夜的谁这么缺德乱丢东西。

    我用手去摸了摸,一丝一丝的,好像是头发。我把车靠边停了下来,掏出大火气照亮了,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差点没把我吓的尿裤子!

    一个血淋淋的人头,就这么放在那,一脸苍白,两只眼睛像锥子一般直盯着我……

    我大叫一声,拉开车门就跌到了马路上。全身不停的发抖,这到底怎么回事!我脑子一片空白,紧张的心跳声,急促的呼吸声,在静的诡谲的气氛下,异常清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从地上慢慢的爬起来,看都不敢朝车里面看。我似乎感觉那双眼睛还在死死的盯着我,我转身就跑。

    跑了一段距离之后,我停了下来,看着那刺眼的车灯,我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我掏出手机,赶紧给李明打了个电话。

    电话一接通,我说话都有些哆嗦了:“李……李……李哥,出……出事了!”

    这几个字我几乎是咬着牙齿说出去的,话音刚落,我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电话那头,李明一个劲的问我出什么事了,我也没有回答他。

    “你现在在哪?”

    我深吸一口气:“在环城公路上。”

    “我马上过来找你!”李明说完就挂了。

    挂了电话之后,四周一片安静,黑沉沉的夜,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除了眼前的车灯连星星的微光也没有。

    周围安静的让人窒息,我赶紧再次用手机拨通了110。

    等了大概二十几分钟,李明开着公司的另外一辆押运车刚到,警察也来了。

    “你怎么报警了??”李明一把抓住肩膀有些慌张的问。

    我没搭理他,事情都这样了,还不报警?

    两个警察下车之后走了过来,我把情况和他们说了之后,李明又出示了工作证。

    一个年纪较轻警察一副不相信我说的样子,自顾自的走到了我那辆押运车前,一把拉开了车门。不知道是不是他用力过猛的原因,车门一开那人头就滚了出来,我吓的直接把头转了过去。

书名:尸车》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尸车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今日20180620】推荐《人在婚姻,冷暖自知》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人在婚姻,冷暖自知》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人在婚姻,冷暖自知目录预览:1.不被祝福的婚姻,能走多远?2.不被祝福的婚姻,能走多远?3.不被祝福的婚姻,能走多远?4.不被祝福的婚姻,能走多远?5.不被祝福的婚姻,能走多远?1.不被祝福的婚姻,能走多远?那天刚一从浴室出来,就看见老公正在翻看我的手机。我没好气的笑了笑,这家伙,居然还不放心起我来了。轻轻走到他身后,正打算从后面环抱住他的腰,他却忽的转了过来,抡起手就是狠狠一巴掌甩在了我脸上。我一下子就懵了。压根不知道

  • 【今日20180620】推荐《带着宝宝征服亿万总裁》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带着宝宝征服亿万总裁》在线阅读小说:带着宝宝征服亿万总裁目录预览:001我们结婚002类似“绑架”的行为,当梦吧003“男友”突然出现004还要生一个孩子005她有双胞胎姐姐?001我们结婚“啊!”一声刺耳的尖叫划破了别墅的宁静。大床上,席梦纤指紧紧地抓紧被子,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赤裸的身体。天!怎么会这样?她只是照常下班,然后……然后碰见一群穿黑色西装的男人。再然后,就是现在她睁开眼看到的画面。中间发生了什么,她完全想不起来了。冷静,冷静!席梦提醒自己,不

  • 【今日20180620】推荐《余生太长不想忘记你》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余生太长不想忘记你》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余生太长不想忘记你目录预览:第1章:他不爱她第2章:爱到蚀骨第3章:你去死吧!第4章对不起有用吗第5章对不起有用吗第1章:他不爱她“咕噜咕噜……”水蒸气顶着锅盖,发出碰撞的声音。伸手将,锅盖打开,一时间,整个厨房都热气腾腾。苏浅漓眯缝眸子,看着锅子里软糯的红糖莲藕。浅灰色的眸子闪过悲溺,转瞬即逝。手擦了擦围裙,将刚出炉的菜放在桌子上。天际早就泛白。一夜未眠,做了这一桌子菜。玄关口传来脚步声,他来了!拉扯着领带,眉头深皱,

  • 【今日20180620】推荐《诡妻》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诡妻》在线阅读小说名:诡妻目录预览:第一章闹洞房的悲剧第二章翻脸第三章谁杀了他们?第四章绕坟走三圈第五章你是在等我吗?第一章闹洞房的悲剧第一章闹洞房的悲剧我是一个无鬼神论者,不相信这个世上有什么鬼怪灵异的存在,直到那一天……我叫张子恒,家住苏皖交界的一个偏僻的小村庄里。七月流火天,天气炎热,本想呆在家里不出门的。但是不出门还不行,我堂哥结婚,必须要去。堂哥家离我家不太远,都在一个村子里,我早早的就赶到了那里。堂哥家里的经济条件比较差,在现如今这彩礼越来越重的

  • 【今日20180620】推荐《追缉落跑萌妻》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追缉落跑萌妻》在线阅读小说名称:追缉落跑萌妻目录预览:第一章女人,敢说强我的,你是第一个第二章睡了我黎瑾泽,用个小玩意就能打发的吗?第三章落魄的双胞胎妹妹第四章上错床第五章怀孕第一章女人,敢说强我的,你是第一个第一章女人,敢说强我的,你是第一个嘭——总统套房的大门重重关上,顾蔓蔓被人一把推了进去,随后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浑身酒气都摸不着东北方向的顾蔓蔓顺着淋浴的声音跌跌撞撞的爬到了浴室的门口。一把推开浴室的大门,雾气朦胧的浴室里,一个拥有蜜色的肌肉的男人不停

  • 【今日20180620】推荐《婚妻》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婚妻》在线阅读小说名:婚妻目录预览:第1章被老公送上别人的床第2章无地自容第3章老公是否知情第4章老公似乎有小三了第5章被方殷要挟第1章被老公送上别人的床我生长在繁华都市,与自由恋爱的老公结婚三年有余。老公为人勤恳,对我又呵护有加,本以为这辈子就这么安稳地过完一生,却从未料到我亲爱的老公,竟会将我拱手送人。那天,凌风一反常态,一回到家就从背后将我一把抱住,贴在我耳边道:“老婆,我今天想跟你玩点不太一样的。”灼热的气体缓缓进入我的耳道里,引得我腰部有点发酥。没

  • 【今日20180620】推荐《吻安顾先生》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吻安顾先生》在线阅读小说名:吻安顾先生目录预览:第01章逃跑的新娘第02章嘘,别出声!第03章羞,流氓!第04章救命!第05章被逼无奈第01章逃跑的新娘“快,别让她逃了!”“这边,她往这边跑了……”一袭白色婚纱的林晓雪慌不择路地拐进长长的走廊,踩着小高跟拼命地往前奔跑着,好几次险些被长长的裙裾给绊倒。身后,追赶的脚步声越来越大,他们的话语惊得她的心跳不自觉又加快了半拍。细汗渗透她白皙如雪的肌肤,沿着她的化着精致果妆的脸往下淌。为了防止被绊倒,她双手拎起了裙子

  • 【今日20180620】推荐《时光几许烟雨》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时光几许烟雨》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时光几许烟雨目录预览:第一章:一夜春宵第二章:不会再放手第三章:你是我老婆第四章:再次相遇第五章:是个误会第一章:一夜春宵七夕节的夜晚,苏芋洛心神不宁地守着电话,司翎的电话一直都没人接,不知道出什么事了。她失神片刻,手机突然嗡嗡作响,是一条彩信照片。苏芋洛赶紧点开,眸光落在屏幕的这一瞬间,脸色一片惨白。照片上的男人,苏芋洛再熟悉不过。熟睡中的司翎,和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得意的享受着他的怀抱,缠绵的唇舌被清晰的拍摄下来,二人赤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