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宫心计:毒凤妖娆在线阅读

2017/12/20 3:27:24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宫心计:毒凤妖娆

第一章 惊心之谋
  暮春花褪,残红留落。奇闻网   夕阳下的暖风中,开始偶尔夹杂着不知名的热气,吹进这片远离京都的恢宏建筑中,让那层层牌坊都染上了金子般的光晕,给这片死气沉沉的皇陵,增添了一丝莫名的生机。   一个小宫女模样的人快速穿过长长的回廊,绕过红屋绿墙,迈进半月形的拱门后,站在宽大的院落门口,用眼睛细细的从面前十几个人中间寻找着什么。   有眼睛尖的早已发现了她:“小纽子,你找谁啊?”   小宫女瞬间笑道:“绯诗姐姐呢?”   “她啊?不知道!”被问的人撇了一下嘴,又底下头开始浆洗手中的衣服,似乎很不愿提起这个人一般。   小宫女碰了一鼻子的灰,未免有些不高兴,撅着嘴才发现她要找的人根本不再这里,刚要转身走的时候,听到对面的屋门“咯吱”一声被打了开来。   一个身着浅红色小衫的姑娘,俏丽丽的站在那里,懒洋洋的开口道:“谁要找于绯诗啊?”   小纽子一见是慕婉姑娘,立马停下脚步,笑着穿过众人,站在台阶底下道:“慕婉姐姐,寒秋姑姑让我来找绯诗姐姐,可知她去了哪里啊?”   “小丫头,少来这一套。寒秋那个老东西找绯诗什么事啊?你要不说实话,看我不拧你的嘴!”慕婉一只手扶着门框,一只脚蹬着门槛,呲牙咧嘴的说着。   小纽子笑道:“不敢,不敢。奇闻网保证这次是好事,好姑娘您就告诉我,绯诗姐姐去了哪里吧?”   “拿着板子打人是好事?大冬天深更半夜的让人在外面洗衣裳是好事?”慕婉鄙夷的看了一眼小纽子:“你家老寒秋就会这些折磨人东西吗?“   小纽子正被说的不自在,一仰脸看见从后门进来几个人,正弯腰使劲的抬着大木盆,盆里累的是满满衣裳,其中一个身着细麻葛裙的女子,走在最后面,正是于绯诗。   小纽子立马扯开嗓子喊道:“绯诗姐姐,寒秋姑姑让我来喊你过去呢!”   于绯诗正与众人放下木盆,抬头见慕婉与小纽子走向自己,嘴角含笑:“慕婉,你怎么出来了?”   慕婉指了指后面的小纽子:“喏,寒秋那个老家伙要找你,我出来问问。”   小纽子立马嬉笑着上前作揖:“绯诗姐姐,寒秋姑姑让我过来喊您,麻烦您去打扮一下,有位贵人要见你呢。”   “哪里来的贵人啊?”慕婉侧着一双杏眼问。   小纽子见瞒不过,只得道:“宫中来的贵人。”   于绯诗讶然的与慕婉对视一眼,轻拉了一下她的手道:“没事的,我素来不认识什么宫中的人,说不定是父亲嘱咐了谁来瞧我呢。”   说着,抿了抿被风吹的松动的发髻,跟着小纽子的后面去了。宫心计:毒凤妖娆在线阅读   几层院落,桃菲梨白。于绯诗站在院子中的一株杏树下,静静等着去通报的小纽子,仰头正见杏花残败所剩无几,在青青的毛绿叶子中只剩一点点的花蕊根部,仿佛最开始的青涩杏子。   是了,自己不就像是那枚酸涩不已的杏子吗?母亲是妾,又去的早,她在家中的地位,可想而知的不尽如人意。   好不容易盼着长大后,寻个好点的女婿,能相伴终老,却不想老皇帝要选秀冲喜。大娘怎么能忍心娇滴滴的嫡长姐,一去宫中就守寡,便撺掇着父亲,让自己顶替了名额进宫。   谁知进宫没有两天……   正在于绯诗愁绪满腹的时候,小纽子一声清脆的响打断了她的思绪,把她拉回到现实当中:“绯诗姐姐,想什么呢?寒秋姑姑正等着呢。”   “好,麻烦你了。来自http://www.qi-wen.com/”于绯诗点头笑了一下,跟着迈上台阶,跨过门槛进到里屋中。   这里的屋子,都是统一的三间。寒秋姑姑是老人,又是掌事,一个人住着三间屋子的地方,比她们十个人挤一间房是好上百倍了。   于绯诗站在屋中,才发现平时趾高气扬的寒秋姑姑,此刻正捧着她最爱的紫砂壶,给坐在桌子旁的一个老嬷嬷斟茶。   见她进来,赶忙冲着老嬷嬷露出她都不曾笑过的脸:“宋嬷嬷,这位就是于绯诗。”
第二章 事出蹊跷1
  那宋嬷嬷苍老的脸上,有一双精明无比的眼睛,如锐利的一根针,沿着于绯诗的周身游走了一般,看的她一个劲儿的不自在。   都说宫中的老人厉害,果然不假。阅读qi-wen.com   宋嬷嬷细细的打量过,才优雅的从桌子上端起茶杯,轻轻的撇去杯中漂浮未沉的茶梗,抿了一口,略微的皱了下眉头,似乎在诉说这茶叶的苦涩:“你就是于绯诗?”   “回宋嬷嬷的话,是。”于绯诗不知对方的来路,但见她一身的宫装千蝠缎子上衣,以及端庄的手势和嫌弃茶叶的表情,就知道此人地位绝对不低。   宋嬷嬷放下茶杯,对着于绯诗招手:“过来,我瞧瞧。”   于绯诗只得向前几步,站在宋嬷嬷的眼前,任由她抓着自己的手,细细的瞅过,又凑到脸上慢慢的相看后,才道:“是个聪明伶俐的孩子,我这里带来了一些好的衣服首饰,还有些脂粉香缎,都赏给你了。”   乍然的赏赐,让于绯诗有些接受不了。俗话说无功不受禄,这样的礼遇让她顿时不安起来。   “嬷嬷,绯诗无德无福,不敢受赏赐。说明qi-wen.com”   那宋嬷嬷越发的和蔼可亲:“不要害怕,这是你应该得到的,过两天,还派人来接你呢。”   连寒秋姑姑都帮衬着劝说:“只管收下。”   说着,宋嬷嬷就由旁边的小丫头扶着站起身来,边走边道:“你是个有福的孩子,以后的福气还多着呢,这点东西算什么啊。”   说的于绯诗更加茫然,想要上前问一句,却被寒秋姑姑一把拉在后面:“小纽子,好好服侍于绯诗姑娘,我去送送嬷嬷。”   于绯诗傻愣愣的站在堂屋中,瞧着小纽子翻检着桌案上的一堆金织玉环,半晌才开口道:“你可知道这个嬷嬷是谁?”   小纽子正被那堆她一辈子都没有见过的好东西迷了眼睛,随口答道:“宫中的老嬷嬷呗,现在好像去了哪个王府养老去了吧。”   怪不得有这样的气势,于绯诗腹诽一下。乾元朝是有前例的,有些王府缺少嬷嬷,可以请宫中退下的嬷嬷到家中来。   一是为了教导府中未成年的小姐学规矩,二则是这些嬷嬷在宫中待的久了有些人脉,好为自己所用。   可是,这王府的嬷嬷怎么就莫名其妙的送东西给自己呢?   于绯诗满肚子的狐疑,正见小纽子举着一对翠色尚可的镯子瞧个不停,而寒秋姑姑还没有回来,便思量着开口:“小纽子,你说说,这嬷嬷好好的找我做什么?如果说的好,这对镯子你就拿去戴吧。”   “真的?”小纽子睁大眼睛半晌,突然将那对镯子塞进袖筒中,又跑到门口向外瞧了瞧,见寒秋没有回来,才凑到于绯诗的耳边低声道:“唉,你可别和寒秋姑姑说啊,我听说这个嬷嬷是给哪个王爷物色人物呢。”   于绯诗猛然侧头,一双凤眸圆睁,说不出的讶然之色,吓得旁边的小纽子连忙后退几步,摆手道:“绯诗姐姐,你干吗这样看着我啊,我也只是听说。再说了,被王爷看上,只有享福的命,可比在这守着一堆死人强。”   “是啊,比守着一堆死人强。”于绯诗缓缓的收回那双眼眸,里面的星光越发的黯淡。   小纽子看不明白她的心思,只以为她高兴傻了,奔到她面前:“到时候,您成了贵人,可别忘了我啊。”   于绯诗苦笑的点头,心中的不安在一分分的加大,再一次呆滞的看了一眼桌子上的绫罗绸缎、脂粉珠钗。   外面脚步声清晰起来,寒秋那张死人脸在看到于绯诗的时候,总算有了点人气,甚至能感觉到皮笑:“绯诗啊,我就说你是个好命的,你可知道刚才的那个嬷嬷是什么人吗?”   她上来拉着绯诗要坐下,绯诗慌忙的站起来:“您说就好,我站着听。”   寒秋手中一窒,接着笑道:“哎呀,你以后就是贵人了,可别在守着这些规矩。我和你说啊,宋嬷嬷说了,过两天就来接你。这几天,你也别和她们挤了,回头我让小纽子给你单独准备一间房,你好好休息两天。”   “谢谢秋寒姑姑。”于绯诗面无表情的点头:“这些东西,姑姑要是喜欢,您就挑上几件吧。”

宫心计:毒凤妖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宫心计 或 毒凤妖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紫宸道:传说中民间惩恶的九大法术!

    惩恶扬善,自古就是修道人所追求的。但有道是,人善人欺天不欺,作恶到头终有报。我是不主张随便做这些法的,哪怕是他伤害了我,我也不愿意出手,除非是遇到罪大恶极的人。作为民间惩恶道法,我把搜集到的给大家写一写,希望大家有个了解。1,收魂勾魄术,知道对方八字姓名住址,可以利用一定的符咒,对其进行收魂,也叫勾魂法。可以把对方三魂七魄的部分或全部收入某个替代物品上。这时候,对方丢魂,就会出现一睡不醒,贪睡多梦,每日没有精神,丢三拉西,不爱说话,不爱吃饭。久而久之,身体抵抗力下降,运气下降。多病,特别是骨血不

  • 史铁生:人活着,必须要有一个最美的梦想

    也许是因为人缺了什么就更喜欢什么吧,我的两条腿虽一动不能动,却是个体育迷。我不光喜欢看足球、篮球以及各种球类比赛,也喜欢看田径、游泳、拳击、滑冰、滑雪、自行车和汽车比赛,总之我是个全能体育迷。当然都是从电视里看,体育馆场门前都有很高的台阶,我上不去。如果这一天电视里有精彩的体育节目,好了,我早晨一睁眼就觉得像过节一般,一天当中无论干什么心里都想着它,一分一秒都过得愉快。有时我也怕很多重大比赛集中在一天或几天(譬如刚刚闭幕的奥运会),那样我会把其他要紧的事都耽误掉。其实我是第二喜欢足球,第三喜欢文

  • 丝路花语 —陕西第三届画鸟画写生作品展在西安力邦美术馆盛大开幕

    著名文化学者、著名文艺评论家肖云儒先生致辞本网讯(汪帼萍):2018年1月20日下午3时,由陕西省美术家协会、陕西省花鸟画院主办的“丝路花语——陕西第三届花鸟画写生作品展”在西安力邦美术馆盛大开幕。参加本次展览开幕式的嘉宾有:原陕西省军区副政委、少将李登武、原陕西省军区副司令、少将姚天福、原陕西省委副秘书长李广利、西安美术学院党委书记王家春、文化学者、著名文艺评论家肖云儒、原高新区管委会主任、著名漫画家王培琪、陕西省文化厅社团办公室主任纪志壮、陕西美术博物馆馆长罗宁、陕西花鸟画研究会名誉会长樊昌

  • 【散文】闫秀明 | 走进国学

    【作家档案】闫秀明,女,1970年出生。吉林省东丰人。吉林省诗词学会会员,辽源市作家协会会员,《辽源日报》通讯员。东丰县作家协会会员,东丰县诗词学会副秘书长。喜欢诗词美文,作品散见于《辽源日报》《现代作家文学》《画乡诗词》《诗乡文艺》《地脉文学》以及一些网络平台等。走进国学文/闫秀明(吉林东丰)暑假没事,我走进了以国学教育为主的夏令营,看到那些本该在家休假的老师们,放弃了休假时间,认认真真地报名授课,确实令人感动。听他们给孩子们讲《孔融让梨》,《孟母择邻》等故事,每天了解一些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 【随笔】郑妍| 若流年记得

    郑妍,网名妍舞芳菲,吉林东丰县人,小学一级教师,热爱文学,散文诗词发于《画乡诗词》,,《诗乡文艺》,《鹿乡文苑》。愿借一支素笔,书岁月静好。若流年记得郑妍(吉林东丰)今晚没出去散步,无事,坐在窗边,星光已睡在蓝色窗舷,又一个寂寞又思念的小日子就这样从时空的罅隙里安然溜走了。什么都没做,一个假期就这样过去了,感觉刚刚惊艳了春,转眼就萧瑟了秋,如此看来,匆匆已不足以形容我不惑的脚步了。对于季节的变幻,常常只在眼底和眉间,衣衫的纷然,草木的浓翠与萧然,阳光的灼然,时光的悄然。而不想忘记的,则常常以顾盼

  • 【诗歌】原野绿草 | 没有窗的夜晚

    【诗人档案】王丽,笔名,原野绿草,1965年生于辽宁鞍山,自由职业,喜欢文字,热爱生活,曾在《北方时报》,《挠力河》《海城日报》《雪魂》《鸡西矿工报》《临溟诗词》上发表文章,作品多发表于网络各平台。没有窗的夜晚文/原野绿草(辽宁海城)有一段时间了守着没有窗的夜晚外面的树不知道我的心事在我睡觉的时候掉了很多叶子好像这是个掉落的季节我也丢掉了一些东西包括心情和记忆包括衣服,鞋子还有那个窄窄的路口那扇窗离我有些距离有一个夏天到秋天的路程或许也有冬天的表情很多时候不愿意想那些个夜晚黑夜终归是要醒来的有没

  • 【散文】坐山威 | 大美东丰 情起南照山

    【作家档案】王顺昌,网名:坐山威,一九六四年出生,农民,高中学历,居住东丰县东丰镇东方明珠小区,经商多年,曾任吉林日报社通讯员,现在辽源市名都物业服务有限公司工作,热爱诗词,文艺等。大美东丰,情起南照山文/坐山威(吉林东丰)十月金秋,风清气爽拂旷野,溪澈天高日敬头;恰逢双节休假,闲暇之余,我陪同母亲一起去了南照山。走进老山门,拾阶而上,仰望松柏簇拥的纪念碑,伟岸雄姿,肃然起敬;悠闲的人们舞拳弄剑,一派生机。沿栈道,过榭亭,婉转盘旋,在鸟儿的吟唱中我们来到了电视高塔下……站在高塔下,任秋风拂面,思

  • 【诗歌】高秀军 | 日历 (外四首)

    【诗人档案】高秀军1968年生,党员黑龙江大庆市人,大专文凭,自16岁自学诗歌写作,同年处女作在黑龙江《农村报》发表。2002年至2004年在黑龙江《新闻传播》做编辑。见证人彭立涛。诗歌作品在全国二十几家报刊杂志发表。现为黑龙江作协会员,顺义区作协会员,平谷区作协会员。有诗歌作品入选《寻梦人》《中国作者》《世纪星语》《我和老舍说句心里话》等。2013年在北京作协举办的中轴诗会诗歌,《我爱你前门大街》获得三等奖。2013,2014年夏各庄村我的梦中国梦宣讲员。2013年顺义文联左邻右舍的事事情情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