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神芒大陆14章

2017/12/19 23:10:42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神芒大陆

第十四章 黄道城
当木西子的身影消失在大厅之中,溯月才渐渐起身,走向厅外,迈出聚灵塔,大门左右是两座栩栩如生的巨鹰石雕,展翅欲飞,溯月行至那两座雕像中间,止住脚步,望向早已昏暗了的天空,不时有星辰闪烁,但整个夜空却仍旧暗淡无比。网站qi-wen.com
  一个声音突兀的从雕像后传来,“大师兄”。
  溯月回头,只见一袭白衣从左边巨鹰雕象后渐渐走出,一张在暗淡的光线下依旧清纯似水的脸庞,一如十年前那日日相伴的熟悉面容,从未有过任何改变,即便衣物亦未曾有丝毫变化,这漆黑的夜似乎也未能夺去她似雪般显得的身影,冰冷而出尘。
  “雨儿师妹”,溯月身躯瞬间僵硬,然而很快便回复过来,似乎便连这黑夜也无法阻隔那双如刺般的双眸,他不经意想要避开。
  那身白衣渐渐行近,“听闻苏木师弟说你受伤了?”
  “无碍,小伤罢了”,溯月漫无目的张望,希望可以找到一个令自己关注的东西,哪怕一颗星辰也好,然而最终却发现没有任何东西能够使自己平静下来,良久,他轻声道,“雨儿师妹,这么晚了,为何还不休息”。
  万剑山的夜晚总会很冷清,除了值夜之人,所有人都静心凝神修炼,以聚集更多灵力。所以每当入夜,整座万剑山都会显得非常安静。
  然而,这样的寂静之中,那袭白衣却在聚灵塔前静静而立,寒风轻拂,带起她单薄的衣襟,“回来这些时日,你总是闭门不出,不见任何人,是有什么事么?”
  溯月忽然感觉轻风吹在身上有些冷,抱着剑的双手不由得握紧了一些,“没事,只是一直在调理伤口”。奇闻网
  他低头,连叹息都会觉得是一种过错,他摒住呼吸,终于变成一道微若罔闻的声音,“起风了,有些冷,你,也快些休息罢”。说完自行向塔外弯曲漆黑的小道走去。
  她望着他越走越远,却未曾出声,直至那个身影渐渐消失在弯曲的小道尽头,消失在这浓浓的夜幕之中。
  神芒大陆,其界无边,其中央是人族的地域,人族地域中,又分东湖、西荒、南蛮、北冥。人族东湖,有成片的巨大湖泊矗立其中,东湖极东之地有神芒最大的湖泊——净魇湖,方圆数千里,湖水清澈如镜,多鱼虾,多巨莽,此湖位于晨觞国与衷卿国交界处,传说净魇湖可以洗尽人身之罪恶,令灵魂得以纯洁,这一传说自是无人相信,然而亦少不了道听途说者不远千里前来此湖沐浴。
  净魇湖东面之衷卿国与外围茫茫的死亡森林接壤,常有奇形巨物进入境内袭击衷卿子民,为防边关异乱,衷卿每代国王必然高价聘请奇人异士居于其中,以防怪物袭击,是以衷卿国男女自幼便被迫接受炼体,可谓全民皆兵。
  净魇湖西面为晨觞国,与内陆接壤,自是少了死亡森林中的许多异物袭击,国民以经商易贾为主,商队足迹遍布天下,国富民强,是诸多世人理想的居住地。奇闻网
  衷卿国与晨觞国之间的净魇湖,一眼望不到边,漫无边际,此湖边界多有可供食用的海鲜食品,然而两国却严禁国民打捞,原因无它,净魇湖中心有一个凌驾于国度之上的邪恶势力——黄泉阁,自此湖被黄泉阁占领,便以血腥的手段禁止所有人打捞湖内生物,更是断绝了闻名前来此湖沐浴之人,即便是兵力强盛如衷卿国,亦不敢触其魔须。
  此刻,四位衣着怪异的人正信步走在晨觞国沿湖最繁华的城池里,此城名为漾波城。只见那四人过处,行人纷纷让出一条宽阔大道,或是直接拼命逃离,供其四人行走。
  原因无它,因为其中两人穿着令世人闻风丧胆的黄泉阁服饰。四人对于街道人群的异常举动似乎早已习以为常,闲庭信步间,步伐轻松惬意至极。
  此行人中,两男两女,其中一人面容苍老,满发皆白,却有一脸浓密的黄色胡须,直垂到胸前,乍一看,似是年过近百的老人,此人一身暗黄色衣物,衣襟上绣着一把黄色匕首熠熠生辉,而衣襟上的这把匕首,便是黄泉阁固有的标志。
  黄泉阁之恶名满贯神芒,见这一标志者无不退避三舍,更不用说与净魇湖接壤的晨觞国民,是以见此服饰者无不亡魂皆冒、纷纷退让,生怕不小心将其惹怒,若是这四人之中谁“不小心”发起狂来,都将是一场灾难,谁都不知道会不会第一瞬间枉死于其魔手之下。说明qi-wen.com
  另一女子穿着与老者相一致的服饰,三十如许的妇人,丰韵尤存,眉黛如画,黑发盘于头顶,其貌颇美,然而双眸间却有一股极其妖异的感觉,行步间极缓极轻,却未曾落下前三人半步,暗黄的黄泉阁服饰似是量身定做一般,穿在她身上竟是如此紧致合身,她紧跟在老者身后,不时对周围之人连抛眉眼,然而仔细观望之下,眼眸之中却带着嗜血的光芒。
  四人中另一女子身穿蓝色衣物,却并非黄泉阁服饰,其貌美若天仙,面如孩童,肤如白纸,似是久病不治之人,清纯至极的双眸无半点毗暇,似是天真无比的小女孩,若非与那两个身穿黄泉阁服饰之人一行,恐怕无人相信这般我见尤怜的女子竟会与恶名昭著的黄泉阁有牵联。
  最前方之人是一名丰神俊朗的男子,身穿青色服饰,双眉如剑,双眼炯炯有神,却深不见底,也不知他在想什么,自顾往前走去,其后三人紧跟其脚步,他似是这四人中的首领。
  四人往净魇湖的方向不紧不慢的走着,却无人说话,直至走了一段,只见那名身穿黄泉阁服饰的妇人望向旁边的白发老者,低声道,“髯堂主,我黄泉阁威名果然满天下啊,便连这些贱民,见了我等亦是畏惧不已,这种被人畏惧的感觉真是不错”。
  老者瞥了那中年人一眼,老腊浑浊的双眼无丝毫波动,嘴里却厉声道,“青池,住口,少说废话,若旁有耳,多滋生事,回阁阁主怪罪下来可不好过”。
  那妇人似是没想到老者竟会如此反应,面上虽有些不快,但却是不敢反驳,只是低声道,“是”。
  前方的蓝色女子闻声,转身微笑道,“此地离净魇湖不远,亦是我黄泉阁势力范围,又岂会有不识大体之人,即便说话有何不及之处亦无访,两位前辈勿须争吵,待回黄道城我定与爹爹阐述两位功劳”。说明qi-wen.com
  老者与妇人闻言,面露喜色,齐声道,“是,多谢姑娘”。
  蓝色女子转身,只见前方青衣人已走远,她快步上前,将两人甩在身后,行至青衣人身旁,笑道,“快要到黄道城了,先生作何打算?”
  青衣人停下脚步,却未回头,抬眼望着不远处那道高耸的城门,只要出了那道城门,便是净魇湖了,只是此去三年,他并未完成阁主交待之事,他知道以阁主对他的器重,当不会责怪才是,况且他们此行虽未能完成阁主交待之事,却无意间查探到了一件长久以来困扰黄泉阁阁主之事。
  良久,他忽然发出一声悠长叹息,道,“此行一去便是三年,姑娘跟随我这般跋山涉水、沾染世俗尘嚣,受尽诸多苦难,我此刻正想着不知该如何与阁主交待呢”。
  蓝衣女子双眉一蹙,微笑着的神情忽然间黯淡下来,立于青衣人身后,声音细若蚊嘶,“先生怎么还如此呼我,我不是……”。
  话未说完,青衣人打断了他的话,“姑娘,此地离皇道城不远了,阁内之人众多,耳目遍布,我不想令阁内之人误会”。
  蓝衣女子蓦然垂首,本已煞白至极的容颜此刻更像是添上了一层白霜。当她再次抬头时,青衣人却已走远。说明qi-wen.com
  正当她失神之际,后面髯厉与青池已行至她身旁,青池望着前方那个朦胧中带着些许落寞的青色身影,本欲开口说些什么,蓝衣女子却道,“走罢,别让先生久等了”,语毕自顾向前走去。
  当蓝衣女子三人走过高大的城门,踏入净魇湖沙滩上时,青衣人早已立于一块沙滩中的巨石上,眼神眺望着湖面。
  湖水清澈见底,不时有一条条小鱼在浅滩中穿梭,一圈圈浪花冲刷着沙滩,而后而后又渐渐退回,如此周而复始。
  待得蓝衣女子走近了,青衣人淡然道,“青堂主,开始吧”。
  青池微微点头,伸手进怀里摸索出一支竹笛,放至唇边吹将起来,一时间,笛声缭绕,凄烈非常,但仔细倾听之下,却又感觉悦耳动听,这笛声貌似不高不扬,却是可以声传百里,乃至相隔远在净魇湖中心的黄道城里都能听到。
  一曲毕,青池收起竹笛,用有些恭敬的语气对青衣人道,“先生,笛声已送出,我们便在此处等候罢”。青衣人点头,继续望着圈圈涟漪散开的湖面渐渐出神。
  盏茶的时间方过,只见百丈开外平静的湖面蓦然冒起一团方圆几十丈的巨大水柱,那水柱高达十丈,如水底向上喷涌的泉眼,水流急剧向四周散开,一时间,沙滩上四人同时望着那巨大水柱,神色各不相同,髯厉喃喃道,“是骷髅舰”,脸上带着不可置信的表情,“阁主居然亲自前来迎接我们,这可怎么使得?”说着渐渐望向青衣人与蓝衣女子。
  青池轻笑道,“有炎风先生与颜小姐在,阁主亲临亦不为过”。话虽轻松,然而脸上却掩盖不了激动的神色。
  黄泉阁阁主亲自前来迎接之人,那是何等荣耀。
  正谈话间,百丈外那巨大水柱却“轰”的炸响,一个浑身漆黑无比的物体从水柱中冲出水面,湖面顿时气浪翻涌,以那巨大物体为中心,巨浪一阵阵向四周散开,以至将沙滩上几人逼得倒飞了十丈,那大浪才从沙滩上渐渐退回湖里。
  四人抬头向前望去,只见那漆黑的巨物是一艘巨大无比的船,船身约莫百丈,高二十丈,无帆,不知用什么作为能量来驱动这庞大的船只在湖里航行,船首一个巨大的人形骷髅,狰狞可怖,船身便如同骷髅骨架一般,条条漆黑骨头横插其中。船身中央更是有两根巨大骨刺向天而立。整个船只像是一只恐怖至极的恶物般散发出阵阵令人心悸的气息,即便这沙滩上四人,亦望而生畏。
  青池与髯厉痴痴望着,髯厉口中喃喃道,“虽然不是第一次望见骷髅舰,但如此庞然大物突兀出现在眼前,还是一如既往的震撼啊”。
  青池亦是痴痴的道,“在这等巨物面前,我等直如蝼蚁般渺小至极”。
  蓝衣女子此刻难得升起一弯浅笑,她望着百丈外那艘庞大无比的骷髅舰,继而转向青衣人,轻声道,“骷髅舰以一万工匠耗时八年之久方打造而成,自是坚不可催,威慑天下水域”。
  青衣人闻言点头不语,而后沉声道,“走罢”,语毕,身化一道青影射向湖面,只见那袭青衣脚尖在湖面轻点两次,便轻松越上了骷髅舰。
  蓝衣女子转身望向青池与髯厉两人,点头示意,摇身一晃,整个身躯亦化作一道蓝影,向湖面飘去。青池与髯厉自是不甘落后,随即纵身一跃,飘向湖面,只见几人在湖面上犹如蜻蜓点水般起起落落几回,便都越上了百丈外的骷髅舰甲板上。当蓝衣女子方踏足于骷髅舰甲板上时,青衣人已然立身于前方,只听他纵声道,“炎风来迟,望阁主见谅”。
  炎风话语方落,只听“咔咔”之声响起,骷髅舰巨大的左目缓缓向两边散开一条缝隙,缝隙越扩越大,直至最终完全露出一道空洞黝黑的大门,一身简单至极的暗黄服饰之人首先自那大门中迈出,继而是一群黄泉阁服饰之人手持各种兵器紧随其后。
  只见居首那人肌白若雪,面容亲切,虽已中年面貌,其衣物打扮却似文弱书生一般,一身尽是诗画之家风范。
  望见甲板上几人后,他径直行至青衣人面前,“呵呵”笑道,“炎先生一路辛苦了”。其笑容真诚恳切之至,直令身旁之人莫不有一种慈祥和蔼之感。
  然而一向冷漠至极的青衣人,此刻双眸却蓦然收缩,身上隐隐散发出的睥睨之气瞬间消散得无影无踪,躬身道,“见过阁主”。
  那中年书生上前两步,托起炎风,道“炎先生勿须如此,此行一路小女在旁叨扰,可是给先生带来诸多麻烦”。语毕,望向立于一旁笑容满面的蓝衣女子,只见此刻的蓝衣女子双眸已然泛红。
  蓝衣女子见那人向她望来,两步便奔上前去,但最终依旧保持矜持之态,在中年人半丈外停下了脚步,微微垂首道,“见过爹爹”。
  而髯厉与青池更是脸色庄严肃穆,便连一向以美色著称的蛇蝎美人青池亦是一改平日放荡之态。两人单膝着地,恭声道,“见过阁主”。
  中年人笑道,“两位堂主不必多礼,一路跟随炎风先生,两位辛苦了”。
  青池道,“阁主哪里话,那是我等份内之事”。
  顾影挥手托起了两人,“颜儿不知世事,一路给诸位添了不少麻烦罢?”
  髯厉与青池还未开口,蓝衣女子却已说道,“不错,颜儿年少无知,奉爹爹之命跟随诸位入世历练,这一路幸得两位堂主照顾”,下意识的,蓝衣女子双眸飘向立于一旁的青衣人,然而也只是望了一眼,她又快速收回视线。
  青池微微欠身道,“小姐言重了”。
  如此客套一番,在中年人顾影挥手间,甲板上众人没入了骷髅舰内,舱门缓缓闭合后,骷髅舰庞大的舰身渐渐没入净魇湖底,不过几次呼吸时间,湖面又变得风平浪静,仿佛一切都未曾发生过一般。
  即便在水底,骷髅舰船舱内却是听不到一丝水流声,如同身在宫殿里一般,各种装饰、器具豪华奢糜,红、黄、白、绿各种照明灯将骷髅舰内的各个大厅照得透亮无比,整个船舱都呈现一种古朴沧桑之感,除了顾影与刚返回的炎风四人外,其他人始终如雕像般笔直站立于船舱各通道处,巨大的船舱内,便只剩那几人的声音在喋喋不休说着这三年外出境况。
  随着青池与髯厉的述说,途中自是有不少莫须有的英雄事迹被强加于蓝衣女子与青衣人身上,蓝衣女子本欲纠正一番,但望见青衣人那不置可否的脸色,她竟没有出声打破。听着青池与髯厉的描述,顾影却只是偶尔点头或脸上出现一丝似笑非笑的神情。
  一路在水底飞驰,青池等人还未述完这途中之事,只感觉整个船舱一阵抖动,便望见船舱之门缓缓打开,随着顾影起身,船舱内所有人都紧跟其后渐渐走出了舱门。
  刚走出舱门,放眼望去,只见四周是一片宽阔无比的木制大厅,而骷髅舰甲板上,此刻则成了这大厅中的一部分,无论色泽或规格,都与周围一般无二,即便髯厉等人长居于此,亦无不感叹骷髅舰掌舵人御船准确度之高。
  众人走出甲板,四周暗格内迅速涌出身穿黄泉阁黄色服饰的众多成员,其衣物上,无不显示着每个人的实力标志,黄泉阁内,其衣物与实力地位有着明显区别,最前方两人是一中年男子与一老妇,身着深黄色衣物,其衣襟上绣着一把与髯厉、青池等人相同的匕首,说明此二人身份与髯厉等人一般,他们便是南堂堂主默繁与西堂堂主易灵珊。
  两位堂主身后则是上百人黄泉阁之人,亦是身穿黄泉阁服饰,但他们衣物的颜色却比最前方两人鲜艳了许多,衣襟上具都绣着的匕首也比几位堂主小了不少。
  两位堂主对着立于甲板上的顾影行礼道,“见过阁主”
  默繁与易灵珊身后的上百黄泉阁成员亦跟着单膝着地,齐声道,“参见阁主”。
  顾影一摆手,示意众人不用多礼,而后对默繁与易灵珊说道,“先来见过炎先生吧”。
  整齐一至的声音响遍大厅,“恭迎少阁主、炎风先生、两们堂主回归”,除了最前方两位堂主,其后弟子具都行下跪礼。青衣人似是早已知晓这般场面,自顾沉思着,偶尔眼神望向眼前的顾影,却不曾发出只言片语。只有蓝衣女子、青池与髯厉满面欢喜地将下跪之人扶起。
  两位迎接的堂主见炎风不理会众人,自顾闷声不语,两人眼里都闪现出一丝不悦,尤其南堂堂主默繁,眼里更是隐隐透出一缕杀机。
  顾影扫视了众人一眼,道,“大家都不必多礼了”,继而望向那中年男子,轻声道,“默堂主”。
  那拥有一头火一般发丝的中年男子默繁闻言,身躯不禁一颤,垂首道,“在”。
  顾影笑道,“炎先生与髯厉、青池两位堂主一行路途劳顿,速去备酒席,我等也好给他们接风洗尘”。
  默堂主低头,似不敢直视顾影,恭声道,“是”,随即一挥手,身后近五十名黄泉阁之人纷纷随他离开了这里。
  

神芒大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神芒大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望空17章(第17章 紫牙有水,幻落星辰)

    原标题:望空17章(第17章紫牙有水,幻落星辰)小说名称:望空第17章紫牙有水,幻落星辰两枚火符如传说中阴曹地府里黑白无常的勾魂器一般向三人勾去。古涵璐握着紫沁雅的手心顿时冰凉无比,后心渗出一身冷汗。袁玄风能不能抵挡住他不知道,但是就他所知,他和紫沁雅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抵挡住的。“闪!!!”袁玄风大吼一声。始一见到朱飞然怀中的两枚火符,便知道棋错一着,本来就他想来朱飞然是没有那个勇气使用火符的,并且着实没料到朱飞然身上还有两枚火符。陡然见到火符袭来,心下一慌,只来得及大喊一声,当先一枚火符便已经飙

  • 小丫鬟也有春天17章(第十七章)

    原标题:小丫鬟也有春天17章(第十七章)小说名:小丫鬟也有春天第十七章第十七章哀怨的白了星元一眼,我沮丧的摇了摇头。这可怎么办啊?这一百两的银票是打算托大娘捎给我那小娘的,可是我今天既然都到家里来了,总不好空着手来再拍拍屁股就走吧!更何况还是有求于人呢!“哼哼……哼哼……哼哼哼……”这是什么声音?我警惕的转头看着明雨,“喂,你这是笑啊还是哭啊?!”“哼哼……小叶子……想借钱啊?”“本来想借,可是看你笑成这样……我就不想了!”明雨一下收了笑,硬声道,“那你到底是借还是不借啊?”我狐疑的打量他,“怎

  • 上个头条,明星老婆不好当17章(第十七章 挑剔的母亲)

    原标题:上个头条,明星老婆不好当17章(第十七章挑剔的母亲)小说:上个头条,明星老婆不好当第十七章挑剔的母亲“小姑娘,看来你还真的学了不少中医方面的知识。”爷爷席海光接触过一些中医,所以带着一丝赞赏说道,“这苹果鲜玉米汁,一个老中医曾经说过,常喝这个东西有助于抑制健忘症,适合老人引用,我以前倒是很喜欢吃杂粮粥。”“爷爷,杂粮要适可而止,老人的肠胃吸收不是很好,吃太多反而不容易消化。”李君安一直保持着微笑说道。“说起来,我们以后也要找个中国的营养师,毕竟东西方的饮食习惯差异太大。”爷爷频频点头,转

  • 若爱只是一场豪赌17章(17 我有点相信了)

    原标题:若爱只是一场豪赌17章(17我有点相信了)小说名字:若爱只是一场豪赌17我有点相信了赵薇妍紧紧咬着下唇,这些可笑的问题,她一个也答不出来。可在暴怒的许宁川眼中,她的沉默就是默认。“怪不得能在众多刚进公司的人中脱颖而出,这份坚韧,就是普通人学不来的,不是吗?”许宁川冷笑,一双眼睛红得似要滴血。她仰着头冷声问:“你非要用这样的话来伤害我吗?”若是做过,赵薇妍不怕被人说,但没有的事情,凭什么要接下一盆盆泼在她头上的脏水?“你敢做,还怕别人说?”“我没有!”——“叩叩叩”外面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两人

  • 我们的似水年华17章(第17章 “战争”)

    原标题:我们的似水年华17章(第17章“战争”)小说名:我们的似水年华第17章“战争”“沛儿。沛儿,赶紧的帮帮忙呗,告诉我那个男生到底是谁啊,不去感谢一下他的话,我的心里就像是少了一些什么的,一直都是不安心啊,不踏实啊。所以赶紧的帮帮呗。”林琪琪不断地摇晃着周沛儿的胳膊,可怜巴巴的哀求道。“琪琪,你知道的,不是我不帮你啊。是我真的是无能为力啊,我也不认识那个人,只是见过两面而已,再说了,我上次问他是哪一个系的,他都不愿意说,所以就更加的不用说是他的班级和姓名了。既然别人是当代的雷锋,不要你报恩,

  • 我的王子伊神若17章(第十七章)

    原标题:我的王子伊神若17章(第十七章)小说名字:我的王子伊神若第十七章“你说,我还真没见过哪个女生的胆量有你一半大的,今天你真的让我大开眼界了呀!”雷裕谷那张损人的嘴脸真是让人看了恼火。“岂止打开眼界,像这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壮举也中有我们的小枫小姐才可以干的出来吧!”这样难得的机会,我想古欧阳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还真是一个德行,物以类聚。我告诉自己不能发火,一定不能发火,今天我已经干的够出彩了,如果现在我再和4s杆上,那我敢保证明天学校的bbs上将全部都是我信息,那我准会被唾沫星给淹死。

  • 老婆,请入瓮17章(第17章 春天,要来了)

    原标题:老婆,请入瓮17章(第17章春天,要来了)小说:老婆,请入瓮第17章春天,要来了嗅着丁乔安身上的清香,楚宸希将自己的脑袋埋在她的脖颈处,真想吃了她。丁乔安心跳得非常快,一动也不敢动。想起清晨丁乔安的那阵恶心,楚宸希顿时松开丁乔安,两人正值尴尬的时候,传来敲门的声音。“进来。”“楚总,袁夫人在楼下等你。”丁乔安手指一冷,袁夫人?袁筱妃?楚宸希蹙眉,看了一眼丁乔安,“来这里干什么?”“因为总裁推掉了今天中午跟她们的午席,所以她带着丁依依小姐亲自前来道谢。”一听见丁依依来了,丁乔安那个激动啊,

  • 箭羽星空17章(第十七章 猫头之王)

    原标题:箭羽星空17章(第十七章猫头之王)小说名字:箭羽星空第十七章猫头之王打定注意过后,南宁大声招呼,将所有的人都招集过来,留四个人在外面护着,然后对大家说道:“大伙听好了,我们现在不能把它们杀完,要想办法活捉一批,这东西有大用。”大家不觉奇怪,这害人的东西还有什么用,留着继续害人吗?特别是全忠,立即表示反对道:“你这是干什么,这种祸害就要赶尽杀绝,连下的蛋也要一并毁掉,还有大用,都是你一张嘴巴在说,谁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南宁平时对全忠的冷言冷语也就算了,可这件事绝对是一件意义深远的大事,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