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书名:帝少的隐妻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2/19 20:23:07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书名:帝少的隐妻

第十一章 给你户口本
“嗯。书名:帝少的隐妻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程诺应声,没有去看贺梓楷,目光看到了自己的身上。

    白皙的皮肤上,全是这个男人留下的痕迹,程诺心里顿时有些懊恼。

    “贺梓楷,你混蛋……”程诺怒骂道,此刻自己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也不害怕面前这个男人了,直接对视上他的目光。

    “嗯?”贺梓楷脑子里有些懵,突然一句叫骂,自己不知道为何。

    “怜香惜玉你懂吗?”程诺继续说道,目光里依旧散发着怒意。

    “……”贺梓楷不知道回答什么,目光稍微转移了一下,看到女人肩膀上自己昨晚留下的痕迹。

    终于清楚了她说的是什么,贺梓楷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阅读http://www.qi-wen.com/

    “这下,可以证明是我的女人了。”贺梓楷缓缓说道。

    程诺一脸羞涩,说不出话来,低下头,不再去对视他的目光。

    贺梓楷很满意这个女人的动作,从昨天的表现就知道她缺乏安全感,还是一个比较保守的女孩,如今,她没有排斥自己,算是接受了吗?

    贺梓楷抱着一脸害羞的小女人去浴室洗澡,两人洗漱完毕后,程诺换了一件高领的衣服,才下楼。

    贺梓楷和程诺坐在餐厅里吃早餐,刚吃了一会,就看见大门打开,安麟走了进来。

    安麟走到贺梓楷身边,看向程诺,微微点头表示问好。

    程诺也点头表示问候,这个人应该是贺梓楷的手下吧?

    安麟看向贺梓楷,“贺总,合同我已经准备好了,一会去民政局,程小姐的公司我已经帮她请了半天假,程小姐下午去上班。奇闻网

    “……”程诺有些惊讶,自己从昨晚到现在没有想到的事情,这个人居然都帮自己办了。

    “嗯。”贺梓楷应了声。

    吃完早饭后,贺梓楷和程诺走出别墅,安麟早已经坐在车里等候两人。

    民政局门口,程志明和夏佩拿着户口本,一脸高兴地等待着贺梓楷和程诺。

    当看见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停在民政局门口时,程志明和夏佩的眼睛里全是兴奋和激动。

    程诺刚下车,就看到满脸笑容的夏佩走了过来。书名:帝少的隐妻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诺诺,来,给你户口本。”夏佩说着,将户口本放进程诺的手里,随后拉住程诺的手,和蔼地说道,“你就是我们程家的福星,以后享福了,可不要忘记我这个大妈啊。”

    程诺知道夏佩是伪装的,这么多年,这个大妈什么样子,自己心里是清楚的。

    程诺目光看了一眼等候的贺梓楷,急忙对夏佩说道,“他在等我,我先过去了。”

    “哦,好……好。”夏佩陪着笑脸说道。

    贺梓楷和程诺走进民政局,安麟拿着合同,和程志明夏佩在门口等候着。版权http://www.qi-wen.com/

    二十分钟后,贺梓楷和程诺走出民政局,手里拿着红本本。

    程诺将户口本还给夏佩的同时,安麟将合同递给了程志明。

    “程总,这份合同贺总已经签过字了,只要你签完字,就可以生效了。”安麟说道。

    “嗯,谢谢贺总,谢谢。”程志明一脸欢喜地说道,这个大的项目,够自己两年的公司盈利了。
第十二章 我的女人,应该享受尊贵
“诺诺,你……”夏佩正想要巴结程诺,说些好话时,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贺梓楷拉过程诺的手,将程诺塞进车里。书名:帝少的隐妻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安麟启动车子离去,留下程志明和夏佩在原地观望。

    程诺没有去看贺梓楷,目光一直注视着车窗外,脑子里全是一个人的身影。

    天宇,我结婚了,你会祝福我的,对吧?

    贺梓楷看着程诺的侧脸,看不到她的眼睛,可是自己有种感觉,她此刻是悲伤的。

    “贺总,现在去哪?”安麟的话,打破了车里的尴尬气氛。

    贺梓楷看着程诺的目光收回时,程诺也拉回了自己的思绪。

    “回家。”贺梓楷简单两个字。

    回到丽水湖畔别墅,贺梓楷和程诺坐在客厅里,两人都没有说话。

    蓝姨端着两杯水走过来,将水放在茶几上时,瞥见了茶几上放着的结婚证,看来,以后称呼程小姐该改口太太了。

    待蓝姨离开客厅后,贺梓楷才看向程诺,淡然地说了两个字,“过来。”

    贺梓楷也不知为何,只要看见这个女人,自己总想和她近距离相处。

    程诺看向贺梓楷的脸,看不到他任何想法,起身向贺梓楷身边走去。

    坐在贺梓楷旁边,程诺没有说话,低下头看着自己放在腿上的双手。

    贺梓楷伸出手,揽住程诺肩膀的同时,说道,“吃完午饭,我送你去上班,嗯?”

    程诺转过头看向贺梓楷,这个男人的话语一直如同命令一般。

    “嗯。”程诺点头答应。

    贺梓楷看着这个女人安静的样子,脑子里浮现出昨晚的画面。

    再次的冲动,贺梓楷将程诺拉进自己的怀里,封住了她的唇。

    程诺用力地反抗着,可是贺梓楷却不给她推开的机会,直到有脚步声靠近,贺梓楷才放开了程诺。

    程诺知道有人来了,碍于羞涩,将脑袋埋在贺梓楷的怀里,不敢去看来的人。

    贺梓楷偏过头,看见是安麟,心里的怒意直线上升。

    该死的助理,他是不是不想干了?破坏自己的好事。

    “贺总。”安麟有些尴尬地开口,“下午装修公司会来家里改装衣帽间,梳妆台和一些太太所需要的东西,下午也会送到。”

    “嗯。”贺梓楷应了一声,这个助理自作主张给家里添置东西,不过算是符合自己的心意,刚才的打扰自己也就不责怪了。

    “那我先回公司了。”安麟小心翼翼地说。

    贺梓楷点点头。

    安麟走后,贺梓楷目光转移到程诺身上,缓缓开口,“一会让蓝姨量下你的衣服尺寸,我让商场那边送衣服过来。”

    “不,不用了。”程诺急忙摇头拒绝道,“我有带衣服来。”

    “我的女人,应该享受尊贵。”贺梓楷平静地说着,却是不容抗拒的话。

    她以前在程志明的家里或许生活很辛苦,不过她现在是自己的女人,更是自己合法的老婆,自己给予她的,将会是全西港城女人羡慕的生活。

    程诺没有说话,只是微微抬头看着这个盛气凌人的男人。

    吃过午饭后,贺梓楷亲自开车送程诺去上班。
第十三章 不要再犹豫了
 程诺坐在豪华的高级跑车里,有些不习惯,平时自己都是搭公车上下车,就算坐朋友的私家车,也没有这么拉风。

    在距离腾达公司不远的地方,程诺看向驾驶座上的贺梓楷,说道,“梓楷,就在这里停下吧,我走过去就好了。”

    贺梓楷看了一眼女人平静的脸,适时将车停在路边。

    “我先去上班了。”程诺有种想要逃离的冲动,要是让公司的同事看见自己坐在这么骚包的车里,指不定会八卦到什么程度。

    “下午,我接你。”贺梓楷淡淡开口。

    “嗯。”程诺点点头,扬起手里的手机,说道,“下班我给你打电话。”

    中午吃饭时,贺梓楷拿过去自己的手机,将他和自己的号码都存了下来,所以自己可以主动给他打电话。

    “嗯……”贺梓楷应声,看着程诺下车,向腾达公司的写字楼走去。

    ……

    程诺走进办公室,看见同事们有的在浏览购物网,有的好几个人聚在一起聊明星八卦,程诺看了一眼手表,还有十分钟才上班。

    “程诺,你早上怎么请假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呀?”同事顾瑶走到程诺身边,关心地问道。

    “没有,早上有点急事处理了一下,所以就请了半天假。”程诺有些心虚地说着,顾瑶算是自己同事中关系最好的人了,而且自己一直把她当朋友,可是自己闪婚这件事,还没有想好怎么告诉身边的人,所以自己想考虑清楚了,再告诉身边的人。

    “嗯,事情处理好了吧?”顾瑶笑着说道。

    “嗯。”程诺回应给顾瑶一个微笑。

    顾瑶正打算和程诺聊八卦时,看见同事薛少卿走了过来,手里还抱了一盒心形巧克力。

    “程诺,你来了。”薛少卿一脸笑容,温柔地问道。

    “嗯,少卿。”程诺看向薛少卿,点头回答。

    薛少卿将手里的巧克力递给程诺,看着程诺的眼睛,认真地说道,“程诺,送给你的,晚上能邀请你吃饭吗?”

    “……”程诺不知道如何回答,自己一直当薛少卿是同事,之前他表白过几次,自己已经拒绝了,可是他还是对自己这样示好,这样的执着,让自己不知道该如何委婉地拒绝他。

    顾瑶在一旁早已经偷着笑了,还不忘帮薛少卿说好话。

    “诺诺,你看你也单身,少卿也单身,他都追了你这么久了,这样的痴情男人,很少见的哦。”顾瑶笑着说道,薛少卿是书香门第家庭的孩子,家里条件在这个城市还算不错,虽然不能给程诺大富大贵的生活,但是轻松快乐的中上层生活绝对没问题的。

    “不是,瑶瑶,我……”程诺有些为难,自己根本不爱薛少卿,而且自己和贺梓楷已经领证了,怎么还能欺骗薛少卿的感情呢?

    “哎呀,诺诺,你就不要再犹豫了。”顾瑶说着,将薛少卿手里的巧克力接过来,直接塞进程诺的怀里。

    程诺看着手里的巧克力,又看看顾瑶开心的样子,还有薛少卿期待的眼神,心里有些慌乱。
第十四章 我结婚了
“那个。”程诺看着薛少卿,不忍心说出残忍的话,“巧克力我收下了,不过,我可能没有时间和你晚上一起吃饭。”

    程诺想到贺梓楷刚才说他下午来接自己,如今自己是他的老婆了,就应该做好一个老婆的本分。

    “你晚上有约吗?”薛少卿有些失落地看着程诺。

    “没有,是我家里有点事,我要早点回家。”程诺解释道。

    听到程诺没有约会,薛少卿顿时笑了,只要程诺身边没有别的男人,自己还是有机会的,“好的,那就下次约吧。”

    程诺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尴尬地点点头。

    ……

    贺家大宅,贺梓楷走进大宅里,直接向二楼书房走去。

    贺沛旭坐在书房里,看见贺梓楷进来,脸上不由地笑了。

    “回来了,坐。”贺沛旭示意儿子在自己面前坐下。

    贺梓楷坐下的同时,将一个红本本掏出来,放在书桌上,简单地说出三个字,“结婚证。”

    贺沛旭脸上的笑意更深了,看来自己这次逼了儿子一把,还真是逼对了。

    贺沛旭拿过结婚证,打开一看,笑着说道,“程诺,这孩子,和你很般配。”

    “爸,你知道我来的目的。”贺梓楷提醒道。

    这些天虽然大哥大嫂没有任何动静,但是以防万一,自己必须要尽快拿到欧洲的执行权,这样到时候大哥大嫂的威胁手段就不会影响到自己了。

    贺沛旭点点头,从书桌的抽屉里拿出一个文件,递给贺梓楷。

    “国际权力如今都给你了,好好管理。”贺沛旭说道,这个儿子的能力自己是放心的,只是担心大儿子和大儿媳会伤害到这个小儿子,所以有必要提醒他一下。

    “嗯。”贺梓楷应了老爷子的话。

    “有时间带程诺回来吃顿饭,也让家里人见见她,毕竟她现在是我们贺家的人了。”贺沛旭笑着说,看着照片上清秀的容颜,自己还真有点期待见到这个儿媳妇。

    “嗯,确定好时间,我通知您。”贺梓楷说完,拿起文件和结婚证,离开了书房。

    贺梓楷没有下楼,而是走到二楼主卧的门前,站了好一会儿,才打开主卧的门。

    目光看向房间里,贺梓楷一眼就看见阳台上坐着轮椅的人。

    看着她消瘦的背影,贺梓楷这一刻放下全身的傲气,走近她。

    “妈。”贺梓楷在轮椅边蹲下来,伸出手握住那双长期因为病痛折磨的手,手背上还有几个被针头扎过的小孔。

    轮椅上的白婉静没有看儿子,目光依旧看着远方,阳光照耀在她身上,此刻的她仿佛在享受阳光的沐浴。

    “我结婚了。”贺梓楷继续说道,语气里没有冰冷,也没有霸气,有的只是平淡,“她是个很清纯的女孩,如果你见到她,一定会喜欢她的。”

    贺梓楷还是没有听到回答。

    他就那样蹲在那里,看着母亲的脸,握着她的手。

    许久许久,贺梓楷才站起来离开。

    ……

    下午下班高峰期,程诺拎着包包一边往电梯口走去,一边给贺梓楷打电话。
第十五章 同事关系
  电话响了两声被接通,“嗯……”

    “梓楷,我下班了。”程诺平静地说道,声音里没有紧张,只是有了一些小期待。

    “我在早上停车的地方。”贺梓楷的声音传进程诺的耳朵里。

    “……”程诺没有想到贺梓楷已经到了,停顿了一下,才说道,“好的,我现在下楼。”

    “嗯……”

    程诺挂断电话,加快脚步往电梯口走,却听到身后的声音。

    “程诺,程诺。”

    薛少卿拎着公文包,快步走到程诺面前。

    “少卿。”程诺以为薛少卿要和自己一起下楼,回应给薛少卿一个礼貌的微笑,两人走向电梯口,一起乘坐电梯下楼。

    走出写字楼大厦,程诺笑着对薛少卿说,“那我先回家了,拜拜。”

    说完,程诺正准备转身离开,胳膊突然被薛少卿拉住。

    “程诺,我送你回家,可以吗?”薛少卿拉住程诺的胳膊,请求着说道,“我有车,你不用挤公车了。”

    薛少卿知道程诺每次上下班都挤公车,自己爱程诺,不想让她在高峰期的公车上挤来挤去,所以想要送她回家。

    “不用了,我自己回家就好。”程诺说着,用力挣脱开薛少卿的手,转身快步离去。

    而这一幕,被不远处坐在车里的贺梓楷全部看在眼里。

    程诺和那个男人拉拉扯扯,他们在干什么?他们是什么关系?

    程诺还没走到早上停车的地方,就看见那辆拉风的跑车停在那里,程诺快速走过去,坐进副驾驶的位置上。

    当目光看向贺梓楷时,程诺看到了一脸黑线的脸,而且贺梓楷的眸光里,散发着怒意。

    “安全带。”贺梓楷冷冷地丢出三个字。

    “哦。”程诺急忙应声,赶紧系好安全带。

    贺梓楷发动引擎,车子奔驰离去。

    回到丽水湖畔别墅,程诺刚下车,就被一道大力擒住胳膊,随后整个人就被拽走了。

    程诺知道贺梓楷的心情不好,刚才在车里一句话也没说,甚至没有看自己一眼,这会他这样的动作,自己不敢反抗,只能一路小跑着跟随他的步伐走进家里。

    看着蓝姨在厨房里忙里,贺梓楷直接朝着厨房喊道,“蓝姨,做完饭,去休息。”

    蓝姨不清楚是什么情况,回答了“好的”,就看见贺梓楷拽着程诺快步上楼去了。

    贺梓楷将程诺拉进卧室里,走到床边,一个猛然的力道,将程诺推到在床上。

    程诺躺在柔软的大床上,正打算起身离开床上时,就被贺梓楷狠狠地压住。

    霸道地压住身下的女人,不给她一丝逃走的机会,贺梓楷目光盯上她的眼,愤怒地问道,“那个男人是谁?”

    “……”程诺有些惊讶,他说的是薛少卿吗?他看见自己刚才和薛少卿说话了?

    “是我的同事。”程诺回答,声音很平静。

    “什么关系?”贺梓楷继续问,眉宇间的怒意还没有消散。

    “同事关系。”程诺说,看着贺梓楷愤怒的脸,自己没有一点紧张。

    自己和这个男人根本没有感情,只不过昨晚将身给了他,今天早上领过证,他现在这副样子是什么意思?
第十六章 累,却还要坚持
“你爱他?”贺梓楷懊恼地问,突然间才发现,自己对这个女人不了解,除过了解她的身体,两次的熟悉知道她的敏感地带,其他的,自己都一无所知。

    “不爱。”程诺回答完,偏头看向一边。

    自己爱的人,一直都是贺天宇,可惜,这辈子,自己都没有办法和贺天宇在一起了。

    听着不爱那两个字,贺梓楷心里多少有些满意。她在遇到自己之前没有失去第一次,那就说明她没有爱过的男人,那么,自己就要做她心底那个男人。

    “看着我。”贺梓楷注视着身下的女人,淡然地开口。

    程诺没有办法,转过头,看着贺梓楷。

    “以后,爱我。”贺梓楷命令般地说道,眸光认真地看着她清澈的眼睛。

    “做不到。”程诺冷冷地说出三个字。

    短短的几天时间里,自己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意外的失去第一次,迫不得已嫁给这个男人,自己脑子里还没有想好以后要怎么办,即使对贺天宇的爱情动摇了,但是自己的心还没有那么宽大,容不下两个人。

    “……”贺梓楷的脸顿时黑起来。

    程诺不害怕他的阴森,继续说道,“我们的婚姻,本来就没有爱情,不是吗?”

    程诺的话,让贺梓楷竟然无言以对。

    “我不想生活在那个家里,你说你可以给我一个家,所以我答应嫁给你。”程诺的声音响在整个房间里,“你没有嫌弃我的过去,这点我很开心,身体给你,我只做你名义上的贺太太。”

    程诺的每一句话,都是自己内心的想法,身体和自由,都给了这个男人,自己如今唯一能守护的,就是自己的心。

    贺梓楷没有想到这个女人这么执着,嫁给自己了,居然不愿意尝试爱上自己。

    “既然,是我的人,那该知道怎么做?”贺梓楷的怒意一直存在。

    “放心,我会做好贺太太的本分。”程诺清楚,这个男人因为自己和薛少卿在公司门口的举动才生气的。

    程诺的识相表现,贺梓楷找不到任何责怪的理由,她很聪明,知道她自己心里所想所要的,也知道她该如何做。

    从程诺的身上离开,贺梓楷转身向门口走去时,丢下一句话,“下楼吃饭。”

    程诺没有回答,两眼看着天花板,突然感觉一阵虚脱。

    在大伯家里,自己被欺负,被辱骂,但自己活得很自我,该反抗时反抗,该自由时自由,而在这个冰冷的别墅里,摸不清这个男人的脾气,还要在守护好自己心的情况下,去做好一个贺太太应该做的事情。

    程诺觉得好累,可是想想,生活本来就这样,累,却还要坚持。

    程诺下楼已经二十分钟之后了,走到餐厅里坐下来,和贺梓楷一起吃晚饭。

    直到吃完晚饭,贺梓楷没有说一句话,放下碗筷后,起身走出餐厅,去了书房。

    程诺离开餐厅后,回到卧室里,看着衣帽间里一半男装一半女装,程诺没有太多的惊讶,拿过一件睡衣后就去了浴室。
第十七章 了解更‘深’
  冲了一个澡出来,程诺感觉到了困意,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快速进入了梦乡中。

    卧室的门被推开,贺梓楷走进来,一边向床边走,一边脱去自己身上的衣服。

    在书房待了几个小时,工作效率一直在下降,脑子里全是这个女人的身影,最终自己忍不住,丢下没有完成的工作,打算先吃掉这个女人再说。

    程诺隐约中感觉一双大手抚摸着自己的身体,由于梦境的困惑,程诺朦胧中闷哼了一声,“嗯……”

    贺梓楷不顾程诺的反应,急迫地想要享受她的味道。

    程诺感觉到有人压住了自己,睁开朦胧的眼睛一看,熟悉的侧脸,是贺梓楷。

    “贺梓楷,不要……”程诺知道贺梓楷要干嘛,双手开始抵住贺梓楷的胸膛,说道,“我想睡觉,不要折腾了。”

    贺梓楷凑近程诺的耳边,呼出一股热气扑打在程诺的脸上,顿时程诺脸上传来酥麻的感觉,神经,也逐渐迷乱。

    “我的女人,就该伺候好我。”贺梓楷霸道地说着,声音极其暧昧。

    “可是每天晚上这样,我受不了。”或许是因为睡意的原因,程诺说出的话有些娇嗔,听在贺梓楷耳里,竟是引诱。

    贺梓楷嘴角扬起一抹弧度,清凉的薄唇点了点程诺的脸颊,亲昵地说道,“乖,每天运动,才能了解更‘深’,嗯?”

    “我……”程诺正想要说什么,唇已被封住,显然没有了机会说话。

    房间里的暧昧气息越来越重,程诺被贺梓楷上上下下吃个遍,直到最后昏睡过去,贺梓楷才不忍心地放开了她。

    ……

    早晨,程诺在闹铃声中醒来时,身边早已经没有了贺梓楷的身影。

    微微掀开被子,看着身上点点痕迹,程诺心里将贺梓楷骂了不下一百遍,这个男人就是床下衣冠,床上禽兽,合称衣冠禽兽。

    拖着疼痛的身子,程诺走进浴室里冲了个澡,快速洗漱完毕,程诺在衣帽间找了一身比较‘保守’的衣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程诺确定脖子上的吻痕看不到,才走出了衣帽间。

    下楼,程诺依旧没有看到贺梓楷的身影,只看见蓝姨在厨房和餐厅里来往忙碌。

    “太太早。”蓝姨看见程诺下楼了,急忙问候道,“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嗯。”程诺点点头,走到餐厅里坐下时,问道,“先生呢?”

    “先生已经吃过早餐去上班了。”蓝姨礼貌地回答。

    “哦。”程诺应了一声,心里没有多想,开始吃早餐。

    突然,蓝姨想到了什么,一边走向程诺身边,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

    “太太,这是先生让我交给您的车钥匙,先生说让您以后开车去上班,车就停在院子里。”蓝姨说着,递出手中的钥匙。

    程诺有些微愣,贺梓楷给自己一辆车?

    蓝姨看见程诺没有接钥匙,笑着说道,“太太,这里是别墅区,没有公车,您开车出行,会比较方便一些。”

    听蓝姨这么一说,程诺想想也是,贺梓楷有他自己的事情要忙,不可能经常接送自己,那自己上下班就很不方便了。

    “嗯,谢谢。”程诺说着,接过蓝姨手里的车钥匙。
第十八章 强娶豪夺
 吃完饭后,程诺自己开车去上班。

    一早上没有见到贺梓楷,而且自己以后开车上下班,方便了许多,程诺想想就觉得轻松,如果以后的生活是如此安逸,那再好不过了。

    贺一帝国大厦顶层办公室里,贺梓楷听着安麟的汇报。

    “贺总,这是季度财务报表。”安麟将一份文件递给贺梓楷。

    贺梓楷接过文件翻阅着,同时开口问道,“那几个小公司……”

    “已经全部收购了,合同评估公司那边签字后,会送过来。”安麟立马回答,这个上司想问的事情,自己还是清楚的。

    贺梓楷没有再说话。

    安麟看见贺梓楷在认真浏览报表,低头示意了一下,转身离开办公室。

    就在安麟关上门的同时,贺梓楷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响了。

    贺梓楷睨了眼手机屏幕,当看到上面显示天宇两个字时,贺梓楷放下手中的文件,拿过手机,接通。

    “嗯……”贺梓楷将手里放在耳边,应了声。

    “叔叔。”电话里传来贺天宇开心地声音,“我刚给家里打电话,听爷爷说你结婚了?”

    “嗯。”贺梓楷应声。

    自己母亲是父亲的第二任老婆,由于年纪的差距,母亲只比大哥贺铖大五岁,而自己与这个侄子的年龄也只相差三岁,和贺天宇从小一起长大,沟通没有代沟,两人的关系自然不用说。

    “老实说,你是怎么拿下这个婶婶的?”贺天宇一副审问的态度,这个小叔一直属于威武霸气型,对待送上门的女人置之不理,他自己对上眼的女人更没有了,这次居然突然间就结婚了,自己还真有些意想不到。

    “强娶豪夺。”贺梓楷简单四个字,不打算多做解释,心里更是清楚,电话那头的侄子不是想听自己解释,是打算损自己。

    “呵呵,这样的风格,才适合叔叔你。”贺天宇笑着说,逐渐进入正题,问道,“叔叔,那位婶婶,很漂亮?”

    “嗯。”贺梓楷回答,脑子里想起每晚程诺带给自己的感觉,还有她一脸清纯的样子和婀娜多姿的身材,眼底多了一份笑意,补充道,“她,倾国倾城。”

    “看来婶婶的魅力很大哦。”贺天宇笑着说,心里想起了她,自己心里的诺诺,也是一个完美的女孩。“等我回去,一定要见见那位倾国倾城的婶婶。”

    “好,什么时候回来?”贺梓楷问。

    “不出意外的话,一个月后。”贺天宇的声音里全是期待,不仅期待见到那位婶婶,还期待着见到自己心爱的女孩。

    曾经为了深造学业,自己告诉诺诺让她等自己三年,那时候,任性的她一直活在自己的疼爱里,她不让自己离开,说自己离开她就和自己分手,自己知道她说的是气话,三年的感情,她离不开自己,同样自己也离不开她,自己知道她一直缺少安全感,所以自己想去国外深造,变得更加强大时,再回来保护她,给她一辈子的爱护。

    如今,四年已经过去了,她一直是自己心里的牵挂,只是不知道,自己的诺诺现在过得好不好?她每天有想念自己吗?

书名:帝少的隐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帝少的隐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狠狠爱:校草狠宠坏丫头3章(第三章 谁要你的钱?我要公道!)

    原标题:狠狠爱:校草狠宠坏丫头3章(第三章谁要你的钱?我要公道!)小说书名:狠狠爱:校草狠宠坏丫头第三章谁要你的钱?我要公道!“你什么意思啊!谁要你的钱啊!”夏雨珊气呼呼地他说。她把手中的钱摊在了夜炫的面前。“你不是要钱吗?”夜炫玩味地说。钱?她从来就没想过要他的钱!她只是要公道,公道!“我没想要你的钱!”夏雨珊恨恨地说。“那你要什么啊!”夜炫不耐烦地说。“我只要公道,要你对我说对不起!!!”夏雨珊还是气呼呼地说。要什么?要他的道歉,其他,她什么都不要!!!“我的字典里没有‘对不起’这三个字!!

  • 倾世邪凤3章(第三章 不再是废人)

    原标题:倾世邪凤3章(第三章不再是废人)小说:倾世邪凤第三章不再是废人冰冷的唇触及到她,缠绵捻转之间,甚是温柔,阡陌的唇极软,容冽眸色渐深似颇为眷恋,阡陌脸色微动,推不开他的禁锢,微启红唇直接咬了上去,那人似乎躲闪不及,任她撕咬着,直到阡陌尝到了淡淡的血腥味才放开。容冽魅惑一笑,拥着她缓缓从水中浮起,又飞身到了旁边的石块之上,一伸手便撕开了她胸前那已经能看出点春光的衣衫,阡陌以为他要干什么,右手便按着箭弩对准了他的心脏,便要按下!而他不为所动的调笑道:“美人,我可是在救你,你可不能这么没良心!”

  • 恋上痞子拽少爷3章(第3章 小爷,你哪位?①)

    原标题:恋上痞子拽少爷3章(第3章小爷,你哪位?①)小说书名:恋上痞子拽少爷第3章小爷,你哪位?①“丫丫,我肚子有点痛,陪我去下厕所呗!”后桌的男生用笔尖捅了捅正在补眠的叶瑾儿。被打扰与周公约会的某菇凉愤恨的转过身“丫你二妹!叶子阳!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在校不能叫我小名!你皮痒痒了是不?别以为跟我姓就真是我亲弟弟!叶冥也姓叶、他是不是也是我哥了、哈?!话说、叶冥可是A市响当当的人物,你这小号人物怎么可能跟他沾上边==“。。。。””哟,你做变性手术了?”她不怀好意的笑了笑。不明的叶子阳疑惑的看着她。

  • 霸道少爷的倔丫头3章(第2章 和小雨告别)

    原标题:霸道少爷的倔丫头3章(第2章和小雨告别)小说名字:霸道少爷的倔丫头第2章和小雨告别第二天,梦梦起的特别早,准备好了早餐后便叫姥姥起床吃早餐,早餐简单却搭配合理,豆浆、油条加煎蛋,早饭过程中,姥姥说道:“梦梦,吃完早饭后我们就收拾下东西,今天就跟姥姥一起回去吧。”早饭后,在姥姥的帮助下,梦梦很快就收拾好了东西,“姥姥,我有个小小的要求可以不,我们下午走好不好,我上午还想和小雨告别下,咱们下午走吧!”“好吧,宝贝都说啦,姥姥肯定答应你啦,可是要记得早点回来啊,我们尽量早点回去。”“恩啊,姥姥

  • 暗夜绝宠3章(第3章 :哇,龙头老大)

    原标题:暗夜绝宠3章(第3章:哇,龙头老大)小说名:暗夜绝宠第3章:哇,龙头老大“哈哈哈,要是以前,可能我不敢说这句话,但是现在,就不同了!”六年前,在凌薇执行完第99个任务时,升爷与鼎爷的地位是并驾齐驱的。经过六年的洗礼,加上鼎爷损失了‘冰蛇’这一员猛将,地位远不如从前了。“说吧,升爷需要我做什么!”凌薇知道天下没有掉馅饼的好事,这升爷虽然看起来无害,却也是一出手狠辣、无利不起早的主,早在六年前她就已经见识过他的本事了。“哈哈,虽然跟你以前的性格有所改变,但唯一没变的还是那么聪明。既然你知道我

  • 冷情boss请放手3章(第3章:没个当妈的样)

    原标题:冷情boss请放手3章(第3章:没个当妈的样)小说:冷情boss请放手第3章:没个当妈的样用勺子搅拌了一下,秦瑟瑟尝了尝,便重新将锅盖盖上,系上围裙,准备看能做点什么。可是就在秦瑟瑟拍着黄瓜的时候,锅沸了!“天哪!”秦瑟瑟低吼一声才意识到,自己刚才不应该盖锅盖的,她匆忙拿起湿抹布就去揭锅盖,沸出来的白沫却刚刚好烫到她的小臂!“哦哦!”这一次秦育人十分肯定出事儿了,他匆忙跑来就看到秦瑟瑟蹲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胳膊,“妈咪!”大喊一声,秦育人才看到火上的锅还在沸腾着。他匆忙搬来一旁的小板凳,爬上

  • 我和狼王有个约会3章(第003章 强吻 我是你的依靠)

    原标题:我和狼王有个约会3章(第003章强吻我是你的依靠)小说名称:我和狼王有个约会第003章强吻我是你的依靠“你到底在说什么傻话?”他一句也听不懂,却清楚地知道,如果他放手,她定会淹死。他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不过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而已,死就死了,他到底在担心紧张什么?“我的未婚夫辛浩背叛了我……”“你有未婚夫?”那一定是个上辈子烧了高香的家伙。“可惜,我的未婚夫和我最好的朋友赵璐在一起了,我来此之前,赵璐偷袭,把我按在海水里……然后,海水中一道亮光朝我闪过来,我就到了这里。”他握在她肩上的

  • 家有悍妻:娘子威武3章(第三章 给王爷贺喜)

    原标题:家有悍妻:娘子威武3章(第三章给王爷贺喜)小说名字:家有悍妻:娘子威武第三章给王爷贺喜“是……”小包子一听开心的点头。昨个众人一听小姐说完的计划后,大家无一不拍手叫绝。哼……让那个景王爷竟然如此欺负小姐,活该被小姐整。还有那个柳如烟,哼哼……小包子此刻一副同仇敌忾的表情着实愉悦了伊露莎。打从昨晚看到这个小包子在人群里的时候就觉得很可爱,便让管家把他留在自己身边了。看着小脸蛋还没有完全张开,还有婴儿肥便给他取了个小包子,没想到他竟然欢喜的领下了。“小姐,这里面都给你铺上厚厚的褥子了,另外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