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书名:我在东莞的日子》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19 18:22:10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书名:我在东莞的日子

第一章 雪姨带我去了东莞
  那年,因为我没有考上高中,老爸就拉我回村里跟他学木匠。原文http://www.qi-wen.com/我不想学,因为我不想一辈子在农村帮人家做门,做柜子啥的。

    后来,老爸听说雪姨去东莞了,(雪姨,是我妈妈认的干妹妹。)原因是,姨夫跑销售去了东莞,在那边跟一个老板混熟了。老板看中姨夫的老实能干,就高薪留他在东莞了。雪姨怕姨夫在东莞乱养野女人,就跟去了,然后在姨夫厂附近找了家电子厂干。

    老爸看我实在是不想学木匠,就让雪姨在她做事的那个电子厂帮我找了一个普工的活。

    就这样,我在雪姨的帮忙下,去东莞进了电子厂。阅读http://www.qi-wen.com/

    因为没什么技术,我一进去,只能做普工,就是搬搬原材料什么的。

    我想做焊工,焊电子线路那种,好歹是技术工种,工资高。不像做普工,每天傻子一样搬原材料,工资低,还不如我回老家做木匠去呢。

    雪姨就骂我,骂我不识好歹,说她花了好大力气才把我弄进来,还挑肥拣瘦的,一个初中毕业的家伙,有什么资格?

    雪姨不仅喜欢骂我,还喜欢指使我帮她做事。每次搬完货,她都要强迫我去帮她打包成品。我打包的时候,她就在一旁嗑瓜子。

    我那时候年轻,做事手脚快,所以,每次月底计件算工资的时候,雪姨都是车间第一,可发下来的奖金她一分都不给我。版权qi-wen.com

    不给我奖金也就算了,我唯一的那一点普工工资,还被她拿去,说是住她那里,要交房租的。

    那一天,雪姨又在车间骂我,因为我打包慢了。

    这时候,车间梁主任挺个大肚子过来了。他看雪姨的时候,那张脸像开了花似的,还是桃花那种,贼眉鼠眼样。

    我看了看雪姨,肺都气炸了,

    雪姨居然跟这肥猪很熟似的,骚里骚气跟他聊了好几分钟。

    妈的,一对狗男女!不要逼脸!我恨恨的想。

    雪姨也不骂我了,一门心思在肥猪身上。奇闻网聊了一会,她跟肥猪说,梁主任,上个月打包,多了好几个包装袋,要不现在汇报一下?

    肥猪一脸淫笑的说,好啊!车间的事就应该这么仔细,就应该要及时汇报!刚好有空,一起去办公室详聊。

    我很纳闷,上个月包装袋没有多啊。可是,雪姨为什么要这么说呢?

    我不敢直接问雪姨,怕她又骂我。

    一个上午,我在一楼车间搬了三大箱原材料。后来,副管让我拿封信到二楼厂长办公室。

    厂长办公室在走廊最顶端,接下来就是,副厂办公室,主任办公室啥的,

    所以,我来回都要经过肥猪办公室。

    送完信回来的时候,经过肥猪办公室,我隐约听到有女人在里面似哭非哭的叫。网站http://www.qi-wen.com/好奇心驱使下,我便猫过去偷听。

    哪知道肥猪这王八蛋,居然把门反锁了,一条缝都不留。

    光听不过瘾,解不了好奇心,我就爬窗户。二层楼的窗户,对我来说小菜一碟。

    往窗户上那么一爬,我兴奋得差点叫了起来。

    卧槽,雪姨和肥猪居然光天华日在办公室乱搞!刚才在走廊上听到的那种怪异声音,就是雪姨发出来的声音。

    雪姨这似哭非哭的声音,还有那销魂的表情,让我热血喷张!

    我看的虽然是很爽,可心里却在不停的骂,雪姨,你就是个骚货,跟肥猪乱搞,给老实的姨夫戴绿帽子。说明qi-wen.com这下好了吧?被我逮到把柄了吧,妈的!

    十来分钟差不多,雪姨全身颤抖了好几下,然后整个身子瘫软肥猪怀里。我一激动,浑身打了个冷战,感觉下面黏黏的。妈的,晚上又要回去换内裤了。

    我很气,一看,窗台上,肥猪晒了条内裤在上面,我估计他是想和雪姨做完事后再穿。

    我突然想起来,口袋里好像还有包泡椒凤爪,那是我买来准备晚上吃的。

    二话不说,我撕开包装袋,沾了点辣油摸在肥猪内裤上。

    一边摸,还一边骂,该死的梁宽,死全家,居然搞我雪姨。你等着,我以后也搞你老婆,给你戴绿帽子!

    摸完辣油,我班也不上了,直接回了雪姨住的地方。

    下班雪姨一回来,就质问我,为什么旷工?

    我说不想做了,我不喜欢梁主任那个人,也不喜欢做普工。

    雪姨就骂我,这也不想做,那也不想做,想变成坏人啊?

    我也不知道是哪跟筋搭错了,就跟雪姨顶,我是坏人不错,总比骚货强一百倍!

    雪姨楞了一下,面红耳赤的问我,你说谁是骚货?

    我气血上涌,硬顶着说,谁在办公室跟肥猪乱搞,谁就是骚货!自己是骚货还好意思管别人,哼!

    雪姨整个身子都在抖动,大声呵斥我,你……你……再说一遍试试。

    我气也上来了,发了疯的喊,雪姨就是骚货,随便跟男人上床的骚货!还是跟肥猪一样的男人上床。

    啪的一声,雪姨重重打了我一巴掌,然后哇的一下哭了,一边哭一边说,志文啊志文,雪姨从小到大白疼你了。

    我不吃雪姨这套,假惺惺哭两声,我就能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不可能的!

    从老家到东莞这段时间,她天天打骂我,逼我替她白白打包,睡觉就在阳台上打地铺睡,这样叫疼我?

    我跟雪姨说,雪姨,你也别哭了,反正你和梁主任的事情我知道了。你以后最好对我好点,要不然我就告诉姨夫去,说你在外面偷汉子给他戴绿帽子,不要脸!

    雪姨被我这么一说,立马不哭了,换了一副笑嘻嘻的面孔过来哄我,说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要乱说。

    我就跟雪姨说,我不是小孩子了,我知道梁主任那玩意进了你那个地方了,而且我还知道,女人那个地方,只能让老公进去的。

    雪姨一听,下意识又骂了我起来,说我小孩子家家,乱说话。再说,就把我赶出电子厂。

    我说,雪姨,有本事你就赶我走。我前脚走,后脚就告诉我姨夫去,说她老婆是破鞋,乱跟男人上床,还是在办公室。

    雪姨被我这么一说,脸红得跟什么猪肝似的。然后一脸气鼓鼓的跟我说,小祖宗,到底要干什么?

    我说,不想干什么,就是以后不准再骂我打我了。还有,我以后再也不去帮忙打包了,那是女人干的事,我是男人,这种事情不能做。

    雪姨说好,只要我不说她跟梁主任的事情,什么都可以答应。

    我一听,突然有了个很刺激的想法。

    我说,雪姨,我想看你没穿衣服的样子。

    雪姨说不行,哪有外甥看雪姨的道理?

    我说,没事,又不是亲的,不怕。

    雪姨还是不给看,我气了,直接就去撕扯雪姨的衣服。反正姨夫这个月出差,一时半会回不来。

    雪姨拼命挣扎着说不要,腰肢扭得跟蛇一样。

    她越是这么喊,我越是想看。可是我力气没有雪姨大,撕了好一会,毛都没有撕下来,倒是脸上被雪姨抓了好几道血印子。

    我气得不行,直接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狠狠的说,雪姨,你今天要不脱衣服,我现在就打电话给姨夫。

    我这话一说,果然有震慑效果。雪姨楞了一下,怯生生的说了句,志文,真的要看?

    我说,废话,不想看,我费这么老大劲干吗?赶紧脱,我现在就想看。

    我可是你雪姨啊!雪姨一边解扣子,一边说了句。

    雪姨又怎么样?雪姨能让肥猪乱弄,就不能让干外甥看一下?我反驳到。

    就这样,雪姨把衣服一件一件的脱掉了。

    尤物般的雪姨站在我面前,我看的是口水直流啊。

    再看雪姨,她居然哭了。

    我就骂她,哭个鸡巴毛啊!我还弄你呢。

    雪姨就说,志文,你是坏人,连雪姨都欺负。

    我说,我的确是坏人,你不是啊?妈的,以前是谁天天打我骂我,还让我白干活?又是谁跟肥猪乱搞?

    看着雪姨眼泪汪汪的,我也没心情弄她了。我就跟她说,把衣服穿上,今天不想弄你这个骚货了,先把我工资还给我。

    雪姨不给,说那工资是房租,怎么能给呢?

    我就骂雪姨,房租你妈个逼啊!睡阳台还要鸡巴房租?老老实实把那1000块给我。要不然,我就打电话。

    雪姨只得去房间把1000块钱给我了,给我的时候,还跟我说,赚钱不容易,省着点花。

    我就冲她吼了一句,骚货,我花不花钱,管你逼事啊?

    1000块钱到手了,我就骚包起来。二话不说,去了网吧。以前打游戏,没钱买装备,天天被秒杀。这回1000块在手上,必须让网管帮我买个顶级装备。

    到了网吧,我就喊亮子哥,让他赶紧帮我买一个800块的好装备。

    亮子哥就笑我,说我发财了。

    我说,不是发财,是我把雪姨收拾了一顿。

    亮子哥又笑我,说我吹牛逼。

    我也不理他,现在玩游戏最重要。

    亮子哥收了我50块的好处费,不到五分钟,就帮我游戏账号里买了个顶级装备。

    我正准备开杀boss,突然身后来了好几个黄毛,有一个直接上来按住我鼠标。

    我问他们干吗?

    一个黄毛说,干吗?你他妈的眼睛瞎了?哥几个看中你小子的装备了,赶紧转过来。

    我当然不同意了,这是我花800块买的,我脑袋坏了给他们?

    我就说不给,喜欢装备的话,给钱让网管亮子哥买。

    几个黄毛一听我这话,直接三个人把我拖出网吧,另一个就坐下来弄我的账号。

    我一看幸幸苦苦打的账号被他们乱搞,我就火了,大声骂他们是垃圾,是强盗。

    然后三个黄毛就打我,打得我实在受不了了。隔壁是排挡,我被打红了眼,想都不想跑过去拿了把菜刀,闭上眼睛就是一通乱砍。

    边砍我还边骂,草你妈个逼的,让你们抢我的顶级装备。

    我这番一通乱砍,大部分黄毛嗷嗷叫的跑了。有一个没跑,他大腿被我砍了好几刀,流了好多血。

    见到一地的血,我怕了,怕黄毛会死,我赶紧让亮子哥打电话报警。

    然后,受伤的黄毛就被警察带去医院了。我呢,被带进派出所。

第二章 车间主任要挟雪姨
警察问我,为什么打架?

    我说,是他们先抢我的顶级装备,也是他们先打的我,我没办法,才去拿菜刀砍。不信的话,可以问网管亮子哥。

    警察说,不管我对不对,现在有人受伤住院了,医药费不陪是不行的。

    我说,我没钱,1000块钱买了个装备,然后开了个会员,一分都没有了。

    然后警察就叫我给个家里人号码,让家里人送钱。

    我问警察,要是不赔钱我会怎么样?

    警察说,不赔钱就要拘留。

    我吓得不行,赶紧把雪姨的号码给了警察。心里后悔死了,后悔不该那么羞辱雪姨。

    我心里一直在想,现在进派出所了,雪姨会不会因为我羞辱过她,不帮我付医药费啊。如果是那样的话,我真要进拘留所了。

    在派出所待到半夜,也没见雪姨拿钱来。我就在看管室里骂雪姨,骂她不仅是骚货,还是个无情无义的人。

    骂了半个小时,警察过来了,叫我不要骂了,说被你骂得这么惨的雪姨,拿医药费过来保人了。

    我以为警察是骗我的,哪知道雪姨真的来保我了。

    出了派出所,我还是很气,我就问雪姨,为什么这么晚才过来?

    雪姨说,因为医疗费要陪5000多,这么多钱一下子拿不出来,所以就去借了。

    雪姨这么一说,我心里有点小后悔,不该骂雪姨。

    那你向谁借的那么多钱?我问雪姨,

    雪姨说,是跟梁主任借的。

    一听这钱是雪姨从肥猪那里借的,我又来气了,就质问雪姨,怎么能去跟肥猪借钱呢?

    雪姨就反问我,不去梁主任那借,没人肯借啊。

    我一下子被雪姨问到了,可我还是嘴硬,一直在那嘟喃,反正就是不能跟肥猪借钱!

    回到住的地方,我跟雪姨说,这5000块钱我会还的,但是不能把这事告诉我爸妈。

    雪姨没说什么,就只是让我好好睡,她要去趟梁主任家。

    我就问这么晚去肥猪家干吗?

    雪姨说,梁主任借了那么多钱,总得去感谢一下吧。

    感谢?想用身体去感谢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随口就顶雪姨。

    雪姨楞了一下,没理我,直接出了房门。

    冲个雪姨背影,我狠狠的骂了两个字,骚货!

    本来我是想睡觉的,可是在床上躺了半个小时,越躺越清醒。一想到肥猪以我的事情威胁雪姨做那事,我肚子里就像吞了个苍蝇那样不舒服。

    想到最后,我气得不行,穿上衣服去了肥猪家。

    肥猪有两个家,一个在市中心,一个就是在厂里宿舍。

    平时厂里忙的时候,他就不回市里那个家。不用说,今天晚上他肯定在厂宿舍这个家。他不是傻子,想弄我雪姨,肯定得避开他老婆。

    电子厂晚上是关厂门的,我只能爬墙进去了。

    为了爬这逼墙,手被墙上面的玻璃划了一个血口子。气得我直骂肥猪是狗娘养的,要不是他晚上强迫雪姨过去,我会被玻璃划到?

    顾不上痛,我悄悄爬到肥猪家窗户上,可能是东莞这边太热的缘故,肥猪没有关窗户,只拉了下窗帘。

    我用手那么一挑窗帘角,里面就尽收眼里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会,雪姨和肥猪没有开始弄。

    我很是疑惑啊,槽,难不成肥猪改邪归正了?

    正想着,肥猪发话了,他问雪姨,那5000块借去干吗?

    雪姨实话实说,说拿去派出所保我了。

    肥猪就数落雪姨,说我就是一个垃圾,花那么冤枉钱干什么?

    这话把我气的,真想塞一坨大便到肥猪嘴里。槽,我杀他全家了?好端端说我是垃圾。妈的,他这种乱搞别人老婆的人才是垃圾。

    雪姨说,怎么说志文他爸是我的干哥哥,不看僧面看佛面,该照顾还是要照顾的。

    肥猪好像不太乐意雪姨说我爸的事,雪姨还没说几句,肥猪就火急火燎的把雪姨衣服脱了……

    这回比上午时间要长一些,大概半个小时吧。到最后,雪姨又是一番似哭非哭的腔调尖叫着……

    搞得我是又兴奋,又懵逼,怎么女人做这事的时候,会哭呢?

    雪姨和肥猪做完以后,就抱在了一起,我一看肥猪那淫贱的样子,我气打不一处来。妈的,利用我,来搞我雪姨,真不是人!

    气愤之下,我捡起一块砖头,狠命的往房间里砸。

    只得砰的一声,然后就听见肥猪在那杀猪般的喊,草你妈个逼啊,谁胆子这么大?敢扔砖头到主任房间里?

    我也不听,直接撒腿就跑。

    回到雪姨住的地方,我继续躺在床上。我知道,雪姨用不了多久也会回来。

    果不其然,十分钟不到,雪姨回来了。

    她一回来就问我,梁主任房间那砖头是不是我扔的?

    我说,砖头是我扔的,是不是要去肥猪哥哥那里告我的密啊?

    雪姨一脸通红,说,不是告密不告密的事,而是不能用砖头砸,万一砸死人了怎么办?

    我说,砸死最好,最好连你这个雪姨一起砸死算了。一对狗男女,不知羞耻。

    雪姨被我这么一说,眼圈红红的,好像要哭的感觉。看了我一会,雪姨问我,是不是我很恨她?

    我说不是恨,是看不起!雪姨乱搞就是看不起!

    雪姨就说,既然看不起,那为什么还要跑到梁主任家里去偷看?

    我狡辩到,男人跟女人不一样。还有,你做都做了,我还不能偷看吗?怕偷看就不要做啊?

    雪姨说不过我,哼的一声,回房间睡了。

    我也不知道哪来的怨气,冲着雪姨房间喊,雪姨,你以后少骚一点,姨夫那么老实的一个男人,不能这样对他。

    结果,雪姨隔着房门给了我三个字,要你管!害得我一晚上没睡好。

    第二天回到厂里,我发现肥猪额头上居然包了纱布,我心里那叫一个爽,该!谁让你借我的事跟我雪姨乱搞。

    我正偷乐着,肥猪一脸阴气的走到我跟前,他语气严肃的问我,昨天晚上去哪了?

    我说在雪姨家睡觉啊,怎么了?梁主任。

    真的在睡觉?肥猪死死的盯着我。

    当然是在睡觉了,不信的话,你可以问我雪姨啊,她昨天晚上也是在家里住的,只不过回来有点晚。我理直气壮的撒了个谎,我不怕雪姨揭穿我,她敢揭穿我,我立即去姨夫那边告状。

    肥猪最后还是没有去找雪姨,只是警告了我一下,老老实实在厂里做普工。要不然,即便是春桃也保不住我。

    春桃是我雪姨的名字,农村人嘛,名字都很土的。

    我故意装着很怕肥猪的样子,低声低气的说了声,梁主任,我知道了。

    心里却一直在骂他,你他妈的算哪根葱啊?不就是个小破主任吗?也在我面前吆五喝六的。大不了,我不干这普工,好像我多稀罕这破工作似的。

    正骂得过瘾,肥猪让我把一筐电子原材料送去隔壁街厂里去。

    我不愿意去,这根本不是我的事。而且,连辆三轮车都不派给我,叫我送,明显是搞我。

    我就说不去。

    肥猪当场就火了,说不去,立马滚蛋。

    我也倔起来,滚就滚!不就是一个破普工工作吗?我他妈的不干了行不行?

    我和肥猪正吵得厉害,不知道谁跑去和我雪姨说了,她火急火燎的赶来。

    雪姨先是一脸媚笑的跟肥猪赔不是,然后把我拉到一边训我。

    志文,你怎么搞的啊?为什么要跟梁主任吵?

    我说,梁主任故意搞我,让我送材料去隔壁街,三轮车都不给我一个。

    雪姨就骂我,厂里面打工就是这样的,主任说什么,下面人就要做什么,就算换到别的厂也是一样。

    我不听雪姨瞎咧咧,就是要走,去别的厂受气,我乐意!反正我就是不想在肥猪手下受气。

    雪姨二话不说,甩了我一巴掌。

    操你妈逼啊,你打我?我火起来了,因为我压根没有想到,雪姨会打我,还是为了那该死的肥猪打我。

    我是你雪姨,怎么就打不得你?志文,别的事上我迁就你,这事不行!你老爸再三强调,让我在厂里好好带你,让你有一天出人头地。你再胡闹下去,我打电话给你爸了,让他来收拾你。雪姨骂我的声音很大,有点不像平时的她。

    说实话,我有点怕她了。但更多的是,怕我老爸。他才是真正的魔鬼,要真是雪姨打电话给我老爸,我不得被他打死啊?

    好,雪姨,就看在你面子上,我去送原材料。你跟肥猪说,以后别欺负我!要不然我跟他拼命。我丢下一句狠话,就去送东西了。

    到隔壁街电子厂,中间要走过一条暗胡同。

    我走到暗胡同的时候,突然从后面窜上来几个黄毛。我一看,这不是我上次在网吧遇到的那几个黄毛吗?

    他们也不说话,直接一脚踹翻我的筐子,原材料撒了一地。

    我正准备去捡,几个黄毛一起上,把原材料踩了个稀巴烂。

    我一下子就懵逼了,原材料踩烂了,我回去怎么跟肥猪交代啊?

    看着满地踩碎的原材料,本来就已经很气了,这下更气了。也不管手上有没有武器,我就上去跟他们打。

    这次,黄毛们学乖了,按住我打,不让我有机会去拿菜刀什么的。

    打急了,我直接抱住一个黄毛的腿,狠狠的咬,痛得他大叫,然后他们就放手跑了。

    原材料碎了,我只能端个空筐子回厂里了。

    肥猪好像知道我会有这么一出,老早就在厂门口等我。我一到,他就幸灾乐祸的问我,原材料毁了,怎么办吧?

    我说,还能怎么办?东西是在我手上搞烂的,我当然要赔!

    赔?你赔得起吗?一筐原材料5000多块,你那点工资赔个毛啊?肥猪冷笑到。

    我无言以对,因为肥猪这话不假,一筐原材料是很贵的。

    见我不说话,肥猪笑的更嚣张了。

    笑了好一会,肥猪给了我两条路走:一是做普工慢慢还。再一个嘛,帮他做件事,那5000块就算了。

    我隐隐感觉这可能是肥猪坑我的,要不然,事情不可能这么巧。送原材料的事情从来不该我做,偏偏他今天让我送,然后又偏偏让我碰上那几个黄毛。

    想是这么想,我越觉得肥猪坑我了!可我没有证据,只能是先把这原材料的钱赔了。

    肥猪给我的两个选择,我只能选帮他做事了。虽然我心里是一万个不愿意帮这傻逼做事,可是,先前雪姨为了保我,花了5000块。这回又是5000块,加起来就是一万块,让我这个初中才毕业出来打普工的我,怎么还得了?

    我就问肥猪,到底要做什么事?事先申明,犯法的事我不干。上次去拘留所已经去怕了,真的不想再去了。

    肥猪阴险的笑了好几声,说叫我不要担心,绝对不会是去干犯法的事情的,只是一件很小很小的事情。

    然后就把我拉到一边,神神秘秘的说了出来。他说,志文啊,今天班不用上了,工资照算,你去把这封信,送给黄合街5号艳梦酒吧老板娘手上。

    我说,就只是送一封信到艳梦酒吧,我那5000块就不用赔了?

    肥猪说,当然不是了,你去那的时候,如果老板娘让你做什么事,你必须照做。

    我又问,她不会让我做犯法的事吧?

    肥猪就踢了我一脚,骂我傻逼,怎么什么事都想到犯法上去了?东莞是法治社会,哪有那么多犯法的事情?

    踢完我一脚,肥猪就推我快点去,好像很迫不及待的样子。

    我还没走两步,肥猪问我,你是不是处男?

    我说,是啊,梁主任,我是处男啊,这跟送信有什么关系吗?

    肥猪说,没有,就随便问问。

    然后我就走了,好像隐隐约约听到肥猪在后面说,是处男就好,这样事情就好办了。

    我不知道肥猪这话什么意思,心里就只有一个想法,赶紧把信送过去,然后5000块钱帐就了了。

    到了黄合街5号,槽,酒吧白天不开门。

    这下我急了,信要是没送到,我怎么跟肥猪交代?那5000块怎么办?

    我在酒吧门口转了好久,后来隔壁一个饭店的保安问我,小兄弟,酒吧晚上才开门呢,你白天等是没用的,还是回去,晚上再来吧。

    我就跟他说,大哥,我不是来酒吧玩的,我是来送一封信给酒吧老板娘的。信送不到,我回去没法交差。

    保安大哥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手里的信,诡异的笑了下,说,这回柔姐又要糟蹋一个纯情少男了。

    我被保安大哥说的是一头的懵逼。

    我问保安大哥,知不知道怎么找到艳梦酒吧老板娘?

    保安大哥说知道,然后笑着问我,小兄弟,你确定要去?去了可别后悔啊。

    我说,肯定要去啊,送一封信有什么好后悔不后悔的?

    我这么一说,保安大哥就跟我说了艳梦老板娘柔姐的家在哪。

    她家离这不远,在桂馨园小区302房间。

    说了声谢谢,我就去找柔姐了。心里很开心,终于信要送出去了。

    大概走了20分钟,我到了柔姐家门口。

    因为激动的原因,我直接用手敲门。实际上,门上有门铃。

    谁啊?这么早敲门,敲你妈个逼啊!还让不让老娘睡觉啊?里面传来柔姐的骂声,把我吓一跳。

    槽,女人怎么也这么野蛮?本来还以为雪姨是够野蛮够喜欢骂人的。哪知道,这个柔姐,比雪姨还夸张。

    不到一分钟,柔姐把门打开,让我进去了。

    我一看,鼻血都流出来了。柔姐就穿了件白色丝绸睡衣,可能东莞太热的缘故,她的睡衣很薄,又是白色的,就好像没有穿一样。里面红色的罩罩和红色的内内,清清楚楚的展现在我面前。


第三章 老板柔姐
 我的眼睛都看直了。

    小子,你看够没有啊?没见过女人的奶子啊?快说,什么事?说完赶紧滚蛋,老娘还要睡觉呢?柔姐又是一阵骂骂咧咧。

    我很是尴尬,脸一下子就红了,我用了一分钟才让自己稍稍平静了下。

    然后我说,我是电子厂梁主任派来送信的。

    小子,你说话能不能说清楚一点?槽,东莞电子厂那么多,哪个电子厂的?柔姐不耐烦的看了看我。

    我赶紧补充说,是宏发电子厂。

    一听是宏发电子厂,柔姐神情变缓和多了,笑嘻嘻的把信接了过去。

    我一见信已经到了柔姐手上,就准备走,跟这种喜欢骂人的女人在一起,我不喜欢。

    哪知道,才退了一步,柔姐边看信,边跟我说,别走,信还没看完呢,这么快就想走,急着投胎啊?

    她这么一说,我就尴尬的站在那里。

    柔姐一边看信,一边笑,看了大概两分钟吧。信看完了,她笑嘻嘻的问了我一句,是不是处男啊?

    我一下子被弄蒙头了,怎么一天之内有三个人问我这样的问题啊?难道我是处男也犯法了?

    见我傻傻的站在那里不回答,柔姐就踢了我一脚,问我到底是不是处男?

    我就说是处男。

    我一说完,柔姐就只说了三个字,脱衣服!

    脱衣服?脱衣服干什么啊?柔姐。我真的懵了,不知道柔姐那一脸兴奋的笑,还有脱衣服三个字到底什么意思。

    柔姐不跟我废话,她说,梁主任在信上说了,她想要干什么,我必须无条件配合。要不然,就赔5000块。

    我一听这话,更加确定肥猪搞我了。要不然,怎么可能事先他写的信上知道我要陪5000块呢?我草他妈个逼啊,这么搞我?妈的,肥猪,等着吧,看我以后怎么搞你。太不是人了,搞我小姨就算了,谁让她贱呢,可搞我干吗?

    我就跟柔姐说,我不好意思脱衣服。

    柔姐就笑得厉害了,一边笑还一边说,处男就是处男,果然害羞,挺好的。

    你不好意思脱,那柔姐帮你脱怎么样?柔姐一脸饥渴样的看着我,我都被看得有些发毛了。

    我心里想,这个柔姐她有病吧?一个初中才毕业的小男生她有什么好看的?

    我说,不用了,还是我自己脱吧。

    然后,我就把外套脱了,只剩下一个裤衩。

    我以为这么一做,事情就可以搞定了。哪知道,柔姐大声说,裤衩也要脱掉。

    这下,我真不知道怎么做了,裤衩脱掉,那多难为情啊。而且,因为看了柔姐,我那里早就有反应了,让她看见那根棍子,不要羞死人了?

    我就傻傻的站在那里,死活不脱。僵持了一分钟,柔姐不说话,直接上来帮我脱,我就喊不要脱。

    不要你个头啊,大男人脱个内裤而已,有必要这么叽叽喳喳,啰里啰嗦吗?还说,现在你小子是害羞不好意思脱,待会柔姐让你知道女人是什么滋味后,你小子以后不用女人说,就会自己脱衣服了。

    柔姐一边说,一边脱我裤衩。动作熟练得不要不要的,话还没说完,我裤衩就被她脱掉了,那玩意跟棍子一样杵在柔姐面前。

    我害羞得不行,浑身忍不住有些抖索,这还是我第一次不穿衣服出现在女人面前。

    好大呀!嗯,不错,这次梁宽那死家伙总算办了回人事。

    我呼吸急促的问柔姐,要……要……要干什么?

    你不是废话吗?男女把衣服脱了,还能干什么?当然是干男人该干的事了!说话间,柔姐也把衣服脱了。

    妈呀,那个奶子,又白又大,跟雪姨的差不多,我都想上去捏了,但是又不敢,只能红着脸拼命忍着。

    我跟柔姐说,我不知道怎么做男女事情啊?

    其实吧,我是偷看过雪姨跟肥猪做,可是离得远,大概动作我会,可是具体怎么搞我不会。

    柔姐就笑,说,要的就是你小子不会。若是你小子会了,老娘还不稀罕呢。

    说完,柔姐就手把手教我……

    怎么说呢,就只有一个感觉,紧张,超级紧张!可能是因为太紧张的缘故,还没进去,就结束了。

    我以为柔姐会生气,毕竟我没有让她舒服。可是,柔姐不仅不生气,还很兴奋的样子。说了一句,我又成功的把一个处男破处了,好开心,好兴奋。

    她这话说的我是懵头懵脑,这事有那么兴奋吗?

    不管这些了,我就问柔姐,我可不可以把衣服穿起来了?她说,穿吧,反正你已经不是处男了。

    衣服穿好,我这回真准备走了,柔姐又喊住了我。

    不会又是要脱衣服吧?我问。

    脱你个头啊,你小子够坏的呀,刚爽过一次,又想爽了?想得倒挺好。下次吧,下次老娘高兴了,再把你喊来,老娘让你好好尝尝女人的味道。这次嘛,到此为此,诺,这是给你的红包。

    说完,柔姐递给我一个大红纸包。

    我傻傻的问,柔姐,送个信而已,不用这么客气给红包吧?

    柔姐就是笑,笑我傻了吧唧,然后直接把红包塞到我手里,说了一句,可以滚了,老娘还要继续睡觉呢。

    我也不敢再问了,怕柔姐又骂。她那尖嗓门骂起来,要人老命。

    出了302房间,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卧槽,我的处男之身就这么稀里糊涂没有了。

    本来想着回电子厂的,可是,肥猪已经说了,今天一天我可以不上班,工资照发,然后我就没去厂里。

    我把红包打开一看,里面包了200块,我心里那叫一个开心啊。柔姐人真好,送封信都能给200块红包。

    有这200块,我又可以去玩游戏了,上次被那几个黄毛搞了一下,游戏装备没有了,这次重新买。

    我就乐呵呵的去了网吧,不过,还没到网吧门口,我突然看见一个熟人,她也是电子厂的,叫小倩,是组装线上流水工。

    我很奇怪,这个时候,小倩不应该是在电子厂里做事吗?怎么跑到网吧门口了?她脚下还放着大包小包,她到底想干什么呢?

第四章 主任脏手
我就上去问小倩,怎么上班时间,大包小包的出来了?不怕肥猪罚钱啊?

    小倩眼睛有点红,好像哭过一样。她说,以前怕,现在不怕罚了!

    我一时没听懂她什么意思,就问,怎么现在就不怕罚了?

    她说,被肥猪开除了。

    我一听,纳闷了,怎么可能呢?昨天小倩不还在车间有说有笑的在流水线上组装成品吗?

    小倩就把事情经过跟我说了,她说,昨天晚上,她在厂宿舍睡觉,然后,肥猪就过去敲门,让她去他宿舍聊天,她没去,结果今天一大早就把她开除了。

    我说,这怎么可能呢?为了这点小事就开除?另外我也说了一句,去聊天就去吧,没必要给肥猪作对啊。

    小倩好像很委屈的样子,说,如果是聊天那么简单,她就去了。可是,并不是那么回事?

    那是什么回事?我不解的问到。

    小倩说,她们宿舍已经有好几个姐妹,就是被肥猪以聊天的方式骗去,然后威逼利诱她们做了男女的事情。

    停了一下,小倩接着说,她不想为了点钱,就和肥猪做那事,所以昨天晚上就没去。

    不会吧?肥猪坏成这样了?我心里火得不行。原本还以为他就只是跟雪姨这种贱女人乱搞,哪知道,居然连正儿八经的打工妹也不放过。畜生,妈的!

    小倩说,她没说谎,都是事实,有姐妹作证。还说,撒谎死全家!

    我就跟小倩商量,要不,我陪她去厂长那里说理去,还就不信了,他肥猪能一手遮天?

    小倩说,还是不要了,厂长是梁主任的姐姐,还是亲姐姐,怎么可能帮外人说话呢?算了,还是离开宏发电子厂。反正东莞这边电子厂多,去别的厂也是一样。

    我一听,是这么个道理。要不是雪姨一直压着我,我也早就想离开了。

    我就问小倩,你新厂找到了没有。

    小倩说,找到了,现在就搬东西去新厂,在等三轮车呢。

    我一想,反正我今天也没什么事,就主动跟小倩说,我帮她一起搬吧。

    小倩有点不好意思,我说,这有什么?怎么说,也是同事一场,这点小事不算什么。

    等了大概半个小时,才有一辆三轮车过来,我们就上车了。

    其实,小倩找的新厂,离宏发电子厂不远,三轮车开了二十分钟就到了。

    到了厂女工宿舍,我懵头懵脑想帮小倩帮行李,小倩说不用了,我说,都已经送到这了,帮忙帮到底,还是送上去吧。

    小倩就脸红的说,这里是女工宿舍,男人上去不方便。

    听小倩这么一说,我明白了。我就说,那好,就搬到这,以后有什么事,就去宏发电子厂找我,我雪姨在那里,我估计得待好长一段时间。

    小倩说,可以啊,有空肯定找我玩。

    说了一会,我转身要走,小倩突然叫住了,说要跟我说一件事,她说本来是不敢说的。可是,现在离开宏发电子厂了,也不怕什么了。

    我就问什么事啊?

    她说,昨天看见肥猪把流水组装线上的一些废品材料端到办公室去了,不知道要干什么?按照厂规定,废材料要发回原厂退换的。

    我问她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事?她说,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着这个事吧,是不是肥猪的一个小把柄,让我知道,以后或许有点用。

    我就说谢谢,然后离开了。

    一路上,我气的要吐血。搞了半天,原来真的是肥猪刻意搞我,用废材料冒充好材料,然后诈我5000块。槽他吗个逼啊,这么处心积虑搞我,我上辈子跟他有仇啊?

    晚上,我直接去了雪姨房间。一进去,我就问雪姨,肥猪搞我的事她知道吗?

    雪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肥猪不可能跟你这么个普工搞事。

    我看雪姨那一脸不知情的模样,我就气。妈的,都搞到床上去了,还说不知情,真把我当傻逼了。

    我就跟雪姨仔仔细细把原材料那个事情说了,我以为我这么一说,雪姨该相信了吧。哪知道,雪姨来了一句,有证据吗?没证据不能乱说话。他可是车间主任,乱说话,搞不好要开除的。

    我说,开除就开除,我才不稀罕这份工作呢。开除了,我刚好可以去别的厂学技术。

    雪姨啪的一下,又打了我一巴掌。

    我气得不行,槽她吗个逼啊,我是来说被人搞的委屈事,雪姨居然打我。

    我眼神通红的看着雪姨,拳头握得直响。

    志文,你还想打我了?雪姨声音很大。

    你无缘无故打我巴掌,还跟肥猪乱搞,你说我敢不敢打你?我气哄哄到。

    有本事你就打!没本事,你就老老实实在宏发电子厂干。我还就不信了,你姨夫我都能管住,还管不住你这个小屁孩。你要是敢打,我不仅要报警,还要打电话给你爸,反正你就是死定了,雪姨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

    我都被雪姨说蒙了,心里好像压了块石头,不管不顾,我就说,雪姨,你厉害,我现在就去把你和肥猪在办公室乱搞的事说出去。

    我以为我这么一说,雪姨会怕。哪知道,她这回不怕了。一个劲的喊,志文啊志文,你就这么点出息,老是拿这点事威胁自家雪姨。告诉你,雪姨我不怕,你说去吧,反正没证据,到时候看有没有人相信你这个小屁孩。

    被雪姨这么一抢白,我都不知道怎么把话接下去了。

    雪姨继续说,她说,如果我说了,她就把我逼她脱衣服的事情也说出去,看到时候谁不要脸!

    雪姨,你……你……太过分了,为了一个肥猪,你这么对我,我可是你侄儿啊。我别的要求没有,就是想离开宏发电子厂,这个有错吗?我冲雪姨吼到,拳头没处发泄,我直接一拳打在房门上。

    志文,不跟你废话了,反正只要我一天在宏发电子厂,你就得在。还有,干活的时候,不要偷懒,好好干!我跟梁主任说过了,你除了普工外,有时间就去电焊组那边帮忙。钱嘛,没有!

    我说,骗鬼吧,钱肯定又是雪姨你想拿去用吧?我不去,打死也不去电焊组那边。

    雪姨直接拧住我耳朵,说,钱就是她拿的,怎么样?雪姨拿侄儿的钱,说到天上去都不过份。还说,就这么定了,如果再逼话啰嗦,那干脆,两个人班都不用上,直接回老家,看我老爸怎么处理我。

    在雪姨威胁大骂下,我再一次服软了。因为我真的很怕我老爸,当初在老家不学木匠那会,差点被他打死。如果再让他知道我不好好在电子厂干,还不得扒我的皮啊?

    我输人不输阵,我就骂雪姨,雪姨,你妈个逼,算你狠。以后,你不要让我再逮到你和肥猪乱搞。要不然,我新账旧账一起算。

    雪姨也没多说什么,就说了一个滚字。

    第二天早上,才五点多的样子,雪姨直接把我弄醒,说是去上班。

    我说,现在才几点啊?厂门还没开,做个毛活啊?

    雪姨说,她已经跟门卫说好了,我提前去上班,去帮焊工组师傅把焊条归置归置。

    我说,这种拍马屁的事我不做,我要睡觉。雪姨不再回答我问题,直接把我被单掀掉,扔下一句话,再不去厂里,她就打电话回老家。

    没办法,我只得千不情万不愿的起床去了厂里,心里把雪姨骂了个底朝天。

    这还不是我最气的,最气的是,我帮焊工组归置焊条,门卫那老头一直在旁边盯着我,好像我要偷焊条一样。

    我就跟他说,大爷,您还是回值班室迷觉吧,我是来归置焊条的,又不是来偷的。

    门卫老头说了一句,还是看着好,这焊条500块一根呢,万一少了一根,他付不起这个责。

    我一听,气不打一处来。槽,真把我当成小偷了。

    看在他是老人家的份上,我没有跟他一般见识,就只顾自己在那归置焊条。

    忙了半个多小时,快六点了,乱七八糟的焊条,总算被我归置好了,然后我就和门卫老头一起出来了。

    门卫老头把焊工组房门一锁,就回值班室迷觉去了。

    我一看时间,还有半个小时早班才上,实在太无聊了,我就在电子厂内四处溜达。

    不知不觉,我溜达到肥猪宿舍附近。一看,里面的灯居然开着。

    我不禁纳闷,不对劲啊?雪姨不是在家里睡觉吗?而且最近厂里也不怎么忙,怎么肥猪没有回市区那个家,反而出现在厂里宿舍了?妈的,不会又在坏事吧?

    想着想着,我轻车熟路的爬窗户去了。

    挑起窗帘一角往里看,我只有一个感觉,妈的,小倩说的没错,肥猪这王八蛋,果真把魔爪伸向了流水线的打工妹。

    那女的我有印象,但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听口音是广西那边的,人很矮,脸不白,但是奶子大。

    年龄嘛,比我小多了。

    梁主任,你这几天能不能让组长给我分一些好活啊?这几天组装的成品好复杂,一天也组装不了几个,工资少得可怜。广西妹坐在肥猪床上,一脸自然的跟肥猪聊。

    我心里纳闷,这女孩胆子真大呀,在色狼肥猪面前,居然如此坦然。

    肥猪依旧是那副淫贱的笑容,他说,这事简单,就看小妹你怎么做了。如果让我满意了,今天就跟流水组装线组长说下,把发深圳那批货全让你一个人做了。

    真的吗?广西妹兴奋到。

    你要是让我满意了,就是真的!如果不能让我满意,那就是假的!肥猪一边说,一边色眯眯的看着广西妹。

    我在窗户外面都替广西妹着急,肥猪说的这么明显,还不跑?难道真想留下来让肥猪糟蹋?


书名:我在东莞的日子》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我在东莞的日子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今日20180620】推荐《人在婚姻,冷暖自知》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人在婚姻,冷暖自知》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人在婚姻,冷暖自知目录预览:1.不被祝福的婚姻,能走多远?2.不被祝福的婚姻,能走多远?3.不被祝福的婚姻,能走多远?4.不被祝福的婚姻,能走多远?5.不被祝福的婚姻,能走多远?1.不被祝福的婚姻,能走多远?那天刚一从浴室出来,就看见老公正在翻看我的手机。我没好气的笑了笑,这家伙,居然还不放心起我来了。轻轻走到他身后,正打算从后面环抱住他的腰,他却忽的转了过来,抡起手就是狠狠一巴掌甩在了我脸上。我一下子就懵了。压根不知道

  • 【今日20180620】推荐《带着宝宝征服亿万总裁》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带着宝宝征服亿万总裁》在线阅读小说:带着宝宝征服亿万总裁目录预览:001我们结婚002类似“绑架”的行为,当梦吧003“男友”突然出现004还要生一个孩子005她有双胞胎姐姐?001我们结婚“啊!”一声刺耳的尖叫划破了别墅的宁静。大床上,席梦纤指紧紧地抓紧被子,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赤裸的身体。天!怎么会这样?她只是照常下班,然后……然后碰见一群穿黑色西装的男人。再然后,就是现在她睁开眼看到的画面。中间发生了什么,她完全想不起来了。冷静,冷静!席梦提醒自己,不

  • 【今日20180620】推荐《余生太长不想忘记你》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余生太长不想忘记你》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余生太长不想忘记你目录预览:第1章:他不爱她第2章:爱到蚀骨第3章:你去死吧!第4章对不起有用吗第5章对不起有用吗第1章:他不爱她“咕噜咕噜……”水蒸气顶着锅盖,发出碰撞的声音。伸手将,锅盖打开,一时间,整个厨房都热气腾腾。苏浅漓眯缝眸子,看着锅子里软糯的红糖莲藕。浅灰色的眸子闪过悲溺,转瞬即逝。手擦了擦围裙,将刚出炉的菜放在桌子上。天际早就泛白。一夜未眠,做了这一桌子菜。玄关口传来脚步声,他来了!拉扯着领带,眉头深皱,

  • 【今日20180620】推荐《诡妻》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诡妻》在线阅读小说名:诡妻目录预览:第一章闹洞房的悲剧第二章翻脸第三章谁杀了他们?第四章绕坟走三圈第五章你是在等我吗?第一章闹洞房的悲剧第一章闹洞房的悲剧我是一个无鬼神论者,不相信这个世上有什么鬼怪灵异的存在,直到那一天……我叫张子恒,家住苏皖交界的一个偏僻的小村庄里。七月流火天,天气炎热,本想呆在家里不出门的。但是不出门还不行,我堂哥结婚,必须要去。堂哥家离我家不太远,都在一个村子里,我早早的就赶到了那里。堂哥家里的经济条件比较差,在现如今这彩礼越来越重的

  • 【今日20180620】推荐《追缉落跑萌妻》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追缉落跑萌妻》在线阅读小说名称:追缉落跑萌妻目录预览:第一章女人,敢说强我的,你是第一个第二章睡了我黎瑾泽,用个小玩意就能打发的吗?第三章落魄的双胞胎妹妹第四章上错床第五章怀孕第一章女人,敢说强我的,你是第一个第一章女人,敢说强我的,你是第一个嘭——总统套房的大门重重关上,顾蔓蔓被人一把推了进去,随后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浑身酒气都摸不着东北方向的顾蔓蔓顺着淋浴的声音跌跌撞撞的爬到了浴室的门口。一把推开浴室的大门,雾气朦胧的浴室里,一个拥有蜜色的肌肉的男人不停

  • 【今日20180620】推荐《婚妻》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婚妻》在线阅读小说名:婚妻目录预览:第1章被老公送上别人的床第2章无地自容第3章老公是否知情第4章老公似乎有小三了第5章被方殷要挟第1章被老公送上别人的床我生长在繁华都市,与自由恋爱的老公结婚三年有余。老公为人勤恳,对我又呵护有加,本以为这辈子就这么安稳地过完一生,却从未料到我亲爱的老公,竟会将我拱手送人。那天,凌风一反常态,一回到家就从背后将我一把抱住,贴在我耳边道:“老婆,我今天想跟你玩点不太一样的。”灼热的气体缓缓进入我的耳道里,引得我腰部有点发酥。没

  • 【今日20180620】推荐《吻安顾先生》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吻安顾先生》在线阅读小说名:吻安顾先生目录预览:第01章逃跑的新娘第02章嘘,别出声!第03章羞,流氓!第04章救命!第05章被逼无奈第01章逃跑的新娘“快,别让她逃了!”“这边,她往这边跑了……”一袭白色婚纱的林晓雪慌不择路地拐进长长的走廊,踩着小高跟拼命地往前奔跑着,好几次险些被长长的裙裾给绊倒。身后,追赶的脚步声越来越大,他们的话语惊得她的心跳不自觉又加快了半拍。细汗渗透她白皙如雪的肌肤,沿着她的化着精致果妆的脸往下淌。为了防止被绊倒,她双手拎起了裙子

  • 【今日20180620】推荐《时光几许烟雨》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时光几许烟雨》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时光几许烟雨目录预览:第一章:一夜春宵第二章:不会再放手第三章:你是我老婆第四章:再次相遇第五章:是个误会第一章:一夜春宵七夕节的夜晚,苏芋洛心神不宁地守着电话,司翎的电话一直都没人接,不知道出什么事了。她失神片刻,手机突然嗡嗡作响,是一条彩信照片。苏芋洛赶紧点开,眸光落在屏幕的这一瞬间,脸色一片惨白。照片上的男人,苏芋洛再熟悉不过。熟睡中的司翎,和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得意的享受着他的怀抱,缠绵的唇舌被清晰的拍摄下来,二人赤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