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走了,青春 8章

2017/12/19 18:12:24 来源:网络 [ ]

小说:走了,青春

第八章 蒋迪的请客
周墨和裴俊回到寝室,看着正在玩游戏的殷磊,旁边两瓶啤酒已喝了一瓶半。版权qi-wen.com郭鑫阳在一边也是发愁看着。胡杰躺在自己的床上玩着自己的电脑。寝室的地面上也是酒渍横流。
  “殷磊,不要玩了!为了别人堕落自己,不值得!”周墨拿起那剩下的半瓶酒。
  “我的事,你不用管!你有你的女朋友。我有我的酒。”殷磊夺过周墨手里的酒。走了,青春 8章
  “先随他去吧!我们现在再怎么说也没用!”郭鑫阳翻看着床头旁的NBA杂志。
  “男人不喝酒,白在世上走,男人不吸烟,对不起老祖先!”胡杰使劲点着鼠标。
  周墨也无话可说了,无论郭鑫阳和胡杰那个说的对,结果都一样。此时他内心里十分的烦恼。恨不得把墙壁一拳捅破。
  他看着QQ空间里的朋友们的状态。其中程思静的是“今天过的真好!多谢学长帮忙!”后面还有一害羞的表情。奇闻网周墨看了,不知哪里来了醋意!心里更是不爽。熄灯后也是翻来覆去睡不着,只听见殷磊的打鼾声和胡杰敲键盘的声音。
  第二天,天气阴沉沉的。周墨感觉广场上,悬铃木的叶子一下子老了许多,没有刚来时的朝气了。同学们也大都穿着长袖,而自己却还是夏天的短袖。一阵凉风袭来,周墨的心里掠过一丝凉意,不由得咳嗽了两声。
  到了教室,周墨的手机来了条短信。版权qi-wen.com是蒋迪发过来的,邀请周墨今天中午在学校第五餐厅吃饭。周墨笑了笑,也许自己也要给自己重新定位了。
  中午到了,但是外面也下起了毛毛细雨。周墨按照约定在教学楼的一楼等着蒋迪。过了一会儿,蒋迪来了。裸色中袖的秋季连衣裙,搭配着细款腰带。马尾也放了下来,两个酒窝依旧是那么可爱迷人。推荐http://www.qi-wen.com/周墨连忙在脸上挤出一丝笑容。
  “怎么,见到我一脸的不高兴!”
  “昨天没睡好!”周墨笑着说“我们都没带伞,怎么办!”
  “凉办!这点小雨,不打伞才对!走吧!”说着两人来到了五餐的二楼。
  “我们吃什么好呢!学校也没什么好吃的!”蒋迪走在前面甩了甩自己的裙子。
  “你说了算!,我今天就舍命陪美女吧!”周墨歪着头斜看着蒋迪。
  “那好,我们先吃一棒煮玉米吧!现在人有点多,最后我们再吃砂锅,可以吗!”蒋迪嘴里说着,可另一边早已买了两棒煮玉米递了过来。
  周墨接过玉米,满心的后悔,因为家乡种玉米,自己从小都吃。但自己有言在先也只好从了蒋迪。说明qi-wen.com两个人找了个餐桌坐下。周围人来人往,但周墨觉得世界上只有他们两人,这不知道是出于尊重还是什么!周墨并没有说第一句话。
  “你是河南哪里的啊?”蒋迪小心翼翼的啃着玉米,真不像是个学姐。
  “漯河的,你听说过没?”
  “没,我恩施的。你知道不知道?”
  “嗯,开始的时候,我听你提到过!”周墨扶了扶眼镜框。
  “那么久的事,你还记得!有何居心?”
  “没什么啊!记性好,没办法!哪像你,贵人多忘事!”周墨似乎想活跃一下双方的对话,不一会儿定好的砂锅也上桌了,两人聊得越来越嗨。
  “我挺喜欢你的文笔的!有一种意境!”
  “你的也很棒!”周墨是发自内心的赞美,蒋迪也笑了。
  “我的高中同学都说大学如果不谈恋爱,就不是完整的大学生活了!”
  “你不是有男朋友吗?”周墨随便接了一句。
  “我有很多男朋友,你说的是谁啊!”蒋迪想了一会儿,笑着回答道。
  “就是你的QQ空间的那个!”周墨并不想聊这个话题,但是他的内心不得不给自己这个任务。
  蒋迪的脸色变了。周墨准备转移一下话题,可还没开口,蒋迪说话了。
  “嗯,他现在在黑龙江大学,我们高中就认识了,他父亲在青岛工作,将来他也会到青岛工作吧!”蒋迪停止了夹菜。但说话时脸上并没有一丝的喜悦。
  周墨连忙转移了话题,本想对蒋迪诉说一下自己心中的不快,到头来却要安慰蒋迪,真是意想不到。到了下午两点的时候,来吃饭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蒋迪也放下了筷子。
  “走吧,如果下大了,我们就要走不了了!”周墨先站了起来。
  走到门口,天比进来的时候阴得更厉害了,像泼了墨似得。一滴雨滴打在了蒋迪脸上。
  “都怪你,乌鸦嘴!”蒋迪撅着嘴巴。
  “我们先去湖那边的亭子下躲躲雨吧,我给我寝室的同学打电话,让他们送把伞过来,就行了!”周墨指着不远处湖心的醉心亭。
  两个人一起冒着雨跑到了小亭子下。湖水里两条红鲤鱼在游来游去。雨水顺着亭子的檐往下滴。周墨看着蒋迪,雨滴吸附在发丝之间,脸也被搞湿了,不仅呵呵的笑出声来。
  “我冷了,周墨。”蒋迪双臂抱着自己,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带着渴求的目光。
  周墨犹豫着,他不知道说什么好,他不能把胸前思静的位置让给别人。
  “做我哥们吧!”蒋迪站到周墨前面背对着周墨,把周墨的双手搭在自己的肩上,扭过头,笑着。
  周墨会心的笑了,他抱着前面的蒋迪。看着雨水打在湖面上产生的涟漪。
  “你说,男生和女生之间存在真正的友情吗?”蒋迪问周墨。
  “我始终相信,友情的存在,男女之间的友情也不例外!”
  “那你说,我们之间是友情嘛?”
  “我说是你信吗?”
  “信”蒋迪肯定的回答。
  “那就是了!”
  “如果我不信呢”
  “那就不是了!”
  “那你觉得是不是呢?”
  “你知道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吧!”周墨伸手接着从檐滴下的水滴。
  “嗯!”
  “我认为情感也存在相对性,爱情和友情的速度不同,体验也不同。当然,两者都不会达到光速!”
  “不明白!”
  “这个问题,还是让时间来回答你吧!他的答案应该是标准答案!”
  “喂,聊得不错嘛!老七!”周墨回头一看,原来是裴俊送伞来了。
  “裴裴,我太爱你了!”周墨接过伞转身递给蒋迪,蒋迪接过伞,一边笑着一边说着感谢的话。
  可等周墨准备和裴俊一起撑伞回寝室时,周墨发现裴俊已经溜出去好远。
  “喂,裴俊!”
  “老七,我们的伞还要要回来呢!你懂得,请我吃馄饨啊!”裴俊一边回头挥手一边往前走,差点就要摔倒。
  “你送我到公寓吧,免得我还要还你伞。你不是说我贵人多忘事嘛,万一把你的伞忘还了,怎么办!”蒋迪撑开伞,一脚踏进了漫天的雨里。
  “我来撑伞吧!”
  周墨和蒋迪一起在雨里走着,时不时的见几个人头顶着书在雨里狂奔,路旁的雪松被雨水淋过之后显得更清脆了。雨水打在伞上,周墨并没有听见蒋迪哼唱着《天空之城》。
  “你看过宫崎骏的《天空之城》没有!”蒋迪伸手去接沿着伞而下的雨滴。
  “看过,很精彩!特别是背景音乐比诗歌还美!是久石让的!”周墨尽量把伞往蒋迪那里撑。
  “你很喜欢动漫?”
  “还可以,我最喜欢《柯南》和宫崎骏的动漫,其他的也都看一点!”
  “动漫里的女生好看吗!”
  “好看,动漫里的女生设计的大都很美!”
  “那你觉得,我和她们谁好看呢?”蒋迪挽起了周墨的手臂。
  “动漫里的美女再美,也比上你的一根头发丝儿!”
  “那现实中的我美吗?”蒋迪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么多问题。
  “美啊!追你的人一定不少吧?”周墨反问了一句,他可不想被蒋迪问倒了。
  “你猜!”
  “排队追你的是不是从南校门口,到北校门口啊?”周墨故意开了个玩笑。
  “猜对了,我到了!”蒋迪用纤细的手指着一栋女生公寓楼,宏德公寓。
  “这不是王文音她们住的公寓吗?你也住这里?”周墨他们来到公寓大厅。
  “是啊!要不进去看看,休息一下!”
  “不了,我还有事,你赶紧回去吧!换换鞋子。”周墨指着蒋迪鞋上的泥,摸了摸自己湿湿的头发。
  “看你都淋湿了!奖励你一下!”蒋迪彻底抱着周墨,脸贴在周墨胸前,然后转身上楼了。
  周墨看着蒋迪离去的背影,当时他的的确确感到了温暖。回到寝室殷磊在玩电脑,郭鑫阳去了图书馆,裴俊在寝室里看高数。胡杰好像被肖凯一个电话叫去了。
  “怎么样,老七。是不是又抱上啦!我的馄饨还可以吧!”裴俊翻着参考资料。
  “哎呦,怎么知道学习啦!裴裴!”周墨不想提出这个话题。
  “裴裴,我呸!”殷磊哈哈笑道。
  “别以为我只学坏,不学好!我的目标可是考研!将来考上研究生,我请你们吃饭!”
  “你考上研究生,那我就考上博士生了!殷磊头也不回的说着。
  “对了殷磊,我在餐厅看到一美女,金发碧眼。很适合你!”周墨脱掉自己的鞋子。
  “妈妈咪呀,中国人都搞不定,还想搞外国人!”裴俊嘲笑了一句。
  “你懂什么啊!不经历怎么懂得!到时候我就找个外国老婆,让你们瞧瞧!”
  “我给你双倍的贺礼!”周墨把袜子扔到洗脚盆里进了卫生间。
  “我送你四倍的!你要那样,除非母猪会上树”裴俊呵呵直笑。
  “我就给你上个看看,西语不是有留学生吗?过完年我就领过来让你瞧瞧!”
  “不用过年,只要你大学四年搞得定,我就服你!对了,殷磊,用你的电脑上网买两件羽绒服呗!”
  “买什么羽绒服,青岛这里冬天很暖和的,哪像内蒙零下四五十度!”
  “你是那内蒙的牦牛。我是贵州的小熊猫!”裴俊下床,身子贴在殷磊身上来回地蹭。
  “好啦,好啦!我也买一件!”
  

走了,青春 》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走了 或 青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小说《前妻不要逃》之第十四章 凌菲儿的间谍【14】

    原标题:小说《前妻不要逃》之第十四章凌菲儿的间谍【14】小说名字:前妻不要逃第十四章凌菲儿的间谍冷清溪觉得今天真的是她的幸运日。除了在花圃遇见慕寻城的那个小小意外之外,今天过得还真充实。先是白书南带着她在城中的各大景点采风,照了很多照片,给自己带来了许多灵感,接着又是回到慕家得知慕寻城和凌菲儿都不在慕家,而且短时间都不会回来打搅她这个好消息。想到慕寻城白天看向自己的目光,她浑身就开始有些不自在,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心虚的跑开,也许是因为他的目光太过强烈,她竟有了一种被直射内心的感觉。而且他的样

  • 小说《相思君知否》之为父【14】

    原标题:小说《相思君知否》之为父【14】小说:相思君知否为父“都住手——!”一声断喝打断了地牢内的暴行。陈国昌快步入内,面色可怖,喝道,“都不要性命么。”陈国昌从龙侍驾三十余年,向来风雷手段,狱卒们对这位从龙太监怕得很,见之如见圣上亲临,慌忙整理仪容,退到一旁。“都怕什么?”若妃几近疯癫,拉着方才打人的狱卒,“上啊!你不是叫得最欢么?你不是说她好看么?本宫命令你,去上她!把她弄得欲仙欲死,快去啊!”地牢寂静,人人屏息,只闻若妃一人撒泼的叫喊声。“怎么不去?为什么不去?你怕陈国昌告诉皇上?他不会说

  • 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14章 毒酒一杯【14】

    原标题: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14章毒酒一杯【14】小说名称:半生情缘半生劫第14章毒酒一杯冷宫凄凉,转眼腹中的孩子已六月有余。自从王皇后被处死后,应雪桃痛不欲生,整个人消瘦了不少。她不愿吃东西,宫女们强行将汤粥灌入她嘴里,这才勉强吊住了一条命。窗外盛夏的阳光碎了进来,应雪桃躺在床上,透过五指观察窗外的世界。树叶绿了,繁花开了,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可是她的人生已经结束了,她的心早就死了。腹中的胎儿突然踢了她一脚,这是她第一次感受到胎动。应雪桃一怔,用手贴住高高隆起的肚皮,忍不住抽泣了起来。孩子

  • 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14章 街边偶遇【14】

    原标题: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14章街边偶遇【14】小说名:先生,我们不约第14章街边偶遇趁萧毅然愣神之际,林语嫣使劲全力推开他。一手捂着胸口就冲出了卧室。陆小桃此刻就站在卧室门口,手里拿着串钥匙。萧毅然起身,心底闪过一丝懊悔,他干嘛把钥匙给陆小桃!他略过她,大步去追林语嫣,冲着她的背影吼道:“林语嫣,五百万不还给我,你休想离婚!”‘呯’楼下传来一声关门声。林语嫣走了,萧毅然想起陆小桃就生气!如果今天不是她,他就能睡了林语嫣。想起林语嫣胸口处新的吻痕,他就气得不打一处来!他一定要查出那个奸夫

  • 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14章 离婚协议【14】

    原标题: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14章离婚协议【14】小说名称:烟波江上余音绕梁第14章离婚协议陆温泽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门口,他的目光染了寒意,一瞬不瞬的看着萧月,是那样的厌恶和憎恨。此刻她忽然明白了,这次的绑架事件,只怕都是江楠和阿董一手策划!可是,江楠和阿董,完全风牛马不相及的两个人,怎么会联手,上演这样一出大戏?她还没来得及解释,便被陆温泽一把推开,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小楠!”陆温泽再不看她一眼,冲上前把江楠打横抱了起来,她缩在陆温泽的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去。“温泽,我好害怕……

  • 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14章 撞见她和另一个男人【14】

    原标题: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14章撞见她和另一个男人【14】小说名:相思满心间第014章撞见她和另一个男人不过看着他熟门熟路的样子,明显不是第一次来了。方小鱼忍不住低声问道:“这儿消费这么贵,你经常来吗?”宋霆希眸光一闪,温柔一笑:“不是经常来,除非请重要的人。”方小鱼一愣,她再傻也听出对方在说她了,看宋医生这个样子,难道是想追她?不会的不会的,这种黄金单身汉怎么可能看得上她……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下说:“你在医院上班也很辛苦,没必要花这个钱,我今天身上没带那么多钱,这次我们AA,下次我请你

  • 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14章 街边偶遇【14】

    原标题: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14章街边偶遇【14】小说名字:略过岁月去爱你第14章街边偶遇趁萧毅然愣神之际,林语嫣使劲全力推开他。一手捂着胸口就冲出了卧室。陆小桃此刻就站在卧室门口,手里拿着串钥匙。萧毅然起身,心底闪过一丝懊悔,他干嘛把钥匙给陆小桃!他略过她,大步去追林语嫣,冲着她的背影吼道:“林语嫣,五百万不还给我,你休想离婚!”‘呯’楼下传来一声关门声。林语嫣走了,萧毅然想起陆小桃就生气!如果今天不是她,他就能睡了林语嫣。想起林语嫣胸口处新的吻痕,他就气得不打一处来!他一定要查出那个奸

  • 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之第14章 给我最大的满足【14】

    原标题: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之第14章给我最大的满足【14】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第14章给我最大的满足“没事。”我摇摇头,不自然地撇开目光,心里想的却是他为什么会看寻常的居家杂志。傅言殇像是察觉了我的心思,合上杂志递给我:“如果以后在家里无聊,可以看看这类杂志,挺有意思的。”我先是一愣,然后受宠若惊地接过杂志,翻了翻。里面除了有一些情感小故事和保健养生贴士之外,占大半篇幅的,全是穿衣搭配指南。他为什么建议我看这种杂志?是觉得我的形象惨不忍睹,丢他的脸?我猜不透傅言殇的用意,索性直接问道:“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