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书名:女子监狱男管教11章(第011章 长长记性)

2017/12/19 17:03:08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书名:女子监狱男管教

第011章 长长记性
我在一边看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你这是要干嘛?”

    她说:“不干吗,按照队长的意思给她长长记性。奇闻网”说着从兜里掏出一根棍子然后拉长,也不知道她摁了哪里?铁棍子泛着蓝色的电花兹兹的响着。我在一边看明白了,这他妈就是传说中的电棍!

    “喂!这样是不是太残忍了?”我心有不忍,说道。

    马爽也不答话,铁青着脸走上前,电棍直接摁在薛明媚的身上。

    “刺啦…”的电流声很清晰的传进我的耳朵。我在一边看得毛骨悚然,却不曾想这薛明媚却是个真女汉子,面对这酷刑哼都不哼哼一声。

    “上次你挨了五下没有哼哼,看看你这次有没有长进。”马爽手拿电棍冷笑着对薛明媚说。奇闻网果然是有其姐必有其妹,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马爽的心跟她姐马玲一样的冷酷残暴。

    薛明媚虚弱的一比,流着血的嘴角强行咧开,笑的比哭都难看。“电电更健康……”

    马爽不再说话,连着对着薛明媚的身子一直干到第七下,薛明媚终于晕了过去。我在一边心惧而又无奈的看着,每电一下,我就跟着颤抖一下。第四下的时候,我甚至都已经闻到了薛明媚身上的肉糊味。

    薛明媚被电晕了以后,就这么挂在操场的铁架子上。

    马爽对一边傻愣怔住的我说道:“等以后久了,你就见惯不怪了,在这里,面对这些社会的败类,你只能狠起来,她们才怕你。书名:女子监狱男管教11章(第011章 长长记性)

    我说是是是。

    心里想,你他妈的确实是狠,但恐怕更多的是心理变态吧,要是不能忤逆上司的意思必须给薛明媚惩戒,随便电一下也就好了,至于要把她电晕吗。

    “她没事,你放心。怎么,你看上这个女的了?”马爽奚落我似的说道。

    我不说话。

    薛明媚半小时后才幽幽醒了过来。随后被关进了小号,在被推进小号的那一刻,她的嘴角居然还是挂着笑容,是那种非常邪恶的笑:“男人,你心疼吗。阅读qi-wen.com

    我羞愧的低着头,心里有股想哭的感觉。

    从小号出去监区外的路上,我和马爽一直保持着沉默。因为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些女管教实在是太恐怖,他们可以谈笑风生尽显柔弱女姿态,也可以变身凶神恶煞的牢头,我暂时有点接受不了。我都想问问她,那电棍她是如何忍心杵在薛明媚身上的,而且还不止一次。

    马爽率先打破沉默,她看着我说:“都是小事,你要学会适应。你才来没多久,很多事情你还不了解。你也看到了,薛明媚刚才见到你这个男的是有多疯狂。书名:女子监狱男管教11章(第011章 长长记性)

    马爽笑呵呵的开始给我传授经验。

    我好奇的问:“那他们除了性的渴望,还有什么会让他们反应如此强烈?”

    马爽停下脚步:“减刑啊,知道他们为什么打架吗?就是因为他们平时工作的绩效可以换积分,有些人要强行找别的犯人要,不给就打。好多弱势的受不了都要自杀”

    “自杀?”我匪夷所思的看着马爽,非常不理解。

    马爽点点头说:“对啊,在这么封闭的环境下,尤其是来这里的女人,在外面的时候很多都是小白领。来到这里肯定会压抑,自杀也是很正常的。”

    “怎么都这么脆弱呢?监狱里不是也定期有心理辅导的吗?”

    马爽哈哈大笑:“小菜鸟,外国电影看多了吧,时间长了你就了解了。”

    马爽几乎对于我的每一个问题的回到都是:你以后就知道了。来自http://www.qi-wen.com/这让我越发的觉得这所监狱充满了太多的疑惑和诡异。

    走回自己办公室的时候,我心中想的都是薛明媚被关进禁闭室时的目光。

    在办公楼遇到了康指导,她手上拿着文件,应该是有事要忙,看到我后,对我说道:“小张,你去市监狱一趟,和徐男看着那女孩。”

    我说:“这不应该是狱警的事吗?”

    “你也见了,今天接收新人,下午要给她们开个会,人手紧张。医院那边现在只有徐男在那里,你赶紧的过去,你刚来,应该锻炼一下,这也是机会。以后你也是要经常接触这些。”

    指导员给我开了一张纸条,然后拿去给监区长签字,才能通过警卫室那关,去了市监狱医院。

    监狱医院主要承担监狱病犯的监管医疗和管理教育工作,并且承担着罪犯的入监体检、病残鉴定。医院除与社会医疗机构一样有完整的医疗体系外,还有完整的监管体系,医院的医务工作者既是医务人员,同时也是机关工作人员,有些人也是警察。

    和平常的医院最大的不同是受诊的人群是犯人,当然还有监狱的管理职员。

    到了那,问医院工作人员,找到了在急救室门口的徐男,徐男看到我过来,说道:“哥们,是马队派你来的吧。”

    徐男典型的大大咧咧粗爽直性子,刚才我朝她吼叫开监室门,她也不记仇。

    我说是指导员,然后问她女犯人怎么样了。

    “你没见嘛在抢救呐,千万别死啊,晦气得很。死了一大堆麻烦事。”在她嘴里,犯人的命真的不是人命。

    一会儿后,急救室的灯暗了,几个穿白大褂的医生出来,徐男站了起来,我也迎了上去,问医生里面女孩的情况怎么样。

    “没什么大事,也没什么伤,头部有点轻微脑震荡,晕了过去,休息下就可以回去了。”

    “可以去看她吗?”我问。

    “可以。”医生指着旁边的病房说,“这个你们监狱专用的病房,等下病人会转移到这个房间,你们在这等就行了。”

    几分钟后,医生把女犯人推进来,她躺在病床上,脸色惨白,但看上去比在监狱监室里好多了。

    没想到她已经醒了,半眯着眼,看着我,然后说,“谢谢你。”

    我一愣,估计她谢谢我是因为刚才她倒在监室里的时候,迷蒙中知道是我大声吼着要徐男开门进去看她。

    “没事儿,那是我该做的。”我对她说。

    我和徐男分别坐在了病床的两侧。

    女孩身上穿着一件医院里白色的病服,与她皮肤的颜色一样,雪白。

    “你是怎么会被她们打的?能告诉我吗。”我看着女孩子问。

    女孩年龄不大,眼神幽幽看着我,眼睛眨都不眨。

    我被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吧。以后别打架了。

    本来她也无聊,就和我简单的聊了几句,几句聊天当中,我就知道了这件事情的缘由。

    话说在这个姑娘进来的时间并不长,才一个月,天天拼命加班,一天就睡四五个小时,就是想多做点产品出来加工分好减刑。可有些狱霸就是欺负人,自己不干活也就罢了。人家这么辛苦做出来的东西还看着眼馋,上去抢,抢了算自己的。典型的不劳而获。

    女孩说到这里,眼泪已经泪如雨下。她抽搐着说:“后来是薛姐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带着人跟骆春芳那帮人争执最后打了起来。我本来在里面也压抑一时没忍住也跟着动了手。”

    “薛姐?”我很疑惑的看着这个女孩:“你说的是薛明媚?”

    “恩,是她。”女孩附和道。

    我扭头问徐男:“怎么跟那个监室的骆春芳说的不一样?骆春芳说是薛明媚抢的工分。怎么马队长居然把薛明媚关起来了。这太不公平了。”

    徐男粗着嗓门道:“你就他妈别傻了,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这里是监狱,有什么公平说的。怎么,哥们,你想替薛明媚出头?”

    “难道监狱里面就没有法度了吗?”我不甘示弱的说道。

    “行行行,有法度,你是对的。”徐男苦笑着摇摇头:“我刚来的时候和你一样,不过现在我们有区别。”

    “这么说是你变了。”

    “算是吧,用不了多久,你会和我一样的。嘿嘿,看看你,刚出校门大学生的就是不一样,十足的一个愤青。”徐男一副老道的表情笑着打趣。

    女孩这时候突然开口:“警官,你能不能帮我打个电话让我现在见见我的家人?”

    “不行。”不等我答话,徐男就断然否决:“监狱明文规定一月只能探视一次,再说这事是狱政科说的算,我同意也没用。”

    “我让家人给我饭卡多充点钱。我有急事,人命关天的事。”女孩继续哀求。

    “这是规定,你不要为难我。”徐男果断拒绝。

    倒是我,看着女孩子一脸的焦急和哀求,心里已经动了恻隐之心。毕竟每个人都不是单独存在,肯定都会有自己爱的和爱自己的。尤其是在自己受伤的时候,谁不渴望家人的安慰?

    “非探视时间见个面真的这么难吗?”我试探性的问徐男。

    “张帆,你要注意你的身份。我们不是领导。非探视时间让他们见面,我们是违反纪律的。你担的起吗?”

    我欲言又止的看着徐男,虽然我很想再帮那个女孩说点什么。但看到下了徐男一脸的决绝,我终究还是没法开口,只能心里面同情了。

    女孩不甘心,咬着嘴唇。

    坐了一会儿,徐男站起来说:“我出去一下。”

    “哦,好。”

    徐男出去后,女孩看着我开口说:“警官,你可以帮我吗?”

书名:女子监狱男管教》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女子监狱男管教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金主的替身小妖精 金主的替身小妖精 全文免费

    原标题:金主的替身小妖精金主的替身小妖精全文免费小说书名:金主的替身小妖精目录预览:第一章我是你的人!金主的替身小妖精第二章警察,查房!金主的替身小妖精第一章我是你的人!“颜冰,一号包厢!”颜冰从沉思中缓过神来,挪动起婀娜的身体,娴熟地拿起了自己的酒盘。“哟!一号包厢向来都是一些钻石王老五的聚会地点,福分不浅啊。”一旁的阿娟用着嫉妒且嘲弄的口吻说着。颜冰冷哼一声,走向一号包厢。“切!嘚瑟什么?老娘年轻那会不比你现在的人气差!”阿娟在背后瞥着远去的颜冰,满脸的不屑,心里却产生一丝嫉妒。颜冰穿梭在迷

  • 独家宠闻,总裁的萌妻心得 独家宠闻,总裁的萌妻心得 全文免费

    原标题:独家宠闻,总裁的萌妻心得独家宠闻,总裁的萌妻心得全文免费小说书名:独家宠闻,总裁的萌妻心得目录预览:第一章奔跑吧,姑娘独家宠闻,总裁的萌妻心得第二章投案自首独家宠闻,总裁的萌妻心得第一章奔跑吧,姑娘“孙怡人!我要跑路了,快给我订张去国外的机票!”“哟,”电话那头的声音带着十二分的幸灾乐祸:“程晓萌,你这是杀人了还是放火了,这么急着潜逃?”杀人放火?这跟她现在的处境比起来,完全都不算事儿!程晓萌急得几乎要吐血:“少废话,过来再说!”挂了电话,她才哆嗦着打开门,一把瘫倒在沙发上,几乎万念俱灰

  • 锦绣缘,江山为聘 锦绣缘,江山为聘 全文免费

    原标题:锦绣缘,江山为聘锦绣缘,江山为聘全文免费小说名:锦绣缘,江山为聘目录预览:第一章骄横重生锦绣缘,江山为聘第二章小计得逞锦绣缘,江山为聘第一章骄横重生“咿呀——”偌大的水帘长袖如水仙花瓣一般的层层散开,铺洒的如层层浪涛,身上的锦衣玉石徐徐随身姿跃动,繁目琉璃,翠翠的声声念念。一个年过四十的妇人缓缓走到了前院的土墙前面,看着那里站着的腰身挺直的小姑娘,孤直的背影,顿时心里暗叹了一声,走上前去,温声道:“大姑娘,快回去歇着吧,今天想必是不能来人差遣干活了。”小姑娘缓缓的转过头,眉眼如画,如芙蓉

  • 攻妻不备:老公大人枕边欢 攻妻不备:老公大人枕边欢 全文免费

    原标题:攻妻不备:老公大人枕边欢攻妻不备:老公大人枕边欢全文免费书名:攻妻不备:老公大人枕边欢目录预览:楔子:她的初夜001卖就要卖的彻底002我是不出场的003情急之下的自保楔子:她的初夜恍惚中唐馨闻到了那熟悉又想念的气息,仿佛他正静静的抱着她。回到了将第一次主动交给他的那一夜,缠绵入骨。唐馨主动解开遮住自己身体的浴巾,面红如血的望着他,主动搂住他的腰。他有些震惊,有些无措,身体不可抑制的渴望贴近她。修长温柔的手指像抚摸价值连城的精致瓷器般的抚摸着她的身体,有些生硬笨拙的吻着吸//吮着她胸前饱

  • 薄总,潜一个呗 薄总,潜一个呗 全文免费

    原标题:薄总,潜一个呗薄总,潜一个呗全文免费小说名称:薄总,潜一个呗目录预览:第1章取悦他是她最重要的事薄总,潜一个呗第2章这还只是开始薄总,潜一个呗第1章取悦他是她最重要的事极富奢华气息的酒会中,男人们推杯换盏,互相商讨着生意上的心得,而女人们,则攀比着珠宝首饰或是身上的高级定制。辛可可拿着红酒安静的站在角落,她现在虽然算得上是当红花旦,但是在这些自视甚高的贵妇人的眼中,她也没有当红到能让她们趋之若鹜的地步。“你不过是个戏子而已。”薄少哲当初冰冷的话语再一次回荡在辛可可的耳边。她看向宴会上最热

  • 即使爱他是种罪 即使爱他是种罪 全文免费

    原标题:即使爱他是种罪即使爱他是种罪全文免费书名:即使爱他是种罪目录预览:第1章别的男人床上即使爱他是种罪第2章顾悦然!给我站住!即使爱他是种罪第1章别的男人床上我叫顾悦然,一名曾经的职场女汉子,现任的全职家庭主妇。我是外地媳妇,而且有严重的脸盲症,所以嫁过来后公公婆婆一直对我很不满。这种不满,在秋秋出生后,达到了顶峰——因为,秋秋也遗传了的我脸盲症。“长得再好看有什么用?!连个人都分不清!光吃不挣钱,还生个同样分不清人的小丫头片子,我们老李家是造了什么孽哟……”类似这样的谩骂,是家常便饭。有时

  • 曾经爱你若尘埃 曾经爱你若尘埃 全文免费

    原标题:曾经爱你若尘埃曾经爱你若尘埃全文免费小说名称:曾经爱你若尘埃目录预览:第1章我们离婚吧曾经爱你若尘埃第2章你很廉价曾经爱你若尘埃第1章我们离婚吧入夜,酒吧。依旧一片灯火通明。舞池里男男女女疯狂的扭动着自己的身躯。总统包厢内,意大利玫瑰摆放的整整齐齐,四周的摆设好不气派,暧昧的气氛渲染开来……一对男女丝毫不被噪杂声打扰。女人媚眼如丝,哈气如兰,粉颊贴在冰冷的吧台上,微微曲身,雪臀高高翘起。男子不为所动,尽情欣赏着面前的肉体,似乎在欣赏一场表演。“来嘛,拓,我要……”女人扭动着臀部,等待着更

  • 爱你不过一场输 爱你不过一场输 全文免费

    原标题:爱你不过一场输爱你不过一场输全文免费小说:爱你不过一场输目录预览:第1章我送你的礼物还满意吗爱你不过一场输第2章想知道的话就来找我爱你不过一场输第1章我送你的礼物还满意吗方雁从没想过,她和李洋的婚礼,会变成一场闹剧。当神父在神像面前,问出那句:“在婚约即将缔成时,若有任何阻碍他们结合的事实,请马上提出,或永远保持缄默。”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在保镖的护卫下,闯进了礼堂,高喊:“我反对!”“你凭什么反对?”神父看看神坛上的新人,又看看不速之客,推推鼻梁上的眼镜,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凭我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