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书名:都市逍遥高手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2/19 14:42:05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书名:都市逍遥高手

第三章 多少人马
 董事长办公室的门一敲开,乔安天立刻笑容满面地站了起来迎客,可看到宁兰领进来的**青年后,立刻愣在了当场,有点怀疑自己的助理是不是搞错人了。书名:都市逍遥高手小说txt全文阅读

    林子闲才不管那么多,不需要别人请,径直走到宽大豪华的办公桌前坐了下来,瞅着打量自己的乔安天懒洋洋问道:“你就是乔安天?”

    看到董事长瞟来的目光,宁兰心中也是一阵突突,怎么董事长好像不认识这家伙啊!难道自己弄错人了?

    尽管心中满是疑惑,可既然已经见面了,乔安天做人起码的礼貌还是懂的,脸上重新恢复笑容,绕过办公桌主动伸手道:“是林先生?”

    人家很客气,自己也不能给脸不要脸,但是自己此来也不是跟对方客客气气玩过家家的。林子闲伸手和对方握了握便松开了,开门见山道:“我师父是林保,他说你遇见了些麻烦,让我来帮忙。”

    “原来是林大师的弟子,失敬了!”乔安天笑容真切道。验证了对方的身份,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毕竟林保这个名字不是谁都知道的。

    虽然他也不知道那林保林大师到底是何方神圣,但是如今社会,除了一些特殊工种还能保持师徒称呼外,一般都称呼为老师和学生了,剩下的就是一些古老传承的脉系还会保留这个传统,看来父亲弥留之际的遗言果真不简单。

    这就是见识广博之人和一般人的差别,往往从言谈中的零星片语便能抓住事情的要害。

    宁助理松了口气,手脚麻利地泡了两杯茶放在桌上,然后把门关好,识趣地离开了。说明qi-wen.com

    乔安天坐回了办公桌后面,和对方隔桌而坐,见对方神情坦然地端茶悠悠自饮,丝毫不因为自己是什么大老板而有任何异样,心中暗暗点头,这可不是装出来的,没点见识或底气的人,是做不到这样的,说白了,人家似乎压根就没把自己这个大老板放在眼里。

    所谓人不可貌相,他现在倒是不敢轻视眼前这位看似**的青年了,感觉父亲弥留之际所说的林保其人是有些神秘,竟然派了名弟子前来,也不知道是哪位古老传承门派的前辈高人,通常这种隐世门派都有着外界无法想象的恐怖之处……他以前也曾听到过类似的传言。

    “不知道林先生大名?”乔安天笑道,丝毫不因为对方的无礼而生气,这就叫拿得起放得下。

    林子闲吹着茶杯里漂浮的茶叶,淡然道:“林子闲,双木林的林,老子的子,闲人的闲。”

    “好名字,颇有悠然见南山的古风啊!”乔安天随口拍了个马屁,继续笑着问道:“不知林先生目前在何处高就?”他对那林保有些好奇,也想侧面打听下对方的来历。

    “无业游民,闲人一个罢了。”林子闲喝了口茶水,将茶杯放在桌上,开始正视对方道:“我师父说你遇到了麻烦,于是把我派来帮忙,可我还不知道你到底遇见了什么麻烦。来自http://www.qi-wen.com/乔董,我们言归正传,不扯闲篇了,把你的事情说说吧!”

    “也好。”乔安天正襟危坐,开始把事情经过讲了出来。

    原来前段时间,名花集团和一个叫盛青集团的为了一块地皮的开发,争得不可开交,因为其中的利益巨大。

    而名花集团的总经理乔韵正是乔安天的独女,乔安天这个女儿可谓是天不怕地不怕,但是极具商业天赋,所以公司董事会都很放心地把公司操作大权交给了她。

    乔韵也不负众望,这次和盛青集团的地皮之争,被她延伸到了股市上,在股市上狠狠地阻击了一把,造成了盛青集团的资金链短缺,于是名花集团顺利的拿下了那块地皮。可是乔韵并不准备就此罢手,而是想趁盛青集团资金链短缺的机会把整个盛青集团给吞并了,下手的确是有些太狠了,完全是把人家往死里逼。

    然而商业竞争本来就是这样残酷的,不是你吞并我就是我吞并你,在商业操作上没有慈善家可言,这是资本血淋淋的博弈,弱肉强食。书名:都市逍遥高手小说txt全文阅读

    盛青集团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商业上不是人家的对手,于是暴露出了背后恐怖的**背景。其实人家也不愿意这样干,一个大型公司好不容易漂白了,和**过往甚密,很容易引起国家有关部门特殊关注的,但是没办法,都要家破人亡了,哪还能管这个。

    这样一来,整个董事会的董事都感受到了压力,纷纷要求乔韵停手,可胜利就在眼前,乔韵手上掌握着公司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其父乔安天更是掌握了公司百分之四十的股权,父女俩在董事会有绝对的话语权。

    乔韵可谓是底气十足,一意孤行,势要搞垮盛青集团,年轻气盛,认为资本力量是万能的,压根没把那些见不得光的**势力放在眼里。

    惶惶不安的董事会成员一起找到了乔安天商量,乔安天思来想去也觉得不好竖此强敌,有些时候和气生财也是必须的,于是整个董事会做出决定,逼迫乔韵出国度假了,趁这个机会终止了对盛青集团的打击。

    尽管手下留情了,可人家盛青集团不干了,资金链上一下损失了几十个亿,等于是元气大伤。于是干脆走捷径,悍然逼迫名花集团吐出吃进肚子里的肉,并且索要名花集团百分之十的股份。奇闻网时限是十天,十天后得不到满意的答复,就要展开报复了。

    这样一来,名花集团的那些股东又不肯了,已经够给你们面子了,我们都停手了,你们竟然反过来要到我们口袋里掏钱出去,这不是割我们的肉吗?于是纷纷加强了保卫,另找高层人士调解。

    听完事情经过后,林子闲十指缓缓敲打在办公桌上思索,稍倾微微摇头道:“生意上的事情,我无能无力,其它方面我可以考虑。”

    乔安天点头道:“生意上的事情,我们名花集团有能力也有信心应付,主要怕人家下黑手,所以我才打扰林大师。”

    “你想让我怎么帮?”林子闲皱眉道。

    乔安天两眼微微放光道:“不知林先生这次带了多少人马来?”

    林子闲一愣,他算是听出来了,对面这位董事长是想让自己以黑制黑,帮他们把盛青集团背后的黑势力给灭了,这未免也太高估老头子的实力了。顿了顿道:“单枪匹马,没有其他人,就我一个人。原文http://www.qi-wen.com/

    “就你一个人?”乔安天神情一僵,心里骂开了,那还搞个屁啊!

    默然许久后,还是忍不住问了句:“林先生开玩笑吧?”

    “不是开玩笑,我甚至都搞不清楚你和我师父到底是什么关系,我能来已经够给面子了。”林子闲目光灼人的盯着他,缓缓说道:“大的本事没有,有我在你身边,保你个人的人身安全应该是没问题的。”

    乔安天算是听出来了,对方不是没有其它人马或势力,而是多大的交情帮多大的忙,这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没什么好说的。

    他欲言又止了一会儿,可关键是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父亲和那神秘的林保到底有多大的关系,但是从通话时对方不冷不热的态度看,貌似交情也深不到哪里去,如此说来也的确不好要求过多。

    “林先生如果有能力搞定盛青集团背后的势力,可以开个价钱。”乔安天摆出了谈生意的架势。

    林子闲摆了摆手道:“乔董事长,我想你误会了,对我来说,凡事有所为有所不为,这不是钱的事情。我不想做的事情,你给再多的钱也没用。”

    乔安天苦笑笑,知道这个话题没必要再谈下去了,本来就没做那林保的指望,如今已经算是意外的收获了,只是希望这年轻人不要大言不惭吧!

    点了点头道:“那好吧!林先生,是这样的,我个人的生死倒没什么,可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如果可以的话,麻烦林先生保我女儿的平安。”

    “没问题。”林子闲点头答应了,心想,这也算是给老头子一个交代。

    “稍等一下!”乔安天打了个招呼,拿起办公桌上的话筒拨了一个电话,接通后笑道:“小韵,到我这来一趟!”挂了电话后,看见林子闲若无其事地端着茶杯慢慢品着,不由再次苦笑。

    没多久,敲门声响起,乔安天喊了声进来。

    林子闲听到背后靠近的声音,端着茶杯没有回头,只听落落清脆的女声带着几分严肃道:“董事长,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

    董事长?林子闲听了暗暗好笑,这女儿连对老子的态度都是公事公办。

    乔安天站起来,指着林子闲笑道:“小韵,这位是我请来保护你安全的林先生。”

    那女声实在很动听,而且感觉有些耳熟,林子闲靠在转椅上转了过来,谁知一看到对方的容貌,顿时‘噗’的一声,将嘴里的茶水喷了出来,俩眼珠差点也跟着一起喷了出来。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和自己同机从美国回来的座邻,同时也是那位在机场把自己给打了一顿的美女。此时正一身干净利落的白色名媛职业套装,长发盘在脑后,亭亭玉立地站在他眼前,冷冰冰的面容不改当初,依然美得触目惊心……
第四章 林副部长
“是你?”林子闲瞪着眼睛,咳着气管中呛进去的茶水道。

    由于他的装束打扮变化过大,乔韵一时间还没有认出来他,不过那神态举止倒是让她很快回忆起了是谁。玉润光洁的额头上一双颇含英气的双眉一皱道:“怎么是你?”

    由那双淡薄英眉就可以看出她是个特立独行的女人,一般女人都会拔眉画眉,但是这个女人却是英眉飒爽,不见丝毫点画过的痕迹,却偏偏天生如此好看,若是经过修饰的话,可能反而会失去了现在的风韵。

    配上她不苟言笑冷冰冰的表情,加上那深邃明亮的双眸,让人有些敬而远之的感觉。

    可是那妙曼绝伦的身材,搭上天仙般的面容,那种美丽无法言喻,实在是个极品女人。

    “怎么?你们认识?”乔安天面露喜色,如果是这样就好办了,假如女儿和这林子闲关系匪浅的话,说不定能让其出大力气帮忙。他对自己女儿的姿色还是有信心的,丝毫不排除林子闲会做出博美人开心的事情来。

    “不认识。”乔韵一口否认了,转而说道:“董事长,希望你能慎重考虑,我觉得公司实在没必要请这种人。”她对林子闲实在没什么好感,在她眼里,这位不过是个喜欢寻花问柳的无赖而已。

    林子闲一脸尴尬的坐那,手中的茶杯不知道是端着好,还是放下好。

    他在乔安天面前可以举重若轻,但是面对这个冷美人,实在没什么底气,谁叫自己泡人家不成功不说,还被人家打了一顿,这脸都丢到太平洋去了,哪还有脸去保护人家。可自己刚才偏偏还答应了乔安天……

    不认识?这怎么可能?你们俩的态度明明就是互相认识!乔安天一时也想不清这两人是怎么回事,顿了顿道:“小韵,林先生来历不凡,是我私人关系请来的,让他保护你,也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

    “来历不凡么?”乔韵一双冷眸逼视道:“林先生是吧?昨天有幸和林先生同机回国,对林先生的一举一动至今记忆犹新。敢问林先生在美国是干什么的?”

    乔安天闻言微微恍然,原来是在飞机上认识的,看来的确没什么交情,又有些奇怪的看着林子闲,不知道他到底干了什么,让女儿这么大成见?

    不过他倒是越发确认了林保的不凡,自己打了个电话,人家立马就从美国招了弟子来,由此可见一斑,门徒遍布国内外啊!

    林子闲却是一阵心虚,他还真担心乔韵会当她父亲的面讲出自己泡她的事情来,倒不是怕这俩父女,而是恐惧这种当着人家父亲的面被揭露无耻下流真相的尴尬,关键是潜意识里真的对人家存了非分之想,这才是软肋。

    经历过头次去见丈母娘和岳父的男人都可以理解这种心情,有点类似,紧张是必须的。

    然而事到临头总要面对,他巴不得快点把这女人给打发走,鼓足勇气道:“在美国一家餐馆刷盘子。”

    乔安天一愣,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乔韵却是面无表情地冷冷道:“那你觉得你有能力保护我吗?”她很想直接提醒对方,我都能把你给收拾了,你还来保护我?

    看出对方不会揭老底了,林子闲也端正了心态,抿了口茶水道:“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试试。”

    “不用了。”乔韵干净利落的一口拒绝道:“董事长,我是不会接受这种人保护的,他人品有问题。我还有事忙,如果没有其它事情,就不打扰董事长了。”

    一句‘他人品有问题’,让林子闲刚到嘴的茶水又把自己给呛得连连咳嗽,想辩解,人家只留下了一道靓丽背影,消失在门外。

    “林先生,你和我女儿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乔安天一脸狐疑地问道。

    “的确有些误会。”林子闲倒是老实,不过有些避重就轻地说道:“不否认你女儿确实漂亮,同机回来的时候,我搭讪了几句,结果她把我当成了色狼,实在是误会,简直比窦娥还冤呐!”

    “哦……”乔安天饱含深意地看了他两眼,默默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一阵思忖后,做出了决定:“林先生,不如这样吧!你先在我名花集团挂个职,就做保卫部的副部长吧!”

    林子闲眉头一皱道:“没这个必要吧!我不想加入任何公司。”

    “你放心,只是个闲职,不需要做什么,我会通知下面,你的专职任务是保卫总经理乔韵……不要误会,你也看到我这个女儿的脾气了,想让她接受不用点手段不行。公司内部,不影响公司正常运转的职务,我这个董事长有直接的行政任免权,只要把你的这个职务定下来了,她若想否决我这次的任命,必须要经过董事会同意才行,而她也不会为这么点小事就把事情捅到董事会去削我这个父亲的面子,就算上了董事会,其他董事成员多少也会给我点薄面,只要形成了正式决定,到时她不接受也要接受。”乔安天笑道。

    “好吧!”林子闲有点勉为其难的接受了,其实潜意识里不免有找机会一亲芳泽的想法,否则他只怕也不会答应。

    乔安天一个电话,宁兰立刻亲自着手办理这件事情,领着林子闲到几个部门转了趟,又是照相,又是办证的,最后一张员工卡发到他手上。

    拿着手上的员工卡,林子闲有些哭笑不得,若是让另一个圈子里的人知道自己干起了这个,只怕会笑掉人大牙。

    宁兰又把他带到了保卫部,交给了保卫部段继业段部长。

    这位段部长起先接到通知,由董事长任命,上面直接空降下了一位副部长,心中正有些不高兴,担心对方有董事长的关系迟早会抢了自己的饭碗。

    但是宁兰离开前把段部长拉到一旁咬了阵耳朵,立刻让段部长心中的不快烟消云散,原来是专职保镖,迟早要离开的,不是来抢自己饭碗的。

    尽管如此,段部长还是恪尽职守,向林子闲大概介绍了一下保卫部的情况,又拉着他到各岗位转了转。

    那两名之前将他赶出大楼的保卫很是忐忑不安,没想到这家伙一转眼便成了自己的顶头上司。前台的两名客服妹妹亦是一阵忐忑,须知一个大型公司的保卫部副部长,职权相对于底层员工来说也是不小的,有单独的办公室不说,甚至有纠察风纪的职权,有心要收拾她们的话,完全能让她们丢掉饭碗。

    两人巡完回来,差不多快到下班时间了,段部长非常热情,要请林子闲去吃饭,林子闲却之不恭。谁想办公室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段部长随手拿起电话:“你好!保卫部,找哪位?唔……董事长……嗯嗯……好!”回头朝林子闲喊道:“林部长,董事长找您。”

    “乔安天找我?问他什么事。”林子闲回头随便说了句,继续在保卫部员工栏下,抬个头看那百多号手下的照片。

    段部长巨汗,他发现真的碰上牛人了,董事长的电话爱接不接的不说,竟然还直呼其名,迅速用手捂住了话筒,一脸苦笑道:“林部长,我哪有权利关心董事长的事,您还是接电话自己问吧!”

    林子闲也没为难他,走来接过他手中的电话,喂道:“乔董什么事?……接风?吃饭……”他看了眼段继业,“恐怕不行,保卫部的段部长要请我吃饭,我已经先答应了……”

    段部长身形一个虚晃,差点没站稳,他自问何德何能竟敢抢董事长的客人,不想在名花集团混下去了还差不多。闪得比兔子还快,一下就窜了过来,慌忙伸手捂住他的话筒,一头冷汗道:“林部长,我没得罪您吧?您高抬贵手,我的饭什么时候吃都行,找空您挑地方,今天我想起还有点事情没办,暂时不能奉陪,您还是去赴董事长的约吧!”

    林子闲反应了过来,自己敢不给乔安天的面子,人家还要在乔安天手下混饭吃,可不敢得罪大老板。推开了他的手,回道:“乔董,在吗?……哦!那个段部长忽然想起还有点事,饭局推后了……行,我等您。”

    啪,挂了电话,继续到员工栏下看谁长得最帅去了,估计要不了多久自己的照片也要贴上来的。

    段部长擦了把冷汗,回头抓起桌上的茶杯猛灌茶水消火,最后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看向林子闲的目光仍然心有余悸。

    公司有新的员工任命,资料自然是第一时间到达了总经理的手上。

    乔韵看到了眼林副部长的任命通知,已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直接扔到了一边,连多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回头继续忙自己手头上的事情。

    桌上的电话‘嘟嘟’响起,乔韵抓起话筒,里面传来他老子的声音,听过后冷冰冰回道:“董事长,我手头上还有急件处理,暂时没办法陪您用餐了,下次吧!”直接挂了电话。
第五章 突发事件
 宁兰俏丽的身影又出现在了保卫部敞开的门口,伸手敲了敲门,对着林子闲笑吟吟道:“董事长让我来请您。”林子闲点了点头跟她走了。

    房间内的段部长总算松了口气,心想这还是保镖吗?竟然连老板的面子都不卖。

    不过他算是看出来了,这是尊大神,保卫部是容不下的,不用担心人家会在保卫部谋朝篡位。

    停车场已经停好了一排车子,五辆中间的一辆,被一群黑衣保镖用身体给团团围住了。

    林子闲和宁兰到来后,立刻有保镖打开了前后车门,宁兰坐进了副驾驶位,林子闲钻进后座发现乔安天已经在车上对着他点头微笑。

    一群保镖上了各自的车,五辆车立刻驶离停车场。

    “吃个饭都这么大阵势,这是要去哪啊?”林子闲问道。

    “林先生为了我的事情不远万里赶来,乔某实在是不敢怠慢,公司在郊外有座名花山庄,在东海颇有名气,食物风味还算正宗,希望能合林先生口味。”乔安天淡淡笑道。

    “我这个人不挑食的,没必要如此隆重。”林子闲不咸不淡地说道。

    “要的,要的,这是起码的待客之道……可惜一直无缘拜见林大师,有机会一定要去亲自瞻仰林大师的风采……”

    乔安天的话开始有意无意的往林保头上引,林子闲敷衍着,他算是看出来了,自己已经答应了保护他女儿,可这家伙还不死心,只怕是想来个盛情款待,待会儿饭桌上还有话说。

    见林子闲似乎在应付着董事长,宁兰为了不让董事长尴尬,开始回过头不时讲着笑话,林子闲和她讲话的兴致明显高过乔安天,话也多了起来,勾着身子,开始问起对方有没有老公,有没有男朋友之类的话……

    五辆车一路飞驰,出了城区开往郊外,脱离了都市的喧嚣,开始见到郁郁葱葱的山林。

    然而没多久,林子闲开始有些心不在焉起来,目光闪烁间靠在了车座上,看着乔安天笑道:“乔董,今天这饭恐怕是吃不成了?”

    乔安天愣了愣道:“为什么?”

    宁兰也有些诧异,自己耐着性子逗他开心,怎么突然又翻脸了?

    林子闲眯眼盯着前方弯弯曲曲的山路,因为有几辆超车的车引起了他的警觉。

    超车没什么关系,一路上不知道有多少车超过他们。可刚才有几辆车超车后,又放慢了速度,此时正不快不慢的,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在这行车队的前方。

    如果是一辆车也就罢了,偏偏有三辆车都是如此。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们车队的后面,现在应该一直有几辆车在跟着我们。”林子闲看着乔安天笑道。

    乔安天脸色微变,前面的司机是司机兼保镖,毕竟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反应也快,闻言立刻抓起了对讲机沉声道:“五号车,五号车,请注意观察你们后面,是不是有车一直在尾随我们?”

    没多久,对讲机里面传来了回应:“后面有不少车,暂时还分不清是不是在跟着我们。”

    林子闲抬脚踹了踹司机靠座,笑道:“让我们的车全部加速,试试就知道了。”

    司机依言喊道:“所有车加速,所有车加速,试探情况。”

    五辆车的速度陡然提快,然而不出林子闲的所料,对讲机里传来一号车凝重的声音:“我前面的三辆车有问题,呈品字形拦在了前方,压制着我们的速度,我们无法通过。”

    紧接着五号车的声音跟着传来:“后面有不少车加速跟上了我们,山路曲折,不好判断到底有多少车。”

    林子闲他们乘坐的三号车里,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宁兰的表情尤为明显,乔安天忽然怒声骂道:“混蛋!”

    “你觉得是盛青的人?”林子闲淡淡问道。

    “除了他们还能是谁!”乔安天咬牙切齿道:“十天期限还有五天,他们竟然提前动手了。”

    “如果真是盛青的人,那么很显然,他们肯定知道了你们不会妥协,刚好你女儿回来了,所以想给你们施加点压力。”林子闲若无其事地笑道:“乔董放心,他们现在杀了你什么好处都没有,只是想吓吓你,顶多就是把你给劫走,你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不过他们就难说了……”他指了指前面的司机兼保镖。

    乔安天忽然回过头来怔怔地看着林子闲,他开始感受到了林子闲的不凡,在自己所有保镖都没有发现异常的情况下,他却发现了,而现在更是从头到尾都是一付云淡风轻的样子,压根就没有一丝害怕的样子。

    “有林先生在这里,想必能转危为安吧!”乔安天也笑了起来。

    谁知林子闲却答非所问的问了句:“到吃饭的名花山庄还要多长时间?”

    前面的司机也领教到了他的不凡,立刻回道:“再有半个小时就够了……我已经发出了救援信号,山庄里的保卫会在半个小时内赶到。”

    “足够他们杀死我们了。”林子闲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他就想不通这些上流社会的人为什么都喜欢玩这样的雅兴,荒郊野外搞个山庄,吃个饭还要特意跑这么远,真是吃饱了撑的,自找麻烦。

    然而他明白,这次自己是上了贼船了,诚如自己所说,人家这次也许不会要乔安天的性命,但是其他人可就危险了,也包括他自己在内,想不反抗都不行。

    “喂?”林子闲爬了起来,趴在司机的耳边,大声道:“你们还在等什么?难道要等对方到达合适的地方动手后你们再还手?”

    司机有些犹豫不决,他们是保镖不是杀手,不到确认了会危及雇主安全的情况,是不会主动出手杀人的,这是保镖的职业操守。

    林子闲忽然伸手抱住了宁兰,吓得她哇哇大叫,回过神来,她发现自己已经被拖到了后座,而林子闲已经坐到了前面副驾驶的位置上。

    “把你的武器给我。”林子闲看向了司机腰间的枪。

    司机顿了顿道:“后座下的箱子里有以防万一时的准备。”

    此时的乔安天倒是颇有大将风度,临危不乱,林子闲刚回头,他已经从下面拖出了一只沉甸甸的黑箱子推来。

    林子闲一把拽过来,按开一双弹扣,打开箱子一看,八一式自动步枪一支,满荷弹夹两只;五四手枪一支,满荷弹夹两只;两只手雷,两只烟雾弹。全部是标准的国产制式装备。

    林子闲迅速取出自动步枪打开了折叠枪托,插上了弹夹,连同另一只弹夹往座椅中间一放;手枪插上弹夹和另一只弹夹别在了裤腰上,两只手雷和烟雾弹塞进了衣服左右口袋里,空箱子扔回了后面。一连串干净利落的动作看得人眼花缭乱。

    “换个位置。”林子闲拍了拍对方,两人在车速不减的情况下迅速换了过来。他又把对讲机扔给了对方,指使道:“现在听我的,让四号车和五号车用手雷炸后面尾随的车辆,爆炸声一起,趁对方减速的档口,务必将所有的烟雾弹依次扔在公路上,形成五十米的烟雾带拖延对方的追击。让一号车和二号车强行撞开对方的车突围,敢阻拦立刻开火给我打。”

    “这……还未确认对方是否会攻击我们,万一错伤无辜……”副驾驶座上的保镖一阵犹豫道。

    乔安天一听这话脸都黑了,准备回去就换了这些量产的制式保镖……

    “操!”林子闲一下就拔出了腰间的手枪,单手上膛,拇指顺势搓开了保险,一手扶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枪口已经顶在了对方的脑门上,喝道:“下令!别怀疑我会手软。”

    要不是知道自己发话没用,他早就拿着对讲机自己喊开了。

    保镖被逼无奈,终于咬牙拿起了对讲机。可就在这时,前方的一号车和二号车猛地停了下来,原来是前面那三辆压制的车已经停了下来。

    对方所挑的地点非常刁钻,刚好在一段狭窄山坳中间,车往路上一摆,你连从道路两边突围的机会都没有。

    “妈的!系好安全带。”林子闲手中的枪迅速压在了大腿下,双手扶住方向盘一拐,避开前面的两部车,单车冲了出去。迅速摸出一颗手雷咬掉了保险,从徐徐降下的窗户缝隙中伸出了一只手,掐着秒数等了会儿,直接将手雷朝前扔了出去。连番的手速,快得不可思议。

    “轰”的一声炸响,准确盛开在呈品字形停在路上的三辆车中间,几名持枪下车的悍匪立刻被炸得鬼哭狼嚎,倒地一片。

    在宁兰地惊叫声中,‘咣’林子闲已经驾着车冲入盛开的烟火中,直接碾着尸体撞上了中间那辆车,乔安天的车是防弹车,他早就看出比一般车经撞。

    弹出的安全气囊被他一枪给崩了,方向盘急拐,从撞开的间距中迅速穿插了出去。后续追来的车辆堵成一团,激烈地交火声响起……

    后面绑在安全带上的两人,宁兰在嘤嘤地哭泣,乔安天脸色铁青。副驾驶座上的保镖听着后方的枪声,一张脸涨得通红,感受到了耻辱。

    “林先生!一直往前开,见到左拐的岔路口就开进去,那里面便是名花山庄,有足够的保卫……说不定来接应我们的人已经快到了。”乔安天沉声道。

书名:都市逍遥高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都市逍遥高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美女院长》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19】

    原标题:《我的美女院长》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19】小说名字:我的美女院长目录预览:第1章醉酒第2章喝多了的萧眉第3章心痛往事第4章阴差阳错第1章醉酒朦朦胧胧中,欧阳志远又看到了那间漂亮的浴室。里面传出撩人的流水声,这水声让欧阳志远的内心狂跳,气血翻涌,内心充满着难以遏制的向往。浴室的门没有关好,露出一道缝隙,缭绕的雾气中,越发让人遐想。欧阳志远一下子站了起来,内心狂跳,呼吸变得十分的急促。齐雯是自己的初恋,初恋纯净的如同水晶一样,没有一丝的瑕疵。乳白色的雾气微微飘动,刚刚沐浴完的雯儿,

  • 《青春期》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19】

    原标题:《青春期》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19】小说名:青春期目录预览:第1章:我和兄嫂一张床第2章:嫂子的家第3章:按摩第4章:上了嫂子的床第1章:我和兄嫂一张床我们这有一个习俗,叫压床。就是男女结婚的头天晚上,要找个童男和他们睡在一张床上,这样一来,就代表着子嗣兴旺,据说还可以祛除百病,是个吉利的事儿。表哥和表嫂结婚的那天晚上,就是我给他们压的床。那天我第一次看到表嫂的时候,我瞬间就惊呆了,别说看下面了,就连看她的胸脯和屁股,我都觉得愧疚。表嫂名叫周冰卿,人如其名,长得冰清玉洁,雪白的

  • 《白姨》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19】

    原标题:《白姨》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19】小说名字:白姨目录预览:第1章:卧室禁地第2章:偷偷瞧她第3章:小坏蛋第4章:小玩具第1章:卧室禁地现在人们观念开放,约炮什么的很常见,可撞见自己班主任约炮,估计也就我一个吧?这事,得从我的家世背景说起。我爹是个大混子,听说以前很风光,可后来蹲了监狱,一判就是十年。我妈也生完我就失踪了,听说是被我爸气的,他沾花惹草,没人受得了。我初中三年都是后妈带着,偏偏我后妈也不是什么正经人,没事就是天南海北的旅游,也不管我。我也是遗传我爹,喜欢混,又没人管

  • 《贴心萌宝荒唐爹》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19】

    原标题:《贴心萌宝荒唐爹》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19】小说名字:贴心萌宝荒唐爹目录预览:第1章抓奸在床第2章净身出户第3章得知真相第4章携子归来第1章抓奸在床热……浑身难受如同被架在火上炙烤。程漓月眼昏昏沉沉中,眸光迷离的抓住一个人的手臂。她想要求救,鼻间传来浓郁的男性气息,扑天盖地的涌来,她微微轻启的唇被强势堵住。她本能的想要反抗,可是,男人不给她任何机会,长驱直入,挑开她的齿,吞卷她的一切。明明该是对这个陌生男人的吻感到排斥和抗拒的……可是,为什么她的身体里却涌起了亢奋?下一秒,身下

  • 《女子监狱男医生》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19】

    原标题:《女子监狱男医生》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19】小说名:女子监狱男医生目录预览:第1章上门找小姐第2章疯狂第3章女子监狱第4章你是哪一种第1章上门找小姐我所在的城市,心理咨询所不少,可是所有招聘都需要工作经验。呵呵,任何一个地方都不给机会,我怎么可能会有工作经验?还说自己是心理医生?明明自己的心理也有病!最终,在心灰意冷之下,我进入了一家家政公司,成了一名修理工,专修空调,冰箱电视,热水器等家用电器。经过了半个月的培训,我就正式上岗了。虽然是叫公司,可实际却只是一间小小的营业点,管

  • 《都市超级医圣》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19】

    原标题:《都市超级医圣》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19】小说名称:都市超级医圣目录预览:第一章机上险情第二章他有病第三章父子相见第四章会治病会打架第一章机上险情“尊敬的旅客,由昆市飞往千花市的1205号航班即将起飞,请关闭电子物品,不要在走廊走动。”杨业身穿彩恤,提着一个行李b走进了头等舱,找到自己的座位后坐下去,然后闭上了眼睛。感觉到飞机起飞后,他虽然闭着眼睛,但缓缓叹了声气。结束了近十年的军旅生涯,如今退伍还乡,三分不舍三分惆怅。但想起十年未见的父亲,心头又被厚厚的期待覆盖。过了一会儿,

  • 《都市护花兵王》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19】

    原标题:《都市护花兵王》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19】小说书名:都市护花兵王目录预览:第1章头顶凶兆第2章方可可第3章大飞哥的报仇第4章美女合租第1章头顶凶兆华夏国。华海市的六月,炎热酷暑,太阳非常的烈焰,好像就要把大地烤焦了一般,让人无时无刻都离不开空调。这样的天气无疑是上天给男同胞莫大的恩赐,大街上的年轻女孩,个个摆弄风姿,穿着三寸长的牛仔短裤,把修长大腿,雪白的胸襟坦露在外面,身上穿的少的不能在少,只包裹着该遮住的地方。这让无数的男同胞大饱眼福,流连忘返与美腿与玉峰之间!“哟,这女孩

  • 《恨到深处是挚爱》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19】

    原标题:《恨到深处是挚爱》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719】小说名称:恨到深处是挚爱目录预览:第一章:逃跑.第二章:慕安妮回来了第三章:孩子没了第四章:追究法律责任第一章:逃跑.“啊!”慕轻初被突如其来的大掌掐的快要断气了,她抬头满眼惊恐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厉墨白!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厉墨白毫不理会女人的恐惧和周围乘客的目光,拽起座椅上满面惊恐的女人,一路拖着进了机舱的卫生间。逼仄的卫生间内,慕轻初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她的裙摆就被高高掀起,男人的火热已经整根顶了进来。那里还很干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