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樱花异国恋6章

2017/12/18 23:14:01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樱花异国恋

第六章 赌气
对方却不听,总算是睁了睁眼,看看他。奇闻网“不必拐弯抹角,我知道你是在拖延时间。”他的话有点强硬,有点赌气,又有点柔软,让人欲罢不能。
  没想到一下子被人看穿了,厉云咬咬牙,也不善再啰嗦下去,便将剑柄一扭,对着那些包围的人攻击起来。
  泠泠支也不下来帮忙,而是在上面一寸寸的抽出剑,对着灯火擦拭起来。灯火微残,射在剑刃抹到他面上,竟然有了一点儿峭拔的冷艳。
  幸好除了这些人,竟再也没增加围攻的人数,厉云很快解决了众人,犹豫了一下,终于提着剑冲上来。
  案上竟然还有一壶酒,泠泠支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将披散的金发捋到脑后,一抬剑,正好抵住了厉云的第一式。樱花异国恋6章
  厉云一鼓作气,一连递出了十数剑,没想到对方竟然依旧盘腿坐着,叮叮声里,已然完整的接下了他所有的招式。
  厉云一登脚退回来,眸子一闪,将一只手按住了持剑的手腕。泠泠支看着他的表情变化,终于一笑,一撑桌慢慢站起,将剑往面前一比划,“听说你是禁卫军队长,那我倒要讨教了。”
  那一笑,带点顽劣,带点倾城的美丽,让人不忍眨眼!
  厉云眸子一抖,手渐渐滑上剑脊,慢慢按住了剑刃上的火莲花标志,有些不顾一切的,“彼此彼此。”
  他最后一个字音未落,人已经扑身而来,速度是不慢的,泠泠支却有准备,剑刃早就递上来等待着。然而,厉云那一剑却削在了案台上,灯火酒壶卷轴一股脑的朝那人面上飞去!
  泠泠支没料他倏然变招,一剑荡开了阻碍,那酒水却溅出来,朝他兜头盖脸的浇过去!
  那人明显一怔,却一弹臂接住酒壶,一个大回环,溅出的酒水竟然都被收回在壶里。而且他左手接壶,右手却凌厉的伸剑出去,只听得叮一声响,剑尖正好抵在了厉云袭来的剑尖上。奇闻网厉云一抖手腕,竟然没能将两个剑尖错开!
  一抹笑刚从泠泠支清秀的脸上绽开,却倏然发现了厉云的那个眼神——并不慌乱,反而是成竹在胸的。他刚一怔,只听得一阵吱吱作响,他的剑尖竟然融化开来,滚烫的温度一直传递到剑柄上,幸好他手间有牛皮的护腕,便瞧见一阵浓烟泛起,那牛皮护腕上瞬间被烧糊了一个大洞。
  泠泠支连忙收剑后退,看着安然无恙的厉云。
  是法术吗?似乎是火属性的法术,竟然能将他的剑也烧融。
  两人正僵持着,却听到那军营外,陡然传来了杀喊与兵刃交接声!
  终于来了吗?他等的就是他们!泠泠支脸上的笑容张扬起来,仿佛陡然撕裂的日光!只听他猛然一击掌,外面瞬间亮起灯火来,有人扑进来严阵以待的报告,“东侧军营遭到突袭!”
  泠泠支大步到那案前,猛然抽下一只令箭掷出,“前锋营五百人抵抗,再调五百骑兵,严密监视沙漠举动,一有举动立刻进攻!”
  遭了。厉云暗叹一声,看来对方是看穿了自己的计策!
  泠泠支将目光一转,冷笑着看他,“你们这群人在沙漠上聚堆,似乎在寻找什么。不管是什么,我一定会拦下你们,为了!”
  他的话却戛然而止,冷笑一声弃剑,又从地形图上抽下另一柄利刃,上来,“不过我也是好奇的,你们满沙漠的挖,究竟在寻找什么?”
  那柄剑轻薄而无声,整个剑身是沉重的黧黑,仿佛透不入阳光。奇闻网
  那是他最珍爱的佩剑——“墨”。
  眼见如此,厉云将心一横,也跟着冷笑,“告诉你实话,我怕你受不了。我们在找一条命,找一个人的灵魂。你这趟千里而来,有些不值得。”
  对方却没有丝毫的沮丧,依旧言笑晏晏,“值不值得要我说了算。而且……似乎对你来说,如此大动干戈,却是很值得的!”他说着,手臂却快速的斜着划过,厉云伸剑来挡住,下意识的退了一步,刚侥幸躲过了一招,却忽而觉得肋下一痛。
  看去,竟然被剑气所伤,黑衣碎开一线,鲜血马上涌出来。来自http://www.qi-wen.com/
  好锋利的人,好凌厉的剑!
  他将那伤口一捂,微微皱眉,早知对方棘手,没想到差距却如此之大。
  突然间,金帐顶却陡然撕裂开来,紧接着,支撑的骨架塌陷下来,几乎将两人盖住。却是紫风一头撞进来,拍打着翅膀高声,“阿云,风霆那边打得正紧,这里被包围了,趁乱跟我走!”再这么纠缠下去也于事无补,厉云一点头,跃身抓住紫风的手。
  可陡然间,凌厉的剑锋宛若破云惊龙,顺乎对这两人劈来,他们各自回避,却见那泠泠支已然持剑冲上,冷笑着挡在两人之间,忽然一剑挥出,却是对准了紫风!
  一捧血伴着齐刷刷的断羽飘摇而下,那大荒将军一甩金发,竟然没一滴血溅在他苍冷的脸颊。他扬起脸来,带着邪魅的笑看向紫风,绵连的剑招已然再次递过来!
  那一瞬间,紫风天鹰却是有些失神的,她顾不上捂住伤口,只是心里咯噔一响,看着这个俊美却满脸冷煞的男人,带着滚滚的压迫扑面而来!
  那种不敢让人直视的凌厉之美,如此动人!
  “小心!”厉云连忙出剑提醒,泠泠支剑上的力道极大,只接了三招,他的手腕便是一麻,身上瞬忽又添了三道伤口。
  正在那危急之时,厉云的佩剑里倏然跃起七八团火焰,环绕住了泠泠支的身形,便趁着这个机会,他终于抓住了紫风的手,随着她飞跃而出。
  泠泠支一剑削断八团火焰,足下一顿猛然跃起,竟然径直跳出了金帐,如跳丸般丝毫不慢的追上来,紫风从未见过有人有如此柔韧的弹跳力,脸色也是一白,猛一扇翅膀拉高距离,直入那云霄离去。网站http://www.qi-wen.com/
  对方依旧是穷追不舍得,黑暗里也不见他如何借力,一个身子如羽箭般陡然弹起,朝着天空中的两人径直扑去,突然间银光一现,剑刃上滚动的黑色月华终于化作弧线扩散开来,朝着那两人径直飞去!
  多么可怕的力量!厉云连忙挥剑去挡,海霜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争鸣声里浑身颤抖着,几乎脱飞了手!他虽将那剑气挡下了一些,余下的还是造成了极大的冲击,那两人被那剑气撞开了三尺,身上又凭添了一道伤痕。
  紫风天鹰惊恐的看下去,那个大漠的俊美将军在空中渐次下降,清秀邪气的脸庞却依旧仰起来,无数纷飞的金色乱发拍打着他的脸颊,带着那个不可直视的倾城笑脸,渐渐沉入到黑暗里去……
  她从未吃过那样的亏,明明那张脸是如此……
  “他是谁!”紫风天鹰不可遏制的在空中打了个哆嗦,喃喃。
  “千潮统领,泠泠支!”厉云的声音被吹散在风里,却似化作了千百个回音,在两人的耳膜里来回撞击。
  军营那边的战乱一起来,剩下的人便立刻行动,扑到了白日里的那个地点,继续快速挖掘起来。
  然而,只挖了不到一盏茶的功夫,黑暗里却惊天动地的杀过来一支浩浩荡荡的骑兵队伍,那队伍行得极快,眨眼就要到面前。
  黑羽天狼往面前一站,高声,“快挖,我先撑一下!”
  对方那么快就发现派兵,天照也是始料未及的,却顾不上惊叹,自己也随着大家跳入那沙坑里,拼命寻找起来。
  这是最后的希望了,她和大家已经将一切赌注都压在了这最后的地方,若是找不到!
  她强着自己不肯想,只是拼命的挖下去,忽然,柔弱的手指却触碰到了一个湿乎乎的冷硬东西,因为挖的急了,几乎折断了指甲。
  天照一呆,快速的刨出来,拂去了上面的灰尘,颤抖着,“我找到了,我找到了!”
  所有挖掘的人都看过来,那冰魄也极快的飞过来,只往那石头上一摸,倏然惊喜的,“没错,黑羽今的灵魂在这块石头里!”
  所有人都哆嗦了一下,不知道该以怎样的表情来面对这个喜讯,刻不容缓,冰魄连忙将手深入那石生花里,倏然就扯着一个白色的灵魂出来,一把吞到了肚子里。
  她将石头一扔,欣喜高声喊那些木然的人,“大家快撤,回去集合,马上去天空之城!”
  天照终于醒悟过来,抓着冰魄便跑,其他人也马上紧紧跟上,黑羽眼见那些人跑远了,又撑了一会儿,这才也转身奔去。
  他们先人一步跑回宿营地,抬眼,却瞧紫风带着厉云趔趄飞回。眼见天照他们已经回来了,厉云也顾不上伤势,上去抓住了天照的胳膊,惊恐的,“找……找到了吗?”
  天照已经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只是用力的点点头。厉云的脸立刻瘫软下来,也不知该用怎样的表情,来迎接这个天大的好消息。
  “下面就等风霆回来了,咱们就马上动身回天空之城!”冰魄在众人头顶上盘旋而飞,声音大的惊人,也透着不可遏止的欣喜。
  正说着,却瞧见那方向上,风霆玛尼终于带着为数不多的人杀回来,那白色将军满面是血,忍不住骂骂咧咧,“本来想突袭,没想到那群混账竟然有了戒备,若不是玛尼兄弟帮着我们拼命突围,差不多就要死在那里了!”
  然而,他却倏然一怔,看着每个人面上都不可遏止的喜色,不由得,“是不是……找到臭小子的灵魂啦?”
  阿弥娅兴奋的跳上去使劲的拍他的肩膀,“没错,我们成功啦!”
  于是所有会合的人就都又舒了口气,忍不住狂喜起来。
  现在还能保持镇定的,就只有厉云和黑羽旧了。厉云将时辰看了看,终于有些急躁,“大家快分配一下,准备动身去天空之城。”
  也是,这么多人,总也不能都跟着去天空之城。
  阿弥娅与紫风天鹰顺路,便吩咐玛尼带着剩下的人回去了。天照虽然也想见如今一眼,可毕竟蝴蝶堡那边也等着消息,她打算先回去,等有空再去看如今。
  黑羽旧是必定要去的,余下青霜阁与白家的人便在下面等待他下来。
  这样,去天空之城的,除了厉云、黑羽旧、紫风黑羽,阿弥娅,就只剩下风霆和他的一干部下——劳累了这些天,他们也该回去休息休息了。
  定下了人,看看时候也四更了,所有人再也不耽搁,就在风族人的牵引和带领下,飞向天上的城池。
  

樱花异国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樱花异国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神魔逆天改命:剑斗九天17章(第17章 废物?)

    原标题:神魔逆天改命:剑斗九天17章(第17章废物?)小说名:神魔逆天改命:剑斗九天第17章废物?沈遗风不开口。他师傅便也不再开口,他在等。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沈遗风让自己的师傅站面前干等着自己的答复,内心很是不安。终于,他还是点了点头,道:“是,师傅,弟子听您的。”黄英脸上浮现一抹笑意,道:“嗯,这就好。”沈遗风道:“师傅,弟子……弟子想知道师姐什么时候出关?”黄英脸色微怔,随即想到了什么,道:“两年,两年后的八月十五,便是真武大赛的开幕之日,在那之前,她和你几位师兄都会出关。”沈遗风暗暗松了

  • 末世神话17章(第17章:巨鸟)

    原标题:末世神话17章(第17章:巨鸟)小说名字:末世神话第17章:巨鸟16.飞龙降临就在王天打的欢快时,头顶突然倒影下来一个巨大的阴影。可,因为太巨大了,覆盖了附近近百米的面积,王天倒是没有注意到。而在这时候,黑巨人已经被他打的脑袋变形,一张脸都没有了人形,简直就和恶鬼一样。可就算这样,黑巨人依然有力的挣扎着。“大爷的,生命力好强大啊,要是有斧头,就好了。”王天的拳头有些红肿起来。“艹,给我破啊……”王天气急败坏的扶下身子,用胳膊肘子,打在了黑巨人的额头上,只听“咔嚓”一声轻响,黑巨人的脑壳裂

  • 一号保镖117章(第17章洁癖女侍卫和泡泡糖美女保镖一)

    原标题:一号保镖117章(第17章洁癖女侍卫和泡泡糖美女保镖一)书名:一号保镖1第17章洁癖女侍卫和泡泡糖美女保镖一伊塔芬丽小姐是有一定的武术功底的,看的出,她的基本功很扎实,伊塔芬丽小姐告诉我,她从小就是个爱动的女孩子,喜欢端枪武棒,李小龙先生的功夫电影,让她深深地喜欢上了中国功夫,她也曾买过几本相关书籍,但是她毕竟是Y国人,如果没有师父的指导,想练好的话实在不是易事。我开始教伊塔芬丽练习基本功,教她扎马步,伊塔芬丽练的满头大汗,但是没有丝毫懈怠,很认真。一上午的工夫,伊塔芬丽已经香汗湿衣,衣

  • 一号保镖217章(第17章永乐茶楼里的神秘女人 二)

    原标题:一号保镖217章(第17章永乐茶楼里的神秘女人二)小说名:一号保镖2第17章永乐茶楼里的神秘女人二赵健道:“姓名赵龙,男,今年25岁,职业是国家特级警卫,目前正在负责C首长的贴身警卫工作。兴趣爱好是武术散打,有时还喜欢舞文弄墨,写几段激昂文字。军衔嘛,现在是上尉,职务是警卫秘书,月收入在二千五百元左右,加上奖金,每个月的薪水在三千元上下……我说的没错吧赵先生?”赵健的一番话,让我有些摸不到头脑,他怎么会对我的情况,掌握的如此清楚?而且,他既不是内部人,也不是媒体记者,更不是我的亲朋好友,

  • 乱世萌妃醉天下17章(第十七章 樱雨不要胡闹)

    原标题:乱世萌妃醉天下17章(第十七章樱雨不要胡闹)书名:乱世萌妃醉天下第十七章樱雨不要胡闹“不必客气。”君倾肃看着轩辕钰说道,语气轻轻地,甚是好听:“信应该已经送到了。”“这么快?”轩辕钰看着君倾肃,眼里有着疑惑。“清歌叫人飞鸽传信送去了我在轩辕城的故友那里,他应该把信送去丞相府了。”君倾肃坐在了轩辕钰的不远处,之后轩辕钰才知道君倾肃所说的故友并非是故友。“谢谢。”轩辕钰看着君倾肃笑了笑。“不谢。”君倾肃看着轩辕钰轻轻地摇了摇头。“为什么从来不问我的名字?”轩辕钰看着君倾肃。“你想说自然会说。

  • 元素风17章(第17章:初战)

    原标题:元素风17章(第17章:初战)小说名:元素风第17章:初战。《元素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元素风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varwodeSite=12;varwodeName=元素风;varwodeKey=;

  • 九世轮回17章(第九世完结篇)

    原标题:九世轮回17章(第九世完结篇)小说名字:九世轮回第九世完结篇一世匆匆几十载,雎鸠的历劫一世也已经完了。可是雎鸠在天上却不时的想起来上一世的画面。不知鲲现在如何了,青木再等百年便可以和玄一在一起了…而自己又要做回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石仙雎鸠了。万年前雎鸠初入神界,对所有事情都不懂,还不知神界礼数,所有在她看到青木的时候不知道行礼,只说了一句这个男子长得真是好看,别的仙君都在想这个小石头这次估计要遭殃,毕竟司命仙君青木素来不喜别人不懂礼数,而且这姑娘还说司命仙君长得好看,谁不知道司命仙君因为这

  • 危险总裁:韩少,轻点撩17章(第17章:误会)

    原标题:危险总裁:韩少,轻点撩17章(第17章:误会)书名:危险总裁:韩少,轻点撩第17章:误会康若林觉得李玉凤脸上的笑容着实让人刺眼,他的手紧紧攥成一个拳头。他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嚣不要去相信,但是只要一想起金小希被韩夜搂在胸膛,两个人衣衫不整的样子,他就觉得无法再冷静下来。“康总,我觉得她说的也挺有道理的。无缘无故,为什么韩夜要给金小希请假,两个人关系肯定不一般呢。你还这么紧张她,我都为你鸣不平!”柳恬扭动着细腰,都快要贴上康若林的身上了。她有一张瓜子脸,画着精致的妆容,由于今天没有工作,她穿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