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强宠呆萌妻在线阅读

2017/12/17 11:15:22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强宠呆萌妻

第3章 大叔,你好帅

一直到车子开离酒店老远,确定自己没事了,元月月那颗砰砰狂跳的心才慢慢回归原位。原文qi-wen.com

父亲现在肯定被温家人骂得头都大了吧?

哈哈!

真开心!

她这才看向身边的男人。

他浓眉挺鼻,双眸锐利有神,柔和下来时,就像是蒙上了一层星光,唇角还勾着一抹淡淡地弧度,邪逆得一塌糊涂。

这个男人,好帅啊!

“口水流出来了。”温靳辰淡淡一句。

就连开玩笑都这么慢条斯理的!

太有型了!

意识到自己花痴得有些过分,元月月赶紧坐正了身子,囧道:“谢……谢谢你刚才救了我。”

温靳辰挑眉,问:“接下来去哪儿?”

“在这儿停就可以了。”元月月赶紧出声,“不麻烦你送我了。来自qi-wen.com

车子却没停,依旧在马路上驰骋。

“喂!”她急了,“我警告你哦,别想对我乱来!刚才你从酒店门口接走了我,可是有监控视频的,如果你敢对我怎么样,我夫家的人不会放过你!”

“你不是逃婚了吗?”他的语气里有着她听不懂的深意,“还指望夫家人替你出气?”

她的小脸一白,她该不会真是上了那所谓的黑车吧?

接下来,她就要被绑住手脚,然后,他会夺走她的清白,再拿她威胁家里人要赎金,如果不给钱,就撕票?

脑海中那些血腥的画面吓得她浑身一颤。

她赶紧摇了摇头,再不停止幻想,她估计还没被杀死,就先被自己吓死哪!

“我好歹是他们家的人,他们怎么可能不管我!”她摆出一副强悍的架势,“你识趣点儿,快靠边停,我不会报警的。”

听言,温靳辰的脸上呈现出很精彩的变化,先是错愕,再是震惊,接着是不解,随后,就是淡淡地宽容。

她在逃婚的时候,应该没想过她会要这样依赖她的夫家吧?

是他主动提出要娶她,但这段时间太忙,几乎在外地出差,婚前也没有和她接触过。

她不认识他,这很自然。

只不过,在他印象中的她,好像不是这个性子。来自http://www.qi-wen.com/

思雅,难道,你真的一点儿也记不起我了吗?

他们之间,也不是完全没有交集啊!

只是,时间久远了点儿。

他的面皮动了动,面对她时,又恢复了温柔的细腻。

“上车时说的话忘了吗?”他故意找点儿话题。

啊?

她这才想起来,自己说过要给他很多很多钱。

这下完蛋了!

她当时是下意识求救的举措,哪里有钱?

她从出生当天就被丢到另一个城市去生活,而且,是父亲最恨之人,能活下来就不错了,哪里有钱?

“大叔。”她赔着笑脸,“我们……能不能……商量……”

他挑眉,“你想抵赖?”

“绝对不是!”她赶紧摆手,遮掩住眸间的心虚,“只不过……我……能不能……分期付款?”

“……”

“大叔,我过完暑假才上大二,我一个学生党被逼着结婚、生子,没了大好前途,就已经很可怜了,你能不能可怜可怜我,让我分期付款?”

“……”

“你想要多少钱?”她眨着天真的眼,“一百够吗?”

听了她的话,他连车速都慢了下来,实在是很不愿意当这廉价劳动力。

“已经很不少啦!我这才坐多久?你有没有算算是多少钱一公里啊?一百块都可以从这儿坐出租车到机场了好不好!”她气鼓鼓地出声,很明显是在质疑他敲诈。说明qi-wen.com

“一百块钱……”他黑沉了脸色,“你还要分期付款?”

元月月好囧。

她是真的穷,有时候一顿三餐都只能凑合着吃两餐。

一百块,是她小半个月吃饭的钱啊!

“大叔。”她继续赔着笑脸,“我匆匆忙忙地跑出来,身上什么都没带,现在真没办法给你钱。不然……你在我手上写个你的电话号码吧,我会尽快联系你,并且给你转钱的。”

温靳辰来回打量了元月月一圈,在他面前的这个女人,可真是变了个大样。

他也不澄清,刚拿出笔,她已经将手臂伸过来了,水灵灵的大眼睛里闪着真诚。推荐http://www.qi-wen.com/

手臂白皙纤细,瘦得让人心疼。

写上自己的电话号码,他很刻意地在后面写了个温字。

第4章 新郎带新娘逃婚

元月月完全没将这个大叔和逃跑的新郎联系起来,毕竟,都已经跑走的人,怎么可能会回来呢?

“温大叔。”她笑起来时,眼睛像两轮弯弯的明月,“今天真的很感谢你救我,如果不是你,我被抓回去就惨了!”

“为什么会惨?”他问。

“听说,我嫁的男人又老又丑又克妻,而且,还不举……嘿嘿,如果不是仗着家里有钱有势,他能娶到老婆吗?”元月月很不服气地出声。

她完全没有注意到,坐在她身边男人的那张脸已经阴沉得像是被墨汁洗过了一般。

是谁在这么诋毁他?

他不服气恨不得现在就把她办了,让她知道他的厉害!

“可大叔你就不一样啦!”元月月不忘奉承,“你长得又帅又心好,你的妻子,肯定是善良漂亮又大方,你们一定会百年好合的!”

得!

温靳辰笑得无奈。小说:强宠呆萌妻在线阅读

这丫头,还真是会自夸啊!

“大叔,我会和你联系的,你先放我下车吧?”她笑嘻嘻地问。

原来她的目的还是这个。

温靳辰的眉头高高一挑,“你身上没有钱,也没有电话,要去哪儿?我送你。”

“这……”

“就像你说的,这里到处都是监控,我能把你怎么了?”他问。

元月月一想也是。

可她现在穿着婚纱,在A市又人生地不熟,她能去找谁呢?

除了回元家,她还能去哪儿?

她千辛万苦地才跑出来,竟然还是要回元家。

她的命能不能更苦点儿?

但现在,她也不能回Z市。

别说父亲不会放过她,就连温家人也不会放过她吧!

元月月无奈,只能报出家的地址。

温靳辰则更加好奇,她大张旗鼓地逃婚出来,哪儿也不去,只回家里。

她是想干嘛?

他还没来得及问话,她就已经靠着车窗,闭上眼打盹。

昨天晚上被抓回来之后,她又哭又吵又闹,最后也只能接受这个无情的事实选择代替姐姐嫁人。

她现在又困又饿,没有吃的,就只能去梦里解馋了……

当温靳辰将车停在元家门口的时候,元月月正处在熟睡中,完全没有要醒的迹象。

温靳辰看着元月月,她瘦得过分,娇小的身子弯在座椅里,还余出一大半的空间,脸色是化妆品遮不住的苍白,长长的眼睫毛向上翘着,一根一根,漂亮得分明。

“思雅。”他轻轻喊她,“思雅……”

元月月没动,梦里面,她还顾着在填饱肚子。

这时,秘书的电话打过来。

温靳辰立刻按下通话键,再看了眼旁边的美人儿,她连眼皮都没动,他才察觉到那颗心不知不觉地提升了位子。

慢慢地将心归于原位,他才问:“怎么了?”

“老板,我刚听说,老板娘逃婚了……”秘书的声音里带有试探。

“哦。”温靳辰应声,“我带她逃的。”

“还真是老板你啊!”秘书急了,“老板,你知不知道,董事长都大发雷霆了!婚礼现场一团乱,老板娘将那儿搅得可以说是天翻地覆!”

温靳辰看了眼身边的小妻子,她逃婚,他都没有大发雷霆,他们怒什么?

更何况,是他事先没有考虑周到。

他比她大十岁,在结婚之前,都没有先问过她同不同意。

现在闹成这样,他也有些迷惘了。

她不想嫁,是出于对他的那些误解,还是……她已经有喜欢的人呢?

想到某种可能性,他的唇角只得牵出一抹苦笑。

“可是,老板?”秘书不解,“老板娘逃婚,这好理解。可你……当时为什么也……”

第5章 老公,你不行

电话这边的人立刻就沉默了。

温靳辰周身的气质也一晃就变得忧郁,还透着浓浓地恨意,眼里却也有无可奈何地不甘。

“那个女人……出现了。”他指节揪紧了手机,泛着森森的白。

秘书一愣。

那个女人?

那个折磨了老板近十年的女人?

她消失了这么多年,终于舍得出现了吗?

“我这就派人去找她!”秘书很能干。

“不。”温靳辰冷冷地只给出一个字,“我倒要看看她能不能就这样躲一辈子!”说着,就按下挂机键。

平静了会儿,他再打个电话给爷爷。

那边的温老爷子已经有气疯的趋势,接了电话就是一顿吼:“温靳辰,你胡闹够了没有?你……”

“爷爷。”温靳辰打断对方的话,“思雅回家后,不许有任何人为难她,这些天,我先带她在外面住。”

“这样的女人你还娶?”对方显然是疑惑的语气。

温靳辰的目光柔和下来,伸手去理了理元月月被风吹在脸上凌乱的头发,他唇角也洋溢着一丝暖笑。

原本他还不是那么确定自己要不要娶她,但现在,他肯定了。

“她是我第二个想接触的女人。”

当元月月醒来的时候,她躺在一张陌生的大床上,床很软,房间很大,不像是酒店的布局,却也不是元家。

“啊。”

她一声尖叫,下了床就跑。

“少奶奶,少奶奶!”别墅里的佣人赶紧跑上二楼,“怎么了?”

元月月顿住脚步,看着眼前的长者,喃喃:“少……奶奶?”

“是啊!少奶奶,这是温少爷的私人别墅,你们俩新婚燕尔,所以,先在外面住一段时间,老爷那边已经同意了。”佣人解释,“哦,少奶奶可以喊我桂姨。”

边说着,桂姨边去拿了双拖鞋放在元月月面前。

如果少奶奶病重了,少爷肯定会狠狠怪罪的。

元月月不好意思地挠头,爬起来的速度太快,都没顾得上穿鞋。

她四下打量着,再问:“我怎么……到这儿来了?”

她不是在大叔车上的么?

“少奶奶在娘家睡着了,少爷就接了你过来,这会儿公司有事,又出去了。”桂姨继续解释,“少爷临走的时候特意嘱咐过要给少奶奶做晚饭,现在吃吗?”

“吃!”

元月月才顾不上去想那位素未谋面的老公怎么知道她饿了。

她只知道,她确实饿了!

狼吞虎咽地将桌上的饭菜一扫而光之后,元月月拍了拍肚子,突然想起了什么,赶紧去看手臂。

还好!

电话号码还在!

“桂姨,有纸笔吗?我有很重要的信息要抄下来。”元月月急道。

桂姨点头,拿了纸笔给她,见她很认真地在纸上抄出一串电话号码,还轻轻地念了一遍对照看正不正确,那表情别提有多可爱了。

元月月满意地看着这张纸,收好在口袋里,才意识到自己穿的已经不是婚纱。

“桂姨!”元月月抓紧她,“谁帮我换的衣服?”

她是睡得有多沉,怎么从一个地方移到另一个地方,而且还被换了衣服都不知道?

“是我。”桂姨轻声,“少奶奶发低烧,加上太劳累,所以,一直昏迷着。”

“那就好。”元月月轻吐一口气。

她这才想起来,老公不举。

就算他想对她怎么样,硬件条件也不行嘛!

这倒是那个男人身上唯一一个她喜欢的优点了!

只是,她还以为自己逃婚之后肯定是可以离婚的。

怎么现在看起来,一切风平浪静?

难道温家还打算要她吗?

她都作成那样了,目的很明显就是要搞砸婚礼,他们还要她?

难道,她体内藏有宝贝?

第6章 有老婆也会被他坑没

别墅很大,只有元月月和桂姨两个人在,显得很空。

元月月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心思却全不在那些搞笑节目上。

她等了很久,久到她又困了,可还是没等到老公回来。

她有话想对他说,想问他可不可以和她离婚。

他要个妻子也没用啊!

可是,他不回来。

她只能兴致败坏地回房睡觉,进门前,喝光了桂姨递来的那杯牛奶。

她睡得很安稳,甚至是卧室的门被推开了,她都丝毫没有要醒来的意思。

潜意识里知道老公不举,所以她坚信自己很安全。

温靳辰揉了揉后颈,他执意留下这个搅乱了温家名声的小娇妻,所以要去温家打点一番,想起了点儿往事,也顺便喝了点儿酒。

回来的路上,他都在想她看见他之后会是什么反应。

没想等他回来,她竟然睡着了。

只是,好像接下来的日子忽然就变得好玩起来。

如果他们相交得越深,她到时候吃惊的表情是不是就越好看?

脱下外套,他睡在她旁边,一股好闻的馨香传来。

不是任何一种香水的味道,虽然浅淡,却有着一股高雅的魔力,与酒味区分开来,灌入他的心神。

是她身上的体香。

他不由向她挨过去,伸出一只手从她的颈下穿过。

她动了动,接着便依偎进他的胸膛,像个小猫儿似的蜷着,将自己整个人都放在他的怀里。

她没有任何防备,嘴角还勾着甜甜的笑意。

“妈妈……”

她好依恋这个梦。

梦里妈妈抱着她睡觉的感觉好温暖,她贪恋地不想睁眼。

温靳辰的眉心一紧,元思雅的母亲在生她那日难产而死,缺失母爱的她也只有在梦里才能感受到那些温暖吧?

他不由抱紧了她,轻轻抚顺她的背脊,再用唇瓣轻轻试探她额头上的温度。

还好,不烫了。

当元月月睡醒之后,她的身边空空如也,也看不出还有没有人进来睡过。

她伸了个懒腰,随意扎了把头发就睡眼惺忪地走到楼下去。

“少奶奶醒了?”桂姨很热情地打招呼。

“早安!”元月月也很热络,“桂姨,你们家少爷昨晚回来了吗?”

“回屋时少奶奶不知道吗?”桂姨问。

“他回屋了?”

元月月下意识抱住自己的身体,想起来他不举,又无所谓的放下警惕。

“怎么不叫醒我?”她郁闷地喃喃。

“少爷说少奶奶虽然不发烧了,但还是体弱,多睡会儿好。”桂姨轻笑,再指了指茶几上的东西,说:“那可都是少爷特意为你准备的。”

元月月走过去一看,桌上有钱、有手机、有车钥匙,全部都是新的。

唔!

对她还不错嘛!

也对!

那个男人都没有任何外在可讲了,如果还不温柔体贴点儿,有老婆也会被他坑没的!

“我不能要!”元月月看向桂姨,“而且,也不要叫我少奶奶。昨天我在婚礼现场做的事情你不知道吗?温家的那些人,指不定要怎么整我呢!”

“少奶奶想多了。少爷说过,是他不对在先,所以,不计较少奶奶做了什么。”桂姨赶紧帮腔。

“他?”元月月的小脸都皱成了一团,“他又老又丑又那啥啥的,他当然不计较了!”

“少奶奶。”桂姨拉着元月月在沙发上坐下,“你看,反正都已经嫁进来了,这些东西,不用白不用!你现在可是这个家的少奶奶,少爷的就是你的。”

这么说,好像也对啊!

元月月瞟了瞟那整齐的一踏钱,说不动心是假的。

桂姨再补一句:“难道还白嫁过来不成?”

元月月一想也是,就先当是她借的吧,等离婚的时候再还!

想着,她赶紧就拿起手机,对着纸上抄好的电话号码打过去。

第7章 把她抓进怀中

温靳辰正在开会,看见手机上面是“小妻子”的来电显示,他做了个手势,示意会议暂停,然后就起身出去。

与会的人都傻了眼,这么多年,温总什么时候有过突然停止会议的情况?

“大叔,你在哪儿?我可以还你钱了哦!”元月月很激动地喊,“是一次性!不用分期了!”

温靳辰背靠上玻璃门,一只手插进西裤袋,姿势散漫又随意,慢悠悠地启唇,喉结性感地上下滑出个弧度:“有钱了?”

“我老公给的!”

他的唇角弯出一个好看的弧度,“我现在在人民广场,刚好有空,你过来吧。”

挂断电话之后,元月月眨了眨眼睛。

人民广场在哪儿?

她废好大的劲百度了地图,然后还要从别墅区走出去,坐公交,再转车,就这样,已经两个小时过去了。

温靳辰坐在车里,会都没开完他就直接过来了。

可没想到,她竟然让他活活等了一个多小时!

可恶的女人!

他终于忍不住要给她打个电话过去,又怒得挂断。

等!

看她打算什么时候来!

终于,温靳辰的手机先响了起来,来电人是他的小妻子。

“大叔。”她的语气很颓丧,“我坐错车了,现在不知道在哪个地方,我从来没有来过这儿,好少的人啊!这里还有个……火葬场。”

最后三个字,几乎是颤抖着说出来的。

“你坐的什么车!”他忍不住提高了音量,胸腔有一股沸腾地怒意来回旋转。

“公车。”她打了个喷嚏,“大叔,你还是别等我了,改天我再还你钱吧!公交车司机也不知道哪儿去了,又没有出租车,我看看有没有好心的私家车可以载……”

“给我在那儿等着!”他气急败坏地喊,“你以为全世界的人都是活雷锋吗?不许和任何人说话,不许哭,不许做出一副悲伤的样子,乖乖等着,我马上就过来!”

“喂,大叔?我还没告诉你我在哪儿呢!喂!”

听着电话里传出的忙音,元月月蹲在地上,目光不自觉地瞟了眼不远处的火葬场,赶紧将视线收回来,一小步一小步地往远处移。

她转车的时候把方向坐反了,下车的时候,却发现这儿就是个鸟不拉屎的郊区,不远处还是个火葬场。

火葬场是尸体的家啊!

A市的火葬场!

妈妈会不会就是在那儿火化的?

她的尸体推进去,出来之后,就只剩下一堆碎骨头。

妈妈……

心底涌出一股浓郁的愧疚和不安。

当年,姐姐平安生下来之后,就已经耗费了妈妈所有的体力,可竟然还有一个她要生,而且她还在妈妈肚子里不安分地移位。

医生说妈妈可能支持不住了,得尽快决定是抢救大人还是救小孩,父亲的决定是救大人,妈妈却坚持要生小孩。

妈妈如愿生下了她,只来得及看她一眼,就去世了。

父亲恨她顽皮,恨她多余,恨她害死了母亲,恨她毁了一个幸福的家,带着那股恨意,将她丢得远远的……

不远处,一辆车子疾驰而来,就像是一只掠食的雄狮,在道路上狂吼。

温靳辰远远地就看见了元月月,她蹲在那儿,小步小步地移动,就像是一只无家可归的小猫,格外惹人怜惜。

一个急刹车,他推开门下车就跑到她身边,一把将她拉进怀中。

强宠呆萌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强宠呆萌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神魔逆天改命:剑斗九天17章(第17章 废物?)

    原标题:神魔逆天改命:剑斗九天17章(第17章废物?)小说名:神魔逆天改命:剑斗九天第17章废物?沈遗风不开口。他师傅便也不再开口,他在等。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沈遗风让自己的师傅站面前干等着自己的答复,内心很是不安。终于,他还是点了点头,道:“是,师傅,弟子听您的。”黄英脸上浮现一抹笑意,道:“嗯,这就好。”沈遗风道:“师傅,弟子……弟子想知道师姐什么时候出关?”黄英脸色微怔,随即想到了什么,道:“两年,两年后的八月十五,便是真武大赛的开幕之日,在那之前,她和你几位师兄都会出关。”沈遗风暗暗松了

  • 末世神话17章(第17章:巨鸟)

    原标题:末世神话17章(第17章:巨鸟)小说名字:末世神话第17章:巨鸟16.飞龙降临就在王天打的欢快时,头顶突然倒影下来一个巨大的阴影。可,因为太巨大了,覆盖了附近近百米的面积,王天倒是没有注意到。而在这时候,黑巨人已经被他打的脑袋变形,一张脸都没有了人形,简直就和恶鬼一样。可就算这样,黑巨人依然有力的挣扎着。“大爷的,生命力好强大啊,要是有斧头,就好了。”王天的拳头有些红肿起来。“艹,给我破啊……”王天气急败坏的扶下身子,用胳膊肘子,打在了黑巨人的额头上,只听“咔嚓”一声轻响,黑巨人的脑壳裂

  • 一号保镖117章(第17章洁癖女侍卫和泡泡糖美女保镖一)

    原标题:一号保镖117章(第17章洁癖女侍卫和泡泡糖美女保镖一)书名:一号保镖1第17章洁癖女侍卫和泡泡糖美女保镖一伊塔芬丽小姐是有一定的武术功底的,看的出,她的基本功很扎实,伊塔芬丽小姐告诉我,她从小就是个爱动的女孩子,喜欢端枪武棒,李小龙先生的功夫电影,让她深深地喜欢上了中国功夫,她也曾买过几本相关书籍,但是她毕竟是Y国人,如果没有师父的指导,想练好的话实在不是易事。我开始教伊塔芬丽练习基本功,教她扎马步,伊塔芬丽练的满头大汗,但是没有丝毫懈怠,很认真。一上午的工夫,伊塔芬丽已经香汗湿衣,衣

  • 一号保镖217章(第17章永乐茶楼里的神秘女人 二)

    原标题:一号保镖217章(第17章永乐茶楼里的神秘女人二)小说名:一号保镖2第17章永乐茶楼里的神秘女人二赵健道:“姓名赵龙,男,今年25岁,职业是国家特级警卫,目前正在负责C首长的贴身警卫工作。兴趣爱好是武术散打,有时还喜欢舞文弄墨,写几段激昂文字。军衔嘛,现在是上尉,职务是警卫秘书,月收入在二千五百元左右,加上奖金,每个月的薪水在三千元上下……我说的没错吧赵先生?”赵健的一番话,让我有些摸不到头脑,他怎么会对我的情况,掌握的如此清楚?而且,他既不是内部人,也不是媒体记者,更不是我的亲朋好友,

  • 乱世萌妃醉天下17章(第十七章 樱雨不要胡闹)

    原标题:乱世萌妃醉天下17章(第十七章樱雨不要胡闹)书名:乱世萌妃醉天下第十七章樱雨不要胡闹“不必客气。”君倾肃看着轩辕钰说道,语气轻轻地,甚是好听:“信应该已经送到了。”“这么快?”轩辕钰看着君倾肃,眼里有着疑惑。“清歌叫人飞鸽传信送去了我在轩辕城的故友那里,他应该把信送去丞相府了。”君倾肃坐在了轩辕钰的不远处,之后轩辕钰才知道君倾肃所说的故友并非是故友。“谢谢。”轩辕钰看着君倾肃笑了笑。“不谢。”君倾肃看着轩辕钰轻轻地摇了摇头。“为什么从来不问我的名字?”轩辕钰看着君倾肃。“你想说自然会说。

  • 元素风17章(第17章:初战)

    原标题:元素风17章(第17章:初战)小说名:元素风第17章:初战。《元素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元素风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varwodeSite=12;varwodeName=元素风;varwodeKey=;

  • 九世轮回17章(第九世完结篇)

    原标题:九世轮回17章(第九世完结篇)小说名字:九世轮回第九世完结篇一世匆匆几十载,雎鸠的历劫一世也已经完了。可是雎鸠在天上却不时的想起来上一世的画面。不知鲲现在如何了,青木再等百年便可以和玄一在一起了…而自己又要做回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石仙雎鸠了。万年前雎鸠初入神界,对所有事情都不懂,还不知神界礼数,所有在她看到青木的时候不知道行礼,只说了一句这个男子长得真是好看,别的仙君都在想这个小石头这次估计要遭殃,毕竟司命仙君青木素来不喜别人不懂礼数,而且这姑娘还说司命仙君长得好看,谁不知道司命仙君因为这

  • 危险总裁:韩少,轻点撩17章(第17章:误会)

    原标题:危险总裁:韩少,轻点撩17章(第17章:误会)书名:危险总裁:韩少,轻点撩第17章:误会康若林觉得李玉凤脸上的笑容着实让人刺眼,他的手紧紧攥成一个拳头。他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嚣不要去相信,但是只要一想起金小希被韩夜搂在胸膛,两个人衣衫不整的样子,他就觉得无法再冷静下来。“康总,我觉得她说的也挺有道理的。无缘无故,为什么韩夜要给金小希请假,两个人关系肯定不一般呢。你还这么紧张她,我都为你鸣不平!”柳恬扭动着细腰,都快要贴上康若林的身上了。她有一张瓜子脸,画着精致的妆容,由于今天没有工作,她穿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