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宠妻养成法则在线阅读

2017/12/17 1:52:22 来源:网络 [ ]

小说:宠妻养成法则

第一章:不就是个男人么?

日落西山,夜幕降临。网站http://www.qi-wen.com/

华城,云隐公寓。

“君凡,说你爱我……快!”

夏若琳双手缠着洛君凡的脖子,动情时,情不自禁地娇喘出声。

门口,夏黎安冷眼看着这一切,指甲陷进掌心,暗暗庆幸自己在结婚前看清了洛君凡的嘴脸,不然她定然会悔恨终生。

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过去,两人终于消停下来。

夏黎安见状,一边抬步进屋,一边出声道:“哟,君凡你精力不错哦,不过这男人一滴精胜过十滴血,你如此不懂节制,小心阳痿。”

夏黎安说着,声音讥讽,听着还有些事不关己。

仿佛这被现场抓奸的,并不是自己的未婚夫。奇闻网

“安……安安……”洛君凡见到夏黎安,先是一惊,随机拉过床单掩盖住自己的身体,下一秒便慌忙解释,“安安这都是误会,事情不是……”

“君凡,你觉得我瞎么?”夏黎安冷哼一声,把目光移到夏若琳身上:“妹妹,君凡技术很好是吧,两个小时,你恐怕都记不得自己高潮多少次了吧。”

夏若琳神色淡定,从头到尾没有一丝慌乱,反而是有着丝丝窃喜。

倒是洛君凡羞愧地埋下头,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

夏黎安见了,摆摆手道:“君凡你也别一副罪孽深重的样子了,咱俩一清二白,你别觉得对不起我,我来这里呢,也只是想跟你断个干净,以后我也好光明正大的和别人谈情说爱。”

夏黎安神色淡然,脸上没有半点惋惜之意,将钥匙随手一丢,起身准备离开。

“黎安,我们的婚约是长辈订下的,难道你要忤逆长辈的意思?”洛君凡见她要走,忙出声。

无计可施的他只能用长辈来威胁夏黎安。奇闻网

“洛君凡,拜托你下次追女人手段玩高明些,真想脚踏两只船,好歹送礼物别都送一样的,太容易露馅儿了!”夏黎安不屑的说,她会发现这其中端倪,是因为昨晚夏若琳向她炫耀男朋友送给她的水晶石项链,哪知道居然和之前洛君凡送给她的一模一样。

除此之外,还有一把钥匙,那一把钥匙上面雕刻着‘云隐公寓’四个字。

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表面看似无心,实际上是夏若琳向她无声的示威。

从云隐公寓出来,夏黎安似松了一口气,她刚准备踩着自行车离开,身后便响起一个慌张的声音,“姐,等一下!”

夏黎安眉头一皱,倒是被那一声‘姐’给刺到了。

“你已经如愿以偿了,赶紧和他继续大战几百回合,跑来追我浪费这时间干嘛!”夏黎安侧过头,冷眼打量着灯光下的夏若琳,一脸厌恶。

“姐,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夏若琳哭哭啼啼的说,“我真的很爱君凡,我不能没有他……”

“一个男人罢了,你喜欢就送给你好了。版权http://www.qi-wen.com/”夏黎安毫不在乎的冷嗤。

本以为得到这个结果就算了事了,那知夏若琳突然出声道:“姐,既然你已经成全了我和君凡,你能不能代替我嫁给冷皓朗啊?”

这才是她急急忙忙追出来的目的。

夏黎安先是一怔,随即嘴角上扬,跟看白痴一样看着夏若琳:“不是夏若琳,你脑子没毛病吧,这种要求你是顶着多厚的脸皮说出口的?你还要不要脸?”

“姐,网上疯传冷家大少命硬克妻,我要是嫁过去,肯定会没命的!”夏若琳咬了咬唇,小脸儿上写满了委屈。

“你觉得你的命比我的命值钱吗?”夏黎安一声冷笑后,一字一顿的说:“夏若琳,我之所以不跟你计较,是为了报答你母亲当年对我的救命之恩,并不是因为你!”

“既然是报恩,那你为什么不了却我母亲的心愿,替我嫁到冷家?”夏若琳像是逮着了夏黎安的软肋一般,语气变得激烈起来,“你刚也看到了,我现在和君凡在一起,要是我嫁给冷皓朗,那君凡怎么办?更何况,你现在还愿意嫁给君凡吗?”

夏黎安点了点头,冷嘲道:“夏若琳,你真是打得一手好牌啊!”

“姐,先不说爸身体不好,冷家的人我们得罪不起,我要是悔婚,到时候我们全家都会遭殃的!”夏若琳毫无愧色,一心想要逼迫夏黎安点头答应。

冷皓朗,冷氏未来的接班人,行事果决,性情孤傲,人如其名的冷酷无情。在整个华城,冷氏无论在钱势上、还是社会地位,这几年一直处于唯我独尊的态势,因此没谁敢得罪冷家的人。

夏家只不过一普通人家,夏若琳之所以和冷家大少订下婚约,不过是因为当年阮文慧是在冷氏企业丢的命,阮文慧为了给自己女儿找个终身依靠,才拒绝了冷家一切物质报答,提了这么个要求。宠妻养成法则在线阅读

夏黎安心口一窒,难过得说不出话来。

她拒绝的态度再坚决,可一想到身体抱恙的夏博远,她心里的坚固就垮塌了。

“姐,算命的不是说你福大命大吗?你嫁给冷皓朗,指不定能改变他命硬克妻的命格,到时候你衣食无忧,还得感谢我呢!”夏若琳见夏黎安的表情起了变化,趁热打铁的劝说。

“这么说起来,这还真是个不错的选择啊!”夏黎安厌恶地扫了夏若琳一眼,生气地离开。

“姐,如果你不嫁给冷皓朗,那咱们一家就等死吧!”夏若琳冲着夏黎安离开的方向声嘶力竭的喊道。

车子停下,夏黎安侧过头来,朝夏若琳抛去一个得意的笑脸:“那就同归于尽吧。”

第二章:想要吗?

夜色渐深,霓虹灯闪烁。说明http://www.qi-wen.com/酒吧,永远都是热闹的,而热闹的气氛下,又蛰伏着无边的寂寞。

既然心情烦闷,不如好好地醉一场,把这烦心事全忘掉,明天她又会是一条好女汉……

“服务员,给我来一瓶最烈的酒!”夏黎安随意找了个座位,刚坐下就点酒喝。

这种意图明显的买醉,吸引了不少男人的目光。

VIP卡座里,冷皓朗修长的手指握着红酒杯,幽暗深邃的眸子冷眼旁观着舞池里热闹的一切。

场面再喧嚣,依然捂不热他满身的清冷气息,似乎周围的热闹都与他无关。

听到夏黎安豪气点酒的声音后,诧异的眸子情不自禁地停放在了她的身上。

酒一上桌,夏黎安就不断杯地喝了起来。

越烈的酒,越是辣喉。几杯酒下肚,她便呛得直咳嗽,泪花儿在眼里打转,清秀的脸庞看起来,哀伤得像一朵柔弱的小花。

围观的男子早已对她虎视眈眈了,见她被呛住后,立马上前来献殷勤。

“小姐,你没事吧,要不要喝口水啊?”

“小姐,你一定是失恋了吧?”

“不就是失恋嘛,有什么大不了,你要是无聊,我们几个陪你玩啊!”

“……”

对于上来献殷勤的几个恶心男,夏黎安忍无可忍,破口大骂道:“臭男人,滚开!”

几个男人脸色突变,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之后,对夏黎安回骂一声:“死女人,也不去打听打听爷几个是谁,敢骂劳资们!”

话落,那几个男人就要动手。

拳头还没落下,恶心男的手便被突然伸过来的一只手给死死擒住。

“啊呀呀,疼疼疼!”为首的恶心男疼得龇牙咧嘴的,连声求饶:“大哥,大哥……手下留情……”

“滚!”一个字,霸气且冷到极致。

几个男人面面相觑后,只得灰溜溜的离去。

夏黎安望着眼前的冷皓朗,忽然觉得自己在做梦一样。

哪有这么好看的男人啊!

“没酒量就别喝那么多酒。”冷皓朗冷声掷下这句话便迈步离开。

“等一下!”夏黎安叫住他,从包里掏出几张百元大钞,胡乱地塞到冷皓朗手里,“我夏黎安平生最不喜亏欠人,你刚刚帮了我,这些钱,当做是酬谢!”

刚喝下的酒,这会儿似起了作用,她脑袋沉沉,双脚虚浮,开始有些站不稳了。

冷皓朗盯着眼前脸颊通红的女人,眸色渐渐的沉下去,“你叫夏黎安?”

夏黎安酒量本就不怎样,几杯酒下去,她已经晕晕乎乎的了,不过男人醇厚的嗓音,好听的程度,如同蛊惑,让她情不自禁地想要去靠近。

夏黎安酒杯不离手,眯起眼望着眼前高大的男人,“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身子摇摇晃晃的她,顺势倒入了男人怀里。

冷皓朗眉头微拧,讳莫如深的黑瞳里透着不易察觉的耐心,“这里很危险,我先带你离开。”

“不,我不要离开!”虽然醉了,可心里还是清醒的,想到回家就要面对一个烂摊子,夏黎安心里排斥极了,“我要喝酒,我要喝醉,喝醉了就麻木了,麻木了就不心烦了……”

她双手环住冷皓朗的脖子,嘟嘟囔囔个不停,噘起嘴来,可爱得活似个孩子。

“你不能再喝了。”冷皓朗拿走夏黎安手里的酒杯,扶着她走出了酒吧。

“热……”烈酒灼心,加上车里开着暖气,夏黎安浑身燥热难耐,难受之下,迷糊地用手解掉衣服上的纽扣。

冷皓朗瞥了一眼,把暖气关掉,以为这样她会舒服一点,没想到她解纽扣的手没有停下的意思。

“夏小姐……”冷皓朗出手制止,无意中瞥到夏黎安白皙的肌肤,还有若有若现的春光。

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这一眼下去,难免会遐想连篇。

酒劲上来,夏黎安脑袋愈发晕沉。

夏黎安反手一握,抓住冷皓朗的骨节分明且修长的手指,另一只手拍了拍冷皓朗的脸,含糊不清的嚷道:“你长得真好看!”

冷皓朗嘴角一抽,不动声色的脸上,有了一丝复杂的表情,平静的心瞬间凌乱起来。

二十年不见,她不仅长成大姑娘了,还越来越有女人味了。

特别是醉酒后,脸庞上氤氲起的一片红晕,犹似熟透了的苹果,隐隐间都能闻到淡淡的香气,给了他一种难以抗拒的诱惑力。

短暂的发愣间,夏黎安的手已经如水蛇般灵活地透过他的衬衣领子,摸索到了冷皓朗健硕的胸膛。

“想要吗?”

夏黎安觉得全身越来越燥热,一种难以抵抗的欲望激发在心头,乃至于她说什么,她做什么,已经由不得她自己了。

冷皓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竟然如此不检点!和他认识半小时不到,竟从撩逗他上升到要献身。

宠妻养成法则》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宠妻养成法则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辣手毒妃:邪王缠上身4章

    原标题:辣手毒妃:邪王缠上身4章小说:辣手毒妃:邪王缠上身第4章杀气惊人“你若将他们收拾了,我不禁带你离开,还送一份大礼给你如何?”沈绯玉的心噗通一跳,这家伙笑起来简直要人命啊,不行不行,一会还要战斗呢,一定要保持冷静!宁泽宇看到这小女子眼中的尴尬,不由低笑出声。“别动,来了!”沈绯玉将身体压低,来人一共7个,待第一个人刚进洞的时候她蹭的一下跃出匕首精准的划到了那人颈间的大动脉处,以至于那人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断气了,由于山洞里很暗,从外面刚进来的人都会有一瞬间的视觉障碍,而她利用的就是这一瞬间,

  • 鬼帝的十岁王妃4章

    原标题:鬼帝的十岁王妃4章小说名字:鬼帝的十岁王妃第一卷穿越异世:洗尽退婚耻辱第4章艳惊天下冷无心下意识的捂住了口鼻!但下一秒,却迅速抓起了地上尸体手中的匕首,身形一闪,眨眼间,锋利的匕首已再次划破空气的猛袭那到黑影去。再高明的掩饰,只要那人动了,那都是破绽。在她杀第一个人的时候,她就感觉到房梁之上的细微波动。“哗!”衣物拂动的声音。她原本对准那黑影迅速袭下的攻击,这次竟连衣角都没触碰到了!好快的身手。但冷无心根本没敢迟疑半分,在攻击落空的瞬间,手一翻,锋利匕首转向的再次朝黑影袭出。不管什么人,

  • 邪王追妻:王妃好有财4章

    原标题:邪王追妻:王妃好有财4章小说:邪王追妻:王妃好有财第4章搜查可以但有条件天大地大,吃饭最大!洛倾城在反复确定了这附近并没有人看着自己之后,她这才赶忙将叫化鸡给挖了出来,什么会不会沾到土之类的,她这会儿已经不计较了,眼下填饱肚子才是正题,毕竟,等会儿的恶仗可是避免不了的。鸡腿,娘俩一人一个,鸡翅,娘俩一人一个。米粒的饭量小,加上又是饿了好些时候,洛倾城也不敢给他吃得太多,将剩下的鸡肉连带着骨头用干净的布包好,又放在了一个木匣子里,洛倾城像是藏宝贝似的,将这剩下的鸡藏在了自己床底下的一块地砖

  • 试婚:极品老公行不行4章

    原标题:试婚:极品老公行不行4章小说:试婚:极品老公行不行第一卷合作愉快第4章试试安小夏双眼下瞄,自尊心受到严重打击,虽然她的身材不是很火辣,但她56厘米的纤腰不是谁都能有的,虽然胸小了一点……要不是后有追兵,她才不会乖乖让他这么评头论足,被说得一文不值!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呵呵,我长得这么丑还真是对不起您哈!”她赔着笑脸说。男人没想到她会这么回答,一时竟不知道如何搭话,不过罢了,林冲为他费力张罗,也并非要人陪他聊天!在此之前已经有过六个女人了,有貌美如花身材火辣的,也有清纯可爱的,那方

  • 魔帝狂妻:纨绔废物小姐4章

    原标题:魔帝狂妻:纨绔废物小姐4章小说书名:魔帝狂妻:纨绔废物小姐第一卷异世枭凰第4章如此护短昊阳帝脸上陪着小心,隐在袖中的双拳捏的有些泛白。在他心中,水擎苍就算再厉害那也是臣子。所谓君为天臣为地,他当着那么多的人给自己难堪,实在让人愤恨。但随即想到国家社稷不能少了这位重臣,只能把心里的不满压了下去。“张连海,通知下去。让陈将军挑选二百御林军,随朕去看看水精灵。”昊阳帝缓缓起身,走到水擎苍身边道:“老国公忧心孙子,不如就留在这里等消息吧。”说完,拂袖离开了营地。水擎苍注视着昊阳帝的背影,变得更加

  • 豪门隐婚:帝少的独家私宠4章

    原标题:豪门隐婚:帝少的独家私宠4章小说名:豪门隐婚:帝少的独家私宠第一卷重逢再爱第4章失婚的妇男有点烦索嘉酒吧,VIP包房内。黎正熙仰躺在沙发上,脸上盖着一本《财富精英》杂志。“honey,我昨晚安排的妞怎么样,是不是很正点啊?有没有像过电一样爽到啊?”程童坏笑着调侃。“那自然是久旱逢甘露,干柴遇烈火,一点就着。只差两块煤炭就能做一桌满汉全席了。”杰克接腔。“程童,杰克,请你们纯洁一点,还能不能愉快的做朋友了。”邱秋在一旁直摇头。“切,伪君子!”两人一起竖中指。“好好好,怕了你们了。”邱秋马上

  • 大牌老公宠妻上瘾4章

    原标题:大牌老公宠妻上瘾4章小说名称:大牌老公宠妻上瘾第4章佟少澜很震惊女人的衣服前面撕破了一大半,脚上没有穿鞋,只有一双白色的丝袜,跑在地上踩得啪啪啪地响,样子极为狼狈。但此刻她满脸通红,似乎刚刚喝了大量的酒,好象还挨过打,脸上红肿得厉害,头发也一片凌乱。女人一边跑一边不断往后看,满脸惊慌。众人也不由随着她的目光向后张望,但没有看见什么怪物。“嘀嘀……”前面拐弯处,一辆黑色的豪车急驶而来,堪堪抵着女人的腿停下,女人惊得叫了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款全球限量版的宾利雅致里,坐着的正是佟少澜,他

  • 锦绣凰图:重生侯府嫡女4章

    原标题:锦绣凰图:重生侯府嫡女4章小说书名:锦绣凰图:重生侯府嫡女第一卷浴火重生第4章歹毒的庶妹“我,我们掌嘴!”红依绿芜心不甘情不愿,却还是纷纷举起手掌,一下一下的打在自己的脸上,余光偷看侯飞凰,十五岁的年龄一身粉衣穿着娇俏,五官精致但略显稚气,只是那双凌厉的眼,似乎一眼就能剜进人的心中。“小姐,你怎么那么大的力气?”小绿有些惊奇的跟上侯飞凰的脚步,身后还不时的传来那两人的巴掌声。侯飞凰笑笑不说话,嫁给宇文无忧七年,她事事迁就他讨他欢心,曾也多次看他练武,背地里就偷偷学了几招,虽然学艺不精,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