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流年偷换思念延绵】石榴小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2/16 19:42:47 来源:网络 [ ]

小说:流年偷换思念延绵

作者:石榴小姐

第2章 既然觉得我是小偷,那就

随着一阵“咚咚”的敲门声,顾荣峎打开门。【流年偷换思念延绵】石榴小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爹地,呜呜……”没等顾荣峎开口,顾晴便委屈的哭了起来。

“好端端的,怎么哭了?”顾荣峎最宝贝这个女儿,看到她哭,顿时心疼不已。

顾晴转过头,手指着正在地上捡徽章的女人,“还不是因为她,您去看看她手里拿着什么东西!”

顾荣峎听着,眯着眸子上前,双眼紧盯着她手里攥着的东西,伸手道,“拿来!”

她不敢挑战父亲的威严,便乖乖的将东西递了过去。

顾荣峎仔细的看了看,认出来那是封墨的徽章,顿时勃然大怒,“这东西你哪来的?”

“封叔叔送给我的,这是我跟他的定情信物。”顾萱萱说着,立即伸手从父亲手中拿了过来,像宝贝似的攥在手心里,紧紧的。

这东西要是丢了,封墨追究起来她可就完蛋了。

“爹地,封叔叔怎么可能会给她这么重要的徽章,一定是她偷来的,顾萱萱作风一向不正,偷鸡摸狗的事情也没少干!”顾晴气愤的走过来指责道。说明http://www.qi-wen.com/

顾荣峎直接从裤头上将皮带抽下来,恶狠狠的朝着地上一抽,“还不给我说实话!”

鞭子抽着地上发出响亮的声音,这要是落在人身上,肯定得皮绽肉开。

一旁的顾晴双拳握紧,继续煽风点火,“封叔叔是何等人,他怎么可能会看上你?你是不是因为不想嫁给陈终年,所以就故意去偷了封叔叔的徽章,借此来抗婚对不对?!”

顾萱萱嘴角勾起一抹淡笑,“前半句你确实说对了,不过我和封叔叔是两情相愿,若父亲还要强行把我嫁给陈终年,封叔叔可不会答应。”

陈终年有暴力倾向是总所周知的,他前妻就是被他给打断腿了,但因为他是少将,顾萱萱刚成年就被父亲安排了婚约,她要嫁过去那就是送死的节奏。

而封墨叱咤风云的首长,位高权重且单身,就连总统大人见了他都要礼让三分的军中统领,也是顾萱萱能想到的唯一救星了。

“满嘴谎话!”顾荣峎手中的皮带便扬起朝着她的手臂猛的抽过来。

“唰”的一声响,顾萱萱来不及躲闪,手臂上薄薄的衣服被皮带打烂。

没想到父亲真的打了。网站http://www.qi-wen.com/

顾萱萱低头看着通红的手臂,整个人都在颤抖,咬咬牙隐忍着泪水,“是啊,反正我说什么您都不会相信,那您还问我干吗?既然觉得我是小偷,那就报警啊!”

顾萱萱的话倒是顿时点醒了顾晴,她手指轻轻的拉扯着父亲的衣袖,“爹地,封叔叔可不是咱们惹得起的人物,妹妹不懂事,咱们不能坐视不理啊。”

她咬牙切齿的瞪了顾萱萱一眼,随后继续道,“要不趁着封叔叔还没发现之前,咱们先报警送她去警察局好了,要是等封叔叔知道后亲自来要徽章,那您的颜面往哪儿放啊……”

气得脸色发青的顾荣峎,眼神鄙夷的撇了下一旁顾萱萱,随后将皮带丢在地上,“晴儿,去报警!”

“好,我这就打电话!”顾晴开心得双脚飞快的走去拿起电话。

报警?

顾萱萱脑袋一阵嗡嗡作响。

父亲竟然要报警抓自己,真是天大的笑话!

很快警察将顾萱萱带走,直接拘留。

“首长,警察局传来消息,说您的徽章被偷了,小偷已经关押起来了。”士兵站在门口报告道。

坐在办公桌前的封墨,修长的手指转动着钢笔,“那小偷是否姓顾?”

士兵愣了下,随后立即点点头,“是姓顾,还是个女的……”

“嗯,知道了,下去吧。奇闻网”封墨吩咐道,随后指尖的笔放在桌子上,发出沉闷的一声响。

傍晚,封墨处理完事务后,换上便装,只身一人来到警察局。

观察室内,顾萱萱像一只受惊的小猫咪一样蜷缩在角落里,哭过的两只眼睛又红又肿。

“咳咳。”封墨咳嗽了声。

顾萱萱抬头,看到是封墨,顿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开门。网站qi-wen.com”封墨命令道。

旁边候着的局长,立即点头哈腰的亲自上前将门打开。

封墨迈开步子走近她面前,正准备开口的时候,顾萱萱双手猛的抱住了他的腿。

抬头泪眼汪汪的看着他,“封叔叔,我不要坐牢啊,我才刚成年……”

封墨没吭声,低头看着她。

“封叔叔,我知道错了,你能不能念在昨晚,昨晚……”

“昨晚什么?”封墨冰冷的语气道。

顾萱萱有些胆怯的松了松手,红彤彤的脸颊快要滴出血一样,声音小如蚂蚁,“一夜情的份上,饶了我这次。”

“你说什么?”封墨单膝蹲着,狭长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她,“再说一遍。【流年偷换思念延绵】石榴小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我……”顾萱萱撅着嘴巴,心跳都快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闭上嘴巴不敢再说什么了。

看她选择胆怯的模样,和昨晚上那个胆大的她根本联想不到一起。

他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随后迅速恢复严峻的表情将她一把拎起来。

“封叔叔,我……”顾萱萱刚站直,眼前忽然一黑,整个人软弱的倒在他的怀中,晕倒了。

“顾萱萱?!”封墨迅速抱住她,将她平放在外面的沙发上,手指轻轻压着她手腕感受脉搏。

值班的警察见状开口道,“她一天没吃东西了,可能是低血糖了。”

封墨眉头紧紧皱起,随后抱着女人离开警察局。

……

顾萱萱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手上正在吊点滴,手臂上的伤口也被包扎起来了。

一旁,台灯下面,封墨翘着二郎腿靠在椅子上,正在看书。

台灯的光亮打在他的侧颜上,像是画报里面走出来的人物一样,英俊无比。

“外面有东西吃。”男人没有抬眸,余光察觉到她醒来,便开口道。

顾萱萱有些尴尬的掀开被子,肚子发出一阵咕咕的叫声,抬头看了一眼还没有掉完的水瓶子,她抿着樱唇纠结道,“封叔叔,这里有医生或者护士吗?我想把这个药调快点。”

她是肚子太饿了,总不能眼巴巴的等着吧,这一滴滴的药水,都望眼欲穿了。

封墨合上书,修长的腿迈开,两三步走到床边,拿起一根酒精棉起势准备帮她拔掉针管。

见状顾萱萱顿时就急了,将手抽回,“那个药水还没打完呢,这儿没有护士吗?”

封墨抬眸,“这不过是营养液而已,还有,你若怀疑我的技术,可以自己拔!”说着他将棉签递给她。

她慌忙摇头,“不不,还是你来吧,你当兵的时候应该学过吧?啊!”

她话还没说完,封墨便忽然将她手背上的针头拔掉了,顾萱萱最怕的就是针头了,顿时忍不住尖叫出声。

“疼?”封墨表情有些紧张的看着她。

“不是,你赶紧把针拿开,我害怕……”她颤抖的声音道,整个人也缩回了被子里面。

竟然害怕针头?

明明胆小如鼠的她,昨天到底是鼓起了多大的勇气来到自己身边的?

第3章 我肚子里已经有你孩子了

针被封墨收起来之后,顾萱萱顿时恢复元气一般,从床上跳下来,急匆匆的跑到餐桌前,一顿狼吞虎咽。

眼神四处瞄了瞄,这并不是昨天的那栋别墅,应该是他其中的一栋住宅。

吃完她舔了舔嘴唇,慢悠悠的喝着水,余光偷偷的瞄着坐在沙发上的封墨,随后蹑手蹑脚的走到他身边。

“封叔叔……”顾萱萱声音软绵绵的撒娇语气,双手轻轻的捏着他的肩膀。

封墨抬头,“吃完了?走吧,送你回家。”

顾萱萱立马一把抱住他的胳膊,脸颊贴过去,“我不要回家,我就要住在你这儿,我哪里也不去!”随后她抬头一脸诚恳的看向封墨,“封叔叔,你娶我好不好?”

封墨伸手,一把捏住她的下巴,眼神严厉,“你才几岁,就想嫁给我?”

“我成年了封叔叔,你必须得跟我结婚,不然我爹地要把我嫁给陈终年,外面都传闻他有暴力倾向,我嫁给他会被他打死的,封叔叔,你难道要见死不救吗?”顾萱萱装作可怜兮兮的模样看着他,两颗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都说男人最害怕女人撒娇和哭泣了,纵然他是千年冰霜,顾萱萱今天也得给他捂化了。

“与我何干?”封墨撇开手,表情甚是冷漠。

都说一夜夫妻百日恩,不过才一天的时间,竟然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了?

顾萱萱咬咬牙,气呼呼的瞪着他,“当然和你有关系了,昨天晚上你没戴套,我也没有吃药,说不定我肚子里面已经有你的孩子了,这难道跟你也没关系吗?!”

他双眸微眯了眯,阴测测的语气道,“所以你是在威胁我吗?”

前一秒还是乖巧可怜的小猫咪,突然变成露出爪牙的小狐狸,这女人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她认真的点点头,双手用力的握了握,心跳有些加快。

“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我封墨何时受过人威胁了?”男人盛气凌人的起身,拽着她的胳膊便准备强行将她带走。

顾萱萱一怔,恼羞成怒的拼命从他手中挣脱,小拳头一下下的打在他的肩膀上,“哼,你不敢跟我结婚,那传闻说你是GAY看样子是真的?!”

要不然,怎么可能她撒娇哭泣都没用?完全不是一个正常男人。

那小拳头打在他身上不痛不痒,他低下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传闻说我是GAY?”

见他深色凝重,她立即点头继续劝说,“对啊,所以你跟我结婚,一方面帮了我,另外一方面也帮你澄清了传闻,岂不是两全其美?”

“按照你这么说,我还得感谢你?”封墨深邃的眸子紧盯着她。

她炯炯有神的双眼眨巴着,嬉笑,“感谢我倒是不必,咱们这是互利互益,是吧!”

正当此时,门铃声响起。

两人不约而同的看向大门的方向,随后管家走进来汇报。

“是顾荣峎来了,说是来接萱萱小姐。”

顾萱萱一听,整个人蜷缩到封墨身边,双手紧紧的抓着他的手臂,“我不要回去!”

封墨低下头看了她一眼,随后无情的将她的手一点点掰开,转身对管家道,“送她出去。”

这女人真是胆大包天,什么话都敢说,竟然还说自己是GYA?这样的传闻,他怎么就从来没听到过,分明是她瞎编的!

“封叔叔,我不要走,我回去肯定会被打死的,你真的忍心吗?好歹咱们也有过一夜情分,你不能翻脸不认人啊!”顾萱萱歇斯底里的冲着他喊道。

“管家!”封墨低吼了声。

“是,萱萱小姐,麻烦跟我出去吧。”见封墨生气了,管家不敢怠慢,赶紧上前拉着顾萱萱往外走。

好说歹说他都无动于衷,顾萱萱气得双眼圆鼓鼓的瞪着封墨,“封墨你个无情冷血的大混蛋!我告诉你,要我真的怀了你的孩子,我一定带着他远走高飞,绝对不会让他知道他有一个这么混账的爹地!”

她豆大的泪水从眼眶里往下掉,而封墨依旧无动于衷。

“还嫌不够丢人吗?!”在门外等候的顾荣峎呵斥一声,随后拉着她往车上塞,迅速的开离封墨的别墅。

……

回到顾宅,刚迈进门。

“爹地,你怎么还把她带回来啊?现在整个H市都知道顾萱萱是小偷了,真是丢人!”顾晴嫌弃的翻着白眼道。

顾萱萱紧咬着下嘴唇,没吭声。

随后顾晴迈着猫步朝着她靠近,“不过幸好陈家没退婚,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妹妹,恭喜你啊!”

都闹得满城风雨了,竟然还没退婚?

难道她真的要嫁给这个有暴力倾向的男人吗?

想到这里,她顿时不寒而栗。

“晴儿,你别离她那么近!”正说着的时候,孙怡芸从房间里走出来,迅速的将顾晴拉到自己身边,像是防着瘟疫一般提防着顾萱萱。

顾萱萱咬咬牙,干脆挺直胸膛转身面向两人,满脸笑嘻嘻的走过去,“小妈,姐姐,你们离我那么远干嘛?我要真的嫁给陈终年,那就是少将夫人了,你们真不打算趁着现在好好巴结巴结我?”

“巴结你?那也得你有命给我们巴结啊。”孙怡芸嘲笑道。

一旁的顾晴也跟着笑了起来,“不被陈终年打死都万幸了,哈哈哈……”

“呵呵,你们等着瞧好了,谁先死还不知道呢!”顾萱萱紧握着拳头,紧咬着牙关,愤然转身回到自己房间里面,用力关上门。

孙怡芸不知道在顾荣峎耳边吹了多少枕边风,才让刚刚成年顾萱萱被安排了婚约,这一切都是这娘俩的主意。

“怎么办?我唯一的机会都没有了……”顾萱萱坐在床头,越想越不甘心。

正无助的时候,程铭打来电话。

“萱萱,你出什么事了啊?怎么到处都说你偷东西了?”

“别提了,我在警察局蹲了一天,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

“你不是说把封墨给睡了吗?为什么封墨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啊,他为什么不帮你?”

“睡是睡了,可人家不认账我有什么办法啊!”

“不认账?那好办啊,我给你宣扬宣扬,弄到全城皆知,看他怎么好意思不认账,但前提是你得保证你确实和他睡了啊?”

程铭有些怀疑,毕竟传闻封墨性情冷漠不近女色,顾萱萱怎么能如此顺利的就把他给睡了呢?

“当然了!”顾萱萱提高音调,满脸认真的神情。

“那好,那你现在好好睡一觉,明天早上起来验收成果!不过你要真嫁给封墨了,可不要忘记答应我的事情了!”程铭忍不住提醒道。

顾萱萱打着哈欠,“知道了,别废话了,晚安!”

程铭的一番话,顿时让她又看到了一丝希望,安心的躺下一觉到天亮。

第4章 我现在腿还疼,不能那个

咚咚咚!

一大早顾萱萱的房门便被用力的敲响。

睡眼朦胧的她揉着眼睛起身,一边开门一边嘟囔,“谁啊?”

门外站着的是顾晴,不过脸色却看起来有些难看。

她扫了一眼顾萱萱,身上挂着一件宽松睡裙,白皙的长腿露出来,身材还真不赖。

“有事?”顾萱萱打着哈欠,顺便伸了个懒腰。

“封叔叔来了,你赶紧换好衣服出来吧!”顾晴声音冷漠道,眼神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一听到“封叔叔”三个字,顿时间她所有的瞌睡虫全部跑走了!

“嘭”的一声迅速将门关上,粉嫩嫩的小脸蛋顿时吓成了惨白色,瞳孔瞪大,双手捂着心脏的位置。

“完蛋了,完蛋了!一定是程铭四处帮我宣扬我睡了他的事情,所以才会一大早的找上门来,一定是这样……”

顾萱萱急得浑身颤抖,“他会不会告我诽谤啊?那我是不是要坐牢啊?”

想到这里,她浑身一凉,慌乱的换上衣服,走到门边正准备拉开门,忽然又转头回来。

“不行,我这样出去就是送死啊!我不能带待在这里了,我要逃走!”顾萱萱捏着拳头,随后将窗户打开往下看了一眼。

她的房间在二楼,而楼下是一片草坪,从这里跳下去应该摔不死,但是有可能会断腿。

想了想,她迅速的将床单用剪刀剪开,学着电视里的情节,将床单一截截的捆起来,一头绑在床脚上,一头丢下窗户。

随后双手拉着床单,身体悬空在窗户外面,正当她以为能够完美逃脱的时候,耳边突然听到了床单撕裂的声音。

“救命啊!”看着上面的床单一点点的撕裂开,顾萱萱顿时慌了,本能的喊出救命声。

很快她的声音便将客厅里等候着的人都吸引来了。

“萱萱,你这是在做什么啊?!”顾荣峎看到顾萱萱掉在窗外,整个脸色都沉了下来。

这个女儿,还真会给自己惹事,一天到晚不停休!

“呜呜……我不要死啊……”顾萱萱崩溃的大哭,双手仅仅的拽着床单。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力气也在渐渐消耗,她的身体渐渐往下滑。

嘶——

开裂的床单再次裂开一部分,她整个人重心往旁边倒,受伤的手臂狠狠的撞到了墙壁上,一阵生疼!

“萱萱,松手,我会接住你!”封墨赶来,迅速来到她下方,扎着马步伸出手。

顾萱萱泪水哗啦啦的往下掉,拼命的摇头,“我不要,我就吊死在这里好了,反正我下去也是一死,我知道你不会放过我的,呜呜……”

“顾萱萱,你发什么疯呢?封首长今天是来提亲的!”顾荣峎开口道,眼神偷偷的瞄着封墨,害怕惹他不高兴。

“嗯?提亲……”顾萱萱愣住在那,低头往下看。

“你,要娶我?”她半信半疑的看着封墨问道。

看到他点头的那一瞬间,顾萱萱身体忽然一阵僵硬,手指一滑,整个人掉了下去。

“啊!”随着她的尖叫声,整个人跌到他的臂弯当中,而她本能反应的抱住他的胳膊。

惊慌之余,抬起头迎上他炙热的目光,一阵娇羞,将脸颊埋在他的怀中。

封墨抱住她往门外走,将她放入车内。

“封叔叔,君无戏言,你可不要反悔哦!”顾萱萱瞪大眼睛看着他,双手也死死的拽住他的手臂,似乎害怕他会跑掉一样。

感觉到她身体在发抖,封墨低头看了她一眼,她手臂上的伤口刚才被撞了,白色的袖子被染红。

“开车!”封墨开口道。

十多分钟后到达他的别墅。

封墨直接抱着顾萱萱进屋内,大步走进卧室,将她放在床边,随后手指捏着她衣服的领口,蛮力撕开。

“封叔叔,你要干嘛?我腿现在还疼呢,不能那个……”顾萱萱惊愕的蜷缩成一团,害怕的看着他。

封墨眉头紧皱,手指轻轻戳了下她的脑门,“在你眼里,我就是个兽性大发的怪叔叔?大白天的对你强行?”

她撅着嘴巴,“你现在不就是吗?虽然我很快是你老婆了,但是你能不能忍几天?我现在真的好疼……”

不仅是下身疼,手臂也疼着呢。

“小小年纪,你脑袋里都装的什么?”说着他伸手将她受伤的手臂拉过来看了看。

“啊,疼!”顾萱萱忍不住喊了声。

封墨薄唇轻撇了撇,不自主的放轻了动作,拿起一旁的医药箱,帮她上药。

顾萱萱抿着嘴唇,看他认真的神情,顿时羞愧起来。

原来他撕开衣服是为了要帮自己上药,并非是为了那个……

唔,好像是她想要多了。

包扎好伤口后,封墨起身走去衣柜里面拿了一件衬衣递给她,“先穿着,你的衣服晚点我会叫人去顾家收拾几件过来。”

顾萱萱乖巧的点点头。

封墨抬头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时钟,已经不早了,今天还有个会议要开。

“今天哪里也别去,在家等我。”封墨转身说道,随后走到衣柜前面准备换衣服。

顾萱萱偷偷的瞄了他一眼,见他脱下休闲装,露出后背紧实的肌肉,这身段堪比模特啊。

换上军装后顿时有种制服诱惑的感觉,简直就是禁欲系的代表!

看得她小心脏扑通扑通乱跳,害羞的捂着滚烫的脸颊,心中忍不住尖叫,“顾萱萱,你捡到宝了呀!你未来的老公可是封墨啊!”

等等,现在叫老公会不会太早了点?毕竟都还没领证呢。

顾萱萱抿着嘴唇抬起头,正准备再度欣赏的时候,却发现封墨已经离开了房间。

“这么大的房子,嘿嘿……”顾萱萱嘀咕着,一边拿起手机打电话给程铭。

……

半个小时后,程铭待着美食和美酒大摇大摆的来到封墨的别墅。

“恭喜你,成功上位,干杯!”

顾萱萱大口吃着炸鸡,一边喝着啤酒,笑呵呵道,“你放心,你这次帮了我一个大忙,我不会忘记你的,来,干杯!”

咕噜咕噜喝酒,两人忘我的聊天,不知不觉便将一整件啤酒都喝光了。

她有些晕乎乎的坐在沙发上,身体东倒西歪,“程铭,刚才那一杯我都喝完了,你怎么还没喝啊?是不是男人啊……”

说着打了个嗝。

“我早就喝完了,你是不是醉了啊?”程铭说着起身想要去扶她。

“放开她!”身后传来低沉的声音。

第5章 你在引火烧身吗?

程铭回过头一看,发现是封墨回来了,猛的站直,鞠躬,“封叔叔好!”

刚走进门便听到了欢笑声,看到顾萱萱和程铭聊得欢快,心头跟被针扎了一般。

他撇了一眼满地的空啤酒瓶,眸子里露出一丝怒气,随后撇向程铭,“还不走?”

“是,我这就走!”程铭点头哈腰,吓得赶紧溜出别墅。

封墨咳嗽一声,这H市都要抖一抖,他可惹不起这个大人物!

封墨迈过满地的狼藉,走到沙发边,低头森严的眼神看下来。

“封叔叔,你回来啦?”醉酒的顾萱萱,笑咧咧的抬头看着他,随后张开手一把抱住他的双腿,“嘿嘿,我这块咸鱼终于要翻身啦,我未来的老公是封墨哎……”

原本隐忍着怒火的男人,听到她稚气的声音叫出“老公”两个字,顿时气就消了一大半。

弯腰,将她横抱起朝着房间里走去。

顾萱萱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看着眼前男人精致的脸庞,忍不住伸手捧着他的脸颊,嘟着嘴唇送上去,在他脸颊上狠狠的亲一口,发出“啵”的响声。

封墨皱着眉头,将她平放在床上。

“嗯……”女人嘴里发出一丝声音,双手勾住他的脖子不愿意松手。

“顾萱萱,你在引火烧身吗?”封墨蹙眉问道。

还以为是在梦境中的顾萱萱,挑眉挤眼,“封叔叔,我好看吗?你是不是被我的长相迷住了,所以才要娶我的?”

他深邃的眸子看着的脸庞。

虽然她稚气了些,不过从五官来讲的话,确实挺精致,身材也不赖。

“是不是嘛?”顾萱萱嘟囔着,白皙的长腿抬起蹭着他的大腿,宽松的衣服随着她的动作而往肩膀下滑,露出一抹香肩。

“萱萱,你身体不痛了?”封墨伸手将她不安分的腿按住在床上。

她用力摇晃了下脑袋,意识渐渐清醒,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男人,伸手又摸了摸他的脸颊。

好真实啊,难道不是在做梦吗?

正当她脑袋一片混乱的时候,封墨低头,薄唇覆盖在她的唇瓣上。

顾萱萱不乐意的推开他,“这是我的梦,我没叫你动,你就不能这么主动,明白吗?”

封墨眉头一皱,“什么?你的梦?”

她抿着嘴唇点点头,手指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薄唇,准备继续享受这个美梦。

“封叔叔,你躺下……”她笑嘻嘻道。

他倒是想要看看这个女人在玩什么把戏,于是便乖乖的配合,躺在她身边。

顾萱萱侧身躺着,面对着他,手指将他衬衣的扣子一颗颗的解开,眼前顿时出现一片小麦色的肌肤。

“哇,这肌肉都是真的吗?”顾萱萱说着手指伸进他的衣服里面,指腹轻轻按压着他的胸肌。

男一声不吭,嘴角勾起一抹邪笑。

随后顾萱萱手指在他胸前打圈圈,脸颊也贴了过去,“有心跳声哎,我做的梦好真实啊,要是现实生活中,封叔叔也有这么听话就好了……”

既然是在做梦,为何不趁着现在好好的将他蹂躏一把呢?平时他一副冷若冰川的模样,可不敢在他面前造次。

“好玩吗?”男人磁性的声音在她耳边问道。

顾萱萱点点头。

“想不想玩点刺激的?”封墨问道,随后大手掌一把按住她的小手。

她抬眸,酒意似乎在渐渐消散,大脑一片空白,看着男人的盛世美颜,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看她粉扑扑的小脸颊,忍不住想要将她一口吃掉的冲动。

男人抬手按着她的肩膀,顺势将她放平。

“啊……”顾萱萱手臂的伤口被蹭到,顿时忍不住叫出声。

差点忘了,她身上还有伤……

她绯红的脸颊,双眸可怜兮兮的盯着他,微微撅起的樱唇,让人冲动又惹人怜爱。

封墨检查了下她手臂上的伤口,随后便用被子将她娇小的身体盖好,随后便下床。

现在,他得好好冷静冷静。

“封叔叔……”顾萱萱轻声喊了句。

他忍得有些难受,严峻的表情看向她,命令的口吻道:“别喊我,好好睡觉!”

顾萱萱眨巴着眼睛,一脸无辜的看着他。

随后封墨大步走进浴室内,打开花洒,冷水冲击着他滚烫的身体,冲熄欲望的火焰。

这小妮子,是上帝派来折磨他的吗?

睡意渐浓,躺在床上的女人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封墨从浴室里面走出来,一边拿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看到床上呈大字躺着的女人,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笑意。

……

学校。

顾萱萱刚踏入校门,便收到了各种异样的眼神,她摸着脸颊呢喃,“难道是我脸上长花了不成?”

刚走到教室门口,便被一个飞过来的橡皮擦正中脑门,紧接传来一阵嬉笑声。

“顾萱萱,睡你一夜多少钱啊?”程昱吊儿郎当的走到她面前问道。

平时他就很喜欢欺负顾萱萱,刚才那橡皮擦也是他丢过来的。

她攥着拳头,愤怒的抬起头瞪着他,“那得问你妈,你妈什么价格,我就什么价!”

“你!”程昱攥着拳头,脸颊上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

顾萱萱白了他一眼,没有继续与他争执,走到自己的桌子前,眼前的景象让她怒火四起。

她的课桌上被人用红色油漆写着大大的两个字“搔货”。

她气得浑身颤抖。

“谁干的?”顾萱萱愤怒的喊道。

“我干的,怎么样?!”说话的顾晴,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傲娇的姿态走过来,身后还有两个小跟班,气势汹汹。

顾晴眼神不屑的撇着顾萱萱,嘲讽的语气道,“不过是被封墨睡了两次而已,你真以为自己这只野鸡能飞上枝头当凤凰么?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货色,封墨不过是玩玩你而已,你还真以为他会跟你结婚?”

“我是野鸡,那你是什么?家鸡还是山鸡?”顾萱萱冷冷一笑。

第6章 但是,老公就你一个

顾晴脸色唰的一下沉了下来,拿起一旁桌子上的课本便朝着顾萱萱丢了过去。

顾萱萱也不认怂,拿起最厚的英语课本直接砸了过去,紧接着两人扭打在一块。

而顾晴身边的那两个小跟班很快也加入战斗,顾萱萱打红了眼,拳打脚踢一起来,见人就打,像个疯子一样。

半个小时候,教务处内。

顾萱萱坐在一边,低头抠着手指甲,身上的伤大多数都是她打别人而留下的。

而顾晴和那两个小跟班坐在对面,头发凌乱,衣衫不整,脸上也脖子上到处都是顾萱萱留下来的抓痕。

顾荣峎和孙怡芸着急的赶来,一进门顾晴便哭着恶人先告状。

“爹地,妈咪,顾萱萱太欺负人了,一来学校就把我和我朋友打一顿,说是我嫉妒她,呜呜……”

“萱萱,晴儿说的是真的吗?!”顾荣峎大声呵斥道。

顾萱萱抬起头,冷笑,“反正我说什么您也不会相信,何必问我呢?”

“你!”顾荣峎气得一肚子闷气。

“妈咪,我好痛啊,你看我这里都受伤了……”顾晴见父亲没有教训顾萱萱,便立即转头跟母亲哭诉了起来,扯开领口让她看自己身上的伤口。

孙怡芸看到顾晴脖子间的那几条血痕,顿时愤然走到顾萱萱面前,抬起手便给她狠狠的一巴掌,“你竟然敢打我女儿,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

“嘭”的一声巨响,教务处的门被踢开。

封墨出现在门口,脸色极其难看,薄唇微启,“我给的!”

刚才和顾晴她们三个打架都没有哭,而孙怡芸的这一巴掌,将顾萱萱眼中的泪水打下来了,她低着头,瑟瑟发抖。

“封,封首长,您怎么来了?”教务处主任看到封墨,猛的起身,上前点头哈腰的问好。

顾荣峎和孙怡芸顿时怔住在那,尤其是孙怡芸,捏着衣角躲到顾荣峎身后,余光偷偷瞄着封墨。

封墨大步走到顾萱萱身边,凌厉的目光紧盯着她脸颊上的那五个手指印,大手掌将她扶起来靠在自己怀中,低头温柔道,“想打回去吗?”

“封首长,她是我女儿,我只不过是教训女儿而已,这是我们的家务事,其实我……”孙怡芸想要解释什么,却被封墨一个冰冷的眼神给怼回去了。

有封墨撑腰,她大可以打回去。

但是此刻心凉如冰的顾萱萱,身体软弱得没有一丝力气,她摇摇头,豆大的泪水往下掉。

“封叔叔,我不想读书了……”她声音哽咽道。

“好。”封墨说着,搂着她离开教务处。

回到别墅,顾萱萱心情低落的将自己所在卫生间里面,小小的身体蜷缩在浴缸里面,泪水嗖嗖的往下掉。

门外,封墨拿起电话下达命令,“把艾利高校改成聋哑学院,另外,找个最好的家教过来。”

放下手机后,他站在门口,听到里面女人发出轻轻的抽泣声,他的心被狠狠的揪在一团。

哭了半个小时,她的情绪终于发泄完了,脸上的手指印也渐渐消失,她洗把脸后走出卫生间。

打开门,便看到了封墨背靠在一旁的墙壁上,顿时心头一暖。

封墨抬起手掌,轻轻的揉着她的头发,“外面有吃的。”

“嗯!”顾萱萱点点头,大步的走去餐厅。

看到满桌子的美食,顿时元气满满,所有的不开心抛之脑后。

封墨坐在她对面,不急不慢的吃着。

看她狼吞虎咽的模样,真怀疑顾家平时是不是不给她饭吃。

十分钟她便扫光了两碗饭,眼前的菜也吃得差不多了,小腹微微的鼓起来,满足的靠着椅子打饱嗝。

顾萱萱忽然想起来什么,认真的表情看向封墨,“封叔叔,我真的不用去上学了吗?”

封墨放下筷子,拿起纸巾擦拭了下嘴巴,淡淡道,“学校都没了,还上什么学?”

顾萱萱一听,整个人噌的站起来,“你该不会是把学校给炸了吧?!”

也有可能啊,毕竟他权利这么大。

封墨眉头轻挑,看向她,“在你印象中,我就是这么暴力的人吗?”

顾萱萱点点头,随后又赶紧摇头,不知所措的吐了下舌头。

“艾利高校已经被改成聋哑学院了。”封墨慢条斯理道。

“真的吗?那原来在那的学生怎么办啊?”顾萱萱着急的问道,心中竟然有一丝窃喜。

封墨将纸巾丢在一旁的垃圾桶里,淡淡道:“他们愿意继续在那读,也是可以的。”

顾萱萱高兴得小碎步到封墨面前,双手勾着他的脖子,樱红的嘴唇靠近他脸颊,轻轻的啄了一口。

“封叔叔,你好帅啊!你简直就是我的偶像。”

男人嘴角勾起淡淡的笑容,偏过头,薄凉的手指挑起她的下巴,“偶像?你有几个偶像?”

顾萱萱认真的思考了下,“明星也算的话,加你一共十几个吧!”

封墨的脸色沉了下来,“看样子,我不应该帮你的。”

在她心中的地位,竟然还有和十几个明星排列?

一点也不划算!

看到他脸色突变,顾萱萱愣了下,难道他是吃醋了不成?

“但是,老公就你一个啊……”顾萱萱声音小如蚂蚁,脸颊绯红的望着他。

“嗯?”封墨转过身,强有力的双手一边将她抱起来放在自己的双腿上坐着,手指轻轻揉着她的头发,“那你还不叫一声来听听?”

顾萱萱整个像个猫咪一样缩在他怀中,忽然有些慌张的抬起头,“封叔叔,你会娶我的吧?”

“看你表现。”封墨淡淡的开口道。

表现?

顾萱萱顿时气馁的叹气一声,“我今天在学校斗殴,表现一定变成负分了吧?”

“确实,谁让你不打回去?”封墨皱着眉头,心疼的搂紧了她几分。

竟然敢煽她的女人,倘若孙怡芸是个男人,他就直接给他一发子弹了!

顾萱萱撅着嘴唇,有些委屈,“可她毕竟是长辈……”

“长辈这个尊称是给有良心的人称呼的。”封墨纠正她的用词。

“你说的对,我下次肯定狠狠的打回去!”顾萱萱嬉笑道,双手搂住他的腰,脸颊贴在他的胸膛上,喃喃道,“有人撑腰的感觉真好……”

流年偷换思念延绵》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流年偷换思念延绵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今日20180620】推荐《人在婚姻,冷暖自知》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人在婚姻,冷暖自知》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人在婚姻,冷暖自知目录预览:1.不被祝福的婚姻,能走多远?2.不被祝福的婚姻,能走多远?3.不被祝福的婚姻,能走多远?4.不被祝福的婚姻,能走多远?5.不被祝福的婚姻,能走多远?1.不被祝福的婚姻,能走多远?那天刚一从浴室出来,就看见老公正在翻看我的手机。我没好气的笑了笑,这家伙,居然还不放心起我来了。轻轻走到他身后,正打算从后面环抱住他的腰,他却忽的转了过来,抡起手就是狠狠一巴掌甩在了我脸上。我一下子就懵了。压根不知道

  • 【今日20180620】推荐《带着宝宝征服亿万总裁》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带着宝宝征服亿万总裁》在线阅读小说:带着宝宝征服亿万总裁目录预览:001我们结婚002类似“绑架”的行为,当梦吧003“男友”突然出现004还要生一个孩子005她有双胞胎姐姐?001我们结婚“啊!”一声刺耳的尖叫划破了别墅的宁静。大床上,席梦纤指紧紧地抓紧被子,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赤裸的身体。天!怎么会这样?她只是照常下班,然后……然后碰见一群穿黑色西装的男人。再然后,就是现在她睁开眼看到的画面。中间发生了什么,她完全想不起来了。冷静,冷静!席梦提醒自己,不

  • 【今日20180620】推荐《余生太长不想忘记你》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余生太长不想忘记你》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余生太长不想忘记你目录预览:第1章:他不爱她第2章:爱到蚀骨第3章:你去死吧!第4章对不起有用吗第5章对不起有用吗第1章:他不爱她“咕噜咕噜……”水蒸气顶着锅盖,发出碰撞的声音。伸手将,锅盖打开,一时间,整个厨房都热气腾腾。苏浅漓眯缝眸子,看着锅子里软糯的红糖莲藕。浅灰色的眸子闪过悲溺,转瞬即逝。手擦了擦围裙,将刚出炉的菜放在桌子上。天际早就泛白。一夜未眠,做了这一桌子菜。玄关口传来脚步声,他来了!拉扯着领带,眉头深皱,

  • 【今日20180620】推荐《诡妻》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诡妻》在线阅读小说名:诡妻目录预览:第一章闹洞房的悲剧第二章翻脸第三章谁杀了他们?第四章绕坟走三圈第五章你是在等我吗?第一章闹洞房的悲剧第一章闹洞房的悲剧我是一个无鬼神论者,不相信这个世上有什么鬼怪灵异的存在,直到那一天……我叫张子恒,家住苏皖交界的一个偏僻的小村庄里。七月流火天,天气炎热,本想呆在家里不出门的。但是不出门还不行,我堂哥结婚,必须要去。堂哥家离我家不太远,都在一个村子里,我早早的就赶到了那里。堂哥家里的经济条件比较差,在现如今这彩礼越来越重的

  • 【今日20180620】推荐《追缉落跑萌妻》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追缉落跑萌妻》在线阅读小说名称:追缉落跑萌妻目录预览:第一章女人,敢说强我的,你是第一个第二章睡了我黎瑾泽,用个小玩意就能打发的吗?第三章落魄的双胞胎妹妹第四章上错床第五章怀孕第一章女人,敢说强我的,你是第一个第一章女人,敢说强我的,你是第一个嘭——总统套房的大门重重关上,顾蔓蔓被人一把推了进去,随后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浑身酒气都摸不着东北方向的顾蔓蔓顺着淋浴的声音跌跌撞撞的爬到了浴室的门口。一把推开浴室的大门,雾气朦胧的浴室里,一个拥有蜜色的肌肉的男人不停

  • 【今日20180620】推荐《婚妻》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婚妻》在线阅读小说名:婚妻目录预览:第1章被老公送上别人的床第2章无地自容第3章老公是否知情第4章老公似乎有小三了第5章被方殷要挟第1章被老公送上别人的床我生长在繁华都市,与自由恋爱的老公结婚三年有余。老公为人勤恳,对我又呵护有加,本以为这辈子就这么安稳地过完一生,却从未料到我亲爱的老公,竟会将我拱手送人。那天,凌风一反常态,一回到家就从背后将我一把抱住,贴在我耳边道:“老婆,我今天想跟你玩点不太一样的。”灼热的气体缓缓进入我的耳道里,引得我腰部有点发酥。没

  • 【今日20180620】推荐《吻安顾先生》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吻安顾先生》在线阅读小说名:吻安顾先生目录预览:第01章逃跑的新娘第02章嘘,别出声!第03章羞,流氓!第04章救命!第05章被逼无奈第01章逃跑的新娘“快,别让她逃了!”“这边,她往这边跑了……”一袭白色婚纱的林晓雪慌不择路地拐进长长的走廊,踩着小高跟拼命地往前奔跑着,好几次险些被长长的裙裾给绊倒。身后,追赶的脚步声越来越大,他们的话语惊得她的心跳不自觉又加快了半拍。细汗渗透她白皙如雪的肌肤,沿着她的化着精致果妆的脸往下淌。为了防止被绊倒,她双手拎起了裙子

  • 【今日20180620】推荐《时光几许烟雨》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时光几许烟雨》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时光几许烟雨目录预览:第一章:一夜春宵第二章:不会再放手第三章:你是我老婆第四章:再次相遇第五章:是个误会第一章:一夜春宵七夕节的夜晚,苏芋洛心神不宁地守着电话,司翎的电话一直都没人接,不知道出什么事了。她失神片刻,手机突然嗡嗡作响,是一条彩信照片。苏芋洛赶紧点开,眸光落在屏幕的这一瞬间,脸色一片惨白。照片上的男人,苏芋洛再熟悉不过。熟睡中的司翎,和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得意的享受着他的怀抱,缠绵的唇舌被清晰的拍摄下来,二人赤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