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书名:首席请矜持在线阅读

2017/12/16 18:14:03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书名:首席请矜持

第3章:突然出国
 两人都是第一次,混乱的就像是战场一样。奇闻网

    到最后结束,两人都是累的出了身汗,也顾不上洗澡了,折腾的实在是太晚了。

    顾从安伸手,将江念夏紧紧的搂在怀里,便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江念夏是被热醒的,感觉自己像是抱着一个大火炉似的。

    一睁开眼睛的江念夏,便对上了一堵精瘦的肉墙……

    江念夏愣了愣,这才后知后觉的感觉到,自己浑身像是碾压过一般的疼。

    尤其是腰……

    感觉像是要断掉似的。

    脑子里面顿时涌入一些断断续续的片段……

    那些暧昧的画面,以及顾从安那张挂着汗水的俊脸,性感低沉的喘息,江念夏浑身顿时一僵。

    目光一瞬一瞬的往上移,然后看见了顾从安那张安静的睡颜。奇闻网

    江念夏只觉得自己脑子里面,突的嗡的一声炸掉了。

    她……她她竟然跟自己的小叔滚床单了……

    虽然……虽然并不是她有血缘关系的亲叔叔。

    但是,但是那也是跟她一直依赖着的,朝夕相处的小叔啊!!!

    江念夏回过神来后,脑子里面跳出来的第一反应就是跑!

    害怕吵醒顾从安,江念夏连呼吸都不敢大喘气,轻手轻脚的,从顾从安的怀里退出来。

    江念夏捡起地上的衣服胡乱穿上,顾不上自己身体上的不适,拿起包包逃似的就离开了酒店。

    一出酒店,江念夏的理智总算是回来一些了。

    想起昨晚上发生的荒唐事,江念夏胸腔里的心脏,莫名的就加速跳动了起来。

    已经满十八岁成年了的江念夏,虽然是第一次跟人滚床单。奇闻网

    但是作为学霸一枚,江念夏的生物学的很好,离开酒店后便去药店,买了事后药吃了。

    她记得昨晚上,顾从安是没有做任何安全措施的。

    吃了事后药,江念夏刚把手机一开机,便接到了江老爷子打过来的电话。

    江念夏莫名有些心虚的,暗自做了几个深呼吸,这才接通了电话。

    她离家出走这么久,爷爷肯定很担心。

    电话刚一接通,果然便传来了江老爷子担心的问道:“念念,起床了没有?起床了的话就回家吧,我让张妈给你包了你喜欢吃的藕肉水晶饺子,爷爷等你回来吃早饭。”

    江念夏听着爷爷的声音,眼圈顿时一红,有些愧疚的低声道:“爷爷,我知道了,这就回来。版权qi-wen.com

    江老爷子听见宝贝孙女答应了,顿时连连笑了起来连声应好。

    结束电话后,江念夏直接拦了一辆出租车,回去江家主宅了。

    顾从安睡到自然醒,刚一睁开眼睛,便下意识的微微低头,朝自己怀里看了过去。

    怀里空空如也,没有看见自己意料之中的人儿,顾从安顿时狠狠的拧了拧眉头。

    从床上坐起身来,环顾了眼房间,也没有找到江念夏的身影。

    连江念夏的衣服,跟包包也都不见了。

    顾从安这才意识到,江念夏可能是跑了。网站qi-wen.com

    脸色顿时一沉,顾从安有些懊恼的抬手捏了捏眉心。

    即使是睡觉的时候,他也一向来是很警醒的。

    却没有想到跟江念夏睡在一块,自己就连警惕性都降低了。

    竟然睡的这么沉,连江念夏什么时候离开了都不知道。

    想着顾从安一边穿着衣服,一边拿手机过来,拨通了江念夏的号码出去。

    电话接通后,却是依旧响起一阵冰冷的提示音“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在拨。”

    莫名的,听见这提示音的时候,顾从安心底升起一抹不好的预感。网站qi-wen.com

    脑海里面回忆起昨晚上的那些片段,顾从安深邃如星海的眼眸中,顿时闪过一抹自责跟懊恼。

    昨晚实在是太糟糕了!

    念念还那么小,肯定是把念念吓坏了,他真的是太着急了一点了。

    顾从安穿好衣服后,连忙迈开步子大步离开了酒店。

    风驰电擎的开车赶回江家主宅。

    一走进客厅里,顾从安便环顾了眼四周。

    只见江老爷子正坐在落地窗旁边的藤椅上泡茶。

    “从安回来了,吃了早饭没有?没有我让张妈去给你做。”

    江老爷子端起泡好的茶喝了口,心情已经没有昨天的担心跟阴沉了。

    “已经吃过了。”顾从安说着迈步走到江老爷子的身旁。

    他尽量的让自己的声音不带任何异样,问道:“爸,念念回来没有?”

    江老爷子点头,随即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位置,冲顾从安说:“正好,有关于念念的事情,要跟你说一下,先坐。”

    顾从安胸腔里跳动着的心脏,蓦地像是被提到了嗓子眼里似的,拉开江老爷子对面的藤椅坐了下来。

    江老爷子给顾从安倒了杯茶,这才缓缓开口道:“今天一大早,念念就回来了。”

    说着江老爷子一顿,目光看了眼顾从安话锋突的一转:“不过,昨晚上我想了很多,最后决定最近这几年还是让念念先出国留学一段时间,这对念念来说会好一些。毕竟苏素刚去世不久,念念现在待在家里也容易触景生情,那个不肖子现在又闹着要娶那个姓林的。”

    苏素是江念夏的亲生母亲。

    三个月前,因为发现了江年海出轨林慧茹,她心情太差开车出去,结果发生了车祸当场死亡了。

    虽然是意外事故,但是,归根究底到底是因为江年海跟林慧茹。

    从这件事情后,江念夏跟江年海两人的关系,便降到了冰点。

    父女俩一见面就吵架,本来江年海对江念夏还有几分愧疚,一直没把林慧茹带到家里来。

    结果,谁知道林慧茹这么快怀孕了,跟江年海逼婚,江年海因为对江念夏的愧疚没答应。

    偏偏这么凑巧,江念夏把林慧茹害的流产了,江年海对江念夏的那点愧疚没了,行事一点都不顾及江念夏。

    今天竟然就到处发他跟林慧茹结婚的请帖了。

    想着江老爷子重重的叹息了一声,声音里满是无奈:“年海坚持娶那个姓林的,这次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也没有办法阻止了,念念要是亲眼看到只会更伤心,还不如眼不见为净。”
第4章:骚扰电话
 顾从安听着江老爷子的话,用力的握住了拳头,这才克制住自己,没有失礼的直接站起来。

    眼眸一暗,顾从安垂眸冲江老爷子道:“爸,林慧茹流产的事情跟念念无关。”

    江老爷子听着提起这个,也是一脸隐怒:“我当然是相信念念的,念念做不出来那样的事情,这摆明了就是林慧茹给念念下的套!”

    江老爷子自己看着疼在手心里长大的孙女,怎么会不知道江念夏的品性。

    可是江年海相信了,当时又只有林慧茹跟江念夏两个人在。

    江念夏拿不出证据证明清白,江年海把错全怪在江念夏身上,坚持要娶林慧茹补偿林慧茹。

    顾从安压下自己心里的怒气,看向江老爷子道:“爸,念念现在在那里?”

    “我让老赵送念念去机场了。”

    江老爷子喝了口茶缓缓道:“已经给念念联系好米国那边的学校了,虽然急是急了点,但是我让秘书跟着念念一块去了,等帮念念在米国纽约那边都安置好了在回国。”

    顾从安听着江老爷子这么一说,终于是克制不住的腾的一下站了起来:“爸,我还有事先出去一下。”

    话音刚落,顾从安已经大步离开了。

    江老爷子看着顾从安匆忙离开的背影,想起今早上,自己跟念念提起出国的事情时。

    他本以为念念会反对,结果才一开口,念念就答应了。

    并且是自己要求今天就过去米国,匆忙的像是在躲什么人似的。

    联想到这些,江老爷子微不可闻的皱了皱眉。

    总觉得,今天的念念跟从安好像有那里怪怪的。

    顿了顿后,江老爷子只觉得自己大概是多想了。

    想起念念,江老爷子心里顿时升起一抹不舍和叹息。

    要不是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江老爷子也不想让江念夏出国的。

    顾从安车速直飙两百码,车子开的飞快的往机场方向驶去。

    原本一个小时多的车程,硬是让顾从安半个小时就达到了机场。

    一下车,顾从安便大步往机场内走去。

    在看到机场显示屏上显示着时间,最近的飞往米国的客机,早已经起飞的信息时,顾从安狠狠的拧了拧眉,失控的一拳打在旁边的墙壁上。

    暗自做了好几个深呼吸,顾从安才冷静了下来,拿了手机拨了江念夏的号码出去。

    可是,回应他的只是冷冰冰的提示音“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在拨。”

    顾从安狠狠的摁断了电话,抬手揉了揉眉心,好的很,真是好的很!

    江念夏你倒是敢跑,连个招呼都不打一声,就直接跑去米国了!!!

    顾从安抿了抿唇角,冷着张脸拿出手机,又拨了助理孙严的号码出去。

    电话很快的便接通了。

    “孙严,帮我定最近一班飞往米国纽约的航班!”

    孙严刚一听见自家总裁放吩咐,狠狠的惊诧了一番。

    要知道,今天公司还有个很重要的董事会要开呢。

    而且自家总裁一直都以工作为重,实打实的一枚工作狂。

    今天不仅迟到了,而且现在这情况是要准备旷工了?

    孙严忍不住小声的提醒了一番:“总裁,今天下午还有个很重要的董事会要开……”

    “这两天的工作行程全部推后!”顾从安一锤定音。

    孙严抽了抽嘴角连忙应了下来:“好的总裁,我这就去安排。”

    很快的,孙严便把定好的航班信息发到了顾从安的手机上。

    还有一个小时的登机时间,顾从安坐在vip候机室里,又给江老爷子打了个电话过去。

    “爸,我这两天正好要去米国纽约出差几天,到时候可以顺便去看看念念,我刚打念念的手机关机了,没有念念最新的联系方式。”

    江老爷子听着顾从安这么一说,并没有生疑。

    顾从安是靠自己白手起家创业的。

    顾从安公司的事情,江老爷子向来不过问,只知道最近这段时间,顾从安很忙经常出国出差。

    有顾从安去看念念,江老爷子心里倒是更放心一些。

    毕竟顾从安做事稳妥可靠,跟念念的感情又向来很好。

    这么想着,江老爷子便利落的,把江念夏最新换的米国的手机号码和学校的地址,告诉给了顾从安。

    十四个小时之后,飞机安全的降落在米国纽约。

    顾从安顾不上倒时差便直奔江念夏的学校。

    到达学校后,顾从安这才拨了江念夏在米国的手机号码出去。

    电话响了好几十秒钟,就在顾从安皱眉,以为要自动挂断的时候,终于听见手机里面,传来江念夏那没心没肺的声音了。

    “喂,您好,请问你是?”

    江念夏刚接到顾从安的电话时,还很是疑惑。

    她换了新手机跟新卡,手机上并没有存顾从安的号码。

    她这个新手机号也只有爷爷知道,就连江年海都不知道。

    她实在是有些想不出来,谁会在这个时候给她打电话。

    “是我!”

    听着手机突然响起的声音,江念夏吓的浑身一僵,手机差点没被她直接给甩出去了。

    低沉干净的嗓音,莫名的就让江念夏脑子里面,想起了昨晚上顾从安那性感至极的低喘声。

    不可否认,他的声音是真的真的很好听……

    打住,打住!

    江念夏及时的制止住了自己的胡思乱想,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自己莫名有些发烫的脸颊。

    江念夏正犹豫着,要不要直接挂断电话的时候,手机里面又再次响起了顾从安好听的声音:“你现在在那里?”

    “我……我……”江念夏环顾了眼四周,正打算告诉顾从安,自己在米国纽约的学校时。

    顾从安又突的打断了江念夏的声音:“念念,我现在在米国,见一面吧,我们好好谈谈。”

    听着顾从安说起念念两个字时,江念夏连耳朵尖都泛起粉红起来。

    顾从安的音色偏低,嗓音干净纯粹。

    特别是在顾从安叫她小名念念的时候,尾音会不自觉的上扬,莫名的就带上了几分缱绻宠溺的意味来。

    一听说顾从安要谈谈,江念夏整个人顿时又慌了。

    这次她匆匆忙忙的来米国,其实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躲顾从安。
第5章:爷爷出事了
发生了昨晚上那样的意外,江念夏整个人都乱了。

    她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从小就疼她宠她的小叔了。

    只好当了一回鸵鸟。

    可是没想到,现在顾从安居然也跑米国来了。

    而且还要跟她谈谈,是准备要谈什么?

    江念夏从小就依赖顾从安,所以江念夏心里的第一反应就是,她可能要失去小叔了。

    江念夏太害怕失去顾从安了。

    她不自觉的就开始从心底里拒绝,跟顾从安所谓的谈谈了。

    想着江念夏立即回答道:“小叔,我现在还在酒店倒时差,我困了,先休息了。”

    说着江念夏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着手机里面传来嘟嘟嘟的提示音,顾从安皱眉。

    他幽深的目光,随即落在了十几米之外,有些慌张的娇小身影上。

    是江念夏。

    早在顾从安问江念夏在那里之后,就已经眼尖的看见学校门口,跟着秘书从车上下来的江念夏了。

    只不过,顾从安站着的地方有一颗大树,挡住了他高大的身影,江念夏没有看见他罢了。

    顾从安没想到江念夏会骗他,还会直接挂断了他的电话。

    顾从安拧了拧眉,握着手机又重新拨了江念夏的号码。

    电话拨出去之后,顾从安的目光就一直眨都不眨一下的,落在不远处的那抹娇小的身影身上。

    听着衣兜里传来的手机铃声,江念夏胸腔里面跳动着的心脏一滞,莫名的就开始紧张了起来。

    拿出手机一看,果然又是小叔打过来的。

    江念夏垂了垂眼眸,又将手机放回了衣兜里,抬步跟着秘书继续往学校里面走去。

    身旁的秘书有些奇怪的看向江念夏:“小姐,怎么不接电话?”

    江念夏轻咬了咬唇,故作镇定的冲秘书道:“没事,是骚扰电话。”

    秘书心里虽然有些疑惑,但是看江念夏脸色不太好的样子,也不敢在多问,带着江念夏进去学校了。

    不远处的顾从安,就这样握着手机看着江念夏一步一步走进学校。

    直到江念夏的身影,消失在他的视线中的时候,江念夏都没有在接他的电话。

    很显然江念夏现在并不想见他。

    顾从安有些无力的垂了垂眼眸,看来昨晚上他是真的把她吓到了。

    可是顾从安却不后悔。

    即使时间能够倒流一次,顾从安想他还是会自私的占有江念夏,完完全全的占有,让她只属于他。

    因为,他这个想法已经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经扎根在他心底了。

    想着顾从安收起了手机放到了兜里,罢了,自己还是不要逼的她太紧了,她暂时不想见就不想见吧。

    他会等到她愿意想见他为止。

    想着顾从安收回了目光,转身往学校外走了出去。

    虽然有个秘书过来替江念夏安排,但是顾从安还是有些不放心,给那秘书又打了个电话。

    当得知现在暂时还没有找到房子,顾从安便又亲自在离学校很近的小区,找了个环境不错,也很安全的公寓。

    不仅如此,顾从安怕江念夏吃不惯米国这边的食物,又特地从唐人街那边,找了一个做中餐做的很好的华人,是个差不多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负责照顾江念夏的生活起居。

    不过,这一切都是瞒着江念夏进行的。

    顾从安手段雷厉风行,不过一个下午的时间,便将这些事情全部安排妥当了。

    安排好了这些,顾从安这才略微的放心了些,坐了晚上的航班回国了。

    一下飞机,孙严早就在机场外等着了。

    算起来,顾从安已经有好几十个小时没有休息了,一上车顾从安便蹙着眉闭目养神了起来。

    直到回到自己的别墅,洗漱完了之后躺在大床上,顾从安这才有空拿起手机翻看了起来。

    刚一解锁,顾从安便看见了江念夏新手机号码发过来的短信了。

    看时间已经是四个小时之前发过来,那时候顾从安还在飞机上,手机是关机的状态。

    他深邃的目光扫了眼手机屏幕上的那一段文字,顾从安的俊脸一瞬间阴沉了下来。

    周身的温度一下子降到了冰点,深邃如星海一般的眼眸里面,压抑着一丝怒气。

    好,江念夏你真的是好的很,顾从安怒极反笑。

    他握着手机的五指,骤然收紧了几分,指节处因为用力过猛泛起了白色来。

    最后,气的不行的顾从安,直接将手机丢到了旁边的床头柜上。

    只见还亮着光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文字:小叔,昨晚上的事情是我不对,对不起,是我的错,不过昨晚上就只是个意外,咱们就都只当成一件意外忘掉吧,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你依然是我的小叔。

    顾从安现在满脑子都是江念夏说的,意外,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依然还是她的小叔。

    可是,只有顾从安自己心里最清楚,他根本就不想当江念夏什么狗屁的小叔!

    他贪婪的想要更多!更多!!!

    甚至是江念夏的全部。

    顾从安压抑住自己,现在恨不得飞去米国找江念夏的念头。

    他抬手按了按眉心,做了几个深呼吸后,脸上已经恢复了一贯冷淡自持的神色。

    将所有心底深处,这几天因为江念夏而泛起的,那些不受控制的情绪。

    以及,那头因江念夏而生的怪兽,再次尘封在了心底深处最隐秘的角落。

    既然是江念夏所希望的,那么就如江念夏所言的一样吧!

    他,依然是她的小叔!

    顾从安如是的想着,只是脑海里面冒出小叔两个字来的时候,莫名的就带了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

    因为那一个荒唐的夜晚,被打乱的生活,又都恢复了正常。

    就好像,那一晚真的没有存在过一样。

    顾从安又变回了以前的工作狂模式,江念夏也慢慢的适应了新的环境。

    只不过,江念夏从那之后却没敢主动联系顾从安。

    顾从安也像是忘了江念夏这个人一样,没有主动联系过江念夏。

    也不知道是因为学业的关系,还是顾从安。

    或者,是已经跟林慧茹结婚的江年海。

    在国外留学的江念夏一次都没有回国过,就连过年春节,也只是跟江老爷子单独开个视频聊天。

    三年后。

    江念夏刚下课回到自己公寓里,便接到了国内唐城打过来的越洋电话。

    负责照顾爷爷的管家,赵叔的声音焦急的冲手机里传了过来:“小小姐,不好了,你快回来吧,老爷出事了,现在正在医院里面急救!”

    江念夏听到赵叔的声音一愣,手中握着的杯子“碰”的一声,掉在地板上摔的四分五裂。

    江念夏紧紧的握住了手中的手机,声音慌乱的道:“赵叔,爷爷身体一直很好怎么会突然出事的?”

    “小小姐,说来话长,您还是赶紧先回国吧。”赵叔急忙说道。

    江念夏六神无主,听见赵叔这话连忙道:“好,赵叔,我马上就订机票回国!!!”

    说着江念夏连东西都没来得及收拾,慌忙的拿了自己的包包就冲了出去,拦了出租车直奔机场。

    十几个小时的飞行,江念夏心急如焚,连眼睛都不敢闭上,一下飞机江念夏就急急的走出安全通道。

    在看到安全通道口处站着的那抹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身影时,江念夏浑身一僵,傻愣在了原地,半响都没回过神来。

    好像他比以前要瘦了些,也更帅气了些,就连脸上的表情也要比以前更冷酷一些。

    一身低调的黑色剪裁得体的贴身薄西装,里面搭配的是件干净的白衬衫,纽扣规规矩矩的一直扣到第一粒。

    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冷冷的禁、欲的味道……

    熟悉又有些陌生。 
第6章:小叔,别来无恙
就在江念夏回过神来之后,下意识的想要转身就跑之际。

    她目光顿时对上了顾从安那双深邃如星海般的眼眸。

    显然顾从安也已经看见她了。

    江念夏看着顾从安那微蹙着的眉头时,也不知道自己脑子里面那个筋抽了,直接拔腿就跑……

    身后熟悉的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近的就好像是踩在自己心上一样。

    下一瞬间,江念夏只觉得自己后颈的衣领一紧,就被来人轻而易举的从人群里拎了出来。

    动作姿势都太熟悉了,江念夏暗自下意识的紧握了握手掌心,喉咙有些发紧。

    她回头,果然便对上了顾从安那张冷淡的,不带一丝感情的俊脸。

    “小叔……”江念夏说出这两个字来时,声音微微颤抖了下。

    她有些不敢对视顾从安的那双眼眸,面上扯出一丝尴尬的笑容来,冲顾从安笑道。

    顾从安微蹙着眉,目光锐利的扫了眼江念夏,深不可测的眼眸里,翻滚着未名的复杂情绪。

    她比三年前好像要更高一些,也更瘦了,腰肢纤细的好像他一只大掌就能轻而易举的折断。

    气质也成熟很多,一身红色短裙衬的她明媚又张扬,漂亮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只是小脸上那抹尴尬的笑容,落在顾从安的眼里,实在是刺眼了一点。

    似乎这几年在米国过的很不错的样子。

    另一只垂在身侧的大掌,不自觉的紧握成拳起来。

    “你刚刚跑什么跑?”顾从安语气生硬的开口。

    她也不想跑来着……完全就是下意识的反应……

    这话江念夏不敢当着顾从安的面说。

    她顿了顿,只好故作镇定的看向顾从安赔笑着道:“小叔……我刚刚没打算跑。”

    顾从安扫了眼江念夏没在纠结刚刚的问题,语气冷淡的开口道:“上车。”

    说着顾从安便转身迈步离开了。

    江念夏看着顾从安的背影,心里悄悄的舒了口气,不得不说时间真是个好东西。

    三年了,看小叔现在的样子,应该早就已经把三年前那件荒唐的事情,给忘记了吧。

    这样想着江念夏心里轻松了几分,漂亮的小脸上总算是少了几分尴尬了。

    连忙迈开了步子跟上走在前面的顾从安。

    一走出机场,,江念夏便看见了停在外面,低调又嚣张的白色迈巴赫。

    顾从安正站在迈巴赫的旁边,伸手拉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

    他见江念夏傻站在原地,微拧了拧眉,冲着江念夏又喊了句:“上车!”

    “哦。”江念夏总算回神。

    直到迈巴赫开出去了一段时间,刚刚情绪被顾从安的出现打乱了的江念夏,这才想起了自己这次回国的主要目的。

    她小脸上顿时挂上了一抹着急,连忙看向正认真开着车的顾从安,问道:“小叔,爷爷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我们现在这是要去那里?”

    听着江念夏担心焦急的声音,顾从安脸上冷淡的神色,总算是温和了几分。

    他带着安抚道:“爸现在在医院,你不用担心,现在我们这就是去医院。”

    听着顾从安这么一说,江念夏悬着的心这才落回了原地。

    小叔说不用担心,应该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吧。

    车厢里面顿时陷入了一阵怪异尴尬的沉默之中,一路无话。

    到达医院后,顾从安将车停在地下停车场,便带着江念夏坐电梯上楼了。

    江老爷子住十一楼的vip病房。

    江念夏急忙推开病房的门走进去后,便见江老爷子正穿着病服,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江老爷子手上正拿着一份报纸,看着气色还算是不错的样子。

    江念夏看到这个样子的江老爷子时,心里总算是完全放心了下来。

    “爷爷!你吓死我了。”江念夏走过去搂住江老爷子的胳膊,眼圈有些红红的道。

    江老爷子看见江念夏风尘仆仆的回来了,高兴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朵上去了。

    江老爷子连忙宠溺的拍着江念夏的手,道:“念念,你总算舍得回来了。在不回来,恐怕你都要把我这个爷爷给忘记了。”

    说着江老爷子疼爱的刮了刮江念夏的鼻子。

    “我就是忘记我自己也不会忘记爷爷的。”江念夏讨好的冲江老爷子道。

    跟着江念夏走进病房的顾从安,安静的站在一旁,看着爷孙两人和乐融融的样子,冷凝的唇角微不可闻的,微微上扬了几分。

    爷孙俩说了半天的话,江念夏这才看向江老爷子问道:“爷爷,这次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住院了?”

    听江念夏这么一问,江老爷子也不遮掩,一下子老实的交代了:“念念,爷爷身体好着呢,没事,要不是我住进医院来了,你那里舍的从米国回来?”

    江老爷子原本只是想让江念夏去米国那边散散心,过个一年半载就回来。

    结果,谁知道江念夏硬是在米国待了三年,都不肯回来了。
第7章:回国定居
 江老爷子不止一次的,跟江念夏提过回国的事情。

    最后都被江念夏含糊其辞的应付过去了。

    江老爷子也是实在没办法了,只好想出这样的方法逼江念夏回国了。

    江念夏听着江老爷子这么一说,有些哭笑不得,又有些愧疚……

    张了张唇,正要说话,江念夏便又听见江老爷子感叹的声音道:“念念,爷爷今年已经七十三岁了,这副老身子骨不知道还能陪你几年,你这次就听爷爷的话别去米国那边了,好好陪爷爷几年吧。”

    江老爷子的话,让江念夏的心里更加愧疚起来。

    她忙拉住江老爷子的手道:“爷爷要长命百岁陪我很久很久的。”

    江老爷子爽朗一笑,转而又看向江念夏,显然没以前那么好忽悠了。

    他又重复了刚刚的问题道:“念念,你就答应爷爷回国吧,爷爷已经让人跟你米国那边的学校打好招呼了,以后,你就直接做为交换生回来,在本城的a大继续念大三就好了。”

    a大是唐城有名的大学,跟江念夏米国那边的学校也有合作关系。

    江念夏眼角的余光看到站在一旁的顾从安,眼神微微有些犹豫。

    但是一对上爷爷那双满含着期待的目光时,江念夏那些拒绝的话就说不出口了。

    江念夏不想看见爷爷失望的目光。

    已经做好了决定的江念夏,冲江老爷子笑了笑肯定的点了点头,道:“好,我都听爷爷的。”

    江念夏话音落下之后,江老爷子立即高兴的大笑了起来。

    他连忙指挥着病房外侯着的管家赵叔收拾东西,去办理出院手续。

    一直站在旁边的顾从安,在看见江念夏肯定的点头的时候,克制的垂在身侧紧握成拳的五指,总算是舒展了开来。

    赵叔很快的便把出院手续办理好了,江念夏跟顾从安两人一左一右的扶着江老爷子出院了。

    虽然三年没有回来,但是江家主宅的一切都没有变。

    江念夏的房间还是三年前的样子,江老爷子每天都让佣人打扫卫生,很是干净,就像江念夏从来未曾离开过一样。

    回到主宅,江老爷子心疼江念夏坐飞机这么久没休息,一到家便让江念夏回房间去休息了。

    泡了个舒服的热水澡,疲惫总算是减少了几分。

    江念夏换上睡衣,抱着手机躺在久违的大床上,滚了一大圈这才心满意足的拥住了被子。

    回家的感觉真的还挺好的。

    想着江念夏唇角勾起,拿起手机刷起微博起来。

    刚一打开微博头条,江念夏便看见第一头条上写着“励志女神简清妍”几个字。

    江念夏微愣了下,下意识的点开了头条,便见出现的全是关于简清妍的新闻。

    比如简清妍去年去米国好莱坞发展,最近刚接了一个好莱坞大片担任女二。

    江念夏不认识这个简清妍,也没见过她,但是江念夏却听人提起过,还是听自己爷爷提起的。

    两年多前,江念夏跟爷爷视频的时候,爷爷跟她说,小叔谈了个女朋友,还是个大明星叫简清妍,性格还不错,两人的感情也很好。

    当时江念夏听到这消息的时候,还惊讶了一番,只不过两人交往了一年多就又分手了,简清妍就去了米国发展。

    看着屏幕上简清妍的照片,不得不承认,简清妍跟顾从安两人真的很配。

    莫名的江念夏心底里有些烦躁了起来,退出了微博。

    江念夏下意识的打开了手机游览器,点进搜索栏里输入了盛安集团四个字,很快的便出来一大串的新闻来。

    江念夏点开最前的一条盛安集团的百科词条,一行一行看完之后。

    江念夏才惊觉短短三年的时间没见,顾从安的公司早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江念夏记得三年前她才出国的时候,小叔一手创立起来的盛安集团才刚刚起步。

    小叔很是有骨气,创业的时候没问爷爷要一分钱。

    江家是唐城百年的名门世家,江氏集团在当时的唐城更是龙头企业。

    可是,小叔却没有依赖江氏集团,全凭自己的努力让盛安集团走上了正轨。

    现在的盛安集团,已经一跃成为了注册资金十三亿的跨国上市集团了。

    主要涉及房地产跟酒店行业,商业价值更是已经超越了江年海掌管的江氏集团了。

    只是短短的三年,顾从安就一手创立了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

    江念夏一页一页的翻着关于盛安集团的新闻,唇角不自觉的扬起抹笑容来。

    看到那些财经杂志上,把顾从安誉为商界传奇,江念夏心里莫名的也有一种与有荣焉的感觉。

    最后直到江念夏眼睛困的都睁不开了之后,这才抱着手机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睡的迷迷糊糊的江念夏,只听见耳边响起一阵低沉好听的熟悉声音:“该起床了。”

    被吵到的江念夏十分不满的,抱着被子裹成一团翻了个身继续睡。

    顾从安盯着床上,裹成一团像个蚕宝宝似的江念夏,好看的眉毛忍不住微挑了挑,冷淡的俊脸温和了几分。

    看着江念夏那张漂亮的小脸,因为睡的香甜的缘故自带诱人的粉色。

    顾从安忍不住伸手,捏了捏江念夏那泛着粉红色的脸颊。

    手感出乎意料的好,让人爱不释手。

    “唔!”被捏的有些疼的江念夏不满的咕哝了声。

    她带着起床气,不满又烦躁的一脚踢开了身上的被子,总算是勉强的半睁开了眼眸,看了眼扰她好梦的始作俑者。

    看到近在咫尺突然出现的那张俊脸时,江念夏瞪大了眼睛。

    她瞌睡一下子醒了,声音不自觉的有些抖:“小……小叔……”

    话音刚落,江念夏便看见顾从安那深邃如星海般的眼眸,一直落在她的胸口上。

    江念夏有些疑惑的顺着顾从安的目光看了过去,然后就看见了自己波澜起伏的事业线……

    江念夏昨晚上洗澡后,因为天气太热的缘故,就只穿了件吊带的真丝睡衣。

    v领的,衣领开的很低,露出胸口一大片诱人的雪白肌肤。

    而现在胸口那一大片美好,就这样暴露在了顾从安幽深的目光之下。

    不知道是不是江念夏的错觉,竟然觉得小叔的目光,好像一下子变成了莫名带着丝暧昧的暗沉了起来。

    回过神来的江念夏顿时惊的差点没跳起来,连忙手忙脚乱的扯过被子,将自己严严实实的裹了起来。

    旁边的顾从安看见这幅反应的江念夏,微挑了挑眉,眼眸中的那团幽深如浓墨般的情绪,渐渐消散。

    江念夏盯着顾从安,下意识的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这才吞吞吐吐的挤出几个字来:“小……小叔……你你怎么进来的?”

    她记得昨晚上她明明就有关门的啊。

    顾从安站直了身子,对上江念夏的目光理所当然的道:“房门没反锁,敲了半天的门没反应就进来了。”

    江念夏悄悄抬手扶额……

    这才记起来,自己在家里,从来就没有反锁房门的习惯。

    以前的时候,小叔也经常这样直接进她房间喊她起床……

    正想着,她耳边便又接着响起了顾从安,那低沉好听的声音,他道:“时间不早了,该起床吃早餐了。”

    “哦……”江念夏应了声,便见顾从安转身离开了房间。

    直到看到房门关上之后,江念夏这才莫名的长舒了口气,连忙掀开被子,跳下床跑过去将房门给反锁上。

    不反锁房门的这个习惯实在是不好!

    以后一定要改正才行!

    洗漱好了之后,江念夏换掉睡衣。

    她穿了件淡蓝色欧根纱的及膝短裙,配了双万能的小白鞋,将及腰的一头黑发,扎了个马尾便下楼了。

    餐厅里,江老爷子跟顾从安都已经落座在吃早餐了。

    江老爷子见江念夏下楼了,忙笑着冲江念夏招了招手道:“念念,今早张妈给你做了你最喜欢吃的五宝云吞。”

    江念夏一听说有吃的,也把刚刚跟顾从安之间的那点尴尬,抛到了九霄云外。

    她连忙跑过去在江老爷子旁边坐了下来,笑道:“爷爷,我在美国最想念的就张妈做的五宝云吞了。”

    说话间,五十多岁的张妈已经慈爱的笑着,将一碗香喷喷的五宝云吞,端到了江念夏的面前了。

    江念夏拿起勺子不客气的开吃了起来。

    很快的江念夏这碗云吞就见底了,江念夏还有些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唇。

    正当她准备放下勺子时,旁边便顿时推过来一只碗,里面满满一碗的五宝云吞。 

书名:首席请矜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首席请矜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病宠情人 病宠情人 全文免费

    原标题:病宠情人病宠情人全文免费小说书名:病宠情人目录预览:第一章调查身份第二章去求他第三章见面第四章条件第一章调查身份“凌韵儿,20岁,C大大三学生,主修美工与建筑设计,优等生,曾多次荣获高额奖学金。8岁时母亲去世,寄居舅舅凌安明家。凌安明,小商人,靠妻子丁采琴娘家的帮补起家,投资开设凌氏公司,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属于中小型企业。凌安明育有一子一女,女儿做广告模特,儿子英国留学刚回国。”C城最大的夜店——锦园,时尚豪华。风姿别具的大门,似乎在向过往的客人,展现它迷人的内涵。水晶灯尤为耀眼:一颗

  • 总裁的绝色女仆 总裁的绝色女仆 全文免费

    原标题:总裁的绝色女仆总裁的绝色女仆全文免费小说书名:总裁的绝色女仆目录预览:第1章礼物,竟然是她?第2章忍不住,呼吸紧促第3章绯红的脸颊第4章该死!浓烈的红酒第1章礼物,竟然是她?子夜慢慢降临,云海市似乎融化在霓虹灯的旖旎中,远远望去像是个不夜城。“巴黎之夜”门前,悄然停下了一辆崭新的黑色保时捷。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魁梧男子站出来,虽然深色的墨镜遮住了他的俊美,但其身上所散发着的气场却仍让人忍不住心生畏寒。“龙少,这边请!”很快,在服务生的带领下,龙傲天就到了自己的包厢,只是拿掉墨镜的那一刹那,

  • 落跑甜心 落跑甜心 全文免费

    原标题:落跑甜心落跑甜心全文免费小说书名:落跑甜心目录预览:楔子第一章思念的希冀第二章思念的距离第三章思念的光年楔子“喂,你是爸爸吗?”翟隽锡握着电话,微微皱起了眉头。“你是谁?”而后,在电话里面又传来了令他觉得熟悉的声音。“儿子,你在干什么啊?”“妈妈,我在给爸爸打电话埃”“快挂了!”一阵匆忙的脚步声之后,翟隽锡听到了电话挂断的声音。这个突如其来的莫名的电话,翟隽锡敛起了深沉的眉宇。“高邑,去查查看,这个电话在那里打过来的。”“是的,BOSS。”第一章思念的希冀将电话挂断之后,白褶拿起了茶几上

  • 冰山王子请接招 冰山王子请接招 全文免费

    原标题:冰山王子请接招冰山王子请接招全文免费小说名:冰山王子请接招目录预览:第一章从天而降的好运第二章被敌意包围第三章见面第四章他就是南宫瑞泽第一章从天而降的好运九月的天气有点微凉,但是德澜学院里,却是一副热火朝天的景象。德澜学院的大门口,一群女生围堵着,哪怕头上顶上是中午时分最炙热的阳光,也都不在意,一双双眼睛直勾勾看着远处,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就在众人瞩目的注视之下,一辆炫红的玛莎拉蒂出现在大家的视线之中。车门打开了,一双擦得锃亮的皮鞋率先出现,跟着一道颀长的身影出现在大家的眼前。“哇!真的

  • 婚宠撩人,老婆不要跑 婚宠撩人,老婆不要跑 全文免费

    原标题:婚宠撩人,老婆不要跑婚宠撩人,老婆不要跑全文免费小说:婚宠撩人,老婆不要跑目录预览:第1章他是谁?第2章她是谁?第3章有客人第4章你跟外面卖的有什么区别第1章他是谁?圣安娜大饭店二楼,水晶灯的灯光清晰明亮,宴会中的每一张心怀鬼胎的脸都被萧妍清楚的收入眼底。她高高的扬起下巴,水润的眸中一片寂冷,她高傲的站在众人面前,高级手工定制的艳红的长裙贴身,完美的勾勒出玲珑的身材曲线,衬得她整个人明艳照人。对比之下,雪白光洁的脖子就显得格外的单调。叶墨城凉薄的唇微微弯起,似笑非笑,鹰眸带着几分玩味的来

  • 倾世仙道 倾世仙道 全文免费

    原标题:倾世仙道倾世仙道全文免费小说名:倾世仙道目录预览:第一章七彩霞光第二章元辰大陆第三章香消玉殒第四章天灵书院第一章七彩霞光素雪飘摇,飞舞纷扬,整个天地间都是一览无余的雪白,显得十分寂静又不失素雅。在一个银装玉砌的庭院中,一个身披白色锦缎雪披的男子正在紧张地来回踱步,打破了这份宁静,却又为这份宁静添了一些生气。男子看起来二十四五岁左右,眉头紧皱,俊秀的脸上写满了焦急。眼前是一排古朴的房间,男子关注的那一间尤为典雅,房间的木匾上镶嵌着三个秀气的大字,兰香阁。因为长久的站立在雪地中,男子的双脚已

  • 校草大人的ACE女佣 校草大人的ACE女佣 全文免费

    原标题:校草大人的ACE女佣校草大人的ACE女佣全文免费小说:校草大人的ACE女佣目录预览:第1章守护第2章开学第一天第3章会长魅力第4章女神驾临第1章守护“凌天,你一定要娶晴雨。”偌大的房间,死亡的气息在无声浓郁的蔓延。老人孱弱无力地看着眼前的少年,英姿挺拔,俊美无俦,他是他的骄傲,更是夜氏家族的全部希望。“她只有十六岁。”夜凌天回答,表情沉默深邃,仿若泰山崩于前,他也依旧可以面不改色。然而,如若细看,便可以看到此时他的手指在微微轻颤着。爷爷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如果爷爷走了,那以后,在

  • 风云 风云 全文免费

    原标题:风云风云全文免费小说名:风云目录预览:第一章普通的司机?第二章不给面子第三章红姐消失了第四章故意招惹第一章普通的司机?下午的蒲城,天气还是很热,此时马路上的车流还是很密集。不少十字路口都在堵车,不过在街道附近的树荫下面,一辆捷达出租车却悠闲的躲在那里。车里面是一个二十出头的短发年轻人,穿着白短袖,蓝短裤,再加上人字拖。此时浓眉下面的大眼睛半眯着,双手交叉的靠在座椅上,丝毫没有一点着急的样子,很难想象这会是一个讨生活的出租车司机。“这坑爹的师傅,说好的等自己学成了九转神功和他独门的针法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