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书名:我在夜店的那些事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16 13:32:59 来源:网络 [ ]

书名:书名:我在夜店的那些事儿

第一章 狗一样的地位
    我叫曹哲,今年23岁,在一家夜店做保安。书名:我在夜店的那些事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一个月3000来块钱的工资,对于既抽烟又喝酒的我来说,一个月下来也将将够,想省点钱攒着娶媳妇绝不可能。

    在店里,我认识了一个叫叶慧雅的妹子,她我小几岁,人长得漂亮,身材也好。

    慧雅家里穷,供不起她学,但是坚强的她不想辍学,所以,便会利用课余时间来我们夜店打工,做小蜜蜂,这一干是一年。

    我经常帮助她赶走一些苍蝇,当然,这妹子也经常会给我洗洗衣服什么的。

    久而久之,我便认她当了我的妹子,她也管我叫大哥,虽然我只是个臭保安,但她不嫌弃我,经常将省吃俭用省下来的钱给我买烟买酒。

    昨天晚,我和平时一样值班,查岗,但当我逛到一个包房的门口时,清楚的看到一个大概17、8岁左右,染着紫色头发的小胖子,在一群小混混的起哄下,扯着我妹子的裙子不放,一张臭嘴还不停地往慧雅的嘴拱。

    这我哪能干?我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书名:我在夜店的那些事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

    果然,我一出现,不等小胖子说话,一个头发染得花花绿绿的小混混直接开口了。

    “各位大哥”,虽然害怕,但我还是硬着头皮回道:“这位妹子是我的亲妹妹,如果她有什么地方得罪到各位大哥,请看在小弟的面子,饶了她一次”。

    虽然话我是说出来了,但灵不灵我不知道了,天知道这群二世祖到底是咋想的,如果他们是揪着慧雅不放,我也没招。

    “呵呵,给你面子?”听到我的话,那小胖子缓缓地松开了慧雅的手,扭头看了我一眼:“你算个屁,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是什么东西,让我给你面子?”

    小胖子骂完我,他那一班狗腿子立马起哄,一个个牛逼的不行,“呼啦”一下将我和慧雅围在了央,其一个还用手指用力的戳了戳我的前胸,唾沫星子喷了我一脸。

    可是我偏偏还不敢反驳,只能硬着头皮让这群狗喷,当着慧雅的面,我真恨不得找个地缝扎进去,可能在她看来,以前拍着胸脯吹牛逼说保护她的我,竟然这么懦弱。

    说实话,被这么多人围着我也不是第一次遇到。

    我正心寻思这顿揍是挨定了,突然,一道声音响起,最初动手调戏慧雅的那个胖子慢慢悠悠地拨开人群,站到了我面前。奇闻网

    “呵呵,一个破保安也想跟我要面子”,摇了摇头,小胖子继续道:“不过,爷我今天高兴,给你这个面子!”

    有门!听到胖子说这话,我心底一颤急忙道:“哥,我刚才确实有些冲动,我跟您道歉,如果您不解气,您画个道道,我照做是了”。

    一般说出这话,大多数的客人也算了,毕竟以他们的身份犯不着跟我一个小保安过不去,但今天这头肥猪却是个另类。

    听完我的话,小胖子什么也没说,只是笑了笑坐了下来,看着我道:“让我放过你也不是不行,这样吧”。

    说着,小胖子推了推面前的一瓶芝华士:“把这瓶酒喝掉,这件事算了”。

    “好”!

    我几乎想都没想,伸手要去抓啤酒。

    “等等,光喝啤酒有什么意思?哥几个,给这位兄弟加点料进去”。

    下一刻,在我不解的注视下,一个小混混走前拿起那瓶芝华士,竟然对着酒瓶口吐了口痰,然后交给了下一个混混。网站qi-wen.com

    而那个小混混更缺德,竟然将一摊鼻屎甩进了酒瓶,这样,几个小混混把酒瓶子传了一圈,鼻屎、口水、痰、鼻涕,反正最后我也不知道,这酒瓶里装的到底是酒还是其他的东西了。

    “兄弟,请”!

    重新将酒瓶放在茶几,小胖子依旧笑呵呵,只是那笑容让我看着觉得恶心。

    这样一瓶五谷丰登的补品我能喝得下去么?相信没几个人敢喝,真的,反正我没那勇气。

    “喝啊!邢少让你喝!你他妈敢不喝?”

    见到我一直站着不动,一个小混混等不下去了,拿起酒瓶,将瓶嘴顶在了我的嘴角。

    “是不是我喝下去这瓶酒,我这妹子可以走了?”

    没有接过那瓶啤酒,任凭那恶心的瓶口顶在我的嘴角,我直视着沙发的小胖子漠然道。

    “哈哈,我是大人,你是小孩儿,大人怎么可能骗小孩儿?喝了,你跟这个妞儿走”,听到我的话,小胖子戏谑的看着我点了点头。

    “好”!

    伸手接过拄在我脸的那瓶芝华士,看着里边那密密麻麻、杂七杂八的液体,我特么觉得一阵的恶心。版权qi-wen.com

    “喝啊,喝了让你和这妞儿走”!

    见到我犹豫,小胖子那一群狗继续起哄,那架势恨不得直接来给我硬灌下去。

    “大哥,不要”!

    慧雅已经快哭了,一双本来美丽的大眼睛现在变得一片通红,小丫头站在我的身边瞪着泪汪汪的眼睛瞅着我。

    “哥,我替我妹子向您道歉”!

    看到慧雅这个样子,我也豁出了,眼睛一闭,在慧雅的面前仰面把那瓶东西喝了个体朝天。
第二章 查牌
    呕~

    刚刚喝完,我便觉得嗓子眼黏黏糊糊的,一口忍不住吐了出来,实在是太特么恶心了。

    “大哥”!

    看到我这个样子,慧雅终于忍不住了,眼泪哗的一下流下来了,跑到我身旁不停地给我敲着背,眼泪也不要钱似的往外涌。

    “可以放我妹妹走了吧”,根本没空去看那胖子,我只是一边吐着一边抽空吐出了一句话。

    可能没想到我真的这么爷们儿,真的敢喝那瓶东西,经过短暂的愣神后,那胖子才稍稍缓过神儿来,现在听到我问话,那胖子一屁股坐到了沙发翘起了二郎腿道:“没想到你真的把那些东西喝了,我这个人的确是说到做到的”。原文qi-wen.com

    “谢谢大哥,慧雅,咱们走”!

    听到小胖子答应放过我们,我心底一喜,生怕他后悔,赶紧招呼慧雅准备离开。

    “等等,听我说完”,见到我要走,小胖子挥手打断了我的话继续道:“兄弟,是你不厚道啊,我让你喝掉,你却都给我吐了出来,也是说,你根本没喝那东西,我怎么放人呢?”

    啥?一瓶酒老子喝了个底朝天,你特么说我没喝?算我吐出来,但那些东西老子可是实实在在都喝进去了,现在凭你一句话给我否了?

    “你怎么能不守信用?”

    这次,我还没说话,一旁的慧雅含着眼泪冲着胖子吼道。

    “信用?呵呵,是你们不遵守规则的,怎么你们还倒打一耙?”被慧雅吼了一嗓子,那胖子也不着急,而是看着我缓缓道:“算了,兄弟,这瓶酒我算你喝了,不过,这瓶酒只能保你自己,那小妞儿的事儿,你没资格管,也管不了”。

    没资格?这是我最讨厌的三个字眼,生活在燕京这个国际化的大都市,像我这种人无时无刻都遭受着人们的冷眼,他们认为我是下等人,不配跟他们讲话、不配跟他们坐同一辆公交车,甚至,不配跟他们在同一座城市生活。

    我也是人,我也有梦想,我也有感情,我也有尊严!

    我一直认为,如果一个人连做人最起码的尊严都没有了,那么,他只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罢了。

    作为一个人,哦不,是一个下等人,首先要做的,不是想着如何去赚大钱,如何发财,而是应该先把自己当成个人看。

    在夜店工作一年了,我受尽了一些所谓成功人士的白眼,这些道貌岸然的渣渣,白天一个个冠冕堂皇,打扮的像个人样儿,到了晚却成了狼,往往这种人,数量在夜店最多,总是打扮的高端帅气,却总是想着不花钱在夜店把个妹子回家过夜。

    而这种人也是最瞧不起我的那一类人,挂在他们嘴边最常见的一句话是:你没资格!

    现在,这个令我极度反感的字眼,再次被面前的小胖子说了出来,我内心底处深藏的那份仅有的尊严,仿佛被人彻底踩在脚下。

    双拳不由得攥了起来,忍着胃的呕吐感,我缓缓站起身,捡起了那瓶空的啤酒瓶,在小胖子一拨人戏虐的注视下快步走到小胖子面前,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挥起手的酒瓶,对着面前的肥猪用力一砸!

    啪!

    瓶到头爆,我这势大力沉地酒瓶子砸的那肥猪满头是血,捂着脑袋嗷嗷乱叫。

    见到我竟然动手了!反应过来的先是那肥猪的一群走狗,在我一酒瓶子撂倒那肥猪以后,围成了个圈,把我围在间一顿揍,还有一个干脆抄起一瓶啤酒也砸在了我的脑袋,生疼。

    正打着,我那煞笔一样的大堂经理也来了,不但不帮我,还喝住我的那些赶来的同事,不让帮忙,眼瞅着我挨打,之后还跟条哈巴狗一样,跟那肥猪的屁股后边一个劲的道歉。

    最终,在那肥猪的威胁和要求下,我被当场开除,不但这个月的工资完全扣掉,连我挨打的医药费都没给。

    不过,男人么,争得是一口气,听到那废物经理说出我被开除的话后,我只是抹了把满脸的血,当场将那身保安的制服甩在了地,指着经理说了句:“去你妈,老子还不想干了”!

    在大厅经理那被气得铁青的脸庞和慧雅充满歉意的眼神下,我牛逼哄哄地大步离开。

    面子有了,逼也装过了,但是我以后靠什么吃饭?

    这是个问题,本来昨天晚是很困扰我的,不过今早接到个电话,我便再也不担心了:我同村的老乡曲郜不知道怎么知道了我的事情,刚才给我打电话说他跟他的老板说过了,让我去他们的店里班,而据他所说,他老板听了我的事儿后很支持我当时的举动,很想结交我,所以,我的工作也有了着落。

    虽然还是做内保,可是我现在班的这家“皇后会馆”,那可是标准的超5星级配置,起我以前的那家,完全是苍蝇和老鹰的差距。

    穿着英国制式的黑色燕尾服,我和曲郜站在酒吧大厅的厕所门口,不是我们想站在这里,而是在一些高档的夜店,我们这些做内保的只能站在这里,如果没什么事情,我们一般是不会乱跑的。

    看着舞池那些穿着暴露却疯狂地扭动着身体,搂在一起乱啃的男男女女,我和曲郜根本习以为常,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用老家话聊着,当然,我俩也会时不时的看看舞池一眼,防止一些扒手伺机下手。

    突然,在我俩闲的蛋疼的时候,会馆大厅快步走进来一个青年,1米75左右的个头儿,穿着黑色西装,那人进来后先是在场子里扫了一眼,最后对着我和曲郜还有其他的内保招了招手。

    “王总,你今天怎么有空来了?”

    我和曲郜挤过人群,快步跑到那人身边问道。

    这个西装男子是我和曲郜的老板,“皇后会馆”老板王朗的儿子,王晓辉。

    可能是会场音响的声音太大了,王晓辉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环视了自己周围一眼,见到了所有内保都过来了才搂着我的脖子附在我耳边小声道:“5分钟后,警察来查牌,你带着所有内保赶紧把场子里清干净,千万别出事儿”。

书名:我在夜店的那些事儿》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我在夜店的那些事儿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说 月缺月盈的人生

    原标题:小说月缺月盈的人生书名:月缺月盈的人生目录预览:第一章:残阳染血第二章血色深谷第三章功高震主第一章:残阳染血黄昏,落日。残阳如血,太阳的余晖洒落在大地上,似乎都染上了几分血腥的味道。骑着养了五年的逐日,我疯狂的往风如陌住扎的军营赶去。入目,周围已从山势崎岖变为开阔平坦,我感受到了逐日的疲惫,虽然它努力扬蹄奔跑,可是速度,却明显的慢了下来。从昨日清晨开始,逐日就未曾吃过一点儿草料,加上快速的奔跑,它恐怕早已经体力不支。逐日是我十三岁生日的时候,父亲送我的生日礼物。那个时候,父亲是护国大将军

  • 小说 爱如潮汐冰冷

    原标题:小说爱如潮汐冰冷小说名字:爱如潮汐冰冷目录预览:第1章我怀孕了第2章少夫人流产了第3章心上的白月光第1章我怀孕了午夜。男人掀开锦被,瞥了一眼熟睡的女人,将手伸向她丝质的睡裙。“歘——”白可欣从梦中惊醒,不等她出声,男人精壮颀长的腰身已经覆上去。熟悉的重量和温度,还有喷薄在耳边的灼热气息和浓烈的酒味。又喝醉了!宇凌风喝醉以后,狠厉起来像头饿狼!想到医生的叮嘱,白可欣本能的护住小腹,使劲儿推他:“宇凌风!”宇凌风置若罔闻,一手将白可欣的双手擎过头顶,一手继续在她身上各处点火。白可欣顿时全身紧

  • 小说 我的性感黑丝女总编

    原标题:小说我的性感黑丝女总编小说名称:我的性感黑丝女总编目录预览:001夏日的夜晚002那个周末003吃了一惊001夏日的夜晚这是在我的女上司柳月家里。北方夏日的夜晚,微热的空气中弥漫着令人心驰荡漾的爱昧。爱昧的夜,和心目中的女神单独在一起,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酒后的我心中充满了弥乱而懵懂的感觉。柳月喝醉了,一进家门就坐在沙发上,闭着眼,扶着额头,表情显得很痛苦。我急忙给她倒了杯水,放在她面前的茶几上。柳月修长的腿在我面前一晃一晃,我不停心跳加速。柳月勉强张开眼,怪怪地看了我一眼,看得我心里直

  • 小说 心有悲凄无可奈何

    原标题:小说心有悲凄无可奈何小说:心有悲凄无可奈何目录预览:第1章跟我,一个月十万第2章他的小情人?第3章跟你,做你的女人第1章跟我,一个月十万“闭上眼,跟着我的节奏来。”低沉悦耳充斥着男性荷尔蒙的声音,慢慢的窜入了女人的耳中。那声音是致命的蛊惑,让深陷柔软的大床的她眼角情不自禁染上了情语,被滚烫的人儿压得服服帖帖。氤氲昏暗的房间里,床尾摇摆,一下跟着一下,粗重的呼吸声似是配乐,奏出了此起彼伏的乐章。一夜荒唐,林语睁开眼,耳边是那个男人沉稳的呼吸声。林语轻手轻脚进了浴室,望着镜子中的自己,红痕遍

  • 小说 运筹之王

    原标题:小说运筹之王书名:运筹之王目录预览:第一章【月下事】第二章【堂兄那恼人事】第三章【大宗主的安排】第一章【月下事】月色幽幽,恬静如水,那柔和的月光洒舍在平滑如镜的畅春湖面,波光粼粼,再加上三月的春风柔和地吹拂着,让湖边的芦苇丛轻轻摇摆,说不出的秀美宁静。衣袂飘飘,宽阔的畅春湖边,一对男女并肩而立,正抬头望着天上的一轮明月,那女子白衣白裙,脸庞说不上很美,但却颇有一股子妩媚气息,柔柔地道:“夏公子,你看,这天上的月亮好美哦。”她身旁站着一名个头不高的富家公子,长相实在称不上英俊。听见少女柔柔

  • 小说 功盖三村

    原标题:小说功盖三村小说名:功盖三村目录预览:第一章扬我村威第二章神仙附体第三章甘露的神奇作用第一章扬我村威“刘土匪,你别欺人太甚。”杨峰扬起手中两尺多长,手臂粗的木棍一指对面的中年男子,怒声呵斥道。“呦呦呦!我们的大学生村长发威了,我好怕怕啊!来往这里敲!”被称作刘土匪的中年男子,脸上闪过一丝轻笑,杨峰这个细皮嫩肉的小伙儿,还真没有一点让他惧怕的,脑袋往前一伸,指了指。“狗日的刘土匪,老子一再忍让,你当真怕了你了,今天不把你弄死,老子就不姓杨。”杨峰胸中的火苗忽的一下就起来了,压抑的情绪在这一

  • 小说 花间俏医女

    原标题:小说花间俏医女小说名称:花间俏医女目录预览:第一章代嫁第二章专业带孩一百年第三章迫不及待被分家第一章代嫁破旧的泥土和石头累成的院墙,不过三尺高,风一吹,墙头上的几棵野草随风摇曳。阳光透过破旧的窗棂照进来,给这阴暗的屋子添了几分鲜活。耳边忽近忽远的传来阵阵撕心裂肺的哭声、嘈杂声,林如诗觉得头痛欲裂。“求求你们,不要这样!”“让开,没了大的,小的嫁过去也是一样!”“我不能让你带走我的女儿,不能!”林如诗觉得自己被紧紧的抱住,湿热的液体一滴一滴的落在她的脸上。“不要带走我姐,不要!”周围的吵闹

  • 小说 先生,我们不约

    原标题:小说先生,我们不约小说名称:先生,我们不约目录预览:第1章老公出轨第2章献出初夜第3章爆出秘密第1章老公出轨初夏,晚上十点,S市的某五星级酒店。一间标准房内,床边坐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她一身紧身的抹胸小礼服,身材凹凸有致十分妙曼。她手指间夹着根味很冲的男式香烟,微微颤抖的指尖显出她的情绪很不稳。塞在耳中的窃听器就像一把无情的电钻,钻得她耳朵刺痛。心也跟着在滴血。耳朵里传来一堆男女的对话声。女人:“毅然,你最近精力这么旺盛,我都快吃不消了……”男人:“小妖精,别说你刚才没高潮。”女人:“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