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解劲大作战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16 10:45:45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解劲大作战

第一章
天上一阵黑咕咚,好似白面往下扔,倒鼻耳是来得沖,柳絮花飞一般同,黑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坟头到比馒头大,井是个大窟窿。解劲大作战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现在我说一段单口的相声,一个人说,这段相声这个笑话啊出在什么年间啊,明朝的事情,在明朝朱洪武死了,太孙即位就是建文帝,这个事情出在南京,南京啊有个水西门,在水西门大街,有这么一个豆腐坊。豆腐坊掌柜的姓解,解老叫沛然,他是这个山东人,到了南京开了个豆腐坊,老两口子五十岁了,没儿没女。
  赶到五十一这一年有,老两口子全病了,一个病了不要紧,俩人都病了。老解就跟老伴说;“我说老婆子,你看看,咱那没有儿子不要紧啊,哪怕闺女还是半子之劳,这玩意全没有啊,这可怎么办啊,着将来,哎,真是,你说将来咱们全病了,咱们怎么出去做买卖,你不会赌气养一个吗!”
  那怎么赌气子的。
  说过这话啊,过了些日子,两俩口子都好了,好了之后那,就是盼儿子心盛,哎,你说可巧,大奶奶身怀有孕,赶到过年啊,填了个大胖小子,喝,老谢挺高兴,哎这就行来,有了儿了,好了,有了儿就不愁没闺女。老两口子把这孩子爱如掌上明珠一般。长来长去这孩子长了六岁。奇闻网老解有烦了,六岁了,这孩子不会说话,老解这个气啊,你看看:没有儿子别强求,好不容易有了是哑巴。
  倒霉啊!”
  ============================================================
  “哎,小劲啊,你到底有完没完了,天天老听这个,闹心不啊,你不烦我都烦了,你就不能买个耳机子啊,自己一个人听去呗,一个月了,你听了八百多遍了,八百多遍了,听的我头都大了。”
  “滚滚滚,你以为我愿意给你听啊,这是一门艺术,不懂不要瞎说。”
  刚进来的青年嘴角抽动了两下,艺术你个头啊,晚上我带你去看看真正的艺术。
  解劲白眼一翻,你自己欣赏人体艺术吧,我才懒得去呢,又不是真人的。
  对了,子华,你想想我叫解劲,刘宝瑞大师的主人公叫解晋,再说了,现在都留行穿越剧,你说有一天我要是能穿越了,我也当一回解劲,我不就流传千古了,明朝啊,现在都好几百年来,解晋就是一个传奇啊!”
  “你得了吧,你都说是刘宝瑞的相声了,艺术都是比较夸张一些,竟弄那些个没用的,有没有解晋这个人还两说呢,还给我整穿越剧,你给我穿越一个看看,穿越要是真存,在谁闲的当一个解学士啊,要是能穿越我就直接当千古一帝,那可是才是流传千载,也许万年后人们还会记得秦始皇,那个时候谁记得解学士。
  行了,我不说了,有这个人,能穿越行了吧,不搭理你,我去打篮球去了,你继续听你的解学士吧。奇闻网
  看着黄子华的离开,解劲内个起啊,都说是艺术了,居然对艺术如此的侮辱,我还不知道,如果让你看人体艺术估计你口水都流出来了,那才是你的艺术,我这叫高雅!不过貌似人体艺术也不错。解劲猥琐的笑了笑!
  解劲和黄子华是一个孤儿院出来的兄弟,解劲的性格比较孤僻,从小到大都没有什么朋友,华子则是相交满天下知己只有解劲一个人而言,因为是孤儿所以两个人都很努力,甚至可以说是很拼命,两个月前兄弟两个离开了养育十几年孤儿院后,两个人就在一起打工,赚钱上学,当然干的都是一些出力活,虽然高中学费都免掉了,但是生活还是需要钱,两个月的假期解劲和黄子华一直干着最累最脏的活,当然报酬也是最低的,白天在工地打工,晚上这是在烤吧刷盘子洗碗,两个人一天下来也就是一百多块而已,不过两个很知足,能够考上敖城最好的高中是何其珍贵,而且学校将两个的学费都免了,剩下的就是两个的生活费,所以都很拼命的打工赚钱。
  在解劲心中黄子华就是他唯一的兄弟,比亲兄弟还要亲,进入孤儿院的那一刻解劲才不过四岁,黄子华才不过五岁而已,大一点的孩子经常欺负解劲,黄子华经常帮解劲,可以说小的时候吃了很多苦,两个人的从那以后就像亲兄弟一般。
  解劲受欺负,其实容易理解,孤儿院,一个小城市中的孤儿院,条件本来就不好,而且是一个小老头自己开的,如今有来了一个,在小孩子的心中,多了一个抢食的。而且解劲小的时候长的瘦瘦弱弱的,个子很矮,不受欺负就难了。
  虽然解劲瘦瘦弱弱,别人都叫他矮冬瓜,解劲也不生气,不过说实话解劲其实很坏,属于蔫吧坏内种,而且还是一肚子坏水。
  而且这个解劲身世也是很可怜,自从父母突然离开家中的时候,解劲不过才三岁半而已,不久后一个陌生人拿着房照就把房子收走了,还把解劲丢在了大街上,天天过着乞讨的生活,三岁半的孩子能懂什么,只知道饿了就吃饭,有的三岁孩子还在尿裤子呢,而解劲则是要饭,当然下场就是经常挨打被人丢出去,天天灰头土脸的即使有人看着可怜可是谁又能将把这个孩子带回去呢,不过也是解劲幸运,没有碰到过人贩子和小流氓,毕竟这个城市说实话真的不是很大,而且地方治安也很不错,流浪半年多最后碰到了当时孤儿院的夏院长,解劲有时候会想一下都觉得若不是碰到老头,估计自己不是饿死就是被人贩子给卖了。说明http://www.qi-wen.com/
  不过半年多的流浪让解劲学会了很多,四岁的解劲就懂得了什么事情都要靠自己,而且社会这个大染缸还教会了他狡诈,多什么事情都留心眼,当然都是给逼出来的!
  所以小时候的解劲很孤僻很阴暗,看起来就是一个小孤狼一般,但是和华仔成为兄弟后,经过数次华仔的维护和关心,解劲才真正的将华仔当成自己的亲人,兄弟。
  这种人其实并不难理解,在任何人的脸上都涂上一层层厚厚的面具,但是在黄子华面前那成虚伪的面具才会真正的摘掉而已。
  当然黄子华也觉得不可思议,甚至有时候恶意的在想解劲一定是猥琐不得老的小变态。
  不过说实话华仔也确实是一个相当靠谱的大哥,为了解劲几乎是拿出全部,解劲饿的时候把食物吃,解劲被欺负的时候第一个上去替解劲挡拳头,如果没有黄子华,解劲在孤儿院估计也不会很舒服,黄子华这么的原因很简单,黄子华以前确实有一个弟弟,自己在幼儿园的时候四岁的弟弟跟着母亲走了,自己却跟着父亲,不过很悲惨的是,父亲开车送弟弟的时候发生了车祸,结果父母和弟弟都死在了车祸中。
  父母弟弟的死给他打击很大,不久就被叔叔送到了孤儿院,不过上天怜悯看到解劲的时候却发现这个和弟弟张的略像的小孩而且和弟弟一样高,身体一样很小,当解劲被其他小朋友欺负的时候心中却很痛,所以黄子华从此以后只要看到解劲被欺负,就替解劲出头,甚至孤儿院的院子看到后都觉得很稀奇。
  不过孤儿院的生活给两个带来的却是很充实生活和很坚毅的性格。
  解劲不喜欢热闹喜欢一个人静静的呆在,小脑袋中经常想着怎么对付欺负自己的人,而黄子华却是好动喜欢热闹,不甘于寂寞,整天疯来疯去的,而且被人欺负后经常长要报复回来。推荐http://www.qi-wen.com/
  所以两个奇怪的组合不久确成了孤儿院中的霸王,解劲喜欢阴谋,喜欢用一些小计谋来算计欺负他们的人,黄子华却喜欢打架,看来一部少林寺的电影就让解劲剃光头和自己天天练拳,不过天天在黄子华的淫威下,解劲也没有办法,也是剃了一个小光头,天天跟着黄子华又是练拳,有是打沙包,不过想想那个时候确实是他最开心的童年。
  不过幸运的是两个人都没有放弃不过是锻炼身体还是练习拳击都没有停止过修炼,虽然是个半吊子,但是孤儿院中的可以说着霸主的存在,加上阴险的解劲可以说是无敌的组合。
  即使是十三四岁的大孩子也不敢欺负这两个小家伙,不是别的怕倒霉啊,就算是能打过,但是阴险老二的名字缺也不是盖的,偷摸给你弄点泻药啊,没事往你裤子中弄点狗屎啊,往你零食中方个苍蝇啊,在损点没事给你暗中扎飞镖啊,你揍他,他们哥俩一起上,即使打赢了反正他俩就像滚刀肉一样就是不服输,下次还算计你,最后到你认输赔礼道歉,反正就是和你没完没了就是了。
  告诉院长,没有用,两个人很懂事,经常帮院长打扫卫生,帮院长种菜凡是力所能及的事情都去做,而且学校更是没得说,听话懂事学习好,这样的孩子谁不喜欢,说要说了也没有用,告诉院长院长把你训斥一顿不说,而且最后他们还没什么事情,久而久之谁到不敢在欺负他们了,霸主保卫战都是以小哥俩最后胜利。
  解劲七岁黄子华八岁那年,院长病了,需要手术,但是孤儿院却也没什么钱,孤儿院一下子就炸了锅了,因为孤儿院只有一个大人,就是院长,没人给他们做饭了,没人给他们零用钱了,马上就要在变成孤儿了。
  所以的人都傻了,但是解劲和黄子华却感到悲哀,这些一起生活的小伙伴居然如此不长心,没有关心院长的病情,更没有想办法怎么做。
  院长住院的第二天,小哥俩两个将孤儿院所以的孩子就揍了一遍,没有人敢还手,因为三年的锻炼和练习拳法小哥俩收拾这十来个孩子还是很简单的。解劲大作战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第二章

  一名十一岁的孩子哭着说,你们真是太欺负人了,我们怎么招你们了,现在都快要再次成孤儿了你却又欺负我们,没有这样的。
  欺负的就是你们,解劲很霸气的说道,我虽然小,但是我知道是院长养育了我们,我们兄弟要报答院长,可是你们呢,天天都说又要成孤儿了,你们知道院长得了什么病了么?你们去看过院长么?一帮没心没肺的东西,告诉你们如果想要让院长回来都听我们的,记住了么?
  十几个孩子眼睛突然一亮,对于他们来说有地方吃,有地方住最重要,院长如果能好是最好的,如果自己这些人还是这样下去最后只能流浪街头了。
  你,就是你,你的年龄最大,告诉你以后你来做饭记住是你做饭,还傻愣在,去做饭去,是不是还要挨揍,赶紧做饭去。
  阴险老二,我不知道米和菜放在那里,而且我不会做饭菜啊。
  王八羔子,你叫我什么,你在叫一便,小心我扒你皮。不会做菜就光做饭,能吃就行,记住五碗米,多了小心我揍你。
  鼻涕虫还要张大肠,你们过来。
  一个歪着头鼻涕流到嘴角的小男孩和一个肚子圆圆的两个孩子有些胆怯的看着解劲和黄子华两个人,解劲走会了自己的房间拿出了四个两个一个纸箱子,上面写字救救我们夏院长。
  你们两个拿着这个去你们学校跪在校长室门前见到校长就哭,就说我们孤儿院的院长脑袋的了一个肿瘤需要做手术,希望校长能帮帮我们院长,记住了么?
  二哥,这回鼻涕虫两个人学乖了,不叫阴险老二了。
  二哥,还要下跪么?能不能不下跪啊,同学们都会看到的,会被笑话的。
  放屁,你说是院长的病重要还是被笑话重要,告诉你,你就给我狠劲装可怜,还要你的鼻涕在学校就不用擦掉,而且给我狠劲哭,明白了么?
  恩,知道了二哥,我们照办就是了,两个小孩也不在说话拿着纸箱子就站在了一旁。
  虾耙子,豁牙子你们两个过来。
  两个十岁的小孩胆怯的过来,结结巴巴的叫了一声二哥。
  解劲恩了一声,大袖子挥一挥袖子有点不伦不类的样子,你们还算懂事,你们的任务就是一人一个纸箱子去中心市场和商贸城两个地方去给我要钱,记住箱子里的钱不许偷偷的拿出来,否则小心我打断你们的手,记住一样狠劲给我哭,不停的说救救我们孤儿院的院长,还要这个是相片和诊断书,都拿着,我和大哥会却在暗处看着你们,如果你们敢偷懒,把你们两个毛都拔光,牙也给你们敲掉。去另一边站着。
  两个恩了一声,站到鼻涕虫两个的身边。
  小敏还要丽丽姐你们俩过来。说话的声音立刻就变得不凶了,几个孩子都有些眼巴巴的看着解劲,心中这个气啊!这差距也太大了些吧。几个小男生心中不断的哀嚎!
  小敏有七岁丽丽却是九岁了,两个人对于解劲都有些害怕,毕竟今天的解劲很吓人,也很霸气,两个小女生都被吓到了。
  你们两个去在家做饭和看家照顾弟弟妹妹就可以了,学校那边我去给你请假,你们去把李刚换过来,去做饭吧,我估计他连淘米都不会。
  两个小丫头扑哧一声笑了,两个人点点头,便向厨房走去。
  李刚回来后用幽怨的眼光看着解劲,一脸烟渍像个花猫一样。
  李刚我告诉你,现在我们做的是如何救院长,所以你应该明白我们同样也是在救我们自己,所以你也不用这样看我,记住一个男子汉流血不流泪,以后如果在看到你掉一滴泪小心我和大哥揍你。
  拿着箱子,去南关市场不管你是跪地乞讨也好,给我狠劲哭,哭的越伤心越好,记住这钱不许花,是留给院长救命的钱,否则我打断你的爪子听到没有。
  知道了二哥,可是你不是不让我哭么?
  混帐,我们现在是在救院长的命,如果别人欺负你你不许哭,听到没有,做人需要有志气,但是更要有情意,明白么?
  哦,知道了二哥!不过心中却郁闷的要死,志气、情意貌似跟哭不搭边。
  你们都给记住,这次需要的是钱,你们给狠劲哭,越伤心越好,还要你们两个,看到校长后校长为你们怎么回事你们按实话说,还有记得让校长在全校集资,明白了么?
  二哥,集资是什么意思?
  笨蛋,就是,就是 就是让学校同学组织捐钱,听到了么?
  明白了二哥。
  好了,饭一会就好,如果你们把事情办砸了,小心挨揍,去放桌子,准备吃饭吧。
  ~~~~~~~~~~~~~~~~~~~~~~~~~~~~~~~~~~~~~~~~~~~~~
  一群小孩在两个小流氓的带领下都踏上了自己的征程,一天的时间眨眼即过,一个个孩子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孤儿院,对于他们来说这就是他们的家,因为除了这里他们真的不知道该去哪里,不过在他们的脸上却露在阳光的微笑,很灿烂,很纯洁。
  十几个孩子做在一起门口,看着大门外,他们很忐忑,不是因为别的,老大和老二都没有回来,同样也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院子中一个大大的饭盆在冒着热气,桌子上的菜并不多,只有一盆豆角汤而已。
  几个孩子眼巴巴的看着桌子上的食物,不过都不敢去吃,不是因为别的,两个小霸王对他们的影响太大了。
  十多分钟后,解劲和黄子华扶着对方一步步的埋了进来,手中的小书包却是鼓鼓的。
  不过十几个小孩看到两个人一脸的血迹和都惊呆了。
  解劲在也支撑不住了,一个趔趄就昏倒了过去。所以的孩子都慌了,实在是想象不到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混蛋,你们还愣住,李刚快来把我弟弟抬到床上去,不过下一刻黄子华也昏迷了过去。
  一个小时左右,在丽丽的擦拭下,两个人都转醒了过来,一群孩子都一脸期待的看着躺在的两个霸王。
  解劲摇了摇头,狠劲叫了一声,便直接下来床,黄子华也不甘示弱,有模有样的学着。
  都过来吧,还要没回来的么?
  二哥,都回来的了,等你们吃饭呢!
  好样的,你们都是好样的,丽丽姐你去拿一支笔来,将钱数都记好,以后我们要团结,相信院长会没事的!
  鼻涕虫和张大肠把你们的钱都拿出来,还要把事情大概都说一下!
  鼻涕虫擦了擦鼻涕,笑呵呵的说,我们都是按照二哥的说法做的,我们在校长室前一顿哭,最后校长把我们叫近校长室,我们哭着把事情说了一遍,最后校长将所以的老师都叫来了,他们也很感动,回去就把事情告诉了每一个同学,下午给夏院长捐钱,我们下去放学前开始了捐钱,校长捐了一千块,每个老师捐的都不一样,有点五百有的一百二百的,最后将钱数了数,一个不到一万块钱,九千四百二十一块,这么多钱,夏院长这次有救了。
  恩,做的好,把钱都拿过来吧,鼻涕虫将纸箱子交给了解劲,解劲撕开了一个口中,拿出一百块,明天去你们商贸城二楼文具店哪里弄一面锦旗,就写母校万岁就可以了!丽丽姐记上鼻涕虫和张大肠筹钱九千三百二十一块。
  虾耙子豁牙子李刚,把你筹到的钱都数一下。
  三个孩子小手不断的数字自己手中的钱,片刻,虾耙子最先开口。
  二哥,我去的是商贸城,在商贸城门口按照你做的,不停的哭,不停的喊救命,将院长的相片和住院的单据都放在身前,围上来很多人,不过给的钱不多,都是一块两块的不过偶尔有几个是十块的,很少,不过接下来虾耙子有些激动,二哥,有一个大叔一下子就给了五百块,把钱包的钱都给我了,当时我都激动死了,不可的磕头不停的感谢。我这里不多,这一天一共才六千三百四十块多,说完还笑眯眯的看了一眼鼻涕虫,那意思就是我也不比你们差,最起码比你们平均的多一千多。
  好样的,
  听着二哥的说自己好样的,激动的一脸通红,不停的傻笑!
  二哥,我要的少,才四千七百二十块,中心市场的都是买菜的阿姨什么的,给的人很多,但是没有太多的,一般就是五毛一块的,有几个好心的阿姨人给了一百,但是不多,我让你失望了二哥!
  呵呵,记住豁牙子,你也是最棒的,钱不论多少,记住用心就好,我看到你们很用心,所以你们都是最棒的。
  豁牙子感激的看了一眼解劲,没有说话!
  二哥,我很没有,我筹到的钱才四千一百多块钱,我真的很没用。
  看着眼神有些暗淡的李刚,微微一笑,刚哥,我没有责备你的意思,我知道你很努力了,南关市场那里的人本来就不多,要的钱少很正常,不要气馁,明天大家换换地方去要,咱们大家比一比看谁要的多,谁最能帮院长最多!大家振作起来。
  丽丽姐都记好了么?
  记好了,二哥!
  看着眼睛一眨一眨的丽丽,解劲笑了笑,你就不要叫我二哥了,叫我二弟还差不多,看着大家哈哈的笑,解劲拿出了一包的钱,都是一百一百和五十的,丽丽姐你数数吧,我和大哥也没数过,也不知道多少。
  所有人都傻傻的看着解劲和黄子华。
  一直没有说话的黄子华哈哈的笑了笑,终于有我说话的时候了,你们可是不知道,我们哥俩把市政府都要遍了,后来去公安局,劳动局,看到我们俩头上的大包么?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回来的!
  所以人吃惊的看着这不是两兄弟胜似两兄弟的两个人,你们去市政府公安局了。
第三章
哎你是不知道,那些大官真有钱,一给就是五百一千的给,最少的都是给五十,不过一开始门卫不让进,我们是偷偷从树丛爬过去的,哎呀扎死了!
  不到5分钟,丽丽吃惊的说,大哥二哥你们要了四万七千五百块,哎呀你们好厉害啊!
  你算算一共要了多少钱,我看看还缺多少?在想想别的办法。手术费要十三万呢,如果加上住院费都下来需要十五万左右呢。
  丽丽听着有些吃惊,看着手中一叠叠的百元大钞,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眼泪一滴滴的掉落下来。
  所有人都开始哭泣起来,哭得最伤心的是解劲和黄子华,他们心中的委屈更大,去市政府的时候还被门卫揍了一顿,没有办法,根本打不过人家是当兵的出身,以为自己是要钱的骗子,挨了一顿揍。
  丽丽一边擦拭眼泪边哽咽的说,解劲子华,一共是七万一千九百八十七块。
  哎,还差很多,剩下的钱我们慢慢要吧,拿出九百八十七块,鼻涕虫你在去做三百块做六面锦旗,都写上爱民如子就可以了,署名就写光明孤儿院,丽丽姐你拿一百块去买点好吃的,今天大家都没有吃好,今天好好吃一顿,明天在继续去要,在要两天就差不多了,明天我和大哥去把住院费交一些,希望他们能找点做手术就好。
  第二天鼻涕虫和张大肠一起去做锦旗,虾耙子和豁牙子李刚继续去要钱,而解劲和黄子华却去了医院,黄子华抱着一个纸箱子走起路来哗啦哗啦的,主要是硬币的声响,到了院长办公室两个直接跪了下来,不停的磕头。
  一滴滴的血从伤口上留了下来,医院的护士和医生围上一圈,不停的唧唧咋咋的说着什么!
  门吱呀的一声被打开了,一名身穿白色大褂的老者走了过来,张明中,医院主任医师,教授级别的大夫,看到眼前的情景一愣,然后立刻就扶起两个孩子。
  解劲和黄子华在来之前就商量好了,答应做手术就起来,不答应就一直叩头,看着两个人倔犟的依旧磕头,张院长心有些痛。
  孩子们,你们是怎么了,为什么这样啊?告诉我,我一定能帮你们的!
  院长大人,就就夏院长吧,他患的是脑瘤,现在还在昏迷,你们快点手术吧,这是钱,我们这些孤儿筹到的,一个是七万一千块,我知道钱不够,但是我们还能去筹到,一定能筹全的。
  原来是你们啊,我说呢,医院不少大夫在议论几个孩子在筹钱给他们院长看病,你们是好样的,起来不,我们进屋说,正好有事情和你们说。
  解劲和黄子华都露出一脸茫然,在几个大夫的拉扯下拽到了屋子里。
  看着两个孩子还要磕头张院长赶忙说,你们别磕头了,我请了我的老师今天下午能到州里,大概晚上就可以到这里了,你们也不必这样,我的老师是国内有名的脑科专家,脑科手术成功率很高,你们也知道我们这里太小了,根本做不了这么大的手术,但是你们院长已经昏迷,不可能做剧烈的运动,所以只能留在这里做手术,你们放心吧,至于手术费用什么的,你们先不用操心,一会你们去交钱,不够的医院出就可以,去吧!回家好好休息,明天过来等你们院长做完手术来照顾他,他真是养了你们这些好孩子。
  两个人一脸激动的看着张院长,再次给磕了个头。
  对了,叫李护士张过来。
  我在这院长。你在啊,你把这两个孩子的伤口包一下,千万别留下疤痕,多么善良的孩子啊。
  我明白了院长,小朋友和我来吧,阿姨给你包伤口。
  两个孩子终于送了一口气开心的离开了市医院。
  夜晚,几个孩子拖着疲惫的身子走了回来,不过看到一桌子的丰盛菜肴口水都不停的流了下来。
  丽丽姐,为什么做这么多的好吃的,现在能吃么?我开饿死了。
  你个死大肠,肚子那么鼓了,小心撑破肚皮,还说饿,等一等,你们大哥二哥还没有回来呢。
  此刻的解劲和黄子华却在不停的往回跑,不是因为别的,中午将鼻涕虫送回来的锦旗都拿走时,告诉丽丽准备一桌子菜回来庆祝,说有好消息告诉大家,这送完锦旗都四点多了,其实倒不是他们送锦旗用了很长的时间,其实是解劲觉得,这钱真的太好要了,决定在去要两家,最后去了税务局和卫生局,不过要的确不多税务局一共要了一万多块,卫生局却只给了两千四百块而已,因为卫生局不大,人也不多,一共才十几个人没有办法,有做了两面锦旗后送到了两家,这才飞快的跑了回来。
  进到大门后,院子中发出一阵高亢叫喊声。
  兄弟姐妹们,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明天院长就要做手术了,今天我们好好吃一顿,院长的手术费够了,七万多交了后,剩下的由医院负责,我们以后就不会这么苦了,今天好好高兴高兴,明天全都去守这院长。
  一阵高兴的叫喊声后,大家并没有吃饭,鼻涕虫张大肠虾耙子豁牙子李刚都走了过来。
  大哥二哥这个是我和张大肠在三中筹到的钱,一共是七千五百块。
  大哥二哥这个是我在商贸城门口筹到的五千九百块,李刚的手微微的颤抖,额头上的纱布依稀还可以看到干的血迹。
  大哥二哥我这次没有要到多些,三千九百块。一只手捂着脑门,鲜血已经干了,两腮却肿得高高的。
  大哥二哥虾耙子哈哈不过眼泪却和血水混迹在一起,大哥这次我最多,中心市场的每一个摊贩我都去要了,一共四七千九百七十四块。
  好, 好, 好兄弟,你们都是好样的,这些钱我们都留在,等院长回来后我们给他做好吃的,给他补补身体,你们是最棒的。
  几个小孩子想打了鸡血一般,脸上一片潮红。
  丽丽和小敏已经哭成了泪人,四个四五岁的孩子眼泪一滴滴的落了下来。
  好了,大家都不许哭,我们成功了,大家应该感到高兴,记住了,我们每一个都是成功者。解劲在七岁的孩子像领袖一样说着有些不靠谱的话,但是每个人心中却是很自豪,很满足,家这就是家啊!
  十几个孩子开开心心的吃了一顿极为丰盛的晚饭,一个个小肚子都是鼓鼓的。可真是什么人什么命,天天吃豆角汤,白菜汤,西红柿汤,反正没一顿饭都是汤的这一群孩子,好不容易吃了一顿极为丰盛的晚饭却撑的睡不着觉。
  第二天一上午,有的人负责卖花,有的人负责月饼,因为明天就是中秋节,十几个孩子商量好了准备在医院做中秋节,有的拿着锅碗瓢盆,有的拿着米面,反正厨房都快要搬空了。
  几个人到了医院后,迎来是所以人的差异的目光,在所以差异的目光下,几个脑门带伤和几个孩子一起走上了三楼,来到病床后,看到躺在床上安祥的院长,所以的人都沉默了下来。
  不一会院长就走了过来,看到十几个孩子院长眼睛酸酸的,平均年龄看起来都不到十岁的孩子啊,他们竟然在一天的时间做了这么多,虽说孩子就会淘气,就会撒娇,这孩子才是最可爱的人啊。
  孩子们,你们谁是头。
  大哥和二哥是我们的头,我们都是听他们的。
  看着一口同声而且是一脸崇拜看着两个少年的孩子么,张明中有一种错觉,这两个孩子竟然发出光芒,让人不敢直视一般。
  看着昨天见过的两个孩子,不过才一米四左右,张明中定了定神,蹲下身子,孩子你们多大了?
  我大哥八岁,我七岁,院长伯伯,可以给我们院长做手术了么?
  一会我老师就过来了,不急。你们是亲兄弟么?
  我们不是亲兄弟,但比亲兄弟还亲,他永远是我大哥!对,他永远是我弟弟。
  好孩子,你们谁来签字,因为手术有一定的风险性,我们需要你们院长的亲人来签字,但是你们院长也没有什么亲人,所以你们派一个代表来签字。
  解劲一听就急了,张伯伯,听大夫说只要动手术我们院长就会好,你却是说有危险性,你们这不是骗人么?
  解劲一声大喊,张明中也是吓了一跳,有些说不出话来,他面对的是一群孩子,一群带着希望想要守护着他们院长的孩子,我该说什么?说你们院长有可能下来不了手术台,感到鼻子有些酸酸的,却说不出一句话。
  门口一声浑厚的声音响起,一名六十多岁的老者走了过来,孩子们,你们院长的病情很严重,需要马上做手术,耽误一天就一天的危险,手术都是有危险性的,所以却要亲属签字,如果你们不签字是做不了手术的,即使在小的手术也需要签字,同样需要风险性,所以你们也不需要害怕。
  你们院长有八成的可能性会手术成功,说要你们也不用担心,我会尽我最大努力去帮助你们院长的。
  老爷爷,为什么不是十成的成功,万一我们院长要是死了,你拿什么赔我们院长?
  看着有了难缠的孩子,不过心中却很高兴,这就是比亲人亲的亲情啊,孩子我想说的是你们院长越快做手术成功率越高,明白么?块点签字吧。
  爷爷你要就就我们院长,我们院长一共收留了几十个的孤儿,没有帮他,他自己养育我们,他是世界是最可爱的人,你一定要救救我们院长!
  老天沉重的点点头,接过张明中的签字本,孩子,你们谁签字。
  几个孩子走到了一边,大哥你签字吧,你是大哥。
  弟弟,这里如果没有你我们不可能做的这么好,是你让我大家变得这么团结,你来签字大家才服,即使。。。。。。
  二哥,是你让我明白什么是男汉,二哥我听你的。
  二哥我们都听你的。
第四章
张明中和一身大褂的老天看着眼前的一幕,心中无比感叹,此子日后定非池中之物,这还只是个孩子啊!
  老师,既然爱才为何不认个孙子,这般的孩子万中无一,毅力坚韧,有情有义,而且足智多谋,可以在短短一天的时间筹到七万多块,一定会好好孝敬你的。
  哎,等手术结束后在说吧,如果夏院长安然无恙我就认下这个孙子,如果,哎恐怕会记恨我一辈子吧!
  老师您有多大把握。
  呵呵,你个兔崽子,什么手术都只有五成把握,五成一个就是成功,另五成就是失败,你说几成把握啊。
  师傅你的意思是?
  哎我说明中啊,一切事情都有意外,我们大夫要做到就是尽心明白么?人的精力有限,医学博大精深,我们只有把心态摆正,有信心才可以有奇迹,有努力才会有成功,所以看似有把握的事情一定要认真专注明白么?
  我明白了老师,以后我会努力的!
  郑老教授笑呵呵的说,孩子们,你们决定谁来签字。
  解劲走上前来,老爷爷,我希望您能还给我们一个健健康康的一个院长,谢谢您了。解劲说完在纸上很潦草的写下了解劲两个字!
  哎呀,小家伙很不错,比走游龙,毛笔字写得一定很不错吧。
  爷爷夸奖了,小子和院长学了两年的书法,我的兄弟姐妹们都会写。
  好,你们都是好样的,你们在这里等一会,我和张院长去安排手术室,手术的时候我会通知你们,不会很长时间的。
  谢谢爷爷,您一定要救救我们的院长,说完躬身一礼。随后所以的孩子也躬身行礼!
  呵呵,你们好好陪你们院长一会,我们先去准备一下。
  送走张院长和老者后,几个人都显得有些沉默,大家振作一下,院长一定会平安的,我们好好祈祷就可以了。
  二哥说的对,我们这么努力苍天一定会怜悯我们的。
  解劲心中腹诽,苍天,苍天如果有眼就不会让我们这些孩子受苦受罪了,苍天如果有眼院长就不在脑袋中长瘤了,狗屁苍天!
  半个小时后,夏院长被推进了手术室,十几个孩子在门面沉默的坐着,解劲的双手攥的死死的,其实心中最紧张的就是解劲,这些年付出了这么多,如果院长真的就在也不醒过来,他最不能原谅自己,头两个月看到夏院长经常发呆,时常有迷糊的时候,自己却没有在意,如果自己认真一些就不会发生今天的事情。
  弟弟,好了不要在这样了,院长一定会没事的!
  时间一分分的过去,手术室中,郑教授汗水已经出来一小层,旁边的护士紧张的看着眼前的老专家,心中很不好受,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专注的大夫,而且还是一位老者,小护士真的很感动,医院中不少的大夫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不过做起事情来却比这位老先生差的远了。
  老者的眉头皱了皱,一根动脉血管阻隔肿瘤的去处,其实这样的情况很少见,因为根据当时的医疗条件将会全方位的做脑部CT,规划好开颅的位置,躲避开血管将肿瘤去处,如今看来这个血管是因为肿瘤切割后导致血管移位引发的意外。
  哎,还是算漏了一步,如果在京都这样的大城市这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因为那种大医院都有磁共振,能够更完美的解析患者的脑部情况。
  老者思索片刻将肿瘤稍微往回移动了一下,果然阻挡的动脉血管回弹了,老者眼中一亮,一定是还要链接的位置,否则不会这样,汗水流过眼角,老者微微皱眉,看来一眼旁边的护士,小护士在郑教授的左侧,此刻正死死盯住术区的一点,有些结结巴巴的说。
  教授我看到有一点粘连,在我这个角度能看见一点点链接。
  给我擦汗。
  小护士脸有些发烧,自己工作很不专心。赶忙给老者察汗。
  你看的那一点是在这里么?我怎么没有看到!你换一副消毒手套,小心的指给我看,不要接触到病人。
  小护士匆忙的换了一副手套,这里,清楚的点出连接点。
  谢谢你,郑老教授感激的一笑,拿起手术刀非常精准将一处链接点割开,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大哥,为什么还没有消息,李刚快去叫张院长,六个小时,院长千万不要出事,解劲焦急的在走廊走来走去。
  其他人也急了,六个小时了,有的人在祈祷观音菩萨,豁牙子和李刚在专注的祈祷如来佛祖,黄子华却是漫天神佛都拜了个遍,而且连带翅膀的都拜遍了。都没有听到解劲的说话。
  手术室的等终于灭了,郑老教授步伐有些发虚,一边擦着汗水一遍笑着走了出来,孩子们,不负所望,手术很成功,修养一段时间你们的院长就会出院了。
  所以的人都送了一口气,不过解劲却蹲在地上泪水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所以的人都沉默了,他们都能理解此刻解劲的心情,黄子华踉跄的走到解劲的身前,一个手臂将谢晋很好的搂在怀中,无声的泪水看着是如此心酸。
  李刚跑了过来,扑到了两个的身上,两个顺势都跌到在了地上。
  我们挺过来了,大哥二哥我们挺过来了。
  豁牙子,鼻涕虫,张大肠,虾耙子都一窝蜂的扑了上来,开心的笑着,放情的在地上打着滚,活脱脱的一群毛驴子,而且是精神很旺盛的小毛驴。
  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句阴险老二万岁。
  走廊中几个孩子都跟着起哄。
  解劲哈哈的笑了,小兔崽子们,这回你们可高兴了,还敢笑着叫我阴险老二,哈哈以后有你们的苦吃了。
  郑老教授哈哈的笑着,我说那个对就是你,你为什么叫解劲阴险老二啊,很意思的名字。
  哈哈,老爷爷,你是不知道,我们这个二哥和大哥是我们孤儿院的霸主。
  大哥是孩子王,我们二哥却是很孤僻,以前惹到二哥的下场都是很惨的,什么下泻药,抹辣椒,哎呀反正很阴险的,而且二哥一个能打我们一帮小孩,我们都打不过他,以前有一个十四岁的大哥哥,当时二哥才六岁,二哥打不过他,还老挨欺负,不过二哥就是不服输,经常拿弹弓揍他,完了就是被修理的很惨,鼻青脸肿的,不过二哥也不服输,最后就是那个大哥哥彻底服输了,我们孤儿院的小朋友暗地都叫他阴险老二,反正很阴险就是了。
  解劲脸红的都能滴出水来,尴尬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老天哈哈笑道,好小子,有点意思,不过等你长大了性格要改改,不服输的劲是对的,但是凡事不要太认真,除非你当医生,否则会被人嫉妒!
  小子你愿不愿意叫我一声爷爷,我还没有一个孙子呢,越看你越顺眼,怎么样?
  爷爷好!
  好,好孙子,爷爷我叫郑哲艺,记住以后有什么困难告诉爷爷,当然我希望你能跟着我走,爷爷会好好的培养你,我的儿子在北京都是很有实力,如果你想要更好的发展和更好的学习就跟我走,这样爷爷也能天天看到你,而且你还有一个姐姐和你作伴,你也不会孤单啊!
  黄子华紧张的看着解劲,所以的小伙伴都很紧张,事到如今解劲已经是他们的主心骨了,如果走了以后该怎么办。
  爷爷,这里有养育我的院长,有我最亲近的兄弟,这里有我的伙伴,等我们长大的,我会好好孝敬爷爷,到时候我就去北京找爷爷还有大伯二伯和姐姐的!现在这里需要我!
  好孩子有担当,我没有看错,记住这是爷爷的名片,记住有什么事情都告诉爷爷,解决不了的事情更要告诉爷爷也,我可就你这么一个孙子,谁要是欺负你,我让你大伯二伯却收拾他们,还要缺钱就给爷爷打电话,钱爷爷还是有很多的,不怕你花,知道么?
  谢谢爷爷!这里有一张卡,拿着,密码是147852,需要钱就用,如果钱不够给爷爷打电话,记住一个星期就地给爷爷打电话,爷爷是很期待你来找我的啊!
  呵呵,放心爷爷,过几年我大了一定去孝敬爷爷和大伯二伯的。
  好孩子,好了你好好的陪夏院长吧,明天这个时候就能醒来,记住让他多休息,有什么事情就叫张院长,他可是我的学生,住院费的事情就不用了。
  张院长你过来,站在远处的张院长看着自己老师哈哈小的走了过来。
  老师,我看你是真的喜欢这小子,居然把小金库都交给了他了,哈哈。
  小王八羔子,不行给你师娘打报告,我给我孙子钱我乐意,对了我的手术费用就还给他们,他们挺不容易的,药费就全免了吧。
  呵呵,老师说了,我还不能全照办么?不过老师你可要给我们做做广告在走,否则我们可不是太亏了。
  哎不行啊,家里吹的紧,让我赶紧回去,你师娘身体不太好,这样,我回去写个报告,你也写一个报告,申请一台磁共振,这手术差点就完了,对了那个叫白茹的护士很不错,如果没有他,我今天可就小河沟翻船了,我也没脸见我这个孙子了。给我好好奖励她!
  呵呵师傅,你所我照办就是了,磁共振的事情可要抓紧啊,可是好几百万的东西,早点到早安心!
  哎,你有不是不知道,批是肯定能批的,不过需要你们出点血,这年头什么都需要关系,否则明年都到不了你这里。
  这点钱医院还是有的,我就谢谢老师了,不过老师你也要感谢我,没有我你能得到这么好的一个孙子,哈哈!
  谢你给大头鬼,滚一边去,去给我孙子去拿钱,可不要贪污一分钱,小心我让我两个儿子来揍你!
  老黑社会,张院长赶忙跑了,不过嘴上却似有意似无意的嘀嘀咕咕着!

解劲大作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解劲大作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弃子惊天17章(第十七章 选择)

    原标题:弃子惊天17章(第十七章选择)小说:弃子惊天第十七章选择一个时辰后,胡天器和萧炳慢悠悠地到了黑石森林边缘。此时正是正午,黑石森林外聚集了大量的商队。他们正在休息,根本就没有一点要赶路的样子。黑石森林和别的地方不同,白天还能从商路穿行,晚上则是人间禁区,任何妄图想要在夜晚穿越的人都只能沦为凶兽的口粮。那些商队之所以在森林边缘休息,就是为了能够在第二天一早出发,在天黑之前穿过森林。“大人,我们不进去?”看着胡天器停下来,萧炳立刻有些急了。这次的考核有时间限制,如果不抓紧时间的话,几乎就是等于

  • 斩断降龙17章(第十六章 汝家学堂)

    原标题:斩断降龙17章(第十六章汝家学堂)小说名字:斩断降龙第十六章汝家学堂汝鹏云吸收星空之气的修炼只能用单调二字来形容。经过一晚上的修炼,全身的细胞焕发出生命的活力。“鹏云哥哥,鹏云哥哥。”梦云喘着气跑到了汝鹏云修炼的亭子。“梦云,你急什么?干嘛跑这么快?慢点不行?”刚从修炼中回过神来的汝鹏云刚一睁开眼,便是瞧见了汝梦云喘气的样子。“哥哥,你难道忘了?因为你将要到达破障的阶段。向学堂里面请了假,谁知道,你这一闭关,直接闭关了八个月。昨天又陪我去逛街,今天当然要去学堂里面呐。”梦云瞧汝鹏云似乎忘

  • 贴身护美:极品老板娘17章(第十七章合作对象)

    原标题:贴身护美:极品老板娘17章(第十七章合作对象)小说名:贴身护美:极品老板娘第十七章合作对象现在这事都不知道怎么完结,食道重开以后我和东小北回去工作,那就是胖子的靶子,他想什么时候找人伏击我们都可以。除非我把这事告诉胖子,说是老板娘设的局,但胖子会相信我么?甚至都不会给机会我说吧?况且以我的性格我都不会去说,那跟摇尾乞怜有什么区别?虽然被阴,但如果在两者之间选择一个合作对象,我还是会选择老板娘,而不是胖子,在那里跌倒就在哪儿爬起来,她阴我,我跑了就是输,我得阴回去。一根烟抽完,刚把烟屁股丢

  • 错惹假面总裁17章(【17】羞愤的挣扎)

    原标题:错惹假面总裁17章(【17】羞愤的挣扎)小说名:错惹假面总裁【17】羞愤的挣扎“那我告诉你什么叫下流。”风不羁长手一拉,把徐芊芊带入怀里,一把她推到墙上。徐芊芊真被吓坏了,只见他的俊脸欺了过来,她双眼圆睁,预感很不好,“你在干什么?”他攫住她的唇瓣,吻了下去。一手覆上她的胸前的丰盈,握在手中揉捏。徐芊芊羞愤至极,想要推开他,可他哪里给她机会,一手抓紧她的双手,双脚牢固的夹紧她的双腿。徐芊芊惊慌失措,想去咬住他的舌头阻止他羞耻的行为,可他的舌头却比她脑袋的反应速度要快上很多似地,离开她的唇

  • 逆算17章(第十八章 惊喜)

    原标题:逆算17章(第十八章惊喜)小说名称:逆算第十八章惊喜宋勇房间内,宋勇盘膝而坐,宋勇在那个位置那个姿势已经很长时间了。此时盘膝而坐的宋勇感觉到有人进来,于是睁开了双眼,比起上次见到的宋勇气势精神都有所提高。“三叔,入门大选要开始了吗?”宋勇看到方鹰三人进来后平静地问道问道。“哈哈,不错,不错,在这种紧要时刻还能有所进步。”方鹰看到宋勇后夸奖道。“啊,三叔,你说大哥突破到排山境界了?”宋瑗听到方鹰对宋勇的夸奖后高兴的问道。“呵呵,小瑗,我还没有突破到排山境界呢。”宋勇呵呵笑道。“那三叔说的是

  • 罪己者17章(第十七章 周菲菲(上))

    原标题:罪己者17章(第十七章周菲菲(上))小说名称:罪己者第十七章周菲菲(上)清晨,十三湾,码头。船靠岸,甲板上行人匆匆,人声鼎沸。有一个扎着马尾辫,穿着破洞牛仔褂和破洞牛仔裤的少女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她的肩上背着一个大包,手中还拉着一个皮箱。这个少女穿着虽然有些不修边幅,但却长着一张美丽而精致的面庞。她不妩媚,不诱惑,不妖艳,她没涂红唇,没描眼影,没戴长睫毛,没画细腻的妆容,但却足以将你的目光吸引过去。她站在那,像一阵天然的风,刮过很多人的心头。她胜在天然。她走下甲板,在码头上伫立歇息,伸手擦

  • 成仙17章(第十七章 得到帝荒塔)

    原标题:成仙17章(第十七章得到帝荒塔)小说:成仙第十七章得到帝荒塔阿修罗之狱之中,一尊阿修罗觉醒了,从其中探出身子来,这一次,阿修罗身体的轮廓彻底清晰了,人形,头颅确实不同于人,宛如一只凶兽一般,眼睛处是红光,头上到处是崎岖,宛如一柄柄利剑,他的手部,直接就连着一柄血红色的弯刀,这是直接从阿修罗的身体之中长出来的,是阿修罗身体最为坚硬,锋利的地方,远远超过了身体别处。据说,阿修罗中,男的长得极为丑陋,女的却是极为美丽,很显然,这是一个男阿修罗。畜生之狱一阵抖动,从其中,一头黄金色的圣龙降临了,

  • 轮回:流世道魂17章(上得山来)

    原标题:轮回:流世道魂17章(上得山来)小说:轮回:流世道魂上得山来如果是他一个人还好,就是龙潭虎穴他也闯了,现在还有张艾佳,他不能不替她着想。虽然老葛说没有任何戒律,虽然和上班一样还有工资拿,可哪个女子也不愿意自己的男人去修炼吧,在别人眼中,这就是道士。张艾佳回来的很早,看到于远在家里,说道:“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你们会计不是都在这一天很忙的吗?”“老葛说准了,这份工作也丢了。”于远在张艾佳面前从不撒谎。“哦,没关系啊,工作丢了再找呗,我相信以你的本领,做个部门经理都绰绰有余了。”张艾佳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