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完整版【书名:梦中情人】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2/16 7:38:43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书名:梦中情人

第九章管闲事2
赵四海能娶到蔡春花也是上辈子修来的夫妻,蔡春花想当年也是桃花村的一朵灿烂的鲜花,十里八村上门提亲的人,简直都快要踏平了蔡家的门槛。版权http://www.qi-wen.com/赵四海也是其中之一,要不是看在赵四海当年打过老美,估计蔡家也不会把蔡春花交给赵四海。

    事情的原委其实也很简单,赵四海和蔡春花两个人生了两个娃,二十一岁的大女儿赵飞燕,十五岁的小儿子赵铁蛋。

    赵飞燕二十多岁了还没嫁人,一直都是蔡春花和赵四海的心头病,倒不是赵飞燕不想嫁,而是媒人给找的那些个男人,上过高中的赵飞燕都看不上。

    这不,就在昨天晚上,赵四海喝多了,半夜才回家,喝的迷迷糊糊的,居然钻进了赵飞燕的被窝,带着酒气,挺着硬硬的玩意,就把赵飞燕给捅了。

    也不知道这赵飞燕是故意的还是不故意的,她爹捅她她居然一点没挣扎,默认了也痛苦的享受了。

    两个人折腾了半宿,一大早晨,要不是蔡春花发现自己男人在女儿的被窝里,还不定要闹出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王守旺也没想带事情会这样,这种事还是远离为妙,尴尬的挠挠头,“四哥,嫂子,这事吧……这事……我不便参与,你们继续,继续……”

    说完,王守旺转身就要走,却被赵四海一把给拉住了,“兄弟,你不能走,四哥做这事不地道,认打也认罚,可我这姑娘……”

    女人三从四德已经根深蒂固,如果嫁出去的姑娘不是处儿,指不定要遭受婆家多少白眼,更何况最近媒人给介绍了一桩婚事,赵四海很可心,就连蔡春花都绝得门当户对的。版权http://www.qi-wen.com/

    “你脑袋瓜子比你哥的都好使,你得给四哥和四嫂想个折。”赵四海几乎带着哭腔求助王守旺。

    蔡春花也不闹了,盘着腿坐在炕头一个劲的哭。

    这……王守旺犯难了,这种事情怎么出主意?琢磨了好半天,王守旺仔仔细细的回忆了事情的经过,发现了一点蹊跷。

    村里的女人很多都得了那种病,一时半会儿不搞几下,下面就痒得慌,难道赵飞燕也得了那种病?如果赵飞燕要是得了那种病,那可以肯定一件事,赵飞燕已经不是黄花大闺女了。

    “四哥,你和我说实话,你和飞燕姐搞那事的时候,飞燕姐啥表现?”王守旺生怕赵四海不明白,急忙解释,“就是你和我嫂子搞事的时候,你对比一下,有没有不一样的地方。我记得书上说的女人第一次都会淌血,飞燕姐淌没淌血?”

    这……?赵四海看向了蔡春花,“老婆子,被子和褥子都是你收拾的,你说吧。原文qi-wen.com

    蔡春花先是一愣神,但很快的摇摇头,很确定的对着王守旺说道:“没有血渍,我当时还特意的看了看。”

    “那就对了。”王守旺一拍大腿,“四哥、四嫂,做弟弟说句话你们别怪罪。”

    “说吧。”赵四海和蔡春花几乎同时说话。

    “飞燕姐早已经不是处了……”

    啊?赵四海和蔡春花几乎惊叫出声,赵飞燕已经不是处了,这怎么可能?

    面对两个人的惊讶,王守旺也不搭话,“我怀疑,飞燕姐也得了那个病,你们懂得。”

    “不可能。奇闻网”赵四海第一个不干了,一下子蹦起来一米多高,“哪个杀千刀的祸害我闺女,老子要活剐了这王八蛋。”

    “可能不可能咱们问问飞燕姐就知道了。”王守旺给的答案很简单,哪怕蔡春花才没读过书也能明白,更何况还是在延安读过书的赵四海呢?

    “飞燕被我关在仓房了,我去看看。”蔡春花的脸一红,如果王守旺的判断是对的,女儿早已经不是处儿,还和自己亲爹有一腿,这种事传出去……蔡春花想都不敢想。

    “二兄弟,你来的……太及时了……”蔡春花走出屋之后,赵四海从柜子底下掏了好一会儿,才掏出来半盒香烟,上面都是字母,王守旺也不认识,唯一能认识的就是烟盒上有一只金黄色的骆驼,在骆驼的头上还有干涸的血渍。

    赵四海小心翼翼的拿出来两支,递给王守旺一支,用火柴点着了,“这是四哥当年在朝鲜战场上缴获的骆驼烟,一共就一盒半,整盒的给了你哥,这半盒一直留着没舍得抽,今天咱哥俩也开开荤。”

    这烟不是一般的珍贵,王守旺知道。网站qi-wen.com更加不理解的是,一共就一盒半,怎么给了哥哥一盒?记忆里,赵四海可不是这么大方的人。

    “我哥?”王守旺疑惑的看着赵四海,满脸写满了疑问。

    赵四海似乎发现自己说错话了,急忙打马虎眼转移话题,“二兄弟,四哥要是真捅了自己的亲闺女……这事……哎……”

    看见赵四海脸上的纠结和懊悔,王守旺急忙安慰,“四哥,事出有因,你也别太往心里去,村里得了那种病的大姑娘有多少你心里清楚,远的不说就是樊桃花,光着屁股和自己的亲哥哥亲爹在一副炕上都搞过。圣人云不知者不怪。你喝多了,把飞燕姐当成媳妇了,这种事不能用公正来评判,我觉得要用心。毕竟,这是除了我只有你们三个人知道。”

    赵四海愣了愣神,带着不解的目光看着王守旺,说实话,赵四海觉得王守旺说的很对,最起码和凡事都执着叫真的王守善不一样,王守善是咬着屎橛子给个麻花都不换的主,可王守旺却不一样,他知道换位思考,用不一样的思维去衡量一件事。网站qi-wen.com

    “用心去评判?”赵四海笑了,狠狠地抽了几口烟,拍了拍王守旺的肩膀,“老天没看错,你和别人不一样。”

    王守旺不知道赵四海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有心想问还没问呢,蔡春花就回来了,“二兄弟,飞燕那孩子说啥就躲在仓库里不出来,谁也不见就想见你。”

    啥?王守旺感觉自己的头大了,赵飞燕什么人王守旺清楚,大小就欺负王守旺,总是说王守旺该管赵四海叫四叔,而不是四哥。

    就因为赵飞燕比王守旺还要大两三岁,看到王守旺还得叫二叔,王守旺没少挨她的拳头。
第十章这玩意儿咋那么大
小时候,王守旺没少挨赵飞燕的拳头。以至于,王守旺见到赵四海要叫四哥,见到了赵飞燕又要叫飞燕姐。按照赵飞燕的话:王家的二瘪犊子,咱们各论各的,别以为你叫我爸一声哥,我就是你侄女,给我叫姐。

    可是看到赵四海和蔡春花求助的目光,王守旺心又软了,拿人手短吃人嘴短,抽了人家的烟,怎么又不办事的道理?

    “那我去看看。”王守旺表示自己很无奈,“先说好,能不能解开飞燕姐的心结我不知道,我尽力。”

    此飞燕非彼飞燕。

    凉风起兮天陨霜,怀君子兮渺难望。

    感予心兮多慨慷。天陨霜兮狂飚扬,

    欲仙去兮飞云乡,威予以兮留玉掌。

    大汉皇妃赵飞燕腰骨纤细,善踽步而行,其手如拈花颤动,身形似风轻移,她还能控制呼吸,能站在人的手掌之上扬袖飘舞,宛若飞燕。

    可赵四海的女儿赵飞燕,却更有一番韵味,二十来岁的年纪,胸前那两团已经像是碗口一样大小,屁股翘挺腰身纤细,头发扎成马尾的形状,露出琼神玉眼,让男人的眼珠子恨不得都像是狗皮膏药一样死死的贴在赵飞燕的周身。

    要说这王守旺也是活该,小时候看见赵飞燕胸前冷不丁的长出两团肉,就觉得好奇,时不时的就去摸赵飞燕的胸,甚至是有时候赵飞燕都调侃的问王守旺想不想吃。

    天知道,赵飞燕那玩意儿根本就没有任何乃水,到是王守旺每次去吸想吸出点水分的时候,就发现赵飞燕的胸口上的那两个葡萄粒越来越硬。

    王守旺进入仓库见到赵飞燕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是个十足的衬衫控,看到女人穿衬衫,尤其是白色的衬衫,就感觉自己浑身发热。尤其是还能想到嫂子穿衬衫的时候,更是让王守旺不知所措。

    “陪我玩玩小时候的游戏。”赵飞燕看见王守旺进来之后木讷的表情就气不打一处来。

    赵飞燕伸手解开自己衬衫上的纽扣,上前一步,一把搂过王守旺的头,就往自己胸前使劲儿的搂。

    “你轻点,都喘不过来气了。”王守旺想挣脱,却发现赵飞燕更加用力了。

    王守旺被撩拨的火气上涌,尤其起想到小时候自己还能硬的的时候,赵飞燕就变着法的把他硬硬的东西往她下面沟里塞,王守旺更是觉得小时候太便宜赵飞燕了,凭什么好处都让你赵飞燕给占了?

    而且此一时彼一时,现在大家都成年人了,这赵飞燕她身为一个姑娘家的怎么还这么不矜持?这分明是没把他王守旺当做爷们看啊!

    王守旺的报复心理一上来,手也情不自禁的顺着赵飞燕的裤腰一点点向下探。小时候赵飞燕那地方就没有密密匝匝的毛茸茸的感觉,现在手放进去之后,依旧是光秃秃的。赵飞燕那地方很热很潮,就像是刚出屉的包子。

    赵飞燕的手也没闲着,借着王守旺抠挖自己下面的时候,她的手也解开了王守旺的裤腰带,很不客气的伸进去,一把攥住王守旺那东西。

    啊?赵飞燕几乎失声尖叫起来,“小犊子,几年不见,你这玩意怎么这么大了?”

    嘴上这么说,可赵飞燕的手还是眨眼间就就脱掉了王守旺的裤子,手还前后的撸动,希望王守旺那玩意能更进一步的充实起来。

    赵飞燕可以很肯定的说,上高中的时候,只要聊一聊秀发,做一个害羞的表情,身边的男人都会硬。就连自己五十多岁的生物老师,在看到自己衬衫扣子开了一个,仅仅露出一点沟壑,都会硬起来。

    可王守旺在赵飞燕撩了不知道多少次之后,愣是没硬起来。

    “完蛋玩意儿。赵飞燕,你就这但能耐吗?”王守旺现在也是过来人了,知道男女之间那点事儿,仗着自己是软蛋,不断挑衅赵飞燕,“一个女人居然让男人硬不起来,你还有什么本事,你还有什么能耐?”

    “叫姐,叫飞燕姐。”赵飞燕狠狠瞪了王守旺一眼,手狠狠地捏了一下,疼的王守旺嗷嗷直叫,“不叫飞燕姐,我捏爆你的根!”

    “飞燕姐……”王守旺急忙求饶,可求饶不代表王守旺顺从,“飞燕姐,你要是让我硬不起来,你就不配做一个女人,一个合格的女人。”

    “我还真就不信了……”

    赵飞燕缓缓蹲下身子,张开盈盈小口,一点点把王守旺软趴趴的东西含在口中。

    几经周折,赵飞燕却奇迹的发现,王守旺依旧不为所动,那玩意还是软趴趴的。对着王守旺眨眨眼,风情万种的用求救的目光对准了王守旺。

    “跪下。”

    王守旺和赵四海去过录像厅,录像里都放了,女人允指那东西的时候都是跪着的,你赵飞燕蹲着算怎么回事?

    赵飞燕也是火气上涌,小时候王守旺总是硬硬的,每次进入自己身体的时候,都会有一股子充实的感觉,怎么现在就不行了?赵飞燕读过高中,和寝室里的室友看过很多恶劣的书籍,也一起看过很多存在不理想画面的电影。

    跪着代表什么,赵飞燕很清楚。那就是实打实的跪着允……可赵飞燕没有拒绝,屈下腿,跪在地上,一点点品尝起王守旺软趴趴的东西。

    明星跪着允求上位,GY跪着允求升迁,房产商跪着允求开发,屌丝跪着允求逆袭……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是跪着允一发不能解决的?

    赵飞燕身材高挑,站着和王守旺一般高,手里面捏着你王守旺的家伙就要往自己下面送,可王守旺那玩意儿实在是软的不行,几次之后都是徘徊在洞口,不能前进分毫,这就让赵飞燕十分恼火了。

    自信心十足的赵飞燕怎么也想不到,王守旺就是一个软柿子,任由你怎么挑逗都不能硬起来的软柿子。依旧是卖力的跪在地上允指。

    “飞燕姐,你就这点能耐吗?”仗着自己那点无聊透顶的优势,王守旺一直持续不断的打击赵飞燕,“就你这样将来嫁人了,也是被自己男人绿的主,典型的千古绿帽王。”

    嫁人?正在允指的赵飞燕突然抬起头,诧异的看着王守旺,“谁说我要嫁人了?”
第十一章给你带帽子
“你爹和你娘说的,找了一个门当户对的。”王守旺用手抖了抖自己的那东西,“来,继续。”

    “继续个屁。”赵飞燕用手拍了拍那玩意儿,“软趴趴的,没小时候好玩。”

    “你就说你不是个女人得了。”王守旺一脸鄙夷,完全把自己硬不起来这毛病当成了一种骄傲。

    “切!”赵飞燕狠狠捏了一下,“我不嫁人,如果我爹和我娘逼我嫁人,我就告诉他们,十四岁的时候就被你给那个了……”

    “我操……”王守旺提上裤子,根部的一把捏死赵飞燕,“赵飞燕,你个王八蛋,你别污蔑我。”

    “谁污蔑你了?”赵飞燕一把抓住了王守旺的脖领子,“小犊子,你是不是打算不认账?”

    这下王守旺更是觉得一个头两个大了,这尼玛的什么情况,赵飞燕怎么就无缘无故的赖上自己了。不过仔细的回忆了一下,貌似自己小时候和赵飞燕还真就干过那种事。

    可是真正占了主导地位的是赵飞燕,好像不是他王守旺才对,每次都是赵飞燕攥骑在王守旺身上着王守旺那玩意儿,使劲儿的往自己下面塞。

    “认个屁?”王守旺也开始耍横了,“赵飞燕,我告诉你,认啥都行,就这事情不能认,小时候不懂事,你别那这说事儿。”

    “小犊子,打小我就发现,你就是提上裤子不认账的主,还真没看错你。”赵飞燕拽着王守旺的脖领子就往仓房外面拉,“咱也别找我爹我娘,咱就找你嫂子去评理,睡我还想白睡?”

    找嫂子?王守旺一下子就蔫了,这件事怎么可以让嫂子知道呢,立刻变换了一副嘴脸,“飞燕姐,咱有话好好说,哪个王八蛋说我不认账了。”

    “不找嫂子评理了?”赵飞燕白了王守旺一眼。

    “不找了,不找了。”王守旺立刻变成了软柿子。

    “来,做我怀里。”

    对于王守旺的表现,赵飞燕表示很满意,看了看墙边堆着的米袋子,一屁股坐在上面,随手拉过王守旺,也不管王守旺同意不同意,就往自己怀里拉。

    王守旺很无奈,可真正做到赵飞燕怀里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后背正被两团东西顶着,有说不出来的舒畅。

    “我爹昨天钻错了被窝,是我故意的。”赵飞燕知道王守旺来仓库是为了什么。

    “故意的?”王守旺十分疑惑的转过身,面对着赵飞燕坐在赵飞燕的腿上,“那你们到底干没干那种事儿?”

    “我干你妈蛋……”赵飞燕照着王守旺的腰狠狠拧了一下,“小犊子,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你妈说的,你和你爸干那事了……”虽然腰那地方很疼,可还是阻止不了王守旺口无遮拦。

    “前段时间托媒人给我找了门亲,男的是乡里的,说是门当户对的,可我不在乎,我对别的男人没兴趣。”说着赵飞燕的手很不老实的伸进了王守旺的裤裆,“我得想个折,琢磨了很长时间,发现让我爹钻错被窝最直接有效,昨天晚上我爹喝多了,被我弄进了被窝,他都喝的不省人事,能干啥?”

    操,最毒妇人心这句话真不假,这女人要是疯起来,男人绝对惹不起,赵飞燕就是最典型的例子,“飞燕姐,你这样也不是办法,到了嫁人的年纪了,都二十多岁了,在不嫁人别人会戳你父亲的脊梁骨的,你看看村里的女人,哪有二十多岁不嫁人的?”

    啊……

    刚说完,就被赵飞燕狠狠地捏了一下命根子,疼的王守旺嗷嗷直叫,“小时候就被你破了身子,你不对我负责,还想让我嫁人?你还是不是男人?”

    “我……”王守旺彻底无语了,这女人怎么就盯上这事了。

    “我谁也不嫁,你娶我。打和你干过那事儿之后,我就没接触过别的男人,上高中的时候追求我的很多,可我还是守身如玉守到现在,就等你娶我呢。”说完,赵飞燕还很傲娇的抬起头,脸色微红带着羞涩,“都说女人屁股大能生儿子,我能给你生一窝。”

    生一窝,你特么当自己是狗啊,还生一窝,你咋不上天呢?王守旺心里这么想嘴上可没敢说,“那你爹那里我怎么说?”

    “我不管你怎么说……”赵飞燕皱着眉头看着王守旺,“小犊子,你这玩意儿是不是废了,怎么就硬不起来?”

    “对呀。”王守旺想尽早摆脱赵飞燕,大大方方的承认,“对呀,我这玩意儿废了,硬不起来了,你还是嫁给别人吧。”

    咯咯咯……

    赵飞燕听到之后居然笑了,“我不,我就嫁给你,你硬不起来我就给你戴绿帽子,让你从头绿到脚。”

    这话说的王守旺就不干了,不由分说的就扒光了赵飞燕的衣服,赵飞燕可是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任由王守旺在那折腾。说实话,赵飞燕喜欢看王守旺这么折腾,就像是小时候一样。

    硬不起来?可咱和冯姐可是学了一大早晨的花活,臭不要脸的,还要给我戴帽子?

    赵飞燕被剥得精光分开腿坐在米袋子上,王守旺想都不想的把头埋了进去……

    赵飞燕很舒畅,至少现在很舒畅,有说不出来的畅快感觉,全身也已经出了一层香喷喷的汗水,看着埋头苦干的王守旺,嘴角忍不住勾勒出一个美妙的弧度,叫的也是更加迷人动听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赵飞燕爆发了。

    呼呼呼……

    两个人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赵飞燕的额头上也出现了大量的汗水,露在外面的几缕发丝也粘到了一起,整个人的脸都红喷喷的,像是熟透了的桃子。

    “把我的事情办了。”赵飞燕已经不知道泄了几次身子了,一边喘着粗气娇喘,一边对着王守旺吆喝,“不把我的事情办好了,我就找别的野男人,给你戴帽子,绿油油的帽子从头扣到脚。”
第十二章青眼狐狸
“办,谁说不办了?”王守旺注意到,自己胸口那个蚕一样的印记又出现了,那玩意儿隐隐约约的似乎有硬起来的节奏。

    王守旺擦了擦湿淋淋的手指,又擦擦满是水渍的嘴角,“我和你爹说了,你估计得了那种病,你就照直说你得了村里人都得的病,至于怎么得的……”

    王守旺的嘴角露出邪邪的笑意,在赵飞燕的耳边很小声的嘀咕了几句,惹得赵飞燕忍不住把王守旺死死的抱在怀里。

    当王守旺皱着眉头一脸纠结的出现在赵四海面前的时候,赵四海就知道,王守旺之前说的八九不离十了。

    “二兄弟,飞燕真的得了那病?”不光赵四海就连蔡春花都是一脸的焦急,如果真得了那种病,这女儿还怎么嫁的出去?

    “恩。”王守旺叹了一口气,“飞燕姐说,临去念高中的时候,去坟地烧纸,遇到了一只青眼狐狸,迷迷糊糊的睡了一觉,然后就得了那病。”

    “我草他妈的,我就知道和那只狐狸脱不了干系。”赵四海一下子跳起来,随手在厨房抄起一把大菜刀,又在碗架子上面拿起一只老旧的中正式步枪,拎着刀枪就要找那只狐狸去拼命。

    王守旺和蔡春花死死的拦住赵四海,“哥,别冲动,在缓缓,青眼狐狸我和你一起去收拾,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赵四海扔了手中的刀,步枪却背在背上,他不知道王守旺还能有什么好的消息。

    “嫂子……”王守旺夺下赵四海背上的枪,重新放在碗架子上,“四哥和飞燕姐没干那种事,飞燕姐说四哥就是喝多了钻错了被窝。”

    呼……

    赵四海和蔡春花都常常的出了一口气,那种臊人的事情终于没发生。蔡春花有些愧疚的看着赵四海,“我错怪你了。”

    哎!

    赵四海叹了一口气,又摸出了那盒骆驼烟,“二兄弟,你嫂子和没和你说那只青眼狐狸的事情?”

    王守旺摇摇头,心里隐隐觉得,这件事不简单。不然,赵四海也不能直接动了刀枪就要和青眼狐狸拼命。

    “那只青眼狐狸是解放前就来桃花村的。以前的西山的桃花林里有一座桃花庵,青眼狐狸就一直老老实实的在桃花庵里听那些姑子烧香念佛,也不知道是染了香火还是怎么的,一夜之间就成精了。”赵四海狠狠地抽了几口烟,“解放以后破四旧,打倒一切牛鬼蛇神,再加上四哥我参加过抗美援朝,更是不相信这些迷信的东西,带着人砸了桃花庵,逼着那些出家的姑子们还俗,你四嫂以前就是桃花庵里的姑子。那只青眼狐狸在我带人砸了桃花庵之后就不知所踪了,过了没几天,村里的女人就陆陆续续的得了那种病。”

    “你是说村里人的病和那只青眼狐狸有关?”王守旺问过嫂子和冯丽娟,都是遇到了那只青眼狐狸之后得病的,在加上赵四海这么一说,更加确定村里人的病和那只青眼狐狸脱不了干系了。

    “对。”赵四海重重的点点头,“后来你哥回来……”

    说到这,赵四海不再说话了,他知道自己的话说的有些过了,有很多事现在还不能和王守旺说。

    “我哥?”王守旺激动的话都有些颤抖了,“四哥,我哥到底怎么死的?我嫂子一直不告诉我。”

    “你哥……”赵四海叹了一口气,“二兄弟,这事儿以后四哥抽空和你说,桃花村都欠你哥,欠你嫂子。”

    “我哥没了,还有我。搞不死那只青眼狐狸,老子就不是个带把的爷们儿。”王守旺咬牙切齿浓眉怒瞪。

    “县里档案局,要临时弄个民兵连,过段时间会招募青年志愿军,守旺,你去不去?”赵四海问王守旺。

    “民兵连?”王守旺疑惑的看着赵四海,“档案局弄那么多民兵做什么?”

    “不知道。”赵四海也是稀里糊涂的,“我问过一个在档案局工作的战友,他就说一个连的民兵最后选拔只留五名。再多没说,只说别的都是机密。”

    “四哥……”王守旺突然想起一件事,关于哥哥王守善的,“我记得我哥师范毕业之后就被分配到县里的档案局工作了,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和我嫂子就回来支教了,对吧?”

    “嗯,你哥确实在档案局工作过。是我给档案局工作的战友写得推荐信,你哥当时的表现非常好,一年里得了三次三等功,一次特等功,一次集体一等功。”想到王守善,赵四海就特别激动,伸手拍了拍王守旺的肩膀,“你哥是桃花村的骄傲,你也不会差到哪去。”

    哥哥有太多的秘密,王守旺很确定。这些秘密似乎只能等自己当了民兵,通过考核进入档案局才能发掘了。

    赵飞燕没进屋,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就去隔壁找冯丽娟了,好像是要和冯丽娟去乡里的供销社买点东西。

    王守旺临离开赵家的时候,还不忘记顺走了赵四海的那半盒骆驼烟,惹的赵四海破口大骂。

    骂完了,赵四海蹲在墙角就笑了,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春花,我当年为了找一个接班人,把守善骗去了档案局,现在又要把守旺弄去了档案局,你说王家的人知道了,会不会抛了咱俩祖坟?”

    “我觉得王家人上次是默认守善走了条捷径,结果是守善死于非命。”蔡春花的眼睛看向西山那片桃花林,“你当年就不该毁了桃花庵,更不该招惹那只青眼狐狸。”

    “我也是档案局的人,上面命令下来我还能抗命吗?”赵四海卷了一只老汉烟,“春花,我觉得王家快派人过来了。”

    “过来又能怎样?”蔡春花蹲在赵四海身边,“把人赶出来几十年,说找回去就找回去,他们也太拿自己当回事了,要是想回去,守善当年就不会一个人去找……”

    “行拉,别说了……”赵四海打断了蔡春花,“守善临走的时候和我说过,守旺不需要王家的庇护,一定要我把守旺弄进档案局,完成他没完成的事儿。”
第十三章能解毒
王守旺一直惦记自己胸口的图案,尤其是冯丽娟的验证之后,却也惊奇的发现,每当那个图案闪烁的时候,自己那东西似乎都有硬起来的迹象。

    这件事得和嫂子好好地说说。从赵家离开之后直接回了家。

    安秀然正在看书,看见了王守旺把书放在一旁,“不用帮着冯姐看孩子吗?”

    “嫂子,我胸口有个东西一闪一闪的,是怎么回事?”王守旺把衣服扯开,指了指自己的胸口。

    安秀然笑了笑,意料之中,她知道有一天王守旺会问自己这件事,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恩,知道。”

    听到安秀然回答的这么快,王守旺的眉头就皱到了一处,“知道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安秀然的神色很不好,一直看着王守旺不说话。

    王守旺知道事情不简单,而且身上那东西只要一出现,自己就有种欲火焚身的感觉,给人的感觉很不好。

    “嫂子,我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安秀然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你哥走的时候,让我在你二十二岁的时候在告诉你,既然你现在问了,那我就告诉你。”

    “给我哥有关系?”王守旺激动的身体都颤抖起来,拳头几乎都要攥出水来。

    “恩,和你哥哥有关系。”

    安秀然点点头,承认了。

    王守旺有些激动,从小到大,除了哥哥就是嫂子照顾自己,连自己的父母是谁都不知道,每当看到别人的母亲带着孩子买上一大堆的吃的玩的,王守旺就特别期盼自己的亲情。每次问哥哥父母在哪里的时候,哥哥总是黑着脸不说话。

    王守旺很确定,自己的父母尚在,只是哥哥不想告诉自己罢了。

    “嫂子,我有心理准备,你就告诉我吧。”

    安秀然听得出来,王守旺的声音都有些颤抖,心里也有些忐忑,其实王守旺最关心的还是他哥王守善。

    “我知道的不是很多,但是我会把我知道都告诉你。”看着紧张的王守旺,安秀然多少有些心疼,就好像是看到了王守善一样。

    “嫂子,先让我冷静下。”

    在安秀然要说的时候,王守旺突然制止了安秀然,长长的出了几口气之后,坐在炕沿边缓缓闭上眼睛。

    安秀然理解王守旺,王守旺的心事重,可嘴上不说。也就是在王守善活着的时候,问了王守善几次,都被王守善黑着脸给打发了。安秀然没有安慰王守旺,只是静静的等着王守旺。

    足足过了一个多小时,王守旺才睁开眼睛看着安秀然,“嫂子,说吧。”

    王守旺的眼睛和脸上都布满了坚定的神色,语气也很执着沉稳,没有任何波澜。

    “听你哥说,你从小被下了诅咒和巫蛊。”安秀然指了指王守旺的胸口,“还记不记得你小时候,你哥总是出门好几天,回家之后那杂七杂八的草药,弄上一大桶,把你泡在木桶里几天几夜?”

    王守旺点点头,“记得,当时不知道怎么回事,哥哥说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王守旺清楚的记得,每次泡完之后,一桶药水都会变得浓黑浓黑的像是墨水一样,药水里面还带着一股子腥臭。

    一直坚持泡了四五年才算完,后来王守善被赵四海弄出去读书了,王守旺就再也没泡过药水。

    “嫂子,这世界上真的有巫蛊这东西?”王守旺有些不解,不是说一切牛鬼蛇神都是纸老虎吗?

    “有,嫂子就是一位蛊师,只不过和你哥结婚的时候,答应你哥不用蛊了,都快荒废了。”安秀然说的云淡风轻,可王守旺却发现安秀然有些让他毛骨悚然了,一个女人天天玩虫子,想想都让人头皮发麻。

    “嫂子,我中的是什么蛊?”王守旺觉得既然嫂子是蛊师,那么一定能解掉自己身上的蛊毒。

    “不知道。”安秀然收起放在桌子上的书,“我和你哥研究了几年,都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来,你哥身上也有蛊毒,不是很严重,是我帮他解得蛊毒。你身上的蛊毒和你哥不一样,又是蛊毒又是诅咒的十分棘手,最近几天我看了几本古籍,你身上的诅咒有了一点眉目。”

    “嫂子,你的蛊术很厉害吗?”

    “别的我不知道,在滇南的高手里面,嫂子应该能排进前十。”说到这,安秀然尴尬的笑了笑,“现在……都快忘记蛊术怎么用了。”

    我靠,以前嫂子那么厉害,只是在这么厉害的女人怎么嫁给我哥了,还答应我哥以后都不用蛊术了呢?王守旺十分不解。

    “我哥和我身上的诅咒和蛊毒是谁种下的?”王守旺的眼中闪过一点阴狠的神色,这个仇绝对要报。

    “现在不能和你说,你斗不过他们的。”安秀然的脸上闪过一点伤感,想起了已经过世的王守善,“你身上的蛊毒我闻所未闻,能有机会去滇南见见我师傅,或许我师傅有办法。到是你身上的诅咒,是一种非常厉害的诅咒,上古传下来的,这种诅咒爆发的时候,会影响十代人的运势,中了诅咒的人就算是死了也不能化作尘土,会变成一直嗜血的僵尸。”

    说道你这个诅咒,安秀然也是后背发麻,不知道是什么人,和王守善这一脉有什么样的深仇大恨,会下这么损的诅咒,整整十代人的运势都会被这个诅咒给影响。

    “诅咒不没,我是不是活不过二十二?”王守旺记得刚刚安秀然说过,哥哥守善要安秀然在自己二十二岁的时候在告诉自己这一切。所以王守旺相信,自己活不过二十二岁。

    安秀然点点头,“理论上是这样,不过嫂子已经给你找到了破除诅咒的法子。”

    听到安秀然的回答,王守旺精气神十足的问,“嫂子,啥办法?”

    “诅咒属阴,需要至阳的东西来调理,至阳的东西,嫂子想到了五种。”

    “意思是我很快就能解除诅咒了?”

    安秀然摇摇头,“世界上至阳的东西不是火,而是五种女人。”

    “五种女人?”王守旺满脸不置信的看着安秀然,“嫂子,书上可是说过的,男主阳,女主阴的,虽然我书读的少,你也不要骗我啊。”
第十四章肥水不流外人田
安秀然笑了,“你看的书和我看的不一样。天下有五种女人不属阴,或者可以说成是五大名器。只要找到这五类女人,她们干内种事情,就可以解除你身上的诅咒。”

    “女人也能解读?”

    “你胸口的蛊毒原本是克制诅咒的,诅咒又能克制蛊毒,只是两个敌对的东西在体内早晚会起更大的冲突,所以当你接触和五大名器有关的女人之后,诅咒的威力会下降,你身体里的蛊毒就会占尽上风,胸口的图案就会显示出来。”安秀然解释道。

    “可是当诅咒消失了,蛊毒不一样会要了我的命吗?”王守旺还是不理解,蛊毒和诅咒,两者剩下哪一个都会要了自己的小命。

    “就是因为不知道你中的是什么蛊,才要让蛊毒发作,只有见到实际的症状,才能找寻对策。”安秀然知道王守旺还是不懂,“蛊毒不会一下子就发作的,尤其是你中的蛊毒,更不会瞬间发作,相信嫂子。”

    “除了找女人就没别的办法解除诅咒了吗?”王守旺还是不死心,毕竟名器这玩意可是可遇不可求的。

    “没有。”安秀然摇摇头,“女人中有十大名器,分别是一枝独秀,乳燕双飞,三珠春水,四季玉涡,五龙戏珠,六面埋伏,七窍玲珑,八方风雨,九曲回廊。十重天宫”

    名器这玩意儿是古代男权支配下的产物,男人吧女人视作发泄的容器和炉鼎,有一些女人拥有别人没有的器官,就成了名器。这玩意儿出现的几率小之又小。听着挺有意思,一分钟甚至是几秒钟就说完了,可真要找的话,一个人没百八十年估计是找不到的,这玩意儿就像是修道的人一门心思的找神仙,真正找到神仙的又有几个呢?

    “嫂子,你不是说我需要五个就够了吗?”

    “听我说完。”安秀然接着说道,“这十种名器中,十重天宫、一枝独秀、五龙戏珠、八方风雨、九曲回廊,是至阳存在的。当然,如果你运气好的话,碰到不在十类名器之内的白虎和凰雀,对于解除你身上的诅咒更是事半功倍。”

    “白虎我知道,就是内地方没毛。”王守旺嬉笑着,似乎对自己的理解很是赞赏。

    安秀然嗔怪的瞪了王守旺一眼,“没有毛不是真正的白虎,真正的白虎在入口那地方会有三颗小豆子,普通的女人内地方只有一颗。”

    啥?王守旺差异的看着安秀然,“嫂子,你别骗我,你确定白虎是女人内地方有三颗小豆子?”

    “当然,这种事嫂子怎么会骗你。”

    哇擦擦……

    王守旺简直都要手舞足蹈起来,“嫂子,这白虎还真有,就在咱们身边。”

    兴奋过头的王守旺丝毫没有发现,安秀然的脸色已经很不好看了,原来这小子不光勾搭了冯丽娟一个女的。

    “赵四海的女儿赵飞燕,内地方就有三个小豆豆,而且一根毛都没有……”

    说到这,王守旺不说话了,他发现自己兴奋过头了,尤其是看到安秀然阴沉的脸,一下子就不说话了,像是做了错事的孩子,低着头看都不敢看安秀然一眼。

    “你还能硬起来的时候,就跟着赵飞燕腻在一块,是不是那个时候已经坏了赵飞燕的身子?”安秀然一脸严肃,一本正经的看着王守旺。

    “是!”

    “好了,过段时间嫂子会找赵家寻这门亲事,你把赵飞燕娶过门。”安秀然虽然狠狠瞪了王守旺一眼,可不得不佩服王守旺这运气,比他哥守善好的太多了,“我相信四哥家会答应这门亲的。”

    “嫂子,我可不可以不娶赵飞燕?”王守旺觉得自己很委屈,貌似是赵飞燕愣是耍横的揪着自己那东西塞进下面的,自己也是个受害者。

    “你还想娶冯丽娟不成?”安秀然阴沉的脸更加黑了,要不是冯丽娟裤裆里拥有一个别的女人都没有的一枝独秀,安秀然会悄然无声的抹杀掉冯丽娟。紫鞠龙王可不是那些凡夫俗子想插一下就插一下的。

    完蛋了……王守旺心里叹息了一声,自己这点小秘密似乎都被嫂子给发现了,王守旺也第一次发现,嫂子身上似乎比哥哥的秘密更多。

    “冯丽娟身上拥有一枝独秀,便宜你了。”安秀然没好气的说道。

    我靠,怎么一下子就遇到了两个?王守旺的眼睛开始瞄向安秀然的下面,记得上次自己帮嫂子弄的时候,嫂子那地方像是层层叠叠的山峰,还有很大的吸力,自己往出抽手指的时候,还费了很大的劲儿,“那个啥,嫂子,你下面不会……”

    哼!安秀然白了王守善一眼,“等你找到五大名器中的四种,再问我下面是什么。”

    王守旺明白了,似乎嫂子下面也是自己需要的,只是自己睡大嫂真的好吗?

    可有一想,哥哥不在了,嫂子就是自己最亲的人,自己不照顾嫂子还让别人来照顾?对,肥水不流外人田,好吃不如饺子,好玩不如嫂子……

    “嫂子送你件东西,你省着点用,只有这么多。”安秀然说完从衣柜里掏出来一个小瓶子,里面装着一瓶子水。

    “这是什么?”

    “能让你那玩意儿硬起来的蛊,当年你哥就是用这东西,现在只有这么多了,省着点用,在学学书上的双修功法,尽量在药水用完了,你也能硬起来。”想到王守善用过这药水,安秀然的下面没由来的痒了起来,一股股清澈的泉水从那片泥洼地里流淌出来,这让安秀然十分羞涩,脸色红彤彤的夹紧了双腿。

    王守旺接过药瓶子之后,想都不想的转过身背对着安秀然,倒出点药水,毫不客气的就涂在那东西上。

    我靠!药水瓶刚放在炕边,就感觉那东西在快速的充血,一根足足有二十五六公分的大家伙,闪烁着紫色的光,杀气腾腾的翘了起来。

    “嫂子,硬了,硬了……”

    过度兴奋的王守旺转过身把那家伙对准了安秀然,“嫂子,你快看,硬起来了,这东西咋那么管用?”

书名:梦中情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梦中情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爱成灰情已烬9章(第9章)

    原标题:爱成灰情已烬9章(第9章)小说名:爱成灰情已烬第9章他将我下颌一捏,一个吻就此落了下来,缠绵几分钟之后,他的眼眸更加深邃,“真不愧是女人,总是一眼就能看清跟在谁身边才对自己有利,我不过就是想试试办公室恋情而已。”说出这话时,他全身都充斥着一股冰冷,生疏之意淳厚无比。“光是想想你被扒光了蹲在我办公桌地下的模样,我就已经感兴趣了。”说着,他将我推开,径直走开。这些天我都寄宿在我闺蜜家里,而我刚走后门进了易云浩的公司这天,我闺蜜卷着钥匙去邻市面基,我左思右想,还是买了杜蕾斯,主动找上了易云浩。

  • 腹黑总裁,别太坏9章(第9章 睡一觉的报酬)

    原标题:腹黑总裁,别太坏9章(第9章睡一觉的报酬)小说名:腹黑总裁,别太坏第9章睡一觉的报酬话出口,他微微勾唇笑了笑,那笑却不达眼底,冰凉渗骨。林诺言咬紧牙关,又恨又怕的看着他。他却将手搭在了自己的大腿上,修长的手指仿佛在弹钢琴一般轻轻动弹,林诺言余光注意到他的小动作,下意识的想逃,但她没忘了此行的目的,她已经没有退路了……“我……我只是想请你帮我个忙……”他蓦然抬眼看向她,双眼宛如利剑般射去。林诺言瞬间觉得自己心跳得很快,强大的气势让她强行打着精神才镇定下来。付沉偌挑了挑眉,冷厉的双眼已经默不

  • 爱向左,痛向右9章(第9章 因为我争不起)

    原标题:爱向左,痛向右9章(第9章因为我争不起)小说:爱向左,痛向右第9章因为我争不起“是啊!我就是个替身,也是个工具,可总比什么都不是要强得多。”宁馨鼓起勇气反击,似笑非笑地斜眼睨着安美。“你........”安美气急的瞪着宁馨,她听出宁馨的话是在嘲讽她在周霖的眼里什么都不是,本想反驳,却一时无言。因为宁馨没有指名道姓,她若怒驳,便是间接承认失败。宁馨唇角轻扬,弧度越来越大:“周霖不顾家人反对而排除万难娶了她,可见周霖把她放在心尖上,也是真的爱她。”她深意的望着安美,不急不缓地又说:“也对,只

  • 我在等你9章(第九章 打烊了我们才能办事儿)

    原标题:我在等你9章(第九章打烊了我们才能办事儿)小说:我在等你第九章打烊了我们才能办事儿“也不是找我们的,你咋呼什么。”我挽着杨雪的手,淡淡说道。谁知道我刚说完,苏凛就从车上下来了,抱着双手站在那里,目光定定的看着我。我和杨雪走了过去,他看着我说:“安馨,听说你桌球很牛?”“那都是过去的事儿了。”我淡淡说道。“走,我们比比。”他对我甩了甩头,让我上车。他那车骚包是骚包,但只能坐两人。他指着杨雪说:“杨雪,你坐我朋友的车,我们去红都。”红都是椒江最老的桌球会所,我坐上苏凛的车,问他:“你认识杨雪

  • 致我们爱过的岁月9章(第九章:不是,我没有老公)

    原标题:致我们爱过的岁月9章(第九章:不是,我没有老公)小说名称:致我们爱过的岁月第九章:不是,我没有老公不顾林宛白的死活,叶清逸强行的上了林宛白。完事后叶清逸满足的从林宛白身体上下来了。林宛白痛苦的瘫软在床上,被摧残得体无完肤,青一块紫一块,脖子上一圈红的。“姐夫!”有个女人进来了,林宛白见过她,是尹艺熙的亲妹妹尹艺婧。尹艺婧和她姐姐尹艺熙长得很像,简直一模一样。林宛白看到她时表情都僵硬了,像是见到了她的闺蜜尹艺熙一样。“怎么?见到她怕了吗?”叶清逸看到林宛白的表情了,冷笑着问道。“姐夫,你不

  • 一婚误终生9章(第9章 前男友)

    原标题:一婚误终生9章(第9章前男友)书名:一婚误终生第9章前男友走到门口的简悠扬,清楚的听到了段菲儿的威胁。一丝残杀的锋利光芒瞬间在简悠扬的眼底划过。还没有哪个女人敢威胁我,女人,你……会看到他因为你的这句话,而付出代价的。看到简悠扬薄唇划过的那抹绝冷嗜血的笑容,段菲儿心底咯噔一下,直到简悠扬走出自己的办公室,她才颓然的跌坐在椅子上,脸色一片苍白。知道自己惹祸的李明丽,在简悠扬离开以后,才敢走到段菲儿的面前。菲儿,我……对不起,我不该多嘴。李明丽一脸愧疚的向段菲儿道歉。段菲儿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 爱情,似水仙9章(第9章 自轻自贱!)

    原标题:爱情,似水仙9章(第9章自轻自贱!)小说名称:爱情,似水仙第9章自轻自贱!“你租的那个房子我已经帮你退了,以后你安生在这儿住着!”他走进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我,冷冷地说。“我不想在这儿住!”这是实话,有他的地方,我觉得压抑。“我是你的金主,你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他指着我的鼻子,恶狠狠地说。这才是景恒,霸道,任性,自以为是。“为什么要跟别人说我是你女朋友?”我还是抱着一丝侥幸,觉得他冷漠的外表下对我还有一丝温情。“对啊,就是啊!”他的脸在烟雾缭绕中有点儿模糊不清,声音很沙哑。“我觉得我就是

  • 教授追妻:亲亲小猫咪9章(第九章 怦然心动)

    原标题:教授追妻:亲亲小猫咪9章(第九章怦然心动)小说书名:教授追妻:亲亲小猫咪第九章怦然心动晴空万里,紫微斗艳。通往霍晔宸办公室的小路上有一个小人儿来回踱步,焦躁不堪。进?不进?海小米犹豫,徘徊,望着远处的独楼小楼,心有戚戚。一进此门深似海,从此她就得给认霍晔宸当老师。顾教授是怎么回事?偏偏给他找了霍晔宸做导师,想起昨晚的种种,她脑袋都大了。真是流年不利,犯小人。“快走,快点!”海小米正发呆,就见一群人一窝蜂涌来,品牌繁杂的香水味混在一起,叫她一个闻惯了颜料味道的鼻子很是遭罪。“快啊!教授好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