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鬼话三更3章(第3章 花狸猫)

2017/12/16 0:59:25 来源:网络 [ ]
书名:鬼话三更
第3章 花狸猫
玻璃把车子停在路上,我们便顺着这条小路走上去,走了三分钟就远远看见来富叔的房子。来自qi-wen.com那是一个小院,小院的围墙自然也是土筑的,和其他老房子一样。院门朝北开,正对门是堂屋,也就是正屋,东边以院墙为依托是两间偏房,按照习惯应该是厨房和放牛羊的房子。
  玻璃走在这样的路上显得很兴奋,一会踢踢路边的石块,一会扒开草丛看看,连说,“真是曲径通幽处。”
  “玻璃,等会少说话,农村人忌讳比较多,别惹人反感!”我担心玻璃是城里人,并且是一个不拘小节的富家子弟,素来比较叛逆,口无遮拦,所以还是提醒一下为好。
  “你放心,我懂!”这家伙说这句话的时候明显心不在焉,看都不看我一眼。
  说话间我们已经走到了院子跟前,院外有一块空地,西北角堆了一堆粪,我们那里叫粪堆,是给庄稼供肥用的。空地东边有几棵砍倒在地的树木,是野桑树,看样子是刚砍掉不久,因为树桩上的痕迹还很新。来自qi-wen.com
  “看那个瞎子!”玻璃突然说,说着指了指我们来的方向。
  我顺着他的手看去,果然一个人顺着刚才那条小路往这边走。这个人个子不高,微微有点发胖,年龄在五十上下,头上戴着一顶青色带沿的单帽,身上穿着深蓝色中山装,蓝的有点发黑那种,手里拿着一根细竹竿,一边敲着前面的路,一边缓慢地向前走着,很专注的样子。等那人走近才我才看清他的脸面,圆圆的脸,有点虚胖,左眼角上面有颗黑痣。
  这个人我见过,是村东口的算命先生,但是谈不上认识,因为我只是知道他姓李,至于叫什么,我还真不知道,可能是比起他的名字,人们更愿意记住他的外号,花狸猫。在我们附近几个村只要一提到花狸猫,简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至于花狸猫眼睛是怎么瞎的,村里流传着两个版本的说法,不过有点雷同,一种说法是花狸猫年轻的时候帮人家算命,窥探天机太多,所以上天派一只花狸猫来把他的双眼给抓瞎了;另一种说法是早年间帮人看风水看多了被上天派的花狸猫抓瞎了眼。说明qi-wen.com虽然有点差别,但是都和花狸猫有关系,他的外号也由此而来。至于他算命准不准我不敢说,因为都是听来的,但是这个人确实不简单,凭一根竹竿就没有他去不了的地方,我亲眼见过他走了几十里路去赶集。
  花狸猫在来富叔院门前站住了,脸上表情似乎很凝重,过了好一会长长叹了口气。我觉得他应该是知道其中原委,只是不能说而已。我向他走了过去,玻璃也紧紧跟在我后面。花狸猫似乎听见了我们的脚步声,脸立即转向我们。
  “李伯伯!”我喊了句,算是打声招呼。推荐http://www.qi-wen.com/
  花狸猫一听,脸上表情一转,笑道,“可是二郎回来了?”
  我一惊,这么多年没见他竟然还记得我的声音,想想还是我上大学之前去他那卜问学业的,算起来少说也有四五年了,“您老还记得我啊?”
  “眼睛看不见了,耳朵就特别灵敏,所以听声音还能记起来。”花狸猫说到这里突然把话一转,“二郎呀,你过来!”
  我连忙到他跟前,说,“你老有什么吩咐?”
  花狸猫没说话,只是拿手在我额头摸了摸,然后顺着脸颊摸到下巴,从下巴顺着脖子摸到肩膀,说,“好。”
  我倒是迷糊了,不知道这个好字从何而来。于是我反问,“李伯伯,你能说说怎么个好法!”
  没想到花狸猫只是装作没听见,又连连说了三个好字,说完转身就走了,走了大概六七步距离,突然又转过头来说,“二郎照顾好你身边那位朋友,我听他的脚步声,觉得他命里火气不足,容易招惹一些东西。”
  花狸猫一句话正说到我的心坎里了,我本来只是想让他送我回家而已,哪想到他竟然缠上我了,偏偏要来凑个热闹。现在花狸猫说他命了火气不足,就更增加了我的忧虑,但是我又不能退出,因为那个梦。
  我见花狸猫走远了,便对玻璃说,“你还是回车上吧,花狸猫的话你也听见了。鬼话三更3章(第3章 花狸猫)
  玻璃一听就急了,“别介,都到门口了。再说了,我比你高,比你胖,比你壮实,你都没事,我怎么会有事!”
  “不是这个事,这和一个人的命格有关系,和身体肥胖程度关系不大。”反正我是铁了心,不能让他进这个院子,而玻璃也是铁了心非要进这个院子。我们就在那里拌嘴,谁都不让步。
  这时从院子里匆匆忙忙走出一个人来,我一看,原来是来富叔的胞兄弟,来财叔。来财叔见到我先是一愣,“二郎,你咋来了?”
  我说我来看看桂花婶。
  “看见花狸猫了吗?”
  “哦,刚走,应该还没走远。阅读http://www.qi-wen.com/”我说。
  “怎么走了,真是的,”来财叔说,“你先进去坐坐,我去找他。”说完就向大路追去。
  “刘思男,不让你进去是为你好,是我把你带来的,我不希望你在这里出事,这个责任我承担不起。”我严肃说道。
  玻璃一愣,似乎从没见我这么认真过,知道要是再闹下去我一定会发火,于是低头想了想说,“好吧,我回车里,有事打我电话。”说完转身走了。
  看着他的背影,我心里一颗石头终于落了地,心想谢天谢地你终于走了,你要是在这边有个三长两短,我死三次也抵不了你那富贵命。玻璃走到车前,进去时还不忘冲我摆了摆手机。
  进去看看吧,我心想,也许这一进去就能解开我梦里的玄机。心里想着我就进了院门,就在我前脚刚刚踏进门里面,浑身突然一个寒战,一股凉意从脚底直涌上来。
  怎么会这样?难道我被这里的阴气给冲撞了?不过又转念一想,不要自己吓唬自己,堂屋里这么多人你怕什么。我调整了一下心态,又往里面走了几步,头上忽然哗哗作响,我猛然抬头看去,原来是一棵白杨树。这棵白杨树种在院子的西北角位置,长得相当茂密,树的主干至少需要两个人才能合抱过来,由于院子比较小,所以这个白杨树基本上将整个院子全部覆盖住了。
  怪不得刚才突然一个寒战原来是因为这棵白杨树遮挡了所有的阳光,所以院子里明显比外面凉一些。我抬头看了看这棵树,就在我收回目光时,突然一个白色的人影在树叶间一闪就没有了。我下意识忙看回去时,似乎又没有什么特别的,难道是树叶摆动,正好有一束阳光穿进来,所以我看花眼了?只能这样解释了,我暗想。
  “二郎,你发什么愣,快过来。”
  我回头一看,原来是老妈站在堂屋门前叫我,估计她在屋里看见了我,怕我年轻不懂事,才赶紧叫我过去。
  “哦。”我应了一声,赶紧走过去,就在我转身瞬间突然有种莫名的感觉,总觉得背后有个人盯着我看,我回头一看,没有人啊。这时那棵白杨树又哗哗响起来了。
  我来到堂屋,也就是正屋,整个堂屋分东,西,中三间,由于光线比较弱,所以我适应了好一会才能看清屋里的摆设。屋里摆设其实很简单,正对门靠后墙横着一个长桌,长桌上有两个茶瓶,还有其他杂七杂八的东西用一个个塑料袋包着,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西边一间屋存放一个遮子,遮子是我们当地的方言,用芦苇编成,呈长条状,宽有二十公分左右,一圈一圈搭起来,在里面外裹一层或两层塑料布,把粮食倒进去,由于粮食有向外涌的趋势,所以把两圈重叠部分压得很紧,有时候为了防潮,在最底面还要铺一层厚厚的麦糠,最后遮子就形成一个带有尖顶的圆柱形。东边一间屋与中间这间用布帘子隔开,估计里面就是卧室。
  现在桂花婶就躺在中间一间屋的小床上,床冲门纵向放置,也就是说桂花婶头部正好对着门,她的头前方放一个四方形的案桌。我一看他们这样放置桂花婶,就知道桂花婶这次可能真的要走了。因为根据习俗,只有将要死的或者已经死的人才能这样放置,正常人要是这样睡觉,肯定是要被家里人骂的。
  我看了看躺在床上的桂花婶,她是和着衣服平躺在床上的,估计是考虑到天还很热,也就没给她盖被子。此时她面容枯槁,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脸色发黑,颧骨很高,整个脸部几乎一点肉也没有,只有胸前微微的起伏暗示着她还活着。我看了看一会,总感觉那里不对劲。于是我低声问道,“妈,你有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妈一怔,瞅了我一眼,“有什么不对劲,别胡说!”
  “不是,我总感觉她这个姿势不对劲。”我说道,就在这说话间我找到了不对的地方,“是了,是她的头不对劲,她的头仰得太过了。”
  “仰得太过就不对劲了?看你说的,你小时候睡觉也没个正形。”
  “你不信,你给放正之后,她立即还会变回来。”
  老妈不信,上前一步,把桂花婶头给摆正了,立即又退回来。“你小子仔细……”话没说完,桂花婶头突然往后一仰,似乎好像有人猛的往后拽她的头发一样。老妈一见这情况也不敢说话了,忙抬头看了看其他人,发现他们都坐在一边谈论着什么,看意思压根就没发现这个。真不知道这些人是来照看人的,还是扎堆聊天的。
  我揉了揉眼,因为我带的是隐形眼镜,在这样环境里时间久了难免会干涩,同时感觉额头有点痒,又挠了挠。
  “二郎,你没事直挠额头干嘛。”妈问道。
  “有点痒,不就挠一次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就挠一次?从你一进这屋就一直在挠,过来我看看,不行就抓紧回家吧。”妈的意思很显然不想让我待在这,妈走过来看了看,叫道,“都快挠出血了,还说没事。”
  我摸了摸额头,感觉额头那两个磕疤好像肿起来了。那两个疤还是小时候跟爷爷给人家帮忙办白事的时候磕的,原来是两块胎记,这一磕不偏不倚正磕在上面,后来结的疤掉了,却剩下两个白色的印记。由于这个印记特别像两个眼睑,和传说中二郎神有点相似,所以我的小名二郎也由此而来,所以说我这个二郎不是玻璃嘴里的武二郎,而是杨二郎。
  不行,眼睛太干了,我于是闭上眼好让泪水润湿一下眼球。没想到我刚闭上眼睛,就觉得全身突然被电打了一样,一阵酥麻,两腿不支倒在了桂花婶床上。受此一惊,我眼前顿时一片空白,我努力想睁开眼,却如何也办不到,只能听见耳边他们一阵慌乱的声音。
  “扶他坐下来歇歇,慢点慢点!”是老爸的声音。
  

鬼话三更》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鬼话三更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辣手毒妃:邪王缠上身4章

    原标题:辣手毒妃:邪王缠上身4章小说:辣手毒妃:邪王缠上身第4章杀气惊人“你若将他们收拾了,我不禁带你离开,还送一份大礼给你如何?”沈绯玉的心噗通一跳,这家伙笑起来简直要人命啊,不行不行,一会还要战斗呢,一定要保持冷静!宁泽宇看到这小女子眼中的尴尬,不由低笑出声。“别动,来了!”沈绯玉将身体压低,来人一共7个,待第一个人刚进洞的时候她蹭的一下跃出匕首精准的划到了那人颈间的大动脉处,以至于那人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断气了,由于山洞里很暗,从外面刚进来的人都会有一瞬间的视觉障碍,而她利用的就是这一瞬间,

  • 鬼帝的十岁王妃4章

    原标题:鬼帝的十岁王妃4章小说名字:鬼帝的十岁王妃第一卷穿越异世:洗尽退婚耻辱第4章艳惊天下冷无心下意识的捂住了口鼻!但下一秒,却迅速抓起了地上尸体手中的匕首,身形一闪,眨眼间,锋利的匕首已再次划破空气的猛袭那到黑影去。再高明的掩饰,只要那人动了,那都是破绽。在她杀第一个人的时候,她就感觉到房梁之上的细微波动。“哗!”衣物拂动的声音。她原本对准那黑影迅速袭下的攻击,这次竟连衣角都没触碰到了!好快的身手。但冷无心根本没敢迟疑半分,在攻击落空的瞬间,手一翻,锋利匕首转向的再次朝黑影袭出。不管什么人,

  • 邪王追妻:王妃好有财4章

    原标题:邪王追妻:王妃好有财4章小说:邪王追妻:王妃好有财第4章搜查可以但有条件天大地大,吃饭最大!洛倾城在反复确定了这附近并没有人看着自己之后,她这才赶忙将叫化鸡给挖了出来,什么会不会沾到土之类的,她这会儿已经不计较了,眼下填饱肚子才是正题,毕竟,等会儿的恶仗可是避免不了的。鸡腿,娘俩一人一个,鸡翅,娘俩一人一个。米粒的饭量小,加上又是饿了好些时候,洛倾城也不敢给他吃得太多,将剩下的鸡肉连带着骨头用干净的布包好,又放在了一个木匣子里,洛倾城像是藏宝贝似的,将这剩下的鸡藏在了自己床底下的一块地砖

  • 试婚:极品老公行不行4章

    原标题:试婚:极品老公行不行4章小说:试婚:极品老公行不行第一卷合作愉快第4章试试安小夏双眼下瞄,自尊心受到严重打击,虽然她的身材不是很火辣,但她56厘米的纤腰不是谁都能有的,虽然胸小了一点……要不是后有追兵,她才不会乖乖让他这么评头论足,被说得一文不值!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呵呵,我长得这么丑还真是对不起您哈!”她赔着笑脸说。男人没想到她会这么回答,一时竟不知道如何搭话,不过罢了,林冲为他费力张罗,也并非要人陪他聊天!在此之前已经有过六个女人了,有貌美如花身材火辣的,也有清纯可爱的,那方

  • 魔帝狂妻:纨绔废物小姐4章

    原标题:魔帝狂妻:纨绔废物小姐4章小说书名:魔帝狂妻:纨绔废物小姐第一卷异世枭凰第4章如此护短昊阳帝脸上陪着小心,隐在袖中的双拳捏的有些泛白。在他心中,水擎苍就算再厉害那也是臣子。所谓君为天臣为地,他当着那么多的人给自己难堪,实在让人愤恨。但随即想到国家社稷不能少了这位重臣,只能把心里的不满压了下去。“张连海,通知下去。让陈将军挑选二百御林军,随朕去看看水精灵。”昊阳帝缓缓起身,走到水擎苍身边道:“老国公忧心孙子,不如就留在这里等消息吧。”说完,拂袖离开了营地。水擎苍注视着昊阳帝的背影,变得更加

  • 豪门隐婚:帝少的独家私宠4章

    原标题:豪门隐婚:帝少的独家私宠4章小说名:豪门隐婚:帝少的独家私宠第一卷重逢再爱第4章失婚的妇男有点烦索嘉酒吧,VIP包房内。黎正熙仰躺在沙发上,脸上盖着一本《财富精英》杂志。“honey,我昨晚安排的妞怎么样,是不是很正点啊?有没有像过电一样爽到啊?”程童坏笑着调侃。“那自然是久旱逢甘露,干柴遇烈火,一点就着。只差两块煤炭就能做一桌满汉全席了。”杰克接腔。“程童,杰克,请你们纯洁一点,还能不能愉快的做朋友了。”邱秋在一旁直摇头。“切,伪君子!”两人一起竖中指。“好好好,怕了你们了。”邱秋马上

  • 大牌老公宠妻上瘾4章

    原标题:大牌老公宠妻上瘾4章小说名称:大牌老公宠妻上瘾第4章佟少澜很震惊女人的衣服前面撕破了一大半,脚上没有穿鞋,只有一双白色的丝袜,跑在地上踩得啪啪啪地响,样子极为狼狈。但此刻她满脸通红,似乎刚刚喝了大量的酒,好象还挨过打,脸上红肿得厉害,头发也一片凌乱。女人一边跑一边不断往后看,满脸惊慌。众人也不由随着她的目光向后张望,但没有看见什么怪物。“嘀嘀……”前面拐弯处,一辆黑色的豪车急驶而来,堪堪抵着女人的腿停下,女人惊得叫了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款全球限量版的宾利雅致里,坐着的正是佟少澜,他

  • 锦绣凰图:重生侯府嫡女4章

    原标题:锦绣凰图:重生侯府嫡女4章小说书名:锦绣凰图:重生侯府嫡女第一卷浴火重生第4章歹毒的庶妹“我,我们掌嘴!”红依绿芜心不甘情不愿,却还是纷纷举起手掌,一下一下的打在自己的脸上,余光偷看侯飞凰,十五岁的年龄一身粉衣穿着娇俏,五官精致但略显稚气,只是那双凌厉的眼,似乎一眼就能剜进人的心中。“小姐,你怎么那么大的力气?”小绿有些惊奇的跟上侯飞凰的脚步,身后还不时的传来那两人的巴掌声。侯飞凰笑笑不说话,嫁给宇文无忧七年,她事事迁就他讨他欢心,曾也多次看他练武,背地里就偷偷学了几招,虽然学艺不精,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