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混在江湖的那些事儿3章(第三章 江边见面)

2017/12/16 0:51:43 来源:网络 [ ]

小说:混在江湖的那些事儿

第三章 江边见面
  
    
   第三章 江边见面
  
    汽车拐个弯停了下来,这是一个破旧的江边仓库,看外面的建筑就知道,这里已经被废弃不少时间了,整个房子都是灰蒙蒙的,样式非常的陈旧,就像100年前一个样。原文http://www.qi-wen.com/
    不过,也许正因为是很久以前建的,那时候大家还没有现在的这种寸土寸金的概念,那时候越大越好,越大越气派。仓库盖得就像一个军事基地似得,里面的广场巨大无比。
    看样子就像一个现代化的训练场,外面还能看到破旧的靶子,张扬把汽车一直开到广场上面,那里也浇筑了水泥路面,四周的墙很高很严密,不过上面一个人也没有。
    就一辆汽车停在上面,感觉好像空荡荡的,张扬下车以后看看四周,什么也没有,他径直往里面走去,一边走一边喊,王一飞同志,你可以出来了,亏你想得出。
    这已经是我们废弃很多年的仓库了,想当年祖师爷还是从东阳人手里接过这块地盘的,这是我们胜利的标志,没想到现在又给你避难了,张扬开玩笑地说道。
    王一飞说,看你还笑的出来,我都从一个董事长秘书落魄成现在这个模样了,你也不想办法搭救我一下子,还这么落井下石的嘲笑我,你们这样有意思吗?三弟!
    古人那是战胜的标记,而我呢,这是耻辱者的标记,这个能比得起来吗?他看着张扬也说一筹莫展的样子,说,我知道你也为难,不过现在吴伟山大哥不在这里。
    现在估计全世界也就只有你一个可以救我了,指望不上我大哥,现在我就只能指望三弟你了。说明http://www.qi-wen.com/麻烦你务必给我关注,务必替我周全一下,不然我就全完了,这回。
    张扬说,你放心吧!说完,背后传来一丝冷笑,这笑声就在不远处,可是张扬把四周都看了一遍,他还是不知道这声音来自何方?究竟是什么原因这么阴冷?
    接着冷笑里面藏着一股杀气,然后背后有人大声说,放心吧,你们身后的事情,我们会替你们解决的,躲在这里!王秘书,你真会选地方!害的我们兄弟一顿好找!
    这时候人影一闪,一群人出现在仓库的门口,张扬看到这不是别人,这正是董事长身边的保镖阿三,看来王一飞说得对,一定是董事长身边出现了叛徒,公司有了内奸!
    他故作镇定地说,阿三!瞎了你的狗眼,你也不看看我张扬是什么人?董事长见了我都让我三分,你算什么东西,敢跟我这么讲话,你当我是什么啊?好欺负是吧?
    阿三嘿嘿地一笑说,董事长他老人家已经不管这些小事了,现在我负责这边的事情,从现在起,你们这些人的生死由我掌管,也就是说,你们的生命现在捏在我手里。
    我现在想要你们生,你们就不会死;我想你们见阎王,你们马上就得给我下地狱。你们知道吧?别拿自己是股东,或者是什么分公司经理跟我说事,我不吃这一套。
    就算你张扬是分公司经理和我们公司的大股东,现在这一刻你也阻挡不了我奉命除掉你们,就你们这个谋害董事长的罪名,你们这辈子也就是洗不清、说不明了。
    不过,你们也不要埋怨我,我不过是奉命行事。你们还是自己出去想想,你们得罪了什么人,不是我阿三要跟你们过不去,我才不想给自己惹事呢,搞得我里外不是人。原文qi-wen.com
    王一飞说,你个王八蛋,你以为你自己还是个人吗?什么东西这是?欺师灭祖的家伙,连你的老板你都敢背叛,你还有什么不敢的,你自己想想看,像你这样的人。
    只有董事长一时糊涂才相信重用你这样的人,早晚有一天你的鬼把戏会被揭穿的。这叫一句古话,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你这么丧尽天良,我就感觉你不会有好下场。
    现在还跟我们叫板,你也不想想公司是谁建立起来的?这公司是谁的天下?我看你是没有王法了,无法无天的样子,你不还是一条走狗吗?就你这个熊样子,你能干什么?
    张扬说,你看看你这个样子,我们本来是一个公司的,你不帮着我们一致对外,现在搞窝里反,你们这样背地里内讧,对你们其实也没有一点好处,别人会看扁你的。
    你也不想想,像你这样对自己老板不忠的人,以后肯定还会背叛第二个老板,这样即使你投降过去了,还有哪个老板愿意重用你呢?我想这绝对的不可能的。
    阿三说,你们别废话,这些大道理我跟你们不讲,我是个粗人,我也不管那么多忠孝节义,我现在老婆逼我结婚,我老老实实上班,要多少年才能在上京市买得起一套房子?
    你们这些人,全部都是一些没有良心的人,你们一年赚钱几个亿,那都是小事。平时生活那是极其奢华,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你们哪里知道我们这些小人物的痛苦。推荐qi-wen.com
    我一个月拼死拼活保卫董事长,这么多年下来我忠于职守,你们想一想我得到什么了?还不就是那么一点儿工资,还不够养家糊口呢,我哪里来的钱去买房子啊?
    所以我只有一条路了,那就是反了!阿三说,现在我也想开了,什么狗屁忠孝节义啊,只有钱才是真的,其它都是假的,现在谁给我钱,谁给我房子,我就跟谁干。
    反正都是玩命,跟谁一条船不是拿命在跟别人玩,与其如此还不如寻个好东家,把自己的小命卖一个好价钱,董事长不懂这个,那么他就只有委屈一下退位让贤了。
    王一飞说,我呸!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话说得倒是好听,我就想不通了,你这个人怎么会这么厚颜无耻的,真是脸皮厚到了极顶,太让我大开眼界了这一回。
    我以前还真的是没有想到呢,你居然这么不要脸,连我这个平时自我感觉脸皮蛮厚的人,都感觉到我自愧不如,总算是遇到你这样的对手了,王一飞恶狠狠地说。
    我本来就跟你无冤无仇,没想到你为了区区几个臭钱,出卖了董事长也就罢了,董事长平时对你那么好,你就全部忘记的一干二净,感觉自己没有赚到什么钱了。
    你也不想想你自己是干什么的,给你几千块钱一个月已经看得起你了,你要是到外面风吹日晒还不是做保安,你一个月的工资保不准还没有跟着董事长来的爽快呢。
    再说了,我平时对你也不错,我们天天在一起,你为什么要加害于我呢?你这样对我你不觉得自己内疚吗?我想如果是我的话,我做出这样的事情,我会整天整夜的睡不着。原文qi-wen.com
    张扬说,你这是高估了他,他不就是一个没有文化,没有良知的东西不?像他这样的东西,我们有什么必要跟他们啰嗦,道理是讲给那些讲理的人去听得,他不是。
    所以你不能用人的要求,去要求他。他现在还达不到这个要求。现在你要是给他几个钱,比说这些废话来的实在,他不是说现在不认人,就认我们的孔方兄了嘛。
    你看我们做大股东的,整个公司都有我们的一部分,我们有的是钱,还怕他阿三爱钱吗?说句老实话,就怕他老人家不爱钱,只要他有个数目,那就好办,我一定办妥。
    只要他阿三肯收,他故意看看阿三,阿三也真是财迷心窍了,他眨巴着眼睛,思考了一会儿,理直气壮地说,为什么不收?他们给我500万元现金,如果你们给我800万元,我就跟你们干了!
    阿三继续说,800万元对于你们,买一条人命,那也是划得来的,你们当分公司经理的,每年至少1个亿的进账,800万元对于你们来说,这简直就是九牛一毛。
    我也不多要,你们自己考虑一下,我还是那句话,在上京市买一套房子,买几个家具就行了,多了我也不要,这就是我最简单的要求,我也是怕老婆没办法,不然回去没有办法交差。奇闻网
    王一飞说,你就知道钱了,出来混都要讲究仁义道德,你这样的人,除了钱心中什么都没有,为了钱什么人都可以出卖,你这样的王八羔子,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还要800万元,你当我们是开银行的啊?我们想给你钱,那是拿纸张印钱啊?你看你厚颜无耻的样子,也不知道难为情,就你要买房买车,我王一飞就不要这种享受了?
    难道我们就不是人吗,你看我现在买房买车了吗?我不还是跟你一样,每天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你怎么就跟别人不一样呢?非要搞得那么特别,真是自己找死!
    古人说,多行不义必自毙,我看你这个人作恶多端,将来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就拿董事长本人来说,他在天之灵一定不会放过你,虽然我知道你不相信良心的谴责。
    但是我告诉你,举头三尺有神明,老天爷在上面看着你呢,你要是不做坏事,那绝对没有什么问题,你这样作恶多端,日后必定遭到报应,我坚信老天是公平的。
    张扬说,老天就是公平的,你这一点以后会知道,不过今天我不想跟你讨论什么人生哲学,我在东京师范大学读书的时候成绩也不好,就是不喜欢读死书掉书袋子。
    现在我们就实际一点,大家奔着问题去解决。我张扬面朝东说话算数,你要800万,我就给你800万,你一会儿就知道,跟着谁才有前途,你们那个老板我就不提名了。
    500万元就像你跟着他干什么事情了,你要知道你现在可是杀人的罪状,要是让厂公逮着你,到时候别说是500万元,你连自己的小命都要赔完,你不相信你就试一试。
    根据我国《刑法修正案》第八条,你这样蓄谋已久的在这里守候着我们,你这是故意杀人,一旦我们出一点什么事情,你们一个个都要被判死刑,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你们这么聪明,不可能不知道这样的道理,我看你们是一时糊涂昏了头,居然被别人算计了,还在为他们数钱呢,我告诉你们,阿三你还是跟着张哥我干下去吧。
    我保证你们拿着这800万元还毫发无损,跟着我你不仅有命赚钱,还有机会大把大把的花钱,这就是跟着我张扬的好处,你们自己好好的考虑考虑吧,我给你们时间考虑。
    身后一个瘦子说,不用考虑了,我们什么也不要,跟着张哥你混,说完一个瘦子撂下刀子;紧接着一个高个子也“咣当”一声,把刀子扔在了地上,他说,我也跟张哥混了。
    张扬趁热打铁,他振臂一呼,高声喊道,今晚跟我混的,属于弃暗投明,明天一早每人分赏1万元,他这话一说,大家接二连三的扔家伙,阿三一看身后,竟然没有一个人跟他了。
    阿三一阵发憷,他忽然感觉到自己是这样的孤立无援,关键时刻曾经生死与共的兄弟,那些发毒誓歃血为盟的战友,一下子站在了自己敌人的一边,他已经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
    他虽然有一点心有不甘,但是,他还是识时务者为俊杰,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只能屈服,于是,阿三立即抱拳在胸前,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他哈哈大笑说,兄弟们,降了!
    张扬补充一句说,阿三你放心,只要你好好干,我张扬一定不会亏待你,我们公司也一定不会亏待你,虽然现在你还没有到那个程度,还不能让你知道我们公司的情况。
    但是你好好干,以后条件成熟了,你将会得到大大的提升,相信你一定清楚地知道,我们以前的董事长就是从基础一步步提拔上来的,虽然你不知道是谁提拔了他。
    不过,我相信你一定知道,他不是公司实际上的创立者,我们公司的股东实际上都是隐藏在背后的一个莫名的力量,有的是知名企业家,有的身份是不能泄露的那种。
    还有一些专家学者,他们都是有地位、有影响力的人,只是公司风险比较大,他们有那样的头衔不方便出面而已,你将来完全可以升到我这样的分公司经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或者你有野心的话,你也可以升职做董事长,或者赚一部分钱隐身幕后,成为我们公司的实际股东,这些都有可能,然而这些也只有我张扬才能够给你,知道吗?
    
    
    
    
    
    
    
    
    
    
    
    
    

混在江湖的那些事儿》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混在江湖的那些事儿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紫宸道:传说中民间惩恶的九大法术!

    惩恶扬善,自古就是修道人所追求的。但有道是,人善人欺天不欺,作恶到头终有报。我是不主张随便做这些法的,哪怕是他伤害了我,我也不愿意出手,除非是遇到罪大恶极的人。作为民间惩恶道法,我把搜集到的给大家写一写,希望大家有个了解。1,收魂勾魄术,知道对方八字姓名住址,可以利用一定的符咒,对其进行收魂,也叫勾魂法。可以把对方三魂七魄的部分或全部收入某个替代物品上。这时候,对方丢魂,就会出现一睡不醒,贪睡多梦,每日没有精神,丢三拉西,不爱说话,不爱吃饭。久而久之,身体抵抗力下降,运气下降。多病,特别是骨血不

  • 史铁生:人活着,必须要有一个最美的梦想

    也许是因为人缺了什么就更喜欢什么吧,我的两条腿虽一动不能动,却是个体育迷。我不光喜欢看足球、篮球以及各种球类比赛,也喜欢看田径、游泳、拳击、滑冰、滑雪、自行车和汽车比赛,总之我是个全能体育迷。当然都是从电视里看,体育馆场门前都有很高的台阶,我上不去。如果这一天电视里有精彩的体育节目,好了,我早晨一睁眼就觉得像过节一般,一天当中无论干什么心里都想着它,一分一秒都过得愉快。有时我也怕很多重大比赛集中在一天或几天(譬如刚刚闭幕的奥运会),那样我会把其他要紧的事都耽误掉。其实我是第二喜欢足球,第三喜欢文

  • 丝路花语 —陕西第三届画鸟画写生作品展在西安力邦美术馆盛大开幕

    著名文化学者、著名文艺评论家肖云儒先生致辞本网讯(汪帼萍):2018年1月20日下午3时,由陕西省美术家协会、陕西省花鸟画院主办的“丝路花语——陕西第三届花鸟画写生作品展”在西安力邦美术馆盛大开幕。参加本次展览开幕式的嘉宾有:原陕西省军区副政委、少将李登武、原陕西省军区副司令、少将姚天福、原陕西省委副秘书长李广利、西安美术学院党委书记王家春、文化学者、著名文艺评论家肖云儒、原高新区管委会主任、著名漫画家王培琪、陕西省文化厅社团办公室主任纪志壮、陕西美术博物馆馆长罗宁、陕西花鸟画研究会名誉会长樊昌

  • 【散文】闫秀明 | 走进国学

    【作家档案】闫秀明,女,1970年出生。吉林省东丰人。吉林省诗词学会会员,辽源市作家协会会员,《辽源日报》通讯员。东丰县作家协会会员,东丰县诗词学会副秘书长。喜欢诗词美文,作品散见于《辽源日报》《现代作家文学》《画乡诗词》《诗乡文艺》《地脉文学》以及一些网络平台等。走进国学文/闫秀明(吉林东丰)暑假没事,我走进了以国学教育为主的夏令营,看到那些本该在家休假的老师们,放弃了休假时间,认认真真地报名授课,确实令人感动。听他们给孩子们讲《孔融让梨》,《孟母择邻》等故事,每天了解一些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 【随笔】郑妍| 若流年记得

    郑妍,网名妍舞芳菲,吉林东丰县人,小学一级教师,热爱文学,散文诗词发于《画乡诗词》,,《诗乡文艺》,《鹿乡文苑》。愿借一支素笔,书岁月静好。若流年记得郑妍(吉林东丰)今晚没出去散步,无事,坐在窗边,星光已睡在蓝色窗舷,又一个寂寞又思念的小日子就这样从时空的罅隙里安然溜走了。什么都没做,一个假期就这样过去了,感觉刚刚惊艳了春,转眼就萧瑟了秋,如此看来,匆匆已不足以形容我不惑的脚步了。对于季节的变幻,常常只在眼底和眉间,衣衫的纷然,草木的浓翠与萧然,阳光的灼然,时光的悄然。而不想忘记的,则常常以顾盼

  • 【诗歌】原野绿草 | 没有窗的夜晚

    【诗人档案】王丽,笔名,原野绿草,1965年生于辽宁鞍山,自由职业,喜欢文字,热爱生活,曾在《北方时报》,《挠力河》《海城日报》《雪魂》《鸡西矿工报》《临溟诗词》上发表文章,作品多发表于网络各平台。没有窗的夜晚文/原野绿草(辽宁海城)有一段时间了守着没有窗的夜晚外面的树不知道我的心事在我睡觉的时候掉了很多叶子好像这是个掉落的季节我也丢掉了一些东西包括心情和记忆包括衣服,鞋子还有那个窄窄的路口那扇窗离我有些距离有一个夏天到秋天的路程或许也有冬天的表情很多时候不愿意想那些个夜晚黑夜终归是要醒来的有没

  • 【散文】坐山威 | 大美东丰 情起南照山

    【作家档案】王顺昌,网名:坐山威,一九六四年出生,农民,高中学历,居住东丰县东丰镇东方明珠小区,经商多年,曾任吉林日报社通讯员,现在辽源市名都物业服务有限公司工作,热爱诗词,文艺等。大美东丰,情起南照山文/坐山威(吉林东丰)十月金秋,风清气爽拂旷野,溪澈天高日敬头;恰逢双节休假,闲暇之余,我陪同母亲一起去了南照山。走进老山门,拾阶而上,仰望松柏簇拥的纪念碑,伟岸雄姿,肃然起敬;悠闲的人们舞拳弄剑,一派生机。沿栈道,过榭亭,婉转盘旋,在鸟儿的吟唱中我们来到了电视高塔下……站在高塔下,任秋风拂面,思

  • 【诗歌】高秀军 | 日历 (外四首)

    【诗人档案】高秀军1968年生,党员黑龙江大庆市人,大专文凭,自16岁自学诗歌写作,同年处女作在黑龙江《农村报》发表。2002年至2004年在黑龙江《新闻传播》做编辑。见证人彭立涛。诗歌作品在全国二十几家报刊杂志发表。现为黑龙江作协会员,顺义区作协会员,平谷区作协会员。有诗歌作品入选《寻梦人》《中国作者》《世纪星语》《我和老舍说句心里话》等。2013年在北京作协举办的中轴诗会诗歌,《我爱你前门大街》获得三等奖。2013,2014年夏各庄村我的梦中国梦宣讲员。2013年顺义文联左邻右舍的事事情情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