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前妻,今晚不约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13 17:56:30 来源:网络 [ ]

书名:前妻,今晚不约

第1章 丈夫出轨了

“你老公出轨了!”

接到顾如珊电话的时候,楚惜夏正在最后修改自己最近的婚纱设计图。来自qi-wen.com

楚惜夏手中的画笔,顿时猛然一拉,在已经接近成品的设计图上行划拉出一道难看的败笔。

“你说什么?”她脑子里一片混乱的空白,刹那间觉得自己听见的是幻觉。

顾如珊一字一句的说:“我说你那个白眼狼老公出轨了!金晨国际酒店,1102房,你赶紧过来!”

楚惜夏怎么挂的电话都不知道,她愣了至少有半分钟。

直到窗外突然响起一声尖锐的车鸣声,她才猛然回过神,捏在手里的画笔也忘了丢下,抬脚就往外冲。

季明邵出轨了,这几个字像是刀子一样狠狠扎在她心口里,疼得她浑身都是软的,跑了几步还摔了一跤,打翻了一旁的备用画架。

东西七零八碎的摔了一地。

办公室门外的下属们听见动静,关心过来问:“怎么了?”

楚惜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爬起来就继续跑。前妻,今晚不约 全文免费阅读

她跟季明邵结婚两年,感情一直十分冷淡,这源于这段婚姻的强迫性。

她家和季家,是联姻。

季爷爷喜欢她,也喜欢她家根深蒂固的庞大关系,再加上,她楚惜夏从小就喜欢季明邵的事情人尽皆知,季爷爷觉得她最合适,所以强迫了年龄适婚的她和他,结了婚。

可婚是结了,季明邵仍旧不喜欢她。

就连两个人的家,他这两年来回来的次数,不过一只手的数。

楚惜夏知道他不喜欢自己,不喜欢这段被强迫的婚姻,但她总觉得日久见人心,季明邵总会有被她感动的一天,只要两个人再多相处相处。

可她从没有想过,有一天,季明邵会出轨。版权http://www.qi-wen.com/

开着车,楚惜夏一路风驰电掣的冲到了金晨国际酒店。

“夏夏,你可算来了!”顾如珊快步跑过来,抓着楚惜夏的手腕马不停蹄的往电梯狂奔。

“他们两个人奸夫淫妇都进房间半个小时了!”顾如珊一边走一边念,“说不定该做的事情全都做了!”

楚惜夏艰难的跟着顾如珊的脚步,脑子里现在都还是空白的,从顾如珊嘴里的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像是浪花一样摔在她耳朵里,袭来的声音很清晰,却没有形状和意义。

“要是季明邵真的出轨了,夏夏,你当场就跟他离婚,不要废话!”顾如珊说的这句话,总算是让楚惜夏听清楚了。

“离婚……”她愣愣的重复了一遍,觉得这两个字无比的陌生。

顾如珊咬牙切齿的说:“对,离婚。他每天都跟他那个什么青梅竹马厮混,这些年,让你受了无数的委屈,必须离婚。原文http://www.qi-wen.com/

楚惜夏干哑着嗓子,话就堵在她的喉咙里,她无比艰难的才能说出来:“万一,是什么误会呢……”

顾如珊冷笑了一声,摸出了房卡:“是不是误会,一会你亲眼看看就知道了!”

说着话,两人已经来到了酒店房间,顾如珊刷的一下打开了门,然后率先冲了进去。

“季明邵,你这个混蛋!”顾如珊暴怒的声音紧跟着传出来,还有女人刺耳的尖叫声,以及楚惜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男人醇厚嗓音。

“顾如珊,你来干什么?”

楚惜夏站在门口,对着面前的一片灰暗,迈不动步子。

她觉得自己在做梦,一个噩梦。

“夏夏,你进来看看!你的老公,现在正跟一个女人躺在床上呢!”顾如珊大声喊着话,但楚惜夏觉得自己没有听懂这句话,声音抵达了她的脑袋里,又变成了支离破碎的一片。

屋子里继续响着混乱的声音,还有女人可怜兮兮的哭声和季明邵发怒的声音。

顾如珊又从屋子里冲了出来,啪的一下按亮了屋子里的灯,然后拽着楚惜夏到房间里面去,指着屋子里的两个人给她看。版权http://www.qi-wen.com/

季明邵就站在床边,只穿着衬衣,纽扣解开了一半,上面印着几个显眼的红色口红印,向来一丝不苟的黑发有些凌乱散漫的落在额头,眉眼俊美而凌厉,眸光摄人的盯着眼前的人。

而床上的那个同样面熟的女人,披散着还湿润的头发,只裹着浴巾,露出雪肩和白腿,无助可怜的缩着身体,另一手抓着季明邵的胳膊,瑟瑟发抖的不停往季明邵怀里躲。

季明邵一手扯过一旁的被子,裹住戚亦安娇弱的身体,姿态动作里,尽是对她的维护和在意。

而看向楚惜夏的眸子,却只有冰冷逼人。

“楚惜夏,你闯进来想干什么?”

楚惜夏睁大了眼睛看着他,心脏一缩一缩的涩涩发疼,连着声音都是抖的。

“季明邵,你跟戚亦安是不是做了?”她直言了当的问,心里还抱着那么几分侥幸,万一是误会呢?

万一,他只是送戚亦安在休息的呢?

“楚惜夏,你到底想要玩什么把戏?”季明邵并没有回答楚惜夏的问题,或许是不屑回答,他只是态度凛冽而强势的逼问,“你怎么知道我跟安安在这里,你是不是还在派人跟踪我?”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那嗓音里,带着咬牙切齿一般的怒意。

这女人,刚结婚的那半年,像个疯子和变态一样,每天都派人跟踪他。推荐http://www.qi-wen.com/

实在是烦得让人厌恶。

楚惜夏眼神空洞得发直,看着季明邵的脸,只觉得从未有过的陌生。

他被抓住了出轨,态度却反过来的比过来捉奸的她更加咄咄逼人和嚣张。

难道,在他心里,他和她的婚姻,就是那么一文不值吗?

顾如珊在一旁说道:“夏夏,你还废话个什么劲,你看这两人的样子,说不定房都开过无数次了!”

楚惜夏睫毛颤了颤,心脏像是被人死死捏住了一般剧痛,愣愣的盯着季明邵,满脸苍白。

但是……如果他反驳的话,她会信他的。

只要他反驳。

可季明邵却只是用力的拧着眉头,抬起修长漂亮的手指,指着门口,优雅的薄唇吐出一句伤人无比的话:“楚惜夏,你给我滚出去!”

楚惜夏这下连着身体都抖了一下,眼前一黑,差点跪倒了下去。

他不仅没有任何一个字的解释,还叫反而叫她滚。

这段两年的婚姻,今天来看,根本就只是她一意孤行的笑话。

什么日久生情,全都是童话。

楚惜夏闭了闭眼睛,用力驱散眼睛里的黑暗,再睁眼看向季明邵的时候,眼底只有一片枯槁似的绝望。

她一字一字的慢慢开口,说道:“季明邵,我认输了。我们,离婚吧……”

第2章 那就离婚吧

随着楚惜夏的话音落下,整个房间都寂静下来了。

季明邵凛冽的面色出现了一瞬间的怔楞,像是没有从女人这突然的话语里反应过来。

在他的记忆里,这个女人可是从小就追在他屁股后面,不论他怎么撵,都不会走的牛皮糖。

就算结婚后这两年,他从来不回家,从来不主动找她,甚至,从来没有跟戚亦安断过联系,这个女人,也没有说过半句不满的话。

可现在,她竟然主动跟自己说要离婚。

季明邵晦暗的眸子紧紧盯着面前这个脸色苍白的女人,像是要看穿她的灵魂,冷笑着开口:“离婚?楚惜夏,你又想跟我玩什么把戏就明说,别又在这里耍心机!”

他心底,是不相信这个女人会主动离开他的。

楚惜夏垂下睫毛,看着与他手指紧紧相握的戚亦安,心里全是死灰一般的平静。

她干哑着嗓音,半垂的眼底眼泪接连不断的涌出,她得花光全身的力气,才能让自己忍住不当场哭出来。

嗓音低落着,楚惜夏忍着哭腔说:“季明邵,你觉得是玩也好,是心机也好,现在都结束了。我们离婚!”

她说完,花了好一阵时间才让自己沉重的脚从地板上抬了起来,肢体僵硬的转身往外走。

一旁的顾如珊都愣了一下,她以为夏夏这个犟脾气怎么也要再闹一通,被季明邵这个混蛋再狠狠伤害一次之后才肯同意离婚的。

没想到……竟然这么轻松。

她懵了一会,正要转身跟着楚惜夏走,一道高挑挺拔的身影先越过她几步往前走去。

是季明邵——

他一把攫住了楚惜夏纤细的手腕,深邃的眸子里阴沉莫测。

“楚惜夏,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什么离婚?”他字字发冷的追问,完全不知道自己此刻的举动有多么的反常。

楚惜夏眼角的泪还是掉了下来,她急忙粗鲁的一把擦掉,仰起苍白的脸瞪着季明邵。

“离婚的意思你不知道吗?你不是每年都在给我送离婚协议吗?季明邵,我累了,不跟你过了!你想要跟戚亦安在一起,你们就在一起吧,我退出!”

她说完,用力狠狠的甩开季明邵的手,带着满脸的泪光,转身大步往外走。

季明邵盯着她决绝的背影,好半天没有回过神。

这个女人就这样跟他离婚了?开玩笑吧,她不是很爱自己吗?

顾如珊追在楚惜夏后面,经过发愣的季明邵身边的时候不忘冲他凶巴巴的吼上两个字:“人渣!”

季明邵完美的俊脸紧紧绷紧,乍一看好似什么表情都没有,可仔细看眼底,分明留着一片迷茫。

“明邵……”床上的戚亦安这个时候才开口了,她抓着浴巾,小心翼翼的走到季明邵的身上,声音软软的说道,“你要不要去追惜夏姐,跟她解释一下,我们其实还什么都没有做……”

季明邵垂在身侧的手用力的收紧捏拳,眼底的迷茫瞬间消散,变成一片漠然的冷酷。

“我为什么要解释,我早就想跟她离婚了。是她一直缠着我不松口,现在,正合我意!”他字字用力的说完,几步跨进浴室里,重重的狠狠摔上门。

戚亦安盯着那紧闭的门板,刚刚还一脸无辜的脸上忽然露出得意的笑意。

这一切,都是她故意安排的。

她知道顾如珊今天会在这里跟客户吃饭,所以特地让她看见自己跟季明邵来酒店,又特地在酒店脱光了勾引他……

只是没想到,这计划会比预想的更加成功,竟然直接就让楚惜夏松口离婚了。

戚亦安越想越想高兴,要不是季明邵就在浴室里,她简直要得意的唱起歌来了,可她高兴了不过两分钟,衣服都还没有换好,季明邵就又从浴室里冲了出来。

脸色铁青的往外疾走。

戚亦安愣了一下,追在他身后问道:“明邵,怎么了?”

季明邵没有应声,只是面如寒霜的飞快往外走。

他外套没有穿,散开的衬衣纽扣也没有扣上,只是火急火燎的往外走,那姿态,分明就是要去追楚惜夏。

这怎么行!

戚亦安脸色大变,连连叫了几声季明邵的名字他全都没有理会,她心里一狠,捂着自己的鼻子开始憋气,同时快步小跑。

她有心脏病,过度的运动和缺氧都会让她晕厥。

就这样持续了半分多钟后,戚亦安脚下一软,扑通一下就摔着地板上。

这声音总算是让季明邵停下了脚步,他回头看一眼,急忙折返回去扶起戚亦安。

供血不足让戚亦安视线都是黑的,脸色惨白如纸,但她还记得演戏,关切的说道:“明邵,你不用管我,你去追惜夏姐吧,我没……”

话说到一半,她假装晕了过去。

“安安!”季明邵被吓得脸色一变,戚亦安的后天心脏病是因为他才得上的,他不能再让她出事!

季明邵顾不得去找那个女人争论离婚的事情了,一把抱起戚亦安,狂奔着往地下车库跑去。

另一边,楚惜夏紧紧咬着唇,一路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只是眼睛里的泪水一路不停的往下落。

她这么强忍着坚强的样子反而让顾如珊看着更加的心疼。

想安慰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恨恨地骂起季明邵那个混蛋来。

这些年,夏夏的真心天地可鉴,可那个人渣,就跟瞎了一样,硬是看不到。

楚惜夏满眼泪光的走到车库,里面光线昏暗,也不知道是她没看清还是脚下发软,突然一下子就从一个斜坡上跪了下去。

身体失控的往下滚了几圈,直到撞到拐角处的墙壁这才停下来。

“夏夏!”顾如珊紧张的一声大吼,连忙冲过去扶起她,“你怎么样?”

楚惜夏这一下磨破了膝盖,还扭伤了脚腕,整条右腿都疼得没有知觉了。

她本来就心里压着委屈,现在加上生理的疼痛,再也忍不住坚强,直接一下子就崩溃的哭了出声来。

“夏夏……”顾如珊心疼万分,抱着楚惜夏自己也红了眼圈,“别哭了,我们先去医院吧……”

楚惜夏捂着脸,哭得泣不成声。

她从小到大,几乎是占据了她一生时光的爱恋,终于在今天,被现实彻底的从心底里鲜血淋漓的连根拔起。

她仰头哭得厉害,泪眼滂沱之中,突然又隐约看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身体一僵,她连哭的动作都愣住了一瞬,坐在地上,浑身狼狈的傻傻看着快步从车库门口走进来的那道人影。

是季明邵。

前妻,今晚不约》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前妻 或 今晚不约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舞魂道12章

    原标题:舞魂道12章小说名:舞魂道第十二节踏水而行清风跃过学校的院墙,来到外面,也就是学校的北面,校外有一片小树林,小树林再往北就是庄稼地,但这片庄稼地中间有个不太大的长条形的水塘,宽有五十米,长有个一百五十米左右。平时都是天然集水而成,遇到干旱的季节也可以用来灌溉庄稼。而清风的目标就是这个水塘,水塘离学校也只有五百米,对于王清风来说只是几十个跳跃而已。这里附近也没有居民,天也黑,清风在这里根本不会有人看到。来到水塘边之后,清风把书包放下来,取出两块木板鞋,然后把木板鞋用绳子系在脚底,系牢之后清

  • 无上力量12章

    原标题:无上力量12章书名:无上力量极品啊!三天后,星城,天门楼。这几天里,一个爆炸性的消息迅速传遍整个修真界,竟然有人要拍卖仙器。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样的仙器,但顶着仙器的身份,再怎么着也是神兵,如果能得到,战力的提升可不是一点半点。这三天时间里,有实力的,没实力的,看热闹的,想打劫的,怀着各种想法,大量的修真者络绎不绝的涌入星城。本来,拍卖会并不是谁都能想看就看的,但是,机会难得,为了扩大影响力,天门楼却破了一次例,凡是想看的,来者不拒。为此,天门楼还特意启动了一种空间法阵,大大扩展了内部空

  • 天魔神决12章

    原标题:天魔神决12章小说名:天魔神决第一辑在凡间第十二集老师第一辑在凡间第十二集老师“遇到神仙了,姥姥的!”这是他醒来的第一个想法。“那至高无上的道啊!我毕生所寻求的真理。”道士对天自语。“什么是道?”听到道士感慨,昌凡好奇的问。“‘什么是道?”那不可言说、不可解释的最根本的存在,我把它称之为‘道’。道浑然如一,诞生在天地之前。道寂然自处,独立而不可更改。道孕生了世间万物,却一点不会减少。道运行在万物之中,却从来不会磨损。‘道’是它的真实地名字吗?我想称呼他的另一个名字‘大’,但‘大’也不足以

  • 御龙征程12章

    原标题:御龙征程12章小说书名:御龙征程第十二集魔力测试第十二集魔力测试两个少年,一个身在他乡,举目无亲的孤独;一个登临高校,心情大好的兴奋,两人同样的年龄,一路并肩前往考试的地点——学校操场,渐渐的聊的开心起来。不愧是首屈一指的学校,就是不一样,大操场足有一万五千平丈以上,渐渐的后面的学生也都赶来了,再之后就是等待。正在无聊等待的李冬雷突然被尤塔轻轻一拍,“我的朋友,你看那边。”尤塔突然一脸奸笑,指向左方。李冬雷闻声看去,那是水系魔法师考试的地点,只见那里站着一个个身穿蓝色魔法袍的美女,美女之

  • 龙腾古武12章

    原标题:龙腾古武12章书名:龙腾古武第十二章诡异事件二双腿灌力,犹如一头发狂的野豹在公路上疾驰,幸亏晚上人少,不然要是被别人看到,一定会被把人吓的半死,那超越汽车的速度,只能看到一阵淡淡的影子。邓宵全力追击,在特异体质的支持下,很快便逃离城市来到郊区。黑色的夜显得更加阴沉,一股危机感悄上心头,瞪大双眼仔细的观察着周围,此时邓宵已经将警惕性提升至最高,周围非常的安静,只有一些废弃的民房等待拆迁,周围杂草丛生,偶尔传来老鼠的叫声,异常的诡异。小心的挪动脚步,脚尖点地,尽量减少噪音,猫着腰缓慢的移动身

  • 霸决洪荒12章

    原标题:霸决洪荒12章小说:霸决洪荒第十二章战斗随着蛤蟆精喊的:“开始。”罗力立刻从衣袖中取出了一颗散发着黄,色光芒的珠子,口中念念有词。只见,珠子立刻朝四面发放散发着一股黄,色的烟,很快的蔓延了整个擂台,下面的人根本就观看不了上面的情况,立刻有人作乱,却被蛤蟆精所制止。王峰已经被黄烟给逼到了角落胖,已经没有闪避的空间,立刻屏住呼吸,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突然之间中了大约15倍左右,身体一下子承受不了这个重量,被压爬在了地上。另外一边,罗力施展了黄烟之后,可见度也下降到了一个极低的水准,只能依靠着从

  • 债主大人别惹我(完)12章

    原标题:债主大人别惹我(完)12章小说名:债主大人别惹我(完)XX电视台的真人秀?她正胡思乱想想着,就进来个脸黑得像炭的50多岁的男人,还有个一见到小涵手上戴着的戒指就眉开眼笑的中年美妇!陆妈妈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那个戒指既然儿子送出去了,就代表他已经放弃那个女人了吗?“爸,妈!”陆瑾中规中矩地叫道。“这个就是你选的,你想要的女人吗?”陆爸爸突然又指着郑小涵,黑着一张脸问他。“是的!”陆瑾平静地答道。“那好,既然你喜欢,不如打铁趁热,那就直接结婚!讨论一下你们什么时候举行婚礼吧!”陆妈妈看了

  • 龙血至尊12章

    原标题:龙血至尊12章小说:龙血至尊第12章危机重重下静下心来的楚飞渐渐想明白了这里的生存规则,他已经不能用在地球上的那一套来面对这个世界了,因为这里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易筋经他刚刚只是练了第一层就没有再练,不是他不练,而是他觉得没有必要一直练功,可是现在他却不得不练了,在这里,不提高实力就等于自杀。易筋经第二势:韦驮献杵第二势,两足分开,与肩同宽,足掌踏实,两膝微松;两手自胸前徐徐外展,至两侧平举;立掌,掌心向外;两目前视;吸气时胸部扩张,臂向后挺;呼气时,指尖内翘,掌向外撑。摆着这奇怪的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