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仙级保镖】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7:58:36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仙级保镖

第一章:我从山中来

“好多车……”在北海市的进城立交桥口,一个打扮的土里土气的青年背着巨大的登山包,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如洪水一般的车流。【仙级保镖】小说在线阅读

青年一时之间竟然是有些痴了,毕竟在他所出生的那个小山村之中能够见一辆拖拉机都不容易,更不要说这么多的车子了。

“按照规矩我只能把你送到这里,剩下的事情就要靠你自己了,如果你不能够完成试炼,不能够转正,那么我们青云山也不用你回来,你就自己出去流浪去吧。”

青年身边站着一个身穿黑色休闲服,满脸阴沉的中年人,向着青年轻声说着,神态狰狞。

“可是我要去找谁?我一个人怎么生活?我吃什么?你总不能让我在这里打猎为生吧?这里可是连鸟都不多啊。”

青年顿时整个人有些奔溃了似得,开口向着中年人叫了起来。

“这是你自己的事情,你问我我怎么知道?让你出来试炼又不是让你享福的。”中年人冷哼了一声。版权qi-wen.com

随即将一本有些发黄的书丢在了青年的手里,似乎是赶时间一般的转身上了一辆面包车,很快的消失在了车流之中。

“城市生存手册?”青年捡起了那本书来,满头黑线的翻看了几页,只能够小心翼翼的又收了起来,口中默默的似乎是在念叨着什么。

“我叫方夜羽,我住在金茂花园,我家里没有亲人,我……我操,这都他妈谁想出来的个人简历啊,还要我背会?山里的那些混蛋们,等我回去了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方夜羽骂骂咧咧的背着自己拿巨大无比的登山包顺着高速公路向着北海市徒步的靠近着,落寞的背影在落日的黄昏下拉的老长。

“上面是怎么想的?怎么会派了他来?就不怕他把整个北海市都炸了么?”面包车里,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司机向着那个中年人问了一句。

“没办法,且不说抽不出人手,就算能抽出来也没人愿意来北海,他实力够强,一般也不会有人来故意招惹他吧?放在这里好歹算是我们放人了,不然的话明年再大会上我们就算是丢脸丢到家了,连自己的地盘都罩不住。”

中年人也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有些无奈的说了一句,忍不住的回过头去望了一眼北海市。原文qi-wen.com

“不过在这里也不会有哪些老头子管着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听说城里的姑娘可比山里哪些姑娘要水灵多了,怎么也不能白来一趟,我知道你们谁也不想管这个烂摊子,不过北海总还是需要一个修道者来镇守,那么这个重任也就只有让我来勉为其难了。”

方夜羽倒是丝毫也没有车上的两个人那么的担心,穿过了高速公路看着城乡结合部那些穿着齐臀小短裙,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满嘴都是铁钉子的杀马特贵族们,满心欢喜的高兴了起来。

“我叫方夜羽,是青灵山的修士,刚刚通过散修试炼,从今天开始,这个城市的安全由我来保护,请大家都放心吧。”

方夜羽对着从自己面前走过的一个穿着短裙,前凸后翘的姑娘打了一声口哨,在心里呐喊了一句。

“这金茂花园就已经够远了,竟然还是在郊区,想要进城去看看岂不是要走个两三天么?”

按照手里的《城市生存手册》,方夜羽经过大半天的辛苦步行,终于在一位好心的赶集大爷的拖拉机上来到金茂花园的门口。

幸好在一路上方夜羽已经仔细的研究过自己手里的手册,按照地图所说的,方夜羽很快的出现在了一座大厦的楼下。

“散修七戒,首戒喝酒,究竟谁想出来的在这里开个酒吧的?”方夜羽无奈的望着面前的门牌,心中暗自骂了起来。推荐qi-wen.com

“先生,您……找人?”看着土里土气还背着一个大包裹的方夜羽推门走了进来,酒吧的服务生有些结巴的问道。

方夜羽这样的一身行头,怎么看都不像是来喝酒的,那么就只能是来找人的了。

可是这么一个出土文物一般的家伙,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服务生的心中忍不住的已经对方夜羽的身份做出了几十种猜测。

“我找陈天龙。”方夜羽摆足了架势,向着服务生叫道。

“经理在后面,我去给你叫。”虽然眼前这人看上去土土的,但是一开口就找经理这么大的阵势,服务员还真不敢怠慢。推荐qi-wen.com

“不用了,我和你进去。”方夜羽被酒吧之中这一副喧嚣的环境弄得有点不适应,向着服务生望了一眼,快步向后走去。

推开酒吧后面的一道小门,呈现在方夜羽面前的是一副烟雾缭绕的景象,呛得他忍不住的咳嗽了起来。

小门后面是个不足十平米的小房间,一男三女正在打麻将,满屋子的烟味让方夜羽几乎窒息,对面的那个光头男望着方夜羽的眼神却是充满了说不出的奇怪。

“陈天龙,这就是你在信上说的修炼圣地么?”方夜羽皱了皱眉,盯着面前的光头,开口喝道。

“难道不是么?”光头男子伸手搂过身边的两个女子,抬起头来望着方夜羽,开口笑道。

“散修七戒,二戒女色。【仙级保镖】小说在线阅读”方夜羽盯着光头,开口沉声道。

“我只是个记名弟子,又不是散修。散修七戒,今天晚上你想破几戒?”陈天龙笑了起来,看着方夜羽说道。

“这就要看你有没有心了。”方夜羽也放下了那一副一本正经的模样,向着陈天龙开口笑道。

“愣着干什么?我是经理,这是小老板,你们的少东家。”陈天龙向着站在后面一脸懵逼的服务生叫道。

“少东家好,我叫李伟。”服务员这才反应了过来,连忙伸手从方夜羽的身上接下了那个巨大的登山包。

“先让我休息一下吧,我可是走来的。”方夜羽活动了一下手臂,这才向着陈天龙说道。

“不需要先来两个姑娘解解乏?”陈天龙眨了眨眼睛,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两个女子。

“别,小爷我处男了二十年,还不想就这样交代在这里。”方夜羽看着那两个浓妆艳抹的姑娘,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陈天龙不置可否的摇摇头,带着方夜羽来到了楼上的一间卧室之中,示意这就是方夜羽的房间了。

“环境还不错啊,只是这里怎么灵气如此稀薄?”方夜羽坐在床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有些纳闷的问道。

“你知不知道最近很多人之中都流传的一句话?”陈天龙坐在方夜羽对面的椅子上,忽然向着方夜羽说道。

“什么?我一个刚出山的人那里知道你们这些家伙流行什么。”方夜羽摇摇头,有些纳闷的问道。

“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陈天龙望着方夜羽,忽然开口笑了起来。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方夜羽被陈天龙说的有些纳闷,满脸迟疑的向着陈天龙问道。

“一方面是说城里越来越不好混,但是对于我们来说,那就是城市的灵气越发稀薄,修炼也越来越难。”陈天龙点上一根烟,无比惬意的靠在了椅子上。

“天地之气,原本就是人与自然之间的交互,城市之中尽是钢筋水泥的死物,灵气稀薄也算是正常。”方夜羽不置可否的摇摇头,似乎是对于这种情况也有了了解。

“从今天开始北海的一切就交由你来守护,作为北海新一任的尘世守护者,你有没有什么上任感言?”陈天龙笑了笑,递给了方夜羽一支烟,殷勤的帮他点上。

“灵市在什么地方?”方夜羽懒得理会陈天龙,只是开口问道。

每一座城市之中都有一个守护者,用来守护这个城市不受到妖邪的冲击。

同样的在每一座城市之中都有一座灵市,里面能够兑换到只有他们修士才能够用到的东西,也是生活在这座城市之中所有的修士交换法宝的东西。

“酒吧边上那个超市,是叶家的产业。前面那个肉铺,是赵家的产业。在边上一点的那个电器行,那是雷家的产业。酒吧后面有个小市场,那里就是修士们交互的地方。”陈天龙如数家珍的说道。

叶家、赵家、雷家这可都是整个修炼界闻名遐迩的大家族,或许整体实力比不上青灵山这种专业的守护者,但是却各有长处。

叶家的符纸、符咒天下无双,乃是整个天下制作符纸最强的家族,市面上百分之八十的符纸几乎都是出自叶家。

赵家则是擅长豢养灵兽,行走江湖就需要有灵兽的帮助,他们家中有几乎所有有记载的灵兽,而且你捉了什么奇怪的灵兽,还能够卖给他们。

雷家则是三家之中比较暴力的一个家族了,他们擅长的是制作各种法器,威力强大。而且听说现在与时俱进的造出了什么灵气枪,灵气炮之类的。

“呦,还真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小小的北海市竟然还有三大家族的铺面。”方夜羽点了点头,有些吃惊的说道。

第二章:你看有美女

“有归有,可是价钱不便宜啊,你现在的家底能不能够在叶家买一张符咒都难说。”陈天龙望了一眼方夜羽,伸出手来捏住拇指和食指搓了搓。

“明天早上先带我去看看灵市。”方夜羽摸了摸自己的口袋,直接躺在了床上,向着陈天龙下了逐客令。

第二天一早,方夜羽就拉着陈天龙来到了酒吧后面的市场上。

放眼望去,这市场和普通的菜市场没什么区别,人声鼎沸,各种吆喝的声音此起彼伏,一副欣欣向荣的模样。

“小陈啊,你身边这个就是新来的?”刚走了没几步,一个坐在躺椅上打盹的老汉忽然睁开了眼,望着方夜羽上下打量了起来。

“牛伯,这可不就是新来的北海守护者,以后你们的安全就靠他了。”陈天龙笑嘻嘻的和老汉打了个招呼。

方夜羽冷哼一声,也不说话,只是继续抬脚想要向前走。却不想那老汉忽然一伸腿,挡住了方夜羽的去了。

“你身上妖气冲天,我念在你妖气之中并没有生灵血肉,这才不计较你对我不敬,现在挡住我的去路,你想死么?”方夜羽闷哼一声,双目之中陡然精光乍现。

“呦,好大的脾气。”牛伯冷笑一声,开口说道。

两个身高足有两米的壮汉立刻来到了牛伯的身后,满脸不屑的望着方夜羽,似乎是一言不合就要出手。

“我们自由惯了,这百年来北海都没有什么守护者,以前没有,以后也不需要。小伙子我劝你还是哪来的回哪去。”牛伯冷笑一声,向着方夜羽说道。

“看样子你是来找事的了?”方夜羽冷哼一声,心中也有些凝重了起来,目光向着四周扫了过去。

四周此时已经围上来了不少人叽叽喳喳的指点着这边,更有人干脆抓了一把瓜子坐在一边嗑着瓜子看热闹。

“这是我们北海所有修士的想法,你可以将我们的话转告青灵山。”牛伯冷哼一声,神色之中越发的不屑了起来。

“我青灵山镇守人间千年,若非百年前那一场大战消耗太过消耗元气,你以为你们如今能够这样和我说话?”方夜羽推开了拦着自己的陈天龙,声音低沉的说道。

“你自己也说了,现在的青灵山已经不是百年前的青灵山了,都什么时代了,你还是回山里修炼吧。一个散修,想要镇守北海?你快别丢人了。”牛伯冷哼一声,满脸不屑。

“你们都是这个意思是么?”方夜羽没有理会牛伯,只是将目光转向了四周,向着所有围观的众人开口问道。

“我们不需要什么守护者,也不想在遵守青灵山的规矩,以后我们之间井水不犯河水就是。”人群之中有个面色蜡黄的中年汉子高声叫道。

“步踏天罡,手摘日月,雷部天君,听我号令。”方夜羽一声冷笑,忽然之间踏前一步,手中捏了一个法决,开口叫道。

“我去,一言不合就是青灵九霄天雷法决。”陈天龙一听到方夜羽开口,猛然间一声怪叫,转身就向后逃走。

紧接着虚空之中一声旱雷,一道闪电在方夜羽的身前炸响,整个市场都仿佛是震动了一下,牛伯他们全都是面色一变。

“一个小小的牛妖,也想与我青灵山为敌?我的确只是一介散修,可是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们?我只是散修而不是地仙的原因是我这些年来杀戮太重,天劫难渡,而不是我的实力不够?”方夜羽踏前一步,盯着七窍流血的牛伯沉声道。

牛伯浑身颤抖,嘴巴不住的打颤,想要说些什么却又说不出来,终究还是直挺着躺倒在了地上。

“你们,还有谁不服?”方夜羽的目光环视一圈,盯着四周那些同样都被天雷震伤的围观者们,开口沉声问道。

“没,谁还敢不服方少爷,我黄豹子第一就不放过他。”那个面色蜡黄的中年人面色一变,立刻转变立场站在了方夜羽这边。

“就是,就是,老牛是自作孽不可活,我们可是良民啊。”四周的众人们连忙都叫了起来,纷纷开始向着方夜羽表忠心。

方夜羽目光扫过众人,又一次的落到了牛伯的身上,踏前一步一把捏住了牛伯的脖子,盯着牛伯的眼睛忽然一声怒吼。

牛伯整个人被震得一抬头,原本苍老的面容开始发生了变化,渐渐的竟然化作一颗牛头,左右摆动。

方夜羽也不说话,直接伸手捏在了右边的牛角用力的扯了下来。

牛伯发出了一阵响破天际的嘶吼来,倒在地上鲜血淋漓,不一会便直接昏了过去。

“哼,一发天雷可是很耗体力的,拿你的一支牛角回去我泡个酒。不对啊,散修七戒,首戒喝酒,我还是卖了吧。”方夜羽掂了掂手中的牛角,自言自语的说道。

四周围观的人们全都噤若寒蝉,就好像是看着鬼一般的看着方夜羽,没有一个人敢在多说一句话。

“你疯了吧?真的把牛伯的牛角给掰下来了?”看着方夜羽走了出来,陈天龙这才凑了上来,有些目瞪口呆的盯着方夜羽说道。

“如果是三年前,你觉得他还有命在么?”方夜羽停下了脚步,望着陈天龙意味深长的问道。

“得,您是青灵山的杀神,除了林天机,还有什么人能够镇住你,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陈天龙被方夜羽看的有些发毛,连忙说道。

“一颗牛角,收不收?”方夜羽不在理会陈天龙,径直走到了酒吧前面的肉铺之中,晃了晃自己手中的牛角,开口问道。

“三百年道行的牛角,拿来入药是最好不过了,为什么不收?”肉铺后面的帘子掀开,一个带着眼镜的年轻人走了出来,望着方夜羽说道。

“开个价。”方夜羽也不多说,直接将牛角放在了柜面上,望着年轻人说道。

“人间金银,我们要来亦是无用,方先生既然来我赵家肉铺,想必已经想好了需要什么东西。”年轻人推了推自己的眼镜,不温不火的说道。

“七只引路蜂。”方夜羽顿了顿,伸出右手来比了一个七的数字。

“三百年道行的牛角虽然好用,但是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东西,最多三只引路蜂,我们赵家可是从来不做赔本买卖。”年轻人笑了笑,伸出手来比了一个三。

“五只,不行的话我拿回去泡酒用。”方夜羽直接伸手向着桌面上的牛角抓了过去。

“散修七戒,首戒喝酒。五只成交。”年轻人伸手按住了方夜羽的手,开口笑道。

“成交。”方夜羽点了点头,松开了自己的手。

年轻人点了点头,收好了牛角,转头回到了帘子后面,不一会就拿了一个竹筒出来,放在了方夜羽的面前。

“走了,以后我们可是要经常打交道的。”方夜羽接过竹筒,看也不看的直接装进了自己的口袋里,挥挥手就要走。

“是啊,欢迎下次光临。看在牛角还算新鲜的份上,给你一个忠告,千万不要去招惹对面叶家的那个小丫头,她可是真的会杀人的。”年轻人习惯性的推了推自己的眼镜,一脸认真的说道。

“带刺的玫瑰什么的,我最喜欢了。”方夜羽无所谓的挥了挥手,走出了肉铺。

“就算你真的不怕死想要招惹那个小丫头,现在也不是时候,她最近回去叶家老宅了,最少还得半个月才能回来。”陈天龙看着方夜羽有直接走进叶家杂货铺的意思,连忙伸手拦住了方夜羽。

“没劲,我们今天干什么?难不成我就在这里睡上几年么?”方夜羽赖在了酒吧的门口,死活也不愿意走进去。

“不然我开车带你出去逛逛?反正你也是刚来北海,好歹带你换一身衣服,不然的话你这一身行头也太土了。”陈天龙上下打量了一番方夜羽,开口说道。

“也好。”方夜羽想了想,很干脆的点了点头。

陈天龙很快的就开着酒吧拉货的那辆面包车带着方夜羽来到了街上,先给方夜羽选了一身新衣服,又带着方夜羽做了个头发,从头到脚的好好打扮了一番。

“果然是人靠衣装,你看看,这样是不是就不一样了。”陈天龙把一顶帽子戴在了方夜羽的头上,满脸得意的打量着。

“是不是先找点东西吃?这一天够饿的。”方夜羽看了看镜子里面的自己,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一脸无辜的说道。

“走,我带你吃好东西去。”陈天龙点了点头,拉着方夜羽就走。

“要说吃,我觉得就得吃火锅,这想吃什么就涮什么,最过瘾的事情非此莫属。”陈天龙一边在锅里面捞着,一边向着方夜羽说道。

“我也觉得不错。”方夜羽点点头,目光之中却有些飘忽,总是向着陈天龙后面的那一桌瞟来瞟去的,似乎是在看什么东西。

“哥们,眼光不错啊,这妹子要是进了KTV,那绝对的头牌。”陈天龙顺着方夜羽的目光望了过去,一拍大腿,向着方夜羽压低声音道。

第三章:你是狐狸精

在两人后面的那一桌上,一个长发女子皮肤白皙,五官精致,一身小短裙将身材包裹的玲珑有致,举手投足之间自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气质流露出来,让人不由得就心生出一种想要保护她的欲望来。

“你喜欢么?”方夜羽又看了一眼,这才向着陈天龙说道。

“喜欢,当然喜欢。你有没有那种能够让她爱上我的法术?”陈天龙两眼发光的盯着方夜羽说道。

“你去和她搭讪她一定会和你走的。”方夜羽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容来,向着陈天龙开口轻声的说道。

“你就这么确定?不过小爷我也算是个帅哥,这妹子看上我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陈天龙听了方夜羽的话,不仅有些飘飘然了起来。

“你去试试,要个电话号码。”方夜羽点了点头,忽然开口怂恿陈天龙。

“你怎么不去?”陈天龙毕竟也不傻,有这样的好事怎么方夜羽就会交给自己了?这让他的心中莫名的有些不安。

“我没有你帅么。”方夜羽指了指自己的脸颊,一脸惆怅的说道。

“也是,要说我怎么也能算得上北海数一数二的帅哥了,在我们酒吧的那些客人可都是这么夸我的。”陈天龙又一次的飘了起来,满脸激动的说道。

“那还不快去。”方夜羽点了点头,有些激动的向着陈天龙催促了起来。

陈天龙点了点头,抄起桌上的手机就向着后桌走了过去。

方夜羽则是一副看好戏的架势点上了一支烟,望着陈天龙嘻嘻的笑着。

“姑娘,这里有人么?”陈天龙做了一个自认为无比潇洒的姿势来到了女子的面前,开口轻声的说道。

“有人。”女子抬头向着陈天龙望了一眼,原本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不见,冷冰冰的向着陈天龙说道。

“我……”陈天龙被女子这一句有人将原本准备好的台词一股脑的又憋了回去,呆呆的站在那里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好。

“没事的话请你不要挡着我的视线,我在等朋友。”女子头也不抬的望着门外,根本就将陈天龙完全的当做的空气。

陈天龙愣了一会,知道自己再待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只好回到了自己的桌上,看着憋着笑满脸通红的方夜羽比出了自己的中指。

“不应该啊。”方夜羽夹了一筷子肉,这才向着陈天龙有些疑惑的说道。

“我也觉得不应该,我这么帅,她怎么就看不上我呢?”陈天龙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方夜羽满脸的郁闷。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面色苍白的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女子顿时眼睛都变得明亮了起来,连忙迎上去扶着男子坐在了位置上,殷勤的帮着男子倒茶。

“怎么喜欢这么个病怏怏的家伙,比起我差远了。”陈天龙仔细的看了看那个男子,顿时心中没了念头,有些不爽的喃喃道。

方夜羽却是不再说话,只是仔细的观察着后面的一男一女,也不知道心中究竟在想什么事情,吃饭的速度都慢了下来。

“我说你这么喜欢,就上去追啊。追不到还可以强奸啊,这么干看着有什么意思。”陈天龙自己吃了瘪,再看方夜羽的模样,心中越发的不爽了起来,开始撺掇着方夜羽。

恰好这个时候后桌的男女已然吃完了饭,起身就要离开。男子的身体看上去似乎是真的不怎么好,女子一步跨前,伸手扶住了男子,小心翼翼的帮他整理着衣服。

“你先回去吧,我跟上去看看。”方夜羽拉了拉自己的衣领,压低声音向着陈天龙开口说道。

“你不会真的要赶着上去强奸吧?我是和你开玩笑的,我可不想你成为第一个被送进牢房的尘世守护者啊。”陈天龙一惊,伸手拉住了方夜羽,哭丧着脸说道。

“我哪里有你这么无聊,有什么事等我回去再说。”方夜羽甩开了陈天龙的手,跟着那一男一女走了出去。

两人走出了门,随手招了一辆出租车,坐了进去飞驰而去。

“这城里办事就是不方便,这怎么跟?”方夜羽摇摇头,左右看了看,无奈的伸出手来捏了一个法决。

“手纳千山,步踏流星,暗夜诸神,隐我身形,风神天君,助我飞翔。”

方夜羽话音刚落,身形便整个的隐没在了黑夜之中,紧接着一股清风吹来,整个人纵身而起,向着刚才那辆出租车追了上去。

出租车七拐八拐的终于在一处破旧的小街道之前停了下来,那一男一女走了下来,男子似乎是有些咳嗽,女子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扶着他走进了街道深处的一处小院子之中。

方夜羽的身影出现在了夜幕之中,望着那一男一女的背影,似乎是在沉思着什么,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动作。

时间流逝,转眼便已经到了深夜,这原本就已经破败的小街道更是显得说不出来的荒凉,只有一阵阵传来的流浪猫狗的声音惹得人心中发毛。

方夜羽一个纵身落在了那小院子之中,却见女子早就已经站在院子中央,望着自己的眼神之中满是警惕。

“美女,交个朋友呗。”方夜羽笑了笑,向着女子开口说道。

“什么时候人间的修士都变得这么无耻了么?”女子沉默良久,终于开口向着方夜羽沉声的说道。

“别人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只要有我方夜羽在这北海一天,你就不要想惑乱人间,伤人性命。”方夜羽冷笑一声,收起了那一副笑嘻嘻的模样,盯着女子沉声道。

“千百年来,你们的台词就是从来不更新的么?”女子忽然笑了出来,声音如银铃一般的好听,配上她那绝美的容颜,让人一瞬间都觉得身子酥了一半。

“早就听说狐狸精,狐狸精,最可怕的就是她的笑声,能够让所有男人失去方向。只不过我这个人有点特殊。”方夜羽笑了笑,盯着女子沉声说道。

“哦?那里特殊了?”女子满脸妩媚的望着方夜羽,有意无意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展现出一幅大好春光来。

“别人喜欢听你们笑,我就偏偏喜欢听你们哭。这些年我斩杀妖物过千,其中这狐狸精没有八十也有一百,都是哭的凄惨,死不瞑目。”方夜羽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究竟是什么人?”女子的面色一变,双目之中透出一股凶光来,盯着方夜羽沉声道。

“你平常都没有朋友的么?不知道现在北海归我罩着么?”方夜羽一声冷笑,手捏法决,踏前一步。

“城隍土地,听我敕令,封。”方夜羽手掌一翻,言出法随,小院的四周透出了一股淡淡的青光来,将整个小院包裹在了其中。

“你……你是青灵山来的守护者。”女子的面色终于变了,目光左右看着。

女子眼里不弱,自然看出来四周空间已经被方夜羽的法术封闭,自己想要逃走已经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我生平最恨的就是你们这些狐狸精,玩弄别人的感情不说,还要吸干别人的精血。见一个杀一个,绝对没有任何余地可言。”方夜羽冷哼一声,猛然间踏前一步,伸手向着女子直接抓了过去。

女子身形一动,化作一道青光冲天而起,却直接撞在了小院顶上的青光之上,直接被反弹了回来落在了地上。

“还有什么遗言么?虽然我不想听,但是我允许你说完。”方夜羽冷哼一声,直接将女子踩在脚下,开口沉声道。

“这位先生,我们并无仇怨,况且我也从来没有伤害过任何一个人,请你能不能放过我。”女子因为疼痛而面色变得狰狞了起来,开口哀求道。

“放过你?谁来放过那些被你们玩弄之后又杀死的冤魂呢?里面那个男子精气虚弱,若非被你所害,一个成年男子的灵魂之火怎么会弱成那个样子。”方夜羽冷笑一声,面色之中满是怒意。

“我没有害他,我爱他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去害他?”女子苦笑一声,目光向着房间内扫了一眼,满是说不出来的不舍和留恋。

“这种话你留着下去和阎王说吧。三生石前一照,自然分明,我只负责送你去阴曹地府,不负责明辨是非。”方夜羽抬手就要向着女子打下去。

“好一个不辨是非,你们青灵山的修士,都是如你这般不讲道理的么?”女子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挣扎着一打滚挣脱了方夜羽的束缚,站起身来嘶吼道。

“我和你们这些妖物讲什么道理。”方夜羽笑了笑,手指一捏,向着虚空一指。

“惶惶天雷,诛邪除妖,雷部天君,起雷。”随着方夜羽的声音落下,虚空之中一道天雷直接向着那女子落了下来。

“不要……”忽然从房中传来一声怒吼,紧接着就见到一个清瘦的身影从房间之中直接冲了出来,直接压在了女子身上。

方夜羽顿时吃了一惊,现在撤去雷法已然来不及,唯有踏前一步直接伸手向着虚空之中落下来的天雷接了过去。

仙级保镖》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仙级保镖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一夜强宠:禁欲总裁强制爱15章(第15章 天意弄人)

    原标题:一夜强宠:禁欲总裁强制爱15章(第15章天意弄人)小说名字:一夜强宠:禁欲总裁强制爱第15章天意弄人苏蜜削好苹果,切成块,翻出牙签插上,捧着看向周清扬,便撞上了他温柔的似盛着三月春湖的眸光。床头开着昏黄的灯,笼罩着他清瘦的容颜,给他的脸庞融上一层暖光,愈发显得君子如玉,温文尔雅,即便是病号服,也遮掩不了他本身的清贵气质。苏蜜心一跳,脸庞微微绯红。她眨了下眼,再瞧去,周清扬的双眸已没了那抹醉人的温柔,只剩下惯有的温和。苏蜜有些失落,将苹果端给周清扬,“学长,我已经找到了骨髓捐献者,冯主任将

  • 惹火妖王:绝宠神医天才妃15章(第15章 皇族设宴,惊艳全场)

    原标题:惹火妖王:绝宠神医天才妃15章(第15章皇族设宴,惊艳全场)小说名:惹火妖王:绝宠神医天才妃第15章皇族设宴,惊艳全场慕忠魂带着慕如风一同坐上了轿撵,其他人则被留在了府中。轿撵落地,慕忠魂爷孙俩儿几乎是最后一个到场。苍宇皇宫,隆泰殿,高大、巍峨,气势不凡。“慕大将军到!”随着一声高亢的宣报,殿中众人一惊,包括苍宇皇帝端木修在内,所有人的目光集中投向了入口。慕大将军一袭暗紫衣袍,两鬓斑白,浑身气势不凡,步履平稳地踏进殿内。在他身后,少女白衣胜雪,精致的五官,像是上天最好的杰作,倾城容颜,遗

  • 隐婚总裁太粘人15章(第15章 秃顶、啤酒肚)

    原标题:隐婚总裁太粘人15章(第15章秃顶、啤酒肚)小说名:隐婚总裁太粘人第15章秃顶、啤酒肚虽然说自己的女儿慕笙儿长得也不错,但是跟慕筱夏一比,就高下立显了,“扮的这么狐媚,你准备去勾引谁呢?”“那我去洗把脸。”“不用了,张董还等着呢,赶紧走。”王玉茹毫不掩饰地翻了个白眼,就算长得再好看又能怎么样,还不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慕筱夏一进约定好的餐厅,就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她的身材好,再加上肤色亮白,五官特别精致姣好。只不过,她好像并没有注意到别人的目光似的,径直走向包间的方向。礼貌的敲门得到回应

  • 撩爱成瘾:帝少宠妻夜夜忙15章(第15章 让你吃药不愿意)

    原标题:撩爱成瘾:帝少宠妻夜夜忙15章(第15章让你吃药不愿意)小说名:撩爱成瘾:帝少宠妻夜夜忙第15章让你吃药不愿意他推门进来的时候,带来庭院里寒冽的夜风,夹杂着他身上淡淡酒精气息,毫无防备的扑在她脸颊上,让她浑浑噩噩了一晚上的大脑清醒了些。在他喝了酒的情况下,跟他谈钱的事情,似乎不大理智。按耐住那迫切的心思,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下心情,她朝着他小心了走近了两步,“穆先……”“梁缘?”她的话还没说,他已经站在了她面前,居高临下,迷离的黑眸中带着七分醉意,三分厌恶,唤她名字时的,语气更是满含嘲讽和

  • 兽夫夜袭:邪王夫君有点坏15章(第15章 那一掌很帅,代价却很大)

    原标题:兽夫夜袭:邪王夫君有点坏15章(第15章那一掌很帅,代价却很大)小说:兽夫夜袭:邪王夫君有点坏第15章那一掌很帅,代价却很大夜倾城想了想,算起来这两人已经被关了一天了,不知道夜府那边有何动静。“这要看夜城主的意思。”一杯冒着热气的茶被陌弘逸抬在手上,冉冉上升的白雾,迷了夜倾城的眼。总觉着,这样的男人就应该藏在家里,好生的看着,像现在这般被这么多女人垂涎,她心里还真是不好受。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酸酸甜甜的,令她有些彷徨无助。“爷,礼佛开始了。”沧海无声无息的落在了伊念身后,对着陌弘逸点了点

  • 霸宠萌妻:男神老公太缠人15章(第15章 可惜太迟了)

    原标题:霸宠萌妻:男神老公太缠人15章(第15章可惜太迟了)小说名:霸宠萌妻:男神老公太缠人第15章可惜太迟了男人狠狠在她的颈项吸咀了一口,疼得她直皱眉,“很好!但愿你待会儿也有这个力气跟我耍嘴皮子!”容祁的司机早已了解他的行事作风,不该看的不看,不该问的不问,不该听的不听。这是作为他身边人最基本的素养。很快车子就到达了山间别墅。容祁霸气的将苏小萌一把抱了出来,大步的走向了豪华大气的别墅。“少爷,这位是?”别墅管家见到并不常来的容祁的时候,也是震惊了,尤其是看她怀里抱着一个漂亮的女孩的时候。少爷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有点坏15章(第15章 总裁大人心塞)

    原标题:萌宝来袭:总裁爹地有点坏15章(第15章总裁大人心塞)书名:萌宝来袭:总裁爹地有点坏第15章总裁大人心塞小恺恺郁闷极了,看着电脑,咬着嘴唇,无比的懊恼。早知道那小子赖皮,他才不要换妈妈。看样子只能自己主动点了,如果实在不行,自己想办法回去,相信妈妈一定会认出自己的,就算到时欧阳明轩想赖也赖不掉。“小轩,你在跟谁说话,这么大声?”就在康子恺拿着电话生气的时候,他亲爱的爸比欧阳一鸣进来了,并狐疑地看着他。康子恺咬着唇,无比委屈地看着欧阳一鸣,小声嘀咕,“好朋友,爸……爸比别的小朋友都有妈……

  • 秘爱豪门小太太15章(第一卷 有一种美叫智障美第15章 遮风挡雨的大伞)

    原标题:秘爱豪门小太太15章(第一卷有一种美叫智障美第15章遮风挡雨的大伞)书名:秘爱豪门小太太第一卷有一种美叫智障美第15章遮风挡雨的大伞“怎么了?都哭成个泪人儿了。”张姨心疼地抱着桑梚,这孩子从小就非常懂事,从来都不在外人面前哭,“在顾家受委屈了吗?”桑梚摇着头,她闷声道:“没有,只是有点想你了。”张姨好笑地给桑梚抹眼泪:“你就昨天离开了一天,张姨坐车送你去顾家的,你忘啦?”再次摇了摇头,桑梚不想说些多余的让张姨伤心,她擦干眼泪,环顾四周找着她圈养的小野猫桃桃。“桃桃呢?”桑梚看了看桃桃最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