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美人倾城】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5:29:59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美人倾城

第1章 流离(1)

苏媛湘紧紧搂着包袱,奔走在狭窄的小巷子里。奇闻网她时不时回头,看看是否有人追上来。

一口气奔到离家已经很远的楚都西门,她紧紧贴在墙上,用力地喘着气。喉咙如刀割般疼痛,她的眼眶火辣辣的,眼泪在打转,却无论如何不肯掉下来。

她不哭,她一定要坚强!

胸口排山倒海地疼痛,她紧紧咬着嘴唇,在休息够了之后,又迈开步伐。不能住客栈,她不知道该往哪儿去?举目望去,黑漆漆的街条小道,纵横在楚都之间,却没有哪一条能让她再通往幸福的苏宅。

忽然,身后传来一阵响动。她吓了一跳,迅速回头看了看。奇闻网

一个身形彪悍的男子摇摇晃晃地朝她走来,全身酒气,似乎已经喝醉了。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用力抱紧了包袱,加快脚步往前走。

那个男子的脚步也跟着快了起来,大着舌头嚷嚷:“跑什么你?鬼鬼祟祟的,给我停下来……”

媛湘的恐惧攀升到了极致,干脆胎腿往前飞奔。那男的见她奔走,连忙来赶。媛湘吓得尖叫:“你别过来,别过来!”

“哎哟,是个娘们儿!”男人嘿嘿笑着,脚下的步伐越发快了。他人高马大,不消几步就赶上了小不令丁的苏媛湘,一手抓住了她的衣领。

媛湘如受了惊的小鹿,搂着包袱大叫:“放开我放开我!”

那男人比划了下他们的身高差距,把她扔到地上,“嘁,哪家的黄毛丫头,半夜不睡在街上溜达!手里抱着什么?”

“没有……”她连忙将包袱藏到身后。原文qi-wen.com

“拿来!”男人大喝一声,从她手里抢到包袱。媛湘用力地争抢拉扯,“这是我的东西,你还给我!”

男人哪里理她,自顾自地准备解开包袱。媛湘怒从中来,拉住他的手臂,用力地咬了下去。

男人疼得嗷叫一声,一脚狠狠地踹向她。媛湘瞬间被踢飞了几丈,身子重重摔到一堵墙,再怦得一身,掉落在地上。尖锐的疼痛蔓延了全身,嘴里涌出一股鲜血,她不自觉地抽搐着,发抖着。

她完全不能动弹,眼睁睁地看着那个男子打开她的包袱,望着黄灿灿的金钗金币,吹了声口哨:“老子今天发财了!哈哈哈!”

他完全忘了媛湘的存在,拎着包袱迈着蹒跚的脚步,渐行渐远。来自http://www.qi-wen.com/媛湘又痛又怒,强忍多时的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她努力地想要爬起来,可是,她一用力,胸口就疼得厉害,不停有鲜血从口中涌出来!在做了几次努力后,她放弃了。

她想,也许自己要死了。仰望着黑漆漆的天空,忽然开出了璀璨的光芒,娘亲笑吟吟地摸她的头发:“湘儿,走,跟娘回家。”

娘……她的眼泪像关不住的洪水,拼命地往外汹涌。如果娘能来救她就好了,如果娘能在身边就好了!

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间,她感觉娘在替她擦汗,又有人将她翻过身去。她只觉得骨头仿佛散架了似的,疼得她直抽冷气,又醒不过来。【美人倾城】小说在线阅读

“肋骨断了。”男人说。

一个女人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一个残废,还得老娘花钱给她医!王二,把她扔了。”

“别呀,唐妈妈。”是个年青女孩的声音,“你瞧她长得多好,将来肯定倾国倾城。把她留着好好培养,将来接嫣姐姐的班不是很好吗?”

“眼睛都没睁开,你就知道她倾国倾城了?”

“唐妈妈是见过多少人的人了,哪能看不出来?别心疼那点儿治病的钱,将来要能接替嫣姐姐,你把她捧在手心都来不及。”

媛湘细细听着他们的话,忽然心一惊!她身处的地方,莫非是青楼?!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她连忙睁开了眼睛。奇闻网

“噫,醒了醒了。”

映入眼中的,是一张女子的脸。十八九岁模样,精致的脸孔涂脂抹粉,此时笑意盈盈地望着她,又看唐妈妈:“瞧,真的很漂亮!”

媛湘的眼睛找到那个化着大浓妆,左脸上一粒黑色大痣的唐妈妈。她脸上有欣喜一闪而过,随即尖着嗓子问媛湘:“你醒了?可记得你是怎么来我们嫣然坊的?”

媛湘摇摇头,身子动了动,痛楚立即让她缩成一团。一直坐在她身边的女子连忙和唐妈妈说:“快叫大夫医她吧,可别浪费了个好苗子。”

唐妈妈翻个白眼,和站在不远处的大夫说:“得医多久才能好?”

“接好了骨,休息个二十来日,就可大好了。”

“那可是一笔不小的钱,”唐妈妈盯着媛湘,“你听到了?将来你好了,别忘了我唐妈妈救过你的命。”

媛湘合了合眼,算是点头。她心中盘算着,眼下不要较真,等断骨接好了,养好身子,再逃出去不迟!越王可以卧薪尝胆,她委身青楼妓院又有什么关系?而且,妓院相对来说,应该是安全的地方。

接下来一段时间,媛湘都在床上渡过。幸而身体一日好似一日,半个月后,她就可以下地走路了。

韩梦梦总来看她,媛湘刚开始对她十分抗拒,但想到若不是她求唐妈妈救自己,自己指不定早被扔出去,被饿死了也不一定,对韩梦梦的态度也逐渐良善起来。一天,她忍不住问梦梦:“我是怎么到这儿来的呢?”

“你就躺在嫣然坊大门口呀,我正巧准备上街,瞧见你,就叫王二先抱回来了。”韩梦梦问她,“你怎么会被人打得浑身是伤呢?”

媛湘低头不说话。过了半晌,韩梦梦悠悠叹息:“定是父母要卖你入风月场所,你不肯,是吧?下手真重。”

媛湘也不做解释,韩梦梦轻声说:“这些做父母的,既然不肯好好教养,又何必要生。”

媛湘抓住梦梦的手:“姐姐,也是被迫来到这里的吗?”

“难道还有哪个姑娘家是一心向往卖身卖笑过日子的?”韩梦梦何其精明,宽慰地拍拍她的手,“我知道你害怕留在嫣然坊。但你细想,出去又能怎么办?还不如先委屈待着,以后再做打算。”

等身体好了,她当然要寻思着逃跑。若是一辈子待在嫣然坊,她的一生就毁了!娘亲也不用费尽心思把她从苏宅里偷偷送出来了!

等到身体略好些,唐老鸨就派人把她叫到老鸨屋子里。唐妈妈上上下下地瞧着媛湘,恨不得在她身上盯个洞似的。她慢悠悠地道,“我请了先生教你弹琴,识字。明儿就开始,你给我好好学着吧。老娘救了你一命,你也得拿出些诚意来报答我。”

媛湘不动声色,“谢谢唐妈妈救命之恩。我会努力学的。”

唐老鸨嗯了声,“今年几岁?”

“十岁。”媛湘特意将年纪往小了说,生怕唐老鸨会让她现下就去接客。幸而她个儿不高,也容易瞒得过去。

唐鸨一脸沉思,媛湘心想,她多半是寻思还要多花几年时间来养自己,划算不划算。

第二天,果然有先生教她识字,学琴。她假装努力学着,却频频出错。先生让她抚琴,她就把琴弦乱挠一通,那先生很快没了耐心,唐老鸨问她学得如何,先生只说:“不通音律。长相看着水灵,竟然有些糊涂。”

唐妈妈就不怎么高兴,和媛湘说:“往后早上学琴,下午晚上去厨房帮忙。我们可不养吃白食的人!”

媛湘如获大赦。她心想,现在自己年岁不足,老鸨也不会逼自己接客,若是只做些粗活,不妨在这儿多待几日,也好好筹划一番未来的日子。

第1章 流离(2)

媛湘到底才只是十二岁的小姑娘,平素身强体健,不到二十日,身体就完全康复,能蹦能跳了。早上跟着先生识字学琴,故意装愚作傻,惹得先生叹气连连,下午晚上就在厨房帮忙挑菜、烧火,因为笨手笨脚,没少挨骂挨白眼,她默默忍着,知错就改,慢慢地也就熟悉起来了。

三个月时间转瞬即逝。她开始寻思着要离开嫣然坊。可是,娘给她的包袱被抢了,那些足以让她后半生富虞的银两落入了别人囊中;无钱寸步难行,她现下一个铜板也没有,要是出去,面对她的还不知道是怎么样的命运。

所以,她虽然想离开,却迫于现实而迟迟不敢行动。

刚巧,在厨房的粗使丫鬟素兰拉肚子,央求媛湘帮她当晚上的差。“很简单的,只要把菜端到客人桌上就成了!”

素兰平时待媛湘也不差,媛湘只好应允了。她从前是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小姐,来嫣然坊前不曾做过一点点活儿的。烧水摘菜倒还不难,端菜她却很怕。她从小怕烫,一丝儿烫的东西她定是端不住的,万一把滚烫的汤水倒到客人身上,她恐怕吃不了兜着走。

一晚上她都战战兢兢,小心翼翼,才总算没有出差错。到得戊时末,她已经困顿得很了,偏偏当家花魁嫣嫣的老恩客来了,备了一桌子菜让媛湘送进去。

嫣嫣的屋子香喷喷的,溜金带玉,似乎就怕人家不知道她的屋子很华贵似的。媛湘见过嫣嫣几次,正值二八年华的曼妙女子,模样儿俊俏,性子尖酸。媛湘端着一托盘菜进屋子的时候,嫣嫣正坐在那个老男人腿上,撒娇娇嗔:“您怎么现在才来呀,人家都想要睡觉了呢!”

“我想你想得很,和几个大臣分别了之后就过来啦。”老男人嘿嘿地笑,在嫣嫣身上上下其手。嫣嫣不着痕迹地躲着,给他倒酒,“来,先喝些酒吃点儿菜。”她转头看见媛湘,招手道,“快把菜端过来。”

媛湘加快了脚步,端着托盘的手却很有些发抖。她提醒自己,不能出错,千万别把饭菜给打了。

提心吊胆地把所有饭菜都放下,她总算松了口气,正准备离开,脚上不知绊到什么东西,她往前一扑,整个人摔倒在地。她的手紧紧抓着托盘,摔倒的时候胸口刚好撞在托盘。她痛得七荦八素,也不忘马上爬起来说:“对不起,对不起!”

嫣嫣的声音又尖又细:“快滚出去,别坏了爷的兴致!”

媛湘垂着头,就准备走。忽然,那老男人说:“等等。”

媛湘知道是叫她,立在旁边低着头不敢动。她听到嫣嫣甜腻的声音:“国舅爷,下人手脚笨,没摔坏东西就别责罚她了。”

老男人却没理会她,只和媛湘说:“抬起头来。”

媛湘飞快地抬头看了一眼,又低下头。嫣嫣不大高兴地扭在国舅爷身上,“我们来喝酒吃菜,别为不相干的人耽误了好时光嘛。你,还不出去,愣着干什么?”她忽然指着媛湘。

媛湘立即飞奔溜了出去,待到回到住的房间,心还在怦怦跳个不停。那个国舅爷,为什么要她抬起头来?以前与爹爹来往的官员甚多,也经常到他们苏宅来,国舅爷会不会见过她?会不会是认出了她?她紧张得六神无主。素兰和她住一间屋子,见她脸色苍白,从床上支起身子,“你怎么了?见了鬼了?”

“没……没有。”她咽了咽口水,努力让自己的气息平稳下来。

这一整夜,她都害怕国舅爷会突然将她捉去,所以睡不安稳,总是梦见在黑暗中奔跑,有什么在追着她。可是回过头,却什么也没有,只除了无边无际的黑暗。

惊恐的情绪紧紧攫住她,她翻来覆去,口中喃喃,吵得同屋的素兰不能成眠,干脆起来拍了她一巴掌。

媛湘整个人清醒了过来,怔怔地望着素兰。素兰哼道,“你吵得人睡不着觉。”她爬回床铺,开始呼呼大睡,媛湘却再也睡不着了,拥着被子,想起爹和娘,鼻子一酸,眼泪扑朔扑朔地掉落。

好想爹爽朗的笑容,好想娘温柔的笑脸!可是现在,谁也不在他身边!她孑然一身,孤苦伶仃!面对她的不知道将会是怎样的未来!她现在都自身难保,要怎么样才能救爹和娘?碍于素兰在屋中,她想号啕大哭,只能拼命地隐忍住,压抑得喉头生疼,五脏六腑都隐隐抽痛。等哭够了,眼泪哭干了,她慢慢地平静下来。

她告诉自己,不能灰心丧气。在青楼只是暂时的,她一定能够找到机会逃出去,也肯定可以坚强活下去!她只有努力一点,她才能有机会救爹爹和娘亲!

第二天,媛湘整天都无精打采,因为没休息好,也因为害怕国舅爷会认识她。幸好,一整天都相安无事地过去了。

傍晚,唐妈妈忽然叫人把媛湘带到她屋里。媛湘心里直打鼓,不知道会不会是因为她摔倒的事,被嫣嫣告了状?岂料唐妈妈只是吩咐她的丫鬟:“给她换身衣裳,打扮打扮。”

媛湘整个人都绷了起来,她直勾勾地盯着唐妈妈:“唐妈妈,我为什么要打扮?我穿得很干净整洁埃”

“帮你打扮还不好啊?”唐妈妈笑眯眯的,“你这个年岁的小姑娘可是最爱美的,难道不想穿漂亮衣衫,给你梳漂亮发髻?”

媛湘虽然不知道唐妈妈打的是什么主意,但更加不安了。“我不喜欢。我身上的衣服就挺好的。”

“我做了几套衣衫给你,你先换上吧。”唐妈妈不耐烦地让丫鬟上前。

媛湘惊恐地抓住自己的衣服,死活不肯穿。

唐妈妈望着她,叹了口气:“不知是你运气好还是不好。国舅爷要你到他府上去伺候,你就去吧。”

媛湘惶恐地瞪大眼睛,摇着头:“我不去,我不去!我手脚笨,怎么能去国舅爷那儿做事?一定会犯错被处死的!唐妈妈求求你了,让我留在嫣然坊吧。”

唐妈妈的脸上闪过古怪的神情,随即说道:“没有哪个女子喜欢沦落风尘,既然国舅爷想要你去他家,你去就是了。他是大官,我们平民百姓,哪能抗拒他的旨意?那不是和自己过不去吗?所以,好好收拾收拾自己,就去吧。”

媛湘心想,国舅爷一定是认识她的!否则怎么会要她去他府里做丫鬟?他打的是什么主意碍…她求着唐妈妈:“您和国舅爷说说,我一个粗人做不了什么活儿的,好不好好不好?”

唐妈妈被她央得烦了,板起脸孔:“该说的我已经说了,你走吧!”她和旁边的丫鬟道,“把她的衣裳换了,叫王二送国舅府上去。”

媛湘不肯换衣裳,那丫鬟随手在她身上拧了几下,强着把她的衣服剥了。媛湘只得换上衣服,嘴里呜咽哭着。

韩梦梦忽然推门走了进来,媛湘也不顾衣服未系上,推开丫鬟扑了上去:“梦梦姐,我不去国舅家做丫鬟,你求求唐妈妈让我留下来好不好?”

“哎……”梦梦重重叹息,“国舅爷我们得罪不起埃”她忽然对唐老鸨的丫鬟说,“你出去一下,我有几句话要和媛湘说。”

那丫鬟老大不情愿地走了,梦梦望着泪眼涟涟的媛湘,摸摸她的头:“我怜惜你是个孩子,有心想让你过几天安稳日子。没想到你没造化。”她望了望周围,将一把细细的小刀递给她,“拿着防身吧,倘若生不如死,不如保全自己……”

媛湘似懂非懂。隐约觉得不对劲,又不知道她话里是什么意思。韩梦梦拍了拍她,“保重。”

第2章 祸(1)

媛湘手中紧紧握着梦梦给她的小刀,寻思着要如何逃跑。要是进了国舅爷的府邸,想逃跑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可她坐在轿子里,能从哪里逃?她思索了半晌,放开嗓子嚷嚷:“哎哟,哎哟!救命啊!”

喊了半天也没人理她。

她掀开轿帘呻吟:“我肚子疼,快放我下来!我要如厕!”

抬轿子的人仿佛都聋了,全部充耳不闻,更没人理会她说了什么。

媛湘见他们不理她,干脆在轿子里跺脚,抬轿子的人怒了,大喊道:“再如此撒泼,把你甩下轿子可别怨我们!”

“大哥,行行好,我想上厕所!”媛湘放软了声音哀求。

“到了国舅府,你想怎么上都行,现在我们只管把人带到。”那人冷冰冰地说。

媛湘的心凉了半截。看来她逃不脱了!到了国舅府,她要怎么办?国舅爷会不会把她送去充公?娘说了,让她一定要逃得远远的,千万不能让人抓到,因为抓到的女眷不会被处死,只会被流放边疆,更多的女眷会被送到军营充当军妓!娘曾经说,如果有一天沦落到那个田地,不如一刀抹死自己的干净。

媛湘看了看袖子里暗藏的小刀,喃喃自语,难道我今日就要死了吗?她不过是十二岁的女孩,对于死亡,她了解甚少,更多的是恐惧!

小刀冷冷的光芒刺痛了她的眼角。她咬着嘴唇,心想如果国舅爷真的认出她来,想把她送到军营的话,她就用这把刀结束自己。

她做了最坏的打算,心情反而平静了下来。轿子摇摇晃晃,晃得她头晕眼花,心却如明镜般敞亮。

挨了两刻钟,轿子停了。外面有喁喁人声,接着轿子又被抬起,过了片刻停下来,再也不动了。媛湘正准备掀开帘子看看,外面传来了女子的声音:“下来吧。”

媛湘被那个女子带着往前面走。媛湘心里直打鼓,觉得每走一步,就接近了死亡一步。

那女子带她走到一处屋子前,“进去等着。”

媛湘绷紧了神经:“姐姐,你能不能告诉我我来国舅府要做什么活儿?”

“做什么活?”那女子怔了怔,随即说道,“不用做什么,进屋子等着就行。”

媛湘皱起了眉,“国舅爷他……”

“他一会儿就到。”女子把她推进点了一盏灯的屋子,随手把门关了起来。

那一声沉重的“砰”,像撞在媛湘的心上,她的紧张感顿时攀升。屋子里灯光昏暗,可以看得清楚屋内的陈设。房内除了一张雕花大床,就没有别的东西了。不知怎么着,这床宽阔得令她害怕,她抓紧了衣襟,心想,她不能待在这里!

她必须逃出去!

目光迅速地屋子里搜索,有一扇关闭的窗子,她走过去推了推,推不开。她侧耳听了听,外面安静得很,似乎没有人来,她连忙拿出藏袖子里的小刀,在窗鞘使劲地撬,半晌之后,终于啪得一声,钉住窗子的钉子松了。

她小心地推开窗子,发出“嘎”得一声,吓得她差点魂飞魄散。幸而,声音并没有引来别人。

她翻了出去,又随手把窗关上。外面黑漆漆一片,她不知哪儿是哪,只能摸黑往更黑的地方去藏。她的心咚咚直跳,如雷作响,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国舅府应该不小,她肯定是逃不出去的。该怎么办才好呢……她强迫自己镇定,躲到一棵大树后面看了看地形。这儿似乎是一处花园,前面不远处是围墙,约有两人高。围墙外应该是大街,但她怎么翻得出去?她寻思着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辅助她爬墙,忽然有脚步声从不远处传来。

她的背立刻贴住树干,紧张得一动都不敢动,生怕被人发现。很快,那脚步声就消失了,她正欲松口气,脚步声复又响起,似乎朝着她的方向而来。媛湘慌乱地张望着附近是否有可以藏身的地方,然而除了几棵树,便什么也没有。媛湘心中直悔,早知刚才爬到树上去了。

此时只能盼望夜里太黑,没人能看得到她。

不消片刻,她的心又悬到了半空。那声音朝着她的方向而来,还大声嚷道:“臭丫头,出来!我知道你就在附近!”

媛湘恐惧地眼泪都快要掉下来!真是天要亡她碍…花园不大,他如果有心找,很快就能找到她了。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心想,自己要死了。今晚肯定要死了。

“自己乖乖出来,省得皮肉之苦!若是等到老子揪你出来,你恐怕就没好下场!”他的嗓门巨大,声音带着几分唇齿不清,显然是喝高了。

媛湘紧闭着眼睛,似乎用力让自己不要太紧张。此时一味的躲不是办法,他总能找到她的。她反正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拼着一死的心出去和他见面,说不定他并不是认出她是谁,并不是想要捉拿她呢?她定了定神,终于迈开了步伐。她朝着国舅走去,扑通一声跪在他面前:“国舅爷,奴婢初来乍到不懂事,看花园漂亮,就爬窗子出来玩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国舅爷从鼻孔里喷出两口气,踢了她一脚,“老子叫你来,可不是让你来玩的!知道怕,还算识相!跟我回屋!”

媛湘咬着嘴唇。屋子,她一定不能进!她虽然还未及笄,但听说总有些无耻的人喜好亵玩幼女,指不定国舅爷就是这等下流无耻之徒。她的脑海飞快地转着,“国舅爷,今儿月色真美,不如我给你抚琴一曲?”

“少拖延时间,”国舅爷露出狰狞的神情,“跟我回屋!”

“去屋里干什么?我不去!”

国舅奸奸一笑,“你敢不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苏复满门抄斩,独独逃了个独生女儿!如果我上报官府,你猜会怎么样?”

媛湘的脸色瞬间煞白!为的不是他认出她的身份,而是他说满门抄斩!怎么可能?!娘只说他们被抓进大牢待审,怎么会满门抄斩?!

美人倾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美人倾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辣手毒妃:邪王缠上身4章

    原标题:辣手毒妃:邪王缠上身4章小说:辣手毒妃:邪王缠上身第4章杀气惊人“你若将他们收拾了,我不禁带你离开,还送一份大礼给你如何?”沈绯玉的心噗通一跳,这家伙笑起来简直要人命啊,不行不行,一会还要战斗呢,一定要保持冷静!宁泽宇看到这小女子眼中的尴尬,不由低笑出声。“别动,来了!”沈绯玉将身体压低,来人一共7个,待第一个人刚进洞的时候她蹭的一下跃出匕首精准的划到了那人颈间的大动脉处,以至于那人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断气了,由于山洞里很暗,从外面刚进来的人都会有一瞬间的视觉障碍,而她利用的就是这一瞬间,

  • 鬼帝的十岁王妃4章

    原标题:鬼帝的十岁王妃4章小说名字:鬼帝的十岁王妃第一卷穿越异世:洗尽退婚耻辱第4章艳惊天下冷无心下意识的捂住了口鼻!但下一秒,却迅速抓起了地上尸体手中的匕首,身形一闪,眨眼间,锋利的匕首已再次划破空气的猛袭那到黑影去。再高明的掩饰,只要那人动了,那都是破绽。在她杀第一个人的时候,她就感觉到房梁之上的细微波动。“哗!”衣物拂动的声音。她原本对准那黑影迅速袭下的攻击,这次竟连衣角都没触碰到了!好快的身手。但冷无心根本没敢迟疑半分,在攻击落空的瞬间,手一翻,锋利匕首转向的再次朝黑影袭出。不管什么人,

  • 邪王追妻:王妃好有财4章

    原标题:邪王追妻:王妃好有财4章小说:邪王追妻:王妃好有财第4章搜查可以但有条件天大地大,吃饭最大!洛倾城在反复确定了这附近并没有人看着自己之后,她这才赶忙将叫化鸡给挖了出来,什么会不会沾到土之类的,她这会儿已经不计较了,眼下填饱肚子才是正题,毕竟,等会儿的恶仗可是避免不了的。鸡腿,娘俩一人一个,鸡翅,娘俩一人一个。米粒的饭量小,加上又是饿了好些时候,洛倾城也不敢给他吃得太多,将剩下的鸡肉连带着骨头用干净的布包好,又放在了一个木匣子里,洛倾城像是藏宝贝似的,将这剩下的鸡藏在了自己床底下的一块地砖

  • 试婚:极品老公行不行4章

    原标题:试婚:极品老公行不行4章小说:试婚:极品老公行不行第一卷合作愉快第4章试试安小夏双眼下瞄,自尊心受到严重打击,虽然她的身材不是很火辣,但她56厘米的纤腰不是谁都能有的,虽然胸小了一点……要不是后有追兵,她才不会乖乖让他这么评头论足,被说得一文不值!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呵呵,我长得这么丑还真是对不起您哈!”她赔着笑脸说。男人没想到她会这么回答,一时竟不知道如何搭话,不过罢了,林冲为他费力张罗,也并非要人陪他聊天!在此之前已经有过六个女人了,有貌美如花身材火辣的,也有清纯可爱的,那方

  • 魔帝狂妻:纨绔废物小姐4章

    原标题:魔帝狂妻:纨绔废物小姐4章小说书名:魔帝狂妻:纨绔废物小姐第一卷异世枭凰第4章如此护短昊阳帝脸上陪着小心,隐在袖中的双拳捏的有些泛白。在他心中,水擎苍就算再厉害那也是臣子。所谓君为天臣为地,他当着那么多的人给自己难堪,实在让人愤恨。但随即想到国家社稷不能少了这位重臣,只能把心里的不满压了下去。“张连海,通知下去。让陈将军挑选二百御林军,随朕去看看水精灵。”昊阳帝缓缓起身,走到水擎苍身边道:“老国公忧心孙子,不如就留在这里等消息吧。”说完,拂袖离开了营地。水擎苍注视着昊阳帝的背影,变得更加

  • 豪门隐婚:帝少的独家私宠4章

    原标题:豪门隐婚:帝少的独家私宠4章小说名:豪门隐婚:帝少的独家私宠第一卷重逢再爱第4章失婚的妇男有点烦索嘉酒吧,VIP包房内。黎正熙仰躺在沙发上,脸上盖着一本《财富精英》杂志。“honey,我昨晚安排的妞怎么样,是不是很正点啊?有没有像过电一样爽到啊?”程童坏笑着调侃。“那自然是久旱逢甘露,干柴遇烈火,一点就着。只差两块煤炭就能做一桌满汉全席了。”杰克接腔。“程童,杰克,请你们纯洁一点,还能不能愉快的做朋友了。”邱秋在一旁直摇头。“切,伪君子!”两人一起竖中指。“好好好,怕了你们了。”邱秋马上

  • 大牌老公宠妻上瘾4章

    原标题:大牌老公宠妻上瘾4章小说名称:大牌老公宠妻上瘾第4章佟少澜很震惊女人的衣服前面撕破了一大半,脚上没有穿鞋,只有一双白色的丝袜,跑在地上踩得啪啪啪地响,样子极为狼狈。但此刻她满脸通红,似乎刚刚喝了大量的酒,好象还挨过打,脸上红肿得厉害,头发也一片凌乱。女人一边跑一边不断往后看,满脸惊慌。众人也不由随着她的目光向后张望,但没有看见什么怪物。“嘀嘀……”前面拐弯处,一辆黑色的豪车急驶而来,堪堪抵着女人的腿停下,女人惊得叫了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款全球限量版的宾利雅致里,坐着的正是佟少澜,他

  • 锦绣凰图:重生侯府嫡女4章

    原标题:锦绣凰图:重生侯府嫡女4章小说书名:锦绣凰图:重生侯府嫡女第一卷浴火重生第4章歹毒的庶妹“我,我们掌嘴!”红依绿芜心不甘情不愿,却还是纷纷举起手掌,一下一下的打在自己的脸上,余光偷看侯飞凰,十五岁的年龄一身粉衣穿着娇俏,五官精致但略显稚气,只是那双凌厉的眼,似乎一眼就能剜进人的心中。“小姐,你怎么那么大的力气?”小绿有些惊奇的跟上侯飞凰的脚步,身后还不时的传来那两人的巴掌声。侯飞凰笑笑不说话,嫁给宇文无忧七年,她事事迁就他讨他欢心,曾也多次看他练武,背地里就偷偷学了几招,虽然学艺不精,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