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美人倾城】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5:29:59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美人倾城

第1章 流离(1)

苏媛湘紧紧搂着包袱,奔走在狭窄的小巷子里。版权http://www.qi-wen.com/她时不时回头,看看是否有人追上来。

一口气奔到离家已经很远的楚都西门,她紧紧贴在墙上,用力地喘着气。喉咙如刀割般疼痛,她的眼眶火辣辣的,眼泪在打转,却无论如何不肯掉下来。

她不哭,她一定要坚强!

胸口排山倒海地疼痛,她紧紧咬着嘴唇,在休息够了之后,又迈开步伐。不能住客栈,她不知道该往哪儿去?举目望去,黑漆漆的街条小道,纵横在楚都之间,却没有哪一条能让她再通往幸福的苏宅。

忽然,身后传来一阵响动。她吓了一跳,迅速回头看了看。奇闻网

一个身形彪悍的男子摇摇晃晃地朝她走来,全身酒气,似乎已经喝醉了。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用力抱紧了包袱,加快脚步往前走。

那个男子的脚步也跟着快了起来,大着舌头嚷嚷:“跑什么你?鬼鬼祟祟的,给我停下来……”

媛湘的恐惧攀升到了极致,干脆胎腿往前飞奔。那男的见她奔走,连忙来赶。媛湘吓得尖叫:“你别过来,别过来!”

“哎哟,是个娘们儿!”男人嘿嘿笑着,脚下的步伐越发快了。他人高马大,不消几步就赶上了小不令丁的苏媛湘,一手抓住了她的衣领。

媛湘如受了惊的小鹿,搂着包袱大叫:“放开我放开我!”

那男人比划了下他们的身高差距,把她扔到地上,“嘁,哪家的黄毛丫头,半夜不睡在街上溜达!手里抱着什么?”

“没有……”她连忙将包袱藏到身后。原文qi-wen.com

“拿来!”男人大喝一声,从她手里抢到包袱。媛湘用力地争抢拉扯,“这是我的东西,你还给我!”

男人哪里理她,自顾自地准备解开包袱。媛湘怒从中来,拉住他的手臂,用力地咬了下去。

男人疼得嗷叫一声,一脚狠狠地踹向她。媛湘瞬间被踢飞了几丈,身子重重摔到一堵墙,再怦得一身,掉落在地上。尖锐的疼痛蔓延了全身,嘴里涌出一股鲜血,她不自觉地抽搐着,发抖着。

她完全不能动弹,眼睁睁地看着那个男子打开她的包袱,望着黄灿灿的金钗金币,吹了声口哨:“老子今天发财了!哈哈哈!”

他完全忘了媛湘的存在,拎着包袱迈着蹒跚的脚步,渐行渐远。【美人倾城】小说在线阅读媛湘又痛又怒,强忍多时的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她努力地想要爬起来,可是,她一用力,胸口就疼得厉害,不停有鲜血从口中涌出来!在做了几次努力后,她放弃了。

她想,也许自己要死了。仰望着黑漆漆的天空,忽然开出了璀璨的光芒,娘亲笑吟吟地摸她的头发:“湘儿,走,跟娘回家。”

娘……她的眼泪像关不住的洪水,拼命地往外汹涌。如果娘能来救她就好了,如果娘能在身边就好了!

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间,她感觉娘在替她擦汗,又有人将她翻过身去。她只觉得骨头仿佛散架了似的,疼得她直抽冷气,又醒不过来。奇闻网

“肋骨断了。”男人说。

一个女人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一个残废,还得老娘花钱给她医!王二,把她扔了。”

“别呀,唐妈妈。”是个年青女孩的声音,“你瞧她长得多好,将来肯定倾国倾城。把她留着好好培养,将来接嫣姐姐的班不是很好吗?”

“眼睛都没睁开,你就知道她倾国倾城了?”

“唐妈妈是见过多少人的人了,哪能看不出来?别心疼那点儿治病的钱,将来要能接替嫣姐姐,你把她捧在手心都来不及。”

媛湘细细听着他们的话,忽然心一惊!她身处的地方,莫非是青楼?!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她连忙睁开了眼睛。版权http://www.qi-wen.com/

“噫,醒了醒了。”

映入眼中的,是一张女子的脸。十八九岁模样,精致的脸孔涂脂抹粉,此时笑意盈盈地望着她,又看唐妈妈:“瞧,真的很漂亮!”

媛湘的眼睛找到那个化着大浓妆,左脸上一粒黑色大痣的唐妈妈。她脸上有欣喜一闪而过,随即尖着嗓子问媛湘:“你醒了?可记得你是怎么来我们嫣然坊的?”

媛湘摇摇头,身子动了动,痛楚立即让她缩成一团。一直坐在她身边的女子连忙和唐妈妈说:“快叫大夫医她吧,可别浪费了个好苗子。”

唐妈妈翻个白眼,和站在不远处的大夫说:“得医多久才能好?”

“接好了骨,休息个二十来日,就可大好了。”

“那可是一笔不小的钱,”唐妈妈盯着媛湘,“你听到了?将来你好了,别忘了我唐妈妈救过你的命。”

媛湘合了合眼,算是点头。她心中盘算着,眼下不要较真,等断骨接好了,养好身子,再逃出去不迟!越王可以卧薪尝胆,她委身青楼妓院又有什么关系?而且,妓院相对来说,应该是安全的地方。

接下来一段时间,媛湘都在床上渡过。幸而身体一日好似一日,半个月后,她就可以下地走路了。

韩梦梦总来看她,媛湘刚开始对她十分抗拒,但想到若不是她求唐妈妈救自己,自己指不定早被扔出去,被饿死了也不一定,对韩梦梦的态度也逐渐良善起来。一天,她忍不住问梦梦:“我是怎么到这儿来的呢?”

“你就躺在嫣然坊大门口呀,我正巧准备上街,瞧见你,就叫王二先抱回来了。”韩梦梦问她,“你怎么会被人打得浑身是伤呢?”

媛湘低头不说话。过了半晌,韩梦梦悠悠叹息:“定是父母要卖你入风月场所,你不肯,是吧?下手真重。”

媛湘也不做解释,韩梦梦轻声说:“这些做父母的,既然不肯好好教养,又何必要生。”

媛湘抓住梦梦的手:“姐姐,也是被迫来到这里的吗?”

“难道还有哪个姑娘家是一心向往卖身卖笑过日子的?”韩梦梦何其精明,宽慰地拍拍她的手,“我知道你害怕留在嫣然坊。但你细想,出去又能怎么办?还不如先委屈待着,以后再做打算。”

等身体好了,她当然要寻思着逃跑。若是一辈子待在嫣然坊,她的一生就毁了!娘亲也不用费尽心思把她从苏宅里偷偷送出来了!

等到身体略好些,唐老鸨就派人把她叫到老鸨屋子里。唐妈妈上上下下地瞧着媛湘,恨不得在她身上盯个洞似的。她慢悠悠地道,“我请了先生教你弹琴,识字。明儿就开始,你给我好好学着吧。老娘救了你一命,你也得拿出些诚意来报答我。”

媛湘不动声色,“谢谢唐妈妈救命之恩。我会努力学的。”

唐老鸨嗯了声,“今年几岁?”

“十岁。”媛湘特意将年纪往小了说,生怕唐老鸨会让她现下就去接客。幸而她个儿不高,也容易瞒得过去。

唐鸨一脸沉思,媛湘心想,她多半是寻思还要多花几年时间来养自己,划算不划算。

第二天,果然有先生教她识字,学琴。她假装努力学着,却频频出错。先生让她抚琴,她就把琴弦乱挠一通,那先生很快没了耐心,唐老鸨问她学得如何,先生只说:“不通音律。长相看着水灵,竟然有些糊涂。”

唐妈妈就不怎么高兴,和媛湘说:“往后早上学琴,下午晚上去厨房帮忙。我们可不养吃白食的人!”

媛湘如获大赦。她心想,现在自己年岁不足,老鸨也不会逼自己接客,若是只做些粗活,不妨在这儿多待几日,也好好筹划一番未来的日子。

第1章 流离(2)

媛湘到底才只是十二岁的小姑娘,平素身强体健,不到二十日,身体就完全康复,能蹦能跳了。早上跟着先生识字学琴,故意装愚作傻,惹得先生叹气连连,下午晚上就在厨房帮忙挑菜、烧火,因为笨手笨脚,没少挨骂挨白眼,她默默忍着,知错就改,慢慢地也就熟悉起来了。

三个月时间转瞬即逝。她开始寻思着要离开嫣然坊。可是,娘给她的包袱被抢了,那些足以让她后半生富虞的银两落入了别人囊中;无钱寸步难行,她现下一个铜板也没有,要是出去,面对她的还不知道是怎么样的命运。

所以,她虽然想离开,却迫于现实而迟迟不敢行动。

刚巧,在厨房的粗使丫鬟素兰拉肚子,央求媛湘帮她当晚上的差。“很简单的,只要把菜端到客人桌上就成了!”

素兰平时待媛湘也不差,媛湘只好应允了。她从前是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小姐,来嫣然坊前不曾做过一点点活儿的。烧水摘菜倒还不难,端菜她却很怕。她从小怕烫,一丝儿烫的东西她定是端不住的,万一把滚烫的汤水倒到客人身上,她恐怕吃不了兜着走。

一晚上她都战战兢兢,小心翼翼,才总算没有出差错。到得戊时末,她已经困顿得很了,偏偏当家花魁嫣嫣的老恩客来了,备了一桌子菜让媛湘送进去。

嫣嫣的屋子香喷喷的,溜金带玉,似乎就怕人家不知道她的屋子很华贵似的。媛湘见过嫣嫣几次,正值二八年华的曼妙女子,模样儿俊俏,性子尖酸。媛湘端着一托盘菜进屋子的时候,嫣嫣正坐在那个老男人腿上,撒娇娇嗔:“您怎么现在才来呀,人家都想要睡觉了呢!”

“我想你想得很,和几个大臣分别了之后就过来啦。”老男人嘿嘿地笑,在嫣嫣身上上下其手。嫣嫣不着痕迹地躲着,给他倒酒,“来,先喝些酒吃点儿菜。”她转头看见媛湘,招手道,“快把菜端过来。”

媛湘加快了脚步,端着托盘的手却很有些发抖。她提醒自己,不能出错,千万别把饭菜给打了。

提心吊胆地把所有饭菜都放下,她总算松了口气,正准备离开,脚上不知绊到什么东西,她往前一扑,整个人摔倒在地。她的手紧紧抓着托盘,摔倒的时候胸口刚好撞在托盘。她痛得七荦八素,也不忘马上爬起来说:“对不起,对不起!”

嫣嫣的声音又尖又细:“快滚出去,别坏了爷的兴致!”

媛湘垂着头,就准备走。忽然,那老男人说:“等等。”

媛湘知道是叫她,立在旁边低着头不敢动。她听到嫣嫣甜腻的声音:“国舅爷,下人手脚笨,没摔坏东西就别责罚她了。”

老男人却没理会她,只和媛湘说:“抬起头来。”

媛湘飞快地抬头看了一眼,又低下头。嫣嫣不大高兴地扭在国舅爷身上,“我们来喝酒吃菜,别为不相干的人耽误了好时光嘛。你,还不出去,愣着干什么?”她忽然指着媛湘。

媛湘立即飞奔溜了出去,待到回到住的房间,心还在怦怦跳个不停。那个国舅爷,为什么要她抬起头来?以前与爹爹来往的官员甚多,也经常到他们苏宅来,国舅爷会不会见过她?会不会是认出了她?她紧张得六神无主。素兰和她住一间屋子,见她脸色苍白,从床上支起身子,“你怎么了?见了鬼了?”

“没……没有。”她咽了咽口水,努力让自己的气息平稳下来。

这一整夜,她都害怕国舅爷会突然将她捉去,所以睡不安稳,总是梦见在黑暗中奔跑,有什么在追着她。可是回过头,却什么也没有,只除了无边无际的黑暗。

惊恐的情绪紧紧攫住她,她翻来覆去,口中喃喃,吵得同屋的素兰不能成眠,干脆起来拍了她一巴掌。

媛湘整个人清醒了过来,怔怔地望着素兰。素兰哼道,“你吵得人睡不着觉。”她爬回床铺,开始呼呼大睡,媛湘却再也睡不着了,拥着被子,想起爹和娘,鼻子一酸,眼泪扑朔扑朔地掉落。

好想爹爽朗的笑容,好想娘温柔的笑脸!可是现在,谁也不在他身边!她孑然一身,孤苦伶仃!面对她的不知道将会是怎样的未来!她现在都自身难保,要怎么样才能救爹和娘?碍于素兰在屋中,她想号啕大哭,只能拼命地隐忍住,压抑得喉头生疼,五脏六腑都隐隐抽痛。等哭够了,眼泪哭干了,她慢慢地平静下来。

她告诉自己,不能灰心丧气。在青楼只是暂时的,她一定能够找到机会逃出去,也肯定可以坚强活下去!她只有努力一点,她才能有机会救爹爹和娘亲!

第二天,媛湘整天都无精打采,因为没休息好,也因为害怕国舅爷会认识她。幸好,一整天都相安无事地过去了。

傍晚,唐妈妈忽然叫人把媛湘带到她屋里。媛湘心里直打鼓,不知道会不会是因为她摔倒的事,被嫣嫣告了状?岂料唐妈妈只是吩咐她的丫鬟:“给她换身衣裳,打扮打扮。”

媛湘整个人都绷了起来,她直勾勾地盯着唐妈妈:“唐妈妈,我为什么要打扮?我穿得很干净整洁埃”

“帮你打扮还不好啊?”唐妈妈笑眯眯的,“你这个年岁的小姑娘可是最爱美的,难道不想穿漂亮衣衫,给你梳漂亮发髻?”

媛湘虽然不知道唐妈妈打的是什么主意,但更加不安了。“我不喜欢。我身上的衣服就挺好的。”

“我做了几套衣衫给你,你先换上吧。”唐妈妈不耐烦地让丫鬟上前。

媛湘惊恐地抓住自己的衣服,死活不肯穿。

唐妈妈望着她,叹了口气:“不知是你运气好还是不好。国舅爷要你到他府上去伺候,你就去吧。”

媛湘惶恐地瞪大眼睛,摇着头:“我不去,我不去!我手脚笨,怎么能去国舅爷那儿做事?一定会犯错被处死的!唐妈妈求求你了,让我留在嫣然坊吧。”

唐妈妈的脸上闪过古怪的神情,随即说道:“没有哪个女子喜欢沦落风尘,既然国舅爷想要你去他家,你去就是了。他是大官,我们平民百姓,哪能抗拒他的旨意?那不是和自己过不去吗?所以,好好收拾收拾自己,就去吧。”

媛湘心想,国舅爷一定是认识她的!否则怎么会要她去他府里做丫鬟?他打的是什么主意碍…她求着唐妈妈:“您和国舅爷说说,我一个粗人做不了什么活儿的,好不好好不好?”

唐妈妈被她央得烦了,板起脸孔:“该说的我已经说了,你走吧!”她和旁边的丫鬟道,“把她的衣裳换了,叫王二送国舅府上去。”

媛湘不肯换衣裳,那丫鬟随手在她身上拧了几下,强着把她的衣服剥了。媛湘只得换上衣服,嘴里呜咽哭着。

韩梦梦忽然推门走了进来,媛湘也不顾衣服未系上,推开丫鬟扑了上去:“梦梦姐,我不去国舅家做丫鬟,你求求唐妈妈让我留下来好不好?”

“哎……”梦梦重重叹息,“国舅爷我们得罪不起埃”她忽然对唐老鸨的丫鬟说,“你出去一下,我有几句话要和媛湘说。”

那丫鬟老大不情愿地走了,梦梦望着泪眼涟涟的媛湘,摸摸她的头:“我怜惜你是个孩子,有心想让你过几天安稳日子。没想到你没造化。”她望了望周围,将一把细细的小刀递给她,“拿着防身吧,倘若生不如死,不如保全自己……”

媛湘似懂非懂。隐约觉得不对劲,又不知道她话里是什么意思。韩梦梦拍了拍她,“保重。”

第2章 祸(1)

媛湘手中紧紧握着梦梦给她的小刀,寻思着要如何逃跑。要是进了国舅爷的府邸,想逃跑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可她坐在轿子里,能从哪里逃?她思索了半晌,放开嗓子嚷嚷:“哎哟,哎哟!救命啊!”

喊了半天也没人理她。

她掀开轿帘呻吟:“我肚子疼,快放我下来!我要如厕!”

抬轿子的人仿佛都聋了,全部充耳不闻,更没人理会她说了什么。

媛湘见他们不理她,干脆在轿子里跺脚,抬轿子的人怒了,大喊道:“再如此撒泼,把你甩下轿子可别怨我们!”

“大哥,行行好,我想上厕所!”媛湘放软了声音哀求。

“到了国舅府,你想怎么上都行,现在我们只管把人带到。”那人冷冰冰地说。

媛湘的心凉了半截。看来她逃不脱了!到了国舅府,她要怎么办?国舅爷会不会把她送去充公?娘说了,让她一定要逃得远远的,千万不能让人抓到,因为抓到的女眷不会被处死,只会被流放边疆,更多的女眷会被送到军营充当军妓!娘曾经说,如果有一天沦落到那个田地,不如一刀抹死自己的干净。

媛湘看了看袖子里暗藏的小刀,喃喃自语,难道我今日就要死了吗?她不过是十二岁的女孩,对于死亡,她了解甚少,更多的是恐惧!

小刀冷冷的光芒刺痛了她的眼角。她咬着嘴唇,心想如果国舅爷真的认出她来,想把她送到军营的话,她就用这把刀结束自己。

她做了最坏的打算,心情反而平静了下来。轿子摇摇晃晃,晃得她头晕眼花,心却如明镜般敞亮。

挨了两刻钟,轿子停了。外面有喁喁人声,接着轿子又被抬起,过了片刻停下来,再也不动了。媛湘正准备掀开帘子看看,外面传来了女子的声音:“下来吧。”

媛湘被那个女子带着往前面走。媛湘心里直打鼓,觉得每走一步,就接近了死亡一步。

那女子带她走到一处屋子前,“进去等着。”

媛湘绷紧了神经:“姐姐,你能不能告诉我我来国舅府要做什么活儿?”

“做什么活?”那女子怔了怔,随即说道,“不用做什么,进屋子等着就行。”

媛湘皱起了眉,“国舅爷他……”

“他一会儿就到。”女子把她推进点了一盏灯的屋子,随手把门关了起来。

那一声沉重的“砰”,像撞在媛湘的心上,她的紧张感顿时攀升。屋子里灯光昏暗,可以看得清楚屋内的陈设。房内除了一张雕花大床,就没有别的东西了。不知怎么着,这床宽阔得令她害怕,她抓紧了衣襟,心想,她不能待在这里!

她必须逃出去!

目光迅速地屋子里搜索,有一扇关闭的窗子,她走过去推了推,推不开。她侧耳听了听,外面安静得很,似乎没有人来,她连忙拿出藏袖子里的小刀,在窗鞘使劲地撬,半晌之后,终于啪得一声,钉住窗子的钉子松了。

她小心地推开窗子,发出“嘎”得一声,吓得她差点魂飞魄散。幸而,声音并没有引来别人。

她翻了出去,又随手把窗关上。外面黑漆漆一片,她不知哪儿是哪,只能摸黑往更黑的地方去藏。她的心咚咚直跳,如雷作响,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国舅府应该不小,她肯定是逃不出去的。该怎么办才好呢……她强迫自己镇定,躲到一棵大树后面看了看地形。这儿似乎是一处花园,前面不远处是围墙,约有两人高。围墙外应该是大街,但她怎么翻得出去?她寻思着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辅助她爬墙,忽然有脚步声从不远处传来。

她的背立刻贴住树干,紧张得一动都不敢动,生怕被人发现。很快,那脚步声就消失了,她正欲松口气,脚步声复又响起,似乎朝着她的方向而来。媛湘慌乱地张望着附近是否有可以藏身的地方,然而除了几棵树,便什么也没有。媛湘心中直悔,早知刚才爬到树上去了。

此时只能盼望夜里太黑,没人能看得到她。

不消片刻,她的心又悬到了半空。那声音朝着她的方向而来,还大声嚷道:“臭丫头,出来!我知道你就在附近!”

媛湘恐惧地眼泪都快要掉下来!真是天要亡她碍…花园不大,他如果有心找,很快就能找到她了。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心想,自己要死了。今晚肯定要死了。

“自己乖乖出来,省得皮肉之苦!若是等到老子揪你出来,你恐怕就没好下场!”他的嗓门巨大,声音带着几分唇齿不清,显然是喝高了。

媛湘紧闭着眼睛,似乎用力让自己不要太紧张。此时一味的躲不是办法,他总能找到她的。她反正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拼着一死的心出去和他见面,说不定他并不是认出她是谁,并不是想要捉拿她呢?她定了定神,终于迈开了步伐。她朝着国舅走去,扑通一声跪在他面前:“国舅爷,奴婢初来乍到不懂事,看花园漂亮,就爬窗子出来玩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国舅爷从鼻孔里喷出两口气,踢了她一脚,“老子叫你来,可不是让你来玩的!知道怕,还算识相!跟我回屋!”

媛湘咬着嘴唇。屋子,她一定不能进!她虽然还未及笄,但听说总有些无耻的人喜好亵玩幼女,指不定国舅爷就是这等下流无耻之徒。她的脑海飞快地转着,“国舅爷,今儿月色真美,不如我给你抚琴一曲?”

“少拖延时间,”国舅爷露出狰狞的神情,“跟我回屋!”

“去屋里干什么?我不去!”

国舅奸奸一笑,“你敢不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苏复满门抄斩,独独逃了个独生女儿!如果我上报官府,你猜会怎么样?”

媛湘的脸色瞬间煞白!为的不是他认出她的身份,而是他说满门抄斩!怎么可能?!娘只说他们被抓进大牢待审,怎么会满门抄斩?!

美人倾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美人倾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白姐7章(第7章 姐,你要好好的)

    原标题:白姐7章(第7章姐,你要好好的)小说书名:白姐第7章姐,你要好好的她被我问的愣了一下,随即一笑说:“姐不会了,都是姐不好。”说完,她又扑上来吻我;那时候,我觉得她特别渴望,渴望我给她那种刺激,渴望到近乎失去了理智。其实我也想和她那样,她那么美,身材那么棒,我恨不得把她揉进骨子里;只是过后呢?没有爱情的性,对我来说,那是钻心的痛。“姐,那天那个老男人是谁?”我捧着她的脸,很认真地问她。“小志,不要说这些,我们去卧室好不好?”她咬着红唇,轻轻拉扯我的衣服。我知道,她又要逃避,每次遇到关键的问

  •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7章(第007章 女村长的小九九)

    原标题:女村长的贴身神医7章(第007章女村长的小九九)小说名:女村长的贴身神医第007章女村长的小九九正在感叹徐方命运的郑秀兰,脑中突然灵光一闪。今天徐方一天赚了八百,这样的收入,放眼整个岳海村,除了秋收的时候,把粮食全都卖了,否则想一次赚这么多钱,只有天降横财才能得到了。但徐方的所得,全靠的是辛勤劳动。既然徐方能赚到钱,那其他的人为什么不能呢?如果全村都跟着赚上了钱,那村子的经济可不就提上去了!到时自己的婚姻权利,自然而然就能回到自己手里。想清楚了一切,看了眼正在切肉的徐方,郑秋兰也有些犹豫

  • 我把师娘拐下山7章(07夜病)

    原标题:我把师娘拐下山7章(07夜病)小说名:我把师娘拐下山07夜病“饭菜都好了,吃饭吧。”吴月芝早煮好了饭菜,没吃,等李福根回来。李福根哎了一声,看着桌上的饭菜,心里暖意融融,他特别喜欢这种家的感觉。“师娘,今天收的钱。”吃饭之前,他先把今天收的钱拿了出来,交给吴月芝,一共有八十多块,以前苛老骚在的时候,都是这样的,他出诊收了钱,回来就交给吴月芝。吴月芝今天却有些犹豫,道:“你师父也不在了,这个钱,你自己拿着吧。”“那怎么行。”李福根摇头:“当时说好的,我三年不拿钱的。”“可你师父不在了。”“

  • 表嫂的故事7章(第7章: 就是你)

    原标题:表嫂的故事7章(第7章:就是你)书名:表嫂的故事第7章:就是你陈兰芳把屁股撅得老高,就等着王鸣进入呢!可是干巴的等了半天,除了夜风吹到屁股上挺舒服的,就没有了其他的动静。“鸣子,你干啥呢?”陈兰芳扭着屁股说,吃饭前她趁机碰了一下王鸣的家伙事儿,就知道那东西一定大得很。一顿饭都没吃消停,脑子里就琢磨着那东西塞进自己身体里那得多舒服。所以除了王鸣给杜老边倒酒,她在一旁也没少的使劲儿,桌子底下,还不时的用脚丫子挑逗王鸣几下。这些小手段,她可是轻车熟路。半天没听着王鸣吱声,陈兰芳扭过头,不禁一阵

  • 乱情7章(第7章 挺得活像个棒槌)

    原标题:乱情7章(第7章挺得活像个棒槌)小说名:乱情第7章挺得活像个棒槌这两只队伍就仿佛是两只发/情的公狗一般,瞪着眼珠子谁也不肯让一步。目标就一个,要抢先通过这牌坊。“妈妈的,这狗日的王富贵真不是个东西,没看到老子累得跟狗一样?”龙小宝咬着牙抬着沉重的棺材,汗水滴滴答道的淌落。王富贵那边抬着花轿的队伍同样不好受,一个个呲牙咧嘴的,就仿佛那尾巴被踩着的哈巴狗一般。“狗日的,仗着有几个破钱,还真是无法无天了!”王富贵这个面子可丢不起,要不然以后咋还在龙王庄混?王富贵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王大孬,拉

  • 女神的贴身高手7章(第7章来头不小的女人)

    原标题:女神的贴身高手7章(第7章来头不小的女人)小说:女神的贴身高手第7章来头不小的女人独眼冷哼一声,说道:“我还查到了一件事。林清雪有一个哥哥,不过很早就因为失手杀人逃出了国外。能够让陈扬这样的高手来做一个保安,我看多半与林清雪的哥哥有关。很显然,这个陈扬是专门来保护林清雪的。”不得不说,独眼这家伙很聪明。马上就靠零星的一点情报猜出了个大概。齐娇娇说道:“这个陈扬在非洲是做什么的?”独眼说道:“我能感觉到他身上有隐藏的杀意。这种杀意是杀过无数人后累积出来的。我看他在非洲多半是当雇佣兵或杀手的

  • 东北招阴人7章(第七章 阴人借道)

    原标题:东北招阴人7章(第七章阴人借道)小说名:东北招阴人第七章阴人借道成妍问我东三省怎么邪性了?我指着远处起伏的、朦胧的山脉,问她:知道那些山脉代表什么吗?龙脉!地下有龙气,地上有龙形,这就不是一般的邪性。然后我又指着地下说:知道这地下埋的是什么吗?“埋了什么?不是鬼怪吧”“当然是了。”我说咱们中国,打仗多少年,古时候这块土地里,出了金国、大辽、后金,在这块土地上,战火纷飞,埋葬了多少枯骨?后来日本人打过来了,霸占了咱们国家的东三省,在地下又建立了不少军事基地,而且日本人后来打散了不少,很多日

  • 绝世兵王7章(第7章:强悍女军)

    原标题:绝世兵王7章(第7章:强悍女军)小说:绝世兵王第7章:强悍女军“咻!”一枚子弹准确击中了罗铮的行军包。几乎同时,罗铮看到女军人猛然从地上跃起,放佛捕食的猎豹,人在空中接住扔过来的枪,就在身体下落的一刹那,女军人全身爆发出浓烈的杀气,杀气犹如实质一般浓郁,手上的枪发出了一声令人震惊的咆哮声,子弹发出尖锐的音爆声,撕裂空气,不见了踪迹。女军人落地后快速滚动身体,两枚子弹几乎跟着女军人滚动的后背射入地面,在罗铮满脸不可思议的目光注视下,女军人猛的一拍地面,整个人暴起,一个虎跃冲出去五米开外,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