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容少的试婚小娇妻】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3:25:26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容少的试婚小娇妻

第一章:只有她才能做

“蔼—战少,好痛~”

“嘘~”

淫靡的味道在昏暗的房间蔓延不止,西式宫廷的奢华大床上,两具身子一上一下,姿势变换不断,勾人的呻吟宛若天籁,令人热血沸腾。阅读http://www.qi-wen.com/

“咚咚。”

突然一阵敲门的声音打断了床上纠缠翻滚的身影,才刚刚进入还未到达临界的男人眼睛不快地眯起,而他身下全身一丝不挂的女人脸态酡红地看着他,嘴唇贴着他赤裸的胸膛,满眼的欲求不满。

“战少……”

娇滴滴的声音刚一喊出口,突然身上的男人猛地从她的身体里毫不留情地撤了出来,连带着他眼中适才弥漫眼谷的欲涩也都消褪的一干二净。

“咚咚。”

穿衣服的功夫,敲门的声音依旧不止,男人随意地披上一件深蓝色的浴袍,单手枕在后面的靠枕之上,五官立体,眼眸深邃,姿态妖娆。

“进来。”

薄唇微扬,淡淡的吐出两个字,而躺在他旁边的女人见状不甘地咬了咬唇,不死心地换了个姿势倚在男人精壮的古铜色胸膛上,那胸膛上面大大小小的疤痕,错综复杂,却充满了男人味。原文qi-wen.com

“战少,听说你找我?”

打开门,一身雪白长裙的少女走了进来,她的眉眼看起来妖娆魅惑,但是那双眼睛透露出的却是一股犹如清泉的淡冽美好,好像妖娆与清纯这样双重的个性放在她的身上,毫不冲突。

佟笑笑站的身体很直,眼睛不是很大,但却有着一双很好看很迷人的桃花眼。

她半笑地望着床上毫不避讳的两个人,态度恭敬又随意。

这里是Xml蔷色园。

位于罗亚国与西西里的边界,是一处专门培养杀手精英的训练营,而且是专属女子训练营。

这里的每一位特工都是女生,基本都是从各个孤儿院专门搜寻优秀的苗子然后安排进蔷色园,从三岁直到十八岁成人礼之前,她们将在蔷色园度过这里每一个日日夜夜,竞争激烈,毫无人情,而她们每一个人都要听命于蔷色园的主人——战少。

没人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这个男人身份成谜,而且为人冷俊肆意,而她们在蔷色园工作的特工,有的人一生都未必见得到这个神秘的男人。推荐http://www.qi-wen.com/

偏偏,她是一个例外。

佟笑笑的出现,使得床上的女人立刻产生警惕之心。

而面对厉美娜赤果果的敌意,佟笑笑像是没看到一样,她的目光锁定在战少的身上,一分不错。

她不怕这个男人,不知道为什么,是五岁被他从孤儿院带到蔷色园的时候,就不怕他。

而来到蔷色园的女特工,姿色绝美的,基本都会被先送上战少的床,可是她昨天才刚刚过完十八岁的成人礼,至今还是处女一枚。

这是一件令佟笑笑很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件事。

男人从床上走下来,气势逼人,风度翩翩:“看看这个。版权qi-wen.com

他指了指桌子上刚刚打印好的文案,目光在佟笑笑高挑的身上一扫而过。

“罗亚国暗夜之帝,容渊,中法混血儿,29岁……”

这是一份关于一个男人的资料。

而这个男人,佟笑笑不陌生。

她皱了下眉,前几天还听到有关这男人的消息,他是罗亚独一无二的王者,明明不参与任何国家政治,却是在罗亚国内比总统还要受人尊敬的男人,据说不止他权势滔天,长相也很不错,每一个女人见到他的脸都会瞬即被迷住,不过……他似乎是一个GAY?!

佟笑笑扶额不解:“是要派我去执行任务?与他有关?”

第二章:他可是个GAY啊!

佟笑笑扶额不解:“是要派我去执行任务?与他有关?”

“是。”战少点头,过于修长的手指点了点佟笑笑的脸:“你来蔷色园已经十五年了,今天将会是你第一次执行任务。”

“可他是个GAY啊?!”佟笑笑嫌恶的皱眉,声音有些过分的高了起来。

对于执行任务她其实不怎么讨厌,毕竟她不可能在蔷色园吃一辈子软饭,但。奇闻网。。。。对方是个GAY,她要怎么下手?!就算是色诱,这也太难了吧!

佟笑笑欲哭无泪。

战少板着脸,面无表情:“就是因为他是GAY所以这个任务非你莫属。我已经让人把你的行李全部打包好了,今夜就启程,而你的任务,就是要拿到罗亚国的防御地图以及——跟他结婚。说明http://www.qi-wen.com/至于是什么我回头会让人专门联络你。”

结婚?!

佟笑笑瞪大眼睛很难以理解:“结……?”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战少冷冷打断:“如果不愿意接受任务你知道下场是什么?”

“。。。。”

佟笑笑耷拉着脑袋,她当然知道啊!身为蔷色园的特工,如果不接受任务,会立刻被抓到兽园然后被分配到五头发情的公狮笼中……想一想,就令人毛骨悚然。

可即使如此,她还是有点不太能接受,而与此同时一直躺在床上被当作空气的厉美娜见状却在冷冷地笑,像是在嘲讽佟笑笑,佟笑笑趁着战少低头在找资料的功夫,狠狠地回了她一记白眼,厉美娜对她比了个中指,佟笑笑冷哼一声,像是没看到一样转过头去。

“具体的联络方式我会让人告诉你,另外……你还得找一个搭档。”

“搭档?!”

正在生闷气的佟笑笑猛地瞪大眼睛,只看到战少此刻正好转过头来,瑰丽的唇角略略一弯,夹杂着本不属男人的邪魅风情:“你得带个孩子。”

“……”

?!

WHAT!

…………【罗亚国境内】清晨。

“嘭——”

这是一间独立的总裁办公室,前方的玻璃隔板内是非透明的安全办公区,而拉开隐藏的玻璃门板之后,便是一件独立男子公寓。

秘书端着刚刚泡好的咖啡,正准备推门为里面的男人送进去,忽然一个白花花的不明物体就丢到了他的脚边,秘书楞了一下,一定睛,发现在他脚边捂着暴露的三点的赫然是个女人……而且,全身赤裸。

“SHIT!这是第几次了?!”

房门被人从里往外的推开,一股强势逼人的气息扑面而来,秘书战战兢兢地将咖啡放到桌子上,只见一个身材高大只围了一间浴巾的外国混血男人站在房门口,目光阴冷如箭地盯着自己,那秘书打了个寒蝉,赶紧跟BOSS请罪:“对不起BOSS,我猜这可能是昨天您在办公室休息的时候这个女人偷偷混进来的……”

容渊铁青着脸,一言不发,五官立体而深刻,像是从浮雕画里走出来的幻影,深黑色的瞳眸,犹如绽放的地狱玫瑰,朵朵带刺,令人心惊胆颤。

这个男人不需要多看,只一眼,就知道他是一个混血界的尤物天才。

独一无二,世间少有。

他深不可测地瞥了一眼地板上满脸泪水的女人,然后高傲地避开眼神,好像看一眼都会脏了他的眼睛一样:“我去洗澡,给你五分钟,把这个女人处理了。”

“……”秘书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可是这个女人是……”

他话还没说完,猛地男人一个锐利的目光扫来,顿时秘书噤声了。

他悲催地看着容渊冷冷地转身、关门,直到一分钟后浴室传来哗啦啦的声音,秘书才叹了一口气,低下腰一脸抱歉地对女人道:“雪莉小姐,看来这件事你得自己跟容老爷汇报了。”

第三章:哪来的疯女人捣乱?!

他话还没说完,猛地男人一个锐利的目光扫来,顿时秘书噤声了。

他悲催地看着容渊冷冷地转身、关门,直到一分钟后浴室传来哗啦啦的声音,秘书才叹了一口气,低下腰一脸抱歉地对女人道:“雪莉小姐,看来这件事你得自己跟容老爷汇报了。”

…………大约十五分钟之后,容渊才从浴室内拉开门出来。

而当他换好一身得体西装出来之后,只见办公室的地毯已经被全部消毒过了,整个空气内也都弥漫着一股蔷薇花消毒水的香气,原本如墨汁的脸色,终于好转了一些。

“BOSS。”

秘书威尔早早就在一旁候着了,见容渊出来,立刻拿着资料迎上去。

“上午是有一场谈判会?”拿起灰色的西装外套,容渊面容不变地穿了上去。

“是,今天您要跟班克斯在伊丽莎白展厅进行关于上一次未完的谈判。”

威尔的提醒,让容渊想起上一次在西西里边境的失利。

班克斯。

他明知道他不喜碰女人,并且有女性洁癖,还当众送了一个美国女人给他,害的他当时连谈判都没能继续下去,就立刻离开谈判会场掉头回酒店洗澡,想到那一次唯一在外人面前的“出丑”,墨色的眼眸稍纵即逝地闪过一丝寒冽,容渊冷冷地掀唇:“好,我们现在就走。”

…………知道今日的谈判十分重要,所以威尔早就提前将容渊的车子从庄园开到了议事院。

因为这几天因为工作的关系,容渊这几天都是在议事院工作与睡觉,威尔将车子昨日送去保养之后今天一大早就立刻让人开到了议事院的门口。

阳光灿烂,天气明媚,罗亚国的空气质量一向很好,而且四季如春,很少有特别冷或者热的天气出现,所以这样的天气,最容易调动起人的好心情。

戴上墨镜,黑色的劳斯莱斯已在议事院门口准备妥当,身高将近一米九的容渊微微弯腰,坐进后座内,威尔见状也立马跟着上了主驾驶。

他是容渊的保镖、秘书、管家,还兼职——司机。

车子启动,正常行驶,因为议事院是在微远的郊外,离繁茂的都市有一定距离,威尔想抄一条小路拐上高速,却不想汽车刚启动,就在即将拐弯的一瞬,突然一抹身影从旁边的草丛内窜了出来,速度像是闪电一样的快,威尔心一紧,下意识地踩了刹车,而这突如其来的刹车,令坐在后座的男人如山似得身影也跟着晃了晃。

“怎么?”

“BOSS,你看,前面有一个女人,还抱着个孩子!”

威尔擦了擦额间的汗,像是这样的情况几乎从来都没有发现,因为在罗亚国几乎所有的民众都识得容渊的车子标识,因为在车徽的顶尾标识上会有一朵小小的白色蔷薇花,是所有人的禁忌,只要一看到这朵白色的蔷薇花就会得知是容渊驾到,所以根本不可能有不识趣的人撞上来,可偏偏现在车前的女人大张着单臂,一副就是准备拦车你奈我何的模样——威尔觉得有点不太对劲:“少爷,那个女人好像是故意要拦我们的车。”

容少的试婚小娇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容少的试婚小娇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小说《前妻不要逃》之第十一章 暗恋【11】

    原标题:小说《前妻不要逃》之第十一章暗恋【11】书名:前妻不要逃第十一章暗恋自从冷清溪上班之后,她就专门避开和凌菲儿于慕寻城见面的机会,幸好她总能拿捏好时间,既不让自己迟到,又不会碰上那两个讨厌的人。“早,冷姐”“你们早”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公司里的员工相处的如同姐妹一样,这可能也是老板管理有方吧,短短的一段时间,让冷清溪都不的不佩服这位年轻的小老板,不仅在设计上有独到的见解,在生意上更是有自己的一套办法。“冷小姐,麻烦到我办公室来一下。”老板白书南却一直都客气的叫她“冷小姐”,只是除了冷清溪之

  • 小说《相思君知否》之玉碎瓦全【11】

    原标题:小说《相思君知否》之玉碎瓦全【11】小说名称:相思君知否玉碎瓦全若妃的孩子没保住,不到五个月,流产时异常困难,最后和着血水掏出来,是个刚成型的男胎。她身体底子不好,宫壁极薄,本已有滑胎之照,这一摔,宫裂血崩,能保住性命已属侥幸,更遑论再孕育孩儿。丑妃数罪并罚,重阳节那夜之后,便被关入地牢,等待判决。宋庆成的牌位,终究没能留给她,第二日宫人们打扫凤鸣阁,见那灵牌还在龙口里卡着,好几个年轻力壮的宫人耗尽力气,倶没能将它拔出来,那东西好似与生俱来便生长在其中,坚如磐石,刀砍斧劈无以撼动。献帝只

  • 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11章 药哑【11】

    原标题: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11章药哑【11】书名:半生情缘半生劫第11章药哑苦涩的汤剂被强行灌入嘴里,顺着喉咙很快流入了胃中。应雪桃没有反抗,她又能反抗得了什么?她害死了父皇,如今连母后也保护不了。她真的累了,想哭,可是眼泪像是早已流干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她翻身下床找水喝,不小心跌倒在了地上。剧烈的疼痛让她张大了嘴巴,可是嗓子眼一个音节也发不出来。应雪桃哑了,这件事在宫里很快传开了。被派来看管她的宫女,如同看待畜生般看她。她们私下里议论,有的说应雪桃可怜,有的说她活该,还不如一头撞死得

  • 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11章 误会发怒【11】

    原标题: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11章误会发怒【11】小说:先生,我们不约第11章误会发怒当林语嫣按响门铃时,酒店房门忽然就开了,屋里漆黑一片,一只大手拽进她就将她抵在了房门上。口中全是浓重的红葡萄酒味,熏得她脑袋有些发沉,男人迫不及待撕碎她的连衣裙,双手转过她的身,从身后占有了她。林语嫣从开始的挣扎到被他完全掌控,她的身体发软要往下坠,男人抱起她就走进了卧室。等她的背刚碰到柔软的大床,男人很快就压了上来,动作粗鲁不带一丝温柔。“今晚的你,很特别……”过了没几秒,突然,冷爵枭的动作停了下来,一

  • 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11章 逼问【11】

    原标题: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11章逼问【11】小说书名:烟波江上余音绕梁第11章逼问多么温柔,多么体贴,萧月看着她的动作,却只觉得恶心。“不用了。”陆温泽搂住她转身,声音清冷,“她不像你一样善良柔弱,这点雨算不了什么。”门被“哐”的一声关紧,大雨倾盆,她站在原地像是一尊石像,浑身上下都是冷的。她不知道站在那里站了多久,离开时仍旧下着雨,她没有拿地上的行李,只拖着沉重的步子往夏遇的家里走去。夏语是她唯一的朋友,也是见证着她爱上陆温泽这十五年的人。等到夏语打开房门的那一刻,她甚至来不及开口和

  • 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11章 面对他的……【11】

    原标题: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11章面对他的……【11】小说名字:相思满心间第011章面对他的……乐宝儿听到来人的动静,立刻从沙发上爬下来,扑到方小鱼的怀里。方小鱼蹲下身,把想念了一天的宝贝儿子揽进怀里,好一顿亲。“咯咯咯……”乐宝儿窝在妈咪怀里撒娇,清脆地笑着。“哎呦喂,小鱼啊,你可算回来了,我这一把老骨头都要散架咯!”沐老爷子佯装抱怨到,脸上满是享受天伦之乐的乐意,没有一点不耐。方小鱼抱起乐宝儿,满脸歉意的朝老爷子鞠躬,笑了笑:“给您添麻烦了。”“乐宝儿就还给你啦,我先去睡了,老咯,熬不得

  • 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11章 误会发怒【11】

    原标题: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11章误会发怒【11】书名:略过岁月去爱你第11章误会发怒当林语嫣按响门铃时,酒店房门忽然就开了,屋里漆黑一片,一只大手拽进她就将她抵在了房门上。口中全是浓重的红葡萄酒味,熏得她脑袋有些发沉,男人迫不及待撕碎她的连衣裙,双手转过她的身,从身后占有了她。林语嫣从开始的挣扎到被他完全掌控,她的身体发软要往下坠,男人抱起她就走进了卧室。等她的背刚碰到柔软的大床,男人很快就压了上来,动作粗鲁不带一丝温柔。“今晚的你,很特别……”过了没几秒,突然,冷爵枭的动作停了下来,一

  • 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之第11章那是我的孩子【11】

    原标题: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之第11章那是我的孩子【11】小说名称:倾城时光只与你第11章那是我的孩子我挺直了脊梁骨,“对,我不愿意。如果你打算用婚检单的事来要挟我,那你随便。比起林薇捏造检查结果,你掐死自己亲生骨肉的事,是不是更让业界震惊?”“你把医院经营得那么好,树大自然招风,我相信业内一定有很多竞争对手巴不得你名誉扫地吧?”沈寒惊了惊,表情诧异得就像从未认识过我一样:“你敢!”“你觉得一个亲眼看着自己孩子被掐死的妈妈,有什么事做不出来?”他的瞳仁狠狠一缩,“秦歌,我好像真的有点在意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