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我和总裁丧失岛求生】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0:45:43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我和总裁丧失岛求生

海难

我叫路貂蝉,不过空有个名字,颜值嘛,不提也罢。奇闻网

大学学的美术,毕业以后还算运气好,混进了一家跨国公司实习,原以为要飞上枝头当凤凰了,谁料想却是个大火坑。

作为一个苦逼实习生,公司里是个人都能拿我当丫鬟使,这不,大周末的,就从暖融融的被窝里,把我叫到了公司。

每次干这种损事儿的,总是白痴李。

没办法,谁让她是我们部门经理,我尝试过跟她讲讲劳动法,差点被这白痴给辞了。

对于这种事,我也只能忍。

而且,单独加班这档子事儿,无非做做样子,前半个小时多少弄点东西,后面该干什么干什么。

说起来跟第一次啪差不多,开始时候疼,很快就渐入佳境了。【我和总裁丧失岛求生】小说在线阅读

于是摆弄了一点事儿后,我就打开荒野求生看起来,挺喜欢这档节目的。

视频里,贝爷身手矫健,从树洞掏出一个虫子就塞进了嘴里,正期待着那声经典的“嘎嘣“呢,忽然背后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接着门就被推开了。

来的人,竟是我们公司的大BOSS——曲意。

我这种小实习生,被总裁抓个现行偷懒,那感觉,你能体会么?

姐登时就后背一阵刺痒,全是汗液迫不及待挤出汗毛孔时造成的摩擦。

曲意应该还不到三十,比我高两头,总是西装笔挺的,一脸正儿八经,看着都吓人。

然后他说话了。说明http://www.qi-wen.com/

“今天不是周末么,你怎么还在公司?哪个部门的?”

我吞了口口水。

“回、回曲总,我是设计部新来的,我叫路貂蝉!”

总裁大人面色一凛:“貂蝉?”

我就因为这破名儿,从小被人磕碜到大,一听他的话音,就知道啥意思……

于是赶忙岔开话题,正色道:“我是实习生嘛,不努力一些哪里行哦,这样加加班多好,既能给公司做点事,还能尽快提升自己工作能力,争取早点转正嘛。”

这么多年的作业写下来,姐的扯皮功力可不是白练的。

总裁听着,眼里的揶揄,嘶一声变成了赞许,只见他冲我点了点头:“路貂蝉……嗯,不错不错,好好干,公司不会亏待每一个努力的员工。”

夸了几句,潇洒帅气的转身而去,径直进了总裁办公室。

我那悬着的小心肝总算落到了地上。

对着空气,狠狠地比了个V字。说明http://www.qi-wen.com/

很快,他又出来了,拿着一个小包,匆匆下楼,临出门还对姐挑了挑大拇指。

我当时那个美,急忙小碎步跑到窗口。

修长的身影,很快便出现在楼下,就见他急匆匆走到停车场,跳上了一辆红敞篷。

车子发动后,嗡嗡几声,好半天竟然没有动。

然后,他像一头愤怒的牛犊,跳下车踢了两脚。

噗,坏了?豪车敢情也这鸟样嘛!

接着,他一边摔钥匙,嘴里法克法克的,跑到路口拦出租。

等了还不到两分钟,他便满地团团转起来,猴急得不行。版权qi-wen.com

这是要去干嘛?这么急……难道是会女友?

我正在YY,他突然拿出了手机,然后,公司前台的电话响了。

我一愣,赶快跑过去接,那头大总裁的语气几乎是命令着来的:“那个,路貂蝉,你有车吗?快送我去码头,我这边车坏了!”

我说大总裁,我月薪2000,哪来的车?你故意挖苦我是吗……

犹豫了一下,还是不太敢说没有

“曲、曲总……电动……小绵羊行吗?”

说的时候,姐的内心是崩溃的。

不成想,大总裁连犹豫都没有一下,就说:“来吧来吧。”

我还能说什么,弱弱的问一句:“去……去哪儿啊。”

“九龙港。”

公司楼下,我带上安全帽,一脚蹬在电瓶车的脚踏上,看了眼眉头紧皱的总裁大人。

“上车吧。网站http://www.qi-wen.com/

曲意摸了摸鼻子,略带尴尬,修长的双腿一跨上去,我顿感小绵羊咩一声,向下矮了半截。

总裁,您能轻点么……

为了不耽误他的时间,拧开钥匙的一刹那,姐便猛提速,吓得大总裁唉喂一声,一把抱住了我的飞机场……

目的地到达后,他拍拍我的肩膀,赞许的眼神对我微微一笑:“路貂蝉是吧?走,跟我一块儿嗨皮去!”

我正望了一眼海边停泊的大游轮,怯怯说:“这……这样不太好吧?我的包还在公司呢……”

总裁大人面色一沉。

“到底去不去!”

“去……”

总裁大跨步朝游轮走去,我左右踅摸了一圈,找到一处可以锁电动车的铁栏,刚准备拴住小绵羊,忽听有人叫我。

“路貂蝉!你怎么上这儿来了?”

我定睛一看,艾玛,怎么会是白痴李?这一身少见的袒胸露乳大装备,真是让我瞠目结舌啊。

没等我回过味儿来,噼里啪啦一大堆训话便喷了过来:“路貂蝉,不是让你让在公司把框架做一下么,跑这里来干什么,这都几点了,做了多少进度?这不是学校!我刚出校门那会……”

巴拉巴拉……

我可不敢惹她,小声解释:“那个,其实是总裁邀请我来的。”

白痴李一怔,随即吼道:“我说你呀,打个草稿行么?我汗,总裁邀请你……还不快给我回去做事!”

我低了低头,感觉天一下子黑了。

认命的打算回去。

刚一跨上电动车,又被叫住了。

“路貂蝉!”

我一听,艾玛,大总裁的声音。

“车子锁栏杆上就行,船马上开,再磨叽不等你了!”

我心里是咯噔一声,这是招谁惹谁了……

白痴李目瞪口呆,回头看看甲板上的曲意,又看看我。

无奈,小碎步跟在几位大人身后上了船。

刚顺着梯子爬上甲板,就见一个大大的美女扑到了曲意怀里,挽住他的胳膊娇嗔:“哼,怎么才来呀。”

不用说,这位就是令他刚才火烧火燎的原因了。

我又自卑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更加自卑了。

这颜值,这身段,这什么什么线,那叫一个靓啊,唉。

白痴李跟人家一比,渣渣都不剩啊。

大美女挽住总裁后,斜瞥了我一眼。

于是姐跟她四目相对……

说句不要脸的话,我呢,觉得她吧,有点不耐看。

上船以后,我去!

我不想说什么高端大气上档次,可是,这么多好吃的,实在无力抗拒!

黑的是慕斯,灰的是牡蛎,红红艳艳的,乃是阿拉斯加大螃蟹!

我像做贼似得,四下瞄了瞄,发现那些人三三两两的,端着酒杯互相打哈哈,你夸我一句,我捧你一句的,根本没人理我。

而我最怕的白痴李,此时正嬉皮笑脸地往一个老头子面前杵胸脯……

这还客气什么,轮起腮帮子,开动!

一边吃,一边忙不迭掏出手机,刷出朋友圈,你们这些没良心的,前几天吃个火锅还气姐,看我馋死你们!

不知不觉,天渐渐黑了,游轮也不知道航行到了哪里。

我斜躺在沙发上,欣赏着船舱里播放的钢琴曲,似睡非睡间,听着窗外怎么响起一阵呜呜声?

还没反应过来怎么了,暴风雨便强势袭来,吹得游轮里晃晃悠悠,我差点从沙发滚到地上。

紧接着,音乐声嘎然而止,换成了一个急切的男声,让大家镇定什么的,说很快就会过去。

他话没说完,窗玻璃便碎了,冰凉的海水哗地灌了进来,我只觉得自己被冰冷的液体浸透全身,无法呼吸……

流落荒岛

再睁眼时,一股海腥味直冲鼻腔。

我发现自己趴在沙子上,眼前有只小螃蟹。我一动,它迅速爬走了。

四下看了看,周围还有好些人,七零八落的横躺在地,有的闭着眼像睡着似得,有的已经醒了,咳嗽不止,边咳边吐水。

我有点发懵,勉强支撑起身子,手指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

顺势一看,艾玛,居然是白痴李,正头发凌乱的躺在我身边……

“贱……李经理,李经理!”

我推了她几把,也不见醒,我急眼了。

“啪”用力朝她脸上一扇。

仍是不醒。

我卯足了劲儿,啪!啪!啪!连扇三下。

打得手都疼了,白痴李才撇撇嘴,吐了一口水,咳几下,就真的醒了。

“额,我这是怎么了。”她迷迷糊糊的咕哝。

“李经理,你可算醒啦。”我换上笑脸。

她一愣,突然疯了似得大叫:“啊……不好,风暴,海难,船、沉了,船沉了……救命,救命啊!”

面对张牙舞爪,接近癫狂的白痴李,我有点头疼。

如果可以,我真想丢下她走人,但是我不能。

这陌生的地方,也就跟她最熟了。

“李经理,没事了没事了,我们这不是好好的么!你知不知道这是哪儿?”

白痴李一听,急忙看了看四周,前面是汪洋大海,身后是叵测的树林,旁边是一堆不知死活的人。

她这么一看,顿时泄了气了,一脸惊慌。

“路貂蝉,咱们这是在哪里啊,我……我我们该怎么办那……”

一副慌了神的神态。

我只能暗自翻个白眼,我怎么知道这里哪儿。

“李经理,我也不知道啊,不如我们先把大家叫醒吧?”

白痴李傻了似得点着头,爬起来就要往树林里撞。

我一把拉住她,示意人都在海滩上,然后开始叫人。

一个男的醒转过来。

这人看起来三十多岁,穿着制服,样子像个保安。

一问,才知道他是船员,叫水生,这艘游轮叫玛丽号。

然后我们三个,就这样绊绊喀喀的在人堆里寻找活口。

陆续的又发现两个,一个胳膊被什么东西撞伤了,一睁眼就嚎叫个不停,那声音乍一听还以为是女生,细看,原来是男的。

白痴李在旁直皱眉,水生抓住他的肩膀好一番抚慰。

询问半天,才知道这竟是曲意的同学,叫周勇猛……

于是搜救者变成了四个。

第五个醒来的,是我们的曲大总裁。

找到他时,他正趴在一块石头上,他是那种较长些的发型,被海水冲得凌乱不堪,抱着石头的姿势又特别怪异,乍看之下,难免心惊。

白痴李向后猛退两步,推我说:“路貂蝉,去、去看看是谁!”

我也有点发怯,上前蹬着他的肩膀,一用力,把他翻了过来,发现是他时,他也醒了。

张嘴就喊:“千羽,千羽……”

不用问,肯定是那个大美女。

一边喊,一边刨沙子,那意思活像他的千羽钻能进地底下。

我急忙走过去安慰他。

“喂喂,别刨了,人怎么可能在沙子里!死也是死在海里啊!”

我话一出口,曲意猛地便抬起了头,对着海面喊起来:“千羽!千羽!”

我正想跟他说就是打个比方,别当真,白痴李在旁边突然推我一把,使劲瞪我:“路貂蝉,你这是说的什么话,脑子短路了吧,你都没死,关小姐怎么会……去去,一边去!”

训完我,她转过头,对曲意抚媚一笑:“曲总,您别听这小妮儿胡说八道,关小姐肯定没事的,说不定落到别的地方被救走了。”

总裁大人这才叹口气,勉强打起些精神。

然后我们几个,又找到俩女的。

知道眼下处境之后,都被吓到了,一个呜呜哭起来,一个忙不迭地吵吵自己的手机哪儿去了。

大家手机都没了。

唯一手机没丢的是水生,可惜也早泡坏了。

看到这种情况,总裁大人叹口气,对着大伙鞠了个躬:“真的很抱歉,诸位来参加在下的生日宴会,想不到弄成这样,对不起了。”

几人这才想起缘由来,有叹气的,绝望的,恐慌的,纷纷埋怨他。而无论他们说什么,曲意只是低头不语。

水生在旁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突然搭话说:“这种天灾,谁也料不到,曲先生您别内疚了,咱们现在应该鼓起劲儿,想办法出去!”

水生这么一说,大家立刻安静了下来,期待地看他。

是啊,谁都知道,事情都已经这样了,想办法脱困才是正事。

我在旁边也赶紧搭腔,说:“是啊是啊,咱们可以先自救的……”

话刚出口,就被教训了。

“自救?呵呵,怎么个自救法儿?”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一开口,白痴李就打岔。

“吃的,喝的,什么都没有,前不着村儿后不着店的,哎呀你就别添乱了,听人家说!”

我本来想说,趁着天还没黑先找点水,她一咋呼,我也不太敢吭声了,水生开始问俩女的叫什么。

一个叫韩萌,一个叫刘思莼,都是那个千羽的闺蜜。

一共三男四女,七个幸存者。

问完后,他看看天色,半晌不语,好像在寻思什么。

寻思了半天……

曲大总裁憋不住了,问:“现在要怎么办。”

水生一愣,说:“这个……找点干柴点火吧?我见电视里都是点火求救。”

曲意点点头,又问:“如果没人来呢?”

水生好像并没有相关经验,竟被问的吱吱唔唔起来。

我在旁边看着,不禁想起了贝爷的教导……

急忙搭话说:“先找地方住,做好准备!”

然后,我滔滔不绝地对他们讲起了野外生存的各种要素,唬得他们一愣一愣的。

不知不觉,我居然成了众人的中心。

曲大总裁也是满脸赞许神色,问我下面的计划。

我看了看四周,密林中虽然一般都会有水果和食物,但同时也有毒蛇毒虫什么的,我们又不是专业探险队,但凡有一点选择,就不应该进去。

虽然林子边有椰子树,但是太高了,足有十多米,这个季节椰子又没熟的,谁也爬不上去啊。

而那些死掉的人,如果任由他们腐烂,大家闻了肯定会得病。

于是我指指那些遇难者:“先埋了他们?”

还没等曲意说话,白痴李便皱起眉头。

“埋了?你知不知道他们都是什么人?这位是张少爷…还有李老板,知道么你,还有刘太太……这些人都是何等人物,你居然要这么就埋了,脑袋是不是秀逗了?”

求生

我早就受够了她的压迫,现在又不在公司,姐才不鸟你!

于是我把眼一瞪:“求生第一要素是什么?是活着!这些尸体这么放,很快就会腐烂,万一大家得了病,什么身份也白搭,懂?”

这一咋呼,曲意眉头顿时皱起眉看向我,那眼神也说不清是赞许还是讶异。白痴李更是瞪大了眼。

好半天,没一个人搭腔。

最后还是曲意先开口赞同我,然后便低头挖起来。

他这一动手,周勇猛也跟着挖,但是边挖边埋怨。

“真是受罪,人家还没顺过气呢,还要干这种苦力活,哎呀,烦死了。”

好在海滩上的沙子比较松软,挖起来不太费劲。

然而好景不长,一个坑挖好后,刚开始第二个,周勇猛突然惊叫一声。

曲意显然知道这个同学的秉性,厌烦地问:“又怎么了……”

一看,居然是一只人手。

干干瘪瘪的,像塑料似得。

但谁都知道,这是真手,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埋在这儿。

“我的妈呀。”几人都被吓了一跳,周勇猛更是惨叫一声,那叫一个石破天惊。

俩千金妹子早就吓哭了,呜呜吵着要回家。

我也是一阵根儿颤。

这种事还是男人胆子大,水生和曲意壮着胆,合力把他们挖了出来。

竟是两俱完整的干尸,由于没了水份,呲着牙,表情特别狰狞。

“他们是不是被渴死的啊。”韩萌抹着鼻涕问,丝毫不见了刚才的端庄。

刘思莼搂着她的胳膊,光顾打哆嗦了。

白痴李吓得花容失色,指着我骂:“都是你,不让你埋非要埋!”

水生皱着眉说:“这八成是以前的遇难者,奇怪,怎么干了?”

韩萌说:“渴死的呗,呜呜呜呜。”

周勇猛突然一拍大腿:“对了,这里是不是有原住民啊,咱赶快找找,说不定有救了!”

曲意说:“有原住民的岛都开发过了,不可能。应该是别的遇难者,和我们一样被冲到这里,然后——”

“然后怎么样?”

“没有食物,没有淡水,最后只能活活饿死在这里!”

他一说这个,女人们顿时大哭起来。

当然,不包括我。

“这可怎么办,怎么办哪,难道真的要困死在这地方么……”

闹归闹,大家最后还是冷静了下来,开始分工。

韩丽和刘思莼去海边漂来的杂物中找东西,看有没有金属或瓶子,我们几个把尸体埋了。

然后,我们在远处的山脚下找了一块大岩石,岩石探出半截,下面有五六米深的凹陷,山洞原来是这样形成的。

周勇猛拍着手,就要往里闯。

我吓得急忙叫住他:“回来!先看看有没有吸血蝙蝠!”

周勇猛一愣,讪讪的退了回来。

水生用石头试探着扔进去,反复几次,都没有什么动静。

白痴李冷哼一声,率先走了进去,我们几个也进去了。

这山洞虽然不太大,但也不算太小,除了容纳我们七个人,还空出一片地方。

我一看,刚好可以用来生火,便让水生去找柴禾。

然后,用石头把韩萌俩人找来的一个包着铁皮的木板砸断,取下铁皮,又砸出凹,让曲意去取海水。

准备用蒸馏法弄点淡水喝。

吩咐完后,我感觉恍然如梦。一天前我还是一个实习生,流落到这鬼地方后,竟悄然成了管家婆……

不仅可以命令大BOSS,还能呵斥白痴李。

苦笑一下,心里油然一股存在感……

他们走后,山洞一片安静。

我招呼周勇猛,和我一起用树枝和棕榈叶把洞口遮住。

不一会,出去的两人回来了。

我拿着柴禾开始架火堆,边捣拾边教育他们。

“其实呢,这东西也需要技术的,架得太实会出浓烟,架得太虚容易塌,要这样,这样,再这样……”

正孜孜不倦呢,一回头,突然想到,我并没有火啊,难不成要……瞬间汗了一下。

虽然看过贝爷怎么钻木取火,可是说真的,我并没什么信心。

主要是又渴又饿,提不起力气。

正尴尬着在心里数一二三,看看是让水生钻,还是曲意钻,曲意突然递了个打火机过来,还是芝宝的。

谁说抽烟不好来着?

生好火,我把一“盆子”海水放到火架子上。

众人不解:“这……不是海水么?煮了干啥?”

白痴李早就对我不爽了,见机立刻发作起来,瞪我一眼:“二货,一点常识都没有,海水越喝越渴!”

我微微一笑,撇撇嘴,而她还凶巴巴瞪着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又要被教育了。

“这个嘛,嘿嘿!”我说,“叫蒸馏法,将海水这么一煮,水蒸气会挥发上来,用东西盖住,水起就会附在盖子上,那个,却是淡水也。”

我这么一解释,白痴李张大了嘴干笑起来,无话可说!

其他人一听,眼睛都亮了,纷纷舔着嘴唇。

一整天都没喝过水,都是渴的不行了。

突然,白痴李似乎想到了什么,把那对36D一挺,说:“可是,你拿什么东西盖啊!你有盖子么?”

我心里暗想,既然姐说了,就肯定有办法,你这白痴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

我看了看众人,大家的外衣全是土,而文胸又太小……

水生没穿里衣……

周勇猛穿了一条豹纹小背心……看着都恶心。

只有我们的大总裁,里面居然穿着白背心!

便直接开口,命令他贡献出来。

于是,六块腹肌鱼尾线,就这么生生呈现在了大家面前。

韩萌和刘思莼红着脸低下了头。

白痴李更是眼中放光,眼瞅着胸脯起伏的厉害,真是不要脸。

火堆燃烧得噼里啪啦直响,水开了。我把背心蒙上去。

没多久,背心便湿透了,我小心地抓住背心的两头,把水拧到棕榈叶子上。

如此反复几次,滤掉了背心在海里沾上的盐分,终于弄出了第一汪淡水。

“谁先喝?”我问。

周勇猛早就等不及了,急忙说:“我我,我先!”话没说完,一把端起叶子,将水倒进了嘴里。

“嗯?怎么有股香水味?”

吧嗒几下嘴,他冲着曲意一笑:“好香啊。”

总裁不明所以,呆愣一下看着我。

我嘿嘿一笑:“你用什么牌子的香水?”

曲大总裁顿时明白了,瞬间脸色爆红。

那种含羞带怯的表情,像极了被恶霸调戏的良家少女。

而周勇猛呢,居然满脸幸福神色……

天呐,这俩人什么关系?

又蒸馏了几遭,众人喝饱后,我便被表扬了。

周勇猛对我一竖大拇指:“没想到,美女你还挺有料的嘛。”

曲意也搭话说:“那当然,我们小路可是很努力的!”

我虽然没照镜子,但也知道自己肯定已经乐成了一朵花。

于是惹恼了坏人。

白痴李八成就见不得我好,撇唇讥讽:“这种时候还笑得出来,真是没心肝,交给你的事情肯定没做完吧?进度到哪儿了!”

我对她甜美一笑,并不理睬。

果然,不等我开口,曲大总裁便皱了眉,说:“李经理,这都什么时候了,工作的事情还是先不要提了,你呀,平时就是太严肃!”

白痴李张嘴瞪眼,哦哦着,连连点头。一双狐狸眼却使劲对我冒凶光。

我和总裁丧失岛求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我和总裁丧失岛求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1米8“大胡子糙汉”玩刺绣,还让杨幂穿在了身上!

    人要享受生活,而不仅仅是活着。Rexy与Ada身高一米八,满脸络腮胡,面对眼前这个体型颇丰、笑容腼腆的大男孩,你猜猜他的职业是什么?“通常我会给他们20次机会,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够猜到。”Rexy忍不住笑出声来:“其实我是一位绣郎。”一个“糙爷们”刺绣?简直令人难以置信。就在前不久,他还以唯一华人团身份,代表工作室在伦敦领取了刺绣届的“奥斯卡”金牌。然而,荣誉的背后,是整个团队夜以继日的付出。完成一件刺绣作品,少则一个月,多则一年。杨幂穿过他们的刺绣作品;芭蕾皇后谭元元慕名而来;为芭蕾舞蹈家

  • 苏东坡嫌紫砂壶太小巧,亲自动手做了把“东坡提梁壶”来泡茶

    “东坡提梁壶”,又称“提苏”,是宋代大学士苏东坡研制的一种茶壶。苏东坡喜好饮茶,也爱茶壶,他对紫砂壶很是爱不释手。在担任杭州通判时,曾经到阳羡,也就是我们现在的宜兴,考察紫砂壶的制作工艺流程。苏东坡欣赏紫砂壶,但是觉得紫砂壶的个头过于小巧,容量很是有限,对于他这种爱茶的人来说,这种小壶根本满足不了他的饮茶需求。于是他决定自己设计一种比较大的茶壶,来满足自己的使用。苏东坡让书童买来制作紫砂壶的原料和工具,想要亲自动手设计与制作,。可是对于到底怎么做,做成什么样,他其实心里又没谱。或许是出于文人总想

  • 家风丨斯人虽已逝 精神血脉延

    家风,是一个家庭或家族长期以来形成的能影响家庭成员精神、品德及行为的德行传承古语有:“家风正则后代正,则源头正,则国正”大到国家,小到家庭,家风都极为重要因为它不仅代表了家庭的文化和传统更代表家庭的道德品质和精神追求家风建设与每个家庭息息相关而对党员家庭来说,则尤为重要家风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谈到家风建设,在十八届中央纪委六次全会上,习近平强调:每一位领导干部都要把家风建设摆在重要位置,廉洁修身、廉洁齐家,在管好自己的同时,严格要求配偶、子女和身边工作人员。习近平总书记撰写的文章《“潜绩

  • 重修金村、香山朱氏族谱:弘扬朱子文化,传承家族精神

    中国网东盟1月23日讯岁末寒冬时节,欣闻金村、香山朱氏宗族父老乡亲正紧锣密鼓启动重修族谱工程。作为一位远离桑梓,在异乡南宁寓居二十多年的宗族后裔,不禁别有一番感慨……族谱是家族的文化标志。修谱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续谱关乎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继承与发扬。古人云:“礼莫大于尊祖敬宗,典莫大于续修宗谱。”先祖文公朱熹则告诫我们:“三代不修谱者,大为不孝也。”诚然,一国不可无史,一地不可无志,一族不可无谱。家有谱,犹水不失源,犹木不失根。所以修纂一部全面系统反映本族历史文化的优秀族谱,对我们广大族裔

  • 袁世凯PK张之洞之湖北新军PK北洋新军

    湖北新军之强有赖于两个人,一个是张之洞,一个是黎元洪。新军黑马黎元洪彰德秋操,北军的对手是湖北新军。湖北新军是除北洋系之外,最强的一支新军。自袁世凯开始编练新军到辛亥年清帝逊位,全国共练成了新军24万人。袁世凯的北洋系总人数有14.5万人,占总人数的六成以上,据精锐新军的九成以上,在精锐新军里,非北洋系的只有湖北新军第八镇。湖北新军之强有赖于两个人,一个是张之洞,一个是黎元洪。张之洞是晚清四大名臣之一,洋务派的领袖,著名的学者兼思想家,后期主张适度的维新,“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为其思想精髓。他的

  • 老人被赶进猪圈,生病儿不闻不问,临死想吃蛋,猪肚下发现了一只

    涂大墙是个老木匠的儿子,他爹老涂专为人打棺材,从小见多了生死,练就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性格。涂大墙死都不怕了,还能怕啥呢。老涂五十几岁这年,外出给人打棺材摔下悬崖成重伤,被人救回后已经是奄奄一息,跟老伴没说两句话就死了。有人说老涂打棺材缺木短料,故得了如此下场。可老涂的顾客都说涂木匠为人和善,从不多挣别人一纹银,也不会少一寸料。也有人说涂木匠是被打棺材那家不想给钱故推下山的。更有人说是同行木匠嫌他抢的生意多而下了黑手。具体详情?没人知道,被老涂带进棺材了。老涂死后,涂大墙从小不愿干这行,并百事无

  • 方城县致力建设生态宜居文明城市:规划建设并举 切实惠民利民

    (特约记者张中坡)方城县强力实施百城建设提质工程,以“三城联创”为动力,坚持“以文塑城、以绿染城、以水润城、以亮扮城”,不断完善城市功能,深化文明城市创建内涵,打造中等宜居宜业城市。至目前,该县中心城区面积达到30平方公里,人口30万人,绿地率34.25%,绿化覆盖率39.36%,获得国家园林县城、国家卫生县城和全国文明县城提名县三个国家级荣誉。该县坚持用科学规划引领城市发展,完成城市总体规划修编,确定了“双核引领、环廊相映、四点串联、五片联动”的整体布局,确立了到2030年中心城区面积达到50

  • 《无问西东》:感情里如何避免变成刘淑芬或许老师

    《无问西东》被各种高大上的光环包围着,影片中每个人物众多,每一个人物都展示了一段人生。在众人为陈鹏和王敏佳的错过而感慨唏嘘不已时,我却看到了婚姻生活里男女的抗衡。首先明确的是我并不觉得刘淑芬是坏人,这是一个可悲有值得同情的角色,许伯常遇上刘淑芬的死缠烂打式婚姻也算是可怜之人吧。但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在许伯常和刘淑芬身上,有太多我们需要吸取教训的地方。一、再相爱,一旦一方变心了,就该放手了刘淑芬和许伯常年少时也曾相爱过,花样年华廊下奏乐,琴瑟和谐,后来许伯常继续深造,读了大学,眼界和心胸也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