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凌天兽皇】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9:55:29 来源:网络 [ ]

小说:凌天兽皇

第一章 序引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每次在深夜当中仰望闪耀的星空之时,都会在心中问自己,如此多的繁星当中,可会有与自己一样的存在,亦或是比自己还要“智能”很多的存在,我们是否会在某一天的偶然间相遇,彼此相对而坐,探讨一下各自的认知,各自的世界。奇闻网

在宇宙深处的某个空间当中,存在着一个美丽的世界...

俯瞰之下,满眼的青翠之色,郁郁葱葱的树木,碧波荡漾的湖泊,高耸入云的山峰,繁多稀奇的鸟兽,如此美景,当真是大自然的慷慨赐予。

然在如此平静的世界某一角,碰撞与战斗却是一触而发!

大陆之上的一个海陆交界处,一如既往的平静如常,仅有不时涨退的浪潮一遍遍的冲刷着岸边的岩石。

但就是在此处,却在无由之间瞬间刮起了飓风,飓风瞬间搅起高达万丈的巨浪,盖天灭世般的轰向了陆地。

在万丈巨浪的背后,一个急速的光亮身影眨眼间消失不见。

几乎同时的,又有三个暗影缥缈的晃动一下,立刻就朝着先前那人离去的方向追去。

“夫人您一定要挺住,我已经向宗主发过空间玉符了,只需要再坚持片刻就行了!”

“阴空神,你个老匹夫,竟敢对夫人和少爷下手,还敢自称一代宗主,我都替你害臊...”

光亮的身影一边急速的在奔波中转换着身形方向,一边在嘴中喋喋不休的咒骂着。

看了看怀中的幼小婴儿,光亮的身影再次咬了咬牙,飞速的移动着。说明qi-wen.com

但从远处观望,后方的三个身影却是离他越来越近。

“阴宗三王,你们三个老杂毛,身为一代绝顶高手,竟然对一个女人和小孩子出手,你们当真不知道什么是臊的慌。”

“啧啧啧,阳元圣,你也不用激我们,是非成败是由胜利者来写的,为了宗主的大业,一切手段都是必要的。”

“阳元圣,看在你御天境八级的份上,若是归顺我阴宗,我三人可以替宗主保你无恙,如何?”另一个暗影传音道。

“一帮只能在暗处苟延残喘的家伙,老夫才不屑与你们为伍,阴宗三王,来日我必将你们三人泯灭在这世界。”

话语之间,后方的三个暗影离前方的身影就仅有百米余远。

三人暗自相互点了点,其中一个身影直接突兀的消失在原处,瞬间出现在了光亮身影的正前方。说明qi-wen.com

光亮身影急忙转头改向,但是另一道身影也是瞬间,阻挡了光亮身影的去处。

此时的三人程犄角之势,把阳元圣围在了正中央。

“哼,阴空神当真舍得,竟然让你们三个老杂毛带了“移空符”!阳元圣紧了紧怀中的婴儿,目光凝定的说道。

“阳元圣,既然你拒绝了我三人的邀请,那么今日便留在此处吧,老二老三,夜长梦多,一起出手。”

话音还未落,三道身影便各自急速俯冲而来。

“阴极杀!”

“玉空弹!”

“黑龙吟!”

阴三王一上手便是各自的成名绝技,四人修为相当,心中当然清楚,到了他们这种程度的强者,若是一心想走,恐怕就是再多来两人围攻也不一定敢保证把他留下,而且稍不注意恐怕都会阴沟里翻船。

“阳系法术,八阳盾!”

怀中抱着婴儿,阳元圣本就有所受阻,而且还要精确的防备着不能有一丝的攻击打到孩子身上,以四人的修为,恐怕就是一丝泄露的元气,也足以让怀中的婴儿灰飞烟灭!

四道绝顶的法术相遇,一股冲天的气浪瞬间爆发而出,方圆千米内所有的花草树木,山脉河流,都在一瞬间蒸发,只留下空荡荡的一片天地,和下方深达百米的巨型圆坑。说明qi-wen.com

气浪许久之后才消散,中间的四人也是不知道已经交手了多少次。

等到视线开阔之时,四人身上都是挂着轻重不一的伤,其中阳元圣最为凄惨,此刻的他单手抱着怀中的婴儿,另一只手臂却是只剩下了肩膀处,左腿部分的膝盖以下,也是被凭空削了去,鲜血如泉流。

阴三王再次相对一眼,也顾不得各自身上的重伤,对阳元圣发着不间断的近身攻击。

阳元圣一边阻挡着,一边心里也是越来越沉重,难道今日定要陨落此地不成,自己不是没办法逃跑,临行前,夫人也把自己的“瞬空符”给了自己,瞬空符可以瞬间移动到万里之外的,比移空符不知珍贵了多少倍。

但无论是移空符或者高级的瞬空符,他们的限制却都是只能瞬移一人,自己与少主两人,该怎么逃,就算把少主瞬移出去,恐怕一时片刻还会被阴三王找到。

心中思索之下,当即一咬牙,就算是陨落此地,也要拉阴三王三人陪葬才行!只有如此,少主才有一丝逃生的希望。

心中笃定之下,在抵挡着三人的攻击同时,阳元圣也在暗地里把瞬空符准备好,放在了婴儿的怀中。推荐qi-wen.com

接着阳元圣突然仰天大笑:“阴三王,今日就算我陨落此地,也要拉上你们三人陪葬!”

声音落罢,阳元圣喷出一口心血,心血直接停留在阳元圣的面前,瞬间变幻成一个繁杂的纹路。

“毁灭万极,九阳共爆!”

“他要自爆,老二老三,赶紧远离他!”

就在阳元圣自爆的一瞬间。两个突兀的身影直接出现,两人都是不约而同的对着阳元圣怀中的孩子出手,一个想救,一个想杀。

两人蓬勃的法术能量出手,一黑一白的两道光波瞬间弥漫了整个空间,

许久之后,方圆百里内的空间才再次清明起来,但在刚刚四人战斗的高空区域,却是突兀的存在着“五人”!

“阴空神,竟然敢对我的孩子出手,今日我一定不再容你!”

“阳天道,阴阳双宗早就该统一了,既然你不出手,便由我来做这个开创先河之人。”

阴空神的话语还未落下,阳天道便呲目欲裂的攻了上来,刚刚两人能量的如此碰撞,相信就算御天境五级的人也是没有可能在这空间内存活下来,更何况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

阳天道怒气攻心,哪还容得了阴空神的半句话语,出手就是雷霆狂暴般的战斗。

但两人实力相当,又怎会讨得了半点便宜。版权http://www.qi-wen.com/

两人刚刚碰撞了几次,两边便有了大波的援手赶来,双方僵持不下,到最后都是撤回了宗门。

但这也宣示了阴阳双宗的彻底决裂,虽然大战没有直接开启,但有心思的宗门早已在审时度势,看看自己站在哪方更加合适。

......

第二章 阴阳出世

白雪飞飘悠然,犹如一块块悠柔的白絮,缓缓的从有些阴暗的天空中飘落,悠转回荡之间,向下方早已被压弯腰的荒山枝杈上落去。

入眼望去,远处的隐约暗影,皆是高耸不见顶的山峰,这里竟是一个与世隔绝的“荒山野岭”!

大雪覆盖的丛林之中,偶尔也会出现几个敏捷的身影,在天然的白色地毯之上点缀一排排如花般的痕迹,不注意间,还会蹭下几堆枝叶上的白絮,发出“噗噗”的落地之声。

天地之间,一片祥和,仅有一种白色的点衬,却美的让人有些沉醉......

然突然之间,北风瞬间凛冽,连早已冻结成块的白絮都被再次吹起,树木在如此骤然的变换之下也是毫无防备,忍不住的阵阵摇摆。

风越吹越大,被残忍搅碎的白絮,化成漫天白沙,乱舞在天地之间,入眼之处,一片苍茫。

但让人不解的是,如此广阔的空间之中,仅有山腹中央地带的方圆三里之处狂风骤起,其他地方则是一如既往地平静美丽!

随着时间的推移,本就阴沉的天空渐渐的昏暗了下来,那中央之处的“怪风”依旧狠狠的吹着,直至此时,多日沉积的白絮早已被完全卷起,显露出了仅有几簇暗黄杂草的山脊!

天际之上明暗交替,悠然的白雪足足下了九日未停,本就荒芜的山林之中,盖上了足有三尺余后的积雪,连树木之上小臂粗细的枝杈都被压断了不知多少,入眼尽是断折的痕迹!

九日之间,中央地带的三里范围内,“怪风”丝毫未停,中间之处更是依旧的山脊之色,没有半点雪花的痕迹!

第九日的深夜,天空在满地纯白的映衬之下,倒显得有些不那么黑暗!

飞舞的白絮在深夜当中的不知那一刻,竟然变得有些稀疏起来,慢慢的竟全然消失,直到此时,天际之间终于真真正正的平寂了下来。

放眼望去,就连中央地带的“怪风”,也在飘雪停止的那一刻骤然消失,犹如它骤然出现一般的怪异!

在不知哪一刻,被大地映照的有些灰白的夜幕之上,竟调皮的出现了几颗闪耀的星辰,在接连九日的昏暗天空之上,相当耀眼夺目!

清晨,随着一丝光线突破远处的山峰阻挡,调皮的溜了进来,终于打破了这个沉寂近十日的“荒山野岭”!

藏躲数日的林间鸟儿最是勤快,扑棱着翅膀欢快的朝着那一缕温暖的光线飞去,仿佛在迎接神圣的光明一般。

只在片刻时间,天空之中竟然出现了数不清的飞鸟,个个飞起枝巅,朝着高空处飞去,成群结队的在高空处的阳光地带飞舞盘旋,叽叽喳喳,耍玩不停!

许久之后,朝阳渐渐升起,大片的阳光毫不吝啬的洒向山谷,飞鸟仿佛也是玩累了,或者不在因为那一缕光线产生争夺,都各自散了去,找寻着一个歇息落脚之处。

但多日的大雪封山,仿佛落脚在什么地方,都是厚厚的白雪!

直至飞到中央之处,下方的一个巨大圆形区域,竟是一丝白点都未保留,裸露着山脊的本来之色,飞鸟们前赴后继的朝着圆形区域赶去,或许是希望霸占更多的区域,亦或是争抢着谁能先达到。

但异变突起,当为首的第一只鸟儿飞到圆形区域的边缘地带,一股心悸的感觉瞬间让它折回了身形,毫无例外,每个到达圆形边缘的鸟儿都是如此。

这也造成了满天的飞鸟绕着一个奇怪的圆圈飞舞的“奇怪”景象!

太阳渐渐的升起,飞鸟们来来往往,既不愿舍弃那山谷之中唯一的山脊之地,又没有哪一个敢上前去。

更让人不解的是,中央区域原本居住的许许多多生灵野兽,为何在这一刻也齐齐消失,长达九日的大雪封山,它们早应出来觅食才对??

如此奇异的情况,直至持续到正午十分。

当太阳正居当中的那一刻,整个空白的圆形区域竟突然光芒万丈,刺眼的光芒瞬间惊吓住了圆形区域旁边的所有鸟兽,个个逃命般的远离,踏起满天的白沙!

激起的白沙在碰到圆形区域所散发的光芒之时,都是瞬间消融,亦或是“真真正正的消散”!

更加奇异的是,这刺眼的光芒竟然分为两色,一半光亮刺眼,另一半却是漆黑的深邃耀眼!

光亮仅仅持续了几秒时间,便渐渐的变弱,消失殆尽。于此同时,中央区域的景象便又再次显现了出来!

先前的鸟兽此刻都是远远的飘在空中,亦或是立在远方,直至光芒消失了许久之后,才有胆大的鸟兽小心翼翼的再来查看。

飞鸟慢慢的靠近圆形区域,不大一会儿便从空中远远的望见了下方的景象。

此刻的圆形区域内,光秃秃的一片,先前山峰之上的树木枝叶,杂草乱石竟都是消失殆尽,消散于无形。

巨大的圆形区域之内,有一个明显的弯曲界限,一半纯白,一半黝黑。

圆形的正中央处,一个黑白参半的襁褓突兀的存在着,里面躺着一个粉嫩可爱的娃娃。

小娃娃此刻睁着有些迷糊的一双大眼睛,看了看有些湛蓝的天空,之后又稍稍眯了眯眼,接着就闭上了,仿佛还没睡醒一般。

圆形区域外面的鸟兽在徘徊许久之后,才小心翼翼的再次靠近,好在这次再未有什么特殊的感应,便进入了圆形区域。

当第一只飞鸟进入圆形区域的上空之时,地下的阴阳图案便在一瞬间消失殆尽,仿佛本就不存在,亦或是先前只是错觉。

唯一留下的只有光秃秃的巨大圆形山脊,以及一个黑白襁褓当中的娃娃。

不大一会儿,飞鸟便来到了襁褓的上方,盘旋了几下,落在了襁褓旁边,一只,两只......

还有许许多多兽类也来到了襁褓不远处,远远的望着,把襁褓围在了其中。

这里属于“荒山野岭”,鸟兽的智慧也并不高,但这奇异的景象却是出于本能。

仅片刻时间,来到此处的鸟兽就呈现出了密密麻麻之景!

直至一声巨吼响起,众鸟兽才从那种朝圣般的感觉中惊醒过来,瞬间奔散!

第三章 八年

随着一声巨吼,鸟兽们都四下尽散,仅在片刻之间,圆形的中央处便仅剩下了一个孤零零的黑白襁褓。

襁褓之中,粉嫩可爱的婴儿紧闭双眼,长长的睫毛偶尔还会微动两下,看来睡的相当香甜。

圆形区域内,随着鸟兽尽散,又恢复到了满眼灰暗的山石之色,除了突兀出现的黑白襁褓之外,此刻还有另一种不同的颜色,在缓缓的朝襁褓移动。

仔细观瞧,竟是一个全身浑白的雪豹。

雪豹是这片山峰之上真正的“兽王”,并不是因为它是最猛烈的食肉动物,而是因为它是这座山峰之上唯一一个开启些许灵智的兽类。

由于开启些许灵智,雪豹就可以简单的本能运用自己所亲和的天地元素。

仅仅如此,便奠定了它的“兽王”之位!

雪豹本来是居住在这片区域之内的,它也是唯一一个圆形区域内幸存下来的兽类。

早在九日之前,中央地带突起异风之时,雪豹便察觉到了异样,但由于灵智有限,它也只是本能的感觉到中央地带有危险,便不顾外面的风雪走出了中央地带。仅是如此,它便存活了下来。

直至刚刚不久,雪豹那种本能的感应才消失了去,看到圆形区域内大量的鸟兽存在,而并没有什么意外发生的时候,雪豹才缓缓的走了进来。

片刻时间,雪豹便远远的看见了那个突兀的襁褓。

在越渐靠近的过程当中,雪豹自身的感觉越来越是清晰,有一种对自己说不清的吸引力,存在于那中央之处的黑白襁褓之上。

雪豹来到襁褓之处,先是围着襁褓转了几圈,靠近嗅了几下,除了闻出了一股襁褓中“不知名生物”的自身味道之外,其他并未发现什么。

不过,那种莫名的吸引力却是依旧清晰,雪豹虽然想不明白,但却知道这个“不知名的生物”对自己有不少的好处。

确定到此之时,雪豹便张嘴轻轻的咬着婴儿的襁褓,把他拖进了自己的洞穴。

日升月落,时光交替,一晃之间,八年眨眼即逝......

八年的岁月,多少花开花落,生死消亡,更不用说那片山谷之内突变的痕迹了。

此刻的季节正值入秋之时,满山金黄,地面上是层层的落叶,随着微风轻吹,山间的枝叶摇曳摆动,并不时的伴着几片枯叶的飘落,缓缓顺风飘飞。

本来茂密参天的山岭之上,在中央地带的草木却是不知为何的明显比周围小上许多,另外让人惊奇的是,此处的方圆地带,竟然没有一个生灵野兽,甚至连停留的鸟儿都没有!

突然之间,中央地带有些寂静的丛林之中,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细听之下,竟是有几分像是“兽王”雪豹的声音。

循声望去,中央地带处,一个先前丛林当中并未出现过的生物,正在和兽王雪豹嬉戏打闹,并不时的发出“小兽王”的声音。

这位“小兽王”正是先前那个襁褓中的婴儿。

八年之前,雪豹并未吃他,而是把他留在自己身边抚养,因为雪豹发现,当“小兽王”在自己身边之时,它竟然对本能元素的感应更加清晰,运用也更加灵活。

由此,雪豹便把他喂养了下来。

好在“小兽王”非常容易养活,仅一年左右就能本能的简单运用与雪豹同样的元素,成了一位仅次于雪豹的“兽王”!

“兽王”雪豹的本能元素是风,风系元素稍加运用便会形成远距离的攻击,所以自从“小兽王”学会运用风系元素之时,这片中央地带的所有鸟兽便都遭了殃。

几年下来,这片中央地带早就属于了两位“兽王”的专属领域,连飞鸟都不敢稍作停留。

这也是中央地带冷清的原因所在。

“小兽王”与雪豹打闹了许久之后,仿佛是有些累了,便顺势一躺,靠在了有些柔软的雪豹肚皮之上,微眯双眼,看着有些西斜的阳光,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夕阳渐斜,落日的金黄余晖缓缓的洒近山林,穿透参差的树枝在地面上留下斑驳,微风吹动,斑驳轻轻摆动!

夕阳渐渐的隐于山后,夜幕渐渐的笼罩上来,随着微风的再次吹过,“小兽王”轻轻卷了卷身躯,仿佛是感受到了夜幕的丝丝凉意。

兽王雪豹也在不知那一刻走了出去,或是去觅食,或是去巡视自己的领地。

此刻的“小兽王”蜷缩着身躯,躺在这天地之间,夜幕之下,仿佛有几分萧瑟,或者称为孤独......

夜幕越来越暗,几颗俏皮的星辰早已点缀在了星空,随着一轮明月悄然升起,如水般的月光便笼罩了大地。

又是一阵冰凉的夜风吹过,树叶枝间“飒飒”作响,小兽王再次蜷缩了下本就很幼小的身躯。

这次仿佛是夜风太凉,又或是小兽王睡够了,在蜷缩身体之后,小兽王竟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之后更是缓缓的反转身体,慢慢的坐了起来。

映着月光四下看了看周围,并未发现雪豹的影子,小兽王也不见怪,仿佛是早已习惯了这般!

举起双手伸了伸懒腰,小兽王再次平躺在了厚厚的树叶之上,看着夜幕之上众多星辰相伴的皎洁月光,不知道小小的脑袋中在想些什么?

黑夜漫长无边,但也总会有黎明到来的那一刻,翌日清晨,又是一个天朗气清的湛蓝天地!

小兽王一如既往地开始了早上的觅食举动,手脚并用,如猿猴般在林间攀越,由于对风系元素的本能运用,看那小小身影的轻灵程度,甚至比真正的猿猴还要快上几分。

小兽王此次要到远方山下的一片果林里去,那里有自己最爱吃的果实,现在正值果实熟透的季节。

小兽王在林间的穿越,激起了阵阵鸟兽飞奔,毕竟在整个山谷之内,恐怕唯一没有受过捉弄的兽类也只有雪豹兽王了。

从空中俯瞰,飞起的鸟儿刚好组成一条路线,这也正是小兽王的前进路途。

片刻之后,小兽王便来到了果林之处,在一声“巨吼”吓走了果林内的所有鸟兽之后,小兽王一个跳跃来到树上,抓起了一个自认为最大的果实便啃了起来。

凌天兽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凌天兽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日本东京大雪交通混乱 高中女生光腿短裙雪中行

    当地时间1月22日,日本首都东京及周边降下大雪,从上午陆续下的大雪一直持续到晚上,东京都中心积雪达到23cm。气象当局白天即发出大雪警报,并呼吁上班族尽早下班回家,以防交通机关瘫痪。大雪给首都城市交通带来极大影响,多条铁路列车和地铁延迟或部分停驶,车站内挤满了等候乘车回家的人群,而车站外的巴士站前排起了长龙。而在池袋阳光城附近的马路上,多名高中女生依旧穿着短裙,光着大腿在雪地上行走,并自拍留念。

  • 邓英大使在庆祝中丹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10周年活动上致辞

    邓英大使尊敬的北欧合作、渔业和平等事务大臣克洛赫阁下,尊敬的首相府副常秘克里斯滕森阁下,尊敬的北欧部长理事会秘书长赫布罗滕阁下,尊敬的能源、能效和气候事务部副常秘霍夫曼阁下,尊敬的外交部国务秘书李思北阁下,尊敬的各位贵宾,各位使节,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晚上好!我代表中国驻丹麦使馆,热烈欢迎各位和我们一起庆祝中丹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10周年,共度一个愉快的夜晚。首先,我要特别感谢拉斯穆森首相专门以视频方式,向全体中国人民致以新春祝福。我们十分高兴与丹麦外交部共同举办今晚的活动。这充分体现了玛格

  • 136㎡轻奢简美风,精致优雅、惬意美妙的居家空间

    今天分享的这套房子,采用了简约美式的风格,并融合了一些现代轻奢的元素,节奏和韵律是空间的灵魂,整个空间动线明朗而痛彻,齐家网设计师以“明亮、韵律、融洽”为中心,通过色调的对比,打造出优雅与浓烈并重,感性与活力同存的温柔世界。平面布置图客厅以灰色、绿色和淡蓝色作为主色调,通过不同属性材质家具和饰品的组合,展示了美式的小优雅以及质感。在纯净的白色、独特的灰蓝色、硬朗的金属质感之间,用光亮的皮质沙发,经典的美式椅子,创造出优雅又迷人的居家空间。地毯与沙发抱枕中跳跃的一抹墨绿,稳重与浪漫结合,华美的色泽

  • 也许你的名字正隐藏着天大的秘密

    名字是每个人一生的品牌,趋吉避凶是自古以来祖先总结流传下来的宝贵财富,一个好的名字,既可以当作是长辈对晚辈的一种祝福,也可以说是为家族兴盛奠定必要的基础。每个人只有一次生命,也只有一个名字,某种程度上来说,名字和生命一样重要。那么,如何取一个好名字呢?取名是幸事,也是难事,当前很多取名大师很难突破用神取名这一关口,是因为用神是很难把握的,所以很多取名师干脆放弃用神取名,选择用生肖取名,八字缺什么就补什么,这是对缘主不负责任的做法。靓名阁取名严格按照缘主的生辰八字,立足于命格的“用神”,这是当前所

  • 杨刚:诗歌是我漂泊天涯时不离不弃的兄弟

    杨刚,1988年12月生于贵州省纳雍县,中国诗人阵线网站长,《中国诗人阵线》主编。在《中国诗人阵线》《诗刊》《山东文学》《贵州日报》《贵州都市报》《新民晚报》《贵州民族报》《当代教育》等刊物发表诗歌数百首,有作品入选高中校本教材。著有诗集《挑起生活上路》《窈窕阳光》等。致力于当代诗歌的传播推广,提倡:让诗歌走进生活。❈杨刚:一首好诗,必须让读者能读懂并能体会到其中的诗意,这个非常重要。只要是自己的我都挺喜欢的,每一个文字都是我曾经活着的见证。蒋能:“乡音被异域的人流挤压/升温蒸发/像风暴卷起尘沙

  • 白居易:是臭流氓,还是真诗人!

    “十听春啼变莺舌,三嫌老丑换蛾眉”“我家里养的家妓,三年多时光一晃,我就会嫌弃她们老了丑了,把她们赶出去,再换一批鲜嫩年轻的来,十年间,我已经换了三次。”70岁的白居易如是说道。你可能不能想象,这个白居易和写《上阳白发人》、《琵琶行》的白居易是同一个人。曾经的他,既同情过‘入时十六今六十’的上阳白发人,又同情过‘老大嫁作商人妇’的浔阳江头琵琶女。而现在的他,居然买了一批十五六岁的年轻女孩来当家妓,仅仅才三年,姑娘们也才十八九岁,就嫌人家老了丑了,当废品处理掉,再买进一批新鲜货色,如此一而再,再而

  • 工美人需知:2017年过去了,但这些影响还在

    2017年是传统文化复兴的一年,这一年内,文化产业迎来了发展,然而,工美行业迎来机遇的同时也不可避免的遇到了动荡。在去年频发的大事件中,仍有一部分对工美行业的发展产生持续性的影响。1、文化复兴政策助力传统手工艺2017年1月,国务院制定了全面复兴传统文化的国家发展方针,并出台《中国传统工艺振兴计划》。未来几年,传统工艺美术作为政府的扶持产业之一将获得政策上的更多的支持与优待,宣传方面上也将提供更多便利。2、中央环境督查刺激工美行业升级转型2017年,中央环境督查在全国掀起了一阵环保风暴,严查中小

  • 我们都是龙的传人,但龙长啥样还要靠他画

    有首歌唱得好,我们都是龙的传人~龙是中国最有代表性的神话生物,我们的瓷器上有龙,《西游记》里有龙,故宫到处都能看见龙的装饰,连中华小当家做个菜都能召唤神龙,要不是因为龙是虚构的,早就变成宠物界的头牌,“吸猫”也要让位于“吸龙”了~不过龙到底长什么样呢?如今我们常见的龙,大多是这样的(来源:艺萃)这样的这样的。那么就奇怪了,既然龙是不存在的神兽,它的模样必定是饱受争议的,路人甲可以说龙有八条腿,路人乙可以说龙会直立行走,路人丙还可以说龙是山鸡变的呢。那么就奇怪了,既然龙是不存在的神兽,它的模样必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