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茅山道士驱邪录】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8:39:26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茅山道士驱邪录
第1章 邪道出世

  我是一个道士,确切的说我是一个茅山道士,当我提起茅山道士这四个字的时候大家肯定会第一时间想到林正英的僵尸电影,没错林正英在僵尸电影中扮演的道士角色就是我们茅山道士的形象。说明qi-wen.com

  大家可能觉得林正英在电影里演的那些剧情都是虚幻编造的,但是我想告诉大家那些电影里的剧情都是真实存在我们身边的,我还想告诉你们的是现实中存在的那些僵尸和鬼要比电影中演的那些僵尸和鬼要恐怖的多,你们没见过所以你也永远体会不到。

  要问在我的人生中对我影响最大的那个人是谁,那就是我的师傅,我是一个弃婴,是师傅他老人家从乱葬岗把我捡回去并将我抚养成人,而且也将他那一身茅山道术全部亲传于我,虽然我嘴上叫他师傅但是我在心里早已经把他当做是我的父亲了,师傅他老人家的大恩大德我永远铭记在心,当我想回报他的时候,他已经不在了......。

  从我懂事到现在发生在我身边的灵异事件数不胜数,别问我有多少,因为我已经记不清楚了,驱除恶鬼,超度善鬼轮回,镇杀僵尸,斗邪道,我做的这些也都是我应该做的,这是我的职责,因为我的身份不仅仅是一个茅山道士,我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那就是地府雇佣在阳间的鬼差。

  接下来我将为大家讲述这些年我当鬼差还有我开道堂遇到的那些灵异事件,没准这些灵异事件就发生在你们的身边,只是你们没有觉察到而已。

  正文

  那是一九五八年夏天,洛阳城郊区的乱葬岗上空乌云密布,先是一道闪电从天际划过把整个大地照的透亮,然后便是滚滚的雷声。

  此时有一个青衣人向着这片乱葬岗狂奔而来,当他来到这片乱葬岗的时候天空中开始下起了密密麻麻的小雨,他眯着眼睛皱着眉头忌惮的看着四周,。

  洛阳城郊区的乱葬岗是全国最大的乱葬岗,一九四二年河南大旱洛阳百姓死伤不计其数,多数人死后都被埋在了这片巨大的乱葬岗上,建国以后国家领导人统计了一下一九四二年那场河南大旱,光洛阳城饿死的百姓就达到了四十多万,整个河南饿死的百姓达到三百多万,而且这个数据只少不多。原文qi-wen.com

  青衣人站在雨中闭上了眼睛,然后伸手右手的五根手指飞速的掐算着,时间过去了半个小时,雨越下越大,青衣人苍白色的脸变成了铁青色,整个人也显得非常的不自然。

  “没想到你还活着”青衣人睁开眼睛盯着这片乱葬岗愤怒的说道,此时那个青衣人脸上的表情变得十分阴沉,他又向前狂奔了几步跑到了乱葬岗的中心处,然后他慎重的向四周望去,青衣人的眼睛一眨不眨的打量着周围,生怕出现一丝疏漏。

  此时距离青衣人约有一里远的乱葬岗边缘处,一只骷髅手臂从泥土里伸了出来,接着骷髅的整个身躯从泥土里全部钻了出来,这具骷髅跟普通的骷髅不一样,他身上的骨头是绿色的,绿色的骷髅头眼眶里有两个闪着血红色的眼睛盯着站在他不远处的青衣人,这具红眼绿色骷髅在这雨夜中显得十分的诡异。

  当青衣人回过身向后望去的时候,他发现了那具红眼的绿色骷髅也在盯着他。

  “畜生,没想到你还活着,我是不会让你再残害这世间的百姓”青衣人说完就拔出桃木剑向那具绿色骷髅奔了过去,绿色骷髅见到青衣人向他奔去,他转过身撒腿就跑。

  “哇,哇,哇......”还没等张大狗追上那具绿色骷髅,他身后的乱葬岗西面传来了婴儿的啼哭声。

  青衣人原本不想管那个婴儿想继续追逐那具绿色骷髅,可是没跑几步他就停了下来,然后他转过身向乱葬岗的西面跑了过去。网站qi-wen.com

  “唉,这可能就是老天的安排”青衣人看着裹在襁褓中的婴儿叹道。

  此时这个婴儿的哭声越来越小,红润的小脸变成了青色,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青衣人抱起孩子便向洛阳城奔去。

  没错,被那个青衣人捡到的这个婴儿就是我,我的名字叫林不凡,林是林子的林,不凡是天生不凡的不凡,这个名字正是捡我的青衣人给我起的,他的名字叫张大狗,每次念及我师傅的名字我都觉得很别扭,我问他为什么不让我跟他姓张,他说让我姓林是为了纪念我的师祖当年对我师傅的养育之恩,当年不是我的师祖将我师傅纳入门下的话,我师傅早就死了。

  确切的说我是河南人,但是我是被师傅带到东北长大的,我也算是一个东北人吧。

  大家印象中的东北人应该长的是又高又膀,可是我的身高只有一米七五,体重大约一百二十斤左右有一点偏瘦,由于天天也接触不到阳光所以我的皮肤还算白净,我眼睛不大但是特别的有神,鼻梁也有点高,五官长的还算端正,我长的也不帅,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

  说到我的师傅,我得好好介绍一下,因为他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他在道教界的名声很响亮,他是从民国时期活过来的,我问他现在多大岁数了,他说他也不知道,后来我自己算了一下,我师傅的年纪至少有一百多岁了,而他的长相却像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

  从我懂事以后,师傅就开始把他身上所学的茅山道术全部传于我,而我的资质却非常平庸,我学的那些茅山道术都不及我师傅的十分之一。【茅山道士驱邪录】小说在线阅读

  师傅是一个大忙人,他不但是个茅山道士,还是阴曹地府派在阳间的鬼差,就在我二十一岁的时候我也成为了阳间的一个挂职鬼差,当了鬼差是有好处的,一是容颜不老,二是可以通过抓鬼来跟阴曹地府换取在阳间的阳寿,师傅当年给我算了一卦,说我的阳寿只有四十二年,如果想长寿的话就必须当鬼差,去捉恶鬼来换阳寿,后来经过师傅向地府的推荐,我也成为了阴曹地府指派在阳间的鬼差。

  我师傅的师傅我也见过,我师傅的师傅名字叫林天英,在阴曹地府是一个阴差,师祖林天英在阴间的职位非常的高,就连黑白无常看见我这个林师祖的时候,说话都是客客气气的。

  三十岁那年我跟师傅外出执行任务,半路途径一个村庄,我们俩想在这个村庄借宿过夜,可是敲了好几个百姓家的门都没有开。

  当我换了一家百姓,继续再敲门的时候,我看到村庄的后山上,有一个黑影子从山上跳了下来,他的速度十分的快。

  “师傅,好像是粽子”我指着那个黑影对我身边的师傅说道,此时的我也紧张了起来,但是我不害怕,因为有我师傅在。

  在我心里师傅就是神一样的存在,自从我懂事以后他就带着我四处降妖除魔,从来没有失手过,所以有他在我身边,我什么都不害怕。

  “没错,是个粽子,而且还很厉害,应该是跳尸级别,这个粽子就交给你自己来处理了,上吧”师傅说这话的时候无情的看向了我。奇闻网

  “师傅你刚刚说什么啊,我好像没听清”我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要不就是师傅在跟我开玩笑。

  “赶紧去,你看着我干嘛?”师傅说完这话就一脚把踹向那具僵尸,我独自面对那个僵尸有一种快被吓尿的感觉。

  当那具僵尸跳到我面前不到五米的距离时,我吸了一口冷气向后倒退了一步,然后将后背的桃木剑取了出来,我右手持剑,左手拿着一张镇尸符小心翼翼的看着这具僵尸,此时我的身上的衣服已经彻底被汗水浸透了。

  这具僵尸身高在一米八左右,比我高出近半个头来,身穿着一身青色的长袍,不过已经有点破烂不堪了,它的双眼凸.起如同野兽的眼睛一般散发着血红色的光,我甚至看到它的脸上还有蛆虫在爬,看着他那狰狞的表情,我感到头皮阵阵发麻。

  “嗷呜”那具僵尸张开血盆大口冲着我发出一声嘶吼,看着他嘴里伸出来的两颗长长的獠牙,我这心都跟着哆嗦起来,要是被这个玩意咬上一口的话就算不死也得掉一层皮。

  “师傅”我回过头可怜巴巴的看向我师傅,我希望他能出手帮我一下,面对这个凶恶的跳尸我是一点信心都没有。

  “今天就算你死了,我也不会帮你的”师傅说完这话盘膝坐在地上,嘴里念起了《道德经》。奇闻网

  “拼了”我一个箭步就向我前方的那具僵尸冲了过去。

  “嗷”那个僵尸嘶吼着兴奋的冲着我跳了过来,当僵尸冲到我身边的时候,我飞身跃起一脚就踢向它的xiong口。

  “嘭”的一声,僵尸没被我踢飞,我却被他撞的倒飞出去直接躺在了地上,此时我疼的在地上翻过来复过去的打着滚,我觉得我身上的骨头都快要散架了,而我的师傅依然是眼不睁头不抬的坐在地上继续念着《道德经》,看来他今天是真不打算出手了。

第2章 地府的任务

  我也不再指望师傅帮我了,当我站起来的时候,那具僵尸已经跳到了我的身边,我想也没想的就将手里的桃木剑刺向那具僵尸的xiong口。

  “啪”我的桃木剑虽然击在了那具僵尸的xiong口上,却没有刺穿它的身体,桃木剑一下断成了两截,当时我头上的汗就流了下来,我心想这下可完犊子了。

  “嘭”的一声,那具僵尸抬起双.腿就将我踹飞出去。

  “疼死我了”我在地上一边翻滚着,一边捂着xiong口喊道。

  此时的我躺在我师傅的身后,我心里想着,这次师傅肯定会出手的,即使他不出手的话,那个僵尸肯定会先去对付它,毕竟师傅离僵尸近,可结果那具僵尸越过我的师傅直接向我跳了过来,我心想哪有这么玩的啊,这僵尸怎么还欺软怕硬呢。

  “欺人太甚”这一次我愤怒了,我从地上爬起来就奔着那具僵尸冲了过去,我将手伸向腰间的一个挎包里,拽出了一小袋糯米。

  糯米,符咒,灵牌,三清铃,八卦镜等等,这些都是我们茅山道士出门必备的东西,尤其是我跟师傅,因为我们不是普通的道士。

  我抓起一把糯米就向那具僵尸甩了过去。

  “熬”此时那具僵尸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声,我甩出去的那些糯米砸到那具僵尸身上的时候冒出丝丝的青烟还带着一股腥臭的气味让我有些作呕。

  “再来”我再一次的将手里的糯米向那具僵尸甩了过去,这一次那具僵尸学聪明了,它向左蹦了两步,将我甩向他的糯米躲了过去。

  “刚刚不是很厉害吗,有本事别躲啊”我又抓了一把糯米继续向那个僵尸甩了过去。

  就在那具僵尸手忙脚乱躲着我的时候,我一高跃起飞到了那具僵尸的头上,然后我用双.腿紧紧缠着它的脖子,双手不停的向僵尸的头上砸去,无论那具僵尸怎么甩着自己的身子,都没有将我甩出去。

  “砰,砰,砰.....”我一拳接着一拳的砸在了僵尸的头上,我觉的自己的双手仿佛砸在坚.硬的石头上,那具僵尸的头没有被我的拳头砸开花,我的双手却变得血肉模糊起来,此时的我已经忘记了疼痛。

  “嗷呜,嗷呜.....”僵尸不停的怒吼着,他的双手不停的在我身上乱抓着,此时我的衣服已经被那具僵尸抓成了碎布条,我的两只胳膊还有我的身上也是被抓的血肉模糊。

  “接着”此时我师傅已经看不下去了,他将自己的金钱剑向我抛了过来,我双手接过师傅抛过来的金钱剑狠狠的向僵尸的天灵盖上击了上去。

  “噗呲”一声,金钱剑的剑身全部插.进了僵尸的体.内,只有剑柄露在外面。

  “嘭”那具僵尸一头栽倒在地上,它被我杀.死的那一刻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发出来。

  “轰”天空乌云密布先是划过一道闪电,然后又响起了一声惊雷,我发誓这是我从懂事开始到现在第一次听到这么大的雷声,简直可以用惊天动地这个成语来形容,此时师傅的脸色变得惨白起来,师傅抬起双手用十根手指飞速的掐算着,半个小时过去了,师傅还没停下来,而我就站在师傅的身边紧张的注视着他,我对师傅还是很了解的,师傅独自面对千年恶鬼的是一脸轻松的样子,可现在他脸上的表情变得十分的紧张,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我师傅这个样子。

  “师傅出什么事了吗?”

  “没想到这个宋元丰隐藏了这么多年终于出来了”师傅皱着眉头说道,此时师傅的表情有些痛苦,师傅的这个表情我不止是第一次看见,每当他回忆往事的时候他的表情就是这个痛苦样子。

  “师傅宋元丰是谁?”我疑惑的问道。

  “我说了你也不懂,这是我跟他之间的恩怨,你老大不小了,现在也已经能自己照顾自己了,师傅有一些私人的恩怨要去处理就不再陪着你了,以后的路只能靠你自己来走”师傅说这话的时候背对着我望着远方。

  “师傅我跟你一起去吧!”从师傅说话的语气里我能觉察到这件事的严重性,我希望凭靠自己的微薄之力可以帮助我的师傅,毕竟师傅照顾我三十多年了,他对我的养育之恩我这辈子都报答不完。

  “这件事你帮不了我,你去了也是给我添乱,等这件事我处理完以后就来找你,相信用不了多久的”师傅拍着我的肩膀说道,师傅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就消失在我的眼前,他这一消失就是二十多年,直到现在也没有出现。

  “嗖”的一下,一道黄纸从阴暗的角落里向我射了过来,被我一把抓住,我的思绪也被一下子打断了。

  我无奈的摇着头打开了手里的那道黄纸看着地府派给我的任务,看完以后我就把手里的黄纸捏成了纸团塞到了兜里,转身就往市里最大的KTV走了过去。

  我曾经问过师傅,为什么阴曹地府要在阳间招聘我们这些道士当鬼差,他们阴间不是有许多的勾魂鬼差吗?师傅曾说过地府的那些鬼差跟我们人都没啥区别,他们也特别的懒还有贪婪,再就是阳气太重的地方那些勾魂鬼差也是不能去的,所以他们就在阳间招聘我们这些道士当鬼差,像我这样的鬼差在阳间有许多,而我也只是其中的一个。

  在这个小县城里,我有一套破筒子楼,我在这楼上住了将近二十年了,却没有一个人认识我,因为我每天晚上八点多钟出去执行任务,直到凌晨三四点才能回家休息,白天的时候我一般哪都不去只是窝在家里睡觉,所以周围的邻居们对我都不是太熟悉,这也是我巴不得的。

  走进这家KTV没有一个人上前招待我,也许是因为我穿的太寒酸了点吧,他们看我的眼神就像似在看一个要饭的,让我觉得有点尴尬,还好自己活了那么多年,别的没有练会,厚脸皮这点我是真的练会了。

  “服务员有没有小包给我来一个”我对着柜台上的收银员喊道。

  “小包三百九十九,我们这里需要先付钱才能给你开包房的”那个收银员憋了我一眼对我说道,话里透露出一股瞧不起热人的语气。

  “这是四百,不用找了,给我开个小包”我从兜里掏出了四张百元大钞大方的递给了那个收银员,收银员完全没有想到我还真有钱,此时她看向我的眼光有点惊讶。

  “小王,给客人安排个小包”那个收银员吩咐着站在柜台边的那个小姑娘。

  “客人跟我走吧”听了她的话我点点头跟在了她的后面。这个叫小王的姑娘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我真是不理解这些年轻的女孩子为什么要到这种地方打工,我这个人不太喜欢鱼龙混杂的地方,总觉得来这个地方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人。

  “先生,就是这间屋子了”那个叫小王的女孩子把我带进一个昏暗的小屋子里,她随手就把屋子里的灯给打开了,即使她把灯打开我还是觉得这间屋子太暗,而且阴气有点重,我看到墙角处有一个白衣女鬼伸着长长的舌头在看着我,估计这个白衣女鬼多半是上吊死的,而我也没有搭理她,我做人的态度就是鬼不犯我,我不犯鬼,鬼要犯我,我必除它。

  “先生,一会我们家服务生就会把果盘还有啤酒给你端上来,你在这里先等一会吧,如果你有什么需要的话你就喊我,我就站在包房门口专门负责你这个包间”那个叫小王的服务员很客气的对我说完就往外面走。

  “服务员,等一下”我喊住了这个叫小王的姑娘。

  “先生你还有什么事吗?”那个小王姑娘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疑惑的看着我。

  “你们这是不是有个女孩子叫邱晓雨啊”她听我这么一说点了点头。

  “那你能不能帮我把那个邱晓雨给找过来啊”我递给了她一百元钱,结果我这兜里还剩最后一百了,而这个姑娘也有点蒙了,她完全没有想到我穿的就跟要饭似的居然会这么大方,给了她一百元的小费。

  “好的先生,你在这先等一会,我去把她给你找过来,也不知道晓雨姐是不是在陪客人”那个叫小王的姑娘高高兴兴的跑了出去。

  没过一会就来了几个男服务生把啤酒还有果盘给我端上来了,我自己也不闲着,这些东西都是花钱来的,不吃白不吃,我打开一瓶啤酒狠狠的灌了一大口,然后抓了一把瓜子嗑了起来,没等邱晓雨来,桌子上一半的东西都进了我的肚子里。

  过了十多分钟,那个小王的姑娘带着一个年约二十多岁左右年轻貌美的姑娘走了进来。

  “先生,这就是您要找的邱晓雨”我看向他身后的姑娘确认的点了点头。

  “好了你出去吧,有事我会叫你的”我对那个邱晓雨满意的说道。

  “好的,先生我就在门口站着你有什么事可以叫我”那个叫小王的姑娘走了出去,留下了他身后的邱晓雨。

第3章 冤魂恨

  “姑娘,不要拘束过来坐吧”我拍了拍我身边的沙发让她过来,邱晓雨点点头笑着走了过来,她倒是大方直接坐在了我的身边。

  邱晓雨皮肤皎白胜雪,脸上几乎没有一丝血色,冰洁宛若雪花之色,乌丝垂肩,轻软光润,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高高鼻梁,殷桃小口擦着红色的唇膏,典型的瓜子脸,嘴角还有一颗美人痣,她长的有点古典美,一身白色的连衣裙腿上穿着黑色的丝袜,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的高跟鞋,整个人给我的感觉就一个字,那就是“冷”,她的个子也不矮估计有一米七左右。

  我一把抓住了邱晓雨的手,她的手十分的冰冷,一点温度都没有。

  “姑娘我们俩喝点酒吧”我给邱晓雨打开了一瓶啤酒,然后递给了她。

  “哥,我不会喝酒”邱晓雨把我递给她的啤酒挡了回去。

  “喝酒都不会,那你会什么啊”我把手放在了他的腿上来回的mo着,她没有拒绝我这个举动。

  “哥我会唱歌,我给你唱首歌吧,你想听什么”邱晓雨对我冷艳一笑。

  “我也没有什么想听的,你随便唱吧”我色眯眯的看向邱晓雨,邱晓雨点点头走到了点歌台开始点歌,她为自己点了一首《爱情买卖》。

  “出卖我的爱,逼着我离开,最后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邱晓雨发自内心深情的唱着,连我都被她的歌声感染了,我知道只有经历过情伤的人才能把这首歌这么深情的唱出来。

  邱晓雨唱完这首歌走到了我的面前问道“哥你有女朋友吗?”

  “我当然有啊”她听我这么说皱起了眉头。

  “哥你有女朋友还敢出来玩,你就不怕你女朋友知道以后跟你分手吗?”邱晓雨认真的问着我。

  “当然不怕了,她根本管不了我”我色眯眯的看着她的双.腿,手又一次mo了上去,邱晓雨对我的这个举动依然不反感。

  “在这里唱歌也没有什么意思,哥请你吃宵夜吧”我微笑望着邱晓雨说道。

  “好啊,正好我也饿了,那我们俩去吃宵夜吧”邱晓雨笑着点了点头,她心里也知道我们这些男人都在想什么,于是我拉着邱晓雨冰冷的手就走了出去了KTV。

  “你的手好凉啊,俗话说手凉情人疼,你男朋友一定很疼你吧”我对着对着我身边的邱晓雨说道,邱晓雨听我这么一说瞬间皱起了眉头,我能感受到她仿佛想到了些什么。

  “你的女朋友手不凉吗”邱晓雨转头问着我,她问起这句话的时候也让我想到了张倩。

  “她的手很有温度,我喜欢她用手抚mo着我的脸,她也很漂亮,她的笑很甜很甜......”我望着天空对邱晓雨说道,仿佛张倩的脸就印在了天上,她也在一直的看着我冲着我微笑。

  当年张倩死的时候,我曾央求着师傅把她的魂魄招上来,让我跟她见上一面,师傅之前是不同意的,我就绝食不吃饭,最后师傅呦不过我只好答应我的请求,结果我还是没有见到张倩的魂魄,师傅说他已经尽力了,他也找过我师祖的帮忙,我师祖告诉我师傅说张倩的魂魄已经轮回转世了,我心里一直带着内疚活在这个世间。

  “看你的样子,你应该很喜欢她”我听了邱晓雨的话没有多说。

  “那你还出来玩,难道你就不怕她生气”邱晓雨继续的问着,她从我的话语里能看得出来我是真心的喜欢我的女朋友。

  “不谈她了,今天晚上我就是想要找点乐子”说完我就牵着邱晓雨的手继续往前走着,我们穿过繁华的街道,我把她带到了郊区一个阑尾的大楼里,这个地方十分的荒凉,大楼的附近也没有一个行人。

  “哥,你带我到这里干嘛啊”邱晓雨有点娇羞的说道。

  “好吧,就在这里,我们开始吧”我笑着转过身对邱晓雨说道。

  “哥,原来你喜欢在这里做啊,你还真是变.态”邱晓雨说完就把他身上的白色连衣裙脱了下来,露出她那傲人的身材,他的皮肤白的如雪一样。

  “邱晓雨,阴寿两年,两年前因为男友抛弃你与一个富家女结婚,你为情跳楼自杀,邱晓雨你已经死了,你不该留在这个世上。”我对着眼前的这个脱的只剩下内.衣的邱晓雨说道。

  “你是怎么知道的,你究竟是谁”邱晓雨微笑的脸上变得冷峻了起来,他的头发无风自动,嘴唇也不是之前的红色了,完全变成了紫黑色,白黑的双眸也变成了血红色,嘴里喷出寒冷的阴气,她雪白的皮肤开始慢慢的渗出了鲜血,整个人变得无比的狰狞,如果这个时候要是有行人看到邱晓雨变成这样一定会吓的屁滚尿流。

  “我是茅山道士林不凡,也是阴曹地府指派在阳间的鬼差,邱晓雨你不该留在阳间,你的男朋友已经被你害死了,你的仇也已经报了,属于你的因果已经结束了,你听我一句劝,你生前是个好姑娘,地府不会因为你杀了你以前的男朋友而忘记你生前做的那些好事,你还是跟我去阴曹地府报道吧”我对着邱晓雨耐心劝说道,通过阴曹地府给我的信息我知道这姑娘生前是个好人,平时乐于助人,经常去附近的养老院做义工。

  我也根本不惧怕她现在变化的样子,因为我看的已经太多了,它们这些阴灵也就这点花样了。

  “是好人有什么用,我对他的好又有什么用,他遇见有钱的女人还不是一样的抛弃了我,我把我最珍贵的东西都给了他,把我的青春也都给了他,我们在一起五年了,五年的感情都抵不过那些臭钱,虽然我的仇已经报了,但是我要报复这世上无情的男人,我要报复那些负心汉,我要报复那些有了女人还出来鬼混的男人”邱晓雨此时的情绪非常的激动,表情也是越来越狰狞了,她身上散发的怨气也越来越大了。

  “你这又何必呢,如果你这样下去的话你只会害了你自己,你现在去地府报道你还有机会转世为人,如果你再这样下去的话你会被打入第七层刀山地狱,刑期六十四万年,我这也是为了你好,跟我走吧,我会让阴间的鬼差安排你轮回转世的”我认真的对着眼前这个可怜的女孩说道,我也从心里可怜她。

  “你今天来找我就是为了抓我吗”邱晓雨眯着眼睛看着我说道,我在她的面前点了点头。

  “如果我今天不跟你走呢”她又继续问道。

  “邱晓雨今天你必须跟我走,因为我今天的任务就是捉你”我说完就把兜里的那个纸团拿了出来给她看。

  “你在痴人说梦吧,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哪凉快哪待着去”邱晓雨说完捡起地上的白色连衣裙转身就要走。

  “今天我已经给你机会了,既然你不卖我的面子,那你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我能感受到你是个好人,所以我不想伤害你,我也警告你最好别找我的麻烦”邱晓雨完全没把我放在眼里。

  “既然这样的话,我们就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我缓步的向邱晓雨走了过去。

  “那好吧,看来你是不想放过我了,那你也不要怪我了”邱晓雨疾步的向我奔来,伸出两只手用力的掐在了我的脖子上。

  “邱晓雨,我再给你一个机会,你还是乖乖的跟我去地府报道吧”我试图给她最后一个机会。

  “我是不会跟你走的,你给我去死吧”邱晓雨说完这句话掐着我脖子的双手也开始越来越用力了,让我瞬间感到窒息。

  “那你就别怪我了”我从兜里掏出一张驱邪符挥手就拍在了邱晓雨的额头上。

  邱晓雨的魂魄被我当场拍散,我赶紧拿出腰间的收魂袋,把邱晓雨的散去的魂魄全部收了进去。她毕竟才是一个两年的阴魂,而我对付她简直易如反掌。

  捉这么一只鬼,地府才给我增加五天的阳寿,而我也付出了五百块钱的代价,我也不知道这个鬼抓的是赚还是赔,我只知道再这样下去我真的会被饿死了,我得想办法去谋点生路,不能再这样继续吃老本了。

  之前提起的那个张倩,他是我第一个女朋友,她的死算是一个意外,但是她的死也与我是分不开的。

  因为我是一个可以窥探天机的道士,所以我也逃不过五弊三缺的命运。

  什么人会有五弊三缺?窥探天机的人就会有。这个世界运行有他自己的法则,窥探天机改变事物运行规则的要遭到上天惩罚。事物发展有着自己的因果,强行插手改变因果,那就会招来无妄之灾。说个具体的窥天机的,算命的相士。当然马路边的骗子不算。用易经结合手相算命其实就算是窥探了天机,实际上要遭到上天的责罚,而且这种算命很费时费力。

茅山道士驱邪录》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茅山道士驱邪录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甜蜜暴击:我的恋爱时光9章(第9章 算不算夫妻联手)

    原标题:甜蜜暴击:我的恋爱时光9章(第9章算不算夫妻联手)小说名:甜蜜暴击:我的恋爱时光第9章算不算夫妻联手“这是何家,我姓何,为什么我不能回来?”深吸一口气,何斯迦径直走到何千柔的面前,镇定自若地反问道。“想走就走,想回来就回来,你以为你是谁?”何千柔看着面前脸若桃花的漂亮女人,一番打量下来,她发现,何斯迦竟然比记忆中的样子更美了。而且,她看起来过得相当不错,绝对不潦倒。虽然不愿意承认,可这就是事实。一时间,何千柔心生恨意,大声责问着。“我当然知道我是谁,就怕你不知道你是谁。有些东西,你得不到

  • 第一婚宠:腹黑老公别闹了9章(第009章:前任男友)

    原标题:第一婚宠:腹黑老公别闹了9章(第009章:前任男友)书名:第一婚宠:腹黑老公别闹了第009章:前任男友夏安好发现,在厨艺上面自己和楚泽还是有相当一段距离的。不是同一个等级的啊!楚泽连着原汤化原汁这个道理都知道,可她若不是楚泽说,压根不知道这个常识。吃完之后,夏安好就把碗洗掉了准备回到房间。楚泽刚好也去旁边的那个房间。在楚泽进入那个房间的时候,夏安好无意的朝里面瞥了一眼。虽然只是朝里面瞥了一眼,可却发现那房间根本不是卧室,倒是一个书房。夏安好一开始过来这里,看到这里客厅餐厅厨房都那么大,心

  • 我只喜欢你9章(第九章 怀孕)

    原标题:我只喜欢你9章(第九章怀孕)书名:我只喜欢你第九章怀孕走出了医院的门,陆昕雨温善纯良的笑脸一收,换上了阴毒的面容。口袋里的手机铃声在响,她戴上耳机接了起来:“按照计划行事。”“我说过了,那笔钱等我嫁给了宋衍,会给你,现在你逼着我,我拿什么给?好了,就这样,别啰嗦了。”晚上叶皖卿坐在沙发上,眸光呆滞的盯着窗外,直到那刺眼的车灯透过落地窗玻璃,透到了她的脸上,她才恍惚间回神。宋衍开门进屋后,她木讷的转过脑袋!男人今天似乎心情不佳,那张成熟稳重的面容上布满了寒霜,特别盯着她的视线满是冷鸷。叶皖

  • 与你情深9章(第九章 九九八十一道荒火)

    原标题:与你情深9章(第九章九九八十一道荒火)小说名称:与你情深第九章九九八十一道荒火七色仙障外,君晏清厉色看着风霓裳疯狂之举。千年的时光,他从未见过如此癫狂的风霓裳。君晏清不禁愣怔的失了神!直到,茗雪微颤着倒在了血泊之中,他才面色赫然大变的怒叱:“禀一,破阵,救人!”……茗雪面容扭曲:“救救我……我错了,霓裳姐姐,求你,放过我。”风霓裳眸露着冷光,勾着一抹快意的笑容:“茗雪,你不该惹我?更不该一步步的逼我……”步步忍让,哪怕是被囚禁在暗牢十六年,风霓裳都未曾想过要茗雪的命。直至,茗雪丧心病狂的

  • 和你一起拥抱世界9章(第9章 新征程却不是新心情)

    原标题:和你一起拥抱世界9章(第9章新征程却不是新心情)小说书名:和你一起拥抱世界第9章新征程却不是新心情芮昕关门出来之后,后面屋里传来薛睿发狂似的一声嚎叫。她依旧面无表情,从包里拿出一条围巾来,裹在脖子里。终于要离开这个破地方了。芮昕去幼儿园接了墨墨,又找了一家小旅馆住着,一切都按照她计划中进行。可是目的地却变成了M市。已经走到这一步,幼儿园那边也给墨墨退了学,补足学费和生活费后,芮昕已经剩不下多少钱,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变换工作,只能顺着这条路走到头。芮昕叹了口气,躺在床上抱着墨墨。“墨墨,我们

  • 韩先生,别来无恙9章(第9章:出卖色相)

    原标题:韩先生,别来无恙9章(第9章:出卖色相)小说:韩先生,别来无恙第9章:出卖色相我所在的这家公司叫做真材装修设计公司,主要从事装修设计,我是一名设计助理。公司老板是一位年近四十的女强人,我们都叫她李姐。离岗时间太长了,一开始工作我有点不适应,工作不比以前效率高。设计部让我去打印文件,我正捧着一堆文件,李姐看到后把我叫进办公室。我一股脑地把文件放到了李姐的办公桌上,文件太多,捧得我手都酸了。李姐帮忙整理着我放在桌上的文件,这让我怪不好意思的。“子倩,正阳走了,你也别太伤心,你还年轻,以后还有

  • 前夫好久不见9章(第9章 他就是想要报复自己!)

    原标题:前夫好久不见9章(第9章他就是想要报复自己!)小说名称:前夫好久不见第9章他就是想要报复自己!时夏浑身湿透,吓得脸色都白了,刚才那一瞬间,她真的是和死亡擦身而过。惊惧的抬头,看向救了她命的人,感谢的话还没说出口,浑身酒是一震,怎么会是他!“你觉得你这条命赔得起车子的维修费吗?”霍云霆声音冰冷的开口,眼角都是危险的寒气,刚才如果他晚一秒钟,现在她就已经躺在地上,变成死人了!嗓子像是被,什么堵住了,被怼的说不出话,她重新站稳身体,拉开和他的距离,刚才,他是为了减少车主的损失,才救她的吗?“老

  • 偷个宝宝:总裁娶一送一9章(第9章:谁把流年暗偷换(4))

    原标题:偷个宝宝:总裁娶一送一9章(第9章:谁把流年暗偷换(4))小说名:偷个宝宝:总裁娶一送一第9章:谁把流年暗偷换(4)“不是这样的...”顾乔想要出声解释,“不是这样的...真的不是这样的....”她看着薄砚祁的脸,她的第一次,给的是他,不过她是顾乔,而不是此刻的‘冷思薇’。但是这些,她没有办法跟这个男人说。薄砚祁仿佛听到了笑话一般,‘呵’了一声,“不是这样的,你以为我傻吗?被多少人上过了?也不知道补张膜再来上我的床!”顾乔紧紧的攥着手,指甲陷入掌心,男人的每一句话对她来说,都像是一把锋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