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嫡女轻狂】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8:38:43 来源:网络 [ ]

小说:嫡女轻狂

第1章 杀手穿越成废柴

  扑通!

  伴随着沉闷的入水声,叶轻狂的意识逐渐开始清醒了起来,一股冰冷的潮湿在身上由下而上逐渐蔓延而来。【嫡女轻狂】小说在线阅读

  “不知廉耻的贱人,与太子婚约在即,你竟然还敢在外面与人偷情!真是丢尽我们叶家的脸!”

  贱人?

  偷情?

  叶轻狂皱皱眉,有些反应不过来此时的状况。她清楚的记得,自己是二十一世纪的一名暗夜杀手,在执行师门任务时,被同族师兄妹陷害推下飞机,就算没有被摔死,现在也应该漂浮在茫茫大海之中才对。

  难道……这冰冷的流动液体的触感,就是大海?

  那说话的人是谁?听对话好像是有人红杏出墙了?

  喂喂喂,你们别光顾着吵架,快点划船过来救人啊…

  “来人……救命……”

  一双苍白消瘦的小手求生似的的从猪笼里伸出,扒开了猪笼的边缘处。叶轻狂呢呢喃喃发出一段不清楚的哼哼声,有些吃力的睁开沉重的眼皮。

  忽然,空白的大脑一阵眩晕狂卷而来,记忆像潮水一样的涌入了她的眼帘。

  叶轻狂,叶家原家主的女儿,先天废柴,面貌丑陋,半张朱红色的胎记让她看起来宛如地狱罗刹。因此从小到大她没少挨别人欺负,尤其是她堂妹叶双凝一家。【嫡女轻狂】小说在线阅读

  就在昨日叶双凝忽然一时兴起,邀她游湖品茗。叶轻狂本以为她可以借着此刻的机会与叶双凝好好谈谈,重归于好,却不想两杯茶水刚下肚,她的头就昏沉无比,最后竟什么都不知道的睡了过去。

  等今早她再次醒来时,她发现自己正身处破庙之中,衣衫凌乱。然后叶双凝就带着一群凶神恶煞的家丁冲进破庙里,以莫须有的通奸之名,将她活活杖责致死,此刻正准备将尸体扔进沧河之中毁尸灭迹……

  冰冷的眸光落在河岸边那群黑压压的人身上,叶轻狂一一扫视,在那个身穿鹅黄色长裙、眼中带恨的女子身上锁定。

  “该死,这原主也真是弱,竟让这样一个小丫头片子给杀了!真是窝囊、太窝囊了!”叶轻狂暗自咒骂一声,抬手,就将猪笼硬生生的扯裂,从里面钻了出来,缓缓朝着岸上走去。

  嘶——

  看到猪笼中原本死去的少女忽然有了动静,岸上的人都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眼睛瞪的大大的,有些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什么。

  叶轻狂却淡定无比,盛气凌人的杀气随着她缓缓走上岸的步伐,朝着那些人重重的压了过去。推荐qi-wen.com

  “就是你想要杀死我吗?”站在叶双凝的面前,叶轻狂再次认真的打量着她。

  可是越看她,她越觉得原主真是弱爆了,竟被这样一个弱鸡似的小婊砸给陷害死了。

  “你……你不是死了吗?”叶双凝不禁向后退了两步,结结巴巴的问道,眼睛却带着不可思议的震惊。

  她探过她的鼻息,她是死了,没错啊。现在这是什么情况,站在她面前的是人还是鬼?

  “呵呵,你还真天真,难道你没听说过死人如果积怨太深,是可以变成厉鬼来寻仇的吗?”叶轻狂冷笑一声,滴着水的身子还刻意朝着叶双凝又逼近了几步。

  方才她还不是对原主喊打喊杀,一副要至原主于死地的样子吗?

  她倒要看看这么嚣张的女子,究竟是有多大胆子敢在她的面前放肆!

  叶双凝好像从叶轻狂冰冷的眼中看出了她对自己的轻蔑,不由提了一口气,重拾恨意,“叶轻狂,你少在这里装神弄鬼!就算你真的变成了鬼,也不过是个废物鬼罢了,我还会怕你不成?”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都给我上,拦住她!”叶双凝把身子退到家丁身后,恶狠狠的推了一把两边的家丁。

  “是!”

  其中三个家丁齐应一声,全都朝着叶轻狂扑去,剩下的十几个家丁则站在叶双凝身侧,冷眼看着眼前的一切。奇闻网

  他们相信,对付一个毫无灵力的废物,一个家丁就足够了,更何况三个家丁一同出手。就算她变成了鬼,也照样是一个废物。

  “找死!”叶轻狂凌厉的眼神扫了一眼扑过来的三个家丁,冷哼一声,犹如看死人一样看着已经近身的三人。

  下一刻,叶轻狂终于动了!

  只见她娇喝一声,莲步轻移,身形犹如鬼魅一般周旋于三个大汉之间,化作一道红影在他们身上狂扫而过。

  咔!

  咔!

  一时间,清脆的骨裂声此起彼伏。

  转瞬间,三个面带惊恐的头颅从叶轻狂的手中飞出,落在了叶双凝的脚下。

  几乎是眨眼之间,三个身强体壮的家丁便倒地而亡,至死他们都想不明白,这个废材三小姐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静!

  落针可闻般的寂静!

  叶双凝和她的丫鬟还有那两名家丁,满脸呆滞的看着肃穆而立的叶轻狂,犹如活见鬼了一般。原文qi-wen.com他们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短暂的震惊过后,其中一个家丁突然惨叫一声,拔腿就跑。

  “啊!诈尸了!杀人了!”

  “叶三小姐变厉鬼寻仇了!我们快跑吧!”

  眼看着这自己这两个家丁乱叫着的逃遁,叶双凝瞬间就傻眼了。现在就连她自己也分不清眼前的这个叶轻狂到底是人是鬼了。

  但是看她的身手这么厉害,被水鬼附身的可能性最大,所以她觉得还是先走为妙!想及此处,叶双凝也来不及多想,尖叫一声,转身就跑!

  叶轻狂也懒得理会这些胆小怕事的小人,冷哼一声,转身朝着记忆中叶府的位置走去。

  心里却暗自做了打算,如今自己占了别人的身体,她就决定要为原主好好活一次。既然有人想让她过的不好,那她,就先让那些人从这个世界消失!

  ……

  与此同时,沧河中一艘客船上,北寒澈忽然睁开眼睛。

  一股浅淡的血腥味涌进他的鼻子里。【嫡女轻狂】小说在线阅读

  顿时,燥烈的血液燃烧的更加厉害,仿佛有无数的蚂蚁在皮肤下爬来爬去,又疼又痒!

  “给我血!”

  暴戾的声音仿佛惊醒的魔鬼,就连跟随了他十多年的心腹千离都不敢大声喘气。

  “王,血已经没了……”

  忽然,眼前的人化作一道白光匆匆掠过,跃入沧河之中,闭目打坐。

  千离跟上前去,当他看到北寒澈眼中那逐渐被压制下来的噬血毒时,心中猛然一怔。

  方才岸边发生的事情他也是看到的,一个浑身是血的女子被丢进沧河。

  但是他没想到,他们距离隔得这么远,那溶在水里的血会对他的王产生帮助。

  “找到她!”冰冷的声音再次打破沉默。

  此时的北寒澈眼底的火红已经得到压制,但沉在水里的身体却迟迟没有出来。

  这水,异于往常血液带给他的灼烧和苦痛,温暖的渗进他的皮肉里,像一张凉爽的网将他慢慢包裹。

  他很诧异,也很惊喜,无论如何,他都要找到她!

  “是,王。”千离颔首,抬起手,只见几道身影跃起,瞬息之间便消失在了岸边。

第2章 出手教训

  叶府。

  叶轻狂拖着身子,拾阶而上。只见到叶府的房门紧闭,两尊狮子依旧屹立在门前,只是,眼前的叶府却早已经衰败,不复从前。

  一名丫鬟看到叶轻狂时,急忙上前,伸出手扶住了叶轻狂,泪水止不住的下落,“小姐,你别吓我,你怎么了?你哪里受伤了?找不到你,奴婢都急死了……夫人身子又不好……”

  “没事,只是被一只疯狗咬了下。”叶轻狂淡淡地丢出一句,对于叶双凝的事情,她并未提起。

  自从叶厚仁将叶府的势力夺去,现在的叶府就如破败的残躯,鸟兽群散,现在整个偌大的叶府,也就只剩下眼前的这名丫鬟和一名管家守着。

  他们只要照顾好原主的娘亲,打理好叶府就行。至于叶双凝,那样的智障,她一个人应付,就绰绰有余。

  “那小姐你有没有受伤?夫人担心你,昨晚一个晚上都没有入寝,管家出去找了一个晚上都……”

  叶轻狂开口,打断了丫鬟的话,说道:“我没事,只是很累,你去帮我准备好沐浴的水。”

  她的神情淡然,平静,溢出唇边的嗓音更是透着一丝令人不可抗拒的冷冽。这使得一旁的丫鬟不禁心一惊,隐约的觉得眼前的小姐不一样,却又不知道哪里不一样了。

  叶轻狂迈开步子,越过丫鬟,缓缓地朝着院子里走了进去。她抬起头,环顾了一眼四周,整个院子里,早已不复繁华景象。没有了繁华,倒是多了几分令人舒适的素雅。

  她扬了扬眉,脸上的淡然却让女子原本平凡无奇的五官仿佛多了几分明媚,使得那半张脸上的朱红色胎记顷刻间少了几分骇然之色。

  房间里,屏风内的水池里,云雾袅袅。

  叶轻狂倚靠在水池边,三千青丝倾泻而下,沾染着水珠,紧贴在她的面额两侧,顿时将女子那原本小巧的面容映衬得愈发小了几分。她垂眸,望着水里倒映出的那一张面孔,抬起手,指尖落在了那朱红色胎记上。

  若是没有这朱红色胎记,这原主倒也算得上一个美人胚子。

  此时,门外扬起了一道嘈杂的声响,那脚步声渐渐地朝着这边方向逼了过来。

  叶轻狂收回眸光,嘴角上挽起了一抹似笑非笑的冷意。

  呵——

  如今这世道,总是有几个欠收拾的。

  砰地一声,房门被用力推开。

  “叶轻狂——”

  “双凝小姐,小姐刚回来,在里面沐浴,您带着家仆往里面闯不合适……”

  “给我滚开,你一个低贱的丫鬟也敢挡本小姐的道。”

  一个用力,叶双凝顿时将挡在身前的丫鬟一把推开。丫鬟身子踉跄,顿时猛地撞上了一旁的桌子上。

  叶双凝从门外走了进来,身后紧跟着几名家仆。她快步走上前,直径地越过大殿,毫不犹豫地朝着寝室里走了过去,嘴里大声嚷嚷着道:“在湖边里你就给我装神弄鬼,我现在倒要看看,你究竟是人还是鬼?”

  “你杀了我的人,还将我打伤,想要杀人灭口,完全不顾我们手足之情。现在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厉鬼,到底还要不要脸,还顾不顾及叶家祖祖辈辈的……”

  话音未落,只见啪地一声,一道清脆的掌声顿时将叶双凝到了嘴边的话给硬生生地逼了回去。

  紧接着,一声尖叫。

  叶双凝紧捂着小脸,双目圆瞪,“叶轻狂,你竟然敢打我?”

  叶双凝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竟然打了自己?

  这个以前胆小怕事,懦弱不堪的丑八怪竟然敢打自己!这对她而言,简直就是一种侮辱。

  “打你怎么了?”叶轻狂慢条斯理的收回手,刚沐浴的她,身上只是披着一件月色的披风,长可拽地。她睨着叶双凝,轻描淡写地开口道:“如今在这个屌丝横行,人妖难辨的世界,姐姐我只不过是化身正义,教你点做人的规矩而已。”

  “我和太子的婚约在即,是太子殿下的未来太子妃,你明知道我在沐浴更衣,却堂而皇之的带着几名家仆闯入我的闺房。只凭这一点,把你杀了都可以,何况我只是赏了你一巴掌,这一巴掌现在都算是轻的了。”

  最后这几句,在叶轻狂扫到那一抹身影后,便刻意压低嗓音,用只有她和叶双凝两人才听得见的音调说道。

  “你……”叶双凝咬牙切齿,满脸愤恨地瞪着叶轻狂。湖边受辱也就算了,她的人都被她叶轻狂给杀了,现在,她叶轻狂竟然敢还出手打她。

  “太子妃?”叶双凝冷哼一声,嗤笑道:“你也好意思说出口,和野男人在外偷情,做了如此伤风败俗的事情,你觉得太子殿下还会娶你么?”

  “叶家的脸面都被你叶轻狂一个人给丢尽了,要不是我爹,你们现在早就吃西北风,流落街头了,你还有什么资格摆着这一副臭架子,简直不要脸。”

  “双儿——”一道低沉,冷锐的嗓音扬起,顿时使得叶双凝身子猛地一震,立即转过身,朝着那人奔了过去。

  “爹爹……”叶双凝一把挽上叶厚仁的臂弯,将红肿的半边脸凑到叶厚仁的眼前,委屈的说道:“你快替双儿做主啊,她不禁杀了双人的人,还出手打了双儿……”

  “她做出了对不起叶家,对不起太子殿下的事情,在外面和别的男人苟合,我是在忍不下去,才想要派人将她带回来,可是她却出手将双儿的人给杀了,还伤了双儿,你一定要替双儿做主。”

  “轻狂,你这是做什么?你做出这种让人不齿的事情,双凝说你两句,你竟然还打她!”叶厚仁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叶双凝脸上那明显的五指印痕,一抹阴鸷的冷光一闪而过。

  叶轻狂心中一阵冷笑,她这个二叔可真是够不要脸的,篡夺了叶家的主权不说,对她们母女竟然如此礼遇,简直太过分了!

  “二叔,怎么说我也是叶府的大小姐,虽然我爹这几年一直未醒,你也接管了叶家,但只要我爹一天还在,我就是叶家的大小姐!双凝刚才带人闯入我房间,还出言侮辱,我只是给她一点教训罢了。”

  叶厚仁有些惊讶的看着叶轻狂,他总觉得今天的叶轻狂有些不对劲。以前的她连跟自己说话的勇气都没有,现在竟然敢还击。

  不过叶轻狂的确说的句句在理,这一突变倒是让他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

第3章 唇枪舌战

  “大小姐?”一旁的叶双凝仰头笑了声,脸上的神情满是讽刺和怒意,“要不是我爹爹这几年帮着叶家,你们早就流落街头了,现在竟然还有资格在爹爹的面前端起大小姐的架子,简直就是可笑之极。”

  “爹,将他们赶出去,我不要见不到他们。”

  叶厚仁伸出手,一把按住了叶双凝的手,示意她不要在开口。眼前的叶轻狂,似乎不同于往日那个忍气吞声,胆小怕事的叶轻狂。只是,这又如何,眼前的叶家是他在做主,她若是懂点规矩,同以往那般忍气吞声还好,要是不能,他自然也不会容她。

  她那娘亲,可是一身残躯。

  在这府里,说话的人是他叶厚仁,不是他大哥叶星阑,还容不得她叶轻狂如此放肆。

  “双凝怎么说都是你的妹妹,又不是外人,进你的房间还用什么闯字,这岂不是见外了?”叶厚仁语气缓了缓,睨着叶轻狂,不言自威,一旁的随从顿时一禀,猛地从方才叶轻狂带来的震惊中回神,幡然醒悟。

  眼前的叶家可是叶厚仁在做主,即使大小姐的性子有所转变,但是这也改变不了叶厚仁是他们主子的事实,他们自然得向着叶厚仁这边。

  叶厚仁看了一眼双凝脸上的伤痕,转过身,扫了一眼身后的丫鬟,呵斥道:“你们都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给二小姐找大夫来看看?”

  “你们一个个都是废物,我养你们做什么?眼看着二小姐被打,你们也不拦着点,怎么,不想呆了是不是?要是不想呆了,我自然不留着,现在叶府不同往前,这么大一个家,什么都是我得扛着,叶府不是收容所,不养废物。”

  字字句句,在整个偌大的房间里扬起,落下。

  砰地一声,所有的家仆立即跪在地上,瑟缩着身子,求饶道:“老爷,奴婢(奴才)们错了……请老爷饶过……”

  叶双凝见状,顿时得意地望着叶轻狂。

  一直护在叶轻狂身侧的丫鬟流翠见状,顿时紧咬着牙,眼底里满是愤愤不平。这些奴才狗仗人势,现在一个个都欺负他们家的小姐,想当初,若不是夫人和老爷留着他们,这些奴才早就不知道在哪里流落着呢。

  叶轻狂扫了一眼众人,最后眸光落在了叶厚仁的身上。她知道,这是叶厚仁在杀鸡儆猴,无非就是想要提醒她,现在叶府是他叶厚仁说了算,她若是惹得他不高兴,他可以让她们一家人分分钟流落街头。

  她抿了抿唇,敛下了心中的怒意。

  眼前,她没有找到足够的证据,夺回叶家家权,自然不能跟叶厚仁硬碰硬。叶厚仁能在叶府隐忍多年,步步为营,夺取叶家家权,自然是心思缜密,难以对付。

  “二叔说得对,如今爹爹卧病在床,娘亲身子骨弱,这么大的叶府都是二叔在打理,是辛苦了点。这一点,轻狂对二叔很是感激,毕竟这年头,知道知恩图报的人并不多了,二叔这么多年一直在我们叶家,爹爹向来念情,对二叔不错,更是将双凝当做了自己的女儿,现在叶家有难,二叔能够知恩图报,及时的站出来,这一点轻狂自然记着。”

  “双凝是轻狂的妹妹,若是她一个人进入我的房间,自然算不上闯。只是,带着几个家仆就那么闯进来,就算双凝年轻不懂事,也不该如此没有规矩,这要是传出去,轻狂的名声损了是小,辱没了叶家的门风就是大事了。”

  “毕竟,叶家能有今天的地位,是爹爹一手努力打拼下来的,半点对叶家不利的事情,轻狂都不会允许发生的。”

  “你……”叶厚仁心猛地一窒,眼前的叶轻狂说话滴水不漏,他还真是挑不出一丝破绽回击。他睨着叶轻狂,不得不重新审视眼前的女子。从小到大,这叶轻狂软软弱弱,连对他说话气都不敢大喘一下,现在面对他,竟然会如此淡然平静。

  他的女儿向来做事欠个考虑,眼前确实是双凝理亏。只不过,双凝是他的女儿,这一巴掌打在他女儿的脸上,却是落在他的心里,她叶轻狂这么不顾情分,下手如此重,自然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你既然知道不该做出一丝对叶家不利的事情,那么就该知道,你一夜未归,却在外面和男子厮混,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叶家还怎么在外界立足?”

  “二叔,你说双凝年纪小,不懂事,就该明白,她说的话,自然不能胡乱听了去。”叶轻狂莞尔一笑,脸上的神情坦然,“凡事都要讲究证据,更何况,如今眼前的这件事情,可是事关到轻狂的清白,叶家的名声,二叔更应该派人查清楚,尽快还给轻狂清白,不让外人看了叶家的笑话才是。”

  “笑话。”叶厚仁怒声道:“这种事情原本就是败坏家门之风,如今你还让大张旗鼓地派人去查,还嫌别人看不够叶家的笑话么?”

  “你丢得起这个脸面,我可丢不起。”

  呵——

  这话里的意思,是想要让她坐实了这件事情,想要让她吃这个哑巴亏了?

  叶轻狂上前一步,仰起头,望着叶厚仁,溢出唇边的嗓音满是坚定,“二叔既然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就更不应该如此草率的做出判断。二叔帮着爹爹打理叶家,已经很辛苦,轻狂不会麻烦二叔,轻狂可以自己去查清楚这件事情,是非曲直,交给衙门,到时候,自然可以还轻狂一个清白。”

  “到时候,我想……二叔应该很乐见看到那样的结果。”

  乐见?

  怎么可能?

  这件事情,就算他不去查,他也知道是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换做以前,他自然乐得让叶轻狂去查,因为那样软弱,胆小愚蠢的叶轻狂就算去查,也不会查出什么,反而会让整个东郡国知道,叶家出现了这么一个败坏门风的女儿。只是现在,他虽然不知道眼前的叶轻狂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是若是真让她去查,以双凝的性子,怎么被她玩死都不知道。

  叶厚仁冷笑了下,开口道:“去查?还嫌不够丢人么?”

嫡女轻狂》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嫡女轻狂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吴泰昌:朱光潜与沈从文的深笃友谊

    晚年朱光潜的一家文|吴泰昌朱光潜未了心愿之一:没机会看望沈从文朱光潜未了的一个心愿,是没有机会再进城去看望沈从文先生和叶圣陶先生,他带着这个遗憾走了。而从文先生却不无遗憾地在朱先生还活着的最后时刻去看望了他,那已是朱先生在不省人事的弥留之际。1986年3月6日晚,沈从文先生夫人兆和给我电话,说从文和她去见了朱先生最后一面,我说我也去医院了。她问起朱老太,我说今天上午我去了北大。我将正在写的日记中的一些情况告诉她:朱先生的遗体现在存放在医院太平间。朱师母躺在床上,精神极差,见了我紧紧抓住我的手,说

  • 中国美术馆吴为山荐书:大地上的遗产|中国好书单(2018年⑤期)

    《中国艺术精神》作者:徐复观出版: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理想国)时间:2007年01月版《中国艺术精神》共分十章,除第一章论上古音乐艺术之精神以外,其余九章均为论绘画艺术及其所蕴涵的中国艺术精神。书中颇多真知灼见,义理明晰,风骨超然。徐复观深入研究庄子讲的学道、体道及成道的境界,发现其与现代、近代西方思想家所讨论的美与艺术的情况颇多近似或相同,从而认定庄子的道正是中国的艺术精神。这对研究中国艺术精神具有开创性的作用。《美的历程》作者:李泽厚出版: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时间:2009年7月版《美的

  • 5000元征集科普剧剧本!各位高埗人,赶紧过来看看吧!

    知识就是力量!知识就是财富!这两句真理你是不是铭记在心,却又苦于没有机会?别烦恼!现在机会来啦!我馆面向社会(东莞科技馆工作人员除外)公开征集优秀的科普剧剧本,还有丰厚奖励哦!时间即将截止,你还在等什么?是时候展示真正的才能啦!科普剧《聚.散》介绍了散裂中子源的相关科学知识下面这份征集“秘籍”,请收好!我们期待您的大作!科普剧《大兵小蚁》深受小朋友喜爱为弘扬科学精神、普及科学知识,积极丰富科普教育形式,提升科普教育水平,营造崇尚科学、热爱科学的良好社会氛围,东莞市科学技术博物馆现面向社会(东莞科

  • 别人尊重你,并不是因为你优秀,而是别人很优秀!

    ◆◆◆我以为别人尊重我,是因为我很优秀。慢慢的我明白了,别人尊重我,是因为别人很优秀;优秀的人更懂得尊重别人。对人恭敬其实是在庄严你自己。——仓央嘉措懂得尊重别人是做人最起码的要求。真正做到尊重别人,则是一种境界,一种美德。孟子有云:“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此话强调了尊重他人的重要性,一个人在与别人交往中,如果能很好的理解别人,尊重别人,那么他一定会得到别人百倍的理解和尊重。优秀的人对谁都会尊重。尊重领导是一种天职,尊重同事是一种本分,尊重下属是一种美德,尊重客户是一种常识,尊重

  • 康熙吃豆腐脑给的金瓜子被李明山拿去,故事主角是江苏巡抚汤斌

    电视剧《康熙王朝》里出现过这样一段情节。康熙带着图海出去溜达,走到锁儿姑娘的豆腐脑摊边边吃豆腐脑,边听锁儿的唱冤曲。康熙掏出一颗金瓜子赏给锁儿,但善良的锁儿嫌贵重不敢要,于是那枚金瓜子便扔在了摊边。康熙便问锁儿状纸是谁写的,说给我看看行吗?锁儿说便是那个恩人,指了指周培公的背影,便把状纸递给了康熙。谁料想,这张状纸的背面竟是帝师伍次友写给明珠的推荐信,信中说有一位经天纬地之才要明珠推荐给皇上,这个经天纬地之才便是周培公。结果这个书呆子周培公“宁愿直中取,不肯曲中求”,竟将这张价值万金的组织举荐信

  • 酒店住宅设计多了?住逻辑请你来设计工厂

    在您的设计职业生涯之中或许大多数的设计都是围绕酒店或者住宅展开有关工厂的设计可能没有那么多而好的工厂设计往往能达到美学与实用的平衡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比如这些👇👇👇芝加哥Trumpf智慧工厂:工业化氛围与郊区景观的结合👇👇👇南京秣陵九车间:互联网+”为核心的文化科技创意园区👇👇👇无锡贝斯特精密机械有限公司新厂区:兼顾节能与舒适,极具科技感的厂区设计。看了之后是否很心动?是不是很想有一座工厂能够让你放飞创意在设计生涯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我们已经为您准备好了全球最酷炫的家居工厂将在您

  • 建窑建盏企业名录:达成建盏

    建阳达成建盏陶瓷有限公司建阳达成建盏陶瓷有限公司,位于建阳区五里樟站(前美食广场)对面,有生产车间一千多平方米,和办公展示区二百多平方米。公司创办人暨培青致力于研发古代建窑建盏制作工艺,还原古代烧建盏技艺,特别在釉料配方上取得可喜成果,现已成功研制出宋代兔毫、油滴、乌金釉、茶叶沫、柿红釉等工艺配方。目前主要产品有茶具套装、瓶、壶、盏等。暨培青所获奖项:《鹧鸪斑油滴盏》作品在2016中国景德镇国际陶瓷博览会获得中国十大名窑金奖《流星雨油滴盏》在2015中国(北京)国际文创产品交易会中荣获工艺美术“

  • 24小时书店旅社 现实版“解忧杂货铺”

    平日里大家都忙于工作,看看书、聊聊天成了不少人让自己慢下来的选择。在南宁火车站附近的杭州路上,有一家24小时不打烊书店旅社,这里的书只借不卖,游客可以在这里读书、聊天畅谈,旅客们还在墙上留言,或者写下一封无名信,期待未知的某个人拆开,堪称现实版的解忧杂货铺。在南宁老城区的繁华街道上,这家书店旅舍的门面显得格外与众不同。推开玻璃门,满墙的海报、绿植装饰,彷佛整个世界瞬间安静下来,外面一切的喧闹不再与自己有关。沿着台阶向上走,布置温馨的书店映入眼帘。你没有看错,这可不是什么艺术馆,而是一家特色的民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