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掠爱】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7:11:48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掠爱

第1章 照顾好太太!

  叶小艾在别墅住了十天,才算正儿八经地碰到了这别墅的主人洛心辰。奇闻网

  严冬的夜晚有些冷,睡梦中的叶小艾不禁又紧了紧被子,迷迷糊糊间,伴随着旁边床的塌陷,一阵浓郁的酒气扑面而来,她身子一哆嗦,人瞬间清醒了过来。

  身边躺下了一个男人。

  室内没有开灯,唯有夜空皎洁的月光,透过阳台上整体落地玻璃窗,零星点点地洒进了房中。

  虽然月光朦胧,但她还是一眼便认出了男人就是这别墅的主人洛心辰。

  不是她忆起了这个男人,而是这别墅里到处都挂着她与这男人的结婚照,正所谓,低头不见抬头见,虽不曾与洛心辰正面接触,但洛心辰的容貌早已刻入了她的眼。

  有人说,失去记忆的人,不管他忘记了多少人、多少事,永远都会记住他生命中的另一半。

  叶小艾想,这是说别人,不是她。版权qi-wen.com

  半年前,在通往A国的W国机场外的车祸,让她毁容又失忆,让她忘记了这世界上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

  唯独记得一个名字,一个让她午夜梦回时,总会伤心落泪的名字。

  之所以没有记得她生命中的另一半,叶小艾想,或许是洛心辰对她的关心不够吧!

  这半年来,洛心辰从未出现在她面前过,就是她半月前在医院拆脸上整容后的绷带时,洛心辰也只是象征性地打了一个电话,简单地问了一句管家罗姐,“太太怎么样了?”

  在听到罗姐对他说一切安好后,他就果断地挂断了电话,竟是一颗字也舍不得给她这个太太。

  叶小艾条件反射地就向一旁翻身下床,虽然他们都说她是洛太太,但是,洛心辰给她的感觉实在是陌生得让她害怕。

  想来,旁边的男人是醉酒后走错了房间。

  他睡进了她的房间,她让他便是。

  “你要去哪里?”低沉中带着醉酒后的沙哑声霸道地响起,叶小艾的手臂瞬间被一只滚热的大手抓住,人亦是随着大手往后拉的力量,重新躺回到了床上。说明qi-wen.com

  尚未反应过来时,一个黑影翻身压了下来。

  男人的体温滚烫炙热,让叶小艾的心莫名有些发慌,从知道她是洛太太的那一刻起,她不是没有想过会有这方面的事,却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光景。

  她想也不想地去推压在她身上的男人,陌生的害怕让她试图逃离。

  洛心辰愤怒地一把钳住了叶小艾推他的手,醉酒后猩红的双眼,死死地盯着被他压在身下的叶小艾,恶狠狠地说,“我才是你的男人,你夜夜唤着另一个男人的名字,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我才是你的男人,你要唤也只能唤我的名字!”

  “我才是你的男人,你要唤也只能唤我的名字!”

  “…………”

  伴随着那带着浓浓酒气、不断重复的阴沉话语,叶小艾尚未反应过来时,只觉身上一凉,洛心辰已经扯掉了遮挡在她身前的薄被,动作粗鲁地扯开她的睡衣,不带任何怜惜地碰上了她的肌肤……

  第二天清晨,叶小艾醒来时,旁边空无一人,洛心辰已是不知去向。

  身体传来的阵阵酸痛和散落在地上乱七八糟的睡衣,让她忆起了昨夜那一场噩梦。

  翻身下床,忍着身体传来的不适,冲进了浴室,随着花洒的水流过身体,叶小艾发疯似地搓揉起肌肤……

  委屈、惊恐、害怕,霎时一股脑地侵上了叶小艾的身心……

  到底忘记了些什么,叶小艾发疯似地捶打起脑袋,她到底忘记了些什么?

  靠着身后的墙,叶小艾的身子缓缓下滑,无助地蹲在了浴室的角落,双手无力地插入黑发中,任由花洒的水洒向全身,她低低地轻泣起来……

  许久后,叶小艾才走出了浴室,将房间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见镜子里的双眼不太红时,她才整理好自己,下楼去吃早餐。

  虽然没什么胃口,但她没有不吃饭的习惯。奇闻网

  当穿过走廊,站在艺术楼梯口时,叶小艾看着坐在餐桌前,优雅地翻阅着晨报的男人。

  心猛地一颤……他还没有去公司吗?

  想到昨夜的一幕,叶小艾想也不想地转身就要回房。

  坐在椅子上的男人似是听到了动静,抬头向她看来,“不饿么?先下来吃点东西,再上去睡。”

  本想退去的叶小艾,压抑着心中的反感,回身抬脚迈下了梯阶。

  洛心辰坐在餐桌前,洁白的衬衫映着刀削般的五官,显得优雅而随意,修长的两指夹着旁边的晨报,看得专注而认真。

  叶小艾刚在他对面的位置坐下,他就收回了放在晨报上的目光,淡淡地扫了叶小艾一眼,将放在桌上的一部崭新手机往她身前一推,“有事就打我电话!”

  言语中虽然带着疏离,却完全没有了昨夜的霸道与疯狂,似昨夜那人根本就不是他。

  叶小艾刚想拒绝说不用了,洛心辰的声音忽地就冷了下去,“拿着,里面有款游戏不错,在家里只是弄弄花草,也显得无聊了些。阅读qi-wen.com

  罗姐从厨房端来粥与早点,洛心辰却是从椅子上站起对罗姐说,“照顾好太太。”

  “先生,你不吃早餐了吗?”见洛心辰要走,罗姐追问。

  洛心辰抬手,低头看了一眼手腕处的手表,头也不回地往玄关处走去,一边换鞋一边说,“不了!”

  待那高大的身影完全消失在了客厅,叶小艾才低头吃起了早餐。

  “小……”罗姐后怕地立即改口,“太太,今早花房新进了一批鲜花,你要不要去看看?”

  正低头喝着碗中小米粥的叶小艾,抬头看向罗姐,“不用了,我想休息一下。”

  吃完早餐,叶小艾起身回房,脚刚踏上梯阶,身子猛然一颤,脚步也瞬间停了下来,转身木讷地看向一旁的声源处……

  客厅的电视中正播放着半年前,曾轰动一时的国际娱乐新闻,主角是A国李氏集团大少爷李凌峰与叶家女儿叶小艾……

  女主持人清晰甜美的嗓音正缓缓地介绍着内容……

第2章 你认识?

  “半年前,李凌峰先生与叶小艾小姐的婚礼,空前绝后,直到今日,相信还有不少人像我一样,想要再一次重温那时的情景。今天,我就带大家再一次走向那前所未有的婚礼现场……”

  屏幕上,身披洁白婚纱,沐浴在幸福甜蜜中的少女,在亲朋好友的祝福下,伴随着庄严的婚礼进行曲,与新郎肩并着肩、心贴着心、手牵着手,面带微笑地踏着脚下的红地毯,一步步向前走去。

  新郎高大帅气,正低头与新娘说着什么,看不到脸;新娘不算美,只算得上清秀,此时她正一脸幸福、一脸甜蜜地看着被她挽着手臂的男人……

  唔……心口处传来阵阵钻心的痛意,叶小艾一把抓住了胸前的衣襟,半躬着身子,靠在身后的艺术楼梯护栏上,痛苦地闭上了眼,大口大口地喘起了粗气。阅读qi-wen.com

  “先生!”罗姐的一声轻唤将叶小艾从思绪中唤醒,目之所及是冷着一张脸的男人,压下心里面那阵阵弥散着的痛意,叶小艾尽量让声音趋于平静,“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洛心辰面无表情地盯着叶小艾看,直到叶小艾手足无措时,他才抬手往客厅中的电视屏幕上一指,“你认识?”

  低沉的嗓音,听不出喜怒。

  叶小艾小心翼翼地摇了摇头。

  “那你哭什么?”男人随即眯眼反问。

  叶小艾微愣,哭了吗?明明不认识,为什么会心痛?为什么会哭呢?

  她立即抬手往脸上摸去,这时,一只温热的大手先一步抚上了她的脸,擦掉了她眼角的泪珠,“那婚礼的确让人关注、也很隆重!”

  “但是,我们的婚礼……”洛心辰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顿,“比那婚礼更隆重、更让人关注。”

  末了,补充道,“你不用羡慕他们。”

  叶小艾抬头看向男人,男人的语气虽然平静,却是一脸的生人勿近,冷峻得不近人情。

  羡慕吗?原来他是那样看待她眼泪的。

  想想也是,任何一个男人看见自己老婆看着别人的婚礼落泪时也会那样想的,虚荣心不止女人有,男人也不例外。

  “洛总!”大门处响起司机小李的催促声,“会议快开始了。”

  洛心辰对站在一旁的罗姐说,“照顾好太太!”随即大踏步向玄关处走去,经过餐桌时,他拿走了他早上翻阅过而没有看完的晨报。

  叶小艾抿住唇,原来他是回来拿晨报的。

  重新躺回房中,叶小艾目不转睛地盯着床对面放大的、占据了整个墙的婚纱照,照片上的她也是一身耀眼的洁白婚纱,也是笑得一脸幸福地半依在男人怀中。

  只是,为什么她会觉得那画面是如此陌生而遥不可及呢?

  情不自禁间,脑中一下子就浮出了那电视屏幕上手挽着手,踏上了红地毯的两个身影……

  凌峰……熟悉的心痛瞬间将她淹没,迷迷糊糊间,她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外面的天已经全黑了,叶小艾拿过一旁洛心辰早上给她的手机,开机看了一眼时间,已是凌晨两点钟。

  可能是下午睡得太久,此刻躺在床上,叶小艾是怎么也睡不着了,越是想睡,脑子愈是清醒。

  拿过旁边的手机,睡不着的她,随意翻了起来。

  手机通讯录中只有一个名字,洛心辰。

  翻着翻着,叶小艾翻起了微博,鬼使神差地,她情不自禁地输入了‘李凌峰’几颗字!

  李凌峰还未找到,入眼便是他新娘叶小艾甜美的婚纱照,当小小的屏幕被洁白的婚纱照占满的时候,叶小艾握着手机的手也是微微颤抖了起来,小小的身子也瑟瑟地缩抖成了一团……

  那种痛到了骨髓的熟悉让她愈发地抓紧了手中手机,双手将曲起的双膝抱住,脑袋埋入了双膝中,呜呜地哭了起来。

  她不知道她是怎么了?现在的一切都变得那么的陌生,失忆似乎抽走了她二十多年的所有……

  “凌……峰……”

  伴随着呜呜的哭泣,颤抖着的双唇,艰难地吐出了每每梦回千里时,她总会不由自主地呼唤的名字!

  压抑着的哭泣低低地响在了房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手中的手机突然就被人抽了去……

  砰……咔嚓……哗啦……

  伴随着手机撞向落地玻璃窗碎裂的声音传来,叶小艾只觉眼前一花,一个人已是将她压在了床上,浓浓的酒气瞬间将她包围。

  反应过来的叶小艾,大惊,立即伸手去推身上的人。

  她的动作似是彻底激怒了身上的男人,男人比昨天更粗鲁地撕开了她的睡衣,更粗暴地占有了她……

  整整一夜,她几乎不曾合眼,看着散落在一旁支离破碎的睡衣与满地的落地窗玻璃碎片,无声的眼泪哗哗就流了下来。

  昨夜,她几度晕厥了过去,几度又在他粗暴的动作中醒了过来。

  他完全不顾她意愿、不顾她感受,他和禽兽不如的畜生没有区别。

  即使他们是夫妻!

  可夫妻之间不都是相互谦让、相互理解、相互尊重的吗?她现在到底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环境?为什么现在的一切让她如此陌生、如此害怕、如此恐惧,让她如此想要逃离?

  再一次,叶小艾再一次使劲地敲捶起了脑袋,她努力地想要知道她到底忘记了什么?

  许久许久,直到门外响起了管家罗姐的声音,“太太,你醒了吗?早餐准备好了,你是在卧室吃还是到楼下吃呢?”

  叶小艾本不想理会,但少许后,门把就传来了轻微的旋转,不想让罗姐进屋看到她此时的狼狈,叶小艾立即出声制止,“罗姐,我已经起了,你把早餐放在楼下吧,我一会儿再下楼吃。”

  “好的。”外面传来罗姐离开的脚步声。

  叶小艾起床,洗漱一番后,坐到了楼下的餐桌前,默不作声地吃起了早餐。

  “太太,这是先生临走时让交给你的,他说这手机是今天才更新的操作系统,昨天的那手机已经过时了。”罗姐将手机放在餐桌上,转身就进了厨房。

  看着放在一旁的又一部新手机,叶小艾不禁觉得讽刺,昨夜的一幕幕如排山倒海般涌入了她的脑海。

第3章 我和洛心辰的关系是不是一直都很差?

  碗中的小米粥再也无法吞咽,胡乱地抽了纸巾擦嘴,起身就要回房,这时,罗姐喊住了她,“太太,你怎么就不吃了?你昨天一整天都没吃饭?你的身体会受不了的?”

  叶小艾抿了抿唇,回头问,“罗姐,我和洛心辰的关系是不是一直都很差?”

  罗姐满脸堆笑地说,“当然是很好。”

  “他以前也是经常不回家吗?”叶小艾又问。

  罗姐摇了摇头。

  “他以前也是动不动就……”强暴我吗?

  叶小艾顿了顿,终是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出口,她也要尊严。

  见罗姐正疑惑地望着她时,压下心间的酸楚,叶小艾摇了摇头,“你去忙吧!

  “太太,其实你想知道以前的事,你可以问先生的。你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说完这句,罗姐似是不小心说了什么重大密秘般,转身逃似地进了厨房。

  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吗?可他给自己的感觉为何那么陌生与害怕呢?

  早餐后的叶小艾,习惯性地去了阳台的花房,主卧房的落地玻璃窗,拜那男人所赐,得重新换过。

  窝在吊椅中,叶小艾想理清这半年来的思绪,却是越理越乱,索性起身下了楼,有修理落地玻璃窗的工人向楼上走去,罗姐正招呼着他们,走在他们前面,给他们领路。

  叶小艾径直走到了大厅玄关处,看到鞋柜中排放的一双双崭新的各式各样的高跟鞋时,随意挑了一双和衣服看起来搭配一些、鞋跟矮一点的套在了脚上。

  刚换好鞋站直身,罗姐便咚咚咚地跑了过来,着急地问,“太太,你要出去吗?”

  叶小艾点头。

  罗姐脸上的笑容微滞,“要不给先生打个电话,让先生陪你出去吧!”

  “不用了,我就在周围走走!”叶小艾拒绝。

  罗姐还想说什么,叶小艾已是转身出了大门。

  罗姐立即拿起客厅的电话,给洛心辰打了过去,电话刚接通,罗姐就心急地说,“先生,太太刚刚一个人出去了,我想跟去的,屋里又才来了装修工人……”

  话未说完,洛心辰那头已是挂断了电话。

  走在大街上,看着街上的人来人往,看着周围完全陌生的环境,叶小艾迷茫了。

  原本以为见到周围熟悉的环境,她或许就会想起以前的事了,却不料,周围的环境让她愈发的陌生、愈发地束手无策起来。

  毫无目的地沿着人行道一路向前,也不知走了多久,当叶小艾再次抬头时,她竟是忘记了身在何处!

  她迷路了。

  四处的陌生让她迷茫、让她害怕,看着前方有一个大大的广场,广场上有很多人,她想也不想地往人堆走去,热闹可以让她的心不再那么地孤独。

  刚踏上入广场的梯阶,一个人影就急匆匆地迎面对撞上来,叶小艾站立不稳地往一旁摔倒下去,那个撞了她的人却是一溜烟地跑没了影。

  叶小艾条件反射地就要站起身,不料,脚踝关节瞬间就传来了钻心的痛意……

  她崴到脚了。

  拖着受伤的脚,叶小艾费力地移坐去了一旁的花坛边,想等脚好一点再走。

  这时,天空下起了豆大的雨点!

  叶小艾忍住脚踝关节处传来的痛意起身,想去一旁的屋檐下避雨,这时,一个名字似有似无地飘入了她的耳中,她似忘记了动作与目的,怔怔地愣立在了那里,任由豆大的雨点打在她的脸上、她的身上。

  心中的痛意丝毫不减,心里的酸楚亦是不断地涌上心头。

  少许,叶小艾已是站立不稳地蹲坐在了花坛边的地上,想着这两天洛心辰不顾她意愿的强暴,想着内心深处的那一个名字,她委屈而又伤心地抱膝痛哭起来。

  这一刻,叶小艾似是脱离了整个世界,独自生活在了自己的空间,听不见陌生的声音,看不到陌生的面孔,唯有心中的痛与委屈包围着她……

  “小艾!”

  昏迷前,叶小艾听到了一道有点熟悉,却让她害怕的声音……

  洛心辰将全身湿透的叶小艾抱入了怀中,对跟在他身后的小李说,“打电话给郑林,让他在别墅等我!”

  ……

  叶小艾是在一阵哗哗的水响声中醒来的,看着熟悉的卧室,她微微愣了愣,知道她已经回了别墅。

  寻着水声,叶小艾看向一旁的洗手间,眼角的余光扫到了不远处放着的打开的医药箱,眼尖的她一眼便看到医药箱里放的一盒避孕药,在听到门外有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响起时,她想也不想地下床,伸手拿过那避孕药,放到了枕头下。

  刚躺好闭上眼,那脚步声的主人已是进了屋,是管家罗姐。

  罗姐看了一眼床上的叶小艾,对还在洗手间的人问道,“郑医生,太太没事吧!”

  郑林从洗手间走了出来,直走到医药箱前,一边收拾一边说,“太太的身体比较虚弱,她这是心情郁结而导致的头昏,平时一定要注意饮食的营养!”

  “另外,太太的脚崴伤了,近段时间最好别动多了。”

  罗姐闻言,暗地里松了一口气,随即将郑林送出了房门。

  当罗姐端着熬好的药再次进屋时,叶小艾已经坐靠在了床头。

  罗姐立即将药放到旁边的床头柜上,一脸担忧地问,“太太,你醒啦!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或难受啊?”

  “先生的公司有点急事,他也是刚刚才离开的。太太,你可把先生急坏了,下次千万别一个人出去了。”

  叶小艾虚弱地笑了笑,“罗姐,谢谢你,我没事的。”

  “太太,你不知道,先生抱你回来的时候,你的脸色有多白、多吓人,你身上的衣服全都湿透了,先生也比你好不了多少,你说这么冷的天,又是下雨天,要是先生没有及时找到你……”说到这里,罗姐立即打住了声音,转移了话题,“太太,你先把药喝了,厨房还熬着去寒的姜汤,我下去看看。”

  叶小艾怔怔地望着罗姐离去的方向,昏倒前见到的人,果然是他!

  可他会为自己着急吗?

  光想想,叶小艾就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怎么可能?

掠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掠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小说《前妻不要逃》之第十一章 暗恋【11】

    原标题:小说《前妻不要逃》之第十一章暗恋【11】书名:前妻不要逃第十一章暗恋自从冷清溪上班之后,她就专门避开和凌菲儿于慕寻城见面的机会,幸好她总能拿捏好时间,既不让自己迟到,又不会碰上那两个讨厌的人。“早,冷姐”“你们早”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公司里的员工相处的如同姐妹一样,这可能也是老板管理有方吧,短短的一段时间,让冷清溪都不的不佩服这位年轻的小老板,不仅在设计上有独到的见解,在生意上更是有自己的一套办法。“冷小姐,麻烦到我办公室来一下。”老板白书南却一直都客气的叫她“冷小姐”,只是除了冷清溪之

  • 小说《相思君知否》之玉碎瓦全【11】

    原标题:小说《相思君知否》之玉碎瓦全【11】小说名称:相思君知否玉碎瓦全若妃的孩子没保住,不到五个月,流产时异常困难,最后和着血水掏出来,是个刚成型的男胎。她身体底子不好,宫壁极薄,本已有滑胎之照,这一摔,宫裂血崩,能保住性命已属侥幸,更遑论再孕育孩儿。丑妃数罪并罚,重阳节那夜之后,便被关入地牢,等待判决。宋庆成的牌位,终究没能留给她,第二日宫人们打扫凤鸣阁,见那灵牌还在龙口里卡着,好几个年轻力壮的宫人耗尽力气,倶没能将它拔出来,那东西好似与生俱来便生长在其中,坚如磐石,刀砍斧劈无以撼动。献帝只

  • 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11章 药哑【11】

    原标题: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11章药哑【11】书名:半生情缘半生劫第11章药哑苦涩的汤剂被强行灌入嘴里,顺着喉咙很快流入了胃中。应雪桃没有反抗,她又能反抗得了什么?她害死了父皇,如今连母后也保护不了。她真的累了,想哭,可是眼泪像是早已流干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她翻身下床找水喝,不小心跌倒在了地上。剧烈的疼痛让她张大了嘴巴,可是嗓子眼一个音节也发不出来。应雪桃哑了,这件事在宫里很快传开了。被派来看管她的宫女,如同看待畜生般看她。她们私下里议论,有的说应雪桃可怜,有的说她活该,还不如一头撞死得

  • 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11章 误会发怒【11】

    原标题: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11章误会发怒【11】小说:先生,我们不约第11章误会发怒当林语嫣按响门铃时,酒店房门忽然就开了,屋里漆黑一片,一只大手拽进她就将她抵在了房门上。口中全是浓重的红葡萄酒味,熏得她脑袋有些发沉,男人迫不及待撕碎她的连衣裙,双手转过她的身,从身后占有了她。林语嫣从开始的挣扎到被他完全掌控,她的身体发软要往下坠,男人抱起她就走进了卧室。等她的背刚碰到柔软的大床,男人很快就压了上来,动作粗鲁不带一丝温柔。“今晚的你,很特别……”过了没几秒,突然,冷爵枭的动作停了下来,一

  • 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11章 逼问【11】

    原标题: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11章逼问【11】小说书名:烟波江上余音绕梁第11章逼问多么温柔,多么体贴,萧月看着她的动作,却只觉得恶心。“不用了。”陆温泽搂住她转身,声音清冷,“她不像你一样善良柔弱,这点雨算不了什么。”门被“哐”的一声关紧,大雨倾盆,她站在原地像是一尊石像,浑身上下都是冷的。她不知道站在那里站了多久,离开时仍旧下着雨,她没有拿地上的行李,只拖着沉重的步子往夏遇的家里走去。夏语是她唯一的朋友,也是见证着她爱上陆温泽这十五年的人。等到夏语打开房门的那一刻,她甚至来不及开口和

  • 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11章 面对他的……【11】

    原标题: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11章面对他的……【11】小说名字:相思满心间第011章面对他的……乐宝儿听到来人的动静,立刻从沙发上爬下来,扑到方小鱼的怀里。方小鱼蹲下身,把想念了一天的宝贝儿子揽进怀里,好一顿亲。“咯咯咯……”乐宝儿窝在妈咪怀里撒娇,清脆地笑着。“哎呦喂,小鱼啊,你可算回来了,我这一把老骨头都要散架咯!”沐老爷子佯装抱怨到,脸上满是享受天伦之乐的乐意,没有一点不耐。方小鱼抱起乐宝儿,满脸歉意的朝老爷子鞠躬,笑了笑:“给您添麻烦了。”“乐宝儿就还给你啦,我先去睡了,老咯,熬不得

  • 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11章 误会发怒【11】

    原标题: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11章误会发怒【11】书名:略过岁月去爱你第11章误会发怒当林语嫣按响门铃时,酒店房门忽然就开了,屋里漆黑一片,一只大手拽进她就将她抵在了房门上。口中全是浓重的红葡萄酒味,熏得她脑袋有些发沉,男人迫不及待撕碎她的连衣裙,双手转过她的身,从身后占有了她。林语嫣从开始的挣扎到被他完全掌控,她的身体发软要往下坠,男人抱起她就走进了卧室。等她的背刚碰到柔软的大床,男人很快就压了上来,动作粗鲁不带一丝温柔。“今晚的你,很特别……”过了没几秒,突然,冷爵枭的动作停了下来,一

  • 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之第11章那是我的孩子【11】

    原标题: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之第11章那是我的孩子【11】小说名称:倾城时光只与你第11章那是我的孩子我挺直了脊梁骨,“对,我不愿意。如果你打算用婚检单的事来要挟我,那你随便。比起林薇捏造检查结果,你掐死自己亲生骨肉的事,是不是更让业界震惊?”“你把医院经营得那么好,树大自然招风,我相信业内一定有很多竞争对手巴不得你名誉扫地吧?”沈寒惊了惊,表情诧异得就像从未认识过我一样:“你敢!”“你觉得一个亲眼看着自己孩子被掐死的妈妈,有什么事做不出来?”他的瞳仁狠狠一缩,“秦歌,我好像真的有点在意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