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豪门掠爱:佳妻难宠】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5:31:40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豪门掠爱:佳妻难宠

第1章 :柜子里的女人

“打开!”岳子思对着站在了门口的男人吼了起来,从来没有觉得她如此的狼狈过!跟着周林跃结婚这么多年,她从也没有想过,他竟然会趁着出游的机会带别的女人去另外的一套房子快活。网站http://www.qi-wen.com/

床上的床单还残留着过的欢爱的痕迹,岳子思看着男人的脸,心里愤恨万千。

她做了贤妻良母,原来自己早已经成了嫌妻凉母了!若不是今天突然想起回来,她还不敢相信自己的男人竟然搂着一个女人上她的屋子,她还一直沉浸在贤妻良母的美梦中,直到老死。

“子思,你这是干什么!”

岳子思越过了周林跃,伸手就要抓柜子的把手,有些气愤的把手伸出去,可是为触及的柜子的把手,周林跃就使劲的把她推到在了床上。

岳子思觉得脏,刷的一下子就坐起来,伸手指着了周林跃,“你推我?”

“子思,你干什么?”周林跃俊美的脸微微的触动一下,伸手要去拉岳子思,“走了,我们回去吧,你怎么不打一声招呼就回来了……”

岳子思冷笑一声,看着柜子底部缝隙的一片艳红的衣角,她真的有些不敢相信,真的不敢相信,睁大眼睛看着面前的男人“周林跃,你不是人!”

岳子思伸手抓起床单,一把扯下来,拿到周林跃面前,要开口,可是胸闷的很,只觉得有人从她的头上浇下来一团冰水来,凉透在了心间。

岳子思的眼里满是一片泪,听说自己的男人偷情是一回事,怀疑又是另一回事,如今亲眼见了,她才知道什么叫做了死不如死。

周林跃看着她的表亲,迟疑一下,一扭头,看着衣柜缝隙的红衣角,脸上刷的就变白了。

“子思?”周林跃一怔,“我,”脑海中正在急剧的想着,如何该跟了岳子思解释。奇闻网最后凉凉的问了一句,“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不是我想的那个样子是什么样子?”岳子思伸手抓起传单朝着他砸过去,“周林跃?你不是要告诉你,柜子里边的那个贱女人只是借我家浴室洗澡?”

“岳子思,你怀疑?”周林跃看着面前面如灰土的岳子思,有些的愧疚起来,继而又有些的气愤起来“你跟踪我!你根本就没有跟朋友去旅游……你,你这个女人!”

周林跃往一侧一坐,看着岳子思来,“你居然跟我耍手段!”

“我跟你耍手段!呵呵呵,岳子思大笑三声,周林跃,耍手段的是你还是我!”岳子思一个转身,伸手抓了柜子,伸手一抓,抓着里边的一个艳丽女人,拖出来。

岳子思不等女人从地上爬起来,一巴掌就朝着她甩过去,“你这个小贱人,你竟敢勾引我老公,你这个贱货……”

女人衣衫不整,被岳子思一巴掌打萌了,她站起起来,退到墙根站住,捂着脸来,“是你管不住你老公,你怪的了谁……”

“你,”岳子思脸一红,放出一股恨意来,“天底下要是没有你们这些狐狸精,你看我管得住我老公不!”岳子思拿起手中的包,狠狠的朝着了女人砸过去。“贱人……”

女郎一躲,包裹砸在墙上,女郎回头望了岳子思一眼,“你这样的泼妇,怪不得,你老公不喜欢!”伸手抱紧衣服,一把开了门,跑出去……

“滚,贱货!贱人……”岳子思回头看周林跃,“你如今还有什么话说?”

周林跃坐在床上,抓过外套,伸手拿出烟来点燃,吐出一口烟,毫不顾忌的冷笑一下,弹弹烟灰,看着了岳子思,“玩玩而已,你当什么真。”

第2章 :出来混的,谁没有女人?

“你!”岳子思退后一步,只是觉得心口剧烈的痛了起来,她胸中空气的似乎被人抽干,怎么会也无法领结一口气,吐出胸中咒骂。

周林跃伸手捞过外套,披在身上,伸手扣一个口子,“出来做事的男人,有几个外边没有女人的。”

周林跃拉开了门,往门外走出去。说明http://www.qi-wen.com/

岳子思身子一歪,倒在地上,她的头撞在了床脚,疼的她浑身痛,痛到浑身痉挛。

周林跃的步子咚咚的响,她打开大门,往外边去,岳子思躺在地上,听见的门关上的声音……

岳子思泪如泉涌,一股一股伤心泛滥而开,她感觉有人扼住她的咽喉,让她呼吸不到新鲜的空气。

离婚!

在岳子思痛到极致的时候,脑海中顿时的闪现这两个字来,她张口想要重复,想要开口说,“周林跃,我们离婚吧……”

可是一开口,竟是什么声音都发布出来,离婚!离婚,她在心中默念一千遍,可是口中却发不出一点声音。所有的愤恨与恨意转为了一种失望,不!是一种绝望!

好一句,出来做事的,那个男人在外边没有女人……

岳子思平躺在地上,脑子中思绪渐渐回笼,很几年前,她就感觉到了他的敷衍,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对她其实就只剩下了敷衍了,结婚四年,她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都给了他,可是如今,她的来的只是一句,出来做事的那人,哪个男人在外边没有女人……

离吧,离了她就管不到他在外边有没有女人了。

周林跃独自开车去了公司,心里烦躁急了,心里莫名的愤恨,这个女人竟然跟踪他,气死他了。一整个下午,他都蹲在办公室无端的愤恨……

一下班,周林跃就想回家,心里却有些怕,不知道遇上这种情况该怎么应对,有人邀约他去喝酒,他婉言拒绝了,在经过花店的时候,周林跃把车子停下来,买了一大把玫瑰。

送束花,陪个不是,大不了保证以后天天回家,不在外边乱搞了。【豪门掠爱:佳妻难宠】小说在线阅读周林跃把花摔在了后排的座位上,心里有些愤恨。

大门打开,整座大楼灯火辉煌,周林跃将车子开进去,心里却是直在打鼓。

“先生,您回来了……”

“嗯!”周林跃伸手抓起花,拿着朝着楼上走,“太太回来没有?”

“先生,太太去旅游了,去马尔代夫了!”

周林跃一愣,这个女人不回家,干嘛去了。“马上打电话给太太,让她马上回来……”

“先生,这个,太太在马尔代夫,要回来也要……”

“打电话,马上!”

管家赶紧进屋打电话,拨了岳子思的手机,手机中传来的客服人员的优雅的声音,“嘟嘟……对不起,你拨打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先生,太太的电话无法接通……”

“无法接通!再打!”周林跃一愣,将花往一边的角落里一丢,“怎么,还想跟我搞离家出走……”

岳子思不知道了过了过久,只是感觉自己的浑身冰凉,她麻木的爬起来,全身的肌肉都已经僵直。

她看着敞开的柜子,凌乱的床,只是觉得恶心的很,突然看见这些东西变成厉鬼想她袭击过来,她仓皇的爬起来,手忙脚乱的,顾不得什么,朝外边跑出去。

等到跑出整栋大楼的时候,街上华灯初上,她望着茫然的大街,竟是不知道该去哪儿。

家?岳子思笑,如今她还有家吗?她觉得那里,那里边的人,突然全部的变样子,不在温馨。奇闻网她也不想回娘家,正如周林跃说的对,也许出来做事的男人,几个在外边没有女人。

岳子思抱着手臂,只觉得冷,她不想让家人知道她残破的婚姻,也不想把自己的悲痛述说出来。她一步一步的超前走,走,走,没有哪儿是路的尽头……

第3章 :我就玩女人,你能怎样?

周林跃迟疑,开车到了事发的那套房子中,见着了岳子思的包里东西全部算乱在了墙角,整套房子都没有了人。

周林跃暗暗骂了一声,伸手把东西捡起来,乱七八糟的一股脑塞进包里,看着被摔散架的手机,气恼的拿起,恨不得狠狠砸下去。

“死女人,你有种,你去死啊!”周林跃暗骂一声,“怎么,不服气,我就玩女人了,怎么样,你能把我怎么样?”

周林跃提起包,下了楼,把包丢进了后排椅子上,开着车在房子周围了转了起来,她能走多远。

“……子怡,我是你姐夫,你姐……”周林跃顿了顿,“你姐电话打不通……”

电话那头回话,周林跃得知,这个女人没有回娘家。

“……太太,回来没有……”

“…太太的电话一直无法接通……”

周林跃迟疑一下,皱起眉头来,将手机一丢,开车继续在房子附近转了起来……

夜色越来越深,街上的灯火辉煌,可是周林跃转了几个小时,都没有看见岳子思的影子……

“该死!”周林跃暗暗的叫了一声,“这个女人!”

岳子思走的脚疼,突然觉得胃里翻江倒海的痛,她抱着胃坐在了花台边上,看着街上川流不息的车流……

岳子思突然泪如泉涌,美好的一切都变得虚幻,她伸手抚摸自己的脸,自问,“我真的跟哪个贱货说的一样,没有用?”

“周林跃,我跟结婚四年了,你就用这样的来回报我,我把你当成了唯一,而你却这样对我……”

“好,很好,很好。【豪门掠爱:佳妻难宠】小说在线阅读

“不就是男人嘛?男人嘛!”

岳子思笑,起身来,往往这个街,看着的美丽世界,灯红酒绿。岳子思慢慢的踱步到夜店的门口,心里思绪万千。

美丽的婚姻化成了泡影,她留着这个了贤妻的身份作什么……

岳子思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到要这么做,只是想找一个地方哭诉,她伸手擦干眼泪,伸手拍拍的脸,踩着了寸许的高跟鞋,站在那一排排的霓虹灯下……

里边传出振聋发聩的声音,振荡着她的心,她大步走进去,一进去,她就感觉头昏眼花。

岳子思踱步到了吧台,身子一歪,坐在了高脚凳上,看着一排排的酒,“请给我一杯能解千愁的酒?”

“小姐,我们这里有清爽的,甘甜的,迷幻,五颜六色的,有冰的,凉的,有醉人的,也有不醉人的酒,就是没有解千愁的酒……”酒保说道。

岳子思听着他的话,一本正经,笑了笑,“我忘记带钱包了,你能赊我一杯……”

酒保笑,“可以!”

岳子思微微的仰起头,只看见酒保的背影,挺直的摇杆,宽阔的肩膀,一身酒保的衣服,虽然只看见个背影,但是岳子思敢断定,面前的酒保一定也是个长得俊俏的后生。

酒保一转身,岳子思就想笑了,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脸蛋生的好,带着一股英气,笔挺的鼻翼,英俊的脸,威然的眉峰,深邃的眼睛,“你给我什么酒?”

岳子思伸手抓住酒保的手,脸上带着一股妖娆的笑来,“你凑过来,我跟你说一句话!”

豪门掠爱:佳妻难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豪门掠爱 或 佳妻难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辣手毒妃:邪王缠上身4章

    原标题:辣手毒妃:邪王缠上身4章小说:辣手毒妃:邪王缠上身第4章杀气惊人“你若将他们收拾了,我不禁带你离开,还送一份大礼给你如何?”沈绯玉的心噗通一跳,这家伙笑起来简直要人命啊,不行不行,一会还要战斗呢,一定要保持冷静!宁泽宇看到这小女子眼中的尴尬,不由低笑出声。“别动,来了!”沈绯玉将身体压低,来人一共7个,待第一个人刚进洞的时候她蹭的一下跃出匕首精准的划到了那人颈间的大动脉处,以至于那人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断气了,由于山洞里很暗,从外面刚进来的人都会有一瞬间的视觉障碍,而她利用的就是这一瞬间,

  • 鬼帝的十岁王妃4章

    原标题:鬼帝的十岁王妃4章小说名字:鬼帝的十岁王妃第一卷穿越异世:洗尽退婚耻辱第4章艳惊天下冷无心下意识的捂住了口鼻!但下一秒,却迅速抓起了地上尸体手中的匕首,身形一闪,眨眼间,锋利的匕首已再次划破空气的猛袭那到黑影去。再高明的掩饰,只要那人动了,那都是破绽。在她杀第一个人的时候,她就感觉到房梁之上的细微波动。“哗!”衣物拂动的声音。她原本对准那黑影迅速袭下的攻击,这次竟连衣角都没触碰到了!好快的身手。但冷无心根本没敢迟疑半分,在攻击落空的瞬间,手一翻,锋利匕首转向的再次朝黑影袭出。不管什么人,

  • 邪王追妻:王妃好有财4章

    原标题:邪王追妻:王妃好有财4章小说:邪王追妻:王妃好有财第4章搜查可以但有条件天大地大,吃饭最大!洛倾城在反复确定了这附近并没有人看着自己之后,她这才赶忙将叫化鸡给挖了出来,什么会不会沾到土之类的,她这会儿已经不计较了,眼下填饱肚子才是正题,毕竟,等会儿的恶仗可是避免不了的。鸡腿,娘俩一人一个,鸡翅,娘俩一人一个。米粒的饭量小,加上又是饿了好些时候,洛倾城也不敢给他吃得太多,将剩下的鸡肉连带着骨头用干净的布包好,又放在了一个木匣子里,洛倾城像是藏宝贝似的,将这剩下的鸡藏在了自己床底下的一块地砖

  • 试婚:极品老公行不行4章

    原标题:试婚:极品老公行不行4章小说:试婚:极品老公行不行第一卷合作愉快第4章试试安小夏双眼下瞄,自尊心受到严重打击,虽然她的身材不是很火辣,但她56厘米的纤腰不是谁都能有的,虽然胸小了一点……要不是后有追兵,她才不会乖乖让他这么评头论足,被说得一文不值!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呵呵,我长得这么丑还真是对不起您哈!”她赔着笑脸说。男人没想到她会这么回答,一时竟不知道如何搭话,不过罢了,林冲为他费力张罗,也并非要人陪他聊天!在此之前已经有过六个女人了,有貌美如花身材火辣的,也有清纯可爱的,那方

  • 魔帝狂妻:纨绔废物小姐4章

    原标题:魔帝狂妻:纨绔废物小姐4章小说书名:魔帝狂妻:纨绔废物小姐第一卷异世枭凰第4章如此护短昊阳帝脸上陪着小心,隐在袖中的双拳捏的有些泛白。在他心中,水擎苍就算再厉害那也是臣子。所谓君为天臣为地,他当着那么多的人给自己难堪,实在让人愤恨。但随即想到国家社稷不能少了这位重臣,只能把心里的不满压了下去。“张连海,通知下去。让陈将军挑选二百御林军,随朕去看看水精灵。”昊阳帝缓缓起身,走到水擎苍身边道:“老国公忧心孙子,不如就留在这里等消息吧。”说完,拂袖离开了营地。水擎苍注视着昊阳帝的背影,变得更加

  • 豪门隐婚:帝少的独家私宠4章

    原标题:豪门隐婚:帝少的独家私宠4章小说名:豪门隐婚:帝少的独家私宠第一卷重逢再爱第4章失婚的妇男有点烦索嘉酒吧,VIP包房内。黎正熙仰躺在沙发上,脸上盖着一本《财富精英》杂志。“honey,我昨晚安排的妞怎么样,是不是很正点啊?有没有像过电一样爽到啊?”程童坏笑着调侃。“那自然是久旱逢甘露,干柴遇烈火,一点就着。只差两块煤炭就能做一桌满汉全席了。”杰克接腔。“程童,杰克,请你们纯洁一点,还能不能愉快的做朋友了。”邱秋在一旁直摇头。“切,伪君子!”两人一起竖中指。“好好好,怕了你们了。”邱秋马上

  • 大牌老公宠妻上瘾4章

    原标题:大牌老公宠妻上瘾4章小说名称:大牌老公宠妻上瘾第4章佟少澜很震惊女人的衣服前面撕破了一大半,脚上没有穿鞋,只有一双白色的丝袜,跑在地上踩得啪啪啪地响,样子极为狼狈。但此刻她满脸通红,似乎刚刚喝了大量的酒,好象还挨过打,脸上红肿得厉害,头发也一片凌乱。女人一边跑一边不断往后看,满脸惊慌。众人也不由随着她的目光向后张望,但没有看见什么怪物。“嘀嘀……”前面拐弯处,一辆黑色的豪车急驶而来,堪堪抵着女人的腿停下,女人惊得叫了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款全球限量版的宾利雅致里,坐着的正是佟少澜,他

  • 锦绣凰图:重生侯府嫡女4章

    原标题:锦绣凰图:重生侯府嫡女4章小说书名:锦绣凰图:重生侯府嫡女第一卷浴火重生第4章歹毒的庶妹“我,我们掌嘴!”红依绿芜心不甘情不愿,却还是纷纷举起手掌,一下一下的打在自己的脸上,余光偷看侯飞凰,十五岁的年龄一身粉衣穿着娇俏,五官精致但略显稚气,只是那双凌厉的眼,似乎一眼就能剜进人的心中。“小姐,你怎么那么大的力气?”小绿有些惊奇的跟上侯飞凰的脚步,身后还不时的传来那两人的巴掌声。侯飞凰笑笑不说话,嫁给宇文无忧七年,她事事迁就他讨他欢心,曾也多次看他练武,背地里就偷偷学了几招,虽然学艺不精,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