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进击吧,梅而鲁斯!】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2:31:21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进击吧,梅而鲁斯!
第一章,一切的伊始

古特历亿年前,梅尔鲁斯大陆便存在于世界上。【进击吧,梅而鲁斯!】小说在线阅读大陆的意识催生了育神树,经过几百万年的演化,育神树诞下了六元素之神,分别为光、暗、土、气、水、火,并将整块大陆笼罩在元素之下,古生物开始拥有元素的力量。

——《梅尔鲁斯·旧典》

当洁白小巧的铃兰花落在木质的地板上,衬着蜡烛那微弱的光辉显得格外优美与静谧,但逐渐沾染它的血液把它毁了,就像那个孩子——他被捂住了眼睛,扑倒在地上抓着正潺潺流出鲜血的胸口,他的父亲母亲早已倒下,凶手在他耳边大笑,哭泣、挣扎、绝望与悲伤爬上了他稚嫩的脸庞上,是如此的可怖。

父亲……母亲……他是谁!我要杀了他!杀了他!

十小时前。

王都内张灯结彩,人们的欢乐之情溢于言表,热闹的仿佛节日一般,但其实是一年一届的魔法测试大典。在今年满十岁的孩子们将接受塔加立太阳之神的赐福,获得光属性的魔力,并开启魔法师的伟大道路,为家族夺取荣耀。

“罗尔!罗尔等等我,我、我跑不动了!”

“埃历特你看!是魔法测试的准备仪式,快一点,我们要赶不上他们点燃太阳之火了!”

从一旁的小巷子里窜出两个孩子,大约十岁的模样,前者一头杂乱的金色短发,绿色的瞳孔中映射着太阳的光辉,带着雀斑的脸颊与傻气的笑容让他看起来天真极了,匀称的身体穿着绿色紧身皮褂,以及一条胸口绣着匕首的灰色宽松背带裤,短袜配着圆头小皮鞋是平民小孩的日常穿着。

后者则是有着银灰色长发的男孩,他湛蓝的眼中带着些许温和,白净的脸庞和粉红的唇瓣更让他漂亮的像个女孩,紧身的金线缎白色上衣包裹着他纤细的身体,棕色直筒短裤,外套一件样式普通的黑色大衣,长袜和长筒靴搭配则是现在贵族小孩所流行的。推荐http://www.qi-wen.com/

埃历特向往地看着大典门口,他感觉塔加立的光辉甚至穿透了城墙来到他的身边给予他力量与勇气,他轻声呢喃:“如果我是四级或者是五级的光属性,父亲应该会很开心吧。”

“喂——”罗尔在他耳边怪叫着,试图引起他的注意:“这是天生的,哪能你说两句话就能做到一样。况且就算等级低又怎么样,历史上又不是没有后天强大的魔法师,就算魔法师不行还可以去军队啊,强大的方法又不是只有一种。”

在埃历特像小鹿一般可怜的眼神望过来之前捂住自己的眼睛,无奈道:“埃历特·德普弗哥,勋爵大人,你已经十岁了!而且两天后就要参加测试大典成为一位魔法师学徒了,你这、这脆弱无助的眼神将对你的学习没有一点用处!放弃吧!”

埃历特眨巴着眼睛看着罗尔,那夸张的样子让他忍不住噗嗤笑出声,随后眼睛发亮地指着教廷屋顶上的十字架,咧嘴一笑:“出发!太阳之神与圣火在召唤我们!”

“嘿!这才对嘛,走!”罗尔开心的大喊道,率先跑了出去:“第145场比赛!看谁先跑到教廷!输了的要去小溪里抓一条鱼给赢的人!”

“你你你、你犯规!”

圣索加里教廷是王都内唯一足以媲美王宫的华美建筑,高约200米,以坚固的白乳石为基底雕刻出许多繁复的图案,教堂顶部有银制的十字架,内部有着足有20米的塔加立雕像,那彩绘的墙壁更是绚丽的让人眼花缭乱,心生赞叹之意。

还没等两人走近围堵的人群和嘈杂的喧闹声便传入耳际:“可恶的兽人!滚出去我们的帝国!”

“滚出去!卑劣、血腥的兽人!”

“你帮着兽人干什么!难道你是混血嘛!”

“太恶心了,混血带着兽人,我早餐都要吐出来……”

所有生命都是值得尊重的,兽人和混血不是人吗!你们在这里集体嘲讽两个人不会觉得难堪吗!在圈外的罗尔听了这几句话就要冲进包围圈却被埃历特一把拉住,低声劝阻道:“罗尔,不要管兽人和混血的事情,那是大人的事情。”

罗尔盯着他思考了一会,握紧的拳头又悄悄放松,神情平静道:“我就进去看看。”

话音刚落,几位骑着白马的骑士从远处行来,他们穿着帝国最新研制的银合金轻骑甲,连胯下的战马都是宛如白云一般洁净的颜色,俊美优雅银光闪耀,是帝国最为美丽的风景线之一。说明http://www.qi-wen.com/

“天啊……那是你父亲!”罗尔仔细一看突然吓得低声叫起来,带头人有着一头银灰色的短发,那严肃刻板的脸几乎就是埃历特的成年版。

蒙斯汀纳·德普弗哥,现年30岁,面容严肃且冰冷,就任帝国第一骑士团团长兼公爵头衔,拥有强大的光之魔法和骑射能力。

“啊,是德普弗哥第一骑士长,帝国最优秀的骑士。”

“好英俊,我几乎不能控制我自己。”

“乐于为民众解决问题的骑士,真是帝国的骄傲啊。”

罗尔抓着埃历特的手,他的手在颤抖,那是对父亲的崇拜和敬畏,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做,直到他的父亲蒙斯汀纳·德普弗哥开口:“午安,瑟曼萨。埃历特,你怎么在这?”

“骑士长午安。版权qi-wen.com”罗尔拘谨地行了一个晚辈对长辈的鞠躬礼。

“父亲午安。”埃历特挺直腰背深吸一口气,灰色的眸子虽然直视着父亲,但已经充满不安:“我准备去看大典的布置以及圣火的点燃,并、并没有参与这个事件。”

蒙斯汀纳锐利宛如刀剑一般的目光似乎要穿透他,在确保他的神情并没有撒谎后便点点头算是回应了他:“好的。”

而后转头看着瘦弱的兽人以及他怀中守护着的女孩,轻微地皱眉,他的手划过长剑上的雄狮家徽,思考片刻后对着一群人朗声道:“骑士团将会处理好这件事情,大家散了吧。”

被人群挤走的罗尔只来得及看到那个女孩漂亮的铂金色长发以及纯白的裙子。

第二章,一切的伊始下

夜晚。网站http://www.qi-wen.com/

普通的木屋中透着温馨的暖光,在罗尔还没有拿钥匙的时候门开了,迎接他的是一个灿烂的笑容以及大大的拥抱:“欢迎回家,我的宝贝。”

罗尔在这怀抱中渐渐柔软了思绪与身体,露出一个同样灿烂的笑意:“谢谢妈妈,我很高兴你能每天都给我一个拥抱。”

希尔莎·艾力尔特有着一张少女般青春的脸蛋,穿着黑色的长裙与棕色的围裙,用手敲敲孩子的脑袋,赌气地瘪嘴道:“说出来就不温馨了!真是的,一点都不懂女孩子的心思。”

“你都30岁了,我亲爱的希尔莎。”罗伊·瑟曼萨从厨房走出来,身上是还来不及换下来的神父袍,手里端着艾尔莎刚刚做好的牛肉汤走到桌边放下来,向两人轻笑道:“30岁已经走过人生的三分之一了,再自称少女可是会被人笑的。罗尔,你也好歹说说她啊。”

罗伊·瑟曼萨,现年33岁,圣索加里教廷的神父,任职已有十年,一头金色的短发整齐的梳在脑后,露出中年人的普通面容,身着一件紫黑色的神父袍。阅读http://www.qi-wen.com/

“你怎么会懂少女的心思啊!宝贝才不会说我,他会附和我并给我更多建议。”艾尔莎摸摸儿子的头好笑道。

罗尔的心思压根没有放在爸爸的话语上,而是那一件紫黑色的神父袍,他的语速缓慢清晰到仿佛在陈述一个事实:“你又去教堂了?”

教堂两个字仿佛尖刀般狠狠戳到罗伊的心上,整个人周围的气氛都变得沉闷起来,艾尔莎抿唇,像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个教廷,这个国家,已经不值得你去救赎了,我的爸爸。”罗尔压抑着情绪,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却终究无法忍耐地突然爆发起来,冲上去一把扯掉罗伊挂在胸前视如珍宝的银制十字架,转手就丢进火炉里,快速且让人反应不及。

“罗尔!你在做什么!”艾尔莎尖叫着,扑向火炉寻找那个被火焰吞噬的十字架。

而罗伊低着头,背却是渐渐弯了下来,高大的身子显得竟是如此的无助与颓废,他低声道:“我,我想要赎罪。”

闻言罗尔急促地喘了一口气,不可置信道:“赎罪?那是你该做的吗!你没错也不需要赎罪,错的是那个该死的乞丐和这个国家的人民!他们该死!”

罗伊愣了一瞬间,紧紧攥着他的领口,额间青筋直爆地怒气冲冲道:“罗尔!你阅读的规则呢!塔加立的规则是让你抱怨人民,甚至是杀了他们嘛!我从小怎么教你的!”

绿色的瞳孔中充满了愤怒与悲伤,他宛如绝望的小兽般发出嘶吼,咬牙一字一句道:“规则中并没有像他们一样的信徒,他们会在神父的家门口放臭鸡蛋、老鼠的尸体,甚至是粪便!都几年了?我们的沉默助长了他们嚣张的气焰!死的只是一些乞丐而已,再大点权利的也不过是一个贵族子弟,关他们什么事情,不过是弱小,不过怕这些事情落到他们头上,只要强大不就好了嘛?一直在找借口干什么!”

罗尔嗤笑出声,眼泪却掉了下来:“将所有的事情都怪罪到你的头上,摘取你作为一辈子追求的神父头衔,还丝毫不记得你曾经倾听过他们的烦恼并绞尽脑汁地给他们建议,忘恩负义到无可附加,所以……”

“你不需要救赎他们,你应该救赎自己。”

火柴爆裂的声音在沉闷的空气中显得格外清脆,艾尔莎沉默地从火炉中拿出了被烧的通红的十字架,黑暗的元素包裹着她的手,使她能握住高温的十字架而不受任何伤害。轻叹一口气,艾尔莎蹲下身朝罗尔温柔地笑着:“可你爸爸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啊。”

“即使受了再多的疼痛和误会,即使不是自己的错,也会不遗余力地帮助他人,对他人友善。他就是这么一个笨蛋老好人啊。”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存方式,你要理解你的爸爸,罗尔,知道吗?”

罗尔闻言狠狠打掉爸爸的手,瞥了一眼放在桌上的十字架,虽然有一些被木炭沾染的黑灰,但轻轻一擦就可以擦干净,整体并没有受多少的伤害,对,就像他的爸爸一样。

一样的纯净灵魂。

“儿子——”罗伊伸手想要擦去儿子脸上的泪珠,却被粗鲁地打开,无奈的语气似乎要开始长篇大论起来。

“两天后的魔法测试大典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你们不用跟过来。”罗尔自己用袖子擦干眼泪,才没兴趣听爸爸那无聊的教导和规则的朗诵,还不如多吃一些饭来得实在,他跑出去买一些饮料:“今天的话题结束,我不想再说了,反正你也不会听。”

看着罗尔跑出去,艾尔莎微笑起身给罗伊一个拥抱,并亲吻了他的脸颊,眼眸中似乎有星辰在闪烁:“想做什么就去做吧,这三年,我已经习惯了。”

紧紧地搂住她的腰,罗伊终于有些安心,白天受到了歧视与恶意似乎都随之烟消云散:“很抱歉让你们两个担心了,但谢谢你们一直支持着这样的我。”

“其实罗尔也有些像你呢。”

“像我?他那什么出头的性子怎么就像我了,应该像你。”话毕罗伊全身突然全身紧绷了起来,只有低级魔法能力的他却嗅到危险的味道,极其危险。

背部有剧痛,一瞬间体内全部的生机都随着那伤口流逝,罗伊甚至说不出话来便进入了休克状态。

“讨厌,我这叫活泼……亲爱的?你怎么了?”艾尔莎惊讶地托住人,好端端的为什么罗伊倒了下去?气息的逐渐微弱让她开始恐慌起来,光之国的气息让她不能大范围的施展魔法只能在房屋中凝聚起小型魔法阵开始查看是否有敌人,抬起手却是温热的、鲜红的、刺目的血液。

熟悉的暗之气息与悄无声息的杀人方式,难道是……艾尔莎紧紧搂住怀中奄奄一息的丈夫,颤抖到不能自已,不可能是他,不可能!

“我亲爱的艾尔莎小公主,夜安。”

初夏今晚似乎有些太安静了,罗尔不安地将死老鼠的尸体丢到一旁的下水道口里,一边搓着有些凉意的手指一边打开了门,浓烈的血腥气味猛地冲进了鼻翼,让他恶心的差点吐出来——敞开门映入眼帘的则是最亲的亲人躺倒在血泊中,以一种猝不及防且惨烈至极的模样强烈冲击着他年幼的心。

不,这不可能……不可能……

他的大脑告诉他这是不可能的,自己才出去一会,而且妈妈的魔法很强大不可能会这样!但事实以及充血的眼球告诉他,死了死了,被刺穿了心脏,怎么可能会活下去,不要再欺骗自己了!

“啊啊——不要,不要啊……求求你们醒过来,爸爸妈妈……”罗尔嘶哑地叫吼着,他腿软地跪在地上,手覆盖在两人交叠的手上,他第一次触摸到如此多的鲜血,如此多的他最爱之人的血!

情绪完全崩溃的罗尔看着两人的尸体呆滞住了,他的身体一动不动,不哭不闹,且无意识地低声呢喃着:“是谁?是向我们扔老鼠的克里一家,不他太胆小了不可能。还是作案最凶的欧普晴一家,啊啊,有可能呢,毕竟他家是卖猪肉的呢,那我要怎么杀了他了?用他的砍肉刀?不错,我要把他的肉都一片一片剁下来给他的儿子吃!给他的妻子吃!也让他品尝自己的肉!”

“很好很好。”罗尔嘿嘿笑着爬过去将双亲不敢置信的眼睛轻轻抚下,视线落在妈妈胸口上的伤口,强迫自己开始转动脑袋思考,伤口2公分长,刀背比刀刃宽一倍,全身上下就只有这一个致命伤口。

这是匕首的伤口吗?匕首匕首!精神高度集中的罗尔突然发现一声轻微的鞋尖点地声,第二声,第三声,强烈敏感的直觉让他浑身都兴奋的颤栗起来。

是你吗!你来了!你要杀我吗!要像杀了他们一样杀了我吗!

“啊!我要杀了你!”罗尔哭喊着暴起身,他抓起桌上的十字架用尖利的下端刺向身后的人,却只能捕捉到那一闪而过的嘲讽笑容,便被遮住了眼睛,刺穿了胸口。

“我只想问问你那个在哪里而已,你这么激动都吓到我了,吓得我不小心就杀了你。”低沉的男声带着些许笑意,看着渐渐失去生机所倒下去的孩子却依旧用手捂着他的眼睛:“是你吓到我了,不是我主动杀你的,艾尔莎,你可要看清楚了哦。”

“还有,我亲爱的罗尔·瑟曼萨,把眼睛闭上吧,我最不喜欢被看见了。哈哈哈哈——”

被大手所掩盖的黑暗下,他哭泣、挣扎、绝望与悲伤爬上了他稚嫩的脸庞上,是如此的可怖且令人害怕。

父亲……母亲……他是谁!我要杀了他!杀了他!付出任何代价,我要杀了他

第三章,鲜血的舞者

近特历350年,拥有光元素的人们占据了光之勇者的起源地,成立以勇者塔加立为信仰并尊称其为太阳之神的国家——盖维亚恩帝国。

——《盖维亚恩帝国近代史·卷一》

夏季的夜晚总是凉爽的,而且是练习剑术与魔法的好时候,德普弗哥家族深谙此道并制定了一系列的训练计划。

“埃历特少爷!出大事了!您的朋友瑟曼萨……”

天啊怎么会这样!神啊请保佑罗尔!埃历特匆匆脱掉训练服,换衣服时甚至还少穿了一只袜子,原本不想管袜子却被母亲训斥换了这才焦急地来到平威第一治疗所,踮着脚询问医生罗尔的病况。

“那个孩子被发现时只有一丝气息了,但幸运的是他并没有像他的父母亲一样被刺穿心脏,距离心房偏了一些,能否活下来还是未知数。”门维医生推着鼻梁上的眼镜,突然想到什么一般顿了顿手指,皱眉道:“那对夫妻是瑟曼萨吗?”

库拉尼·门维,现年29岁,平威第一治疗所内强大的魔法师之一。

埃历特愣了一下,咬唇点了点头:“是的,但、但是瑟曼萨神父的本意是想救助那个乞丐啊,而且他成功了,只是——”

“够了!不过是个伪神父罢了。”门维甩了甩手,眼中满是厌烦:“为了自己能获得更多神的褒奖而对大家闭口不言,还导致了许多人的死亡,我刚刚还摸了他,真是恶心。哼,我还听说他的孩子也一直在学习神父祈祷与塔加立规则,伪神父教出来的孩子,能是个什么好东西,这次一起死了估计还能少好多麻烦。如果我有这么一个朋友,我一定……”

“库拉尼·门维!”院长爱德华·平威一身白袍,拿着手册从一侧的门后走出来,肃穆认真的面庞变得有些犀利与凝重:“医生准则的第一条是什么!”

爱德华·平威,现年45岁,平威第一治疗所的所长兼子爵头衔,也是爱德华从小到大的治疗师,他的棕红发中夹杂着几根白发,不苟言笑,看起来视为非常严厉的长者。

被院长抓住在病人家属面前抱怨了,门维紧张地回复道:“是在困难面前永不屈服,并采取我认为有利于病人的医疗措施,不能给病人带来痛苦与危害!”

“你认为你现在的行为对于你的病人是有利的吗?库拉尼·门维。”爱德华极具魄力的目光盯着他看了好一会,直到门维吓得快腿软站不住脚这才放过了他:“药材室现在进新的药材了,你没事就去帮他们吧。”

门维连忙应了声就跑了。

埃历特朝这位沉稳可靠的长者笑了笑,恭敬地鞠躬行李道:“谢谢您,爱德华医生,我很少看见会有人帮助瑟曼萨神父……”

“我并不是帮助他。”爱德华将手中的随身手册塞进白袍中,凝视着窗外黑夜中的一朵静静合拢的郁金香轻轻叹了口气:“我只是看着他,想到我以前了。瑟曼萨那小家伙已经转进了重病房,但还需要度过两天的危险期,如果期间死了或者没死我都会通知你的父亲,现在太晚了,你需要回家休息了。”

“我……”埃历特凝视着他,悲伤道:“我知道,但我想看看他可以吗?就一会。”

寂静的走廊中只回荡着大钟的摆锤声,以及少年关心同伴的声音,爱德华垂眸看着这位年轻的勋爵,不能理解两人的友谊到底从何而起,毕竟埃历特曾被诊断为自闭症,五感都自我封闭过,能变成这样简直就是医学界的奇迹。

爱德华带领着埃历特前往重病房,装作不经意的问:“你现在情况很好,是他改变了你吗?”

被温馨的记忆所笼罩,埃历特扬起一个小小的笑容:“他用五年时间来陪伴我走过那一段的黑暗时期,我很感谢他,所以我也希望能在他最伤心的时候一直陪伴在他的身边,陪他度过难关。”

“这样啊……”爱德华捏了捏手册,将所有的情绪掩于眼帘下,面无表情地低语:“你很好,他也很好。”

重病房与普通病房的差距很大,重病房看望的话只能透过门上的一小块玻璃查看,没有特殊允许一般是不允许进入。罗尔躺在纯白的病床上,只有一个小型仪器监测着他的心跳,那小型仪器则是从矮人族进口专门用于监测心跳,靠人类现在的智慧根本无法研制出。

埃历特借着一旁给孩子准备的小凳子,努力扒拉着窗户看他,他起来很苍白,且没有一点生机。埃历特甚至不敢想象罗尔醒来该是如何的伤心,想着想着伤心地自己都快要哭了出来,努力忍着泪默默祈祷道:愿塔加立之神保佑你,很快就会好起来的,罗尔。

“蒙斯汀纳,夜安。”

猛的听到自家父亲的名字,埃历特吓得全身一抖,脚打滑不受控制地噗通跌倒在地:“对、对不起!父亲夜安!”跌倒在地没有想哪里疼,而是赶紧爬起来挺直背脊,虽然朝着父亲方向站直身体,但却紧张地不敢睁眼。

蒙斯汀纳穿着家居的常服,柔软的布料使他看起来少了白天的锐利,多了份亲和。

“夜安,爱德华,好久不见。”他越过埃历特和爱德华礼貌地握了握手,而后转身轻拍埃历特的脑袋,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夜安,埃历特,我在训练场找不到你就知道你在这里。”

父亲对我叹气是我没有完成训练又让他失望了吗?埃历特委屈地抿嘴,突然间想蜷缩着躲起来——不做就不会有失望了。

“您似乎对他太过严格了,德普弗哥家族的孩子天生就是马背上的佼佼者,即使稍微少那么一两个小时的训练时间给孩子玩耍,也并不妨碍。”爱德华总是能准确地捕捉到周围人的情绪,他冷漠的眼中突然多了些心疼,看着在收缩手指,脚掌内扣似乎想逃跑的埃历特,他忍不住提醒道。

压抑的气氛在空气中流转,蒙斯汀纳低头看了一眼性格柔弱内向的儿子,表情极其复杂地摇了摇头,选择了逃避这个话题:“埃历特你先回去吧,雪娜在等你一起训练。对了,和我说说罗尔的情况吧。”

看着埃历特远去瘦小的身影,蒙斯汀纳紧皱眉头,儿子,你不应该这么弱小。

“罗尔的情况,他的情况有些特殊……”

进击吧,梅而鲁斯!》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进击吧 或 梅而鲁斯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中国艺术研究院丨王德芳:菜根香

    王德芳,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女画家协会常务理事,硕士研究生导师,1993年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1996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花鸟画室,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创作中心专业画家。擅长工笔、写意花鸟、动物、草虫,形成了独特的个性风格。作品被北京大学、台湾、香港、日本、韩国、德国等地收藏。王德芳菜根香31x45cm纸本设色2017德取延和谦则吉,功资养性寿而安山明水秀皆诗料,燕语莺啼是友声作品局部---END---私享出品特别鸣谢艺术家王德芳转载请注明主编:王成业

  • 老太太送给孙辈的这三件奇物,头一件已经作古,后两件让人心酸!

    《红楼梦》故事中,贾宝玉是贾母嫡亲的孙子,而林黛玉是贾母嫡亲的外孙女,后来,贾母又认了薛宝琴为干外孙女,这三个人,是老太太最疼的人物!《红楼梦》故事中,贾母分别给黛玉、宝玉、宝琴三人送了三件礼物,件件都是稀世珍宝。其实,老太太送给孙辈的这三件奇物,象征着荣国府的三春(三个春天),暗藏了三生石上的三世情缘!三生石上三世情缘第一春:林黛玉VS软烟罗之霞影纱之谜《红楼梦》故事中,贾母让凤姐拿上好的纱罗(软烟罗)给林黛玉糊窗子,银红色的软烟罗又叫作“霞影纱”。这个软烟罗是件稀奇物件,比帝王家用的府纱还要

  • 黄宾虹:吾尝以山水作字,而以字作画

    黄宾虹作品吾尝以山水作字,而以字作画。凡山,其力无不下压,而气则莫不上宣,故《说文》曰:“山,宣也”。吾以此为字之努;笔欲下而气转向上,故能无垂不缩。凡水,虽黄河从天而下,其流百曲,其势亦莫不准于平,故《说文》曰:“水,准也”,吾以此为字之勒;运笔欲圆,而出笔欲平,故能逆入平出。凡山,一连或三峰或五峰,其气莫不左右相顾,牝牡相得;凡山之石,其左者莫不皆左,右者莫不皆右。凡水,其波浪起伏无不齐,而风之所激则时或不齐。吾以此知字之布白,当有顾盼,当有趋向,当寓齐于不齐,寓不齐于齐。黄宾虹作品凡画山,

  • 审美还是审丑?当代中国书法的两极境遇及超越之路探索

    审美还是审丑?当代中国书法的两极境遇及超越之路探索文|兰浩当代中国书坛可谓热闹非凡,组织繁多、阵容浩大、风格纷呈,从全国历届书法篆刻展、全国青年书法展、兰亭奖书法展和各种地方组织书法活动来看,当代中国书法从事队伍数量庞大,阶层广泛。从历届展出作品来看,现代中国书法呈现开放、多元立体状态,魏碑、行草、楷书乃至狂草都有书家涉足,笔法、章法形式都有对传统的创新和突破之处。总体审视当代中国书法总体风格特征,审美和审丑两极价值取向的并存现象较为突出,当代书法的两极境遇反映了时代特征、社会心理的复杂取向。曾

  • 你们的键盘里藏着多少的暗箭?该说对不起的是我们啊!

    “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凶残到这地步。”-----鲁迅微博关于明星出轨和各类贴标签的热搜总能上热门话题,而这些热门背后正是一些躲在键盘前的“打字幕后黑手”,常常给加害人制造某类无素质的话题,当知情者出来澄清的时候,隐私被泄露的同时,还得了一片骂声。敢问各位,键盘里到底藏着多少暗箭?1相爱没那么容易,每个人都有ta的手机曾经的秘密,总会在某瞬间被公布出来,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相爱没那么容易,每个人都有ta的手机。面包不会自己跑进你们的厨房,爱情不会自

  • 日行一步 | 一天一点建筑理论小知识NO.70

    城市设计1卡米罗·西特卡米罗·西特:城市设计之父,倡导人性的规划方法,最早提出的城市空间环境的“视觉有序”,推崇中世纪城市建设:《城市建筑艺术》2《城市——它的发展、衰败和未来》伊利尔·沙里宁:“有机疏散理论”著《城市——它的发展、衰败和未来》《形式探索:艺术的基本途径》3《城镇景观》戈登·卡伦:《城镇景观》4《城市设计》埃蒙德·N·培根:《城市设计》5《外部空间设计》芦原义信:《外部空间设计》:注重空间设计手法,空间要素及其与人的视觉相关性的研究,与舒瓦茨偏重理论色彩的“建筑意向”和“建筑现象

  • 日行一步 | 一天一点建筑理论小知识NO.71

    中建史斗栱(三)1宋铺作数&清踩数出跳数、铺作数、踩数:宋:铺作数=出跳数+3(栌斗,耍头、衬方头)清:踩数=2x出跳数+12四铺作3五铺作4宋式斗栱斗分两类:a.两个方向开槽;b.一个方向开槽齐心斗在中间位置;交互斗不在中心位置单材:材,15分足材:材+栔,栱21分;华栱一般都是足材本文为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后台-END-===================================版权声明:如需转载,请后台联系编辑部2839774148

  • 故事很短,却说穿了人性!

    故事一甲不喜欢吃鸡蛋,每次发了鸡蛋都给乙吃。刚开始乙很感谢,久而久之便习惯了。习惯了,便理所当然了。于是,直到有一天,甲将鸡蛋给了丙,乙就不爽了。她忘记了这个鸡蛋本来就是甲的,甲想给谁都可以。为此,她们大吵一架,从此绝交...故事二有一年,很热的夏天,一队人出去漂流。女孩的拖鞋在玩水的时候,把拖鞋掉下去了,沉底了。到岸边的时候,全是晒的很烫的鹅卵石,他们要走很长的一段路。于是,女孩儿就向别人寻求帮忙。可是这次却没有人帮助她,她忽然觉得这些人都不好,都见死不救。后来,有一个男孩将自己的拖鞋给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