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八域之主】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1 23:37:11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八域之主

第1章 彭小邪

清风镇,位于源大陆北域不毛之地。阅读qi-wen.com

彭家,清风镇四大家族之一。

前年,彭家年轻一代子弟修为测试,彭小邪的修为是通脉境巅峰,受尽各种冷眼。

去年,还是例行测试,彭小邪的修为还是通脉境巅峰,各种讽刺层出不穷。

今年,今天的测试,彭小邪还是避免不了噩梦,通脉境巅峰,无法突破的废物。

要知道,就算资质低下的武者三年时间足可从刚练武到突破到引源境,而他整整三年被困在一个点,通脉境巅峰。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不再是冷眼嘲笑,而是被驱赶出家族。

今年他已经十八岁了,家族有规定,在十八岁成年之时,将会对刚成年的子弟进行修为测试,凡是没有突破到引源境的,便会被遗弃,流放到各处。网站http://www.qi-wen.com/

作为一名武者,流放便意味着前景一片黑暗,再无翻身之日。

武者修为的境界,通脉境是练武的起点,突破后便是引源境,即引天地灵气修炼,再者便是源液境。

此时,年轻一代各子弟都没有散去,他们似看傻瓜般地看着缓缓走下测试台的彭小邪。

“野仔下来了,你瞧他那熊样!”

“三少爷,哎!失忆够惨的了,连区区突破都无法做到,真替他伤心!”

尊重他的叫三少爷,鄙视他的叫野仔,其实大家都知道,彭小邪是家主彭胜五年前捡回来的,收为第三子,正因为不是本家血脉,才有‘野仔’之称。而且,被捡回来之后发现他竟然什么都记不起,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嘿嘿!这样的废物早就应该被赶出去了,留下来就是浪费资源,不过就算不提前也就五天后的事儿了,成年礼我看家主还敢不敢袒护他?”一些子弟露出了不屑和嘲弄的表情,也在嗔怪家主对彭小邪的袒护。

面对众人的鄙夷,彭小邪早已习惯,三年来,这样的污言秽语不知多少,无奈他还得继续听下去,无法突破到引源境就别想摆脱这些侮辱。版权http://www.qi-wen.com/

“我才十四岁就要突破了,可他......真丢人。”

“话也不能这样说,虽然他的资质值几乎为零,但他所吹奏的箫音还是不错的,起码每次都令我们神清气爽,愉悦无比。”

“哼!箫音不错又如何,突破不了就是废物,废物就不应该再享用家族资源,上次被强行安排占用气机池而不突破,害我族白白少了一名引源境天才,这样的人就应该被唾弃,如果我父亲是家主,我早就建议赶他出去了。”

“嘿嘿!可惜你父亲不是家主,惭愧去吧!”

......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地嘟囔着,讽刺、怨恨之意甚浓。

彭小邪握紧了拳头,心里却在暗骂包裹着他丹田的该死黑气团,就是因为黑气团的存在,令得他的丹田无法吸收灵气,吸收不了灵气,就别想突破。

在离开测试台的必经之路上,此时正站着三个人,其中二人衣着光鲜,一副公子哥才拥有的高傲姿势,另一人就站在两人旁边点头哈腰,迂腐至极。

“郑少,你不是踹破野仔的丹田了吗?怎么修为还在?”说话之人正是其中一位公子哥,彭天河,彭小邪三叔的儿子。阅读qi-wen.com

“这也是我想问你的,你们彭家到底给了他什么护身宝物,竟然一踹踹不破。”回答之人正是郑斌,四大家族之一郑家少主,此时他正狠狠地盯了彭小邪一眼,感觉特没面子。

“护身宝物?绝对没有。”彭天河肯定地说道。

“真的,那就诡异了!”

“诡异?的确是很诡异,上次打了他一顿,少说也得几个月才能恢复,可他第二天就能起身炼体了。”

“看来真的有问题,不知彭胜给他吃了什么,这样也好,彭胜对他如此重视,我们选定他为目的就对了。”

“郑少的意思是......”

“暂时不可说,看来他该消失了。版权http://www.qi-wen.com/

彭天河看着阴笑的郑斌,略显意会地颔首,便吩咐身边点头哈腰的邱楠说道:“邱楠,你待会打他个半残,拖延一下时间,让他暂时回不了家主府邸,现在天色渐暗,那接下来的事就好办多了。”

“是,少爷,通脉境废物而已,保证让他回不了家主府邸。”

“记住,不可让任何人看到你动手。”

两人走了,只留下邱楠嘲弄地看了一眼正走远的彭小邪,而后尾随而去。

.......

“野仔,找死!”正在彭小邪失落地低着头走路之际,突然被一声大吼镇住了,抬头一望,不得了,刚才走路没注意,差点撞上了人。

“邱楠是你。”待看清眼前人时,彭小邪倒退几步,戒备了起来。网站http://www.qi-wen.com/如果是别人,那证明是他不小心的,但是邱楠,不用说,故意找碴来的,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当然是我,野仔兼废物的东西,走路不带眼,差点撞到爷,先尝尝什么叫火辣辣再说。”说完,邱楠大手一挥,一巴掌拍向彭小邪。

还未突破的彭小邪又如何能躲过已是引源境修为邱楠的攻击,就算有防备也不行,他一下子被拍倒在地。

“邱楠,你......”话未说完,一巴掌又要扇来,可彭小邪离得远,还是闪开了。

“你什么你,咦!你还敢闪,看我飞天脚,郑少踹不破你的丹田,我就不信。”邱楠很意外彭小邪能躲开他那速度极快的一掌,接着更凌厉的一脚就要踹来,他几乎用尽了全部实力,向着彭小邪的丹田而去。

看到那就要踹向丹田的一脚,彭小邪脸色煞白,这一脚是躲不过的了,如果丹田被废,那这辈子就完了,“邱楠,你敢......”

“啊!如果我不死,我总有一天要你十倍奉还......”彭小邪不忿的话还未说完,便被那恐怖的一脚踹中,倒飞出去,摔倒在地,昏迷了过去。

“啊!”就在彭小邪倒飞出去的时候,同时,也有一道人影倒飞出去,飞得更远,一下子就撞到不远处的密林中,之后再也没有动静,恐怕也昏迷了。

这倒飞出去的人不是谁,正是踹向彭小邪丹田的邱楠。

如果有人在场看到这一幕,肯定会被吓晕,因为就在那踹落在彭小邪丹田之际,突然从丹田中飞出一物,此物是一个黑气团,带着骇人的气息,它以肉眼看不出的速度轰在邱楠的身上,才令之倒飞出去。

黑气团并没有立即回到彭小邪身体的意思,而是发出一团黑光渗透进邱楠的头部,它似乎要抹去邱楠刚才的记忆。

一会后,才簌地一下回到还昏迷的彭小邪丹田位置。

一切归于沉寂,如果有大能者在此看到的话,肯定拔脚就跑,因为那黑气团里面还包裹着东西,那东西竟然是彭小邪的丹田。

第2章 被绑架

黑夜渐渐降临!

当彭小邪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还没有死,而且一点事儿都没有,不过也不感到惊讶,他所受过的伤何曾隔夜了,这还得归功于气团,屡屡受伤都是气团发力,令伤势恢复得很快。

至于这气团是什么来历?什么时候上他的身的?他根本不知道,只有五年记忆的他根本记不起以前的事。

他连忙摸向丹田位置,随后谢天谢地地庆幸了起来,丹田没事,那一踹足够恐怖,丹田竟然没事。

两次被踹,而且一次比一次强悍,可都没事,这说明什么,说明他的丹田坚韧无比,不能以常理论之。这该死的丹田虽然无法吸收灵气,但坚韧如此也算带给他一点安慰。

“邱楠、郑斌、彭天河,你们等着,你们的仇我会记住的。”彭小邪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不忿地走了,他内心深处记住了这三个人。

邱楠是彭天河身边的跟屁虫,此次的侮辱不是他指使的又是谁?

“不过得想办法突破,否则成年礼都通不过还如何报仇?”彭小邪边走边自语,心里暗暗地想着如何突破,三年了,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他。

“突破?桀桀,你就别想了,乖乖成为我的猎物吧!”就在彭小邪思量之际,突然一道阴森的声音掠过耳际,接着,一个人影出现在他的眼前。

此人一身黑衣,脸却露出来,留着两撇胡子,是一位中年人,从气息上感觉实力和邱楠相当。

听到这声音,彭小邪吓了一跳,连忙退后几步,脸露骇色地问道:“你是谁?”

“我是谁?告诉你也无妨,别人都叫我黑叔,好了,乖乖就擒吧!不用怕,我不会杀你的,只带你到一个无人知道的地方。”说完,黑叔大手一擒,簌簌的劲风袭向彭小邪。

彭小邪通脉境巅峰的实力,连灵气都无法吸收,又如何逃得过黑叔的大手,很快便在挣扎中被黑布包裹住,之后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黑暗中,他只知道被黑叔夹着,便被带着奔走,耳边的风瑟瑟地响。也不知过了多久,他被一扔,黑布揭开,在微弱的灯光下看到这是一间屋子,屋子中除了一条直竖的横杠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

“这是什么地方?你想把我怎么样?”彭小邪在惊恐一阵后,也就缓和了下来,黑叔要杀他早就杀了,又何必带着他奔走那么久来这不知名的地方。

“什么地方?告诉你也无妨,这里是毒雾深谷的边缘。”黑叔毫无隐瞒地说出来,就似乎他是位有话憋不住的人。

“什么?”彭小邪露出了比刚才更惊骇的目光,毒雾深谷他可是听说过。

大山里有一深谷,名“毒雾深谷”,这深谷方圆辽阔,常年被毒雾笼罩,毒雾剧毒无比,中者不会立时毙命,但会慢慢腐蚀血肉、甚至源气,厄毒得很,因而此毒有一个很可怕的名字“厄毒”,中者厄运连连,无人能解,最终化为腐水。

因此,这深谷也被列为禁地,闯谷者有去无回,不过听说深谷下天材地宝无数,令人好生向往又惧怕。

“至于我想做什么,当然是把你绑起来,没看到那横杠吗?”黑叔也看出彭小邪的惊容,不过并没有理会,继续说道。

谁听到毒雾深谷不怕?

“绑起我?为何要绑架我?”惊骇过后,想到自己的处境似乎比来到毒雾深谷还糟糕,彭小邪始终想不透的是为何黑叔要绑架自己,目的是什么呢?一切都透着莫名其妙。

“废话真多,老老实实地呆在这里吧!你别妄想着彭胜会来救你。”说完,黑叔堵住了彭小邪的嘴,拿出了一条绳子,硬生生地把他绑在横杠上。

做完这一切后,在彭小邪的目光中,黑叔拿出了一块黑石的石头,这石头拳头般大,表面上黑气萦绕,透着一丝丝冷意,还泛着一股阴森的气息,特意用一块布裹住。

他显得相当谨慎,脸色还似乎露出骇色,同时还有一丝狡诈。

待把黑石放进彭小邪的口袋里后,他才松了一口气,然后走出了屋子。彭小邪不知道的是,在黑叔走出屋子之际,他的嘴角一勾,脸上露出更多的狡诈,并阴笑着说道:“桀桀!你就慢慢地受折磨吧!深谷里的噩梦石,噩梦噩梦,染上就是噩梦的开始,你就等着身体慢慢被腐蚀吧!如果计划顺利,待彭胜找到你时,恐怕他也救不了你,同时他可能也会被噩梦缠身,多美妙的计划呀!”

绑得不是很严实的彭小邪的手还是能动的,刚才眼睁睁地看着黑叔将一块黑色的石头放在口袋里,这东西一看就是邪恶之物,他得赶快扔出去,否则就不知会有什么变故出现。

手刚一插进去,他就感觉到不对,一股冰冷的感觉作用于手指并沿着手掌蔓延向手臂,冰冷带着点麻秫,一下子整个手臂僵硬了起来,似乎冰冷腐蚀着他的手臂。

彭小邪大骇,条件反射地迅速缩回了手,凝神一看,发现并不是很粗糙的手掌表面上泛着丝丝黑气,而手掌乃至整个手臂都渐渐在变黑,僵硬的程度也越来越强烈。

“黑气?这是怎么啦?”彭小邪焦急地想着,这冰冷并没有马上要他的命,但内心的惊恐令得他脸色煞白。

可想不到的是,他的惊恐还在增强时,突然,体内的黑气团带着丹田似乎动了动,而后一股吸力发出,手臂上乃至逼入身体的冰冷像受到指引般被丹田吸走。

“这是……冰冷被吸了……”彭小邪第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很快,原先的惊恐逐而转变成惊喜,不错,那该死的丹田竟然在吸收疑似毒气般的冰冷,而且他还感觉到,这冰冷一到丹田,就被丹田炼化为一股等次比内气还高级的能量(通脉境武者体内有的是内气)。

看到这,彭小邪惊讶了起来,丹田里多出了一股能量,这能量看起来相当陌生,这到底是什么呢?突然,他想起了父亲的话。

感应气机后,引灵气入体,灵气被炼化从而产生源气,当源气达到一定的程度便会铸造源体,从而突破到引源境。

第3章 碾压得你爽爽的

此时是,彭小邪惊喜得说不出话来,父亲的话肯定不会错,此时丹田内的能量气体就是源气。

这就是感应气机?这就是引灵气入体?不,他吸收的不是灵气,而是那黑石的黑气,引黑气入体。

这该死的丹田如此邪恶,不能吸收灵气,竟然吸收这邪恶之气,难怪三年来无法突破。

“天呐!我究竟是什么体质,黑气团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彭小邪的内心在呐喊。

良久,他才平复上下起伏的心里,坦然面对着突然发生的一切,能吸收黑气,那就吸收吧!只要能突破,吸收什么都一样,他可不想再做废物。

赶紧伸手入口袋拿出那快拳头大的黑石,马上,滚滚的冰冷黑气渗透入身体,立刻在气团的调动下炼化了起来......

良久,铸造源体,突破,修为猛烈上升,黑石消耗殆尽,这一切就发生在不可思议之中......

“终于突破了,这就是引源境境界,太好了!妈呀!竟然一下子飙到引源境初期巅峰,太给力了。”彭小邪松了一口气,心里暗笑着,这一刻他等了三年。

同时他还发现一个惊奇的现象,就是可以内视,身体内的一切皆呈现在脑海里,此时的丹田发生变异,竟然不是一般的大,恐怕要比常人的大三倍啊!

好变态的黑气团,好变态的丹田啊!不知武力如何?能不能和黑叔一拼?

一想到黑叔,彭小邪心内一股怒气涌起,黑叔看起来不杀他,用心却是险恶无比,如此黑石,如果是常人的话,那不是受尽折磨而死,这样的死法可是比直接杀人残忍得多。

顿时怒气压抑,浑身充满爆炸的力量炸开,绑住他的绳子“嘭”的一声即刻碎开了,好恐怖的力量!连他也不得不惊叹。

“力量不错,竟然能碎开绳子。”这声音一起,彭小邪便知道是谁,黑叔竟然没有离开,就守在附近。

很快,他便窜进屋子里。

“你以为碎开绳子就能逃得了吗?愚蠢!”黑叔一进屋子就轻蔑地说着,似乎根本就未发现彭小邪的的异样。

“这?”彭小邪大囧,不是因为黑叔发现他挣脱绳子而囧,而是黑叔似乎没有发现他突破了。

尼玛的,好好的一个突破,你竟然不露出点表情,还轻蔑?难道突破在你眼里就一文不值吗?

看你露出表情不?不是想折磨我吗?那就来吧!

突破后浑身的力量充满着爆炸感,彭小邪恨不得找个人来验证一下此时的实力,黑叔的到来可是给了他机会。

现在看来,黑叔的修为也不过如此,才引源境初期,比自己强不了多少,不过拼起命来,应该能有一战之力。

“小子,你什么眼神,想找打,区区通脉境巅峰而已,那是找死!”

什么?通脉境巅峰?妈呀!他真的没发现自己突破了,太好了。黑叔此话一出,彭小邪内心就腹诽了起来。

想来,应该是黑气团帮助隐匿了修为,才导致黑叔看不出来,太神奇了!要是这样,以后就可以扮猪吃老虎,想想就美妙无比。

黑叔的大手拍来,就象邱楠那样要将他扇飞,可是此时的他还是当时的他吗?怎么可能?那爆炸的力量令他毫不犹豫的将手迎了上去。

想象中的倒飞出去没有发生,而发生的是黑叔的眼珠停在半空,他拍出去的手竟然被抓住,还稳稳地停在半空,通脉境蝼蚁竟然能挡住他那凌厉的大手,这是什么鬼?

“你找死!”黑叔大怒,另一只手就要拍过来。

“找死的是你!”此时彭小邪的内心震惊无比,他竟然挡住了黑叔,还不费多大力量,也就是他绝对比黑叔强,强上还不是一丁半点,既然这样,那碾压黑叔就是分分钟的事儿了。

彭小邪的另一只手再次抓住了黑叔拍过来的手,两手抓,两手都稳得很,然后提起,尼玛的,太爽了,不可一世的黑叔竟然就这样被提起了,再来一脚试试。

“嘭”的一声,爽了,黑叔被轻而易举地踢飞了出去,趴着地上一时还起不来,太强悍了,毫无花俏的一脚就如此厉害,如果用上武技了,那......太不敢相信了。

不行,来时被他提着奔走多不舒服,我也来!彭小邪还真有点记仇,被人提着走这不是要还吗?不还心里不舒服呀!

还不待黑叔站起来,彭小邪脚步一移动,不算大但力量恐怖的手一抓,便把黑叔给抓了起来,然后奔走。

呀!这就是突破后的速度,太吓人了,黑叔,那可是比你的速度还快,爽不?

其实彭小邪不知的是,此时的黑叔可是郁闷透了,直到此刻他都想不明白,只手可碾压的小子怎么啦?吃到春药了?为何突然之间变得如此猛?

先是被抓住了一只手,然后是一双,还提起来,尼玛的,就不能给点尊严吗?不给尊严还好,竟然还象小鸡般捏着在乱窜,你彭小邪就不能尊重一下老人吗?

这还不是主要,主要是他无论如何反抗,都挣脱不了他的镇压,天呐!这是什么实力?你不是不能突破吗?不能突破还有如此实力?老天,你可怜可怜我的三观吧,我可是引源境初期强者啊!

郑斌骗我,主上呀!快救救我!......此时黑叔的内心不知呼喊了多少人,可又能如何呢?彭小邪就象发疯似的,根本就不将他放下。

你这是要玩死我吗?要玩也不带这样玩的,干脆一掌解决我算了,报复,绝对是报复。

终于,彭小邪停了下来,奔走那么久,体内的爆炸力量终于安静了下来,也初步知道自己突破后实力到什么程度,不知战力如何,但速度肯定是没得说,如果再练就武技,就算彭天河都可能不是他的对手,邱楠就不用说了。

此刻之所以能如此摆弄黑叔,还是先发制人的结果,如果黑叔施展出武技,恐怕要逃的就是自己了,有武技和没武技区别就是那么大。

将黑叔扔到一边,还不忘补上一脚,这一脚直接将还处于晕头转向的他踢个差点连祖宗都认不出。

“说,为何要绑架我?”这是彭小邪一直不明之处。

黑叔似乎还晕,闭口不言。

“不说是吧!那就去死吧!”彭小邪也不指望能从他的口中问出个什么来,不过不用猜也知道,肯定和郑斌和彭天河有关,要说冲突多的人,就算这两者了。

‘死’字一出,彭小邪凌厉大掌就要劈下,对自己不利的人,他一个也不想放过。

“你......你找死,想杀我,我主上可不是好惹的,你彭家惹不起。”晕乎当中的黑叔终于还是反应了过来。

“你还有主上?是么?我倒不觉得,我只知道不配合者死。”彭小邪说到“死”字时特意加重语气,眸子很冷。

“不是我小看你,你不敢!”黑叔依旧很镇定地说。

彭小邪没有再说话,谨慎的他在考虑得失,明显,想从黑叔口中问出点什么很难,至于什么主上他并不被威胁到,人都杀了,谁知道是他干的?

最终,他眼眸一展,脸露冷色道:“既然你不说,我也不勉强,不过我同样不受人威胁。”

说完,不再废话,“嘭”的一声,果断的一掌印下。

黑叔倒在血泊里,嘴里还不敢相信地嚷着“你,你……”

‘你’字还没说完,人已断了气,他死也不敢相信彭小邪真的杀了他。

战利品还是不能落下的,彭小邪望着倒下的黑叔,草草地搜索一下他的尸体,从其腰间取下一个精致的袋子,不用说,这肯定是储物袋。

就在彭小邪要离开之际,他突然发现此地的气息带着冰冷和阴森,和黑石的气息差不多,他记得黑叔说过,此地在毒雾深谷的附近。

“如此相似的气息,难道黑石是出自毒雾深谷?”这个想法一起就在他心里挥之不去,要真是这样,那以后是不是就可进入其中寻找能提升实力的黑石,想到有修炼的能量来源,心里美滋滋的。

不过此时还不是想这些的事情,那么久没回去,恐怕父亲要着急了,成年礼应该要开始了吧!

八域之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八域之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这四大因素,影响了铁壶的价格!

    很多壶友在在购买铁壶的过程中,很关注铁壶的价格,其实不关注价格才奇怪。今天,小编就来揭秘,哪些因素影响了铁壶的价格?01材质上的区别铁壶材质分生铁和砂铁两种,其中砂铁的铁壶价格较贵。至于价格较贵的原因,小编借用一下长文堂堂主--长谷川光昭先生的答复:“砂铁是铁壶制作中的最高级原料。天然砂铁的成份中,含有较少比例的碳,并且形成更精细的孔隙度。砂铁的孔隙度很细致,连铁锈也无法进入。(故而砂铁壶生锈时,铁锈一般都是附在表面,很容易清理)砂铁的不纯物非常少,这个材质本来就很贵,而且很硬,不容易加工,铸出

  • 戴泽:傅抱石画画不让看,谁看谁是小偷。

    戴泽的展览让现实主义的中国油画再次火了一把。更吸引眼球的是,展览还展出了戴泽与众多艺术名家的交往趣事,让人大为吃惊。而这位96岁的老人也是目前唯一一位和傅抱石、谢稚柳、陈之佛、齐白石、徐悲鸿等众多艺术大师有过多年亲密交往的人。戴泽更是直接坦露一代国画大家傅抱石的惊人作画习惯,这让素有“男女老少咸宜”的之称的画家傅抱石又增添了一丝神秘...日前,“戴泽艺术展”在国家博物馆举办,作为徐悲鸿的最得力助手以及徐悲鸿现实主义油画的忠实追随者和践行者,戴泽的展览开幕式便现实主义的中国油画再次火了一把。更吸引

  • 小说阅读君在世界读书日奉上的阅读礼,想不想拆开看看?

    《西游记》中唐僧师徒经历的九九八十一难,实为八十一案,这些案环环相扣,连绵不绝,穷尽了人世间罪案的种类,案案直指人性深处的贪婪,自私,恶。贞观三年的冬月,一匹瘦马驮着一名僧人,踉踉跄跄地倒在沙漠边缘。玄奘,终于来到了西域。此时的西域,动荡不安。庞大的波斯帝国,深陷拜占庭与西突厥的围攻,引来西域诸国群狼环伺。危急时刻,波斯不惜以秘宝“大卫王瓶”换取大唐的援助。而在丝绸之路的起点,玄奘遇到了他的第二个弟子——高昌王子麴智盛。作为西游里“猪八戒”的原型,麴智盛早已深深陷入情网,爱上了敌国公主,日趋癫狂

  • 青白江金河山庄的乡里乡味与农家农情

    青白江金河山庄的乡里乡味与农家农情文王文华近年来伴随着国民生产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衣食住行的态度及要求也在不断的革新。在饱衣足食的和平年代我们不断的探寻着绿色健康的美食。我国是一个以农业为主体的大国。国家政策对农业方面的扶持也使农村农业的发展步入高速发展的快车道。民众生活水平在提高;为追求精神上休闲娱乐的多元化;设施农业高度精细化衍生了以“体验田园生活,品尝农家美食……”等农家乐形式的旅游产业。成都农家乐的发展,从一个侧面生动诠释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真理力量、实践力量和富民力量。青山叠

  • 艺术品经营管理有“办法”,你怎么看?

    陈可《夜明珠》150×130cm布面油画2007年选择在3月15日这样一个具有特殊意义的日子正式实施《艺术品经营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显然并非一种时间上的巧合。纵观整个《办法》,其内容的核心似乎都围绕着对艺术品经营领域的监管和对于消费权益的维护与保障,《办法》总则的第一条——“为了加强对艺术品经营活动的管理,规范经营行为,繁荣艺术品市场,保护创作者、经营者、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制定本办法”,就已经做出了很好的解释。作为新修订的《办法》,在称谓上首先做出了调整,即将过去的“美术品”变更为“艺

  • 沈阳美食|沈阳清真饭店,你真知道吗?

    大家好,我是食堂君,上周在忙着换工作,这周还不小心生病了~所以拖更了一周,忘大家见谅好多新来的小伙伴都会在后发送城市名给食堂君,然而因为整理的城市还是太少所以暂时没做关键词回复,如果你想看更多的清真攻略,可以关注我们【辽宁微传播】~今天食堂君就给大家整理下已经收到N条留言的沈阳的清真美食(感觉再不写就要被取关了)历史及文化沈阳,故称盛京、奉天,自古以来就是东北地区重要的中心城市,而沈阳又是一个多民族融合的城市,少数民族占据了总人口的10%。历史记载沈阳回族是在元末明初时期也就是十四世纪五六十年代

  • 喝茶逗猫遛遛狗,天地兴亡两不知

    气温陡升,有人穿短袖了。下午的街区像是沉入一杯汤色明绿的黄山毛峰,散发着轻薄的植物气息,这气息可能来自前一阵谢了的辛夷花,刚刚绽放的的蔷薇,已经盛开的月季。傍晚,各种光线、喧闹、人影、气味化合而成稠密的透明汁液,形形色色的行人鱼一样摇头摆尾地游动着。我牵着狗,多数时候是狗牵着我,狗嗅着地面,搜索前进,像是要找个地缝喘口气。“桃蹊桑葚砀山梨新疆哈密瓜美国提子秘鲁蓝莓巴西牛油果西班牙软子石榴台湾火龙果泰国榴莲越南凤梨开业酬宾加微信会员一律七点五折。”水果店的小帅哥吆喝着——他不会憋死吧!水果摊外的小

  • 永远不会被时代抛弃的,是这一种人

    读书,不会延长生命的长度,但一定会拓展生命的宽度。作者:霍辉(富书签约作者)01近日,《奔跑吧》强势回归。第一期节目,跑男团来到维也纳市政大厅,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在500多人参加的“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之青年倡议论坛”上进行英文演讲。准备时间只有3小时。如此正式的场合加上大量专业陌生的词汇,即使是擅长英语的Angelababy和郑恺都表示难度较大。而曾创造了“Weare伐木累”“Whatareyou弄啥嘞”等“超氏英语”的“学霸”邓超更是到了崩溃边缘,他中途还一度放弃录制,差点要投降。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