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弃妃当嫁:拐个萌宝闯天下 大结局

2017/12/11 23:04:21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弃妃当嫁:拐个萌宝闯天下

喜当娘

“呜呜呜......娘,你快醒醒啊!不要扔下我一个人,我好怕的。原文http://www.qi-wen.com/”孩子的时断时续的哭声在她耳边响起。

柳心眉费力的睁开双眼,她的头好痛。有没有搞错,她的房间什么时候有过孩子?

一张圆圆的脸蛋儿出现在她的眼前,粉粉嫩嫩的小脸儿,乌溜溜两只大眼睛,挺直的小鼻子,最要命的是右腮上还有一个小小的梨涡。

哇!这谁家大人这么不负责任,把一个如此漂亮可爱的孩子给弄丢了啊?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住在哪里?姐姐送你回家好不好?”柳心眉微笑着询问。

“娘,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你的儿子啊!”小家伙小嘴一咧,又惊天动地的哭了起来。

儿子? 我的?柳心眉差点儿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她连男朋友都没有的,哪里来的一个这么大的儿子啊?蔬菜大棚只能催熟蔬菜种子,什么时候还能孕育人种了?

缓缓的坐了起来,她却被真真实实的吓到了。这是一件狭小阴暗的房间,自己睡在一张半新不旧的床上,靠着墙壁,摆着一架梳妆台,窗子是木制的,窗纱都分辨不出本来的颜色了。原文http://www.qi-wen.com/

眼前的这个孩子身上穿着蓝色的长衫,头上竟然还梳着两个抓髻,像极了动画片中的哪吒三太子。

“这里还有其他的人吗?”柳心眉抓住了那孩子的手,她迫切的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还有柳叶儿,她出去给你熬药去了。娘亲,你好些了吗?”孩子眼睛里有了些惊喜。

正说着,门“吱呀”一响,一个人端着热气腾腾的药碗走了进来。

“柳叶儿,你快来,我娘她醒了啊!”那孩子欢快的叫着。

“王妃醒了吗?太好了,真是苍天保佑啊!”那女子的声音倒是很动听。

小丫头似乎只有十八九岁,长得柳眉杏眼的,十分耐看。推荐qi-wen.com

“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柳心眉疑惑的问,心底的不安像湖心的水波,不停的荡漾。

“王妃,这里是西楚的安王府,您是王妃啊!这是小世子,也就是您的儿子,奴婢是柳叶儿啊!”那女子赶忙放下了药碗,伸手在她额头上试着温度,王妃莫不是烧糊涂了吗?

完了!自己这分明就是穿越了。

可是王妃,不是应该穿金戴银,奴仆环绕,住在华美的殿堂,享受着舒适的生活吗?难道这西楚是一个贫瘠的国家,要不就是这个王爷是个不知事的,连累妻儿也过着如此贫寒的日子吗?

在记忆中搜索了一会儿,历史上还真有一个叫做“西楚”的国家,可是,那不是项羽的天下吗?她弱弱的问道:“柳叶儿,西楚很穷吗?是不是连年征战造成的啊?”

“王妃,西楚很富庶的,而且天下最近太平的很。”柳叶儿被自己主子弄糊涂了,今天王妃的问题都好奇怪的,问的都是莫名其妙的事情。

“柳叶儿,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所有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柳心眉皱着眉头,她不过是在查案的途中遭遇了一场车祸,被撞飞的那一瞬间,她以为自己一定是求生无望了。

“王妃,您是哪里不舒服吗?”柳叶儿慌了手脚,他们的境遇已经够凄惨的了,若是再有什么意外,可就是雪上加霜了。

“只是什么都记不清了。阅读http://www.qi-wen.com/柳叶儿,把你知道的和我有关的事情都讲给我听。”她总得知道自己来到了一个怎样的世界。

从这个丫鬟的嘴里,柳心眉知道了一个有关她身世的故事。

这广袤的土地上,同时存在着西楚、东汶、南越三个国家,有点儿三国鼎立的味道。她生活的西楚,可不是什么霸王项羽的天下,这里的君主是慕容智。

而她是嫡出的二皇子慕容逸飞的正室王妃。

柳叶儿是她的陪嫁丫鬟,而那个漂亮娃娃是她亲生的儿子——慕容超凡。网站qi-wen.com

还正王妃?柳心眉看着寒酸的住处,破旧的衣衫,心里画了一个大大的‘?’号。就是有些头脸的下人,都比她体面些吧?

“柳叶儿,我们的日子好像很清苦啊?”柳心眉皱起了眉头。

柳叶儿低下了头,这样的日子都过了好几年了,王妃却从来不曾抱怨过。

她倒没什么,左右是个丫鬟,在哪里都是服侍人的。就算吃穿差了些,也只能怪自己的命不好。可是王妃是侯爷的嫡亲女儿啊,在娘家可没受过这个罪的,真难为小姐了。

王爷也是太过分了,好歹还有小世子呢,一点儿都不念往日的情分。奇闻网

柳心眉让丫鬟拿过了铜镜,仔细的照了照,里面的女子长着一张精致的小脸。

眉若远山含翠,眼若桃花带春,挺而翘的小鼻子,红嘟嘟的樱桃口。

这样一个哭起来梨花带雨,笑起来两靥生花的美女,怎么会如此落魄啊?

“娘......”那孩子又依偎过来。

“小世子,王妃才刚刚好转,你不要吵着她。”柳叶儿赶忙把孩子抱了起来。

小柿子?哈哈,还大萝卜呢!柳心眉低声笑了起来,那孩子的眉眼很是俊俏,只是神情却怯怯的,像个没见过世面的。

“柳叶儿,我这个王妃想来是个不得宠的,可是这个小萝卜头儿,也要跟着我吃苦受罪吗?”这个爹也是够狠心的啊!她前世是个孤儿,知道亲情对一个孩子是多么重要。

“王妃,王爷也很不喜欢小世子。”柳叶儿委屈的撇撇嘴。

“为什么?”虎毒不食子啊,这个慕容逸飞是个铁石心肠吗?这么可爱的孩子都忍心扔到一旁,不闻不问,他们家儿子很多吗?

“说来也是奇怪,小世子只有在您面前,才能够说得出完整的话来。”柳叶儿也是心里暗呼可惜,这么一个粉雕玉琢的孩子,每次见了王爷都是一副战战兢兢地的样子,再加上口齿不清,时间久了,就跟自家小姐一样,不受待见了。

天底下还有这样奇怪的事情?这个孩子应该是心理出了问题。

渣男

“王妃,药都凉了,奴婢再去热热吧!”柳叶儿走过去端起了药碗,恐怕又要听厨房的人几句闲话了。

“我生病了吗?”柳心眉很是庆幸,遭遇了那样一场惨烈的车祸,她竟然毫发无伤,能够手脚俱全的趟在这里,简直就是个奇迹。

“王妃,您从假山上跌落下来,都昏迷了三天了。”这一跤跌得很严重啊,小姐什么都不记得了。

难怪她的头隐隐作痛,原来这身体的原主也遭遇了生命中的一劫呢!

“柳叶儿,我不吃药了,我肚子好饿,你给我弄些吃的来吧。”她要求着。

柳叶儿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还是乖顺的走了出去。

过了不知多久,才听到了门外的脚步声。柳叶儿捧着一只托盘走了进来。

只是一碗白粥和两样小菜?柳心眉不满的看着她,自己现在的胃口可是好到能够吞下一整只烤鸭的。

“就只有这个吗?”她还是个病人,不是应该好好调养的吗?

“王妃,已经过了饭时,就是这个还是奴婢央告了半天,厨房的宋妈妈发了善心,给您做的呢!”柳叶儿为难的说道,王妃没有平日那么好伺候了呢!

“柳叶儿,平常我们也吃这个吗?”若是上顿下顿都这种伙食,她可是受不了啊!

“王妃,奴婢无能。”柳叶儿的眼睛里忽然就有了盈盈水汽,就是这王府的下人,都比她主子吃得好啊!

呵呵,这话说得,柳心眉都不由脸上一红。跟了这样的主子,到底是谁无能啊?

柳心眉已经饿得头晕眼花了。饥不择食还是很有道理的,她顾不得多说,接过碗来,就“稀里呼噜”的吃了起来。

“娘亲的吃相好难看。”一旁的孩子小声的嘀咕着。

呃,柳心眉心虚的笑了起来,刚从鬼门关前打了个滚回来,哪里还顾得上形象。

“柳叶儿,去告诉厨房,以后每顿都给我配四菜一汤,要有鱼有肉,荤素搭配,如果做不到的话,我就要自己想办法了,闹出了乱子,可别怪我没提前打招呼。”先礼后兵是她的做人准则。

“娘,我们以后都有肉吃了吗?”小萝卜头儿一声欢呼,扑进了她的怀里。

呃,幸亏他已经四岁左右的年纪了,若还是个奶娃娃,她可就糗大了。

对这个捡来的儿子,她心底是没有什么抵触的,自己前世没有亲人,这种相依为命的感觉,还是让她的心忽然就柔软了下来。

“只要你乖乖的听我的话,还有啊,就是在外人面前也要吐字清晰。”柳心眉温柔的对他说。

“我,我,我不敢。父王.......还有......那些王妃娘娘,都,都很凶的。”一提起他们,这孩子就不由自主的口吃起来,一句话听得柳心眉频皱眉头。难道这个王府里都是一群凶神恶煞吗?

“小萝卜头儿,你记住了啊!这个世上,人善人欺,马善人骑。若是你一味忍让,就只能过最下等的生活了。”一个男孩子养成这样,难怪不被待见。

“王妃,您小声些,被连妃娘娘听见,咱们可就麻烦了。依奴婢说,您的病还没好,就别和她们对着干了。”柳叶儿小心翼翼的说,这王妃醒来后怎么跟以前的行事做派不一样了呢?

“我的病?哦,对了,大夫怎么说?”柳心眉不经意的问。

“王妃,奴婢去请了几次,连妃娘娘才派了个老态龙钟的大夫来。他说您没有大碍,只需安心静养就好,奴婢没有办法,就把您以前赏我的镯子卖了,偷偷的给您请了大夫,才给您抓了几副汤药。”说起这个,柳叶儿的眼圈都红了。这阖府上下还有谁会把他们主仆放在眼里?

“放屁!我都昏过去了,还他妈的叫我静养?这是哪里来的庸医?唉,当时我怎么就蹦起来吓死他啊?”柳心眉勃然大怒,奶妈滴,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吧?

柳叶儿吓得一句话都不敢说,她是从小就服侍小姐的,还从来没有见过她发火。

“慕容逸飞怎么说?”忽然想起这个王府的一家之主,他对自己就这么漠不关心吗?

“王爷,都两年没来过咱们这里了。”柳叶儿的头垂得更低了。

“什么?渣男!两年不来了?那老娘岂不是在这里守活寡?”柳心眉怒气更盛,大骂起来。

怀里的孩子瑟缩了一下,“娘,什么是渣男啊?”

“渣男就是自我感觉极好、极度自私、擅长索取、不负责任,以玩弄别人感情为乐的男人。不对,说他们是人都是抬举他们了,他们根本就是毫无担当的畜生。”柳心眉咬牙切齿的说着,心里十分的痛恨这个没见过面的混蛋。你不喜欢人家没有关系,给人家自由啊!这占着茅坑不拉屎,是有多缺德!

一大一小目瞪口呆的望着她,这个人确定是王妃吗?这满嘴里说的都是什么啊?

“王妃......”柳叶儿急的快要哭了:“小声些,小声些,被别人听到了,我们就没命了。”

“柳叶儿,小萝卜头儿,你们给我听好了,从今天起,我们就活出个样子来,不管是谁,只要敢欺负我们,能动手的,尽量不要吵吵。直接上手给我狠狠的打,打死了算我的。”柳心眉霸气的说道,她就不信了,凭自己的身手,在这里还会看别人的脸色过日子。

“娘,我不是小萝卜头儿,我有名字的,柳叶儿都叫我小世子的。”怀里的孩子,扭来扭去的抗议,呵呵,他是觉得这称呼不好听吗?

“你懂什么?这是爱称,你放心,只有我们三个的时候,我才偷偷的这么叫你,别人是没有这个权利听到的。”柳心眉哄起人来很有一套的。

爱称?小孩子一脸的迷茫。娘亲跟以前不一样了,他也要跟她一样,变得很......威武。

“柳叶儿,快去厨房,晚上我们要吃肉。”他晃了晃小拳头,奶声奶气的说。

杀鸡儆猴

柳叶儿瞪大了眼睛,王妃变得和从前不一样了,怎么小世子也跟着添乱呢?她可是谁也不敢招惹的,在这个王府里,王妃都是人微言轻的,何况她这个丫鬟呢?

“去啊!这要求并不过分。”柳心眉也发话了,这个要求完全是合情合理的。

“哦。”柳叶儿心里直打鼓,硬着头皮去了厨房。

“什么?你家王妃?哈哈,你少拿着鸡毛当令箭了,谁不知道现在安王府是文王妃和连王妃当家啊?还四菜一汤,还有鱼有肉?别做梦了,赏你们一碗残羹剩饭都要看我的心情,快滚回去吧,去好好伺候你家王妃吧。”管厨房的连嬷嬷阴阳怪气的说,特意把“王妃”两个字咬得很重。

柳叶儿气白了脸,可是看看母夜叉似的连嬷嬷,心里就先怯了,一捂脸,哭着就回自己的院子去了。

看着她满脸的泪痕,柳心眉就知道准是受了委屈。她似笑非笑的问了一句:“怎么?他们不答应吗?”

“他们眼里没有您这个王妃呢!”柳叶儿紧紧咬着下唇,心里的痛就蔓延出来。

回头看看那个小萝卜头儿,他已经没了刚才的勇气,缩在床的一角,眨巴着一双大眼睛。

“要不,你去走一趟?”柳心眉存心逗弄他。

小娃娃坐在那里拼命摇头,小手把自己的衣襟都揉皱了,柳叶儿都被骂了回来,他就更不敢去了。

“你是男人,将来是要保护娘亲的,这么胆小可不成。”柳心眉深知“养子如羊不如养子如狼”的道理。

小娃娃虽然胆子小,可是却不笨,他慢吞吞的说:“等我长大了,自然是要保护娘亲的,可是现在,我谁都打不过啊!”

“那你愿不愿意跟娘一起去惩罚那些坏人啊?”柳心眉很快进入了角色,呵呵,好玩儿,她还没结过婚,忽然间,儿子都这么大了。

“超凡,你知不知道,吵架也是需要气势的呢!你是不是很怕啊?没关系的,其实啊,他们也怕,只要你表现得无所畏惧,就先赢了三分。”柳心眉边走边循循善诱。

小娃娃转着眼睛,好半天才点了一下头,娘亲从前都是教育他要乖乖听话的,不许惹任何人生气的。

在柳叶儿的带领下,几个人很快就来到了厨房,大家莫名其妙的的望着这衣衫褴褛的主仆三人,两年了,他们都快不记得王府里还有她的存在了。

柳心眉看了看厨房,嗯,很大,也很整洁。新鲜的鱼、肉,时令的蔬菜,整齐有序的摆在那里。

“柳叶儿,刚才是谁说的,赏我一碗残羹剩饭都要看她的心情?”柳心眉后背挺得直直的,嘴角挂着恬淡的微笑。

柳叶儿的眼睛落在一个肥胖的妇女身上,却是没有说什么。

“哎呦,这是谁啊?跑到这里大嚷大叫的。我们这里可是个有规矩的地方,若是弄脏了这些吃食儿,连妃娘娘可是要怪罪的。你们还看什么啊?赶紧的轰了出去,也不怕身上的寒酸气玷污了这里的东西。”连嬷嬷一扭一扭的,还真就没把这对母子放在眼里。

呵呵,一个厨娘都敢对王妃如此无礼,这原主不是一般的软弱啊!

就有那狗仗人势的,连骂带赶的轰他们,连嬷嬷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哼,她家小姐可是如今的当家人之一呢!

柳心眉二话不说,劈头就给了为首的一个狠辣的巴掌,上挡下扫的,很快就打倒了一片,她可是跆拳道黑带的级别,对付这几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疯了,疯了,冷园的人疯了,还不赶紧找护卫把他们拖出去!”那连嬷嬷声嘶力竭的叫喊着。

哦,原来她住的地方是冷园啊,就是跟冷宫的意思差不多吧?

小萝卜头儿早就躲在了柳叶儿的身边,紧张的拽住她的手。柳叶儿目瞪口呆的看着柳心眉,这个,真是是她家小姐吗?柳府学过功夫的不是只有大少爷一人吗?

最讨厌闲着没事就狂吠几声的狗了,柳心眉几步就来到连嬷嬷面前,一转身就来到了她的身后,伸出右臂勒住她的脖子,左手就拿起一把锃亮的切菜刀来。

“啊......”连嬷嬷大叫起来。

“闭嘴!你若是吓着本王妃,我这手一滑,也许你这身上就会少些个零件儿。”柳心眉赤裸裸的威胁她。

连嬷嬷一哆嗦,却是不敢再叫了。

“你说,我不就是想吃些肉吗?你干嘛推三阻四的啊?怎么,这肉是你身上掉下来的,这么心疼啊?”柳心眉在她耳边一字一句的说。

“你才是......”连嬷嬷刚想破口大骂,就看见柳心眉拿刀的手,上下翻飞着,立马乖乖的闭紧了嘴巴。

“还有你们,一个个仗势欺人的狗奴才,好歹我也是王妃啊,你们王爷欺负我就算了,连你们都想爬到我的头上来吗?”柳心眉说着,那把明晃晃的菜刀就凉飕飕的贴在了连嬷嬷的脖颈处。

“王妃......王妃饶命啊!奴婢再也不敢了。”连嬷嬷浑身直抖,结结巴巴的求饶。

“柳叶儿,你......看,她......也,和我......一样了。”看着连嬷嬷惊慌失措的表情,超凡的毛病也犯了。不过这次不是吓得,而是有些幸灾乐祸。

“那我的要求答不答应啊?”柳心眉的刀不时的移动着位置。

“答应答应,王妃饶命啊!”连嬷嬷两腿之间忽然有一股热热的液体流下。

柳心眉嫌弃的退后几步,从角落里抓了一只鸡过来。

“咯咯......”那鸡拼命的扇动着翅膀,想逃出生天。

柳心眉毫不犹豫的一刀划向它的喉管,血“滴滴答答”就流了一地,那鸡的脑袋垂了下去。

众人都是一凛,大气都不敢出了。

“今天晚上本王妃就吃它了。若是晚饭的时候,它没有出现,哼哼,我可不敢保证不会宰人。”柳心眉一甩手,“嗖”的一声,那刀深深的嵌入了菜板中。

弃妃当嫁:拐个萌宝闯天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弃妃当嫁 或 拐个萌宝闯天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无删节先婚后爱:聂少,请离婚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先婚后爱:聂少,请离婚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字:先婚后爱:聂少,请离婚目录预览:第1章被卖了第2章一年前第3章找茬的女人第4章围攻第1章被卖了六月,江城酷暑炎热,屋里空调开到16度,乐小蔚就在冰冷中冻醒,一个激灵睁开眼,耳边遥遥传来母亲的私语。“你放心,拿了你这二十万彩礼钱,我女儿就是你的人了,你打死打残都是你们家的。”乐小蔚身子一抖,她记得自己就是喝了母亲递过来的热牛奶,再次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这里了。“行了,你女儿我可花了二十万买的,我现在要去享受个够。”一个粗鲁的男声传来,随着一个

  • 无删节头号捉弄者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头号捉弄者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字:头号捉弄者目录预览:第1章被假男人当众吻醒第2章绝非善类第3章首要嫌疑人第4章软禁的期限第1章被假男人当众吻醒宋天扬自幼便被誉为了天才。他成绩好,长相优,家世背景响当当,可天才却并不等于天不怕地不怕。某日,宋天扬刚刚走过学校的桑树下,就遭受到了他人生之中的第一项艰难挑战。一只肥虫虫不甚失足,凄惨的从树枝上降落,软叭叭的掉到他的身上。看着那小指般大小,后背长斑点,斑点上长绒毛的软件生物在他的衣服上爬来爬去。宋天扬俊挺的小脸被吓得瞬间失去了血色,眼神也从

  • 无删节染指必婚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染指必婚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染指必婚目录预览:第1章一夜情的后果第2章尝下新鲜招式第3章薄唇性感第4章良家处女第1章一夜情的后果“医生?你说我怀孕了?”某大型医院的妇产科内,一个披着长发,身材娇小,拥有一张娃娃脸,脸蛋的四周还布着几颗淡淡雀斑的女孩,语调颤抖,脸色苍白。她茫然的看着化验单上陌生的医学专业术语,直到妊娠反应四个字映入视线,胸口瞬间一紧。坐在她对面的医生优雅的推了推架在脸上的金边眼镜,又看了看化验单。“胡霏霏小姐,诸多数据显示,你目前已经怀孕整整七周,孕妇的初期反应会产

  • 无删节女人我要定你了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女人我要定你了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称:女人我要定你了目录预览:第1章这小子该死的帅第2章滚开!第3章追求计策上演第4章永久性白金饭票第1章这小子该死的帅美国洛杉矶。李记快食店的顾客永远都是这么多,这个座落在洛杉矶唐人街的小店,做出来的食物赢得很多客人的好感,住得离这里不算太远和简静幽,每天放学的时候,都会首先来这里买一份便档拎回去做晚餐。她排了将近三分钟的队伍,店内的服务生将一份打包好的便档放到柜台前,并且还附赠一个大大的笑容。“一共是五美元零二十五美分。”简静幽回了对方一记微笑,低

  • 无删节帝国总裁,放肆宠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帝国总裁,放肆宠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帝国总裁,放肆宠目录预览:第1章夜遇,凶残的男人第2章想死还是想活第3章坏女孩是要受到惩罚的第4章真的被睡了第1章夜遇,凶残的男人“呜呜呜!”乔陌笙从睡梦中惊醒,还来不及呼救,一只大手死死地捂住了她的嘴。黑暗中,一个高大的雄性身影瞬间覆盖下来,紧紧地压在她身上,双手双脚被桎梏。一个黑色的头颅埋在她颈间,肆意地啃咬。乔陌笙惊骇不已,浑身剧烈的颤抖。来人,竟然是穆傲天!她的大哥,继父的儿子。他想做什么?这个大色魔,究竟想做什么?乔陌笙心底一沉,他还喝酒

  • 无删节亡国皇后虐渣日常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亡国皇后虐渣日常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称:亡国皇后虐渣日常目录预览:第1章废后第2章貌不惊人的小太监第3章真正的主子第4章掌嘴第1章废后永烈帝身边的心腹太监刘福带着两个年纪轻轻的小太监,正手捧圣旨,行色匆匆的赶往皇后寝殿。忘忧宫内,年方十八岁的当朝国母纪倾颜慵懒的斜躺在白玉软塌之上,墨发垂泻,衬出一张精致得令人窒息的绝色容颜。她身着一袭明黄软绸,轻薄的布料松松垮垮的挂在削瘦的身上,隐约可见其晶莹如雪的娇嫩肌肤。腿上盖着一条薄毯,一个宫娥跪在塌底,正小心翼翼的给她捏着双腿。修长漂亮的两只

  • 无删节一城烟雨半世情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一城烟雨半世情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一城烟雨半世情目录预览:第1章跪在婚床前第2章置她于死地第3章死里逃生第4章他爱得人是她的庶妹第1章跪在婚床前“啊……王爷……轻点!”女子如水的呻吟声从雕花大床上断断续续的传出。孟熙雯穿着单薄的中衣跪在冰冷的地上,眼泪一滴滴的从眼眶里滑落,打湿了地上的青砖。今天是她和靖王上官白的新婚之夜,她爱了上官白三年,今朝洞房花烛以为是郎情妾意温柔似水,可是做梦也没有想到。掀开盖头,摘下凤冠,上官白竟然厌恶的令她跪在地上,自己则带着侧妃温秋兰在他们的洞房婚床上

  • 无删节庶女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庶女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称:庶女目录预览:第1章大凶之物第2章找晦气第3章霸道抱进怀第4章心思活络第1章大凶之物盛阳城西北角有一家名为“喜客来”的饭庄,店里的老板金富贵是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这人身材肥胖满脸横肉,穿了一件绣满牡丹花的紫缎长袍,腰间挂满象征财势的玉坠。此时他正襟危坐,脸上露出几分仓惶之色。坐在他面前的,是个身材清瘦的小老头,那老头眉毛和下巴上蓄了一把白花花的胡子,身上穿着一件脏兮兮的道袍,背上背了一个脏兮兮的小布包,一边扒着手指头,一边闭着双眼在嘴里念念叨叨。金富贵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