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婚姻的黑色幽默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2/9 2:28:34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婚姻的黑色幽默

第2章遇到男神

一连两次冲击的结果是连做我最上心的工作都开始心神不宁。原文qi-wen.com

离婚,房子,容智良,这都什么事啊!我烦躁地校对手上的数据,连会议上的工作汇报都是边上人提醒。连着报错两个数据后,经理终于投来不善的目光,我更是感到无力,懊恼地坐下。

“今天开这个会议呢,也是要跟你们介绍个人。”经理的声音愈发洪亮,在座的人都知道重头戏来了,果不其然。

“就在刚刚,我接到总公司那边的电话,我们分部将会迎来一位新总监。”

空降?不是能力出众就是太子爷。周围人窃窃私语,八卦意味十分浓厚。说明http://www.qi-wen.com/经理轻咳了几声,看向我:“小林,新老总过来,你的工作态度可得改改了。”我背过人翻了翻白眼,摆正眼神后才发现玻璃门早已被推开,容智良那张脸笑得灿烂,正阔步走来。一瞬间我觉得整个天都要昏暗了,我一脸震惊地看着他。走到我身边的时候他突然停下,手指扣了扣桌面,似笑非笑的说道:“这位小姐工作态度消极,开完会来我办公室。”会议室整体倒吸一口气,看样子是拿我开刀了。

我闭了闭眼,随即收拾好手上的数据。

“你,林莞小姐。原文qi-wen.com”被点到名后我立刻停下抬头微笑。

容智良从容不迫地坐到经理让出的位置,气定神闲道:“把你手头的数据再报一遍。”

看出他眼里的戏弄之意,我咬了咬牙:“是。”

“据报告陈氏集团上个季度股票上升七个百分点,销售单向渠道占主导部分……”

“林小姐。”不等我说完他就打断我的节奏,略带失望地环视了一周,“啧啧”感叹道:“陈氏集团的这些成绩或是瑕疵都是摆在明面上的,不光是你们这些坐在办公室的人,随便找人做个详细的数据调查,我也能知道这些东西。”

“那么,我要你们做什么?”

我心头一惊,在座的人都绷紧了身体。

“林小姐。推荐http://www.qi-wen.com/”对上他的眼睛时我闪了闪目光。

“你的能力只有这种毫无意义的汇报吗,嗯?”我握紧了手指,重新抬起头:“由此看出,陈氏集团的销售生长缓慢,而单向渠道的过度开发,其内部意见相左,势力开始分散,陈氏内部不稳。我们目前能做的就是舆论导向和单向切断并济。”

等我说完才稍稍松了口气,看来容智良不好惹,还是跟大学一样,敬而远之为上。

“呵呵……”容智良轻笑出声,慢慢转着手上的笔:“希望分部不再有今天之前浑水摸鱼的现象。”

这样一来,容智良初来乍到的威信牌就打出了,而我好巧不巧,撞上了他。

好不容易熬到会议结束,在众人同情的目光中我面无表情地跟他来到办公室。原文qi-wen.com他将外套一脱,顺手扔在一旁的沙发上。半躺在椅子上,仰着头看着我。

终于他开口说道:“不认识我了吗?”

见我还是没反应,他笑着继续:“当时你可是追我追得轰轰烈烈,整个学校都知道了。”

我垂头不语,淡淡地问道:“总监,还有其他事吗?”

他长舒一口气站起身,慢慢绕到我身边,轻缓的呼吸声响起,我猛一抬头就看到他那张满含笑意的脸。我赶紧往后退,只一步就被他搂住了腰。我气愤地挣扎:“你干什么!”

他不说话,只是直勾勾地盯着我。

我捏紧手里的文件,努力平静地开口:“总监,我是来汇报工作的。奇闻网

他不仅没有松手,更加紧了紧手上的力度。来回挣扎中他的手上下移动,我恼怒地瞪着他。

他轻笑出声:“林莞,我以为你会半推半就。”

“这样多好,也省事了。”

这无疑又是一种羞辱,我使出全身力气终于将他推开,急促地喘着气低低说道:“我结婚了。”

见他毫无反应,我又抬起头,一字一顿义正言辞地重复:“我结婚两年了。”

他才停止动作,慢慢走到椅子边,怏怏地坐下,仿佛失去了兴趣一样。我平静地等着他的后话。

“这样啊,那算了,我从来不玩有夫之妇。”

我气急,这个人从来都以羞辱人为乐,大学的时候被羞辱地那么惨,现在居然还上赶着让他羞辱第二次。想想未来的工作环境,还要无期限地面对他,我咬着牙恨恨地将手上的文件拍在桌子上。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开。

身后那道声音却响起,他低沉着说道:

“你离婚了可以来找我,毕竟你是第一个因为追求让我记住的人。”

听完我立刻重重地关上门。

他的话让我瞬间记起曾经的自己有多么疯狂,卑微,不要脸。

如果说如今和徐嘉奕的生活是细水长流,那么从前追求容智良的日子就是狂风暴雨。我所有的自尊自爱在那段时间都被抛掷脑后。那么多年我以为我快忘了这么一号人,可他一出现,我心底里不想记起的不堪就涌了上来。

五年前他羞辱我的话还历历在目。

“林莞,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不要脸的人,凭你这种货色,怎么敢走到我眼前。”他说这话的时候还面带微笑,而我吓得落荒而逃。从那以后,我就发誓,我再也不要和他有任何交集。我连最后嫁的人都丝毫不像他。徐嘉奕温柔谦和,如果不出意外,我这辈子就会和他过下去。

收拾好文件,我就准备回家了,最近一直加班晚回家,今天就做一顿大餐给老公一个惊喜。旁边桌的同事正在谈论容智良,初入职场的小女生对英俊有能力的上司总是有莫名的好感。见此我无奈地摇了摇头,想起离婚这件事,我心里又一阵抵触。

从楼道里就听到门内的嬉笑声,我疑惑地开了门。却发现我已经离异的邻居吴雪珊正坐在徐嘉奕的身边,她的手亲密地搭在我老公肩膀上,而她的女儿在一旁玩玩具,一边玩一边抬头对着他们笑。看得我眼里一阵刺痛。

第3章 吴雪珊

我躲进玄关处的暗角,偷偷打量这幅画面。吴雪珊虽然年过三十,但是肤白貌美,身材姣好,根本看不出她的实际年龄。不知道为什么,此刻我竟然会觉得他们才是真正的一家三口。

我的邻居吴雪珊离异很久了,有传言说她跟过一个富商,不过最后生了个女儿就被抛弃了。晚上闲来无事的时候我和徐嘉奕提过,不过老公显然很抵触这样的话题。说是她一个女人带着孩子也不容易,总不好带着恶意去揣测别人。从那以后,我们两家的关系就越来越亲近。吴雪珊周末就带着孩子过来玩,徐嘉奕也喜欢这个孩子。

吴雪珊的手还搭在老公的肩膀上,他们一同微笑地看着在地上玩耍的灵灵。

说来也奇怪,灵灵因为没有爸爸的缘故性格十分孤僻,和这层楼的住户也没有过于亲近,见到我也只是面无表情地喊一声阿姨。但唯独对我老公,灵灵很喜欢跟徐嘉奕呆在一起,两个人经常旁若无人地做游戏。有好几回老公下班还会顺带去接她下课。我虽然心里不喜欢,但碍于在孩子方面对他的亏欠,也就一直没有反对。

我跟徐嘉奕结婚两年,这两年我一直把重心放在了工作上,想着等创造出一个相对舒适的生活环境后再要孩子。而徐嘉奕不认同我的想法,他一直很喜欢孩子,但迫于我的意见,之后就再也没提过。看到这幅画面,我突然意识到,是不是因为孩子的缘故,徐嘉奕才对我越来越冷淡。

我摇了摇头,制止自己胡思乱想,随即不轻不重地扣上门,笑着说道:“你们来了啊。”

吴雪珊看到我立刻把搭在肩上的手拿开,微笑着点头,带着女儿坐到一边。

“这不,嘉奕跟我提了拆迁的事情,我就过来问问。”

我看了一眼徐嘉奕,有些不悦他把这件事跟吴雪珊说,但想到我们两家关系不错,她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如果有了一笔拆迁款和一栋新房,日子也会好过点。这么一想,我心里就舒坦了。见老公不动声色地接过我手里的包放下,我也大松了一口气。

我直接坐到他身边,紧紧贴住顺带一把握住他的手,在吴雪珊的平静的目光中越握越紧。但令我没想到的是,老公直接挣脱并往外坐了坐。我不悦的看着他,老公继而说道:“外人在呢,腻歪什么。”

吴雪珊像没看到一样,低头摸了摸灵灵的头发。

我微微瞪了他一眼,不再发作。

“这件事我心里也没个底,也不好跟谁说,既然你知道了,我也好问问你的想法。”

不同于我的犹豫,吴雪珊对这件事十分赞同,她甚至有些急切地说道:“这是好事啊!你看你们一离婚,就有了两栋房,拿到房子之后复婚不就行了。”

我想了想说道:“就怕上面查到些什么,而且我总觉得这样做不好。”

“哎呀,这片小区那么多人,怎么可能一个个查过来。”见我有些犹豫,她又劝道:“这几年四处拆迁,这种做法很常见的。你看看要是多了一套房子,你跟嘉奕两个人日子就好过了。”

这些话倒是不假,但她这么急切地劝我离婚,我心里就觉得怪怪的。

徐嘉奕在一旁也跟着劝道:“老婆,别犹豫了,再犹豫,等通知下来才离大家就更怀疑了。”

看着这两人异口同声的劝导,我心里那根摇摆不定的先终于偏了。

等吴雪珊走后,我拉着老公的衣服疑惑道:“老公,她那么想让我离婚,是不是故意的呀。”

再怎么为我们好,她充其量也就是个外人,一个外人百般劝解我们离婚,说不郁闷是假的。。

徐嘉奕神色却有些异样,他有些生气地说道:“你怎么能这么想,她也是为了我们好啊。”

看到老公的袒护,我心里有些吃味:“你不会对我们邻居有什么想法吧,人家长得既好看又贴心,把你勾走了没?”

老公脸色一白:“你开什么玩笑!她一个离了婚还带着个孩子的女人,我怎么可能看上她!”

看着老公认真的神色我顿时泄了气:“好啦好啦,我就开个玩笑,别生气。”

徐嘉奕这才缓了神色:“下回不准再说这种话,你怎么能不相信我呢。”

我顺从地点头,不再想她。

吃完饭,徐嘉奕又重新提了离婚这件事。经过吴雪珊的劝说,我也没有再犹豫,痛快地答应了。徐嘉奕显然很意外,见我答应了就翻箱倒柜地找户口本和结婚证。见他那么热切,我也就压下了心底的不悦。

这天晚上老公的兴致很高,我半夜醒来还听见他在跟谁打电话,迷糊中听着也是关于拆迁事项。

第二天我们起了个大早清理房子,今天是个大晴天,我们两个人的心情也都不错。下楼倒垃圾的时候我遇上了这片小区的清洁工李阿姨。有一回因为垃圾太多,我还帮她一起打扫过,从那以后我们见面就会聊几句。倒完垃圾我像是想起什么,又倒回去问她:“李阿姨,我问你件事。”

李阿姨连忙擦了擦手:“你说。”

我思索了良久才出声:“你有没有听说我们这片小区快拆迁了?”

李阿姨一脸讶异地说道:“拆迁?我在这扫了那么多年的地,没听说过什么拆迁啊。”

“而且这块地方连着好大一块居民区,要拆迁的话怎么可能只拆这一块。”

李阿姨说完就走了,我连忙跑上楼,关上门,还没缓过气就拽过徐嘉奕:“老公,你听我说。”

徐嘉奕见我焦急的模样,给我倒了杯水:“你这是怎么了?”

“我不是去倒垃圾吗,遇到了楼下那李阿姨,就跟她提了拆迁的事情。”

徐嘉奕淡淡地“哦”了一声,手摸了摸鼻子,随即不动声色地坐到我对面。

“李阿姨说是从来没听到拆迁的通知。她在我们这里工作了那么多年,我们搬来的这两年有多少消息都是从她嘴里出来的。”

“你是不是弄错了。”

第4章 离婚证

我一说完徐嘉奕就变了脸色:“一早就跟你说过,这是我们单位透露给我们的,要不是我和我们领导关系好,他也不会跟我讲。”

我捧着杯子还是有些不相信。

“我们这块小区连着多少居民区啊,要是有个大动作怎么会谁都不知道,连一点风声都没有。”

徐嘉奕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我:“要是谁都知道了,民政局不得从早忙到晚啊。”

我想了想是这个理,这种事情也就占个先机。

正好今天周末,收拾完房子,徐嘉奕就准备好各种证件一起上路了。

锁门的时候还吴雪珊正好带着女儿出门。

“你们这是……”

我笑着对灵灵打了声招呼:“这不奔着房子去了吗。”吴雪珊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们一眼。

我不知道在我弯下腰逗灵灵的时候,徐嘉奕和她对视了一眼。

我在心里告诉自己,等有了这两套房子,我和徐嘉奕也会有一个可爱的孩子,我们也不用那么拼命地工作,聚少离多。

尽管我的心里有着莫名的危机感。

不知道是不是看到吴雪珊的缘故,我突然有些害怕,尽管徐嘉奕一再保证,等房子下放就复婚。路上我突然反悔:“老公,要不我们不离了吧。”

徐嘉奕显然有点生气,大吼道:“不是已经说好了么!”

我停下脚步不安道:“既然拆迁后每家每户都是一栋房,我们也不吃亏啊,何必为了一栋房子离婚。”

“我不是说了吗,离婚还可以复婚,一栋房子我们可以少打拼好几年。”

“可是……”

“没有可是,这两年我们没要孩子,难不成接下来几年都不要了吗!”

孩子永远是我的弱点,我低着头不说话。

徐嘉奕见我沉默,放软了语气:“老婆,就快到民政局了,饿哦真的是为我们好。”

大学里简单的爱情终于被生活磨成了茶米油盐,我看着徐嘉奕急切的目光,终于妥协了。

手续办得很快,工作人员问我离婚的原因,我张着嘴说不出来。徐嘉奕越过我回道:“感情不和。”

“两年了也不容易,不再考虑一下吗?”

“不了,就这样吧。”徐嘉奕暗暗握紧我的手,阻止了我上前的动作。

出了门,我看着分到手上的这本离婚证,心里莫名酸楚。不同于我,徐嘉奕表现得十分兴奋。他将离婚证放到包里,拉着我走到一边:“林莞,这段时间我们就不要见面了,为了防止别人怀疑,你最好去外面租个房子。”

我一脸震惊地看着他:“可是你之前没有说过要分开住啊!”

“你不要乱想,你看哪有夫妻离了婚还住在一起的。”徐嘉奕抚上我的背,轻声安慰道:“相信我,只有几个月而已。我们现在这套房子跟我公司比较近,所以才让你租房。”

我脑袋一片空白,晕晕乎乎地点了点头。

“老婆,你放宽心,我都安排好了。”看着他信誓旦旦的模样,我扯了扯嘴角,也是。

“那这段时间先不见面了,你记得照顾好自己。”我不再看离婚证,顺手将它放入衣袋。徐嘉奕把我送上车,拿出一张酒店的房卡。我疑惑地看着他。

“一时间肯定找不到房子,我帮你订了一个星期的酒店,这是房卡,你收好,出门在外小心点。”

听着徐嘉奕温柔的嘱咐,我终于把这些烦心事抛在脑后,不管怎么样,也就几个月而已,忍一忍就过去了。

“行李我一早已经帮你送到酒店。”

我讶异地看着他,打趣道:“你怎么什么都安排好了,那么希望我搬出去?”

徐嘉奕眼神突然飘忽:“想什么呢,好了,赶紧走吧。”

我拉上窗,示意司机开车。车子慢慢开走的时候,我一直望着后面的徐嘉奕,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他离我越来越远。

周日的下午我一直躺在酒店,刷着租房的信息。今年冬天来得早,将行李箱里的衣服摆出来之后我才发现少了去年买的一件大衣和一条项链。这项链还是毕业的时候我拿第一笔工资下了狠心买来的,意义十分重大。想着今天也晚了,明天找时间回去一趟。

尽管这两年我和徐嘉奕聚少离多,但想起要分开几个月,我还是有些不适应。跳出租房信息后,我立刻给他打了个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听……”我诧异的关上手机,这些年徐嘉奕业绩平平,工作日也没那么忙,按理说周日更没什么事了,怎么挂我电话了。”

忙了一整天,我也不想这些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有些懵,反应了好久才想起已经和徐嘉奕离婚了,不由得苦笑,为了房子,我们还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想起今天又是周一,我心情又开始糟糕起来。从今天开始容智良就成了我的顶头上司。想起前两天他的所作所为,我始终对他怀揣着恶意。

果不其然,我一进门就被通知总监大人召见。

推开门后,容智良却一反常态递给我一杯水。我看了他一眼默默接过。

“那天在会上听了你的报告,林莞。”他挑着眉微笑道:“我还挺欣赏你的。”

“谢谢总监的夸奖,没其他事我就先走了。”

我避开他若有深意的目光,将杯子放在桌上继而转身。

“我还没说完呢,你急什么。”容智良起身走到我面前,探出手往我肩膀摸去。我立刻往后退,而手却被他一把抓住。

“总监!”

“要不是你结婚了,我还真想收了你。”他低头轻轻说道,温热的气息打在我脸上时我终于忍无可忍,挣脱他的手重重打在他的脸。不等我反应过来,我的手已经被她按住,他黑着脸笑得有些阴沉。我心下一慌,却再也挣脱不出。

一拉一扯间,有什么东西掉了出来。

糟了,是离婚证!昨天一忙就忘了把它拿出来,感受到手上的力量一松,我赶紧弯下腰。而一只手快我一步从我指间抽了过去。我恼怒地看着容智良。

“……呵,离婚证?”

婚姻的黑色幽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婚姻的黑色幽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望空17章(第17章 紫牙有水,幻落星辰)

    原标题:望空17章(第17章紫牙有水,幻落星辰)小说名称:望空第17章紫牙有水,幻落星辰两枚火符如传说中阴曹地府里黑白无常的勾魂器一般向三人勾去。古涵璐握着紫沁雅的手心顿时冰凉无比,后心渗出一身冷汗。袁玄风能不能抵挡住他不知道,但是就他所知,他和紫沁雅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抵挡住的。“闪!!!”袁玄风大吼一声。始一见到朱飞然怀中的两枚火符,便知道棋错一着,本来就他想来朱飞然是没有那个勇气使用火符的,并且着实没料到朱飞然身上还有两枚火符。陡然见到火符袭来,心下一慌,只来得及大喊一声,当先一枚火符便已经飙

  • 小丫鬟也有春天17章(第十七章)

    原标题:小丫鬟也有春天17章(第十七章)小说名:小丫鬟也有春天第十七章第十七章哀怨的白了星元一眼,我沮丧的摇了摇头。这可怎么办啊?这一百两的银票是打算托大娘捎给我那小娘的,可是我今天既然都到家里来了,总不好空着手来再拍拍屁股就走吧!更何况还是有求于人呢!“哼哼……哼哼……哼哼哼……”这是什么声音?我警惕的转头看着明雨,“喂,你这是笑啊还是哭啊?!”“哼哼……小叶子……想借钱啊?”“本来想借,可是看你笑成这样……我就不想了!”明雨一下收了笑,硬声道,“那你到底是借还是不借啊?”我狐疑的打量他,“怎

  • 上个头条,明星老婆不好当17章(第十七章 挑剔的母亲)

    原标题:上个头条,明星老婆不好当17章(第十七章挑剔的母亲)小说:上个头条,明星老婆不好当第十七章挑剔的母亲“小姑娘,看来你还真的学了不少中医方面的知识。”爷爷席海光接触过一些中医,所以带着一丝赞赏说道,“这苹果鲜玉米汁,一个老中医曾经说过,常喝这个东西有助于抑制健忘症,适合老人引用,我以前倒是很喜欢吃杂粮粥。”“爷爷,杂粮要适可而止,老人的肠胃吸收不是很好,吃太多反而不容易消化。”李君安一直保持着微笑说道。“说起来,我们以后也要找个中国的营养师,毕竟东西方的饮食习惯差异太大。”爷爷频频点头,转

  • 若爱只是一场豪赌17章(17 我有点相信了)

    原标题:若爱只是一场豪赌17章(17我有点相信了)小说名字:若爱只是一场豪赌17我有点相信了赵薇妍紧紧咬着下唇,这些可笑的问题,她一个也答不出来。可在暴怒的许宁川眼中,她的沉默就是默认。“怪不得能在众多刚进公司的人中脱颖而出,这份坚韧,就是普通人学不来的,不是吗?”许宁川冷笑,一双眼睛红得似要滴血。她仰着头冷声问:“你非要用这样的话来伤害我吗?”若是做过,赵薇妍不怕被人说,但没有的事情,凭什么要接下一盆盆泼在她头上的脏水?“你敢做,还怕别人说?”“我没有!”——“叩叩叩”外面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两人

  • 我们的似水年华17章(第17章 “战争”)

    原标题:我们的似水年华17章(第17章“战争”)小说名:我们的似水年华第17章“战争”“沛儿。沛儿,赶紧的帮帮忙呗,告诉我那个男生到底是谁啊,不去感谢一下他的话,我的心里就像是少了一些什么的,一直都是不安心啊,不踏实啊。所以赶紧的帮帮呗。”林琪琪不断地摇晃着周沛儿的胳膊,可怜巴巴的哀求道。“琪琪,你知道的,不是我不帮你啊。是我真的是无能为力啊,我也不认识那个人,只是见过两面而已,再说了,我上次问他是哪一个系的,他都不愿意说,所以就更加的不用说是他的班级和姓名了。既然别人是当代的雷锋,不要你报恩,

  • 我的王子伊神若17章(第十七章)

    原标题:我的王子伊神若17章(第十七章)小说名字:我的王子伊神若第十七章“你说,我还真没见过哪个女生的胆量有你一半大的,今天你真的让我大开眼界了呀!”雷裕谷那张损人的嘴脸真是让人看了恼火。“岂止打开眼界,像这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壮举也中有我们的小枫小姐才可以干的出来吧!”这样难得的机会,我想古欧阳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还真是一个德行,物以类聚。我告诉自己不能发火,一定不能发火,今天我已经干的够出彩了,如果现在我再和4s杆上,那我敢保证明天学校的bbs上将全部都是我信息,那我准会被唾沫星给淹死。

  • 老婆,请入瓮17章(第17章 春天,要来了)

    原标题:老婆,请入瓮17章(第17章春天,要来了)小说:老婆,请入瓮第17章春天,要来了嗅着丁乔安身上的清香,楚宸希将自己的脑袋埋在她的脖颈处,真想吃了她。丁乔安心跳得非常快,一动也不敢动。想起清晨丁乔安的那阵恶心,楚宸希顿时松开丁乔安,两人正值尴尬的时候,传来敲门的声音。“进来。”“楚总,袁夫人在楼下等你。”丁乔安手指一冷,袁夫人?袁筱妃?楚宸希蹙眉,看了一眼丁乔安,“来这里干什么?”“因为总裁推掉了今天中午跟她们的午席,所以她带着丁依依小姐亲自前来道谢。”一听见丁依依来了,丁乔安那个激动啊,

  • 箭羽星空17章(第十七章 猫头之王)

    原标题:箭羽星空17章(第十七章猫头之王)小说名字:箭羽星空第十七章猫头之王打定注意过后,南宁大声招呼,将所有的人都招集过来,留四个人在外面护着,然后对大家说道:“大伙听好了,我们现在不能把它们杀完,要想办法活捉一批,这东西有大用。”大家不觉奇怪,这害人的东西还有什么用,留着继续害人吗?特别是全忠,立即表示反对道:“你这是干什么,这种祸害就要赶尽杀绝,连下的蛋也要一并毁掉,还有大用,都是你一张嘴巴在说,谁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南宁平时对全忠的冷言冷语也就算了,可这件事绝对是一件意义深远的大事,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