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冷面娘亲萌宝贝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2/8 22:23:37 来源:网络 [ ]

书名:冷面娘亲萌宝贝

第15章 休夫的前奏

  “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奇闻网还真是土包子,连本小姐都不认识!”黄衣女子提高了音调,迈着小碎步,走到苏月舞面前。

  这下,已经有不少人将视线转移到苏月舞这边。

  优雅一笑,苏月舞不着痕迹躲开她靠近的方向,而苏倚天也在这个时候很巧合的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娘亲,孩儿鼻子进脏东西了……”那委屈无辜又可怜兮兮的表情很快博得众多同情,离苏月舞不远的人们都能猜到,苏倚天口中的脏东西是什么。

  冷冷的撇了黄衣女子一眼,苏月舞直接无视了她,继续朝里面走去,奇闻网走了十几步,还能听到身后传来气急败坏的女声,以及周围的人对她的小声议论。

  有少部分人认出了苏月舞身上的火云霓裳,看向苏月舞的眼神都变得恭敬起来!

  这时,冰儿靠近苏月舞,在耳边小声说道,“小姐,她是苏家大小姐,也就是小姐您的姐姐,苏月华。”

  这也就是为什么刚才黄衣女子靠近的时候,她把头低下去的原因。

  苏月华?苏月舞冷笑,姐姐又怎样?若是苏家人都这一个德行,这第一世家的名头莫非是诳来的?

  越朝里面走,阅读qi-wen.com就越热闹,看来已经快到拜堂的大厅了。此时新郎应该在迎接新娘的路上,这新娘嘛,不是别人,正是去南宫家求亲未果的秦家三小姐——秦瑶。

  要说这秦瑶可是整个皇城家喻户晓的才女,什么贤良淑德用在她身上是在适合不过,据说皇城第一才女秦瑶和上官图龙那叫一个天作之合!不过,这都是在南宫家拒绝秦家之后。

  “这位姑娘,瞧着面生,不知是哪家人士?”一小厮打扮的男子弯腰走到苏月舞身边恭恭敬敬问道。

  苏月舞倒是觉得有趣,夫家的下人不认识女主人,这倒是头一回见着。说明qi-wen.com但冰儿一心为主子,就有些不乐意了,在她眼里有很深的等级观念,见小厮居然不认识苏月舞,正要发作,被苏月舞一个眼神制止。

  “我姓苏。”苏月舞淡淡说道,实际上心里早就乐开了。原谅她有点恶趣味,可能是在小院呆久了的缘故吧。

  小厮一听,举止更加恭敬了,甚至有一种卑微的讨好,“原来是苏家,姑娘,苏家的位置在西南边,请姑娘跟我来。”

  苏月舞在数十道目光的注视下,坦然坐在了苏家家主旁边的座位上,大厅中,能有座位的,哪一个不是有身份地位的?自然,见识也多。本来苏月舞就已经倾国倾城,加上一身妖娆的火云霓裳,更加夺目了,周围的人纷纷猜测苏月舞的来历,以及跟苏家的关系!

  而年纪稍稍老一些的,在见到苏月舞的那一刻,止不住的激动!以及不敢置信!

  苏月舞对于众人的议论充耳不闻,只是一个劲的逗弄怀中的苏倚天。奇闻网她倒是很期待,上官图龙看到她的时候,会是什么反应。听冰儿说,他还是琉璃皇朝第一美男,她倒要看看,这美男有多美。

  怎么说呢,有一个词可以形容现在苏月舞的情况——冤家路窄。她没有想到,她没有等来上官图龙,倒是把苏家一大家子人给等来了。这其中自然包括那个白痴一样的苏月华。

  得,这屁股还没坐热呢。

  苏月华一看原本属于苏家的位置上竟然坐着一个女人,而就是这个女人刚才抢了她风头!现在有苏家家主在这里,而那个女人竟然不怕死的坐在苏家家主旁边的位置!那是她爹坐的地方,现在他爹就在她边上,想到这里,苏月华挺了挺胸口,大步走到苏月舞面前,趾高气扬的说:“你是什么人?这个位置是你配坐的吗!”

  苏月华故意提高了音调,本来和家主苏杭生交谈着的苏淮朝苏月华的方向看去,这一看,整个身子都不由颤抖起来。

  “妍儿……”苏淮轻喃出声,惹得苏杭生也看向了苏月舞。

  “我是什么人,有没有资格坐在这里,恐怕不用你来教吧?貌似,你们家主还在吧,在家主面前出言不逊,你就有资格坐在这里了吗!”苏月舞轻描淡写的说着,小说冷面娘亲萌宝贝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说完都没有抬头看苏月华一眼。

  “你!”苏月华被苏月舞的一番话给噎住,只好用求救眼神看向苏淮。

  苏淮根本没有看到苏月华的表情,此时他的眼里,只有这一身火红的苏月舞。眼前的人儿和记忆中心心念念的身影相结合,这让苏淮激动万分,快步走到苏月舞面前,伸手就要触到她的双肩。

  就在苏淮的手快要靠近苏月舞的肩膀时,一股陌生的气息让他从记忆中快速清醒过来。

  “你不是妍儿。”苏淮看着苏月舞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

冷面娘亲萌宝贝》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冷面娘亲萌宝贝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铁血兵医王16章

    原标题:铁血兵医王16章小说名称:铁血兵医王第16章耳光响亮突然,审讯室的大门被打开,从外面走进来一个挺着肚子的胖警察,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三个警察,其中就由刚刚被孟晴赶出去的胡楠。见到此人进来,孟晴急忙站起身来:“黄局长,你怎么来了?”黄局长摆摆手,淡淡的说道:“从现在开始,这个案子由我来审。”孟晴先是愣了一下,随即说道:“黄局长,这个案子是我的,你这样做……”“行了,你是局长还是我局长?这是命令!”黄局长见孟晴似乎还想说什么,不耐烦的直接打断了她的话。“可这个陈黄龙他只是正当防卫,不是嫌疑犯。

  • 天龙主宰16章

    原标题:天龙主宰16章小说名字:天龙主宰第16章独战妖兽群不知不觉间,刘丙天已经在这个小盆地呆了整整一个月。那头独眼双尾巨狼的出现只是一个开始,接来的日子里几乎天天都会出现各种猛兽,它的统一目标都是立在小盆地之上的那枚红色巨蛋。那枚巨蛋是生命体,刘丙天收不进空间戒子,那蛋也不大,就那么简单而单纯的立在那里,可刘丙天就是搬不动,相到那是巨龟的儿子,刘丙天又不敢来硬的,只能守着对巨龟放下的承诺,死死守在这盆地之上,保护着这枚红色巨蛋。还好这期间都没有再出来像巨蟒那样神兽级别的妖兽,所以刘丙天用巨龟给

  • 炎黄煞神16章

    原标题:炎黄煞神16章小说书名:炎黄煞神第16章山顶必死局“你到底走不走?”女特种兵扑灭火堆,对一点走的意思都没有的刘丙天质问道。“不走,老班长他们八条人命,老扣只还了两条,不够!”刘丙天说得一脸正气,不过他心里确实是这么想的,不过还有个很重要的原因,他一直不敢说出来,那就是他迷路了,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回去。来的时候可以追着枪声一路跟过来,可这回去没有枪声,自己又没做记号,天知道自己就这么走会跑到哪里去。而且回去能做什么?没准上面一个打发让自己继续在边哨所呆着。“你是真不怕还是死,还是真是个二愣子

  • 亘古英仙16章

    原标题:亘古英仙16章书名:亘古英仙第十六章灵药专卖当天晚上叶晨就做了计划,他想着把自己手中的灵药稀释成许多分去卖掉,那么一种灵药也就可以卖掉大量的灵晶。第二天一早,叶晨就来看望叶焚,叶焚虽然还没有醒来,但是气色已经好了许多,叶晨又给叶焚服用了稀释了的九叶续命草的灵液。之后,叶晨很快就离开了叶家,来到了三角区域,找了一个空地儿将一块布放在地上,然后将几十个小瓶子放在布上摆起了地摊,每一个小瓶子上都有标签,在地摊前还竖起了一杆旗帜,上面写着“灵药专卖”。叶晨的身份在整个龙阳镇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

  • 春飞拂地枝芽绿16章

    原标题:春飞拂地枝芽绿16章小说名:春飞拂地枝芽绿第十六章去公司常夏一听这些话,眼眶不自觉的就红了,最爱自己的除了父母还能有谁呢?“妈,你别担心,我在这边过的还不错啦,祁谦对我也很好,我除了有些无聊以外其他的都还不错。”“夏夏,我是爸爸。你妈说的对,过不下去就回来,我们俩儿养得起你。”电话那头传来了常景春的声音。打破了常夏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纵使这里离家很远,不过果然还是家里最温暖啊。这边开始陷入了一阵沉默。“夏夏,其实不是不关心你和祁谦是怎么开始的,我和你妈也很担心你。路以航那个小王八蛋联合着

  • 武者坟墓16章

    原标题:武者坟墓16章小说:武者坟墓第十六章:狂狼学院的挑战“想必这就是我们学校新出的天才,李铮吧!”一名穿着蓝色长袍,面如冠玉的少年站起身,手中茶杯向着李铮遥遥一指,茶杯便如同强弓射出的利箭,朝着李铮胸口激射而来。最为神奇的是,茶杯在飞行途中,里面的茶水没有洒出一丝,可见蓝衣少年对于劲道的控制已经出神入化。“有朋自远方来,谢过兄台赐的茶水了。”李铮仿佛没有看见射来的茶杯一般,张口哈哈一笑,等到茶杯即将撞到胸口时,李铮右手两根手指才迅捷探出,分毫不差的将茶杯夹在指尖,从容不迫的将里面茶水一饮而尽

  • 调教南宋16章

    原标题:调教南宋16章小说:调教南宋第16章做家丁柳福呵呵一笑,“说吧!”“是这样的!我想提前支领这个月的薪水!”柳福笑道:“我当是什么事情!”随即走到墙边打开一口木箱。张良臣瞥见木箱中放满了串成一串串的铜钱。柳福取出两贯,然后重新锁上箱子,将两贯钱递给张良臣,“拿去吧!不过得在这里摁上手印!”柳福打开了一本册子。张良臣发现这本册子就类似于后世的工资登记簿。张良臣找到自己的名字,在上面印了一个手印。张良臣换上一件便服,揣着两贯钱离开了柳府,径直来到一家名为‘迎宾’的酒楼外。张良臣一进大堂,一名小

  • 爱已将夜16章

    原标题:爱已将夜16章小说:爱已将夜第十六章李兰婷相助许久,两个人都打累了,而我已经是奄奄一息。我的脸上都已经肿了一大块。只能靠着尚存的意识保留着清醒。从那仅存的意识中,我还能模糊的听到一些她们两对狗男女的谈话声。“瑶瑶,累了吗,走,我们去隔壁房间休息吧。”“周总,你真坏,总想着占人家便宜吗?讨厌啦。”真是引人作呕的声音,听到了我都想吐,要不是当时几近昏迷,我真的先把我的呕吐物吐到他们的脸上。“那这个小畜牲就放在这里吗?”只听到陈梦瑶那恶心的声音又漂入我耳。“还有时间管这小子,走,我们休息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