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皇后未成年:LOLI皇后全文在线阅读

2017/12/8 11:59:47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皇后未成年:LOLI皇后

第5章 :小巨人

原本安琪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可是现在一想,她机灵灵的打了个颤。阅读http://www.qi-wen.com/

虽然现代人说身高年龄不是问题,但是现在,安琪往蓝智彻身边一站,这在发现自己竟然矮好多,慢踮着脚尖硬是让自己长了几公分。

即使如此,安琪还是到不了蓝智彻的肩,这一比较才知道蓝智彻至少在一八零以上与她娇小的一五五相比可以算的上小巨人了。

“臣妾叩见皇上。”就在安琪按着蓝智彻的胳膊往下拉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娇滴滴,酥到骨子里的温语。

“爱妃平身。”蓝智彻笑看着仪态万千的梅妃,看来王弟这风声放得很快。

“谢皇上,皇上,这是新来的宫女吗?长得挺机伶的,不知皇上可否将她赐予臣妾?”梅妃上前一步打量安琪道。原文qi-wen.com

“爱妃,她可不是宫女,她可是上天送给朕的皇后。”蓝智彻半带玩笑,半认真道。

“皇上真爱说笑,臣妾可从不曾听说天上会掉人。”梅妃娇笑道。

“朕也不敢相信,若不是八王弟如奴才们在,朕肯定以为谁在同朕开玩笑。”蓝智彻微笑道。

“那臣妾可真得好好看看这位天上掉下的‘仙人’了。奇闻网”梅妃脸色微变,脸上挂着牵强的笑,说出的话极度之酸。

“爱妃不急,日后你们相处的机会多着呢,朕今日先带琪琪去给太后问安。”蓝智彻说着竟在梅妃面前揽过安琪。

从未被人搂过的安琪极是别扭,扭着身体,欲避开,无奈蓝智彻的手匝的很紧。

“蓝智彻你快放开我,你这样搂着我会让的爱妃误会的。”安琪很好心的提醒道。

“有什么好误会的,再一个月你就是朕的皇后了,按等级来说,她还应该给你行礼,你怕什么。原文http://www.qi-wen.com/”蓝智彻说的很大声,好似怕人听不见似的。

“蓝智彻,你是故意的。”安琪非常肯定道。

虽然她很小,既没有社会经验也很少与成年人打交道,但是那灼烫的感觉,让安琪意识到自己被人妒嫉了,而且是因为男人。

虽然安琪喜欢美男,但是却不喜欢与人抢,安琪的座左铭是:美男诚可贵,性命价更高。

“小琪琪,你会是朕的皇后,何来故意之说,朕现在只是提前让你熟悉一下罢了。”蓝智彻脸上挂着无公害的笑容。皇后未成年:LOLI皇后全文在线阅读

“这个生日愿望实现的太突然了,不知道会不会是上天在玩我?”见已经拐弯了,安琪也不再争辩,低首若有所思道。反正皇宫应该很大的,大不了以后见人绕路。

“地上有宝贝吗?”蓝智彻好奇的盯着低首低的安琪松开手站在原地。

蓝智彻笑看着好像未听见说话,依旧低首往前走的安琪,心道,可能真如王弟所说,这是个脑袋有点傻傻的仙女。

“蓝智彻,我看刚才那位美女对你情有独衷,要不你立她为皇后好了,至于我吗?你要是愿意随便封个公主什么的。”安琪低首想了好半天,觉得皇后没公主好,皇后就说明被人贴上标签了,而公主,身份好,而且可以随便看美男,泡美男。

安琪见没人语,抬首,回望,见身边竟然没人,愣了会,尔后呆道:“真没礼貌,离开都不打声招呼。说明http://www.qi-wen.com/

“是你没礼貌呢?还是朕没礼貌,朕先前与你说话你都不予理会,无视皇上,可是死罪一条。”一脸高深的蓝彻智,平缓的语音让人看不出是否在生气,但是安琪一听到死罪就乐了,原来皇上真的喜欢砍人脑袋的。

“皇帝陛下,我知道您是皇上,但是你也不用动不动就拿死罪来吓我吧,我还小,经不起吓的。”安琪仍不住委屈道。

“你看朕的样子像吓你吗?”蓝智彻故意冷着脸道。

“像,很想恐吓小孩子的坏叔叔。”安琪笑眯眯道。

安琪看着蓝智彻那帅得掉渣的脸,忍不住伸手想去非礼。

“蓝智彻,你蹲下来好不好?”安琪攀着蓝智彻的胳膊,小手指着他的俊脸坏兮兮道。

“想求饶?”蓝智彻的眼角浮现笑意。

“摸起来手感果然不错。”安琪小手很不安分的在蓝智彻脸上乱摸,第一次大胆的摸帅哥,安琪的心,“怦怦怦……”跳得好厉害。

“小琪琪,你叫朕蹲下来就是要非礼朕。”蓝智彻的俊脸在安琪手中冻住,表情阴郁道。

“嘿嘿,我只是想确认一下,你脸上是不是戴了什么面具,不过现在我非常确定这是真材实料。”安琪不舍的挪下小手,心道,要是每天能摸上一次,那一定很美,回去后还可以向死党们炫耀一下,皇上的脸可不是谁都能摸的。

第6章 :不悦的神情

“小琪琪,你可以告诉朕你在美什么吗?”蓝智彻看着明显在做白日梦的安琪,不由好奇道。

“当然可以,但是你不可以再叫我小琪琪,感觉在叫小朋友。”安琪向蓝智彻抗议道。

“琪儿,安琪儿,二选一。”蓝智彻酷酷道。

“安琪儿,好像这是一个天使的名字。”安琪脱口而去。

“安琪儿,以后不准你乱摸任何男人。”蓝智彻站起身,以霸道的口气道。

“你怎么这么多不准,比老师还罗索。”安琪嘟着嘴不悦道。

“你又在低咕什么?”蓝智彻挑眉不悦道,这个小丫头似乎挺喜欢自己同自己说话。

“没什么,我有些饿了,能不能带我去吃饭?”安琪靠着墙壁无视蓝智彻不悦的神情。

吃人的手软,吃过饭后,蓝智彻就命人将她送到眼前冷脸老女人这,说是要学习礼仪。

“啊……我不要学了,这样走路蚂蚁就要绝种了。”安琪挣脱左右相扶的宫娥,对着老巫婆吼道。

仅仅是走个路,这个老巫婆竟然让她练习了三天了,稍微快了点,她就拿藤条抽她的小腿。不要,她再也不要学这个什么礼仪。

“这是皇上的命令,开始练习。”老巫婆冷着脸道。

“不管了,我不要学习了,我要找蓝智彻。”安琪索性坐在地上赖道。

“来人,将她拖下去掌嘴。”老女人冷冷道。

“啊,老巫婆你放开我,我要找蓝智彻抗议,我是穿来看美男的,不是穿来被虐待的,放开我,啊……”安琪话未完,宫娥已经叭的一掌下来了。

“老巫婆,你这BT,竟然让她们打我,我同你们拼了……”一巴掌下来,安琪痛叫道。

她长这么多大,除了生日那天被猥琐男甩过两巴掌还从来没人赏她锅贴,可是才几天,竟然又被人甩了,不行,她要找蓝智彻理论。

安琪越想越气,这哪是什么礼仪啊,这根本就是变向虐待,一脚两脚踹倒宫女,玩命的往外跑,她才不会那么笨的以一抵三呢。

“不要再追我了,我跑不动了。”安琪看着身后追来的宫女,急得哇哇叫,这什么破地方,怎么那的房子都一样,那个蓝智彻到底住在哪呀。

“砰。”安琪在转角处被人撞倒在地。

“那里的奴才,这么没规矩。”被撞的连退数步的蓝鸿羽怒道。

“救命啊,她们要杀人了。”眼冒金星安琪还没爬起来就被人逮住了,只得大呼救命。

“奴婢姑见王爷。”宫女向一脸愠色的蓝鸿羽行礼道。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蓝鸿羽一时未认出打扮精致的安琪,冷着脸质问。

“啊,你是那天那个美男,快救救我,她们虐待我。”安琪终于认出了蓝鸿羽,挣扎着向其求救。

“是你,天上掉下来的小‘仙女’,你们快松手。”蓝鸿羽也终于认出了安琪,惊喜道。

“对啊,对啊,你快带我去救蓝智彻,我不要在这个万恶的皇宫了,我要出去。”安琪已将蓝鸿羽当救星了,一得自由即躲到蓝鸿羽身后寻求庇护。

“小仙女,你可是蓝亚国未来的国母,有谁敢虐待你呀?”蓝鸿羽见小白兔似的安琪笑问道。

“她们了,还有一个老巫婆,她们拿藤条打我,而且还扇我耳光,你知道蓝智彻在哪吗?能不能带我去见他?”安琪焦急道。

“当然可以,我正要去见皇兄,跟我走吧。”蓝鸿羽微笑道。

“谢谢,你真是大好人。”安琪见蓝鸿羽这么好说话,感动不已。

“小皇嫂,等下个月你与皇兄成亲,策封皇后了,这后宫就是你最大了,你怕什么。”蓝鸿羽笑看着紧跟着他的安琪道。

“你们怎么都这么不讲理呢,都没人征求过我的意见,尤其是蓝智彻,还将我扔给老巫婆,让人虐待我,不喜欢你们,我要出去。”安琪嘟着嘴道。

“老巫婆是谁?这些都是你们天界的语言?”蓝鸿羽好奇道。

“啊,老巫婆就是打我的那个老女人,差不多吧。”安琪习惯性蹙眉道。

“老巫婆,很有意思?”蓝鸿羽重得着老巫婆三个字,饶有兴味道。

“你别管老巫婆了,先告诉我蓝智彻在哪,走了这么久了,怎么还没到。”安琪有点不耐烦了,在那里练飞蚂蚁走路都一整天了,之后又跑了那么久,现在腿都不是她的了。

“快了,前面转过去便是正阳殿了。”蓝鸿羽看着前方道。

第7章 :认个皇帝做哥哥

“哦,谢了,你慢慢走,我先走一步了。”安琪说着即跑向正阳泰。

“蓝智彻你在吗?我来找你理论了。”安琪一进殿门即喊道。

“姑娘请留步,皇上正在休息。”小安子闻声忙跑过来阻止道。

“休息,现在这个时候休息?”安琪抬首看了看头顶的太阳,午睡时间还没到呢,想忽悠她,哼,门都没有。

“姑娘,皇上真的在休息,您要不在这等等……”

“好,我进去等也一样。”安琪不待小安子说完,即蹦进了正阳殿。

“小琪琪,你就不能等朕醒了再进来。”蓝智彻无奈的由榻上起身。

小丫头的声音一出他就醒了,他只是不想动,想看看这丫头敢不敢进来,没想到她还真不是一般的胆大,就这么闯进来了。

“你少恶了,你将本大小姐送去给人虐,自己在这睡大头觉,太过分了。”安琪看到一旁亮闪闪的龙椅,想都没想就坐了上去。

“丫头,龙椅你也敢坐,看来你不止胆大,更不怕死。”蓝智彻惊愕道。

“是人都会怕死了,不过这传说中的龙椅如果不坐,我也会后悔死的,反正都死,那种死法都一样,不过这龙椅还真是华丽,坐在这上面的感觉还真不一样,我还真有点武则天的感觉。”安琪美滋滋道。

“武则天是谁?”

“一个女人了,一个很NB的女人。”安琪把玩着扶手上的龙头,随口答道。

“丫头,朕看有必要为你请个先生,你说的话朕基本上有听没懂。”蓝智彻蹙眉道。

“听不懂就对了,说明我们之间代沟很深,更说明我不适合做皇后,蓝智彻,我们打个商量,你给我一个公主,郡主类的封号好了,我不介意做你妹妹,而且你想想,像我这么一个‘仙女’妹妹,你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安琪不舍的滑下龙椅。

“朕有皇妹。”蓝智彻好笑的看着谄媚的安琪。

安琪上前讨好的将蓝智彻扶到龙椅上,尔后站到蓝智彻身后,双手放在他肩上开始为蓝智彻捶骨按摩。

“嗯,不错,右手再用力……”蓝智彻舒服的闭上眼吩咐道。

“以后我叫你皇帝哥哥可好。”安琪小手忙碌的同时,小嘴也没歇着,看样子真的很稀罕公主的封号呀。

“朕允许你叫我宣哥哥,右手再用力。”蓝智彻不客气的命令道。

“你不是叫蓝智彻吗?”安琪停下手,不解道。

“没错,但是朕字文宣,所以你叫宣哥哥绝对没错,别偷懒,再捶几下。”蓝智彻指着右肩道。

可能因为右望长期握笔,肩头时常酸痛,让琪琪这么一推一捏竟然舒服多了。蓝智彻心底已有了主意,既然有这么好的使唤婢女,不用白不用。

“嗯……啊……好舒服,安琪儿,以后你每天都来正阳殿给朕捶捶吧。”蓝智彻舒服的呻吟道。

“砰”的一声音后,是蓝鸿羽不敢置信的低喃声。

“天啊,皇兄也太猴急了吧,这么快就将人吃了。”被呻吟声吓趴在地的蓝鸿羽不敢置信的低喃。

“蓝鸿羽,你才被人吃了呢。”安琪红着脸窘道。

“八王弟,朕再猴急也不会敞着门让你来参观的。”蓝智彻慢条斯理道。

“就是,除非他常做这种事。”安琪儿与蓝智彻一搭一唱道。

蓝鸿羽再次跌倒,这两人竟然如此默契,怪不得俗语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看来这小仙女,真的会成为他百分百的准皇嫂了。

“是,是臣弟思想邪恶。”在蓝智彻与安琪的双重嘲讽下,蓝鸿羽含泪认罪道。

安琪见蓝鸿羽这个王爷这么快就‘俯首认罪’,一副很没骨气的样子,暗忖真丢王爷的脸,电视剧上好像都是王爷比公主大,如果她做公主了,那这个美男呆王爷岂不是比他大,不行得问清楚才行。

“蓝智彻,是王爷大?还是公主大?”安琪小手继续在蓝智彻后颈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捶,骨碌转的大眼却盯着蓝鸿羽问道。

“安琪儿,你别做梦了,朕是不可能策封你为公主,你能接受的只有一个封号,那就是皇后,其它的你想都别想。”蓝智彻似乎已经了解了安琪的思维模式,很不给面子的打击道。

“蓝智彻,你好小人,让我给你按摩这么久,竟然不封我做公主。”安琪恼道,有一下没一下的小手突然转捶为掐,虽然指甲不长,但是用起力来掐人还是很痛。

“安琪儿,你想拭君吗?”蓝智彻蹙眉道。

第8章 :侠女

虽然不是很痛,但是这丫头也太小气了,如果梅妃那里肚子马上要出来,如果不是太后相逼,封她一个公主道也无妨,但是现在他缺少的是皇后,不是公主。

“我不管,反正我就是不要做皇后,不给我公主做拉倒,姑娘我去做侠女。”安琪嘟着嘴道。

既然皇宫不好混,那她混江湖去了,大侠应该比皇上好傍,而且大侠都是玉树临风,潇洒不羁的。凭她黎安琪的聪明脑袋,一定可以傍上个有钱又厉害的美男大侠。

“侠女,哈哈哈……就你这样还去做侠女。”蓝智彻非常不给面子的嘲笑道。

“皇嫂,你知道这‘侠’字作何解释吗?”就连蓝鸿羽都忍俊不住,看着安琪笑问。

“我当然知道,就是武功……”安琪没说下去,因为第一条武功高强她就够不上,更何况后面的。

“安琪儿,你认命点,安分的做朕的皇后吧。”蓝智彻将安琪拉到面前,有点炫耀似的笑道。

“哼,哼,哼……”安琪用鼻孔回答着蓝智彻。

皇帝的话是不容质疑的,任凭安琪如何抗议,蓝智彻还是坚持要立她为后。

不过幸好蓝智彻做了让步,不再将她交给老巫婆学那虐人的礼仪了,而且请了一个美女,极有耐心的给她做示范。

就在安琪还没搞清状况的时候,大婚的这天就来了。

安琪虽然觉得蓝智彻透逗,但是她还是嫁了。要问为什么?安琪给自己列了几条理由。

第一:这是人家的地盘,她又不是活腻了,敢同皇上做对。

第二:虽然她未成年,但是这个皇上说的也没错,古人确实很早就结婚,入乡随俗,这也没得说。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蓝智彻长得实在太勾引人了,虽然这些天她也看了不少帅哥美男,但是综合比较一下,好像蓝智彻比较有魅力。

当然其实这三点还不是最最重要的,最最重要的是,蓝智彻有有花不完的钱山等着她挥霍,反正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只要不喜欢,应该都可以休了的。

管它呢,反正穿都穿了,美男也看了,而且金山,不,准确的说是钻石山,有钻石山任她挥霍,那她就先挥霍了再说。

大婚这天,安琪除了好奇之外就是惊奇,没想到这皇上结婚搞的跟国庆似的,整个皇宫都沸腾了起来。

这天是安琪最兴奋的一天,也是她第一次体会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感觉。用安琪的话说,那感觉简直‘帅呆了’,怪不得古代的女人都要往宫里挤,怪不得宫里的女人都要往皇后的宝座上爬。

一连串的仪式结束后,安琪已经累得直不起腰了,这哪是婚礼啊,这简直就是找罪受。一个月的‘淑女课程’已经让安琪疲倦不已,这礼仪之课刚完成,又来这么一道要人命的立后大典,简直拿她当‘超女’,

被搀扶进历代皇后寝宫的安琪,一进门就扯下了头上沉重的凤冠,脚上的绣鞋一踢。

‘砰’的一下,安琪将自己扔在乡着龙凤呈祥的新床之上。

“皇后娘娘,您不可以……”宫人脸色大变,今天可是大喜的日子,这凤冠是要等皇上来摘下的,而且皇后只能坐在床上,还有很多礼仪未完成。

“别对我说不可以,再说我就要死掉了。”闭眼仰躺床上的安琪不耐道。

“皇后娘娘,快起来,用茶漱口,今天是皇后娘娘大喜的日子,这个‘死’……奴婢该死……奴婢掌嘴。”宫人跪在地上,自掴嘴巴。

“拜托,不就是一个死字吗,行了,行了,再大就出血了,你们都退下吧。”听着那清脆的掴嘴声,安琪不得不坐起,对着宫人不耐道。

真是封建,迷信,不就是说个话吗,要是真这么灵验,那每天不知道要死多少人了。

“皇后娘娘饶命,奴婢……”想必宫人又误会了。

“行了,行了,我不会将你们怎么样的,我都累了一整天了,你们能不能让我安静的睡会。”安琪不愿再看她们这副奴颜婢骨,干脆倒床拿枕头捂住了耳朵。

“终于安静了。”待安琪再拿开枕头时,殿内终于安静了,安琪脸上终于露出了轻松的笑。

“咕咕咕……”安琪刚闭上眼,肚子里传出了咕咕的抗议声。

“好饿……”安琪抚着肚子由床上坐起,一眼就看到正前方桌上丰盛的饭菜,有酒,有肉还有点心。

第9章 :你个大色狼!

“看上去很香,一定是她们知道我饿了,特意准备的。”安琪想都未想就冲过去大块朵牙颐。

就在安琪酒足饭饱,躺在床上摸肚皮之际,一脸笑意的蓝智彻终于出现了。

“安琪儿,别同朕说这些都是你吃了?”蓝智彻看着桌子上狼藉的杯盘,惊愕道。

“是啊,谁让你们虐待我,一天都不给我饭吃,我可是正值发育期,不吃饱怎么长身体。”安琪儿闭着眼理所当然道。

“安琪儿,你告诉朕,你不会让朕失望的吧?”蓝智彻坐在床沿,看着床上乱没仪态的安琪儿问道。

“失望?那得看哪方面了。”安琪打了哈欠,慵懒道。

“哪方面?”蓝智彻看着安琪那不雅的姿态,头顶飞过一群群乌鸦,一个月的礼仪,难道她什么都没学进。

“啊?蓝智彻,你这个大色狼,你不会是想……”安琪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地坐起,指着蓝智彻惊道。

“我想什么?”被安琪突如其来的动作给震住的蓝智彻一时未明白安琪话中的意思,直到看见眼前那颤抖的手指才恍悟。

“就是……就是……不管你想什么,反正是不可以的。”安琪摇着头,抢过被子不安道。

“什么不可以呢?安琪儿,你在担心什么?”蓝智彻抬首暧昧的看着心儿,甚至恶心的抛了个媚眼,色色道:“皇后是在说合宫之礼吗?”

“对,就是那个什么礼,我告诉你,是你非要娶我的,并非我自愿的,所以我不可能同你做……”安琪红着脸窘道。

“做什么,这样吗?”蓝智彻勾起安琪小巧的下颌,俊脸一寸寸逼近。

安琪知道这个时候她应该推开他的,甚至应该站起身,大骂他是色狼,但是她却一点都不想,她的心在怦怦的跳,好像要蹦出来似的。

安琪的小脸迅速燃烧,羞涩的眼神定在蓝智彻帅气的笑脸上,有些期待,有些兴奋,还有少少的不安。

“安琪儿,你这是在勾引朕吗?”蓝智彻在安琪唇边轻道。

安琪闻言正欲发嗔,蓝智彻的唇风一样刷过她的唇畔,安琪脑中轰的一下。

“让朕来教你。”蓝智彻见安琪脸上迅速堆起的红晕,轻舔上了安琪嫣红的唇畔。

就在安琪惊愕张嘴之际,蓝智彻眼中升起一抹笑意,迅速滑入安琪口内。

安琪脑中轰轰作响,大眼呆愣的盯着眼前蓝智彻放大的俊脸,忘了呼息,忘了反抗,甚至连配合也忘记了。

蓝智彻见安琪未回应,更是全力挑逗。

“轰,轰……”打雷了,被雷辟中了,由舌尖透出的酥麻感像一道电流迅速窜过安琪全身,安琪本能的与蓝智彻交会,勾缠……

“呜……”蓝智彻的大手抚上安琪的后背,顺着背部的曲线下移……

“呜……”安琪感到肺部缺氧,呼吸困难,不行,她快要死掉了,好难受,刚才那种麻麻的,刺激的感觉跑了,剩下的只有窒息感。

“傻丫头,亲嘴的时候记得要用鼻子呼息。”蓝智彻由手上感觉到安琪的异常,松开唇戏谑道。

“人……人家……只是……”安琪红着脸结巴道。

她又没与人接过吻怎么知道接吻的时候还可以呼息的,安琪拉过被子往头上一盖,羞死人了,要是让老师知道没准会按校规处罚她,但是要是死党们知道,肯定会问她与美男接吻的感觉是什么的。

“安琪儿,你这样会闷死的,你现在是已经是朕的皇后,我们是夫妻,亲嘴是很正常的,没什么羞人的。”蓝智彻轻拍着被子的隆起安慰道。

“不要,会让人笑话的。”安琪闷闷的声音由被中传出。

“小笨蛋,这里除了朕那还有别人,再说了你现在是皇后,谁敢笑你呢?”蓝智彻硬是拉开了被子。

“你好讨厌了,怎么可以随便乱亲人家。”安琪红着脸娇道。

“安琪儿,朕可是光明正大的亲,你不会忘记了今天是我们的新婚之夜,亲吻只是开始,而且也是必须的。”蓝智彻将被子扔至一旁,张臂欲抱安琪儿。

“不要了,虽然答应嫁你了,但是没人说结婚就要……反正不行的。”安琪红着脸缩至内侧。

开什么玩笑,她才十四岁,这要是在现代,不管她是否愿意都得算奸淫幼女罪。虽然这是古代,但是安琪还是觉得太快了,她还没想到过性,顶多只是看着帅哥的时候有点幻想着亲吻。

第10章 :行夫妻之礼!

“安琪,成亲了,就是夫妻,夫妻自然要行夫妻之礼,要不怎成夫妻呢?”蓝智彻开导道。

不说别的,要是今天晚上他们不做点什么,明早来收拾的宫女没看到落后,太后那怎么过得去。

“夫妻也行,夫妻也要讲自愿,要不……要不就是强暴。”安琪小脑袋摇得像泼浪鼓。

蓝智彻闻得‘强暴’二字脸都绿了,新婚之夜,他的小皇后,竟然说到如此严重的字眼,这要是让奴才们听到,不出一日,皇上强暴皇后的话就会传遍后宫,那他这皇上日后还如何与后宫众妃嫔相处。

“安琪儿,别以为你是从天上掉的朕就纵容你,你现在是朕的人,行夫妻之实是情理之中。”蓝智彻怒道。

“凶什么凶,又不是我要嫁你的,讨厌。”安琪听出蓝智彻在生气,虽然不敢大声抗议,但是小声嘀咕还是免不了。

“黎安琪,你说什么?”蓝智彻站起,转身朝床内侧的安琪怒喝道。

“你这么凶做什么,我只是说出事实而已,又不是比谁声音大。”虽然安琪鼓起勇气与蓝智彻对视,但是后面的话还是越说越小声。

“过来。”蓝智彻忍着被怒火,朝安琪儿伸手道。

“不要。”安琪扭了下身子,摇头道。

“过来。”蓝智彻的音量加大了。

“不要,说不过去就不过去。”安琪竟是也在加大。

“朕再说一遍,过来。”蓝智彻几乎用吼得道。

“过去就过去,凶什么凶,又不是比谁嗓门大。”安琪拿过枕头,抱在胸前,这才慢悠悠的站起,一步三摇晃的往床边走。

“你要是再敢同朕唱反调,朕现在就命人将你拉下去。”蓝智彻一把将安琪拉下,抱在腿上,使之与其对视,尔后恐吓道。

“拉下去做什么?”安琪猜疑的看着蓝智彻,心道,拉下去,好像影视剧中拉下去这三个字就代表着砍头,难道蓝智彻也要砍她脑袋,想到这,安琪伸手捂着脖子,不安的看向蓝智彻。

“既然你都不然做皇后了……你说拉下去做什么呢?”正欲解释的蓝智彻看到安琪眼中那强烈的不安,恍悟,故意冷着脸误引道。

“不要,我不要被砍脑袋,我这脑袋留着还有大用处。”安琪抱着脑袋吼道。

“你这小脑袋瓜子又听不进话,留着做甚?”蓝智彻继续恐吓道。

“谁说我听不进的,是不讲道理,老是拿皇上的身份来压我。”安琪松开手辩解道。

“朕有吗?几时拿皇上身份压你了?”蓝智彻扳正安琪小脸质问道。

“当然有,你现在就说,开口闭口朕的,你这不就是拿皇上身份压人吗,谁不知道朕是皇上专用的,你要真是亲民,以后就不要说朕,改用我。”安琪见挣不脱蓝智彻的钳制,只得瞪大眼与他理论道。

“哈哈哈……这就叫压你,你还是小心眼。”蓝智彻闻言失笑道。

“不管了,反正你是皇上,你说有就有,你说没就没,但是你不准拿身从压我,今天我是新娘,自然是新娘最大,皇上靠边。”安琪说着欲往外挣。

“皇上靠边,安琪儿,你真的不是一般的大胆,虽然今天新娘最大,但是朕这个新郎倌怎么说也不应该放弃自己的权益吧。”蓝智彻抓着安琪儿的小手戏谑道。

“随便,反正只要你别找我就行。”安琪终于挣开了蓝智彻 的手,并成功的爬回了床上。

“朕不予你理论,与你说一晚上,你也转不过来。”蓝智彻说完不再与安琪纠缠于唇舌,站起身直接宽衣。

“喂,你要干什么?”安琪一见惊道。

“当然是睡觉了,难不成你连睡觉都不让朕睡?”蓝智彻脱掉外衣,看着正用手指他的安琪儿无奈道。

“当然不是,只是你可以不可以去别的地方睡,我记得蓝……就是那个王爷说过正阳殿是你的寝宫,你是不是应该去哪睡。”安琪儿很好心的提醒道。

“安琪儿,你最好闭嘴,朕的大婚之日,你竟要朕孤枕独眠。”蓝智彻扔掉衣服,直接上床与安琪对视道。,

“啊……强暴啊……”心儿见蓝智彻上床,本能的大叫道。

“闭嘴,你要是再叫,朕现在,马上就强暴你……见鬼了,朕竟然跟着你说强暴。”蓝智彻一手捂着安琪的小嘴一边恼道。

“啊……”这次叫出声的是蓝智彻,因为安琪竟然张口咬了他,而且咬的正是虎口。

“黎安琪,别逼朕打女人。”蓝智彻恼道,天底下最郁闷的新郎莫过于他了,新婚之夜晚不让入洞房也就算了,竟然还被女人咬,真是要多背有多背。

皇后未成年:LOLI皇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皇后未成年 或 LOLI皇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这四大因素,影响了铁壶的价格!

    很多壶友在在购买铁壶的过程中,很关注铁壶的价格,其实不关注价格才奇怪。今天,小编就来揭秘,哪些因素影响了铁壶的价格?01材质上的区别铁壶材质分生铁和砂铁两种,其中砂铁的铁壶价格较贵。至于价格较贵的原因,小编借用一下长文堂堂主--长谷川光昭先生的答复:“砂铁是铁壶制作中的最高级原料。天然砂铁的成份中,含有较少比例的碳,并且形成更精细的孔隙度。砂铁的孔隙度很细致,连铁锈也无法进入。(故而砂铁壶生锈时,铁锈一般都是附在表面,很容易清理)砂铁的不纯物非常少,这个材质本来就很贵,而且很硬,不容易加工,铸出

  • 戴泽:傅抱石画画不让看,谁看谁是小偷。

    戴泽的展览让现实主义的中国油画再次火了一把。更吸引眼球的是,展览还展出了戴泽与众多艺术名家的交往趣事,让人大为吃惊。而这位96岁的老人也是目前唯一一位和傅抱石、谢稚柳、陈之佛、齐白石、徐悲鸿等众多艺术大师有过多年亲密交往的人。戴泽更是直接坦露一代国画大家傅抱石的惊人作画习惯,这让素有“男女老少咸宜”的之称的画家傅抱石又增添了一丝神秘...日前,“戴泽艺术展”在国家博物馆举办,作为徐悲鸿的最得力助手以及徐悲鸿现实主义油画的忠实追随者和践行者,戴泽的展览开幕式便现实主义的中国油画再次火了一把。更吸引

  • 小说阅读君在世界读书日奉上的阅读礼,想不想拆开看看?

    《西游记》中唐僧师徒经历的九九八十一难,实为八十一案,这些案环环相扣,连绵不绝,穷尽了人世间罪案的种类,案案直指人性深处的贪婪,自私,恶。贞观三年的冬月,一匹瘦马驮着一名僧人,踉踉跄跄地倒在沙漠边缘。玄奘,终于来到了西域。此时的西域,动荡不安。庞大的波斯帝国,深陷拜占庭与西突厥的围攻,引来西域诸国群狼环伺。危急时刻,波斯不惜以秘宝“大卫王瓶”换取大唐的援助。而在丝绸之路的起点,玄奘遇到了他的第二个弟子——高昌王子麴智盛。作为西游里“猪八戒”的原型,麴智盛早已深深陷入情网,爱上了敌国公主,日趋癫狂

  • 青白江金河山庄的乡里乡味与农家农情

    青白江金河山庄的乡里乡味与农家农情文王文华近年来伴随着国民生产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衣食住行的态度及要求也在不断的革新。在饱衣足食的和平年代我们不断的探寻着绿色健康的美食。我国是一个以农业为主体的大国。国家政策对农业方面的扶持也使农村农业的发展步入高速发展的快车道。民众生活水平在提高;为追求精神上休闲娱乐的多元化;设施农业高度精细化衍生了以“体验田园生活,品尝农家美食……”等农家乐形式的旅游产业。成都农家乐的发展,从一个侧面生动诠释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真理力量、实践力量和富民力量。青山叠

  • 艺术品经营管理有“办法”,你怎么看?

    陈可《夜明珠》150×130cm布面油画2007年选择在3月15日这样一个具有特殊意义的日子正式实施《艺术品经营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显然并非一种时间上的巧合。纵观整个《办法》,其内容的核心似乎都围绕着对艺术品经营领域的监管和对于消费权益的维护与保障,《办法》总则的第一条——“为了加强对艺术品经营活动的管理,规范经营行为,繁荣艺术品市场,保护创作者、经营者、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制定本办法”,就已经做出了很好的解释。作为新修订的《办法》,在称谓上首先做出了调整,即将过去的“美术品”变更为“艺

  • 沈阳美食|沈阳清真饭店,你真知道吗?

    大家好,我是食堂君,上周在忙着换工作,这周还不小心生病了~所以拖更了一周,忘大家见谅好多新来的小伙伴都会在后发送城市名给食堂君,然而因为整理的城市还是太少所以暂时没做关键词回复,如果你想看更多的清真攻略,可以关注我们【辽宁微传播】~今天食堂君就给大家整理下已经收到N条留言的沈阳的清真美食(感觉再不写就要被取关了)历史及文化沈阳,故称盛京、奉天,自古以来就是东北地区重要的中心城市,而沈阳又是一个多民族融合的城市,少数民族占据了总人口的10%。历史记载沈阳回族是在元末明初时期也就是十四世纪五六十年代

  • 喝茶逗猫遛遛狗,天地兴亡两不知

    气温陡升,有人穿短袖了。下午的街区像是沉入一杯汤色明绿的黄山毛峰,散发着轻薄的植物气息,这气息可能来自前一阵谢了的辛夷花,刚刚绽放的的蔷薇,已经盛开的月季。傍晚,各种光线、喧闹、人影、气味化合而成稠密的透明汁液,形形色色的行人鱼一样摇头摆尾地游动着。我牵着狗,多数时候是狗牵着我,狗嗅着地面,搜索前进,像是要找个地缝喘口气。“桃蹊桑葚砀山梨新疆哈密瓜美国提子秘鲁蓝莓巴西牛油果西班牙软子石榴台湾火龙果泰国榴莲越南凤梨开业酬宾加微信会员一律七点五折。”水果店的小帅哥吆喝着——他不会憋死吧!水果摊外的小

  • 永远不会被时代抛弃的,是这一种人

    读书,不会延长生命的长度,但一定会拓展生命的宽度。作者:霍辉(富书签约作者)01近日,《奔跑吧》强势回归。第一期节目,跑男团来到维也纳市政大厅,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在500多人参加的“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之青年倡议论坛”上进行英文演讲。准备时间只有3小时。如此正式的场合加上大量专业陌生的词汇,即使是擅长英语的Angelababy和郑恺都表示难度较大。而曾创造了“Weare伐木累”“Whatareyou弄啥嘞”等“超氏英语”的“学霸”邓超更是到了崩溃边缘,他中途还一度放弃录制,差点要投降。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