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烟月不知人事改》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2/7 19:18:27 来源:网络 [ ]

小说:烟月不知人事改

1、满足你!

  “牌子往下来点,放在脖子处,不要挡胸也不要挡着脸!”

  不远处,摄影师举着相机指挥着。奇闻网

  顾楠楠面色苍白,手指颤抖地捏着牌子,那上面写着自己的证件号码、家庭地址、联系方式等基本身份信息。

  她现在正在做一件极其羞耻的事情,就是裸贷!

  只要拍了照片,就能立刻拿到五十万的借款。

  她红着眼眶,按照他的吩咐去做。

  摄影师吞咽口水的声音传来,她瞬间觉得无比屈辱。

  咔嚓……

  快门响起,她羞耻的姿态留下了证据。

  她心中悲凉却莫名地松了一口气,总算……借到了钱。

  她想要穿上衣服赶紧离开,但是牌子还没来得及放下,门就被一脚踹开了。来自http://www.qi-wen.com/

  门板撞在墙上,狠狠地弹了起来,她看到了那一尊杀神,瞬间瞪大眼睛。

  “祁……祁越……”

  薄唇毫无血色,颤抖的念出他的名字。

  来的不是旁人,正是她名义上的丈夫。

  祁越看到她光着身子完完全全暴露在陌生男人、摄像头之下。

  他都不知道他的小妻子还有这么开放的一面,以前每次在床上的时候她都推推搡搡,对那方面的事情很害怕和拒绝。

  他厌恶她,也从未碰她,而现在……却觉得她贱到了骨子里,竟然把自己这副样子给别人看!

  “你在做什么!”他愤怒地吼出声,大步上前,那摄影师想要阻拦被狠狠地推开在一边。

  他直接一把扼住了她雪白的脖子,恶狠狠的。说明http://www.qi-wen.com/

  她呼吸不畅,但仍然费力地解释着:“祁越……你,你听我解释,顾家需要钱已经走投无路,我才……我跟你说过的,可是你从未放在心上,我也是……”

  祁越听到这话狠狠眯眸,他当然知道顾家的危机,但是却假装看不见,也从不给顾楠楠开口的机会。

  他想要看她狼狈的姿态,像是丧家之犬。

  也想看顾家人人喊打,最终彻底消失在京都。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顾楠楠能耐了,找不到钱竟然想着来裸贷。要不是她妹妹顾倩云来找自己,他还蒙在鼓里呢!

  “顾楠楠,你可真够犯贱的,为了五十万你竟然不惜让别的男人看你!看来之前在我面前装清纯都是你的欲擒故纵,你这么喜欢被人看,好啊,我成全你!”

  男人勾起薄唇,发出一抹阴测测的冷笑,就像是来自地狱深渊的恶魔一般,让人看着汗毛颤栗。

  她对上那深不可测的黑眸,脚底无端席卷了凉气。屋内明明开足了暖气,但是她却觉得彻骨的寒冷。《烟月不知人事改》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她惶恐不安,哆哆嗦嗦的问道:“你……你要干什么?”

  “满足你!”

  言简意赅的三个字,像是一把利刃,剥去她的灵魂。

  随后,男人解开皮带。

  在入门看她这幅样子的时候,他就有了反应。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疯狂变态,只想狠狠的占有她,撕破她伪善的面目!

  顾楠楠想逃,但是祁越根本不给她任何机会。

  直接掐住她的脖子,不顾她的痛苦。

2、好厉害,人家还要……

  她的小手一直在挣扎,想掰开,但分身乏术无法制止。

  她只感觉撕心裂肺的疼。原文http://www.qi-wen.com/

  她的第一次,就在外人的灼热目光下,就在这空荡荡的舍内摄影棚,在这冰凉的桌子上,在男人粗鲁的行径中……

  彻底的失去了。

  女孩成为女人,一瞬间进入人间地狱。

  曾经,她们那样的相爱,但是自从五年前那件事后,她们就像是仇人一般。

  他愿意娶自己,根本就是想要留在身边折磨。

  而这一折磨就是两年。

  她的身子被翻过来,重重的压在桌面上。

  他的大手穿插秀发,紧紧的按着,分明就是不想看到自己的脸。奇闻网

  她绝望地闭上了眼,任由清泪滑下。

  祁越根本不管她是不是第一次,会不会很疼,粗暴的就像是狮子一般。

  鲜血流了出来,被当作了最好的润滑剂。

  空气中除了暧昧的气息,还有鲜血的芬芳。

  她的身子让他贪恋,竟然忍不住要了一次又一次。

  等一番结束下来都已经是一个小时候了,小人儿趴在桌子上早已奄奄一息。

  祁越狠狠蹙眉,直接将衣服披在她身上抱了出去。

  人出门,吩咐秘书:“处理干净。”

  秘书明白地点头。

  ……

  顾楠楠再次醒来的时候浑身疼得厉害,一点力气都没有,床边站着她的老熟人林医生。

  这两年她身上常有淤青,都是祁越弄得,而他是祁越的私人医生,最后倒像是她的了。

  这次他来是因为……

  “咳咳,你未经人事,方式太过激烈,导致下体撕裂。你半个月不能圆房,要注意一下。”林源毕竟是男人,说这话觉得有些羞耻。

  顾楠楠闻言面色涨红。

  她的第一次就这样没有了吗?

  林源也算是这儿的老熟人,自然知道顾楠楠的处境。

  他微微叹息:“我会跟他说的,让他节制,你好好休息。”

  医生离开,她根本睡不着,都来不及伤感自己的第一次,就赶忙拨打裸贷的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无法接通的是声音。

  一定是祁越做的!

  这件事惹怒了祁越,他一定也不会让对方好过,此刻恐怕已经被暴打一顿后送进了警局。

  借款的事肯定黄了。

  最后一点活路都不给她。

  她痛苦的闭上眼,一点眼泪都没有,还真是可悲啊。她守护的到底是爱人,还是一个恶魔?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是她妹妹顾倩云的电话。

  她狠狠蹙眉,猛然想到自己做裸贷这事什么人都没说,为什么祁越会知道?

  暗中肯定有人推波助澜,而顾倩云这个节骨眼打电话……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接听了,对面传来了娇喘的声音。

  “越哥哥……你好坏,你对人家温柔一点嘛!”

  “唔……好厉害,人家还要……”

  “顾家现在都濒临破产了,你还有心思和我在这儿鬼混?”

  “我的眼里只有越哥哥,没有其他人。只是越哥哥好残忍,明明是姐姐当年见死不救,还挖了祁家的墙角,差点让祁家破产,为什么越哥哥要这样对顾家!好不公平哦!”

  顾倩云甜腻到恶心的声音传来,还伴随阵阵娇喘,其中还夹杂着男人的闷哼声。

  他们似乎在做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

  电话离他们很近,她听得一清二楚,这简直就是一种凌迟的惩罚!

  顾楠楠呆愣愣的,死死地捏着手机,指甲划在钢化玻璃上都能发出声音。

  她除了恶心还在等待……等待祁越的答案!

3、两年了,她过得生不如死

  耳边传来祁越充满情欲的声音,却无比的低沉寒彻:“不要跟我提她,她让我觉得恶心!她的帐我会慢慢算,顾家我也不会放过,倒是你挺会明哲保身的!”

  “因为我听你的话啊,我不会背叛你的,我不会像顾楠楠那个没良心的,在你出车祸生死未卜的时候把你丢在医院,还害了祁家,气死了伯父……”

  “闭嘴!”

  电话那端猛然传来了男人的暴喝声,随后手机掉落在地发出砰地一声,就像是一记闷雷一般。

  手机应该报废了,那端没有传来声音。

  她遍体凉彻,小手用力的握紧,指甲深深地嵌入肉里,疼的有些撕心裂肺。

  手机无力的跌在床上,小手无力滑下。

  他恨自己,恨不得杀了她,却偏偏要折磨她一辈子。

  她们本来是亲密无间的情侣,青梅竹马,整个京都都知道顾家的大女儿是要嫁给祁家的。

  然而五年前那一场车祸,她输血过多最后休克昏迷,醒来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彻夜不眠不休照顾祁越,等他醒来的不是自己,反而成了顾倩云。

  她父亲一时贪心,抢了祁家的生意,将伯父气的心脏病复发。他兜不起这个责任,竟然说是她提的主意,以她的名义拉的生意。

  祁越还在病重,伯父就匆匆离世,甚至都来不及看一眼,尽一尽孝道。

  她在自己男友危在旦夕的时候抢了生意,气死了未来的公公。

  她百口莫辩,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自己。因为她的爸爸、继母、妹妹都异口同声。

  她原本以为自己和祁越就要形同陌路,哪怕他掐死自己都情有可原,可是偏偏他娶了自己。

  外人不知道五年前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人前他们是模范夫妻。

  而现在这个家根本就是支离破碎的。

  两年了,她过得生不如死。

  她都不知道自己坚持什么?

  或者离婚,给彼此一个痛快!

  这个念头一直在脑海里徘徊,但是她却一直狠不下心来,因为深爱。她根本就是冤枉的,要是离婚岂不是等于认输,把自己心爱的男人拱手让人,让顾倩云偷笑,她做不出来。

  她的自尊骄傲,不准许她这样做,她硬生生拖着,可现在却精疲力尽。

  母亲需要医药费,顾家濒临危机,母亲的进口药全都停了,她要钱。

  如果离婚协议能拿到钱,她愿意!

  她随即出门找了律师,拟定了一份合约。

  她来到了集团大厦,想和他当面谈谈,只要他愿意给自己五十万,救了她的母亲,她什么都答应。

  她对外还是总裁夫人,所以很轻松的到了顶层。

  她还没到总裁办呢,没想到在休息室看到了祁越的母亲江云。

  江云看到自己就猩红了眼睛,二话不说直接上前狠狠地抽了一巴掌。

  她根本都来不及反应,身子都重重的跌在了地毯上。

  江云对自己恨之入骨,这两年她能避则避,没想到今天竟然在这儿遇见。

  “你这个贱女人,你怎么不去死,你害了我老公,你还想来害我儿子是不是?”

  “妈……”

  她刚刚吐出一个字,没想到就被江云扯住了头发,怒喝着:“你这个贱女人不要叫我妈,我承受不起。你缠着我儿子,你这个贱人……”

4、母亲去世了

  江云恨不得掐死这个贱人,天天希望她们离婚,甚至和祁越闹得不可开交。

  江云以为祁越中了她的道,只有顾楠楠明白,祁越永远都是清醒的,他分明就是变着法的折磨自己!

  好在一旁的工作人员看见,拉开了发疯的江云。

  顾楠楠压住心头的苦涩,感觉到脸颊火辣辣的疼着。

  她咬牙站了起来,甚至还弹了弹身上的灰。

  就算是输家,也要输得坦坦荡荡。

  当年的误会她百口莫辩,怎么解释都没人相信自己,她已经习惯默认了。

  就算她不承认,这个罪名也会一直扣在她的头上,是祁越亲手戴上的。

  她将离婚协议拿了出来,目光灼灼:“妈……不对,我要改口叫伯母了,你希望我离开你儿子,不要害了他可以!你给我钱,我就离开,这离婚协议我已经签字,只等着他落笔,怎么样?”

  江云听到这干脆利落的话有些惊讶,都不敢相信是真的。

  她狠狠蹙眉,声音尖锐:“你又想和我玩什么花样?”

  “我要是玩花样也不会等这么久,我需要钱,为了钱我什么都愿意做!等我和祁家撇清了关系,你随时可以为你丈夫报仇。到时候我不是祁家的儿媳妇,悄无声息的弄掉应该很容易吧?”

  这些年江云动不得自己,是因为祁越的阻拦,还有她身为祁家儿媳妇的身份。

  顾楠楠这番话无疑戳中了江云的心坎。

  江云做梦都想掐死这个贱人。

  只要她离婚,她就能弄死顾楠楠!

  “好,我给你钱,你最好保证你说到做到!”

  江云眯了眯眼,拿走了合约,顺便丢了一张副卡。

  她拿着那张卡头也不回地离去,头颅都是高高昂起的。

  其实,心脏早已鲜血淋漓。

  不用亲口说离婚,真好!

  她拿了钱第一时间赶到了医院,她去前台缴费,但是没想到vip病房根本没有这个人。

  医生帮她查了一下,发现她的母亲上个星期就停了药,并且选择了安乐死。

  家属签名那一栏竟然是顾倩云。

  尸体也是被顾倩云带走了,而她身为亲生女儿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

  她唯一能撑下去的目标,而现在突然土崩瓦解。

  母亲死了?

  不!

  不可能!

  她发疯一般地冲了出去,直接打车来到了顾家。

  顾家早已不复往日的辉煌,从别墅换到了公寓,显得萧条的很。

  她冲进门看到了沙发上的顾倩云就扑了过去,死死地掐住了她的脖子。

  “顾倩云,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你怎么能!你已经抢走了我心爱的人,为什么连我妈都不放过。我今天要跟你同归于尽,顾倩云……我要你不得好死!”

  顾倩云被她掐着脖子,气都喘不过来,继母看见赶忙冲过去拉扯。

  “你这个贱蹄子,你是疯了吗?你放手!”

  她拳打脚踢,但是顾楠楠像是感觉不到痛一般,一直不肯放手。

  顾倩云面色涨红,眼白都翻了出来,舌头更是吐着大口喘气。

  她要顾倩云下地狱给她母亲陪葬!

  而就在这时继母说了一句话。

  “是祁越停药,让你妈安乐死的,和我们家倩云没关系!”

  此话一出,万籁俱寂。

  屋内,像是死一般的安静——

5、顾楠楠,给她道歉!

  顾楠楠手指瞬间僵硬,背脊也绷直,像是遭了雷击。

  顾倩云瞅准了机会,一脚将她踹在了地上。

  她身子不支,额头撞在了茶几一角,瞬间裂开了一个鲜血淋漓的伤口。

  鲜血抑制不住的落了下来,滴在白净的地砖上。

  她像是丢了魂魄,喃喃的重复着那句话。

  “是他停了药,让我妈安乐死的。”

  “是他……停了药,让我妈安乐死的……”

  顾倩云狠狠蹙眉,看了眼自己的母亲,眸子转动发出一抹精光。

  她眯眸阴测测地说道:“没错,就是祁越吩咐的,让家属改成了我的名字,让我这么做的!你害死了他爸爸,也应该拿你妈妈的命来偿还。你妈是代替你死的!是代替你!”

  最后一句话回荡在寂静的屋子里,显得无比骇人。

  这句话就是压垮顾楠楠的最后一根稻草。

  就在此时,顾家大门被人推开,来的人正是祁越。

  江云去找祁越,要他签字离婚,他才知道顾楠楠竟然用五十万的价格把他卖了。

  他立刻撕了离婚协议书,发了疯的去找她。

  他要告诉顾楠楠这个贱人,在这场婚姻里面,只有他才能占据主导权。

  她有什么资格和他谈条件,她也配?

  他调查到顾楠楠回到了这儿,不假思索地冲了过来。

  怒气冲冲地推开门,看到她跌倒在地,额头有伤,突然心脏狠狠地一颤。

  他明明加快了脚步,想要上前搀扶,但是走到她的身边却又不自觉的停下。

  狠不下心,也软不下心!

  对于顾楠楠,自己总是这样矛盾。

  他眯眸冷喝:“顾楠楠,你就是这样丢人现眼的吗?还不给我爬起来?”

  顾楠楠听到熟悉的声音,才抬起空洞的眼眸看向祁越。

  她感受不到一点点爱,只能感受到彻骨的恨。

  她到底爱上了怎样的男人,才能心狠至此。有什么冲她来就好,为什么伤害她至亲的人。

  “祁越……”她从地上爬了起来,像是行尸走肉一般。

  祁越也意识到她不对劲,不禁狠狠蹙眉,道:“闭嘴,跟我回去!丢脸!”

  “你怎么不去死!”

  下一秒她突然爆发,娇小的身子蕴藏巨大的力量,直接扑了过去。

  她没有武器,只有锋利的指甲,明知道没用,但是她悲痛愤怒交加,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崩溃的情绪。

  她想杀人……

  她甚至想要死,彻底的离开这个世界。

  祁越见她冲过来,本能的抬手去挡,一把挥开。

  男人的力气怎么能是女人比拟的呢,这一挥,直接将人撞到了沙发上。

  她被摔得七荤八素,清醒过来就看见顾倩云柔弱无骨的钻入了祁越的怀中。

  他只是锁眉,随后舒展开来,缠绕在了顾倩云的蛮腰上。

  她们相互依偎,宛若一对璧人。

  原来……她才是该消失的那个。

  妈妈死了,她又不能报仇杀了这渣男渣女,她还活着干什么?

  她有些绝望地想着。

  顾倩云伏在男人的胸口,可怜兮兮地说道:“祁越哥,她就像是个疯婆子一样,吓死人家了!”

  祁越并不知道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惯性地偏袒了顾倩云。

  因为只有这样顾楠楠才会痛苦!

  只是她以往都会胡搅蛮缠一番,今天竟然格外的安静。

  安静的……有些不像话!

  “顾楠楠,给她道歉!”祁越居高临下,眼神都是轻轻一瞥十分不屑的落在她的身上的。即便察觉到她的不对劲,还是如此刻薄地说道。

6、竟然怀孕了!

  顾楠楠听到这话,心里竟然泛不起任何涟漪。

  哀大莫过于心死……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他们两个狼狈为奸,害死了她的妈妈,竟然还要她道歉。

  这算是哪门子的道理!

  她摇摇晃晃地支起了身子,瘦小的身子骨,苍白的脸和凌乱的头发……整个人狼狈至极,但是背脊却是挺拔矗立的。

  祁越有些心惊地看着她这副样子,那双明亮澄澈的眼睛里多了灰败的颜色,是绝望的色彩,毫无生机。

  他瞬间蹙眉,突然很想知道她和顾倩云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辈子,只有他有资格欺负她折磨她让她生不如死,除此之外谁都没有资格,就连老天爷都不可以!

  但是此时此刻,他出声也不好。

  他捏着拳头强忍着。

  顾楠楠深呼吸一口气,嘲讽地笑出来,那苍白的脸色浮现一抹绝望的笑,看着是那样的让人揪心。

  她抬手指着他们的鼻子,一字一顿地说道:“渣男贱女,还真是配一脸呢!我顾楠楠今天诅咒你们,不得好死!”

  不得好死……

  这四个字仿佛是魔音一般回荡在客厅,字字如雷贯耳。

  她本想潇洒的转身,撞柱身亡,或者抽起茶几的水果刀给自己一下,也许更应该自杀前杀了这两个坏人。

  但是她突然觉得气血翻涌,一下子承受不住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郁结成伤,伤及肺腑。

  ……

  顾楠楠再次迷迷糊糊地醒来,床边依然站着熟悉的人是林源。

  林源看着她眼神很悲切,估计也在可怜自己吧。

  她浑身无力,想坐起来都难。

  林源开口的第一句便是:“你昏迷了一个月。”

  第二句便是:“另外,你怀孕了。”

  顾楠楠听到这个消息,目瞪口呆。

  她只和祁越做过,也只有那么一次,没想到肚子里竟然孕育了一个小生命。

  在她最恨祁越最绝望的时候,上天竟然给她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

  她下意识的抚摸自己平坦的小腹,嘴巴张着,干涩无比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她怀孕了……孩子是祁越的。

  他以为她气死了伯父,而他也报仇杀了她妈,他们的婚姻应该就此结束,没想到竟然多了个意外。

  她深呼吸一口气,毫不犹豫的说道:“打掉,我不想要这个孩子,不想要祁越的孩子!”

  “祁越”这两个字咬得格外的重。

  林源都没来得及答话,门就被人踹开了。

  那个男人大步上前,直接扼住了她的手,猩红的眸子定定的落在她的身上,怒道:“顾楠楠,你有什么资格打掉我的孩子,谁给你的胆子?”

  顾楠楠听到这话,不禁气得笑出声。

  “祁越,你是不是有病,你害死了我妈,我害死你爸,我们互不相欠了。你以为我们之间不共戴天之仇,我会给你生孩子吗?况且,我会让你折磨这个孩子吗?我宁愿他永远没有你这个恶魔爸爸!”

  “既然你都说了互不相欠,为什么还有不共戴天的仇恨?你要是敢打掉这个孩子……”

  他话还没说完,顾楠楠瞪圆眼睛咄咄逼人地说道:“你能怎样?顾家的生死我从不在乎,我妈也死了,我还有什么好怕的?你就算现在杀了我,我都觉得是在解脱!祁越,你特么就是个恶魔,我恨你,诅咒你!”

  她要不是大病初愈,这话一定说的声嘶力竭,像是来自地狱!

烟月不知人事改》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烟月不知人事改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极道丹皇7章(第7章 初次炼丹)

    原标题:极道丹皇7章(第7章初次炼丹)书名:极道丹皇第7章初次炼丹杨尘一听,就知道是吓唬人的话语,可环儿天真无邪,俏脸吓得惨白,认真的看了一眼杨尘,银牙紧咬红唇,道:“拿来!”“这就对嘛!”莫凡哈哈一笑,一挥手,一枚三扁四不圆的丹药,出现在环儿面前。环儿抓在手中,刚要吞食,杨尘却突然喊道:“环儿不可,这枚丹药炼制方法不对,容颜花应该采集花瓣,可这枚丹药却用了一整株,这样与七星草相克,产生毒性。九瓣叶则因该去除中间三片叶子,花阳草去根磨粉,九阳果需要剥皮留汁……”杨尘一口气说出了一大串,这让环儿一

  • 无敌不寂寞7章(第一卷 崭露头角第7章 猴窝)

    原标题:无敌不寂寞7章(第一卷崭露头角第7章猴窝)小说名:无敌不寂寞第一卷崭露头角第7章猴窝回到刚杀白猪的地方,已经有一些人组队在杀野猪,估计等级都上了3级的,要不然危险系数就太高了,想到自己也才3级,紧了紧手中的短刀继续朝山林中走去。随着我的深入,林子先是越来越暗,树林也是越来越密,但是慢慢地又变得越来越亮了,可能是走到林子的另一边了吧?一路上杀了不少野猪,可以说是杀出一条血路的,也正是这个时候,我突然发现原来药水是可以打捆的,5瓶药水为一捆,一捆只占用一个空格,本来可以多带好些药水,不过这些

  • 偷心老公蜜蜜宠7章(第7章 她被结婚了)

    原标题:偷心老公蜜蜜宠7章(第7章她被结婚了)小说名:偷心老公蜜蜜宠第7章她被结婚了时萱只觉得热,抱住夜辰逸的一瞬间,她感觉自己的理智都被狗吃掉了,一个劲的往他身上蹭,声音低低的喘说着:“好……舒服……”夜辰逸的手覆上了她的细腰,大拇指轻轻的磨擦了几下,深邃的黑眸望着平静的夜空,车子快速的穿过了一个林子,林子背面的一处河流漾出了一道波光。他看了看,眼眸微眯了一下,然后低下头,扫了眼在自己怀里乱蹭的小女人。突然开声:“停车。”车子停在路帝,夜辰逸从车上下来,随后将时萱从车里拎出来,时萱一下子就搭上

  • 和女上司荒岛求生的日子7章(第一卷 荒岛求生第7章 机舱的位置)

    原标题:和女上司荒岛求生的日子7章(第一卷荒岛求生第7章机舱的位置)小说名字:和女上司荒岛求生的日子第一卷荒岛求生第7章机舱的位置白娇和景苒互相对望了一眼,白娇问道:“你这么肯定?”我点点头:“刚刚你没听皮衣男的话吗?他虽然没有明确说出来,但是他说,这一次我们是运气好才碰上他们,这句话分明就是在提醒我们还有其他人,而且其他人就不会像他们这么好说话了……”白娇似乎是有些疑惑,我又解释道:“而且他说,方圆一里是他的地盘,这说明两点,一,这个岛很大,二,岛上有势力划分。这说明,岛上不止他们一个团队……

  • 神医小农女7章(第7章 梦回)

    原标题:神医小农女7章(第7章梦回)小说名称:神医小农女第7章梦回原来爷爷真的很希望自己学医,离开爷爷这么久他老人家还好吗?他肯定很伤心吧。真后悔以前没能好好陪陪爷爷,现在自己这个唯一的亲人也没了,爷爷该怎么办?无奈自己现在好像也没办法回去了。恩,医书?对啊,在古时候的医术好像都不怎么先进吧,哎!真后悔自己当初没听爷爷的话,不然现在也不会这般无奈了,随便出去给人治个病也能挣点银子花花啊。要是那本医书现在能在我手上就好了,春风正想着眼前突然变得越来越黑了,爷爷的身影越来越远。“爷爷,爷爷,爷……”

  • 最强医仙混都市7章(第7章 警察姐姐)

    原标题:最强医仙混都市7章(第7章警察姐姐)小说名称:最强医仙混都市第7章警察姐姐“老大,这个小子怎么办?”一个警察问道。“也给我带走!”她冷厉地道。“小子,过去呆着!”那警察得了命令,才把一脸懵逼的方川给推到了墙边。“你们干嘛抓我?”方川连忙解释道,“我以为这里是美容院,我是来请教关于美容的问题的……”“废话!”女警怒道,“现在几岁的小孩都知道这里是干什么的,看你也是高中生吧,会不知道这里?”“我真……”方川还试图解释。“不要说了!”女警神色严厉,一挥手,“等你父母来了再说,给我好好呆着,从小

  • 武战苍穹7章(第7章 让你三招)

    原标题:武战苍穹7章(第7章让你三招)小说书名:武战苍穹第7章让你三招罗钰走下比武台,一边等待,一边观察其余少年的比试。“第二轮,346号,二号比武台!”半个时辰后,罗钰的第二轮比试开始。这一次,罗钰的对手是一个黑脸少年。“这位兄弟,你叫什么名字?”罗钰冲着黑脸少年问道。“我的名字你不必知道!不过,你的拳法倒是很厉害啊!”显然罗钰刚才在比武台上的表现,黑脸少年已经注意到了。可是,黑脸少年不知道的是,罗钰的虎烈拳可不仅仅只是厉害,放眼整个比武场,又有几人能够接下罗钰的全力一拳呢?“有意思,有意思!

  • 最强狂医7章(第7章 他应该改一个姓)

    原标题:最强狂医7章(第7章他应该改一个姓)小说名字:最强狂医第7章他应该改一个姓女警厌恶的看向江世安,不耐烦的说道:“我和你不熟,别说这么恶心的话,让人起鸡皮疙瘩。赶紧让人把花弄走,把地弄干净!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听到她这么扫兴且不近人情的话,江世安脸色变了变,说道:“白霜霜,你要是让我出丑的话,我们江家会和白家势不两立的。”他顿了顿,语气柔和下来:“其实,你们白家也是乐于见到我和你结合的,霜霜,你觉得你还能够逃出我的手心吗?哈哈,我会用我的柔情和爱意,慢慢的把你征服,让你彻底沦陷,死心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