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九阳踏天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8:20:14 来源:网络 [ ]
小说:九阳踏天
第一章 黑石路

艳阳天,晴空万里,火辣辣的日头挂在头顶烤的地面烫热,让人懒洋洋的不想动弹。推荐http://www.qi-wen.com/入秋已许久,但正午这会还是热的厉害,除了靠出卖劳力糊口的低阶体修,没人愿意这个时辰在街上走动。

茶楼凉荫下,茶壶伙计趁着一天难得的清闲时候,舒舒服服靠在椅背上,趁老板午睡偷偷沏了壶清热败火的好茶,有滋有味的慢慢品着,目光打量着街上顶着毒日头赤裸上身仍在忙碌的体修,眼底不觉露出一丝高人一等的得意。若不是叔婶婆家小舅邻居的哥哥跟茶楼老板有些关系,他也找不到这份清闲的工作,说不得就得跟这些苦哈哈一样靠力气吃饭,哪有现在的清闲。

茶楼位于贯穿四季城东西方向的主干道上,是城中最繁华的地段,两侧店铺鳞次栉比,亦是各商家进出货物的必经之地,即便在这个时辰,也有不少体修汉子满头大汗背负着货物来去匆匆。只是干活的人多了,背负重物难以顾及周全,行走之间总会有些碰撞,若是运气不好坏了货物,可就要支付一笔不小的赔偿,又或者引出各种各样的麻烦,让诸多低阶体修颇为苦恼。

一条弯弯曲曲的黑石路与主干道相距不远,但路面修建的却只有丈余宽,两侧稀稀疏疏分布着十几家小型店铺,行人不多却颇为清静。从主干道只需走上十几步就能拐入其中,没了拥挤的场面运送货物自然就能少几分提心吊胆,但事实上真正愿意在这条街上揽活的人却不多。说明http://www.qi-wen.com/

原因,就在这黑石路上。

不知是天热晒的石子火热还是天冷冻的石子冰寒,又或者是其他原因,跑这条路上干活,总会比其他长街更累一些。平常一日可以跑十几遭的路程,如果从黑石路上走,就至少得减一半。虽然体修出身的汉子都有一把子力气,但也没有人希望干活比别人更累,反而拿的工钱更少。也曾有人因此对黑石路生出念头,只是在连续尝试了三月差点累断双腿却没有半点收获后,便再没有人对这条路感兴趣了。就算跑主干道容易出现麻烦,小心点也就是了。

但事情总是存在一些意外。版权http://www.qi-wen.com/

黑石路上,一青年小跑着向前,他肩上负着两袋城东米店售出的米袋,每袋标重两百斤,前行中脚步极其稳健,若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每一步之间的距离近乎完全相同,却又能在每一步落脚时避开地面凸起或倾斜的石子。他呼吸绵长平缓,一呼一吸之间,脚下恰好跨出一十二步,如转动的时钟般没有任何错误。青年赤裸的上半身布满汗珠,跑动中在日光下泛出一层光晕,一块块肌肉呈流线型均匀分布,并不是极为健硕,但收缩震颤之间,却好似能爆发出无穷的力量。面部如刀削般棱角分明,生的不算俊美,却颇有男子气概。眼眸直视前方,平静沉稳,便自然让人感受到一份坚定。

一路跑到林家菜馆不远,莫语脚下步子减缓,行到门外恰好停下。这个时辰不在饭口,菜馆门虚掩着没有客人,他抬手敲了敲门,“林婆,我是莫语,来送今天的米。九阳踏天 全文免费阅读

“小莫来了啊,门没关,你进来就是。”林婆声音苍老略显沙哑,却透出一股亲热劲。

莫语应了一声,推门走了进去,对着店内坐着的老妇笑道:“林婆,还是老样子,我把米倒进厨房米缸里去。”

林婆是个瞎老妇人,闻言笑着连连点头,“真是麻烦你了小莫,幸亏有你帮忙,不然我这瞎老婆子和你嫂子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做这些力气活。”

“林婆说的哪里话,我们兄弟初来四季城,身无分文是您和嫂子收留了我们半月养好身体,不然我们早就饿死了,这点忙算什么。”

“小莫你这孩子就是知恩图报,可现在人心坏着呐,以后你见的人多了,一定要小心着点,别被人骗了。”

“我就是一小体修,这辈子就在城里跑跑腿卖力气糊口了,见不到什么坏人也根本没什么好被人骗的,林婆您就不必担心了。说明qi-wen.com

“胡说!我看你这孩子将来是要有大出息的!”听见米缸盒盖的声音,林婆唤道:“快过来歇歇喝口凉茶,这一路跑着累坏了吧。人都说黑石路不好走,你偏偏一走就是五六年,也不知道换换路,怎么就这么倔呢。”

莫语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汗珠,在老妇人一旁坐下,笑道:“没事,我都已经习惯了,往其他路上跑反而不习惯。”

就在这时,他身后布帘突然掀开,一名看去二十五六岁的少妇走了出来,她头发还是湿漉漉的,身上飘着一股淡淡的香味,显然刚刚洗了澡,肤质细腻白里透红,像是熟透的蜜-桃般,轻轻一碰就要流下水来。一双水汪汪的眸子落在莫语身上顿时一亮,笑道:“莫语来了,你总是来去匆匆,咱们总有几天没见哩,最近过得怎样?”少妇正是林家寡妇,远近闻名的美人儿,却不听说有谁能钻进她的房里去。不知是否因为店里无人,她身上只穿着一件薄薄的麻衫,衣服略紧越发将前凸后翘的傲人曲线展现的淋漓尽致。胸前圆鼓鼓的撑起一片,领口宽松,可以清楚看到两道深深白皙,峰顶凸起若隐若现。九阳踏天 全文免费阅读

莫语咳了一声,急忙起身,“劳嫂子挂念,小弟这段时日忙着工作倒也无事。今个还接了李元商号的活计,这就得去了,不然天黑怕是忙不完。”他说完就走,却被林嫂一步挡住,看着视线中急速扩大的双峰,只得急忙停下脚步。

“干活也不急在一时,跑了一路满头大汗的,擦擦汗喝口茶休息一会不晚。”

莫语一时犹豫,可见面前娇俏妇人眸子中的坚持,他只得无奈点头,“如此,就听嫂子的。”接过毛巾便往脸上抹去,鼻端突然嗅到一股浓郁的香味,跟林嫂身上味道一般无二,手上微僵这才发现毛巾本就是湿的。看着面前刚沐浴过的少妇,这毛巾显然是她擦拭身体所用,脸上顿时露出几分尴尬,这毛巾拿着不是,放也不是。

林嫂俏脸浮出一抹晕红,眸子中水波盈盈,瞥了他一眼,微微侧身,圆润诱人的臀部更加显眼。

莫语一阵心跳,脑海不觉浮现出小时候误见林嫂洗澡时看到的美景,嘴巴顿时一阵发干。

林婆突然道:“你嫂子说的对,婆婆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年轻人干活更要惜力,不然容易落下病根,以后要吃苦头的。”

莫语急忙低头,道:“林婆说的是,我记下了。”

林嫂横了他一眼,黑白分明的眸子分明露出一丝不加掩饰的幽怨,伸手取杯倒满凉茶直接放到莫语手中,细腻圆润的指尖与他稍显粗糙的手掌接触,显得格外的柔软,微微俯身时,胸前伟岸近在面前,越发显得冲击十足。

莫语觉得自己呼吸有些困难,接过杯子一饮而尽,急忙起身告辞,不敢再做久留。

林嫂也不阻他,只是笑盈盈说了一句,“后日就满月了,这月的工钱还要跟你结算一下。白日里没得空闲,后日夜间你来一趟,我们好好算算帐。”说话间,她眸子已泛出了莹莹水色,脸颊晕红,娇艳欲滴。

“听你嫂子的话,不能不来,不然我们以后可不好意思再找你帮忙了。”林婆不明所以,故意板着脸道。

莫语心中苦笑,只想着早些脱身离开,没多言点头应了声好,转身匆匆离去。

林嫂看着他挺拔健硕的腰背,香舌微微添了一下红唇,暗道:“小莫语,嫂子看你这次往哪里逃!”

###########

出了林家菜馆,莫语想了半晌,也没想到怎么推了后日夜间的约定。眼看到了李元商号,只得收了心中念头,先把眼前的活计做完再说,莫良下月的学费还差一些才够。

“莫语来了,今天的货都在这,共十八袋,每袋二百八十斤,酉时前送到城外码头,工钱老规矩,待船上验收完毕当场就能结算。”李元商号的活计与他早已熟识,简单两句交代了事情。

“好,酉时前肯定完工。”莫语笑着点头,上前一手提起一袋直接抗到背上,转身大步拐入黑石路。

伙计看着他的身影,眼中不仅露出一丝羡慕,能随意扛起560斤的重物,在低阶体修中也算是高手,说不准他还有达到第三阶的可能,到时就有机会加入四季宗成为外宗弟子,摇身一变成为大人了。

黑石路上,莫语保持着稳定的速度向前跑动,一呼一吸十二步,没有任何变化,他周身肌肉,随着奔跑的动作不断绷紧放松,耳边可以听到心脏强劲有力的跳动,血液滚烫流转似要沸腾。随着时间流逝,他隐隐感觉到血肉之中传来丝丝微麻的感觉,嘴角不由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五年前他带莫良进入四季城,身上有伤,在林家养了半月后便带着弟弟离开,开始独立养活自己。只是当年他不过13岁,修炼的也只是最粗浅的体修功法,力气有限哪能在主干道上与诸多体修汉子争路。连续几次毁掉货物后,他只能选择走没人愿意走的黑石路,这一走就是整整5年,再无一日中断。

莫语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在黑石路上奔跑的时候开始感应到血肉中麻麻的感觉,从那时开始,他虽然仍旧跑的很累,但恢复速度却渐渐变快,而且力气也在不知不觉中一点点增加。他不知道这与黑石路有关又或者是其他原因,但从小挣扎求生中学来的谨慎,让他自觉保守了这件事情,即便莫良他也没有告诉,只是嘱咐他从体修学堂下课后,可以在黑石路上多跑动一下,权当锻炼力气。

两年前,莫语就能抗动五百斤的重物在黑石路上健步如飞,只是怕引人注意,才一直隐藏力气一点点增加负重,却从未超出过六百斤。暗中莫语曾用山石试过,他如今的力量,应该能抗动近九百斤的重物,而达到千斤就是一鼎之力,按照体修会馆的等级划分,就算是达到了体修三阶添力境!到时,他就能去体修会馆认证,只要得到体修三阶的身份证明就能找一份体面的工作,不用再单纯的靠力气吃饭。

这点也是莫语短时间内的奋斗目标,只是从半年前开始,在黑石路上奔跑时他虽然还能感应到血肉中麻麻的感觉,力量增加速度却变得缓慢下来,想要达到一鼎之力的底限,恐怕还需要相当漫长的一段时间,想到这点他不由感到一阵无奈。但莫语很快摇头收敛了心中念头,他如今力量增加速度已远超常人,若再不知足,就太过贪婪了一些。

黑石路上来回奔波数次,酉时前他交接了最后两袋货物,验明无损坏后,得到了三颗下品宝晶的酬劳。

李元商号码头负责装货之人是商号二掌柜,据说也是一体修三阶的高手,不知他怎么吃的一身肥膘,再加上身材短小,套着一袭深青长袍,整一个滚圆冬瓜。他笑眯眯拍了拍莫语的臂膀,道:“小莫啊,我看你这身力气似乎又涨了一些,哪天你要是不想吃力气饭了,就到我手下做个护卫,怎样?”

周边几名低阶体修顿时露出羡慕之色,只是凭他们三四百斤的力气,哪里入得了李元商号二掌柜的法眼。

若是以前能得到这样一份邀请,莫语必定欢喜,但如今他已看到了三阶体修的门槛,眼界自然也就高了。但他脸上仍旧满是笑容,干脆道:“行,等哪天莫良不再需要交学费了,我就去投奔二掌柜。”

二掌柜眉开眼笑,“好,那咱们可一言为定!”

就在这时,码头突然跑来一名黑瘦汉子,急声道:“莫语,莫良在体修学堂被人打了,你快去看看吧!”

#####

【新书新的开始,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求收藏、红票、打赏~拜谢。】

第二章 体修学堂

“什么!”莫语脸色一变,没有多说半句转身直奔体修学堂。他孤儿出身,自小与莫良相依为命,对这个弟弟疼惜有加,否则也不会宁愿自己受累,也要送他去上体修学堂,只为他将来能有一份前程。要知道学堂每月的开销,就足够花掉寻常体修汉子一月的收入,而他除此外还得维持兄弟两人的生活。

“莫良,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莫语牙关紧咬,心底渐渐生出一股寒意。

###########

体修学堂在城南大道,占地上百亩,门口两只丈高的石狮子瞪目怒吼气势迫人,此刻一阵阵戏谑哄笑不断从院中传来。

“莫良,就你这种货色也敢动我的女人,也不撒泼尿照照自己!学堂里哪个不知道,小凤西是我董离的人,今个是你自己找死,可怪不得我!”董离生的人高马大,一身肌肉结实的像座铁塔,脸上尽是冷笑。

小凤西确实生有几分姿色,细腰直腿丰-臀,如今半依半趴在他身上,掩嘴一阵娇笑抖得胸前两团颤动不已,让周边几名学员喉结一阵滚动,“董临,他可是摸了人家的手哟,你可得给我做主。”

董临伸手在她圆鼓鼓的屁股上捏了一把,“你放心,我一定为你出气。”他眼角露出一丝狰狞,斜眼看着地面鼻青脸肿的莫良,“今天你用哪只手摸了人,我便废了你哪条胳膊,这才算公道!”

莫良咬着牙,目光凶狠与他对视,“董临你个小人,故意让小凤西引我上钩,算你狠!不过这是在学堂,你敢真的伤我,必然会被教头重罚!”

“哈哈!教头今日提前离了学堂,就算我废了你一臂又能怎样?你们谁看到是我动的手,分明是莫良他不小心自己摔断的,对不对?”董临眼露凶光一扫,周边学员顿时连连点头。

莫良脸色“唰”一下变得惨白,体修第二阶淬体尚未完成前,如果被废了一条手臂,就算日后恢复,也会留下不可修复的伤害,日后体修进阶无望便等同于彻底毁了他。

董临推开小凤西大步走来,眼珠微微眯起,层层寒芒翻涌不休。

莫良挣扎起身,低吼中一拳砸出,危境出手这一拳倒也不容小觑。可董临已经到了淬体尾期,力量足有七百斤,在学堂中少有敌手,这一拳对他却无威胁。只见他冷笑中随手一掌便将莫良拳头拍开,另外一掌出手直接将他砸落地面发出“嘭”一声闷响。他抬脚踩在莫良手臂上,只要狠狠用力,就能将他的骨头轻易碾碎!

“敢跟我作对,就是这个下场!”董临眼中狠辣一闪,但在这时他脑后突然传来刺耳破空声,这是重物与空气摩擦发出,只听声音便让他头皮发麻。他来不及多想,怒吼中直接转身,一拳向后砸出。这一拳他已全力出手,不敢再有任何保留。

“嘭”声巨响,呼啸而来的圆木在这一拳下被直接打碎,化作漫天碎裂木块四下激飞,每一块上都蕴含着强大的力量,打的周边学员措手不及一阵哀嚎。

学堂大门,赤裸上身青年迈步而来,他目光直接落到莫良身上,见他鼻青脸肿却未受到真正的重伤,心中顿时一安。

董临脸色阴沉,寒声道:“你是谁?敢出手偷袭我!”

“哥!”看清来人,莫良顿时面露惊喜。

来者,正是匆匆赶至的莫语。他目光在董临身上一扫而过,那凌冽寒意让他心中一寒,脚下竟下意识退后一步,待他回过神来,面庞顿时涨得通红。莫语却并未再理会他,直接上前将莫良拉起,道:“怎么回事?”莫语在四季城出卖劳力低阶体修中向来脾气很好,而他唯一的弟弟便是他的底线。

两年前有一体修曾出手打伤莫良,但从那以后,他便再没有出现在城中。直到数日后,才在城外发现了此人尸体,身上遍布厮杀痕迹。从那以后,便从没有人再欺负过莫良。

如今莫语声音平静,心中却已暴怒到了极点。

莫良自然知道哥哥的性子,勉强一笑,道:“没事,我跟同学对练呢,哥你别当真。咱们快回家吧,我身上疼的厉害,你帮我擦擦药酒。”说着,便要拉他离开。

董临冷笑拦路,寒声道:“我还没让你走,你想往哪里去!莫良,今天你不交上一只手,便休想踏出这道门!”

莫语脚步突然停下,他缓缓转头,一字一顿开口,“你要拿他一只手?”

“摸了老子的女人,饶他一条命已算是轻的!怎么,你想替他出头?”

莫语皱眉,他转向莫良,“究竟怎么回事?”

莫良脸上一红,低声道:“哥,我跟这董临向来不合,这次被他算计中了圈套。”

莫语脸色一沉,他已经看出来,不管原因如何,今天之事确实有莫良不对之处。他低头沉思,少顷抬首对董临道:“今日之事,若莫良当真有错,作为兄长我代为道歉。但他亦受到应有的惩罚,此番事情便就此揭过,如何?”

“揭过?”董临脸色阴冷,“他动了我的女人,如果不废掉一条手臂,我董临以后哪有脸面见人!不过你既然是他兄长,如果可以在我手下不败,我就不再追究此事,否则你们兄弟一人留下一条手臂,怎样?”

莫语闻言眉头皱得更紧。

“哥,不要答应,董临已经是二阶淬体后期,力量至少有七百斤,你不是他的对手!”莫良急急开口,“董临,一人做事一人当,你要怎样只管冲我来,别找我哥!”

“好!”莫语突然开口打断他,“事情我答应了!”

“哥!”

“住口,等回家你我再说!”

董临狞笑道:“放心,等下我一定会大发慈悲,让人抬你们兄弟回去!”

“闲话少说,出手吧。”莫语抬腿一划双脚微微分开,腰背挺拔给人如老树盘根之感,自然便有一股稳重气势。

董临瞳孔一缩,心中登时多了几分慎重,看来这莫良哥哥还真有几分手段。但即便如此,他对此战仍旧信心十足!此刻冷笑中踏落一步猛地用力一蹬,身体便如脱弦利箭射出,举拳向前打出。一拳出手,竟有呼啸风声,引得周边学员一阵低呼,莫良脸色蓦然变得苍白。

莫语脸色不变,面对这凶悍一拳没有任何畏避,闪身上前一拳向前砸出。两人出拳皆快到极点,瞬间相遇如铁石对碰发出低闷巨响,两人身体同时向后退出两步!这第一拳硬撼,双方竟是势均力敌。莫语神色平静似早有预料,董临脸色却微微一变,眼露惊怒之意,低吼中没有任何停顿,再度上前攻出。莫语冷静应对,他拳法不及董临精妙,但每一拳都砸向董临不得不防之地,将他攻击直接打断。一时间闷响不觉地面微微震颤,两人厮杀的难解难分,却无人占得上风。

莫良眼眸发亮尽是惊喜,他根本不知哥哥何时有了这般修为,竟能与董临正面交战不落下风,厮杀下来未必没有胜算。围观学员则脸色纷纷大变,眼中不觉露出敬畏,看向莫良的目光也多了几分羡慕。若早知他有这样一个厉害的哥哥,学堂里恐怕也没几人敢随意招惹他。

这时,场中传来对碰巨响,厮杀成团两道身影同时分开。莫语退出三步,脚下一踏,地面微颤已将反震之力抵消,身影停下。反观董临,竟接连退出四步方才停下。两人对比只有一步之差,却表明莫语在力量方面要更强一分。

“董临,你我就此罢手,如何?”

董临眼眸阴沉尽是恼怒之色,闻言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心中却闪过一丝迟疑。

莫良嘲笑道:“董临你既然不是我哥的对手,便及早认输,以免等下脸面无光更难看!”

莫语眉头轻皱。

果然,董临面庞陡然涨红,他恶狠狠瞪了莫良一眼,“要我罢手,便看你能不能接下我这一拳!”他眼中迟疑尽数散去,所剩唯有一片狠厉!此人口中低吼,体内竟传出一连串“噼啪”闷响,大步跨出直奔莫语一拳轰落!风声呼啸,一股压力扑面而来,董临这一拳速度暴涨,瞬间爆发出的力量至少有千余斤,足以将寻常低阶体修砸个筋断骨裂!

莫语脸色一变,这董临出手狠辣无比,若他当真只有先前的力量,面对这一拳不死也得重伤!看着急速逼近的重拳,他脚下猛然用力一踏,地面青砖“啪”的一声碎裂,浑厚的力量沿着大腿传到腰部直达肩膀,怒吼中一拳打出!这一拳他再无半点保留,第一次在人前爆发出所有的力量!

巨响自两拳碰撞中爆发,震得周边学员耳朵一阵嗡鸣,随后便听到一声惨嚎,伴着清脆的骨骼碎裂声,董临魁梧身体直接向后倒飞而去。

“放肆!”惊怒低喝突然传来,正对学堂房门突然打开,一道身影如虎狼扑出将董临接下,其速迅疾如风!感应着从董临身上传来的强大撞击力,此人眼中闪过一丝讶色,但看着董临软绵绵搭着的肩膀,他脸色却变得极为难看。

“啊!我的胳膊!我的胳膊!”董临惨嚎,他整条手臂骨头已经碎成一块块,在体修第二阶淬体未曾完成前,除非有足够珍贵的宝物修复伤势,否则整条手臂就算是废了。

院中学员纷纷露出敬畏之色,急忙躬身行礼,“教头!”

#####

【晚上还有一章。明日起稳定更新,新书期间中午12点一章,下午18点一章,晚上23点一章。新书上传,求收藏、票票跟打赏。有宣传途径的道友请帮忙宣传一下,感激不尽!】

九阳踏天》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九阳踏天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汉巴宝”汉语桥秀才艺

    “今天我往台上站,各位朋友这边看。我从吉尔吉特来,名叫巴宝才艺全。”在日前举行的第十七届“汉语桥”世界大学生中文比赛巴基斯坦赛区决赛上,一位中文名叫“汉巴宝”的参赛选手身着中式传统的相声大褂,用一段别出心裁的快板表演赢得了现场观众的阵阵欢呼。随后的才艺表演环节,“汉巴宝”更是用一曲《呼儿嘿哟》将现场气氛推向高潮,朗朗上口的旋律带动现场数百名观众大合唱。“汉巴宝”本名阿扎姆·巴尔查,是巴基斯坦国立现代语言大学中文系三年级学生。“汉巴宝”的意思是“热爱汉语的巴基斯坦宝贝”,他想把对汉语的热爱放进名字

  • 87版林黛玉真实生活照,陈晓旭和安雯合影,“晴雯”的气质被压制

    陈晓旭,87版红楼梦林黛玉的扮演者陈晓旭和安雯合影,在小说中一直有“晴为黛影”的说法,就是晴雯是黛玉的影子,而陈晓旭和安雯合影,安雯的气质被陈晓旭轻松压制陈晓旭在海边,真正的美女陈晓旭青春正好的时候就非常有气质

  • 87版红楼梦罕见的试妆照,惊艳时光三十年,值得红迷珍藏

    秦可卿的试妆照薛宝钗的试妆照元春的试妆照,成梅的这一张试妆照太美了,惊艳时光三十年,值得红迷尤三姐的试妆照

  • 每日一句晚安正能量语录

    没有音乐,生活是一种遗憾,没有爱心,生命是一种多佘。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同时活在兩个世界里:一个是理性的外在世界,一个是情緒的內在世界。每一分鈡你都可以选择你自己要的世界。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不爱理你的人就别去打扰了......

    不爱理你的人就别去打扰了,赔了笑脸丢了尊严;不合适的鞋就别去硬塞了,磨了自己的脚还落下血泡。发信息,人家不回,就不要再发了。。。。。。想理你的人在忙也会回一下。主动,是因为在乎,不联系,是因为觉得自己多余。后来有了厌倦、习惯、背弃、冷漠、绝望和冷笑有些人不必说再见,因为只是路过而已;遗忘就是我们给彼此最好的纪念。以后,只有两种人好,一种是对我好的人,一种是懂得我好的人,在这短暂的生命,一个人的温暖是有限的,一点都不能浪费。谁都希望一段感情会有结果,谁都不希望美好的爱情最后是一场痛,但是如果一开始

  • 想你,是一种流泪的幸福!

    生命中有你,那是一种幸福;回忆中有你,那是一种忧伤;失落中有你,那是一种陪伴,一生中有你,那是我最大的幸福,我们心与心连在一起,再苦也是一种快乐,再多的物质,金钱买不来真心相伴,心在一起,再冷的天也会温暖,亲爱的,我想你了!那天你用柔情将我点燃,说过今世与我为伴,好喜欢你说我笨蛋,好喜欢你为我唱的歌,你说过聚散离合随遇而安,无悔今生,想我了,就请你把我点燃,让幸福的泪缠绕在你的指尖。我一直相信缘分,可你我的缘份终将散落在滚滚红尘之中,缘来是你,我惜;缘尽你去,我放。曾经在梦境中鲜活的爱情,此时此

  • 访谈:中国当代艺术已经“心力衰竭”

    编者按:时至今日,盛极一时的中国“当代艺术”运动已经进行了近三十年了,无论是作为一种艺术潮流或艺术运动,中国“当代艺术”都有可圈可点之处,然而遗憾的是关于这一影响中国画坛三十年,必将载入艺术史的艺术潮流,除个别学者有一些各自片面的评介之外,由“当代艺术”主要参与者撰写的著作依然稀少。为弥补这个遗憾,遂由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和英盟当代艺术馆共同发起《反思絮语——关于中国当代艺术》这个出版项目,特别邀请评论家、艺术家来评述中国的“当代艺术”,冀为后人留下一份珍贵的史料,也让同时代人对此有所了解和思考。

  • 哲思:静穆的忧伤——现代艺术中的美

    经常听人们谈论说,现代艺术已经不再关心美的问题了。说这种话的人,有不少也是艺术家。还有的美学家认为,美学以往只谈美的问题,而忽视了丑的问题,所以有必要建立一门“丑学”,用来解读现代艺术。这些说法听起来似乎有理,但其实似是而非,因为他们都没有搞清一个最根本的问题:什么是美?一、什么是美?美的本质问题是一个自从古希腊以来无数哲学家和美学家都在议论纷纷而莫衷一是的问题。雅典最有智慧的哲学家苏格拉底曾经和希庇阿斯讨论什么是美的问题,希庇阿斯说,这还不知道?美就是一个漂亮的小姐。苏格拉底问,那还有其他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