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娇蛮王妃:神医小尼姑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7:39:34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娇蛮王妃:神医小尼姑

第一章 皇子尼姑,天作之合

东陵国,皇宫。网站http://www.qi-wen.com/

边境来报,幽州大捷,九皇子墨非离斩获敌首万余。

皇帝倚在龙椅之上,眉头紧锁,看不出胜仗之后应有的喜悦。

宫装丽人攀附上皇帝的肩,轻轻地揉捏起来。

“陛下可是有什么烦心之事,说与妾身听听。”

皇帝本在闭目养神,听到这句话,猛地睁开了眼,他按住了女子的手,许久,缓缓发出一声叹息。

“清河王,杀戮过重。”

清河王,在皇帝诸子中排行第九,唤作墨非离,生得天妒之容,鬼神之才,却有着一颗极强的杀戮之心。娇蛮王妃:神医小尼姑 全文免费阅读

十四岁从军以来,战无不胜,两年前一战,坑杀敌国大军十万人。民间提起他,可谓是“止小儿啼”的利器,谓之曰“杀神”。

对敌人狠绝也就罢了,墨非离上月出征前,刚把自己的第三个未婚妻亲手推入湖中溺死。

皇帝既仰仗墨非离守卫边塞,抵御西凉蛮族,又唯恐被这利刃反噬。

女子掩唇一笑,“妾身倒是有个法子,不知陛下可愿一听?”

“爱妃请讲。”

“佛家讲究一心向善,慈悲为怀,倘若能将一个修佛法的人,安置在清河王身旁,久而久之,也能慢慢地将其感化。”

皇帝皱起了眉,“朕并非没有试过,非离那个孽障,可是亲自将朕派去的和尚从王府打了出来。娇蛮王妃:神医小尼姑 全文免费阅读

“陛下不妨换个角度,如果给清河王娶一位修佛法的王妃……”她看皇帝的神情有所意动,趁机添油加醋。

“妾身听闻,户部侍郎家里的大小姐,在京郊水月庵带发修行,也是到了婚配的年纪,不若……”

皇帝抚掌叹道,“妙!妙!此乃天作之合!”

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女子露出了阴冷的笑容。

皇子配尼姑,这绝对是很长时间以来,整个京城的笑柄。

皇帝雷厉风行,随即招来了传旨的太监。

“宣,九皇子即刻回京!”

京郊,凤凰山。

一眼望去,绿树葱茏,漫山遍野的野花盛放。

云若烟脱下身上灰色的道袍,小心翼翼地叠放在树下,这才从怀中掏出一个香喷喷的鸡腿,两眼冒光。奇闻网

天知道,她已经多久没有吃过肉了,每天都是清一色的素斋、素斋……她可是正在长身体的少女,吃不饱怎么长高?

她云若烟,堂堂医学世家的继承人,一场车祸莫名来到了这个架空的世界。别人穿越都是什么公主贵妃,偏偏她,荒郊野外,青灯古佛,成了一个连肉都吃不得的小、尼、姑!  

云若烟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她是有头发的、有头发的!

吃完鸡腿,云若烟满意地打了个饱嗝儿,她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不由皱起了眉。

完蛋了,一身肉腥味儿,鼻子比狗都要灵的大师姐一定能闻出来,到时候少不得挨一顿罚。

山间溪涧众多,云若烟决定就地洗个澡。

她寻了一处较为隐蔽的溪流,刚把裤子脱了,光着两条白嫩嫩的小细腿,忽然听到了树林中传来的窸窸窣窣的动静。

她下意识地看过去,一团黑影从山坡上滚落下来。

安逸的日子过了太久,云若烟的警惕性全无,傻愣愣地站在原地,看着那团黑影滚到自己脚边,停了下来。娇蛮王妃:神医小尼姑 全文免费阅读

“诶,是个人?”

云若烟喃喃着感叹。

准确地说,是个少年。

精致的五官雌雄难辨,冷峻如山岳般的眉峰斜斜地飞向云鬓,他的睫毛很长,眼尾上翘,如笔墨勾勒出的斜长一线,嘴唇薄而苍白,血色尽失。

他穿着玄铁打制的铠甲,身上有着斑驳的血痕,混着泥土和树叶。云若烟粗略一扫,大大小小的伤痕无数,不少都算得上是致命伤,医治不及时,丧命都有可能。

救,还是不救?

云若烟犹豫片刻,转身跑回到了放着她道袍的大树下,取出了自己的银针。

医者,妙手仁心,向来没有见死不救的道理。版权http://www.qi-wen.com/

少年身着铠甲,不好施针。云若烟费力地把他拖到了溪水边,开始脱他身上的铠甲。脱完了铁胄,上半身的胸甲怎么都脱不下来。

云若烟起初跪在地上,小石子磨破了她的膝盖。她想了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避开少年的伤处,跨坐在了他身上。

殊不知,在她这般忙活的期间,她身下的少年,慢慢地睁开了眼。

他的眼神幽深而冷冽,不带丝毫的温度。

他看云若烟的目光,不像是在看一个人,而是在看一个活物。

还是一个,即将没了生命的活物。

云若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找到了胸甲上的暗扣,彻底地脱下了少年的盔甲。

她在中衣上蹭了蹭刚才吃鸡留下的油,拿起银针。

针将入穴的那刻,云若烟的手突然被人捏住,力道之大,几乎要将她的骨头捏碎。

“你是什么人?”

少年开口,他的声音,冷如九幽地狱的魔鬼,让云若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我是……”

她低头,对上少年漆黑如墨的眼眸,忽地想起了什么,脸上飞起红晕。

云若烟不顾少年抓着她的右手,火急火燎地从少年身上站了起来。

她站直了身子,努力地把衣摆往下拉了拉,遮住自己的光腿,咳了两声,双手合十。

“这位施主,贫尼法号妙音。”

尼姑?

墨非离抬眼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少女。

只穿着中衣,裸白的两条腿……

哪像是尼姑,分明是哪个烟花巷里跑出来的雏.妓。

云若烟看得出墨非离眼中的怀疑,她低头瞥了一眼自己的光腿,比基尼都穿过,她倒不觉得有什么难为情。不过她这样子,实在没什么说服力。

云若烟抓起自己的道袍,三下两下地穿上。

“这下,你该信了吧?”

墨非离嗤笑一声,冷冷地吐出四个字。

“沐猴而冠。”

这是在讽刺她虚有其表了。

云若烟撇撇嘴,她活了两世,倒是没必要和这么一个少年计较。

“你方才,在对我做什么?”

墨非离厉声质问。

不知怎得,看到少年这副色厉内荏的样子,云若烟突然生起了捉弄他的心思。

于是,她一本正经地回道。

“我们刚才的姿势,叫做骑.乘!”

第二章: 缘法不够??

墨非离神色一凛,一柄不知道哪儿来的小刀抵上了云若烟的喉管。

……这人,怎么一点都不幽默呢?

没出息如云若烟,声音都在颤抖了。

“我我我,我刚才在为你疗伤,真的没有害你的意思!”

小刀依旧没有放下。

云若烟颇为委屈。

“我们素不相识,我为什么要害你?再说,我们出家人慈悲为怀,从不……”

墨非离打断了她的话,刀锋离她的喉管更近了一步。

“说,是不是姜圆圆派你来的?”

姜圆圆?这是谁?

云若烟懵懂地摇了摇头。

“我不认识这个人,自然,也不可能是她派来的。”

墨非离观察她的神色,不像是在说谎,才撤下了小刀,稍稍缓了下来。

他奉父皇之命紧急回京,一时大意,路上遭到姜贵妃设下的埋伏,从这山崖滚落下来。

墨非离眸色渐深,他才去了边塞数月,皇帝对姜贵妃的宠爱又加深了,姜贵妃胆子愈发大了,都已经敢在京城附近对他下手。

他在京中的探子告诉他,皇帝这次宣他回京,是在姜贵妃的劝说下,给他安排一门“好亲事”,他的新王妃,是一个还俗的小尼姑!

尼姑……倒是和眼前的这个小丫头,是一类。

云若烟提醒他,“你的伤须要即刻医治了。”

方才被少年大动作地折腾一番,伤口依稀已经往外渗血了。

墨非离低头瞥了一眼,不语。

云若烟便当他是默许了的意思,大着胆子走上前去。

“我云若烟行医十多年,还从来没有我治不好的疑难杂症。”

墨非离眯起凤眸。

“你还未出世,就开始行医了?”

“……我今年,十五又一!”

墨非离似有似无地往她平坦的胸前看了一眼。

“真人不露相。”

虽然嘴上对云若烟万般讽刺,但还是默许了她的接近。

有了病人的配合,云若烟下针快了很多。

她手法娴熟地在墨非离的重要穴位上刺戳,很快止住了墨非离的内伤。

他略一运气,浑身上下的气血畅通过来,连丹田都涌上了一股暖意。

这小尼姑的医术,当真不错。

墨非离不由起了招揽此人的意思。

他扣下云若烟的手腕,“你可愿跟我回京?跟在我身边,保你下半生的荣华富贵。”

回京?

云若烟一口拒绝,“贫尼不曾有过此类打算。”

不管是少年通身上下的气度,还是他绣着暗纹透着华丽与尊贵的袍子,都昭示着他的身份,决计不会是个普通人。

云若烟从来不是野心勃勃之人,又在佛前受了这么久的熏陶,对名利之类的东西更是看淡了许多。

“你这小尼姑,当真是念经念坏了脑袋。你可知我是谁?”

你是谁,关我屁事?

云若烟忍不住想翻个白眼,面上却还是平静如水。

“尼乃出家人,不问尘中事。”

这是她的师父、大师姐应付她的问题时,最常用的一句话。

墨非离站起身,不紧不慢地将甲胄一一穿回到身上。

“我敢笃定,我的名号,你这在深山老林的小尼姑都得知道。”

“施主有这般自信,不妨说来一听。”

墨非离忽地对云若烟绽开一抹笑意,透出一股邪肆。

“燕云十六州兵马大元帅,清河王——”

他掷地有声地说出了他的名姓。

“墨非离。”

墨非离!

那可是有名的杀戮之神,东陵举国上下,不知道墨非离的人,怕是都没几个。

看到小尼姑脸上露出的惊愕,墨非离从地上抓起一把草,运用内功捻成了草末。

他漫不经心地想着,小尼姑下一步会怎么做?吓得立刻转身逃跑,亦或是站在原地痛骂他?

说起来,这都是常人见到他的一般反应。

但云若烟,本来就不是什么正常人。

“施主,即便您是墨非离,贫尼也不会跟你回京的。”

所以,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不要以为搬出“杀神”的名号,本尼就会怕你了。

最后,云若烟决定用师父常说的一句话结束。

“施主,非是贫尼不识好歹,实在是我们缘法不够!”

说罢,云若烟理了理衣袍,转身朝着庵里走去。

在她走了不过数十步后,空气中一道黑影闪过。

一柄小刀,再次抵上了云若烟的咽喉。

“缘法够了吗?”

“够、够、够了……”

京城,户部侍郎府。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户部云侍郎长女云氏,克娴内则,淑德含章,作配清河王为王妃,钦此!”

皇帝的旨意下达之后,云府上下乱作一团。

“老爷,这可如何是好?”

云谦的夫人方氏急得额头直冒汗,再也没了平时的端庄优雅。

“这可……真叫我作难了。”

云谦深深叹了一口气。

世人皆知,云府的长女至纯至孝,为了给祖父祈福,五岁稚龄就搬到庙里修行,可谓是京城孝女的典范。

却没人知晓,云谦的嫡长女云若梦,自始至终都没离过家中半步。在庙里粗茶淡饭的,不过是妾生的次女,云若烟。云谦调包了两个女儿,只是为了给长女造出好名声。

而现在,陛下却下令,让他的长女嫁给清河王为妃。

以云家的家世,若是作配给别的皇子,莫说是正妃,就算是小妾,云家都会巴不得把女儿送上。

可是,这可是墨非离,“杀神”墨非离,他的三任未婚妻,都是高门贵女,每一位都是死在了他自己的手上。

“老爷,若梦是妾身的独女,让妾身看着她去送死,妾身做不到!”

方氏抓着云谦的衣袖苦苦哀求,而那厢,“克娴内则,淑德含章”的云若梦已经尖叫了起来。

“不!我不要嫁给墨非离!”

云谦受不得女儿尖锐的嗓音,轻声斥道,“若梦,你胡闹什么?陛下的旨意岂能轻易改变?以我云家的家世,你能当上王妃,那是几生修来的福分!”

云若梦顿时红了眼,“爹爹,您要是想要女儿去死,那我现在就死给你看!”

她拿起绣花篮里的剪刀就要往自己胸口刺去,云家顿时乱作一团。方氏去抓她的手,云谦夺下剪刀,好不容易才将她制住。

云若梦没死成,眼圈一红,倒在母亲怀里哭了起来。

“造孽哟、造孽哟……”

方氏搂着女儿,也情不自禁地嚎啕大哭起来。

云谦被妻女闹得十分烦躁,吼道,“都给我闭嘴,我有个主意,只是……”

娇蛮王妃:神医小尼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娇蛮王妃 或 神医小尼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猫腻,网文四大文青之首!他的小说文笔绝佳,每一本都是经典神作

    今天小海给大家说一说猫腻大神的作品集,希望大家喜欢!咳咳,首先说明一下,这个四大文青之首是小海查了资料写的,另外小海的推文i只谈作品,不谈人品!希望大家理解1《朱雀记》应该是猫腻的处女座,这是一部以当代方式续写《西游》的玄幻故事。这个才是猫腻真正的神作有没有?我记得当初看朱雀记的时候,简直就大热天喝下一碗冰糖莲子粥一样舒服啊,朴实简单的文字,字里行间的幽默味道,轻松愉快甚至带点恶搞性质的情节设计和人物关系,即使是章节名的县城省城围城倾城焚城梵城空城,现在看来如此的充满灵性啊。更别提其中那么重复一

  • 田园乐八首

    其一浣溪沙·鸡冠花昂首云天血样红,开张叶叶力无穷。雄鸡一唱立秋风。不慕百花柔媚态,独留满树劲刚容。羞惭饮露泣秋蛩。【注释】蛩,指“蝉”。其二三台令·苇圃独步,独步,路转当年苇絮。当时苇帐藏身,酣睡不归恼人。苇去,苇去,玉蜀稀疏无趣。【注释】玉蜀,指“玉蜀黍”。其三生查子·剜葱晨光映露时,汗露齐湿土。入土白根长,剜葱浑劲鼓。西山日落时,绳系百千股。载去待称量,换得几辛苦。其四浪淘沙·暑热田亩变滩涂,浅处成湖。霏霏秋雨浸穿庐。云幕倩谁撕扯去,喜见晴图。连日秋阳毒,暑气蒸炉。夹衣才裹又褫除。愿烤秋阳红

  • 夯实人才基础强化队伍建设

    一位省委组织部长提出的“组工六问”,值得我们深思!人才,是富国之本、强国之基,是实现民族振兴的战略资源。对于要如何构建具有强大竞争力的人才制度体系?笔者认为,要在选拔使用、培养储备、管理监督、栓心留人等方面深入研究、找准症结、同向发力,着力强化人才队伍建设,打赢人才争夺战。要严把选拔关隘,解决好人才“不足”的问题。要严把笔试面试关,秒杀“作弊”干部;要严把体检考察关,筛查“带病”干部;要严把民主评议关,挡住“务虚”干部。要请群众来为选人用人“把脉”,识别出“千里马”;要把群众呼声作为最准确的选拔

  • 深圳御鼎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年轻的深圳不仅在2016年人均GDP超过2.5万美元,鹤立鸡群,而且还拥有数以百计上市公司与众多的高新技术企业。经济活跃、国际视野、市场规范、金融科技创新是深圳的标签。深圳的年轻不仅在于城市本身,更在于人口结构。比邻香港的深圳海纳百川、对新生事物敏感,当代艺术有着广泛而深厚的接受群体和较好的共鸣。深圳市场即将成为中国主要的艺术品市场。阳光科创中心:位于南山区东滨路与南新路交汇处,紧临前海门户,周边交通便利,配套完善。经由南山大道、滨海大道、北环大道、深南大道、深圳湾西部通道及广深沿江商速,可快速

  • 呼和浩特第六届万人相亲节300人牵手

    本网讯5月20日,“千岛湖”呼和浩特第六届万人相亲节在维多利时代城上演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相亲牵手盛宴。此次相亲节由共青团呼和浩特市委员会、呼和浩特市广播电视台共同主办,世纪佳缘呼和浩特体验店、浙江省淳安县千岛湖风景旅游委员会承办。记者在现场看到,此次活动依然延续了往届“诚信、友善、自由、平等、健康、向上”的价值取向,引导广大青年树立正确的恋爱观,以真诚的态度去面对恋爱与婚姻。为了更好地响应团中央为大龄青年脱单的号召,为适龄单身青年搭建良好的交友平台,丰富青年业余文化生活,展示首府青年真诚乐观、积极

  • 《书画家》专刊名家力作欣赏:陆小和

    陆小和,安徽合肥人。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安徽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亚明艺术馆馆长。作品曾参展中国首届中国山水画展览(中国美协主办)、第八届全国美展(中国美协主办)、当代中国青年书画展三等奖(中国美协主办)、中国山水画作品赴美国纽约展(中国美协主办)、中国山水画获奖作品赴澳大利亚墨尔本展(中国美协主办)、2007马来西亚国庆50周年国际艺术邀请展(吉隆坡)、水墨境域——中日友好书画交流展(东京)、新徽派美术走进奥地利中国画八人展(2011维也纳)、交融·绽放——长三角地区美术作品学术提名展(20

  • “王琨·牛”展览在北京798方圆美术馆开幕

    “王琨·牛”展览于2018年5月20日下午3时在北京798方圆美术馆隆重开幕。王琨·牛开幕时间:2018年5月20日15时展期:2018年5月20日-6月19日展览地点:方圆美术馆(北京市朝阳区酒店桥路2号798艺术区中二街D06-3)出席开幕式的嘉宾名单:钟涵先生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水天中先生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苏高礼先生中央美术学院教授杨飞云先生中国美协油画艺术委员会主任、中国油画院院长徐里先生中国美术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兼秘书长贾方舟先生著

  • 纪晓岚:太后过生日,和珅请人代写祝寿诗,写的却是千年王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