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绝情王爷替补妃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7:33:20 来源:网络 [ ]
小说:绝情王爷替补妃
第一章 花逝

  你忘得掉我吗?你能够决绝的忘掉这个和你过不去的人吗?

  

剑尖刺入她的胸口,单薄的衣裳渗出丝丝鲜红的血液,她顿时吃痛地皱起眉头。推荐http://www.qi-wen.com/此时他的手背青筋凸起,指尖泛白,可见他将愤怒全部压在自己的手上,剑身又往前移动一点,森冷得如同修罗般的声音响起:

  “别以为我不会杀你!”

  她不动也不语,只是盯着那被愤怒遮盖的双眸,那双让她沉溺的双眸,最终,她闭上眼睛,一滴泪水从眼角滑落……

  “哒!”

  泪水滴在剑身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该放下了,四年,整整四年的孽缘终该到尽头了,他们都累了……

  四年,不长不短,她守在他的身边,看着他一步一步地往上走着,谋划着……

  苦尽甘来?

  呵呵,他们之间隔着万水千山,谁也过不了。

  因为他们的开始,一场局,一场没有爱情的局……

  只不过,结局来得太早,来得不巧……

  于他,她不过是一颗棋子,他从来只需要乖乖的棋子。

  而她,嫁给他,本就图谋不轨,她一开始,就已经知道自己的结局,没什么可后悔,一切都是自己选择,不是吗?

  爱上他,只是局中的一场意外。

  如今就该让这一场意外终止。

  忽儿,她睁开双眸,眸光清澈见底。

  她伸手握住剑身,用力一带,狠狠地刺入心口。绝情王爷替补妃 全文免费阅读

  终于可以解脱了。

  只是,为何这一刻,她看到了四年前和他相遇的情景。

  他说,此生一人足矣。

  她说,一人冷清,一双人才是最美。

  苍白的嘴唇扯起一道美丽的弧度——“再见。”

  他失神松开剑柄,她如同失去翅膀的蝴蝶倏然软下,跌落在地上。

  她阖上双眼,眼角的那一滴泪,欲坠未坠。绝情王爷替补妃 全文免费阅读

  他喉结上下滑动一下,咧开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原来,她……

  “你想就此安生,我不许!”

  他发疯似的踹着她的身体,“我不许,我不许!”阴冷的语言带着难以察觉的哽咽,脚下的动作越来越慢,不知是疲惫还是其它什么原因。

  

  四年以前——

  “求你,求你不要再打她,她还是个孩子!”午夜梦回,她总能见到自己血肉模糊地躺在地上,一个美丽的女子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着,她试图去看清那个站着的人,却总是惊醒,因为那时一条鞭子狠狠地朝她挥来……

  这一晚也不例外。

  “啊!”她猛地睁开双眸,环顾四周,屋子还是她的屋子,床还是她的床,额头冒了一丝冷汗,她伸手拭去额上的汗水,却依旧心有余悸。

  这时,“吱呀”一声响,门被推了开来。

  推门而入的是一身青纱罗裙的年轻女孩儿,名唤——绿萝。

  “小姐,又做噩梦了?”绿萝关切地询问道。

  她点点头,这个噩梦萦绕这么多年,除却绿萝和她,再无人得知。网站http://www.qi-wen.com/

  梦中的一切来得太真实,容不得她不去怀疑。

  绿萝小心翼翼地整理着衣裳:“小姐,主子让你醒后去大厅一趟!”

  她进去的时候,大厅里站着一群蒙着白色面纱的妙龄女子,她目不斜视地站在珠帘前。

  “姑姑!”

  “楚楚,你进来!”嘶哑的声音透过珠帘传到她的耳里,听着很不舒服。

  她踟蹰了下,掀开珠帘低头走进去,一双红色绣花鞋出现在她的面前,她不敢抬头,不敢直视她的姑姑。

  “楚楚,抬起头。”女子的声音毫无波澜。

  她照做,缓缓抬头,这是她第二次见这个女子,还是和那时候一样,蒙着黑色面纱,眉目如画,不见苍老,她曾怀疑,这个姑姑怕是和自己年纪相当,也是个妙龄女子。绝情王爷替补妃 全文免费阅读

  “你该回去了!”女子嘶哑的声音再度响起。

  她不解,她的家就在这儿,回哪儿去?

  女子抬手摸了摸她的发丝:“长大了。真舍不得。”

  不知是不是幻觉,她听到一丝慈爱,一丝歉疚的声音。

  “咳咳——”女子忽然剧烈地咳了起来,那蒙着脸的黑纱缓缓飘落,她看到一张脸,一张秀美绝伦的脸,秀眉凤目,玉颊樱唇,更重要的是她见过这张脸。

  她惊讶地捂住自己的嘴巴。

  女子扯起嘴角,一丝苦笑:“终还是让你见着我的容颜。绝情王爷替补妃 全文免费阅读

  “你……”她有太多的疑问。

  女子捂着胸口幽然地开口:“什么都别问,回去吧!他来接你了。”提到他,气息忽地变得极不平稳,有怨有恨,她疑惑地凝视着女子的容颜,太像了。

  她恭敬地倒退到珠帘外,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姑姑再见!”

  女子透过珠帘望着她渐渐远去的身影,黯然地闭上双眸,自语:“孩子,对不起。”悲伤瞬间漫过眼眸,眼角滑落一滴泪,却是无人看见。

第二章 归根

  她叫凌楚楚,今日来接她的男子,是他爹爹——凌文强,记忆中却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个人,她所有的记忆都是离景宫,她,绿萝,姑姑,那些看不见容颜的女子,还有脑海之中模糊不轻的记忆。

  离景,离景,却道恍若在仙境。

  这是她第一次离开离景宫,坐在马车内,透过翻飞的帘子,她看到一片灿然的花海在倒退,沁人心脾的香气越发稀薄,原来离景宫在花海的最深处,山谷内四季如春,百花齐放,蜂蝶萦绕,山谷外却是地势险峻,丛林荆棘杂生。

  从来不知道她是生活在如此美丽的地方,她以为一切都很普遍,她也从来不知道离景宫的女子需要干些什么,她们总是很悠闲,却又互相不熟,各自弹琴作画,难得一聚,也只道是姑姑相约。唯独,她们对她还算熟稔,总会客气地和她打招呼,也许只是因为姑姑的关系。

  “姑姑!”她喃喃而语,真得只是姑姑?

  车夫在外面喊道:“小姐,到了!”

  一路颠簸,凌楚楚全身都快散架,却还是掀起帘子下了车,她仰起头看到大门上方挂着一块扁:凌府!

  “老爷,楚楚,你们终于回来了!”

  凌楚楚一听这声音没来由得颤抖了下,她寻着声音望去,是一位年约四十的妇人,肤色晶莹,柔美如玉,精神饱满,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看似亲切却又饱含距离,容不得亲近。一件大红蝶戏争花朵的衣裳,镶着金色边,下身着一条深色罗裙,端庄大气,贵不可言。

  凌文强见她如此失礼地望着长辈,轻皱眉头,冷漠地提醒:“楚楚,她是母亲!”

  “楚楚见过母亲大人!”清冷的语言,水滴玉石一般,清脆透彻。

  凌夫人笑着上前,执起楚楚纤纤玉手:“真是讨巧的孩子,这些年在外头可是辛苦了。”

  凌楚楚微笑着摇摇头:“孩儿谢过母亲大人关心。”说话间,不动声色地抽出自己的手,乖巧的立在一边含笑不语,双眼却将凌夫人身后的大大小小扫视一遍,各人姿态不一,神色迥异,但她懒得去细究。

  凌夫人垂眸看了眼自己腾空的手,神色微闪,抬眼间又是慈祥:“老爷,楚楚,快些进屋里头,外头儿凉。”

  “嗯!”凌文强低沉的声音响起,“都准备好了?”

  “当然,当然,老爷吩咐之事,妾身定然是准备好了。”声音娇而媚,还透露着讨喜。

  凌楚楚顺着声音寻去,但见她身穿妃锦缎烟霞红提花褙子,逶迤拖地淡青色红绵散花裙,身披烟罗紫云锦薄烟纱。乌亮的头发,头绾风流别致惊鹄髻,轻拢慢拈的云鬓里插着云头银花,面似芙蓉,眉如柳,一双美眸充满了妩媚与多情,肌肤如雪。整个人巴东有巫山,窈窕神女颜。

  楚楚又偷偷瞧了下凌夫人的眼色,只见她轻蹙了下眉头后,又是一片笑意,打趣似地开口:“三姨娘的嘴儿就是巧,老爷自明白是你操办,怎还不忘讨表扬?”

  “姐姐!”三姨娘娇嗔了一句,“妹妹还不是……”

  话未说完,就让凌夫人的声音盖了过去:“姐姐知道,姐姐也不过打趣你而已。莫要让孩子以为我又管着你们了,你呀,还不快带着老爷去换身衣衫。”

  凌楚楚默默的望着她们,不作任何感想。

  “二姐姐,你莫要见怪,三姨娘和娘亲一直如此。”

  说话之人看着较她年纪稍稍小些,眉目之间,与她倒有六七分相似,就是轮廓更为柔和,略显苍白,带着一丝病态。听得她唤凌夫人为娘亲,显然是她的亲生女儿。

  凌楚楚朝着她浅浅一福:“见过妹妹。”

  凌千霜见她行礼,忙带笑虚扶:“姐姐,你这是作甚,咱们是姐妹,怎用得着这礼?”她话是这么说,面上却并无不需行礼之意,显然这话不过是她随口一提,但在外人眼里倒是落了个好名声。

  凌楚楚闻言,也只一笑:“妹妹客气了,在外终归是要如此。”

  姐妹二人简单寒暄之后,便随着长辈往屋子里走去。

  凌楚楚走在最后头,这脚下步子也放得极其缓慢,细细地打量着凌府内的景色。

  凌千霜也放慢脚步,走在楚楚的身侧,颇为亲热地说着话:“姐姐,如今这天凉,外头太冷,妹妹有恙在身,不适合在外多做逗留,说话总少个伴。现儿个你回来了,妹妹就不再冷清了。”

  凌楚楚默然垂眸,轻声应道:“嗯。”说罢这一句,瞥见凌千霜的脚一虚,好似要摔着,忙转身将她身子扶住,单薄的身子在这天凉之秋如同落叶一般,让人垂怜。

绝情王爷替补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绝情王爷替补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古训:欣赏一个人,始于颜值,敬于才华,合于性格,久于人品,终于慈悲。

    决定一个人走多远的,是内功;决定一个人美多久的,是内秀。——社长一个人从表到里,可以分为五个层次:外貌,能力,脾气,品格,心性。对应的品质同样是五个层次:颜值,才华,性格,人品,慈悲。细细品味,这五个层次,既是身处世间的识人之法,也是涵养内心的修行之途。始于颜值,敬于才华,合于性格,久于人品,终于慈悲——这便是那条完整的路径。01始于颜值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所以自古人们便津津乐道于西施、貂蝉、王昭君、杨玉环的四大美女,潘安、兰陵王、宋玉、卫玠的四大美男。但是容貌却是一把双刃剑。生得美可以成为一种

  • 童话故事—《一个豆荚里的五粒豆》

    有一个豆荚,里面有五粒豌豆。它们都是绿的,因此它们就以为整个世界都是绿的。事实也正是这样!豆荚在生长,豆粒也在生长。它们按照它们在家庭里的地位,坐成一排。太阳在外边照着,把豆荚晒得暖洋洋的;雨把它洗得透明。这儿是既温暖,又舒适;白天有亮,晚间黑暗,这本是必然的规律。豌豆粒坐在那儿越长越大,同时也越变得沉思起来,因为它们多少得做点事情呀。“难道我们永远就在这儿坐下去么?”它们问。“我只愿老这样坐下去,不要变得僵硬起来。我似乎觉得外面发生了一些事情——我有这种预感!”许多星期过去了。这几粒豌豆变黄了

  • 日签 || 不矜细行,终累大德。 为山九仞,功亏一篑

    一日一签1月23日不矜细行,终累大德。为山九仞,功亏一篑。——《尚书·旅獒》​○○

  • 季羡林谈学术:绝不欺世盗名,但求无愧于心

    学术看似艰深,涵盖面极大但与个人的生活和社会的进步息息相关学术是老老实实的东西不能掺半点假学术道德或学术良心是一个学者最基本的素质对于这些问题季羡林先生是这么看的……学术道德或学术良心文季羡林“学术良心”,好像以前还没有人用过这样一个词,我就算是“始作俑者”吧。但是,如果“良心”就是儒家孟子一派所讲的“人之初,性本善”中的“性”的话,我是不信这样的“良心”的。孟子人和其他生物一样,其“性”就是“食、色,性也”的“性”;其本质是一要生存,二要温饱,三要发展。人的一生就是同这种本能作斗争的一生。有的

  • 征文投稿丨雪中闲谈,十色青春

    窗外风雪再大也有我陪伴着你小漫闲谈你看这年复一年,春光不必趁早,冬霜不会迟到,相聚别离,都是刚刚好。——张嘉佳○○欢笑和泪水结成的烙印是青春的样子﹃青春﹄·············青春是初开的花朵,含苞待放,娇艳欲滴,路人驻足观赏,不愿离去,害怕错过她的花期。这是她最美的时光,她被世界温柔以待。可是,初开的花越是娇媚越是难以承受雨打风霜,于是花被折断枝叶,被吹散了花瓣。她害怕,彷徨,她想去一个极乐世界,却总不尽其意。青春是妖娆的女子,盛世红颜,倾国倾城,英雄为其竞折腰,越陷越深,跌入无尽的漩涡。

  • 梁实秋:一碗粥,一段时光的回眸

    “等到腊八早晨,每人一大碗,尽量加红糖,稀里呼噜的喝个尽兴。家家熬粥,家家送粥给亲友,东一碗来,西一碗去,真是多此一举。剩下的粥,倒在大绿釉瓦盆里,自然凝冻,留到年底也不会坏。”粥文梁实秋我不爱吃粥。小时候一生病就被迫喝粥。因此非常怕生病。平素早点总是烧饼、油条、馒头、包子,非干物生噎不饱。抗战时在外作客,偶寓友人家,早餐是一锅稀饭,四色小菜大家分享。一小块酱豆腐在碟子中央孤立,一小撮花生米疏疏落落地洒在盘子中,一根油条斩做许多碎块堆在碟中成一小丘,一个完整的皮蛋在酱油碟中晃来晃去。不能说是不丰

  • 民国十大绝世女子

    在这段乱世岁月里,有着这么一群传奇的女人,她们或生自盛世豪门,身价矜贵无比;她们或拥有绝代风华,魅力无人能及;她们或才情千万,傲然自立;她们或人生绚丽璀璨,故事曲折离奇。绝世名伶:孟小冬孟小冬是20世纪20、30年代被誉为梨园“冬皇”的京剧女老生演员,梅兰芳的前妻。她同时有着男子的霸气和决断、女子的妩媚和柔韧,她像谜一般的生活和爱情,至今令人神往。上海的交际女王:唐瑛与陆小曼被称为交际场上的明星,素有南唐北陆之说。唐瑛毕业于旧上海的中西女塾,也是张爱玲就读过的圣玛利亚女校前身。她精通英文,善唱昆

  • 请客吃饭,不懂这些等于白请!(超实用)

    中国是一个爱吃的国家,很多事情都是在酒桌上谈成的,很多怨恨也是在酒桌上产生的。正所谓成也酒桌,败也酒桌。在中国,这饭该怎么吃?其实也不复杂,综合起来就是“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纪律一:守时现在的城市都拥堵,除非你是桌上最大的老板、最大的领导,如果不是就别迟到。中国是个礼仪之邦,一般都会等人齐了才开饭,十几个人等你一个,等的越久,就越讨厌你,这样的事儿多了,干脆就不叫你。千万不要玩“狼来了”,明明40分钟才能到,明明你还根本没出门,非要说自己马上到!----这若干个马上到加起来,就再也没人信你了。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