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问剑天涯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3:05:37 来源:网络 [ ]

小说:问剑天涯
第1章 龙城飞将

渔家傲.秋思*范仲淹

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问剑天涯 全文免费阅读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

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

风沙呼啸,烈日当空,延州城西北,临近大宋和西夏两国边界。一匹黄骠马旋踵飞驰,四只蹄子踏起一溜黄烟儿,呼啸着向南奔去。

这条大路两旁的庄稼都已枯萎,人烟更是罕见,只有数不尽的残垣断壁,虽然看不到累累白骨,但铮鸣声仿佛还在耳畔回响。这又是一个被党项军掳掠过的村寨,向里望去一片狼藉。说明http://www.qi-wen.com/

马上那汉子急于赶路,可见了这凄凉的场景,也不由得放慢了马蹄,狠狠一咬牙根儿,将拳头攥得咯吱作响。

天气干燥炎热,他取下背上的大酒壶,猛喝了一口,又将酒水迎面洒下,青襟湿彻,端的是爽快。他将半壶酒在手中掂量几许,又喝一大口,忽地将酒壶倒过来,酒水瞬间便浇到了马头上。

这汉子说一口地道的秦腔,一抚马鬃,说道:“乖儿子,取了西贼的粮饷,爹爹好酒好肉招待你!”说罢单臂一甩,将酒壶掷出十几丈远,再看马蹄踏地绝尘,已在百步开外。

奔出十几里路,眼前来到一片山岭,道路也变得崎岖坎坷。不过他轻车熟路,打马转过几处弯道,身前就出现了一道山谷,谷道不宽,两侧山壁却十分陡峭,高数十丈,向上望去一线参天,地形真是险峻之极。

这汉子一抖马缰,飞驰而入,摘下背上的龙环大刀,向上一挥,喝道:“粮车五十辆,军马二百匹,人头五百颗!兄弟们收好口子,延州城范大人、金明寨主李将军都已做好打援准备,咱们只管吃下它!”

空谷传响,声音嘹亮,那汉子早已打马出了山谷,却不知他这句话是说给谁听的。原文http://www.qi-wen.com/

山石滚烫,大风刮进山谷中,卷起漫天的沙尘。转眼去看数里之外,只见旌旗猎猎,车辕滚滚,一只西夏军队行进在风沙中,数百名军士弓刀出鞘,中间的马车上则载满了粮草辎重。

大旗下的几个人远远看到山岭险峻,不禁皱起了眉头。

一名身披乌甲的西夏将军摆手停下队伍,他目光炯炯,对身旁一位瘦削的老者说道:“戚先生,这就是一线天。”听得出,这西夏将军的汉话说的还算流利。

那老者年纪在五旬开外,须发花白,却容光饱满,冷笑道:“只怕万龙铖不在此地,倘若他敢在这里设伏,老夫必取他项上人头,献给皇帝陛下!”

那名西夏将领兀那将军笑道:“陛下英明神武,请几位先生出山辅佐,就是为了铲除这些东土武夫。万龙铖身经百战,这次又和范雍、李士彬一众小儿联手,在横山一带作乱,不可不除!”

老者名叫戚镇恶,他摇头一笑,道:“纵然他有万夫不当之勇,老夫只凭这根铁杖,量他也敌不过三十招!”

几名西夏将领见他一抖手中的镔铁拐杖,看似轻描淡写,声音却沉雄浑厚,不绝于耳。来自http://www.qi-wen.com/

武学中的内功手法这几位马上军官自然不懂,当下连连叫好,神乎其技。

队伍继续向前行进,不多时候,便来到那一线参天的山谷前。

兀那将军和戚镇恶驻马观望,见这空谷长约百步,两侧山石如刀,让人不寒而栗;而右侧崖壁上还刻着四行字,正是唐人王昌龄的《出塞》:“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笔走龙蛇,铁画银钩,显然是用刀枪锐器一挥而就,可见臂力惊人!

“龙城飞将?”戚镇恶双眉紧锁,暗做思量。

兀那将军一挥狼牙棒,喝道:“飞天鹰!”

西夏军队中应声走出十六个人,他们身穿黑衣,步履如飞,眨眼间便进了山谷。

这十六人手中各擒着一条飞爪锁链,向两侧山壁观望片刻,忽然沉肩屈肘,抡起飞爪,猛然投向山壁。奇闻网

金石相交,铿锵作响,精钢锻造的爪头刺入山石中,离地面竟有十丈高,足见这些人臂力非凡。

十六个人鱼贯猿引,双手拉住铁索,仿佛壁虎游墙一般,转瞬间爬到飞爪入石之处,再将锁链另一端的飞爪以同样手法掷出,短短两次攀爬纵跃,他们便来到十六七丈高的悬崖上。

那悬崖笔直如刀,但在这些人脚下,却如履平地,片刻过后,他们已经来到崖顶,向兀那将军打了声呼哨,各自转身散去。

兀那将军冷笑道:“看来万龙铖并未在此地设伏,戚先生想要杀他,怕是要等一等了。”

戚镇恶漠然说道:“早晚取他狗命!”

兀那将军一挥狼牙棒,三十名党项骑兵手中拿着猎刀和盾牌,催马进入山谷,等走出三十步后,并未发现异常,兀那将军又一挥手,身后车辕转动,运送粮草的车队也缓缓跟了进去。

戚镇恶聚精会神,看向崖顶,他体内玄功深湛,又懂得密宗观听之术,忽然察觉风吹草动,喝道:“有人!”

话音未落,忽听崖顶传来一阵阵惨叫,与此同时,十六个身影纷纷坠下崖壁,竟是十六具飞天鹰的尸体!这十六具尸体或砸在马车上,或是砸在空地上,瞬间粉身碎骨,血肉模糊。

党项人虽然骁勇善战,可军马受了惊吓,一时间上蹿下跳,前突后冲,这山谷本就狭窄,谷道中顿时乱作一团。奇闻网

兀那将军疾声呼喊:“快退回来!”

可两侧崖顶风声骤起,数十块磨盘大小的石头砸下来,铺天盖地,避无可避,已经进入山谷中的党项军士刹那间死伤过半。

紧接着又听一阵铜锣声响,崖顶有人高声断喝:“龙城营在此!西贼受死!”

数十个黑影从天而降,眨眼间落到西夏军士头顶,手中寒光闪过,几十颗西贼的人头便滚落在地上。

戚镇恶纵观全局,看清那从天而降的数十人都是一手拉着绳索,另一手挥舞大刀,他们不但刀法纯熟,身法也十分灵动,顷刻间斩落首级,例不虚发。

他心弦一颤,暗中盘算:“这龙城营名不虚传,老夫定要会一会万龙铖!”

那几十名龙城营弟子挥刀斩断绳索,纷纷落了地,和山谷中残余的西夏军士短兵相接。

兀那将军观望片刻,挥手说道:“速去叫阵,擒杀万龙铖!”

一名西夏副将纵马而出,马罩荡胸甲,身披连环铠,兽头吞肩,威武矫健;他手中捧着一条镔铁长枪,学着关西汉话厉声喝道:“万龙铖,出来受死!”呼喝之间打马来到战阵内,摆臂挥枪,力劈华山。

他这一枪势大力沉,一名龙城营弟子横刀抵挡,大刀竟被从中劈断,枪尖落下,血肉横飞。

这西夏副将放声狂笑,举枪又刺倒一人,喝道:“再不滚出来,我将你的子孙统统杀光!”

他正耀武扬威、大杀四方之际,忽听山谷另一端有人高声断喝:“万龙铖在此!休要放肆!”

山谷中人马嘶鸣,可这声呼喊震慑八方,显得格外清晰。

那西夏副将抬起头,见迎面飞驰而来一匹高头骏马,马上客双脚踏镫,纵身而起,清影呼啸间,势如飙发电举,转瞬间跃到山谷当中,横刀截住去路,大有一夫当关之势!

戚镇恶见来者器宇轩昂,万中无一,那柄刀更是光芒璀璨,他眼力极佳,看清上面刻着八个字——“马踏秋水,刀横乱世”,不禁身子一颤,猜到这人便是龙城飞将——万龙铖!

这大汉正是万龙铖,他虽是江湖中人,但多年以来扎根塞外,率领门下义士抗击胡狄贼匪,保境安民,号称“龙城飞将”,正应了崖壁上那两句诗——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第2章 孤身犯险

万龙铖挽起衣袖,露出古藤般健壮的手臂,沉声说道:“万龙铖在此!放马过来!”

他声如虎啸,话音在崖壁间回荡,震得人手脚发软,那些党项军士心生畏惧,纷纷退步。

戚镇恶心神甫定,见兀那将军脸色惨白,想必已被万龙铖吓破了胆,不禁嗤之以鼻,一震手中的铁杖。

万龙铖闻声看向戚镇恶,见这人形销骨立,身穿玄服,想必是位方外高人,却不以为意,道:“粮车留下,逃命去吧!”

戚镇恶冷笑道:“好不懂规矩!粮车在老夫身后,有本事你就来抢!”

他说话间运行道家周天之法,内息游走于十二经络,凝聚于掌心,暗想凭自己这身昆仑玄功,岂会落于下风,何况身后还有大批党项兵马,这姓万的再是骁勇,怎敢孤身犯险!

兀那将军也稳住阵脚,道:“万龙铖,今日必取你首级!”一挥狼牙棒,身后的党项骑兵如开闸放水,向万龙铖奔袭而去。

山谷中那名西夏副将见万龙铖手中的斩马刀长约五尺,宽有七寸,锋芒锐不可当,本已心生退意,可身后的大军潮涌而来,他退无可退,只好催马狂奔,大喝一声猛然出手,枪尖直刺万龙铖面门。

马似疾风,枪如电闪,西夏副将见万龙铖纹丝不动,本以为势在必得,然而金声响绝,风云突变,他身前寒芒一闪,便知枪招走空了,急忙收缰提镫,可还未发力,却觉得肋下剧痛,眼前一阵血晕,竟已被斜肩劈为两段!

西夏军卒见万龙铖举手之间将一名副将斩于马下,都吓得肝胆俱裂,转身要逃,可身后的骑兵奔袭过来,岂容他们后退,万龙铖刀锋闪过,刹那间又有三人扑倒在地。

党项军马虽然气势汹涌,可阵脚已乱,只见万龙铖一束身影穿梭在战阵中,所到之处血溅数尺,惨叫声此起彼伏,一线天内仿佛成了人间炼狱。

戚镇恶见山谷中人仰马翻,万龙铖一人一刀竟然杀透重围,不禁面露惊色。他行走江湖多年,身经百战,可像万龙铖这般厮杀的场面,诚然令他目瞪口呆,胆战心惊。

万龙铖长刀所向,纵横披靡,眨眼间已来到戚镇恶面前。

戚镇恶急忙翻身下马,双臂运力,打算用铁杖压住刀身,倘若这一招得手,在乱军之中,万龙铖必会被剁为肉泥!然而铁杖走空,戚镇恶惊魂未定,眼前刀光一闪,急忙横杖格挡。

他深知万龙铖刀沉力猛,避实击虚方为上策,身子后仰,掌心一推,铁杖如离弦羽箭,径直刺向万龙铖心窝;与此同时奇经连纵,内络贯通,施展出玄宗绝学“无极悬空指”,指气如剑,刺向万龙铖的小腹。

昆仑玄功原本就变幻莫测,戚镇恶指杖并用,更让人目不暇接,暗想这两招若有一招得手,万龙铖在劫难逃。

然而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昆仑玄功虽精妙,万龙铖久经战阵,目光一转,就看出对手破绽所在,右掌击出势若奔雷。

万龙铖的刀法名叫“洪荒六合刀”,是由少林派修罗刀法和俗家五虎断门刀演化而来。他自幼习武,一身武功多半源出佛门,掌法更是深得“金刚掌”的精髓,此时虽然仓促出掌,却也势破千钧,掌挂劲风击向铁杖,同时刀锋一转,斜劈戚镇恶的下盘。

戚镇恶大惊失色,手中铁杖被万龙铖一掌震飞,“无极悬空指”的指气也被斩马刀化于无形,他内息动荡,心中已生退意。

疆场厮杀不比江湖斗武,千军万马中,倘若不能迅速取对方的性命,形势必然危急。

万龙铖的刀法、掌法本属上乘,加之多年戎马生涯,一身武功已磨练出极为精简的套路,看似是临场应变,但每一招都是他数十年所学的精华,诚然犀利无比。

戚镇恶疏于防备,两招之内落败,诚然是奇耻大辱,可他不敢逞强好胜,抖腕发力,射出一记“无极悬空指”,转身向铁杖飞去。

万龙铖闪身避过指气,正要追赶,忽听耳畔劲风呼啸,余光一扫,才知是兀那将军挥舞狼牙棒,打向他的后脑。

万龙铖身陷重围,不敢和他纠缠,旋腰转胯,用一招“暗度陈仓”,震开狼牙棒。

他的“青龙斩”是当世名刀,锋芒起落之间,仿佛电闪雷鸣,斧钺刀枪顿时被砍折了一大片。

万龙铖单臂一沉,忽然抓住马脖子,将那匹高大健壮的河曲马按跪在地上,险些将兀那将军摔下马背。

兀那将军身穿重甲,深知绝不能丢了战马,急忙用狼牙棒顶住地面,双腿发力,猛拽缰绳,将马头向上提起。他征战沙场多年,马上功夫自然了得,那匹马借力起身,顿时将两只前蹄翘起,卷起了一片沙尘。

万龙铖一时疏忽,竟被沙尘迷了双眼。兀那将军心头大喜,暗想机不可失,猛挥狼牙棒,居高临下砸向万龙铖头顶。

铁齿狼牙势如泰山压顶,眨眼间砸落下来,然而狼牙之下却哪有万龙铖的身影!

兀那将军心头震惊,深知中了万龙铖抛砖引玉的计策,不禁紧闭双眼,只叹性命休矣,却听耳边一声钝响,直震得耳根发痛。他睁眼再看,见身旁一根铁杖和青龙斩交锋,火光迸射,渐行渐远,才知救自己的人正是戚镇恶。

戚镇恶的真气凝聚于气海关元,发于公孙、涌泉诸穴,走出《玉矶真经》中的“七星移宫”步法,魅影连环,霎时间连踩七步,避开万龙铖的刀锋,手中铁杖当剑,用出昆仑剑法中的一招“翁极北斗”。

他出手时便知这一招会被万龙铖挥刀化解,顺势用出另一招“独上寒山”,上下虚晃,杖影纷飞,右腿老树盘根横扫千军,左手又发出一记“无极悬空指”,这才是真正的杀招所在。

这几招一气呵成,已是戚镇恶的平生绝学,若非敌手太强,他绝不会如此消耗元气。

万龙铖见他陡然发力,见招拆招,急忙腾身半空,避开扫堂腿,“无极悬空指”的指气也擦身而过,击在西夏军兵身上,开膛破肚,连毙三人!

万龙铖背心着地,挥刀震开身前的乱刃,起身时将一名骑兵拽下马背,飞身上马,大喝道:“动手!”

万龙铖一声令下,鼓声四起,杀声震天。兀那将军不敢回头,正要寻路逃走,却见两侧山坡上潮水般冲下数百人,手中各举长刀,披荆斩棘,锐不可当。

兀那将军彷徨四顾,听山谷另一端也传来喊杀声,只见铁剑横飞,又赶来一百多人,顷刻间已和谷道中的党项兵交锋。他深知龙城营的威名,眼见前有堵截,后有追兵,一时间气血攻心,眼前一黑,便摔落马下。

戚镇恶虽然想救他,可此时身陷重围,即便兀那将军未死,倘若被万龙铖追上,也要一命呜呼。

山坡上的龙城营弟子尚未形成合围之势,他慌忙上了兀那将军那匹战马,掌掴马背便要冲出围困,可战马知道主人阵亡,说什么也不肯离开半步。

戚镇恶怒由心起,骂了句“畜生”,横杖击在马头上,飞身又抢了一匹马,挥舞铁仗杀透重围,头也不回,向来时的路狂奔而去。

主将阵亡,西夏军兵阵脚已乱,少数轻骑还能冲出围困,多数人则困在山谷中,和龙城营弟子展开殊死搏杀。

党项人生性骁勇善战,降者甚少,困兽之斗足足过了一刻钟才慢慢平息,再看山谷中,已经是横尸遍地。

问剑天涯》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问剑天涯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逆天神眼6章

    原标题:逆天神眼6章小说名称:逆天神眼第六章麒麟臂要发作了“你们干什么?快放开我妹妹……”门口的上官紫嫣立马惊怒的大叫了起来,那被挤在男人堆中间的姑娘显然被占去了不少的便宜,双手死死拽着自己的裙摆和衣领,而一个胖男人却突然站起来冷笑道:“小婊子!你总算回来了,欠我们的钱是不是该付了啊?”“黄……黄胖子……”上官紫嫣突然惊呼了一声,下意识就大退了一步,而对方却一把揪住了她妹妹的长发,狞笑着说道:“你还想跑吗?如果你今天不还钱,我立马就叫人轮了李思思,再把她的裸照直接发到网上去,看这小娘们以后还怎么

  • 女人有毒6章

    原标题:女人有毒6章小说书名:女人有毒第6章为所欲为胡家兄妹听说胡有道给娘保的男人竟然是大老齐,都满脸不悦地摇着头。最先砸锅的是胡二田,他冲着胡有道喊道:“三叔,你这不是羞辱我妈呢?别说我妈还不想嫁人,就算是想嫁人,也轮不到那个大老齐呀!”胡有道嘴里傲慢地喷着烟雾。“二田,你这话就不对了。大老齐咋地了?人家才四十四岁,你妈四十二岁,那岁数不正相当吗?大老齐有房子有地,体格又好,咋还不挣碗饭吃?你妈这个条件还想找啥样的?你别拿好心当驴肝肺!”一边的胡双十顿时火了。“三叔,你这是啥话呀?我妈是破烂儿

  • 桃运双修6章

    原标题:桃运双修6章书名:桃运双修第6章马尾辫女孩周狼和伊凡诺娃的身体,时不时触碰在一起,要是换了其他男人,估计会趁机搂紧伊凡诺娃,开始揩油了。这样的机会,不要白不要,再说了,猜中了伊凡诺娃里面穿的是啥,就可以与之共度十分钟美好时光,这可是伊凡诺娃自己说的,就算在这个狭小的换衣间里揩点油,估计伊凡诺娃也不会太反对。但周狼还是尽量保持理智,减少身体接触。但和性感美女跳贴身舞,但是却不能有进一步的动作,对于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来说,都是一种煎熬。不过,这种煎熬是绝大部分男人都乐意的,因为这种压抑的感觉

  • 我在夜店的那些事儿6章

    原标题:我在夜店的那些事儿6章小说名称:我在夜店的那些事儿第六章忍无可忍不知道睡了多久,我只是觉得身越来越冷,那感觉像是深夜降温后你没有被子盖一样,周围没有一丁点温度,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虽然喝多了陷入昏迷,但我的神志多少还是有一些的,迷迷糊糊我觉得好像我的周围围满了人,对着我指指点点,这些人听声音男女老少都有,一个个嘲笑般的声音清清楚楚的传进了我的耳朵。到底怎么了?听着周围的嘲笑声,虽然万分不情愿,但我还是强迫自己睁开眼睛,努力的抬起几乎快要粘到一起的眼皮,由于酒精的作用,我做出这个动作几乎是

  • 我的绝色女老板6章

    原标题:我的绝色女老板6章小说名称:我的绝色女老板第6回打算跳槽“好了好了,你不要说了!明天就要开大会了,你跟通勤小宋一起赶紧去看看会场布置好了没有,看看有啥打杂的活,帮助总务跑跑腿。”蒋海波依旧脸色不放的吩咐道。大家更是诧异了!因为这间办公室属于文字档案一块,跟总务财务那一块根本不搭嘎,让赵慎三跟着通勤去打杂实实在在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放逐了!赵慎三虽然也是脸上十分挂不住,但还是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站起来,一言不发的出门走了。赵慎三刚一出门,蒋海波就神奇的换上了一副笑容看着方永泰说道:“方科,好好写

  • 桃运乡村6章

    原标题:桃运乡村6章小说:桃运乡村第6章撤职男人在‘奋力挣扎’无效的情况下,仰头看天,无助的哭诉喊道:“救命啊!强奸妇男了!谁来管一管,谁来救一救我啊,谁要是救我,我愿意……本男人愿意以身相许……”接着,男人就被强烈的压制下去……播放了差不多二十分钟,柳如眉在这二十分钟整个石华掉了,嘴唇颤抖,脸色苍白,根本说不出一句话来。贾鱼嬉皮笑脸的把视频暂停,因为二十分钟以后,就是他开始主动,开始反向压制了。“好了,你现在可以报警了。”贾鱼把砖头电话揣进了怀里,那意思是保留证据。“柳镇长,你刚才说了,强奸得

  • 我的极品女房东6章

    原标题:我的极品女房东6章小说名:我的极品女房东第六章往日轶事我原本以为是因为他爱我,可我后来才知道,他出轨了。赵晗说完那句话之后,就再也没说话,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只能把她抱得更紧了,她趴在我的怀里,像午后晒着阳光、表情慵懒的猫一样,但是我能明显地感觉到她内心的柔软。她细微颤抖的身体,根本无法掩饰她所受到的巨大的伤害。沉默了许久,赵晗有点幽幽地开口:你想知道吗?我呼了口气,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关切地说道:你要是不想说,那就不用说了。事情都过去了,何必再苦苦回忆?赵晗呢喃道:好多年的事情了,

  • 嫂子的春天6章

    原标题:嫂子的春天6章小说名字:嫂子的春天第006章不小啊眼见郭玉珍妥协了,李强心中一喜,快速地游到了水台边上,爬上了水台。“哼,这下……”郭玉珍手里拿着棒槌,抓着李强的胳膊,当她的视线移到那一庞然大物的时候,抓着李强松了开来,捂住了嘴巴,眼中满是惊诧的神色。郭玉珍见过的男人很多,男人的那东西见的也不少,可是她敢对天发誓,她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这东西乍一看确实和黄瓜一样,不过却是很粗很大的那种,那长度如果深入到我的身体里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郭玉珍有些口干舌燥了,咽了一口口水,看着李强说不出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