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问剑天涯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3:05:37 来源:网络 [ ]

小说:问剑天涯
第1章 龙城飞将

渔家傲.秋思*范仲淹

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来自http://www.qi-wen.com/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

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

风沙呼啸,烈日当空,延州城西北,临近大宋和西夏两国边界。一匹黄骠马旋踵飞驰,四只蹄子踏起一溜黄烟儿,呼啸着向南奔去。

这条大路两旁的庄稼都已枯萎,人烟更是罕见,只有数不尽的残垣断壁,虽然看不到累累白骨,但铮鸣声仿佛还在耳畔回响。这又是一个被党项军掳掠过的村寨,向里望去一片狼藉。奇闻网

马上那汉子急于赶路,可见了这凄凉的场景,也不由得放慢了马蹄,狠狠一咬牙根儿,将拳头攥得咯吱作响。

天气干燥炎热,他取下背上的大酒壶,猛喝了一口,又将酒水迎面洒下,青襟湿彻,端的是爽快。他将半壶酒在手中掂量几许,又喝一大口,忽地将酒壶倒过来,酒水瞬间便浇到了马头上。

这汉子说一口地道的秦腔,一抚马鬃,说道:“乖儿子,取了西贼的粮饷,爹爹好酒好肉招待你!”说罢单臂一甩,将酒壶掷出十几丈远,再看马蹄踏地绝尘,已在百步开外。

奔出十几里路,眼前来到一片山岭,道路也变得崎岖坎坷。不过他轻车熟路,打马转过几处弯道,身前就出现了一道山谷,谷道不宽,两侧山壁却十分陡峭,高数十丈,向上望去一线参天,地形真是险峻之极。

这汉子一抖马缰,飞驰而入,摘下背上的龙环大刀,向上一挥,喝道:“粮车五十辆,军马二百匹,人头五百颗!兄弟们收好口子,延州城范大人、金明寨主李将军都已做好打援准备,咱们只管吃下它!”

空谷传响,声音嘹亮,那汉子早已打马出了山谷,却不知他这句话是说给谁听的。来自qi-wen.com

山石滚烫,大风刮进山谷中,卷起漫天的沙尘。转眼去看数里之外,只见旌旗猎猎,车辕滚滚,一只西夏军队行进在风沙中,数百名军士弓刀出鞘,中间的马车上则载满了粮草辎重。

大旗下的几个人远远看到山岭险峻,不禁皱起了眉头。

一名身披乌甲的西夏将军摆手停下队伍,他目光炯炯,对身旁一位瘦削的老者说道:“戚先生,这就是一线天。”听得出,这西夏将军的汉话说的还算流利。

那老者年纪在五旬开外,须发花白,却容光饱满,冷笑道:“只怕万龙铖不在此地,倘若他敢在这里设伏,老夫必取他项上人头,献给皇帝陛下!”

那名西夏将领兀那将军笑道:“陛下英明神武,请几位先生出山辅佐,就是为了铲除这些东土武夫。万龙铖身经百战,这次又和范雍、李士彬一众小儿联手,在横山一带作乱,不可不除!”

老者名叫戚镇恶,他摇头一笑,道:“纵然他有万夫不当之勇,老夫只凭这根铁杖,量他也敌不过三十招!”

几名西夏将领见他一抖手中的镔铁拐杖,看似轻描淡写,声音却沉雄浑厚,不绝于耳。奇闻网

武学中的内功手法这几位马上军官自然不懂,当下连连叫好,神乎其技。

队伍继续向前行进,不多时候,便来到那一线参天的山谷前。

兀那将军和戚镇恶驻马观望,见这空谷长约百步,两侧山石如刀,让人不寒而栗;而右侧崖壁上还刻着四行字,正是唐人王昌龄的《出塞》:“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笔走龙蛇,铁画银钩,显然是用刀枪锐器一挥而就,可见臂力惊人!

“龙城飞将?”戚镇恶双眉紧锁,暗做思量。

兀那将军一挥狼牙棒,喝道:“飞天鹰!”

西夏军队中应声走出十六个人,他们身穿黑衣,步履如飞,眨眼间便进了山谷。

这十六人手中各擒着一条飞爪锁链,向两侧山壁观望片刻,忽然沉肩屈肘,抡起飞爪,猛然投向山壁。推荐http://www.qi-wen.com/

金石相交,铿锵作响,精钢锻造的爪头刺入山石中,离地面竟有十丈高,足见这些人臂力非凡。

十六个人鱼贯猿引,双手拉住铁索,仿佛壁虎游墙一般,转瞬间爬到飞爪入石之处,再将锁链另一端的飞爪以同样手法掷出,短短两次攀爬纵跃,他们便来到十六七丈高的悬崖上。

那悬崖笔直如刀,但在这些人脚下,却如履平地,片刻过后,他们已经来到崖顶,向兀那将军打了声呼哨,各自转身散去。

兀那将军冷笑道:“看来万龙铖并未在此地设伏,戚先生想要杀他,怕是要等一等了。”

戚镇恶漠然说道:“早晚取他狗命!”

兀那将军一挥狼牙棒,三十名党项骑兵手中拿着猎刀和盾牌,催马进入山谷,等走出三十步后,并未发现异常,兀那将军又一挥手,身后车辕转动,运送粮草的车队也缓缓跟了进去。

戚镇恶聚精会神,看向崖顶,他体内玄功深湛,又懂得密宗观听之术,忽然察觉风吹草动,喝道:“有人!”

话音未落,忽听崖顶传来一阵阵惨叫,与此同时,十六个身影纷纷坠下崖壁,竟是十六具飞天鹰的尸体!这十六具尸体或砸在马车上,或是砸在空地上,瞬间粉身碎骨,血肉模糊。

党项人虽然骁勇善战,可军马受了惊吓,一时间上蹿下跳,前突后冲,这山谷本就狭窄,谷道中顿时乱作一团。奇闻网

兀那将军疾声呼喊:“快退回来!”

可两侧崖顶风声骤起,数十块磨盘大小的石头砸下来,铺天盖地,避无可避,已经进入山谷中的党项军士刹那间死伤过半。

紧接着又听一阵铜锣声响,崖顶有人高声断喝:“龙城营在此!西贼受死!”

数十个黑影从天而降,眨眼间落到西夏军士头顶,手中寒光闪过,几十颗西贼的人头便滚落在地上。

戚镇恶纵观全局,看清那从天而降的数十人都是一手拉着绳索,另一手挥舞大刀,他们不但刀法纯熟,身法也十分灵动,顷刻间斩落首级,例不虚发。

他心弦一颤,暗中盘算:“这龙城营名不虚传,老夫定要会一会万龙铖!”

那几十名龙城营弟子挥刀斩断绳索,纷纷落了地,和山谷中残余的西夏军士短兵相接。

兀那将军观望片刻,挥手说道:“速去叫阵,擒杀万龙铖!”

一名西夏副将纵马而出,马罩荡胸甲,身披连环铠,兽头吞肩,威武矫健;他手中捧着一条镔铁长枪,学着关西汉话厉声喝道:“万龙铖,出来受死!”呼喝之间打马来到战阵内,摆臂挥枪,力劈华山。

他这一枪势大力沉,一名龙城营弟子横刀抵挡,大刀竟被从中劈断,枪尖落下,血肉横飞。

这西夏副将放声狂笑,举枪又刺倒一人,喝道:“再不滚出来,我将你的子孙统统杀光!”

他正耀武扬威、大杀四方之际,忽听山谷另一端有人高声断喝:“万龙铖在此!休要放肆!”

山谷中人马嘶鸣,可这声呼喊震慑八方,显得格外清晰。

那西夏副将抬起头,见迎面飞驰而来一匹高头骏马,马上客双脚踏镫,纵身而起,清影呼啸间,势如飙发电举,转瞬间跃到山谷当中,横刀截住去路,大有一夫当关之势!

戚镇恶见来者器宇轩昂,万中无一,那柄刀更是光芒璀璨,他眼力极佳,看清上面刻着八个字——“马踏秋水,刀横乱世”,不禁身子一颤,猜到这人便是龙城飞将——万龙铖!

这大汉正是万龙铖,他虽是江湖中人,但多年以来扎根塞外,率领门下义士抗击胡狄贼匪,保境安民,号称“龙城飞将”,正应了崖壁上那两句诗——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第2章 孤身犯险

万龙铖挽起衣袖,露出古藤般健壮的手臂,沉声说道:“万龙铖在此!放马过来!”

他声如虎啸,话音在崖壁间回荡,震得人手脚发软,那些党项军士心生畏惧,纷纷退步。

戚镇恶心神甫定,见兀那将军脸色惨白,想必已被万龙铖吓破了胆,不禁嗤之以鼻,一震手中的铁杖。

万龙铖闻声看向戚镇恶,见这人形销骨立,身穿玄服,想必是位方外高人,却不以为意,道:“粮车留下,逃命去吧!”

戚镇恶冷笑道:“好不懂规矩!粮车在老夫身后,有本事你就来抢!”

他说话间运行道家周天之法,内息游走于十二经络,凝聚于掌心,暗想凭自己这身昆仑玄功,岂会落于下风,何况身后还有大批党项兵马,这姓万的再是骁勇,怎敢孤身犯险!

兀那将军也稳住阵脚,道:“万龙铖,今日必取你首级!”一挥狼牙棒,身后的党项骑兵如开闸放水,向万龙铖奔袭而去。

山谷中那名西夏副将见万龙铖手中的斩马刀长约五尺,宽有七寸,锋芒锐不可当,本已心生退意,可身后的大军潮涌而来,他退无可退,只好催马狂奔,大喝一声猛然出手,枪尖直刺万龙铖面门。

马似疾风,枪如电闪,西夏副将见万龙铖纹丝不动,本以为势在必得,然而金声响绝,风云突变,他身前寒芒一闪,便知枪招走空了,急忙收缰提镫,可还未发力,却觉得肋下剧痛,眼前一阵血晕,竟已被斜肩劈为两段!

西夏军卒见万龙铖举手之间将一名副将斩于马下,都吓得肝胆俱裂,转身要逃,可身后的骑兵奔袭过来,岂容他们后退,万龙铖刀锋闪过,刹那间又有三人扑倒在地。

党项军马虽然气势汹涌,可阵脚已乱,只见万龙铖一束身影穿梭在战阵中,所到之处血溅数尺,惨叫声此起彼伏,一线天内仿佛成了人间炼狱。

戚镇恶见山谷中人仰马翻,万龙铖一人一刀竟然杀透重围,不禁面露惊色。他行走江湖多年,身经百战,可像万龙铖这般厮杀的场面,诚然令他目瞪口呆,胆战心惊。

万龙铖长刀所向,纵横披靡,眨眼间已来到戚镇恶面前。

戚镇恶急忙翻身下马,双臂运力,打算用铁杖压住刀身,倘若这一招得手,在乱军之中,万龙铖必会被剁为肉泥!然而铁杖走空,戚镇恶惊魂未定,眼前刀光一闪,急忙横杖格挡。

他深知万龙铖刀沉力猛,避实击虚方为上策,身子后仰,掌心一推,铁杖如离弦羽箭,径直刺向万龙铖心窝;与此同时奇经连纵,内络贯通,施展出玄宗绝学“无极悬空指”,指气如剑,刺向万龙铖的小腹。

昆仑玄功原本就变幻莫测,戚镇恶指杖并用,更让人目不暇接,暗想这两招若有一招得手,万龙铖在劫难逃。

然而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昆仑玄功虽精妙,万龙铖久经战阵,目光一转,就看出对手破绽所在,右掌击出势若奔雷。

万龙铖的刀法名叫“洪荒六合刀”,是由少林派修罗刀法和俗家五虎断门刀演化而来。他自幼习武,一身武功多半源出佛门,掌法更是深得“金刚掌”的精髓,此时虽然仓促出掌,却也势破千钧,掌挂劲风击向铁杖,同时刀锋一转,斜劈戚镇恶的下盘。

戚镇恶大惊失色,手中铁杖被万龙铖一掌震飞,“无极悬空指”的指气也被斩马刀化于无形,他内息动荡,心中已生退意。

疆场厮杀不比江湖斗武,千军万马中,倘若不能迅速取对方的性命,形势必然危急。

万龙铖的刀法、掌法本属上乘,加之多年戎马生涯,一身武功已磨练出极为精简的套路,看似是临场应变,但每一招都是他数十年所学的精华,诚然犀利无比。

戚镇恶疏于防备,两招之内落败,诚然是奇耻大辱,可他不敢逞强好胜,抖腕发力,射出一记“无极悬空指”,转身向铁杖飞去。

万龙铖闪身避过指气,正要追赶,忽听耳畔劲风呼啸,余光一扫,才知是兀那将军挥舞狼牙棒,打向他的后脑。

万龙铖身陷重围,不敢和他纠缠,旋腰转胯,用一招“暗度陈仓”,震开狼牙棒。

他的“青龙斩”是当世名刀,锋芒起落之间,仿佛电闪雷鸣,斧钺刀枪顿时被砍折了一大片。

万龙铖单臂一沉,忽然抓住马脖子,将那匹高大健壮的河曲马按跪在地上,险些将兀那将军摔下马背。

兀那将军身穿重甲,深知绝不能丢了战马,急忙用狼牙棒顶住地面,双腿发力,猛拽缰绳,将马头向上提起。他征战沙场多年,马上功夫自然了得,那匹马借力起身,顿时将两只前蹄翘起,卷起了一片沙尘。

万龙铖一时疏忽,竟被沙尘迷了双眼。兀那将军心头大喜,暗想机不可失,猛挥狼牙棒,居高临下砸向万龙铖头顶。

铁齿狼牙势如泰山压顶,眨眼间砸落下来,然而狼牙之下却哪有万龙铖的身影!

兀那将军心头震惊,深知中了万龙铖抛砖引玉的计策,不禁紧闭双眼,只叹性命休矣,却听耳边一声钝响,直震得耳根发痛。他睁眼再看,见身旁一根铁杖和青龙斩交锋,火光迸射,渐行渐远,才知救自己的人正是戚镇恶。

戚镇恶的真气凝聚于气海关元,发于公孙、涌泉诸穴,走出《玉矶真经》中的“七星移宫”步法,魅影连环,霎时间连踩七步,避开万龙铖的刀锋,手中铁杖当剑,用出昆仑剑法中的一招“翁极北斗”。

他出手时便知这一招会被万龙铖挥刀化解,顺势用出另一招“独上寒山”,上下虚晃,杖影纷飞,右腿老树盘根横扫千军,左手又发出一记“无极悬空指”,这才是真正的杀招所在。

这几招一气呵成,已是戚镇恶的平生绝学,若非敌手太强,他绝不会如此消耗元气。

万龙铖见他陡然发力,见招拆招,急忙腾身半空,避开扫堂腿,“无极悬空指”的指气也擦身而过,击在西夏军兵身上,开膛破肚,连毙三人!

万龙铖背心着地,挥刀震开身前的乱刃,起身时将一名骑兵拽下马背,飞身上马,大喝道:“动手!”

万龙铖一声令下,鼓声四起,杀声震天。兀那将军不敢回头,正要寻路逃走,却见两侧山坡上潮水般冲下数百人,手中各举长刀,披荆斩棘,锐不可当。

兀那将军彷徨四顾,听山谷另一端也传来喊杀声,只见铁剑横飞,又赶来一百多人,顷刻间已和谷道中的党项兵交锋。他深知龙城营的威名,眼见前有堵截,后有追兵,一时间气血攻心,眼前一黑,便摔落马下。

戚镇恶虽然想救他,可此时身陷重围,即便兀那将军未死,倘若被万龙铖追上,也要一命呜呼。

山坡上的龙城营弟子尚未形成合围之势,他慌忙上了兀那将军那匹战马,掌掴马背便要冲出围困,可战马知道主人阵亡,说什么也不肯离开半步。

戚镇恶怒由心起,骂了句“畜生”,横杖击在马头上,飞身又抢了一匹马,挥舞铁仗杀透重围,头也不回,向来时的路狂奔而去。

主将阵亡,西夏军兵阵脚已乱,少数轻骑还能冲出围困,多数人则困在山谷中,和龙城营弟子展开殊死搏杀。

党项人生性骁勇善战,降者甚少,困兽之斗足足过了一刻钟才慢慢平息,再看山谷中,已经是横尸遍地。

问剑天涯》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问剑天涯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紫宸道:传说中民间惩恶的九大法术!

    惩恶扬善,自古就是修道人所追求的。但有道是,人善人欺天不欺,作恶到头终有报。我是不主张随便做这些法的,哪怕是他伤害了我,我也不愿意出手,除非是遇到罪大恶极的人。作为民间惩恶道法,我把搜集到的给大家写一写,希望大家有个了解。1,收魂勾魄术,知道对方八字姓名住址,可以利用一定的符咒,对其进行收魂,也叫勾魂法。可以把对方三魂七魄的部分或全部收入某个替代物品上。这时候,对方丢魂,就会出现一睡不醒,贪睡多梦,每日没有精神,丢三拉西,不爱说话,不爱吃饭。久而久之,身体抵抗力下降,运气下降。多病,特别是骨血不

  • 史铁生:人活着,必须要有一个最美的梦想

    也许是因为人缺了什么就更喜欢什么吧,我的两条腿虽一动不能动,却是个体育迷。我不光喜欢看足球、篮球以及各种球类比赛,也喜欢看田径、游泳、拳击、滑冰、滑雪、自行车和汽车比赛,总之我是个全能体育迷。当然都是从电视里看,体育馆场门前都有很高的台阶,我上不去。如果这一天电视里有精彩的体育节目,好了,我早晨一睁眼就觉得像过节一般,一天当中无论干什么心里都想着它,一分一秒都过得愉快。有时我也怕很多重大比赛集中在一天或几天(譬如刚刚闭幕的奥运会),那样我会把其他要紧的事都耽误掉。其实我是第二喜欢足球,第三喜欢文

  • 丝路花语 —陕西第三届画鸟画写生作品展在西安力邦美术馆盛大开幕

    著名文化学者、著名文艺评论家肖云儒先生致辞本网讯(汪帼萍):2018年1月20日下午3时,由陕西省美术家协会、陕西省花鸟画院主办的“丝路花语——陕西第三届花鸟画写生作品展”在西安力邦美术馆盛大开幕。参加本次展览开幕式的嘉宾有:原陕西省军区副政委、少将李登武、原陕西省军区副司令、少将姚天福、原陕西省委副秘书长李广利、西安美术学院党委书记王家春、文化学者、著名文艺评论家肖云儒、原高新区管委会主任、著名漫画家王培琪、陕西省文化厅社团办公室主任纪志壮、陕西美术博物馆馆长罗宁、陕西花鸟画研究会名誉会长樊昌

  • 【散文】闫秀明 | 走进国学

    【作家档案】闫秀明,女,1970年出生。吉林省东丰人。吉林省诗词学会会员,辽源市作家协会会员,《辽源日报》通讯员。东丰县作家协会会员,东丰县诗词学会副秘书长。喜欢诗词美文,作品散见于《辽源日报》《现代作家文学》《画乡诗词》《诗乡文艺》《地脉文学》以及一些网络平台等。走进国学文/闫秀明(吉林东丰)暑假没事,我走进了以国学教育为主的夏令营,看到那些本该在家休假的老师们,放弃了休假时间,认认真真地报名授课,确实令人感动。听他们给孩子们讲《孔融让梨》,《孟母择邻》等故事,每天了解一些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 【随笔】郑妍| 若流年记得

    郑妍,网名妍舞芳菲,吉林东丰县人,小学一级教师,热爱文学,散文诗词发于《画乡诗词》,,《诗乡文艺》,《鹿乡文苑》。愿借一支素笔,书岁月静好。若流年记得郑妍(吉林东丰)今晚没出去散步,无事,坐在窗边,星光已睡在蓝色窗舷,又一个寂寞又思念的小日子就这样从时空的罅隙里安然溜走了。什么都没做,一个假期就这样过去了,感觉刚刚惊艳了春,转眼就萧瑟了秋,如此看来,匆匆已不足以形容我不惑的脚步了。对于季节的变幻,常常只在眼底和眉间,衣衫的纷然,草木的浓翠与萧然,阳光的灼然,时光的悄然。而不想忘记的,则常常以顾盼

  • 【诗歌】原野绿草 | 没有窗的夜晚

    【诗人档案】王丽,笔名,原野绿草,1965年生于辽宁鞍山,自由职业,喜欢文字,热爱生活,曾在《北方时报》,《挠力河》《海城日报》《雪魂》《鸡西矿工报》《临溟诗词》上发表文章,作品多发表于网络各平台。没有窗的夜晚文/原野绿草(辽宁海城)有一段时间了守着没有窗的夜晚外面的树不知道我的心事在我睡觉的时候掉了很多叶子好像这是个掉落的季节我也丢掉了一些东西包括心情和记忆包括衣服,鞋子还有那个窄窄的路口那扇窗离我有些距离有一个夏天到秋天的路程或许也有冬天的表情很多时候不愿意想那些个夜晚黑夜终归是要醒来的有没

  • 【散文】坐山威 | 大美东丰 情起南照山

    【作家档案】王顺昌,网名:坐山威,一九六四年出生,农民,高中学历,居住东丰县东丰镇东方明珠小区,经商多年,曾任吉林日报社通讯员,现在辽源市名都物业服务有限公司工作,热爱诗词,文艺等。大美东丰,情起南照山文/坐山威(吉林东丰)十月金秋,风清气爽拂旷野,溪澈天高日敬头;恰逢双节休假,闲暇之余,我陪同母亲一起去了南照山。走进老山门,拾阶而上,仰望松柏簇拥的纪念碑,伟岸雄姿,肃然起敬;悠闲的人们舞拳弄剑,一派生机。沿栈道,过榭亭,婉转盘旋,在鸟儿的吟唱中我们来到了电视高塔下……站在高塔下,任秋风拂面,思

  • 【诗歌】高秀军 | 日历 (外四首)

    【诗人档案】高秀军1968年生,党员黑龙江大庆市人,大专文凭,自16岁自学诗歌写作,同年处女作在黑龙江《农村报》发表。2002年至2004年在黑龙江《新闻传播》做编辑。见证人彭立涛。诗歌作品在全国二十几家报刊杂志发表。现为黑龙江作协会员,顺义区作协会员,平谷区作协会员。有诗歌作品入选《寻梦人》《中国作者》《世纪星语》《我和老舍说句心里话》等。2013年在北京作协举办的中轴诗会诗歌,《我爱你前门大街》获得三等奖。2013,2014年夏各庄村我的梦中国梦宣讲员。2013年顺义文联左邻右舍的事事情情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