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书名:官路杀局2章

2017/12/4 2:41:59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书名:官路杀局

第二章 午事
事情还真有点不寻常,郑金萍可不是瞎高兴。推荐http://www.qi-wen.com/ 当然,她高兴的指向不是王韬,而是和王韬一起出事的赵副乡长。

    赵副乡长走了趟县城,在作风上出了问题。

    王韬其实没什么事,第二天,他就一身轻松地回来了,还原了事情的始末:

    去县里开会,散会后赵副乡长没急着回来,说先分头行动,下午再回去,因为中午一个朋友要请喝酒。赵副乡长一沾酒就不少,喝得不分左右后,请朋友去一个小歌厅撒欢。

    进了歌厅,小姐陪唱才五十块钱,一高兴点了八个,和朋友两人每人各搂四个,玩得昏天黑地。那些小姐一看,以为赵副乡长是大款,于是个个使出浑身解数想弄点小费,可最后竟然一分也没捞到,所以就开始闹腾,没想到一下搞大发了,都被请进了派出所。

    进了派出所后,赵副乡长还不太清醒,也仗着自己的确没干那种事,蛮横得厉害,指着民警的鼻子骂人家瞎了狗眼。说明qi-wen.com

    就这样,民警一生气,就把他给办了。

    “其实昨天下午到后来,赵副乡长醒酒了,也很害怕,便往我身上转移危机,对民警说是我找小姐唱歌闹出事的,他作为领导只不过是去协调解决问题而已,跟他没什么关系。”讲到这里,王韬对潘宝山叹起来,“唉,赵副乡长那会是没辙了,可我不能顶上去啊。”

    “你不想帮?”潘宝山问。

    “不是我不想帮,而是有劲使不上。”王韬有点无奈,“前面人家民警被他骂得不行,就耗上了,知道他是想找替罪羊,因为当事人有主张的权力,所以迁就了他,随后就把正在招待所休息的我给弄了过去。可那没有用啊,身子掉下井,耳朵也挂不住,人家民警没用几个回合,就把赵副乡长的幻想给灭了。奇闻网

    “王韬你说句实话。”潘宝山小声问,“你真的原意为赵副乡长顶罪?”

    “当然原意,那点小事又不是犯罪,我顶了没什么。”王韬指指自己,“瞧我这样子,在官场上也没有玩头,不如来点实惠的,要是帮了赵副乡长,他能亏得了我?”

    “我还以为你够义气呢,没想到小算盘拨得叮当响。”

    “宝山,不能怨我不够义气,得分事情不是?我跟赵副乡长又没什么深交,只是办公室分任务有时派跟而已,平时他也不拿我当回事。”

    “你说的也是,没有兄弟朋友结交,哪里又能有义气而言。”潘宝山摇摇头,“不管怎么说,这回赵副乡长算是栽了,败走县城啊。”

    没错,赵副乡长彻底玩完,被一撸到底。说明http://www.qi-wen.com/

    理所当然,他的副乡长位子也就腾了出来,这正是郑金萍心花怒放的原因,她早就做好了晋升副乡长的准备。乡长梁延发早前在脱下她最后一件衣服时许过诺,只要副乡长的位置有空缺,一定会帮她争取。

    不过郑金萍有个强劲的对手,党委办公室主任周国防。这点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郑金萍是不会那么容易就能当上副乡长的。

    在夹林乡,以乡党委书记黄开建为核心的一帮,和以乡长梁延发为首的一伙,暗战得非常厉害,他们都想让自己队伍中的人走上领导层,以增加派系的实力。

    按理说,一般情况下乡长没能耐和书记对掐,可梁延发有点弯弯肠子,面对黄开建丝毫不示弱,这一点从党、政两办上就能看得出,人家乡镇积极响应精简机构号召,党委办和政府办纷纷合二为一,叫党政办,然而夹林乡到如今仍旧按兵不动。

    因为梁延发朝上面找关系,说鉴于目前夹林乡的实际情况,两办相对独立还是有必要存在一段时期的,所以政府办就倔强地生存了下来,成为梁延发麾下的主力军。来自http://www.qi-wen.com/每逢有分歧,梁延发便暗中发力,与黄开建展开一番角逐。

    现在,又有了争斗点,补选谁来当副乡长。

    两周后,黄开建先发制人,召开了乡党委会,研究提名补选副乡长建议名单,先报送县委组织批复同意,然后在马上要到来的一年一度的乡人代会上选举明确。

    会上气氛很紧张,除了黄开建和梁延发,党委班子另外几个人也都知道是怎么个情况,全耷拉着个脑袋先不表态。

    黄开建点了支烟,敲了敲桌子,“怎么都不说话,难道没有合适人选?我看党办主任周国防就很好嘛。”

    有两三个人立刻点头附和,说是。

    梁延发随即歪了歪脑袋咳嗽了一声,“要我说,政办主任郑金萍,她也不差啊。奇闻网

    马上也有两三个人应声而出,说对。

    “她郑金萍有啥能耐?”黄开建嘴巴一抖,“就凭着股没有芭蕉扇,也过火焰山的瞎闯劲,能行嘛,那样的人走上领导岗位,大开大合乱搞一通,啥样的底子能经得起折腾,夹林乡还要不要发展了?”

    “那周国防又有啥本事?”梁延发眉毛一皱,不愠不火地说道:“整天死趴趴的,哪里能看出半点生机和活力,就知道死搬照条循规蹈矩,要他当副乡长,夹林乡还要不要进步了?”

    几句话没说完,两人就呛了起来,都跟个好斗的蟋蟀一样,没有妥协服软的,一时不相上下。黄开建脾气暴,甚至还骂骂咧咧拍起了桌子。

    最后,向来保持中立的乡**主席提议,既然提名建议意见不能统一到一个人头上,干脆就把周国防和郑金萍两人都报上去,看县委组织部什么态度,如果两人都得到同意批复,那到底谁能当上副乡长还要看群众基础,乡人代会上差额选举见分晓。

    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算是达成的共识。

    转眼间一周多时间过去,已经进入阳历三月,没几天乡人代会就要开了。周国防和郑金萍两人明显躁动起来,都想着办法突击群众基础。

    这天午饭后,潘宝山像往常一样晃着膀子来到办公室,习惯性地往窗口一站,往外看去。

    一枝金黄的迎春花越过窗台,生机盎然。

    潘宝山捏住花条拉进窗内,一只越冬而飞的花大姐正伏在上面寻蚜虫,立刻惊得惶然振翅离去。

    “嗐,慌什么,你怎知我不是一副善心柔肠?”潘宝山叹笑自语,手指一松,迎春花枝柔和地弹回窗外。

    “哟哟,小潘真是好兴致,拈花赏玩手留余香,笑得那么自在。”郑金萍不知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地溜了进来。

    “郑主任中午好。”潘宝山一咧嘴,“迎春花看是好看,只可惜没有香味。”

    “真正的香味不在鼻尖上。”郑金萍摸了摸胸口,一脸春意,“在心里。”

    “我可没那么高的境界。”潘宝山走到办公桌旁拿了个一次性杯子,准备给郑金萍倒水。

    “今个儿天气真是好热呀!”郑金萍倏地一下甩掉外套,抛在墙边的长条沙发上,只剩下件坎肩似的低领衫。

    虽然只是三月初,但郑金萍喊热并不夸张,办公室空调开得凶呢,温度确实够高。

    其实潘宝山觉得这有点伤天害理,现在根本就用不着开空调,能省则省嘛。不过几乎所有的办公室都没停,差不多全都哗啦啦开着,没人在意Lang费那点电费,他们都说夹林乡政府办公室都是排房,没盖办公楼已经够节俭了,适当调节下室温不为过。

    就这样,潘宝山有时候也跟着开空调,要不心理有点不平衡。

    “是有点热,空调应该关了。”潘宝山很客气地笑着。

    “小潘你来的时间短,有些事还不知道。”郑金萍扭着腰上前两步,“我们夹林乡历来都这样,不到清明,空调不停,要不哪天倒春寒突然来了,冻坏了领导可怎么开展工作?”

    潘宝山听了肩膀直颤,还他妈开展工作,夹林乡穷得就剩下腿裆那点玩意了,哪里能看得出有领导半点作为?但是越穷越大方,越穷越好斗,瞧这院里的空调开得呼啦啦贼响,然后在这暖意融融的环境里,就知道拉帮结派明争暗斗,心思都用歪了。

    就说眼前补选副乡长的事,心里头急火的不仅仅是周国防和郑金萍,黄开建和梁延发党政两把手也卯足劲头干上了,他们都想让自己的人上位。

    这方面说句到家的话,潘宝山很为自己惋惜,如果早工作两年,凭选调生的身份,倒是很有可能冲击一下这个机遇。但他从去年七月底才上班,到现在只不过才半年时间多点,哪里有什么机会?除非真是有天上掉馅饼的美事发生。

    不过这会美事先不想,回到实际,凭目前情况了解,潘宝山觉得周国防还可以,他看上去很老实,就是老实的有点过头,好像没什么本事。至于郑金萍,潘宝山不认同,她纯粹就是卖骚的主,一直卖成了梁延发的红人,当然,论才干,她确实要比周国防强一些。

    不管怎么说,抬手不打笑脸人,现在郑金萍灿烂地找上了门来,表面话还是要说的。“是啊郑主任,你马上就要成副乡长了,也得多注意点领导身体,可别冻着了。”潘宝山这么说,意思很明显。

    郑金萍也不傻,当然听得出来,“欸哟小潘啊,事情八字还没一撇呢,这么说可不好。”

    “郑主任你可别谦虚,从德能勤绩各个方面看,副乡长的位子是非你莫属了。”潘宝山把水倒好,送到郑金萍面前。

    郑金萍手指轻挑夹过纸杯,“不回宿舍午睡会?”

    “没那习惯,一般就泡杯茶,看看杂志报纸时间也就差不多了。”

    “到底是小年轻啊,有精神。”

    “郑主任,我是有精没神,还谈不上精神呐。”潘宝山笑笑。

    这明显是个逗俏话儿,二十八岁的郑金萍似乎很享用,乐得一晃身子,把纸杯放到办公桌上,“今天可不跟你开玩笑,小潘,你可要真的支持我哟?”

    点头都还没来得及,潘宝山胸口已开始“嗵嗵”地敲起鼓来。此时郑金萍两手撑在办公桌上,无袖遮挡的胳肢窝处,隐约露出腋毛尖儿来。

    郑金萍看到潘宝山目光所及,咯咯一笑,先是作懒散状两臂平展慢慢上翘假装打了个哈欠,紧接着曲起两臂向后作拢头状。潘宝山一掐大腿暗叫真是要了命,郑金萍这么一扭作,左右两小撮黝黑乌亮的腋毛全她妈的风骚而又挑逗地直接蹦到他眼珠子里,一览无余。

    这是潘宝山到目前为止所见过最具风采的腋毛。以他的见识,只知道腋毛长期处于又捂又挤的闷热环境中,而且极少见阳光,大抵都是形状稍稍弯曲,色质微微黄,尤其是在夏季,一不留神上面还会附着黏连恶心的白膜。可郑金萍的竟如此有光泽,莫非她把自己当成是Lang漫的法国女人,有心以此为美特意呵护?不过说实话,在她身上,所见只是一个“Lang”字,跟“漫”字一点都不沾边。

    突如其来的境遇让潘宝山措手不及,惊慌失措间他端起倒给郑金萍的水抿了两口,浇浇心头旺火。

    “咿呀,水是倒给我喝的,你咋端了起来?”郑金萍摆了副嗔相,最大限度地舒展了腰身前探,隔着办公桌自己伸手重新拿了个杯子,“看来要丰衣足食,还得自己动手吆。”

    潘宝山几乎要窒息,郑金萍相当于是俯身把深“V”领下的那两团东西送到了他眼皮子底下。潘宝山没敢大胆放肆地观摩,只是两眼微闭只闪一条缝儿偷偷地斜瞄着。

    郑金萍拿了纸杯,看着潘宝山扭捏一笑,转身去倒水,不知是有意无意,碰到了桌角的一堆材料,哗啦一声散落在地。“啊呀,咋会这个样子呢?”郑金萍赶忙放下纸杯去捡。

    两步之遥的距离,郑金萍分开笔挺着的两腿,大幅度弯下腰,左右来回移动重心,一张一张地捡拾。这个仪态,十分主动而又敞亮地展示了她丰圆且富有活力臀型。

    对任何人来说,这都算得上是极具诱惑的姿势,恐怕没有不想尝试一下那销魂的感觉:竹签棍儿穿糖葫芦。

    潘宝山一下竖直。

书名:官路杀局》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官路杀局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神农医仙混都市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神农医仙混都市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神农医仙混都市目录预览:第一章第二章第一章日落黄昏,炊烟袅袅。已经盛夏,山村依旧很热。村子旁边的一处小树林,一只黑狗正趴在一只黄狗的背上,坐着苟合之事。“小轩,咱萧家的医术可谓超凡,并不是伪中医,而是历经数千年的医学传承。”“咱们家族的医术,需要配合心法《龙凤诀》的使用,之所以你二十一岁,仍然没有修炼出半点真气,是因为这门心法,需要和女人交合,才能提升实力。”“情债累世,切记不要贪图女色,误了自己的医心……”此刻的萧轩坐在椅子上,脑海中回想着爷爷去

  • 近身妖孽兵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近身妖孽兵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近身妖孽兵王目录预览:第一章救美被诬陷第二章叶落的过去第一章救美被诬陷下了飞机,当叶落一只脚踏入江海市这片土地的时候,九年前他生日当天那如同地狱一般的画面,一幕幕浮现在他的面前。就在这个时候,机场内忽然出现了一声抢响,吓的里面的人一个个抱头鼠窜,拼了命的往外跑。叶落第一时间看向了枪响的方向,然而他并没有发现开枪的人。不过很快他就注意到了一个女人,准确的来说是一个身材高挑的极品美女,而这一次他之所以会回华夏,和这个女人也有关系。突兀的,叶落看见一道寒光闪

  • 婚情袭人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婚情袭人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婚情袭人目录预览:第一章不孕症第二章登堂入室第一章不孕症暧昧而又迷乱的夜晚。女子脸色潮红的躺在床上,眼神迷离的看着,眼前的男子,一件件脱落自己身上衣衫,她没有反抗,眼神里甚至随着衣衫的掉落,出现了那么浓浓的期待与解脱之意。很快,女子那如牛奶般白皙,吹弹可破的肌肤,完美的身材,一丝不挂的,展现在了男子面前。再配上那精美的五官,栗色的卷发如丝般散落在白色床单上,有几缕发丝调皮地拂在香肩上。此女可以说是不可多得的尤物,任何男人看到这一幕,恐怕都会血脉喷张,动心

  • 迷情六月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迷情六月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迷情六月花目录预览:第一章屈辱借钱第二章卖身仇人第一章屈辱借钱这是一家不大的理发店,一共就十几平,店里面有点肮脏和陈旧,有一个男人正在给一个中年人做头发,另外一个‘精’瘦的中年人四仰八叉躺在沙发上哼歌。躺在沙发上这位,就是这家理发店的老板胡哥。年轻而漂亮的洗头妹卓素心走到他面前,弯着腰,小心翼翼地说道:“胡哥,我想跟您预支点钱,半个月工资就行。”“那怎么行?店里面洗头妹除了你,还有小梅,给你预支了工资,小梅肯定不高兴。”胡哥掏出打火机,点燃一支烟,眼角在

  • 盛宠之吻上恶魔小新娘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盛宠之吻上恶魔小新娘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盛宠之吻上恶魔小新娘目录预览:第1章捡她回家第2章全新的赋予第1章捡她回家盛夏六月,S市不起眼的一家孤儿院迎来了它自建成以来第一位尊贵的客人。叶家的声名,早就远播到了国外,闹了几个月沸沸扬扬的财产争夺,终于在正统继承人悄然归来之后落下帷幕。人心未定,股价难平,这些公益慈善活动,必不可少。院里仅有的两个年轻的女大学生义工,趴在三楼的窗口边观摩那停在路口的一排加长豪车,统一的黑色,高贵而低调,轻易彰显了它们的主人是有多么的富有。还有那些堵在门口的记者

  • 秘密规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秘密规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秘密规则目录预览:1赌博,是一场人生的赎罪2青姐带我入行1赌博,是一场人生的赎罪我叫张海龙,就读广州某三本院校,大学学的是推拿专业,推拿因为保健行业每个地方都会有,而且从来不缺生意,所以我找工作比较容易。但休闲场所大家都知道,里面有小姐和男公关,说难听点就是‘鸡’和鸭,在别人看来,这是一个很污的行业,谁要是去做这个,就是给家里人丢脸,因为这样,我一直隐瞒着家里人,告诉他们我只是在酒店上班。当然我的工作不是做鸭子,只是做做足浴、桑拿什么的套餐,这个大家都很熟悉

  • 我和女顾客的那些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我和女顾客的那些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我和女顾客的那些事目录预览:第1章售后服务专员第2章茶几第1章售后服务专员宋吉是女性高端定制内衣公司的一名售后服务调查专员,他时常被一些美女客户纠缠,尤其是那些欲求不满的少妇!这一天,他接到一个电话,一名客户反应刚买的产品出现了质量问题,他必须尽快处理。按照客户提供的地址,他来到了盛世龙岸小区。盛世龙岸是新田县最高端的住宅小区,房价动辄六万起步,能住盛世龙岸的人,非富即贵。3栋,6号,是这里没错了。宋吉看了一眼手机里记录的地址,再三确认,然后敲了

  • 婚情蚀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婚情蚀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婚情蚀骨目录预览:第一章一晌贪欢第二章人向钱看,无可厚非第一章一晌贪欢第一次遇见凉博川时,是在凉家的老宅里。他一身笔挺的西装,身形高大挺拔。面容肃穆,矜贵中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后来,我断断续续的从闺蜜口中得知。那是她二叔,开了一家公司。有钱人的代名词!第二次遇见凉博川时,是在威斯丁酒店的床上!正确来说是。我扒光了他的衣服,骑在他身上……三天前,外婆心脏病复发,需要一大笔钱动手术。舅舅一家东拼西凑。可离手术费,还差了一大截。我打小就跟外婆的感情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