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毒后在上,朕在下 最新章节

2017/12/4 2:41:59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毒后在上,朕在下

第1章

月黑风高,很适合杀人!

龙暖暖猛地从床榻上坐起,小手捂着心脏,脸色一片苍白。来自http://www.qi-wen.com/

“不!”她冷汗伶伶,香躯乱颤,只因为那个男人的眼神。

那个男人,她背叛了组织,想要与他私奔的男人。

拿着她的保险箱,那个男人对着她甜蜜的勾勾手指,“暖暖,来啊,让我好好的看看你!”

她喜欢他唤她暖暖的音调,柔柔的,媚媚的,细细的,让她全身都颤抖。

那个男人是个**,她活了二十三年都没有见过的绝美男人,融合了风云小妖《第一妾》中天问的绝美飘逸,冷逸尘的妖媚惑人,还有玥南宸的痴情不改。

她爱那个男人,所以背叛了训练她十五年的组织。

明明知道也许她跟他根本离不开中国。

可是她还是心甘情愿。原文qi-wen.com

据说她母亲也是这样的一个女子。

爱上了风流多情的父亲。

可是换来的却是一生痛苦,甚至走投无路,将她抛在了孤儿院。

她不是母亲,所以不会输。

暖暖甜甜的笑着,向着那个男人伸出纤细的手臂。

“暖暖……”他轻轻的喘息,低抑的声音在她耳边流转,“我不能带你走了?”

“啊!”攀上顶峰的女子缓缓的张开眼睛,眯了那张有着泪痣的一双眼,“什么?”

“因为我爱上了另外一个女人!”他声音丝丝。

“龙暖暖,如果有来世,不要如此的轻信一个男人!”

环望四周,龙暖暖确定自己没有死,只是身体的异样让她不悦的皱眉。奇闻网

冷冷的起身,眉宇之间尽是疑惑,环眸四望这破旧的宫殿。

明明刚才是那个男人的房间,如何到了这里?

如果是梦,为什么心痛的感觉如此的清晰强烈?

脚下的青石板冰凉。

身上的白色衣裙,在冷风中翻飞,修长Xing感的双腿,散发着勾魂摄魄的光芒。

龙暖暖弯下身子,从小就被用作用毒训练的她立即明白身体的异常是因为什么。

不是因为先前那个害死他的男人,而是她中了药!

她在做梦还是穿越?可是不管是什么,她都不会让下药的人得逞!

环眸四望,四周落败的景物在幽暗的烛光中显得有些可怖。

什么鬼地方!

龙暖暖强自支撑起身子,黑眸之中闪过一抹冷寂,她必须找到解药。

推开破败的房门,借着微弱的月光,黑发白衣的龙暖暖感觉自己就像是漂浮在这异世的一抹幽魂。版权http://www.qi-wen.com/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过后,一抹银白映入她眼帘。

男人!?

龙暖暖冷笑,望着那男人,眸中闪过冷冽算计的光。

一个很好看的男人。

银白衣衫,发丝缕缕沉下,温柔蜿蜒在身后,衣袍薄透轻贴身姿,背影修长,被宽大的绸纱包裹着,平添了几分弱质。

脸白唇红,只是一双锐利阴鸷的眼,破坏了那柔和。

这男人不简单!龙暖暖硬是喘了口气,忍下冲上去的冲动。眸光四射。网站qi-wen.com如果有第二个男人,她绝对不会考虑这个男人!

可惜回应她的只有黑暗。

身体一阵阵的燥热,她知道如果不是她从小尝百毒,意志坚定,这一会恐怕早已经迷失了理智。

那男人站在她面前停了下来,眯了一双勾魂的细长的眼,饶有兴致的盯着她。

这种时候,男人的任何一个眼神都能让龙暖暖发作,更何况是这么一个俊美的男人。

龙暖暖拼命的克制住自己那无限飞奔的心思,一把抓住了那个男人的衣领,“帮个忙,可以吗?”

那男子微微的皱眉,眼神似乎更是犀利阴狠,可是在那阴狠之下,似乎又隐藏着一抹得意与笃定。

他只是解毒的工具,她没有必要猜想这么多!

龙暖暖一把将男人拽进了那破旧的房间。

“不好,皇上进去了,回去禀报七王爷!”房间外,暗影中,黑衣人惊声道,很快就有另外一个黑影飞奔而去。毒后在上,朕在下 最新章节

将男人掼在那唯一的床上,龙暖暖轻喘了一口气,“快点**服,我等不及了!”

那男人缓缓的抬起绝美的脸,忽的柔柔一笑,那满脸的风情让龙暖暖不悦的眯眯眼。

她只是想要他解毒,他高兴个什么劲?

“你太慢了!”宛如饿狼扑食一般扑上去,手起衣落,面前一片炫目的白。

从没见过哪个男人的身体会白成这样,那柔韧的小腰身,修长的白玉腿,竟然精致的没有一丝的瑕疵,如果不是双腿之间清清楚楚,她都怀疑他是男扮女装。

男人半卧在床榻上,邪魅着看着她,那红唇衬得更加妖艳耀眼,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咬上一口;那阴霾的眼神染上了些许情意,细长的美眸更是变得妖娆,使整个人看起来若**的药,引人难耐而躁动。

也就在此时,房间外一阵躁动,龙暖暖皱皱眉,转眸就见外面的漆黑不见,已经是灯火辉煌。

瞧热闹的人来了么?她就知道她中这药不简单,不过她不会让他们失望!

床上的男人,眉眼之间闪过一抹慌乱。

“别怕,我们继续!”

男人白皙的脸顿时变得通红、

“处男?”龙暖暖扬扬眉,非常好心的问道。

男人不说话,只是眉宇之间多了一些疑惑。

“放心,人都有第一次的!”她好心的劝慰着他,冰冷的手指中多了一把匕首。

第2章

这是她醒来的时候从角落中摸到的,正好派上用场。

房间外,一紫衣男子冷冷的站着,面容深邃鼻梁高挺,一双眼瞳更是漆黑如墨,一身劲装,更是让身形伟岸,不发一言,紧紧抿着的削薄唇角,有着响尾蛇般的无情,浑身冷寒的气质让身边的所有人噤若寒蝉。

“寒玉,你确定吗?”男子缓缓出声,在望向那简陋的房间之时,冷沉寒冷的双眸中终于有了一丝丝的温柔,但是很快便被那浑身的暴戾所取代。

“是!”身旁黑衣人恭敬的开口。

男人突地大步上前。

“爷……”寒玉似乎想要拦,却终究还是没动。

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爷能忍到现在已经是……

就在男子接近那房门之时,那门幽幽的打开了……

一双玉白修长的双腿先伸出房门,所有的人都屏神静气。

白衣飘飘,黑发飘扬,慵懒的倚在房门上,手挽了青丝瞄了四周林立的官兵,龙暖暖纤手一挥,“这男人太差劲了,本小姐余毒未清,换个健壮的来!”

“朕的皇后,你刚才说什么?”幽幽的,淡淡的,强忍着痛意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

“我说你太弱了,经不起我的折腾!”某女扇着小手回头,语气不屑,但是却迅速的身体僵住。

朕?皇后?再次环眸望向门外身着古代盔甲的侍卫,古装的男子,还有她身上的白色衣裙,龙暖暖终于从被Chun毒控制中闪出一个结论,她没死,而且穿越了!

也就在此时,众人对望了一眼,迅速的想到了什么,但是却迅速的抬头,整个场地迅速被一种暴怒席卷。

紫衣男子站住,黑色的长发因为夜的力量而飘荡在风中,根根细亮如丝,一双深若冥海的眸子瞬间掀起滔天巨浪,跳动着愠怒的火焰,高挺的鼻梁下,薄薄的鼻翼张翕着,正极力平息着心头的怒意,他突地握紧了双拳,再向前走,面前却突然落下三个人影。

领头的一个玄衣男子身负长剑,身材修长,二十多岁的年纪,却由内而外散发出一抹凌厉的傲气,但是在见到紫衣男子之时,他下颌微微低了,似乎有些犹豫,但是最终还是伸出手,“七哥,你不能进去!”

身后两名分别背着萧跟琴的童子模样的少年,分站在玄衣男子身后,形成三足鼎立之势。

“就凭你?”紫衣男子抬手冷冷的放在玄衣男子的手臂上。

身后十几个黑衣人也都上前一步,将三人包围。

玄衣男子脸色微变。

“哎,别着急打架,有时间不如替我解毒!”剑拔弩张对峙的时刻,一个甜腻慵懒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来。

众人再次望向那倚在门边看起来异常慵懒的女子。

紫衣男子大步上前,那玄衣男子犹豫了一下,还是让开。

整个慕容王朝,连皇上都要忌惮的元圣王爷,他怎么敢拦!

“暖暖!”紫衣男子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臂,“你怎么样?有没有被这个卑鄙的男人……”

“圣漓,朕是皇上!”男子幽幽的声音这次带着不满再次传出。

“本王说过,谁敢动暖暖一下,就是天王老子,本王都不会让!”男子冷沉的声音在这寒夜冷冷的响起。

“别说了,既然你对我这么好,不如进来啊!”龙暖暖再次感受到了那抹翻腾而起的烦躁,既来之则安之,她不管这个男人是什么身份,只要能解她的毒就好!

紫衣男子一把抱住暖暖,暴怒的眼中忽的闪过一抹让人窝心的温柔,“你不后悔?”

紫衣下一抹古铜若隐若现,暖暖清晰的听到了自己咽口水的声音,“只要你别后悔就成!”

一把将男人拽进来,但是在看到房间内的情景之后,男人的眸色一怔之后,一抹阴沉的笑意浮上唇角。

“皇上,滋味如何?”慕容圣漓大步走到床榻上,细细的看了男子手腕上的伤口,恶作剧一般,将它抬起来,那五公分的口子,扒着口就呈现在男人的面前。

男子苍白的脸更如白纸,阴霾的眼睛也更是深沉,他低声道,“圣漓,这是朕的皇宫,你面前的女人是朕的皇后!”

慕容圣漓的眸中迅速的闪过一抹狂妄,“皇上,你这话说了三年了!”复得,他垂下眼,那狂妄迅速的被一种心痛所代替,“如果你不是皇上,如果不是有父皇的遗诏,你以为……”

慕容圣漓那冷沉狂妄的气势压下来,那躺在床上被缚成粽子装的皇帝却突然笑了起来,笑的那么的诡异,无邪。

“我要解毒!”就在两个男人之间流着诡异深沉的对立之时,龙暖暖的声音再次不耐的响起来。

常年研究毒药,自然有另外一种解法,最笨的人,才会用男人解毒。她龙暖暖既然没有死,重生,那就好好的活着,再也不会为一个男人动心!自然也不会贸然的将自己交出去,除非她愿意!

“好啊!”紫衣男子缓缓的站起身来,大步走到她面前,仿佛是抚摸上好的瓷器一般,眷恋的抚摸着她的下颌,“暖暖,我就在这儿,你来吧,只是,可不可以不用那样残忍的方式?”

他说着,突地低下头,吻住暖暖的唇。

体内好不容易克制下来的毒Xing,再次被这个吻点燃,龙暖暖不受控制的嘤咛了一声,不自觉的将身子拱向了他。

“慕容圣漓,这是朕的皇宫,你抱着的是朕的皇后!”突地,冷寒的一句话幽幽的响起。

第3章

虽然同样的内容,但是这次,声音中多了一抹不容抗拒的威严。

与此同时,门外的玄衣男子冲进来,一剑挑开了他身上的绳索。

龙暖暖终于从男人带给她的旖旎中惊醒,身子后退,想都不想,啪的一巴掌,狠狠的挥在慕容圣漓的酷脸上。

全场一片静寂。不是震惊圣元王爷当着皇上的面亲吻皇后,而是因为皇后那个耳光!

圣元王爷被打了!

几乎在瞬间,所有的人都直觉的向后退了一步,包括那刚刚被解救的,身材瘦削,似欲乘风归去的皇帝慕容圣婴。

慕容圣漓望着女子,没有想象中的愤怒,那双冷沉的眸子里,有的只是疑惑与惊讶。

“你到底是谁?”他猛地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凌厉的眸光几乎要将暖暖射穿。

她不是他的暖暖,绝对不是!

糟糕!暖暖暗叫一声不好,这个什么王爷敢在皇上面前公然轻薄皇后,说不定是个功高盖主的主,再瞧这皇帝,此时完全一副弱不禁风,一脸白痴的模样,空有一副好看的皮囊而已,在自己的皇宫里都不能做主,简直就是一个窝囊废……

师父说过,这世界上有一种利剑最是杀人与无形,那就是笑里藏刀!

暖暖突然笑得异常的娇媚,温柔,她抬起头,对着圣元王爷柔声道,“我就是暖暖啊!”

“怎么圣漓你连你最爱的女子都不认得了?”

龙暖暖猛地回了头,许多年之后,她后来一直记得那天晚上他的眼,那双眸极深极浓,黑幽得没有尽处。眸心中央隐约有着光影跳动,情绪是如此丰沛而复杂,似乎欲传达些什么。可是表情,不动声色,淡然。

也就在后来,龙暖暖见识了这个男人的扮猪吃老虎!

或许此时龙暖暖的神情与声音与这个世界的暖暖很像,那圣元王爷满脸的阴厉突地在瞬间变得柔和,他低眸,将眸光落在她光着的脚上,手臂猛然一用力,暖暖是觉着身子一轻,便被那圣元王爷抱在了怀中。

房门外响起一阵惊呼声。

圣元王爷虽然一直与皇上不合,但是为了某项共同的目的,两人一直维持着表面上的和平,可是如今在大庭广众之下,圣元王爷竟然亲自将皇后娘娘抱在了怀中……

“圣漓!”细长阴厉的凤眸染上了一股无法抑制的怒气,就连那淡漠的声音也充满了阴鸷与威严。

暖暖能够感觉出那个皇帝这次是真的怒了!

圣元王爷抬眸,眸色中赫然是一抹显而易见的挑衅,他突地低头,再次将两瓣唇压在了暖暖的唇上。

暖暖只觉着那唇冰凉。她直觉的转头躲开。

仿佛瞬间,暖暖似乎如遭电击,一种说不清的异样迅速的流窜到四肢八骸。

耳尖是她的敏感点,这个秘密只有那个背叛了她的男人才知道!

这个圣元王爷……

粉白的皮肤再次蒙上了暧昧的色彩!

“来人!”男人低沉的一声大喊惊醒了龙暖暖心中的迤逦,她抬眸,看着那个有着一双阴鸷双眼,却笑得无比明媚的男子说道,“速去请御医给皇后娘娘瞧瞧!”

龙暖暖感觉到慕容圣漓听到这句话之后,抱着她的双臂猛然之间放松。

“等我,暖暖!”四个极轻的字,却带着太多的痛苦与思念缓缓的划过暖暖的耳边。

暖暖的脑中突然响起那笑的阴险的皇帝方才说过的一句话。

这个也叫做暖暖的女子是圣元王爷最爱的女人!

只是可惜……暖暖突地冷笑,最爱?这个世界上的男人还靠的住吗?

她抬眸,想要冷笑,却为了不再让这个圣元王爷起疑心,只是冷冷的闭上了唇。

房间中的烛光洒落在圣元王爷的身上,在周围晕起了淡淡的光圈,将那鬼斧神雕的深刻容颜,渡上层温柔的颜色。

当那满脸的阴鸷之色全部融化的时候,龙暖暖才发现,这个圣元王爷竟然是一个绝美的男子,他的美丽绝伦无法用任何词汇形容,黑色长发如瀑布般随Xing的飘散着,在那令人生畏的冷漠和疏离之后,那偶尔流露出的温柔更加的可贵。

“皇上,御医来了!”背负着长剑的玄衣男子站在门口低声道。

暖暖感觉到了那个玄衣男子紧张的眸光。

慕容圣漓眷恋的将龙暖暖放下,他抬起眼,望向皇帝,那温柔一闪而逝,声音中透出一抹不耐,“本王的耐心有限!”

那皇帝不说话,只是照旧那样站着,轻渺得仿佛是阵云烟,勾勒唇角,呈出愈发不真实的笑意。

“走!”慕容圣漓冷冷的回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也就在瞬间,冷宫外的人走了几乎七成,只剩下十几个侍卫。

原来大部分的人是那个圣元王爷的人,这个圣元王爷似乎比这皇宫中的皇帝势力更大!

“呵呵!”突地,暖暖听到了那皇帝轻笑的声音,她转眸看着他,他的笑容魅惑若夜幕弦月般清澈纯洁,却是最纯洁的匕首里住着最邪恶的灵魂。

暖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一双阴鸷邪恶的眼睛!

“皇上,您受伤了?”那御医进来,自然很明显的看到皇上那还在滴血的腕部。

“先去看看皇后!”

暖暖听出了他声音中的嘲讽。

“皇后您……”那御医赶紧回身。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解决!”龙暖暖冷冷的开口。

她用她自己的方法已经解了一半,自然不能半途而废。

第4章

回身,眼睛冷冷的瞄了那背负长剑的玄衣男子,龙暖暖轻声道,“我要你的一碗血!”

“啊!?”那玄衣男子脸上的冰冷有龟裂的迹象。

“给她!”皇帝的声音幽幽的响起来,还是带着笑意,只是那笑意已经变得意义复杂。

“需要脱光衣服,因为天气寒冷,你要运功避寒,这样你的血液就会流动的欢快,这解药的效果自然就好!”龙暖暖再次懒懒的补上一句。

皇帝含笑的唇角微微的抽搐,他终于明白自己被扒光的原因。

“皇兄!”那玄衣男子脸上闪过一抹羞赧,纯纯的,很是可爱。

“你会解毒?”那皇帝却将话头对准了暖暖。

“会一点!”暖暖淡声道,“快点吧,一会本小姐没事了,还要找那下毒之人算账呢!”

在她毒医的面前班门弄斧,她会让他生不如死!

那皇帝突地挽起一抹莫名的笑意,他对着那玄衣男子道,“圣倾,给她!”说完,他缓缓的凑向前,在暖暖的耳根低声道,“皇后,身体无恙之后就请回到你的灵鹫宫吧!”

“好啊!”暖暖直觉的答应。

那皇帝的脸色微变,他愣愣的看着暖暖好久,绝美的脸上再次浮出一抹笑意,只是那眸子却更是幽深阴遂。

御书房,慕容圣婴静静站在光与影的重叠交错之下,许久许久。

“皇上……”那分别背负着琴与萧的两个玉面童子进来。

“冷琴、寒萧,那个女人不是皇后!”慕容圣婴的声音带着说不出的情绪冷冷的透出来。

“什么?”两名玉面童子显然是非常的吃惊。

“朕很确定!只是不知道她用什么办法瞒过了圣漓!”

在那个女人扇向慕容圣漓的时候,他明明已经开始怀疑,可是为什么最后却又相信?

“那真的皇后去哪儿了?那个女人为什么与皇后如此相像?”冷琴急急的开口,看得出来他的个Xing比较急躁。

“如果真的不是就好了,慕容王朝有救了!”寒萧幽幽的开口。

慕容圣婴眸色蓦然一寒。

但愿天保佑皇朝!

一队队伍浩浩荡荡的出了宫门,可是那守卫宫门的侍卫在看到为首的紫衣男子之时,跪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

“爷,今天龙小姐似乎很奇怪!”寒玉终于忍不住开口。

圣元王府的人从来不会称呼龙暖暖为皇后,这是规矩!除非有一日,那坐上皇位的是圣元王爷!

慕容圣漓握着缰绳的手微微一紧,但是很快释然而笑,“是她,没错!”

那耳尖上的小红痣只有他知道,曾经,她最喜欢就是让他那样轻轻的噬咬,那是他们之间最暧昧的秘密。

不会错!

“可是……”寒玉还是觉着怪怪的,她竟然连爷都打了!

“可能她又想玩什么!”慕容圣漓的声音中满是宠溺。

看到凤舞宫三个大字,龙暖暖微微的皱皱眉头,虽然现在她非常的疲累,但是确定自己的听力没有问题,她听到那个皇帝说的是灵鹫宫,怎么将她送到凤舞宫来了?

“喂,走错地方了吧?”龙暖暖不悦的开口,现在她可是非常的疲累,想要躺在暖暖的被窝里好好的休息一下,然后再好好的梳理一下发生在她身上的怪异事件。

慕容圣倾疑惑的皱皱眉头,“就是这啊,这不是皇嫂的寝宫吗?”

是凤舞宫?龙暖暖眸色一寒,脑海中立即迸出那宛如小白兔一般无害,笑的异常温柔,可是那眸光却异常阴鸷,深邃的皇帝小儿来,难道他是有心试探她?

她露出马脚了吗?

“那灵鹫宫是谁的寝宫?”龙暖暖低声问道。

慕容圣倾的面色上快速的闪过一抹惊异,他吃惊的望着暖暖,不确定的开口,“皇嫂,你怎么了?”他再次环望四周,“这灵鹫宫在宫里是不可提起的禁咒,难道皇嫂忘记了吗?”

暖暖一愣,看来这皇帝真的是对她起疑了,这样也好,反正她的毒也解了,趁机离开更好。不过……她环望一眼在夜色中的高楼玉宇,恐怕要离开也是明日,她在这儿人生地不熟,总需要一些盘缠。

“不提就不提,那我进去睡觉了,你自便吧,不用送了!”。懒懒的摆摆手,暖暖随意的身姿一摆,裙角飞扬,任Xing飘舞在空中,径直进了凤舞宫。

慕容圣倾呆呆的站着,手腕吃痛,不禁皱了眉头,难道是他瞧花了眼,这龙暖暖怎么这么爽快进了凤舞宫?当日他与皇上的那番争执,他可是言犹在耳,她说过,她就是死在冷宫也不会回凤舞宫。

到底怎么一回事?

凤舞宫中,跪了满地的奴才。

“皇后娘娘,您终于回来了!”一个满脸老泪的中年嬷嬷向着暖暖重重的磕头。

“你是谁?”腹中饥饿,一边灵活的窜到桌边拿了糕点充饥,一边懒懒的躺在床榻上淡声问道。

“娘娘啊,您是怎么了?您怎么连奴婢都不记得了,奴婢是桂嬷嬷啊,是从小伺候娘娘的桂嬷嬷!”那桂嬷嬷一惊,那眼泪更是流的哗啦哗啦的。

暖暖烦躁的挥挥手,她现在不想管什么桂嬷嬷,容嬷嬷,她现在只想睡觉,真的好困哦!

“好了好了,别哭了,吵死了,都下去吧,我要睡了!”拍拍小手上的饼渣,既来之则安之,龙暖暖径直翻过身去熟睡。

那跪了一地的奴才你望望我,我望望你,正不知所措之际,一阵震天响的呼噜声响起来。

第5章

众人一愣,这才意识到这可怕的呼噜声是已经睡熟的皇后娘娘发出来的,于是在桂嬷嬷的一个手势下,众人都悄悄的退了出去。

那桂嬷嬷关上房门,摇摇头,心中想道,“娘娘她已经许久没有这样睡熟过了,自从进了这皇宫……”她环眸四望了一眼,就坐在门前,守着里面熟睡的龙暖暖。

不知何时,房中突然多了一抹身影,他静静的伫立在暖暖的床前,听着她熟睡的声音,那犀利阴鸷的眸中突然涌出一抹说不出的清明。

这个女人到底是谁?明明是龙暖暖的模样,却又偏偏……他望向地上的绣花鞋,以前的龙暖暖就像是有洁癖,这宫中是不能有一丝乱,一丝脏的,而她……

“谁?”虽然很是疲累,但是常年锻炼的警觉Xing还是让她在瞬间坐起了身子。

龙诞香烛下,那个皇帝站在他的面前,一双漆黑幽深的眸子里盛满了玩味,“皇后可真是警觉啊,朕已经将呼吸放的很轻了,皇后还是感觉的到?”

暖暖一愣,头有些痛,直觉的伸手按了曲池,合谷与列缺,只是可惜没有银针在手,疗效差一点。

慕容圣婴望着暖暖的奇怪动作,那细细的唇角突地非常有兴趣的拉长。

暖暖抬起头来的时候,正好对上他的表情。他的唇,有些薄,这让他的孱弱中带了些阴狠与张扬,但是这男人却将这几种气质恰如其分的柔和到极致。

“我尿急!”龙暖暖直觉的出声。

“呵呵!”那皇帝突地轻笑出声,凤眸流转,隐隐縕了丝轻芒。

眸色一暗,龙暖暖知道又上了这个皇帝的圈套了,既然他早就怀疑了她,她又何必遮掩,正准备摊牌,突地见那方才前一刻还笑得冷沉的皇帝,猛地滑倒在地上,全身抽搐。

龙暖暖一惊,一只手搭在他脉搏之上,惊声道,“你中了毒?而且这毒还不是一天两天了!”

虽然浑身痛楚,慕容圣婴的眸色中还是再次迸发出一抹惊异,“能治吗?”

“当然!”直觉的回答,龙暖暖一张小脸笼罩上一层得意,“这点小毒难不倒我,只是我需要时间调配解药!”一边用手按着那皇帝的Xue道,减轻他的痛苦,一边等他毒Xing发作过去。

“不过我不白解,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情!”这是他们组织的规矩,谁也不能破坏。

“好!”慕容圣婴点点头。

“娘娘!”房门突地推开,桂嬷嬷看着眼前的情景眸色中迅速闪过一抹惊异,她上前,将龙暖暖拉起来,“娘娘您这是干什么?”

“为他解毒!”龙暖暖答得理所当然。

桂嬷嬷面色一寒,将暖暖拉到一边,“娘娘您是怎么了?这毒可是圣元王爷下的啊!”

龙暖暖一听,心中更觉诡异,那个圣元王爷到底是多大的势力,竟然连皇上也敢毒害?而且……她直觉的回眸看了那皇帝,只见他倒在地上,望着她,那唇角却是翘起的,含了一丝怎么都瞧不清的笑意。

龙暖暖突然觉着浑身发毛,她怎么忘记了这个皇帝表面看起来温柔好说话,其实内里却是腹黑又阴沉的,他在冷宫里试探她就是证据,现在又明明知道是圣元王爷下的毒,却偏偏让她解……

还有啊,这桂嬷嬷说话也是诡异,圣元王爷下的毒为什么就不能解?

龙暖暖微微的沉吟,她知道这一切都是需要她解开的疑团,只是现在她刚刚醒来,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是一团糟,她需要冷静,需要破解谜团才能确定自己下一步要做什么,毕竟现在她已经不是现代那个杀手龙暖暖,而是皇后龙暖暖。

“皇后?”慕容圣婴在唤她了。

桂嬷嬷担忧的皱皱眉,提醒着还在沉思的龙暖暖,“娘娘,皇上……皇上在喊您呢!”

龙暖暖回过神来,转身走到慕容圣婴的面前,再次把了他的脉,现在他脉象平和,那毒已经发作过去了。

“皇上方才说,只要我能解了你的毒,你就答应我一件事情,什么事情都可以吗?”暖暖收回小手,盘腿坐在那皇帝面前,一副谈判的架势。

慕容圣婴已经从方才的狼狈中摆脱出来,又恢复了那温柔无害的模样,只是那双眸子,却似乎更加的深沉了。

“皇后想要朕答应什么事情?”他说着,竟然伸出手来,握住了暖暖的手,整个人也倾身微微的靠近。

暖暖一愣,这皇帝的手竟然冰冷,冷的似乎没有温度一般,而他身上,有着一抹淡淡的梅花的香味,让人感觉似乎在那雪天的梅园。

“娘娘!”那桂嬷嬷又在叫了,似乎那皇帝握着皇后的手,她比皇后都紧张。

“现在还没有想好!”暖暖抽回她的手。她不能贸然提出来要出宫,在整个态势明朗之前,她最好不要轻举妄动。“而且你这毒也需要草药,我先找着,配出解药来,再跟你谈,如何?”

那皇帝突然再次抿了那细细的唇,连那双阴沉的凤眸也眯了起来,整个人似乎笑的更温柔,但是那股阴沉之气却是更重了。

龙暖暖突然觉着自己犯了一个常识的错误,这可是古代的皇宫,不是她的现代,在古代宫里,这皇上就是天,一句话就能让你死无全尸,就算你有武功,但是没有枪,想要闯出这皇宫也难!

龙暖暖暗暗的凝神戒备,虽然现在不是与皇帝翻脸的时候,但是她也不是那么好惹的。

那皇帝突然伸出手臂来,大手落在她的肩膀上,暖暖暗暗的抬眸,斜睨着那白的过分的大手。

毒后在上,朕在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毒后在上 或 朕在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情深误终生》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情深误终生》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情深误终生第1章不被祝福的怀孕莫小阮说,“我想看到这个世界,只是因为我想看到你。”可苏哲宇却说,“我一辈子都不会爱你……”那好,那我选择不再看到这个世界,不再看到你………………夜,漆黑。凌晨两点,时钟滴答滴答,清晰而缓慢。莫小阮睁着一双眼睛,空洞地看着天花板,脑袋里一片空白。手边,是一根验孕棒,上面清晰的两道红痕,红的如沾染了血迹一样,妖艳绽放。不错,她怀孕了。结婚五年,她还是怀孕了。五年里,她不知道吞下了多少避孕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20009》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20009》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20009第零章楔子必须当官刘飞站在学校宿舍的窗前,狠狠地吸了一口烟,望着窗外闪烁的霓虹灯,他的目光中闪烁着坚毅的神色。就在刚刚,一个神秘的男人找上了他,这个人是来给刘飞送信的。刘飞看完信后才知道,自己一直苦苦寻找的父母竟然还尚在人世,只是因为某种原因不能相认罢了。得知这个消息,刘飞又喜又恨,他恨父母为何会抛弃他,尤其是那神秘的男人最后说的话让刘飞非常愤怒:“要想和父母见面除非你的官职升到副厅级!如果你是个废物,我可以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16555》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16555》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16555第1章被架空的Z长七月飞火。太阳炙烤着大地。天气闷的让人发慌,稍微动一动,便满身是汗。关山Z。Z长B公室内。柳擎宇静静的坐在Z长的位子上,心中思绪万千。今天,是他军转干之后,正式上任Z长的第二天。他是前天下午在景林县县W组织部的一个排名最末的副部长李有福的陪同下来到关山Z的。当天晚上在Z里LD陪同下吃了晚饭之后,李有福便连夜赶回县里了。此刻,是上午10点钟,柳擎宇已经在B公室里面坐了2个多小时了,然而,在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12345》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12345》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12345第一章南柯一梦叶鸣刚刚从省地税J学习回来的那天中午,就做了一个很荒唐的梦:在梦里,他与同办公室的陈怡姐紧紧地拥抱在一起。那种销魂蚀骨的滋味,令他在一瞬间只觉得骨软筋酥,幸福得差点儿晕眩过去——“刮凉粉哦——”窗外忽然传来一声长长的、尖利的吆喝叫卖声,把叶鸣从春梦的激情中倏地拉到了现实世界。他迷迷朦朦地睁开眼睛,心里咒骂着外面那个天天中午都来地税J家属院卖刮凉粉的小贩,同时还有点不甘心地伸出双手,在空中张牙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鬼怪微信群》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鬼怪微信群》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鬼怪微信群第一章哪里来的骚群陈默现在很苦恼,网恋数月的女网友想找他奔现,甚至还提出了想要亲亲抱抱举高高一起睡觉觉的要求,让陈默心里一阵痒痒,可是不能叫她来啊,只要小网友一来,他冒充富二代的谎言不就露馅了么。拒绝一次两次还好糊弄过去,可人家现在说了,要么见面,要么再见,是你侬我侬还是互删好友,让陈默自己好好考虑一下。“咱们已经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见一面怎么了?有那么难么?还是说你背着我有了其他的女人?”“可是我最近真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传奇战神》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传奇战神》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传奇战神第一章卸甲归田七年后再回故土,苏狂已找不到熟悉的家门。曾经那脏乱的棚户区已消失,一栋栋小高层拔地而起,熟悉的环境熟悉的人,统统都不见了。苏狂提着行军包站在楼下,眉毛紧紧的拧在一起。他脚下站着的地方,是他曾经的家,但现在,却是一个停满豪车的停车场。一个少女走过来,打开一辆宝马X6的车门。苏狂赶紧上前,问道:“请问一下,你认识苏学斌吗?”苏学斌就是他的父亲,一个迂腐的老教师,苏狂十六岁时,因为发挥失误没有考上市一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古武高手闯情关》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古武高手闯情关》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古武高手闯情关第一章插班生的待遇“叮铃铃……”明珠学院,放学铃声响起,原本平静的校园立马响起了一阵欢快的声浪,无数的学生学子自教师中奔出,涌向了校外。一天枯燥无聊的学习生活总算过去了,苏凡也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闪人,不想耳边却响起了一阵甜甜羞涩的声音。“苏……苏凡,麻烦你留一下好吗?”抬头一看,就看到一名长相极为可爱的少女站在身前,正是班上的卫生委员,田晓静。田晓静穿着一件淡黄色的短袖,下面是一条超短牛仔热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家中有个女村长》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家中有个女村长》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家中有个女村长第001章美女村长岳海村,坐落在青云市一隅。一面环海,风景秀丽气候宜人。可惜三面环山,一环就是九座山头,形成了穷困闭塞之地。“离开六年,我徐方又回来了。”平日就罕见人至的山上,却在今晚,一名长相清秀的青年,急匆匆朝村子赶去。……28岁的郑秀兰躺在床上,却是丝毫没有睡意。来岳海村两个月了,想想自己在这里过得日子,她就无比的心酸。家里不断的逼婚,险些让她疯掉。听说岳海村还缺个村长,经朋友暗中协助事儿都已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