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食色生香:冷面王爷赖上门 最新章节

2017/12/4 1:49:51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食色生香:冷面王爷赖上门
第1章 落魄嫡女

夏季刚刚过去,一场秋雨落了下来,天气陡然生变,水云王朝上到朝廷下到普通百姓家家户户都赶着制秋衣,一时间布匹锦缎的价格都翻了一番。说明http://www.qi-wen.com/

芜娘在集市上转了一圈之后连着叹了几口气,她们现在就连最基本的白棉布都买不起了,看来今年秋天小姐是穿不上新衣了。

她撑着伞快步的朝城外走去,也没发现身后有人跟着自己,当道路越来越细,树木越来越茂盛,杂草越来越深,一座很普通的村庄出现在眼前,芜娘一直走到村子末尾,进了一大间破旧的平瓦房。

她进偏房里换了一件打着补丁的家常服,然后才走进旁边的房间,一名丫鬟打扮的小姑娘正撑着下巴担忧的看着床上躺着的人,她轻手轻脚的走过去拍了拍小丫头的肩膀,“紫苏,小姐怎么样了?”

“芜娘,你回来了!”紫苏笑着起身,看上去对她回来感到很是欣喜,然后又扭过头去看着床榻上的人,“小姐还是那样,一直睡着,也不知道有没有事?”

“呸,乌鸦嘴,小姐有夫人护佑,怎会有事?”芜娘赶紧的呸道,然后伸出手去摸了摸床上躺着人的额头,“也不烫啊,小姐这样睡了一天一夜了,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要不我去城里请个郎中来看看吧。”

“老爷把小姐扔到这里之后就不管不顾了,连月钱都不给,我们哪有多的钱给小姐看病呀。”紫苏稚嫩的小脸上满是愁容。

芜娘叹息了一声,“那也不能不看,小姐肚子里还有个小家伙呢,实在不行,我把以前夫人赏赐的玉簪当掉吧。”

“夫人赏赐的首饰你已经就剩下这一件了,说起来都是因为那个小家伙,也不知道是哪个登徒子冒犯了小姐,害得她这么惨,我们还留着它做什么!”紫苏恨恨的说着。奇闻网

芜娘看着床上人微微凸起的小腹出神,“小姐身子本就弱,经不起折腾,你以后别老把这样的话放在嘴边,小姐不爱听。”

“知道了。”紫苏蔫蔫的点了点头。

大宅子门外,一辆华盛的马车缓缓停下,先是跳出来一个穿着娇俏的小丫头,小丫头将马车帘子打起来,随后一名长相明艳锦衣华服的女子探出身来,看着马车所在的地方皱了皱眉,似乎不知道该怎么下脚,她的脚上穿着的可是珍珠点缀的蜀锦鞋,万一弄脏了可就不好了。

“翠儿,你确定苏瑶她就在这里?”明艳的女子蹙着眉头看向站在马车边的小丫头。

翠儿指着边上一块斑驳的木板说道:“小姐,我亲自跟着芜娘到这里的,错不了,你看这牌子上不还写着一个苏字吗?”

苏玥看了看那块木牌,虽然已经腐朽,但也不难看出上边的字迹,的确写着“苏宅”两个字。

她捏了捏帕子,咬碎了一口银牙,不明白苏瑶她都这样了,父亲为什么还要留着她,还不允许她们对外面说出实情,如果有人问,只能说苏瑶身体不好被送到清静的地方疗养。原文http://www.qi-wen.com/母亲那么费力的嫁给父亲,却还比不过一个死人,生生的被压成了一个小妾。

而她这辈子都只能是丞相府的庶女,她怎么甘心!

若是没有苏瑶,再对外公布苏瑶的事情,正夫人的地位也不可能不变动,父亲一定会将母亲扶正,而她将会成为苏家唯一的嫡女,有望嫁入东宫成为太子妃。

打定了主意,苏玥下了马车,翠儿却又在一边拉住了她,“小姐,姨娘说了让你不要在这件事上费心,说苏瑶已经威胁不了你的地位了,万一出了什么篓子,反倒对你不好,我们是不是要再考虑考虑?”

“考虑什么,一个病秧子而已,有什么好怕的。”苏玥冷哼一声,率先往宅子里走去。

芜娘在屋里听到外边有动静,便起身出去,一眼就看到来势汹汹的苏玥和翠儿,当下脸就冷了下来,这个二小姐肯屈尊降贵来这里,必定没什么好事,更何况小姐目前的情况还不明确,被她知道了指不定会出什么幺蛾子。

“二小姐今日来有什么事吗?”

苏玥在院子里站定,下巴微微抬起,精致的面容上一脸的鄙夷,“苏瑶呢,让她出来见我。”

“二小姐,大小姐的名讳不是你能叫的,你不应该不记得嫡庶之分长幼之别,要知道,我们老爷可是全水云朝最尊礼法的人,二小姐这番举动要传到有心人的耳朵里,当心丢了老爷的脸面。说明qi-wen.com”芜娘静静的站在那里,身上却带着上位者的气势,虽然她只是正夫人的奶娘,但就算丞相自己在这里,丞相也会对她礼遇相待。

苏玥的脸上顿时难看了起来,“你也不过是个下人也敢这么对我说话,看来这里的苦日子还没过够,苏瑶她还端得起她嫡女的架子。”

“芜娘,是谁来了?”紫苏在屋里看着苏瑶还没动静,听到门外似乎有些争吵,便走出来,一看到苏玥和翠儿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这是她的条件反射,毕竟当初大小姐出事,因着二小姐在一旁煽风点火,她被老爷下令打了十大板,要不是大小姐拼命相护,指不定就没命了。

想到这里,紫苏的两只手紧紧的握了起来,走出门去,狠狠的瞪着院子里的两个人,“二小姐,你还有脸来?”

“紫苏,你怎么说话的?”翠儿往前走了一步,“当初的板子还没打醒你?”

“如果不是你们,我怎么会无缘无故挨板子!”

“紫苏,话可不能乱说,你会挨板子,是因为跟着的主子不检点,跟我们二小姐又有什么关系。”翠儿笑了一声,很是嘚瑟的走到紫苏面前,完全无视她要吃人的眼神。

“你……”紫苏气的当场就伸出手去,将翠儿一把推搡出去。

屋子内,躺在床榻上的人动了动,睁开了眼睛。食色生香:冷面王爷赖上门 最新章节

苏瑶只觉得一阵头晕,喉咙里干渴的发紧,她坐起身揉了揉太阳穴,看着眼前完全陌生的环境不由得发懵。

第2章 反将一军

她记得她晕倒前是在苏家的老宅里,正是年夜团圆饭的时候,因为好奇心尝了同父异母妹妹做的一道点心之后回房又喝了点红酒,没想到点心里面有一种成分在酒精的作用下产生毒素要了她的命。

视线模糊的时候,她看到妹妹在自己眼前笑着,“以后苏家的一切都是我的,苏家最有天赋的人将会是我,我的好姐姐,你安心的去吧。”

她转动了一下脑袋,看到雕花的床栏,还有房间里古色古香的摆设有些恍惚,自己应该不会是这么奇葩的穿越了吧。

她起身,慢慢的走到铜镜前,一道纤瘦的身影映射出来,镜子里的人一袭白色的罗衫,一头乌黑的长发披散的垂在身后,这身形看上去约莫十三岁左右。

脑海里突然地涌现出许多的画面,丞相府,苏家,伤风败俗,被赶出来……

一件一件密集的涌入脑海,她不由得一阵眩晕的扶住了铜镜台,好一会儿,她才整理出了最关键的事情:丞相府苏氏嫡女,母亲早年就去世,但因为遵守诺言丞相并没有再扶正妻,只将母亲的妹妹,也就是她的姨母以姨娘之礼迎回来接掌中馈,不久就生下了妹妹苏玥,弟弟苏冉,在苏家地位超群。

而她因为在家中的处境一直小心翼翼郁郁寡欢,身体很是虚弱,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间被人玷污了清白怀孕,被姨娘庶妹告发,父亲一怒之下将她遣送到祖宅,自此不闻不问,生死由天。版权http://www.qi-wen.com/

苏瑶伸手捂住腹部,喃喃自语道:“骗人的吧,穿越也就罢了,这身子也才十五岁,这么早就怀孕,要不要这样坑爹……”

就在她还在神游中的时候,一道尖锐而又盛气凌人的声音传来,“苏瑶人呢,出门在外反倒是胆子大了,我倒是要问问看她怎么教的下人!”

“大小姐还在睡觉,二小姐你不能就这么进去。”芜娘的声音很是急切,门外传来一阵由远及近混乱的脚步声。

房门一下子被外力撞开,映入苏瑶眼帘的是一名穿着粉色襦裙的少女,襦裙上错落有致的绣着桃花,满头的珠翠无不彰显着来人的高傲,配上那副明眸皓齿的模样,倒真是明艳动人的紧。

苏瑶一下子就对上号,眼前的这位就是自己那庶妹,顿时对她一点好感都没有,更何况自己上一世也是死在继妹手里的。

苏玥显然没想到苏瑶就这么站在房间中央,一下子顿住了脚步,身后的芜娘还有紫苏见状赶紧的跑到苏瑶身边。

“大小姐,你醒了。”芜娘的语气里带着一丝惊喜,只要大小姐醒了,就算二小姐想要生什么幺蛾子也不敢明面上来了。

苏玥站定了之后,细细的看着脸色苍白一点血色都没有的苏瑶,心底不由得很是高兴,苏瑶的这幅鬼样子,还有谁会说她是整个水云王朝最美的闺秀。母亲说的不错,她的确已经不是自己的对手。

“姐姐,今日我好心来看望你,可你的丫头实在是恶劣,将翠儿打伤了,这回去若是父亲知道了可该如何解释?”

“是她自己跌倒了撞在树桩上的。”紫苏辩解道。

“姐姐,女儿家的脸可是最重要的,翠儿的爹可是父亲房里的得力下人……”苏玥并不理睬紫苏,只是定定的看着苏瑶。

芜娘站在一边蹙着眉头,如今大小姐的处境原本就艰难,如果再被老爷厌弃,前途更加渺茫,不由得出声道:“紫苏,给翠儿赔不是。”

“芜娘……”紫苏诧异的看着芜娘,芜娘朝着她摇了摇头,她心下也明了,但心里就是咽不下那口气。

她不情愿的走到翠儿面前,正要开口,苏瑶却是出声道:“紫苏,慢着。”

紫苏回头看着苏瑶,却见她挣开芜娘的手,一步一步的走到苏玥面前,将苏玥都逼退了两步,苏玥有些胆怯的喊道:“离我远点,看你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苏瑶却是站定了,两眼看着她,“紫苏就算赔礼道歉了,我的好妹妹也是不可能善罢甘休的吧,这可是打压我的好时机,你又怎么可能错过。”

“哼。”苏玥冷冷的哼了一声,“就算你现在变聪明了,那又如何,苏府已经没有了你的立足之地。”

“你放心,我并没有想要回去抢你的位置,我,只想要活着。”苏瑶说着很快的从苏玥腰间扯下了她随身的玉佩,这样的玉佩,苏家的子女每人都有一个,是身份的象征。

苏玥怒吼,“你干什么,还给我!”

“不干什么,”苏瑶将玉佩拿在指尖把玩着,“你说,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我的身上却有妹妹你的玉佩,别人会怎么想?”

“你什么意思?”苏玥一阵后怕。

苏瑶弯了弯嘴角,“没什么意思,只是想要让你以后没事不要过来,万一我心情不好一命呜呼耽误了妹妹你的大好前程可就不得了了。”

“翠儿,给我抢回来。”苏玥有些急躁,如果玉佩真的被她拿去了就糟糕了。

翠儿刚一踏步,紫苏和芜娘就挡在了苏瑶的身前,苏瑶示意她们让开,翠儿直接冲上前来,苏瑶微微往边上一错,顺手在她头上取下了一根银簪,“别动哦,如果你的银簪划破了我的喉咙,你可是要杀人偿命的哦。”

“丫鬟的银簪,小姐的玉佩,可是最好的物证。”苏瑶的手拂过银簪尖锐的一头,瞬间就有几滴鲜血流了出来,她笑着抬起头来看着那一对主仆。

“疯子!”苏玥被她的样子吓得往后退了几步,有些颤颤巍巍的喊道,“翠儿,我们回去,快点……”

主仆二人一出门,苏瑶就松了一口气,身子有些不稳,芜娘眼尖的扶住了她,“大小姐,你怎么尽干些傻事。”

“不这样,你们能对付的了她?到头来只会是我们吃亏。”

芜娘心里一阵泛酸,如果不是夫人娘家没落了,大小姐也不至于这样的境地,而她们这些下人更加不可能有什么能力改变。

第3章 君子远庖厨

自从来了祖宅,就没见到过半分银钱,大小姐的身子又不大好,吃穿用度都要讲究些,可就算她和紫苏做点绣活也根本补贴不了。

芜娘和紫苏扶着脱力的苏瑶躺在床上,苏瑶看着两张担忧的脸,打着补丁的麻衣刺得皮肤上有些疼,她的心里却一阵温暖,笑着道:“别这样苦着脸,弄得我像是真有绝症了似得。”

“大小姐……”紫苏本来就比苏瑶还要小两岁,心里也藏不住事,“我们马上连吃的都没了,要不我去路上堵堵丞相,让他……”

“这个想法想都不要想,他们不给我们,我们自己想办法,总也不至于饿死。”苏瑶是彻底对这对女儿不闻不问的父亲死了心,她将先前的银簪和玉佩拿出来递给芜娘,“这些可以拿去当掉,先用着,等我这两天歇好点了再想点办法。”

“二小姐的东西能当掉吗?丞相府还有一些势力,真要当掉大人那边立刻就能知道实情了。”芜娘迟疑的握着手里的东西,刚刚大小姐用这两样东西外加自己的性命才逼走了二小姐,眼下就将东西当掉,若真被苏家的人看到了肯定会物归原主,到时候林姨娘和二小姐肯定免不了添油加醋一番。

苏瑶一只手指勾着自己的一缕秀发把玩着,“我记得好像有跟丞相府不对头的势力吧,貌似他们也有开当铺的,你把东西当进去了,绝对没有什么后顾之忧,放心好了。”

芜娘心里一亮,以前的大小姐从来都不操心这方面的事情,只是一味的沉浸在书卷里,没想到她倒是记住了这些。芜娘细细的瞧着苏瑶,总觉得大小姐有些地方不一样了,没有以前那么浓厚的书卷气,反倒多了一分睿利。

“好,我这就去,顺便买点米回来。”

紫苏在一边笑着说道:“芜娘,这下子大小姐的秋衣也有着落了,不如顺便带点布匹回来,不然再晚些时日都赶不上穿了。”

苏瑶侧过脸来,看着眼前的两人,身上都穿着粗麻葛衣,芜娘的衣衫上还有缝补的痕迹,看她的时候双眼眯着,似乎这样才能看得清楚。

记忆里,很多个夜晚,芜娘和紫苏都是在坐在桌子边,一盏油灯微弱的光芒下绣着绣品,不然她们也不可能支撑几个月,紫苏年轻相比起芜娘来说轻松一些,芜娘的眼睛恐怕就是这样坏掉的。

丞相府的那个父亲将他们送到这里,不问生死,苏玥的母亲不让她们带出任何的东西,更没有给过月钱,以前的苏瑶十指不沾阳春水,娇气逼人,身子还差,这就是所谓的没有公主命还有公主病的典型。

苏瑶眼眶有些发热,这一世的情况跟她前一世的很多人事都有些重合,她轻柔的开口,“我的就不必了,带过来的衣服够穿就好,倒是你们身上的衣服都破旧了,芜娘你待会儿带点白棉布回来做两套新衣吧。”

“小姐……”

“就这样说定了,难不成你们现在觉得我不在丞相府了,说的话你们都不听了?”苏瑶小脸一板,佯装着生气。

芜娘这才点了点头,“好的,谢谢小姐。”

“谢谢大小姐!”紫苏本就是个孩子,听到有新衣服穿倒是一点也不扭捏的笑着说道。

芜娘出门后,苏瑶便觉得有些困倦了,这身子骨真是差到不行了,才醒了这么一会儿就吃不消,紫苏帮她盖好被子后便去后边忙去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苏瑶再次醒来的时候,外边的天色已经黑了,芜娘早就回来了,一看到苏瑶醒了,便让紫苏端了熬好的粥过来,就着一碟青菜,温淡的吃了下去。

站起来在屋子里走了走消消食,然后坐到桌子边撑着下巴看着芜娘和紫苏绣着绣品,芜娘绣一会儿就要伸手揉揉眼睛,擦擦眼角的眼泪,“芜娘,你眼睛都伤了还是不要绣了。”

“不碍事的,这些事这个月说好要给绣坊送过去的,要是没达到,下个月绣坊可就不愿意给活我们做了。”芜娘笑了笑,继续手里的活。

苏瑶撑着头转向窗外,看着窗外那一片空地想了想,“这里是苏家老宅,前后的地也都算是苏家的吧,如果我们自己种点蔬菜什么的也是可以的哦?”

苏瑶原本只是随意的说了出来,哪知道不仅仅是芜娘,就连紫苏都是吓了一跳般的手里的绣品都险些掉了。

“小姐,你说你要种菜?”紫苏的声音都有些提高。

苏瑶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大概是没有大家闺秀会说出这样的话,她们才会觉得惊讶吧。“是啊,不行吗?”

“小姐。”芜娘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不是这块地不能种,而是在水云王朝,农夫和厨子都是最下等的人群,从开国太上皇起,水云王朝就一直都崇尚君子远庖厨的思想,而咱们丞相府更是君子之道的代表,深受各地的儒生门推崇。小姐要是亲自去种菜,传了出去,怕是于名声有损。”

苏瑶愣住了,转着眼睛看了看紫苏,只见小丫头也是一副如临大敌一般的上下捣着头,赞同着芜娘的说法。

“这都是哪门子的歪理,既然是君子之道,这将我们落井下石也是?”苏瑶有些被乐笑了,“觉得农夫和厨子都是最低等的人,那他们吃的东西又从哪里来?我记得,每年宫宴皇上还要御膳房挖空心思想一些新奇的菜品吧,既然君子远庖厨,那干脆不要吃算了……”

“大小姐……”芜娘被她的话堵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大家闺秀的确还是不要这样做的比较好。”

“不这么做,我们都要等着饿死了!”苏瑶对芜娘的这种顽固不化有些气恼,但也知道她是为了自己好,软了语气说道:“芜娘,再怎么下等也比不上我现在的处境了,堂堂丞相府嫡女跟人私通未婚有孕,你觉得还真的会有人再看上我?丞相府的态度就说明了这一切,他们已经放弃了我,如果我还端着丞相府大小姐的架子,那不是更惹人笑吗?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要活着,只要活着就有翻身的希望不是。”

苏瑶握着芜娘的双手,诚恳的一条一条的分析着给她听,芜娘有些为难的不知道该怎么说:“这……”

第4章 猪吃的东西

“芜娘,大小姐说的对,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活着,翠儿的银簪也当不了几个钱,买了米之类的吃食,还有其他的一些开支,我们只能支撑到这个月啦。”紫苏虽然小,但自小是长在苏瑶身边的,大户里的一些弯弯绕绕也见的多了,但相比芜娘的老思想,却要开明的多,她只觉得没有吃的是比被人瞧不起更加可怕的事情。

“我还不知道你,一天不吃都饿得慌。”芜娘嗔了紫苏一眼,“好了,我也老了,大小姐既然有这样的想法,我自然会多加支持的,只不过我也没有弄过这些,并不会。”

苏瑶笑了起来,“没事,明儿个我跟你一起去集市上看看吧。”

因为要去赶集,芜娘和紫苏没过多久也收起了手里的活儿,几个人休息的比平时要早许多。

一大早,苏瑶醒过来的时候,芜娘和紫苏已经收拾妥当了,“大小姐,今天身子怎么样,要不还是在家歇着好了。”

苏瑶起身,由着芜娘给她披上衣服,这古代的衣服她实在是琢磨不会,看了一眼窗外的阳光,打了一个哈欠,“没事,今天天气好,出去走走对身体好。”

“那等会儿有什么不舒服可要跟我说,不要勉强。”芜娘跟紫苏一边替她穿着衣服,一边说着。

“嗯。”

苏瑶这边打理妥当之后,三个人便出了门,出门前,芜娘给苏瑶戴上了一顶帷帽,白色的纱巾遮住了她的容颜。

沿着乡村的小路没走多远便有一个人赶着一辆牛车,看着路上的三人,其中一个很是眼熟,便大声的吆喝道:“芜娘,今日出门呢?”

芜娘转身一看,原来是村子里的牛大力,因为平常都是她出来买东西,村子里的大部分人基本都认识她,她笑了笑,“今天去集市买点东西,你也去吗?”

“是啊,要不带你们一程吧。”牛大力将牛车停了下来,看着芜娘三人。

芜娘想了想,走到苏瑶身边,“大小姐,这去集市还有些脚程,不如我们搭个便车,这样更快些。”

芜娘把握不了苏瑶的心理,毕竟丞相府的大小姐什么时候坐过这样破的车,所以她说这话的时候有些犹豫。

“好。”苏瑶说着,自己一个人当先走到牛车那里,然后踏了上去。

身后的芜娘和紫苏都看的呆了,大小姐这么流利的动作,难不成以前坐过,两个人跟着上车的时候还有些没缓过神来,而苏瑶却已经跟牛大力聊了起来。

“你是苏宅里的小娘子吧,之前村子里就在说你们几个月前就过来了却从来没有看到你出过门,没想到今日被我牛大力给碰着了。”

“之前身子不大好,所以在宅子里静养,以后会多出来同大伙们多走动走动的。”苏瑶的声音平和如水,对于牛大力对自己的称呼她倒是一点也不意外,毕竟之前芜娘给她梳头发的时候,她让芜娘梳了个新妇髻。

牛大力倒是一个没适应,回过头来,“都说小娘子肯定是个不好相与的主,没想到却这么平易近人,不知道小娘子是苏丞相的什么亲戚?这边这宅子可都上百年都没人住过了,倒是只听村里的人相传,说是苏丞相的祖宅呢。”

“大力哥这话可是折煞我了,我要真是苏丞相的亲戚还能到这里来,不过是祖上有些交情,家中出了点事就被安置到这里了。”

芜娘和紫苏看着自家淡定自如的编着瞎话的大小姐,两只眼睛都瞪得大大的,小姐以前不是也很不屑与这些下人打交道的吗?这会子居然连谎话都说的溜得不得了。

“哦,原来如此。”

一路上几个人偶尔说几句话,不一会儿就到了城门口,苏瑶三人下了车,她让芜娘拿了点碎银子过去,“大力,今天你辛苦了,我们待会儿要买点东西回去,想再搭个顺风车。”

“芜娘,你这是瞧不起我牛大力吗,乡里乡亲的还讲这个,你们在这样我可不愿意带了。”牛大力拉着牛车站定了,粗犷的脸上憋着一阵红。

“这……”芜娘实在是不擅长打这样的交道,毕竟从她年轻起就一直在官宦人家,夫人去世后又跟着大小姐身边,如果不是有这场变故,她这一辈子估计也就结束在官宦人家了。

芜娘有些无措的看向苏瑶,苏瑶向前走了几步站在芜娘身边,“既然如此,那就多谢大力哥了。”

“还是小娘子爽快,我牛大力也是个粗人,讲不来那些弯弯绕绕,就这样吧,待会儿你们买完了就到城门口这里汇合。”牛大力挥了挥手率先牵着牛车进了城。

紫苏进了城之后看着那些热闹的摊贩一直兴奋的不得了,拉着苏瑶这边看看那边看看,让苏瑶都不禁觉得到底谁才是第一次出来了。

几个人一边逛着,芜娘在一家绣坊停了下来,“小姐,你们在这里等我下,我进去把这些天的绣品交给老板就出来。”

“好。”

苏瑶站在一边看着繁华的街道,基本上都是些卖杂物的,绣坊往前一点远的地方有一座酒楼,生意还不错的样子。

等了一会儿,芜娘从里面出来,“走吧,我们再往前走一点远就有卖蔬菜的,有几个会带一些小菜苗。”

苏瑶跟着往前走,看到一边的墙角里,一堆丢着的杂草里边夹杂着大部分的小葱和韭菜,她停住脚步,拉了拉芜娘,“那边那些东西都是没用的草吗?”

“那是给猪吃的东西。”芜娘看了一眼,以前经常出入后厨给夫人和小姐交代几句,常见的东西倒也是认得的。

苏瑶一怔,“猪吃的,也就是说,这里的人都不会吃这些?”

“猪吃的怎么能给人吃呢,小姐,你这是没出来过,这些不知道也是正常的。”紫苏一副我懂得的神情。

苏瑶挑了挑眉,“那,这些东西我们可以拿点走吗?”

“小姐,你真对杂草感兴趣?”紫苏被她的话给噎到了。

苏瑶点了点头,芜娘看着她的模样只当她是好奇,笑着说道,“前边卖菜的摊边很多这种草,小姐要是想要,到时候我们找那些摊贩要点。”

第5章 苋菜汁

“好。”苏瑶应了一声跟上芜娘的步子,没想到在这边韭菜和葱都被当做杂草,这一发现让她不由得雀跃不已。

芜娘在她平日里买菜的大婶那里要了一些铺在蔬菜下面的韭菜和葱,大婶也没收钱,芜娘不好意思又挑了几个鸡蛋。

苏瑶在一边的摊贩那里看到了萝卜苗和白菜苗,便让芜娘买了一些,转了一圈也没有其他多余的发现,便准备回去,就看到之前芜娘买鸡蛋的摊位上,那位大婶从一边的坛子里抓出一堆深色的东西,等到抓完之后就将坛子里的水倒在了一边的坑里。

苏瑶没看错,那就是一般现代人吃的苋菜,很多地方也叫做汗菜,炒熟之后的汤汁是红色的,也有很多人会拿这种菜腌制后再吃,这大婶拿出来的正是腌苋菜,但真正让苏瑶感兴趣的并非苋菜,而是大婶正在倒掉的腌苋菜汁。

“大婶,等一下。”想到这里,苏瑶不由得开了口。

那大婶见她走过来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小娘子,怎么了?”

“这汁水可以卖给我吗?”苏瑶指了指大婶手里的那个大坛子。

大婶有些发懵,“小娘子要这汁水?”

芜娘和紫苏也跟了上来,芜娘也是纳闷的说道:“大小姐,这东西没什么用处,而且味道还怪怪的,带回去也不大好吧。”

“就是因为它的怪味,不然我还不要呢。”苏瑶嘟哝了一句。

芜娘似乎觉得自己听错了,“啊?”

“没什么。”苏瑶赶紧的跳了过去,“大婶,我就想要些苋菜汁,这倒掉也是浪费了,不如卖给我吧。”

“这原本也没什么用,小娘子要的话就送给你吧,芜娘这些日子也照顾了我不少。”大婶将坛子递了过来。

紫苏捂住鼻子往后退了几步,“这么臭,小姐……”

苏瑶却是一把抱了过来,喜滋滋的对那大婶说道:“谢谢大婶,不过我们也没有装这东西的容器,这坛子我也一起带走,芜娘,将坛子的钱给大婶了。”

“坛子是自家男人捏的,也值不得几个钱,小娘子不用这么客气。”

“做生意都有本钱的,怎么可能不要,说不定以后我们还会合作呢,大婶你就拿着吧。”苏瑶接过芜娘手里的铜板递到了那大婶的手中。

大婶高兴地合不拢嘴,“好,好,小娘子以后若是有什么需要只管来找我就行,保准什么都能给你弄到。”

“那好啊,这一说我还真有点事想打听打听,您知不知道谁家的豆腐又鲜又嫩又好吃啊,我还想买点豆腐回去。”

“这你可问对人了,别的不敢说,就我弟媳家的豆腐可是整个集市都有名的,每天都不够卖,芜娘知道地方的。”大婶子拍着胸脯说着。

芜娘点了点头,“他们家的豆腐的确好吃,小姐想买,我们便过去吧,正好跟回城门是顺路。”

苏瑶跟那个大婶道了别,三个人就往回走,在路上顺便买了一点豆鼓、香菇、冬笋等一些配菜,还有一小坛子酒和豆腐,回到城门口的时候就看到牛大力已经坐在牛车上等着了,见到她们三个出来,扬了扬手,“这边。”

三个人上了车,牛大力闻着那股子怪味,好奇的问道:“小娘子,你们买的这是啥玩意儿,怎么这么大味儿?”

紫苏已经将头别过一边去了,忍着没让自己吐出来,芜娘比她好一点,只拿手帕捂着口鼻。

“苋菜汁。”只有苏瑶笑着拍了拍坛子口回道。

“苋菜汁,那玩意儿还要花钱买,俺家多的是,隔些日子就要泼一坛子。”牛大力一脸不解,“小娘子要这牲口都不吃的东西干啥呢?”

“做好吃的。”苏瑶并不动摇,一想起前世的那些点心小吃,整个的都想流口水。

一听到吃,紫苏当下就转过脸来,“这能做出啥好吃的,光闻到这味儿就不想吃了吧。”

“好啊,那到时候你可别吃。”

紫苏有些迟疑,“真能做好吃的?”

苏瑶没有回答她,倒是牛大力玩笑一般的说着:“真能做好吃的,那小娘子可得给我尝尝,我还没吃过这玩意儿呢。”

“嗯,到时候给大力哥送一份过去。”

牛大力将苏瑶她们送到了祖宅门口才离开,一到家,苏瑶便忙活起来,将之前的那一堆韭菜和小葱择了出来,然后将根留了一大截,其余的叶子都分开留下。

“小姐,还是我们来吧。”芜娘在一边说着便要接过苏瑶手里的东西。

苏瑶看了她一眼,“这些东西芜娘能处理吗?要不,芜娘你把那些根茎栽起来吧,就在墙角边都行,跟你以前种花一样。”

“小姐你处理这东西做什么?”芜娘原本以为苏瑶只是好奇,没想到她回来之后这一番鼓捣,也没看出来是要做什么。

苏瑶头也没抬的将那些茎叶放到水盆里洗干净,“做菜啊,今天本小姐请你们吃好吃的,还是以前你们从没有吃过的美味。”

“小姐,你不是认真的吧?”紫苏拿着一根葱看着她,从来都没进过厨房的大小姐说要给她们做好吃的,这还能更离谱吗?

芜娘却是想着其他的事情,“大小姐,这样不好吧。”

“有好吃的还不好,芜娘你就按照我之前说的,把这些都栽好。”苏瑶看芜娘还想说些什么,便看着紫苏说道:“紫苏,你若是想要吃好吃的,就好好看着芜娘种东西去,哦,不对,你得给我生火。”

紫苏一下子笑出了声,“噗,芜娘,小姐连火都不会生,你还真以为能做出什么好吃的,肯定又只是觉得好玩想试试,说不定做了一次就不想再做了。”

苏瑶听了却没有立即反驳,芜娘倒是比较赞同紫苏的说法便同意了。

紫苏将苏瑶让她洗的韭菜和小葱都洗干净了,然后便找出了之前家里还剩下的一点白面,“大小姐,我们今天出去芜娘手里的银子可都花光了,再把家里的这点存粮吃完,我们就真得喝西北风去了。”

食色生香:冷面王爷赖上门》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食色生香 或 冷面王爷赖上门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于林深处等你12章

    原标题:于林深处等你12章小说名:于林深处等你第12章要结婚了?我仰头平静的接受着他目光里的愤慨,我知道他是认真的。我张了张嘴,微微动容,很想把我这些年的委屈告诉他,告诉他我不是故意要离开他。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我正准备拿起来,却被他抢先一步的接了起来。陈明朗的声音焦急的从电话那边传来:“林怡啊,你知不知道谢总昨天都气疯了!我好不容易才稳住他,你那边怎么样?拿下秦商没有?”我惊慌失措的抢过电话,立马挂上,秦商的表情渐趋阴沉,他凌冽的目光像是要把我剥光。“你是不是知道我昨天会在那家俱乐

  • 幸孕归来:总裁的头号嫩妻12章

    原标题:幸孕归来:总裁的头号嫩妻12章小说名:幸孕归来:总裁的头号嫩妻请你不要再戏弄我了戚暖并没有完全酒醒,只是有意识地认出,这个男人是韩应铖。她刚一点头,韩应铖就狠狠吻下来,软绵的手被他按在她头上,深陷床褥中,十指紧扣……接下来的事,变得再顺理成章不过,连微小的反抗,都成为另一种刺激的情调。炙烫的肌肤渐渐降温,男性荷尔蒙的气息离开双人床,戚暖紧闭双眼,脸儿湿红,听着浴室淅淅沥沥的水声,头痛欲裂!搞不懂为什么会这样!两次都失身给同一个男人,上次还能说迷迷糊糊酒后乱性,今次,她醉是醉了,但还是知道

  • 爱你已是黄昏时12章

    原标题:爱你已是黄昏时12章小说名字:爱你已是黄昏时第12章顾总,孩子没了!从洗手间出来的顾子霖,听着似乎有动静,他下意识往楼下走去,朝着后庭喊了声“唐溪”,可是外面一点动静都没有。坐在楼下的秦芊芊探了个头过去。“唔,子霖哥哥,你在叫我吗?”别墅内安静的气息让顾子霖觉得很不舒服,似乎连空气都有些压抑。他可以将烦闷的心情压下去,装作不在意的对着秦芊芊问道:“见到那个佣人了吗?”秦芊芊纯真的摇了摇头,然后摸着自己的耳朵,从沙发上站起来。“我的耳环好像刚刚掉在楼上了,子霖哥哥你跟我上去找一下吧?”秦芊

  • 时光知我情深12章

    原标题:时光知我情深12章小说名:时光知我情深第十二章:白血病三年后。老旧的筒子楼里,第三个巷子口开了家小商店,店主是个快三十岁的女人,带着一个孩子,孩子今年三岁,看起来可爱又英俊。店主的丈夫腿脚不大利索,但是待人很和善,他们一家子因为脾性都好,所以商店的生意异常好。“我觉得你还是抽空带着孩子去体检一下的好,要不然孩子也没上火,怎么还总是流鼻血呢?”男人的声音低低稳稳的,带着些担忧,却很是温柔。女人正在择菜,眉眼里透过一丝忧愁和犹豫。“唐瑞啊,你别担心钱,我那还有些,给孩子治病要紧嘛,你别客气。

  • 假如不曾爱上你12章

    原标题:假如不曾爱上你12章书名:假如不曾爱上你第12章我要你死入夜,病房内静悄悄的。苏悦萌出现在苏小豆的病房门口。一个保镖,拦下了苏悦萌的去路。“苏小姐,秦先生吩咐过,说不许任何人接近太太。”一听这话,苏悦萌的脸上,顿时浮出来了一个冷笑,却见她反手一个巴掌,直接的冲着这保镖撂上去了一个耳刮子。“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我是谁?马上让开,不然的话,我明天就让阿谨开除你。”苏悦萌那苍白的脸上,流露出来了一抹高傲之气。保镖知道苏悦萌在秦谨那儿的份量,所以他不敢阻拦,只得让开。推开房门,苏悦萌看到苏小豆

  • 你的薄情毁我情深12章

    原标题:你的薄情毁我情深12章小说名字:你的薄情毁我情深第12章:来生不相逢江淮一口气冲上天台,看到双脚悬空坐在护栏上的许薇时差点腿软跪地上。他双手撑着膝盖喘气儿,眼睛却紧紧盯着许薇的背影。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觉得许薇的背影缥缈,好像打个喷嚏都能被震下去。江淮的手脚抑制不住的在发抖,心脏也跟着抖,可他分不清这是因为跑楼累的还是害怕。“江先生,这事真不是我没看好,我就出去买个饭……”江淮抬手制止护工,一步步朝许薇走去,害怕会惊到她,他刻意将脚步放的很轻。但他没有靠近,而是在几步远的距离停了下来。“

  • 越姐代婚12章

    原标题:越姐代婚12章书名:越姐代婚第十二章我把命给你“我是严总带来的,他没让我走,你算老几,要我滚。”女人嚣张至极,刚刚被泼水,是没防备,现在她可不会让自己被赶出去。“够了!”严朗怒喝,脸色如结了冰一般,目光如剑的看向秦雪,一把将女人扯到自己的怀里,然后拥着上楼。秦雪赤红着双眸,追了上去,紧紧的抓着严朗的胳膊,“我知道你恨我,但是别用这样的方法来惩罚我好吗,你打我,骂我,都行。严朗,我求求你,让这女人离开,我难受……”说到后面,已经泣不成声。但回应她的只有严朗冷漠的眼神,将她狠狠推开后,继续上

  • 野蛮总裁撩上瘾12章

    原标题:野蛮总裁撩上瘾12章小说书名:野蛮总裁撩上瘾第十二章我生不了孩子听她的话,看来夏时夜就连自己的尺寸都早已事先告知了吧。可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尺码?这么一想,脸又不住红起来。女人将带来的三个行李箱一一打开,里面整整齐齐摆放着的是各式各样的内衣宽松,大多都是极为暴露性感的。她拿起一件,对叶青禾说:“小姐不要害羞,这里就我们两个人,您可以一件件试穿过去,留下您觉得满意的。”她一口一个“您”说得异常顺口,就连微笑都保持得非常到位,叶青禾尴尬地拿起一件内衣躲进浴室换着,心想她还真是敬业。最后留下了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