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婚后夺爱,替身新娘不好惹 最新章节

2017/12/4 0:25:53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婚后夺爱,替身新娘不好惹

第一章 恨意相待

农历八月十七,是煜天集团27岁总裁叶天擎和苏氏集团千金21岁的苏雨馨大婚之日,楚家大宅,张灯结彩,上下一片喜庆之色。婚后夺爱,替身新娘不好惹 最新章节

而此时,深夜十一点半,身穿白裙的苏雨馨跌跌撞撞的跑上了楼梯。

“砰——”卧室的门突然被她用力的撞开,转过身正欲再将门关上的时候,那张俊美如斯却如同恶魔的脸放大在了她的眼前。

她握着门把的手突然僵住,眸子里流露出的是源源不断的恐惧,想跑但是脚底却好像被磁盘吸住似得,在原地动也动不了。

“跑啊,怎么不跑了?”

堵在门口的叶天擎不带一点感情的说道,冰冷的声音似乎能够刺入人的骨髓。

怔楞的苏雨馨似乎是被这声音提了醒儿,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将放在门板上的手缩了回去,转过身就朝着窗口跑去。

但是,当窗户被她打开一般的时候——

“回来——”

震怒的声音响起,接着苏雨馨便被一股强大了的劲道扯过,脊背便撞上了一睹坚硬的胸膛。

窗户也被顺势关上。说明qi-wen.com

“叶天擎,你放开我,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恨我?”苏雨馨被叶天擎扯到了怀里边挣扎边大喊着。

那张梨花带雨的小脸分外的惹人怜爱,但是却引不起她新婚丈夫的一点心疼。

她恐惧的抬眸看着他,想起刚刚他竟然在客厅,在有很多佣人在的地方就要对她……做那种事情。

她就感到害怕,她到底嫁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叶天擎将她胡乱挣扎的小手制止住,冰冷的扯唇一笑:“你还算是有自知之明,想知道为什么就回去问你的父亲去,只是,现在嫁给了我就应该尽你应该尽的义务。”

他说完就撕扯她的裙子。

“不要……”苏雨馨睁大了含满无辜泪水的眸子,害怕的看着自己的丈夫。奇闻网

他说的话莫名其妙,她根本就不知道父亲跟他之间发生了什么不愉快,或者说是什么仇恨。

莫名其妙的被父亲下了一道结婚的命令,她嫁,可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素未蒙面的丈夫竟然如此冷漠无情。

“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在这里还由不得你说不!”

叶天擎的话令苏雨馨感觉到了一股子刺骨的寒冷,手紧紧地揪着自己的裙子。

“叶天擎,你搞清楚,不管你跟爸爸有什么恩怨,但是那是你们之间的事情,跟我没有一星半点的关系,这对我来说不公平。”

苏雨馨无助的在他怀里瑟缩着,希望能说服他。

但是,叶天擎接下来的动作更是加大,她使劲的挣扎着被他箍着的身体,双手胡乱的在他的胸膛处拍打着。

委屈感,如同潮水一般一涌而上,这场婚姻她本来就不甘心,自己本来就是受害者,可是现在似乎所有的罪过都安在了她的头上。推荐qi-wen.com

“对你不公平?你父亲难道就没有告诉过你他做了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吗?还是他根本就不敢告诉你他做了什么事情?他做的事情对我就公平?”

叶天擎因为她的挣扎,暴怒的加大了声音,同时将她的身子扔在了床上,欺身压上。

“放开我——”苏雨馨惊慌失措的看着叶天擎惊慌失措的挣扎着,而他的身体却始终纹如一块大石般的丝未动。

等到苏雨馨终于挣扎的精疲力尽的时候,她突然绝望的抬起泪眸凄凉的开口:“不喜欢我,讨厌我,恨我就不要碰我……”

“这是一个暖床‘工具’理所当然应尽的义务。”

她还没有说完就被叶天擎冷冷的打断了话。

她冷笑,听懂了他的意思。

原来,在他眼里,自己不过是他的工具而已。

“撕——”衣服被撕裂,如凝脂般的肌肤裸露了出来。奇闻网

苏雨馨一惊,一阵凉气袭来,她的身体无助的颤栗着,屈辱的忘记了反抗。

“你随便吧!”她凄凉的开口,绝望的闭上了双眼,泪水顺着脸庞滚滚滑落。

本来就是一场从天而降的荒唐婚姻,她不应该抱有什么希望的,不是吗?

“绝望吗?现在只是刚刚开始,我会让你知道生不如死是什么滋味。”

苏雨馨突如其来的安静令在她身上作恶的男人微微的有点意外,但是很快的,又恢复了冰冷。

苏雨馨的身体顿时僵住,闭着的双眼依旧没有睁开,很快,她沾着泪水的唇角边荡漾起一丝夹杂着自嘲的冷笑……

无所谓了,他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嫁入了魔窟,本身就再没有任何的幸福可言。

很快,整个卧室只剩下了衣服撕裂的声音,以及女人的嘤嘤啜泣声。

——分割线

第二天,日上三竿时分苏雨馨才乏力的睁开了双眼,不太熟悉的房屋,不太舒适的环境,不舒适的眼睛,这让她很快的就想起了昨天晚上的“遭遇。推荐http://www.qi-wen.com/”。

她挣扎着忍着身体处的疼痛坐起了身子,低头,发现了自己身上穿的是睡衣,嘴角泛起了自嘲的笑,是他替自己换上的吧。

很快地苏雨馨的眸子突然变得呆滞,耳畔似乎还回荡着他冰冷的话“绝望吗?现在只是刚刚开始,我会让你知道生不如死是什么滋味。”

许久,苏雨馨才忍着身体处传来的酸痛下床打算去洗漱,但是在路径书房的时候却因为里面传出来的声音而顿住了脚步。

书房里面,男人正襟危坐,通着电话:“苏义仓,想知道你的女儿过的有多舒服吗?”冰冷的声音携带着一丝丝的残酷与恨意。

“你……你把我女儿怎么样了?”电话另一端传来了苍老焦急愤怒带着丝丝颤抖的声音。

察觉到了电话另一端男人的异样,叶天擎的嘴角掀起了一丝冰冷满足的笑:“那得问你自己,当初你是怎么对待洁的我就是怎么对待你的女儿的。”

“你……好,我承认,三年前的事情是我的错,但是,小璇是无辜的,请你不要伤害她。”

另一端的声音这一次带了几分浓烈的哀求。

“妄想,当你三年前对一个洁实施强,暴的将她狠心推下楼的时候,你就应该想到有今天。”

第二章 恨的缘由

什么?

站在门外的苏雨馨大震整个身子后退一步,如同晴天霹雳。

“不可能……”苏雨馨使劲的摇了摇头,叶天擎一定在撒谎,父亲怎么会做出那种事情?

在她眼底父亲,宽厚,仁慈,和蔼可亲,他怎么可能做出那种事情?

当苏雨馨大脑一片混沌还来不及想更多的时候,书房的门被极快的速度打开,

她猛的抬头张皇失措的看着那张如斧凿却冷峻的脸,他的手机放在耳边依旧没有挂断。

“你……”苏雨馨结巴的呆愣在了原地迎来的是他鄙夷不屑的一眼。

他面无表情,双眸危险的如同一只蓄势待发的猎豹紧紧盯着她的脸,停顿了数秒后他的视线又在苏雨馨的身体各处游走。

大约过了几十秒,电话另一端也沉寂了下来,沉寂的令人以为通话已经结束。

而苏雨馨的心脏莫名其妙的揪紧,害怕了起来,她也说不出这种不安与害怕来自哪儿,只是觉得,站在她面前的男人不应该是如此的安静。

很快,叶天擎的举措便印证了苏雨馨的想法是正确的。

“她现在就在我的怀里,你要不要听听她绝望,歇斯底里的喊叫?”苏雨馨纤瘦的身子顿时便被一股强大的力道扯离了原地,书房的门接着便又被关上,她被叶天擎抵在了墙角。

突兀的一句话打破了死寂的空气,苏雨馨的脸瞬间煞白一片。

显然,电话还没有挂断。

“你这个混,账东西……”另一端的柳义苍终于雷霆大怒,声音大的似乎要将手机震碎。

“放开我……”苏雨馨小脸扭曲,惊慌失措的挣扎着,声音低的细若蚊蝇。

“声音这么低是怕你的父亲听到吗?听到你是怎么被我、欺、负的。”

移开手机,叶天擎性感的薄唇凑到苏雨馨耳边,清晰地开口。

“你这个混蛋。”苏雨馨压抑着屈辱的声音,愤恨而倔强的紧盯着他的眸子。

苏雨馨的话似乎激怒了叶天擎,他将手机甩在了不远处的办公桌上,撕开她的睡衣:“大白天穿成这样……你到底在想什么?”

苏雨馨一惊,看着他那双深黑的黑眸,下意识的伸出手就揪扯着睡衣。

他的手紧紧捏着她的手腕,将她抵在墙角。

屈辱的感觉如同浪潮般席卷而来。苏雨馨的脸泫然欲泣。

“你放开我……不要……”

无助的声音却还是引不起男人的怜惜。

“只要我想要,随时随地!”狠绝的话不留任何的余地。

“不要……”苏雨馨哭的梨花带雨,冰冷的手无助的就扯着叶天擎的衣服

她的哭声却勾不起男人的半点怜惜。

等叶天擎发泄过后,苏雨馨疼痛的蜷缩在了地上哭泣着。

只是她的这幅模样却越发的勾起了叶天擎报复后的快意。

“起来——”一把将蜷缩的她拎起。

她低低的嘶喊,哭泣,直到他带着滔天的恨意发泄完。

狼狈不堪的苏雨馨瘫软在了地上,叶天擎冷冷的一动不动的注视着她:“这样就受不了了吗?”

苏雨馨抬眸,那双眼里屈辱与痛苦一并都消失不见,只剩下了呆滞。

她的唇角荡漾起了凄美的笑:“我说过,你随便,只要你快乐。”

她也一瞬不瞬的注视着他,唇角不停地笑……

他是她的丈夫,丈夫……

“可是,我保证你会后悔的。”她带着哭腔说着却异常的决绝。

叶天擎楞了楞,她的话以及她声泪俱下的模样令他的心底升腾起了另外一种感觉。

他很排斥的感觉。

说完绝情的甩门而去。

第三章 赌十个亿

华灯初上,夜色朦胧,C市的某个郊区拍拍赌场威风而立,这里是专供上流人物娱乐的场所。

身穿一身休闲装的苏雨馨停在一家最大的赌场门口,稍微犹疑了一下便走了进去。

她喜欢赌,不是为了好玩,是为了排解,为了发泄,当她心情不愉快的时候习惯用这种方法来发泄。

赌场的奢华可以用金碧辉煌来四个字来形容,她不吝啬用“皇宫”俩个字来称呼这间麒麟娱乐场所。

绕过眼花缭乱的房间,苏雨馨的最终目的是一间就连在整个C城都寥寥数几的奢华VIP包厢。

因为是常客,并没有人来阻止她不打招呼就进入这间包厢。

推门而入,包厢内坐赌桌前,无数道男女的视线便落在了她的身上……

但是,赌场有规矩,赌博期间不得喧哗,所以大多数的人惊艳过后便又默默地垂下了头等待赌局的揭晓。

苏雨馨悠闲的目光在四周扫视了一圈之后,便落在了坐在赌局桌子正中央的男人身上,唇角勾起了一抹淘气的笑。

对面的男人,身穿黑色的休闲大衣,脸部轮廓有几分冷,但是却峻的出奇,见到来人,他的嘴角兴味的勾了勾。

苏雨馨读懂了男人眼底的玩味与挑衅,撇了撇嘴角,走到赌桌前站立。

赌桌上的情景,她一目了然。

很普通的一种赌局玩法。

庄家是对面的男人,而押注者将筹码大部分都压到了‘2’上面,要不就是‘3’或者是‘4’上面,却独独没有压‘1’。

苏雨馨的目光重新落到男人的那张冷峻的脸上,挑衅似的打量了几番,接着,随便在参与赌博的女人身边拿起了一个筹码压在了‘1’上面。

“赌我全部家当!”

清冽的声音在寂静的空气中响了起来,立即引起了所有人的关注。

接着,人群里便是一阵哗然的声音,继而是更多的是惋惜的声音。

唯独,对面的男人正襟危坐,不动声色的注视着她那张看起来悠闲实则藏满了忧伤的小脸。

“全部家当?你有多少?”男人勾唇,嘴角笑意更深。

男人磁性的嗓音令场上的躁动停歇了数秒,无数道各种复杂的目光注视着苏雨馨,这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小女孩。

“不多,我的私房钱,十个亿。”苏雨馨冲着男人笑笑轻描淡写的带过。

男人不语意外深长的注视着她,但是却再一次引起了所有人的哗然。

不是因为,苏雨馨下的注大,事实上,能够来麒麟娱乐赌场的人身份都不简单,而是因为,苏雨馨下的注有问题。

所有的人,注都在“3”“2”、“4”,可是她却将注压在了“1”上面,摆明了肯定会输,就算再有钱也不能将几个亿拱手相让送人吧。

“小妹妹,这可不是儿戏,你真的要这么压?”

身旁一个贵妇打扮的女人最终还是忍不住好心的想要提醒,劝解,眼眸里满是担忧这个女孩究竟会不会玩。

“不——我就压‘1’”,苏雨馨看了一眼贵妇,自信满满的坚定道。

一句话,所有的人的叹息声更重。

苏雨馨依旧笑得璀璨:“宴总,可以揭牌了。”

男人勾唇,不语,但是示意身边的人揭晓最后答案。

一瞬间,气氛又恢复了沉寂,所有人屏息敛气陷入了沉默——

几秒后,服务生耐人寻味的瞄了一眼满面春风的苏雨馨,缓缓地开扣:是“1”.

话音刚落,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苏雨馨,接着便是一阵一阵的埋怨声。

“啊——怎么可能是‘1’!”

“完了,输惨了!”

男人笑了笑,随即起身来到苏雨馨的面前,宠溺的摸了摸她的额头:“蠢丫头,又心情不好?”

苏雨馨忽略掉男人的话,而是伸出小手:“十个亿,拿来!”

看着她可爱的模样,男人无奈的笑了笑:“一分都少不了。”

苏雨馨得意的哼了一声:“陪我赌更大的,敢吗?”

她满脸狡猾,高高的昂起头盯着那张峻的令人羡慕嫉妒的脸。

宴氏集团是C市与煜天齐名的财团,无论是从实力,背景或者说是运营,都与煜天并驾齐驱。

而宴氏集团总裁宴子杨性子冷冽,内敛,沉静,他的实力更是商界首屈一指的商业巨子。

苏雨馨愣住了,等宴子杨的身影擦过她的肩膀走出包厢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

快步的紧追上前面又陷入沉默的男人,苏雨馨没说话,只是跟着他进了另一间无人的包厢。

“怎么了?”宴子杨关上门,将苏雨拉进来,黑眸盯着她略带忧伤的眼睛。

担忧的神色一闪即逝。

经过宴子杨一说,苏雨馨的脑海边出现了叶天擎那张恶魔般的脸,强行的将胸口中的苦涩压了下去,她想起了今天中午时分从叶天擎那里听到的通话内容。

“杨子哥哥,你认识一个叫洁的女人吗?”苏雨馨将眼底的楚痛遮掩认真的看着宴子杨。

“洁?”宴子杨愣住,那双沉静的眸子变得深谙难懂。

“你认识,对吗?”苏雨馨不依不饶,紧紧抓住了宴子杨眸底的光。

“不认识。”宴子杨走到旁边坐在了沙发上,不打算再说话。

“她是不是跟我父亲有关?”苏雨馨试探性的继续问。

但是,宴子杨却依旧默不作声,脸色轮廓变得越发的冷峻。

见他不说话,苏雨馨她失望生气的就拉门。

“那我走了。”

门被推开,身后的男人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苏雨馨狠下心踏出门槛——

“她死了。”

“死了?”苏雨馨顿住,身体凉了一截,看来她中午听到的十有八.九是真的了。

泪水顿时溢满了眼眶,她多么希望,叶天擎不是因为这个理由而折磨她。

“你丈夫的女友,但是却被你父亲逼死了。”

苏雨馨后退一步,心底不肯相信的事情还是确凿的证实了。

是父亲强。暴了洁,然后逼死她的,难怪叶天擎那么恨自己。

察觉到了她情绪的反差,宴子杨的眉梢漫入一丝心疼,随即健硕的长腿迈开,直接走到门口,掠过她走出去淡漠开口:“你需要发泄。”

第四章 半个宴氏,够吗?

苏雨馨在原地愣了几秒后,忍着心底的锥子扎入一般的疼痛,擦了擦眼角的泪水,随即跟了上去。

尾随宴子杨来到另一间奢华的包间,苏雨馨先前的异样全数不见,又恢复了原先意气风发的斗志。

眼看着包厢的气氛越来越紧张,一大群人都安静了下来,各自揣摩着该压在哪个注上。

“我没钱。”苏雨馨昂起头眼巴巴的看着沉默不语的宴子杨。

“私房钱不是有十个亿吗?”宴子杨好笑的看着她。

“那不算,万一把我自己的私房钱……”

“不,是二十个亿,刚刚还赢了我十个亿。”宴子杨唇角的戏谑更深。

想赌博,自己却吝啬的铁公鸡似得一毛不拔,这小丫头越来越精明狡猾了。

“别打断我的话。”苏雨馨对着宴子杨咬牙切齿的直翻白眼。

“我的私房钱不能再做赌注了,万一输的倾家荡产就无法活下去了。”

“可是我也没钱。”

“这么抠门。”苏雨馨严肃地看着他。

无奈,宴子杨宠溺的勾了勾唇角,放出一句话:“半个宴氏,够吗?”

“输了怎么办?”苏雨馨试探性的问。

半个宴氏确实够冒险。

“如果没把握赢,半个宴氏你敢要吗?”宴子杨那张脸倏地严肃了起来。

苏雨馨愣了半秒钟,随即笑了笑,他的言外之意她当然明白。

自己根本就不会输。

苏雨馨这时才意识到一个问题,似乎从四岁开始赌博,自己还真的没有输过。

宴子杨沉默,不动声色的注视着苏雨馨小小的背影挤进了人群中,眼底流露出一抹稳操胜券的精光。

但是,也有无奈一闪即逝。

半个宴氏,为了这个小丫头,他还真的是在玩命。

苏雨馨挤进了人群,依旧是按照原来的老方法,等别人都下了注,她才下才去猜测。

那双眼睛敏锐机警的如同一只猎鹰。

全赌桌恐怕只有她下的注最大,几千个亿,虽然为了满足自己寻求刺激,以及发泄不快的心理,她赌上了半个宴氏,但是苏雨馨却依旧胜券在握。

快开牌了……

苏雨馨的眸光紧紧的盯着那个服务生的手——

“慢着。”一个低沉冷冽的声音穿透了人群。

苏雨馨猛地抬头,顿时心惊肉跳,如同冷水在背。

叶天擎,他怎么在这儿?

一只骨骼分明的大手压上了服务生白皙的手,赌场的人顿时瞪大了眼睛看着来人。

一身黑色的西装包裹着他健硕挺拔的身材,冷酷与桀骜充斥着整个五官分明的脸庞,他腰板直挺如同王者一般高高在上。

“先生,对不起这局底牌已经可以揭晓了,您要压的话等下一轮吧。”服务生恭敬有礼的开口说道。”不——”男人深谙的眸光注视着装宝的盒子,直接打断服务生的话。

“出俩倍的价钱我买这个庄。”

“这……”服务生为难的看着叶天擎,但是却因为叶天擎不怒自威的架势而不敢多说一句。

“押宝可以买注,不可以买庄。”

第五章 恨不得掐死她

不知道是谁多说了一句。

叶天擎闻言,嘴角掀起了一丝冷笑,凌厉的视线终于扫过了站在对面的苏雨馨。

那俩道目光看似平静实则如同利剑一般令苏雨馨心惊胆战,此时的她手心都开始渗出了冷汗。

许是因为他出现的突然,苏雨馨头脑短路似得愣愣的看着叶天擎。

叶天擎危险的黑眸紧锁着苏雨馨的脸,他的声音平静但是眸底深处火苗在蹿动。

“半个宴氏,你输的起?”

叶天擎的话深谙了几分,令闻者心都胆颤。

是个聪明人,都能听出叶天擎话音里面包含的危险性。

苏雨馨一惊脸色大变,但是,装宝的盒子已经被叶天擎打开。

当看到最后结果的那一刹那,苏雨馨再也无法强壮镇定:“卑鄙无耻。”

四个字却被喧闹的人群掩盖了,但是通过她的唇语,叶天擎还是看懂了她在说什么。

挤出人群,带着一股子骇人的戾气逼近了苏雨馨,而苏雨馨脸色发白,身子都不由自主的颤抖。

她相当于,输掉了宴子杨的命。

“啊——”手腕处传来的剧痛令苏雨馨惊叫出声。

她抬眸时,那张阴冷蕴藏着巨大风暴的脸便放大在了她的眼底。

“胆子倒是不小。”低低的嗓音却酝酿着巨大的危险。

苏雨馨没实话,愤恨燃烧着怒火的眸子死死的盯着他看了几秒便移开了视线。

她向着角落处走了几步,在宴子杨的面前停下,满脸愧疚,歉意心痛:“杨子哥哥……”

而宴子杨从叶天擎出现到赌局的结束至始至终都箴默不语,那张脸显得更加的高深莫测。

眼见苏雨馨这幅泫然欲泣的可怜模样,心底不自觉的有点被触动,垂眸温和的开口:“傻丫头,愿赌服输。”

苏雨馨眼眶顿时被蒙上了一层薄雾,鼻头酸酸的,她不怪自己。

而俩人的一举一动却在叶天擎看来成了情人之间的打情骂俏,或者说是一唱一和。

怒火在胸腔内肆意的燃烧,但是却隐忍着。

大步跨前一步,一把将苏雨馨扯到怀里,大手凶狠的掐上了苏雨馨的腰,捏着她腰间的肉,使劲的拧了几乎一圈。

“唔……”苏雨馨痛的小脸扭曲成了一团,小手情不自禁的覆盖在了叶天擎的大手上。

“放开她——”察觉到了苏雨馨的一样,宴子杨终于无法保持冷静。

叶天擎扫了一眼对面的宴子杨,轻蔑的开口:“妻子在丈夫怀里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宴总这是什么意思?”

宴子杨被叶天擎顶的无法反驳,愤怒地脱口而出:“你弄疼她了。”

“疼?”叶天擎冰冷一笑。

随即,垂下黑眸看着脸色惨白的苏雨馨,意有所指的说道:“有多痛?有昨晚痛吗?或者说是今天上午。”

苏雨馨因为叶天擎的话彻底的红了脸,即因为愤怒,也因为他的露骨的话。

是个成年人,都听得懂叶天擎的话。

苏雨馨没有说话,蒙着水雾的眸子无助的看着他,而在她腰间禁锢的手臂也紧了几分,此时的她无助的如一头任人宰割的小羔羊。

婚后夺爱,替身新娘不好惹》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婚后夺爱 或 替身新娘不好惹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至尊透视7章(第7章 薛威)

    原标题:至尊透视7章(第7章薛威)书名:至尊透视第7章薛威一个小时后,两人吃的差不多,桌子上的地瓜山药被何小天一扫而空,这可都是花钱买的,绝对不可以浪费!梅明雨笑呵呵的看着何小天道:“走吧,今天是个很愉快的交易,你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那就麻烦梅总了。”何小天应了一声,付完钱后心里还犯着嘀咕,这一顿饭差不多干掉了他五万块,那个拉菲也太贵了一些,这纸醉金迷的生活是不是太奢侈了一些,其实他不知道天涯阁楼已经打了折扣,不然得花掉他十多万。甩了甩脑袋,何小天跟着梅明雨出了清新阁,附近的某个雅间里传出

  • 萌妻出逃:老公大人让一让7章(第7章 他至于生气吗)

    原标题:萌妻出逃:老公大人让一让7章(第7章他至于生气吗)书名:萌妻出逃:老公大人让一让第7章他至于生气吗“叩叩叩。”房门突然被敲响,杜雨浓简直就跟见了鬼似的,一阵心惊胆战,“谁……啊?”“杜小姐,太太让您下楼吃饭。”“好的,我知道了。”也是这会儿,杜雨浓才突然意识到自己肚子饿了。赶紧过去开了门,“那个……”佣人本来准备走的,就看到杜雨浓从里面出来,“杜小姐。”“那个,我身体有点儿没力气,可不可以跟奶奶说一下,把饭端到我房间里来啊。”杜雨浓装出一副虚弱的样子。“我去问问太太。”“谢谢了。”程华听

  • 妈咪9块9:高冷爹地求带走7章(第7章 一白遮百丑)

    原标题:妈咪9块9:高冷爹地求带走7章(第7章一白遮百丑)小说:妈咪9块9:高冷爹地求带走第7章一白遮百丑“我只是想知道你叫什么。”夏青黎摊摊手,看着小小的脸蛋上疑惑的表情,一副小大人的样子,扑哧一下笑出了声。“怪蜀黍。”季安阳将车钥匙放在吧台上,两只手撑在高脚凳上,身体轻轻往上一蹦,同时快速的转身,屁股稳稳的坐在了凳子上。他冷着一张小脸,嫌弃似的看了一眼果汁,“我要一杯牛奶。”被小家伙快准稳的动作惊到了的夏青黎,好一会儿才找回了自己的下巴。他缩了缩鼻子,一脸傲娇的从冰箱里拿出一杯刚刚放进去的牛

  • 帝少的重生毒妻7章(第7章 嫁人,开玩笑吗)

    原标题:帝少的重生毒妻7章(第7章嫁人,开玩笑吗)小说:帝少的重生毒妻第7章嫁人,开玩笑吗“你!”简淑念眼睛瞪大老大,看着简若兮。没有想到这个懦弱无能的妹妹,竟然敢这样!简若兮看着动怒的简淑念,也不以为意。自己现在这幅身子打不过男人,但是想要应付简淑念这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大小姐还不是问题。“姐姐,你可要想清楚了再动手哟!”简若兮笑道。简淑念抬起的巴掌,僵在半空中。打也不是,收回来也不是。正在这是,一个佣人走了过来,中年妇女的模样。低声的看着对简淑念道:“大小姐,您不是说明日有重要的应酬吗,现

  • 逆天狂妃:邪王宠妻无度7章(第一卷 异世风云第7章 打上门来)

    原标题:逆天狂妃:邪王宠妻无度7章(第一卷异世风云第7章打上门来)小说名:逆天狂妃:邪王宠妻无度第一卷异世风云第7章打上门来叶天齐有两子,但也有些走极端。一个是天资卓绝的紫衣侯,一个却是个混吃等死的二世主,后者也就是叶风华的大伯叶明。不过到了这一辈,情况却是来了个翻天覆地的戏剧性变化,更是让叶明得意不已,现在自己的女儿叶青霜是闻名王都的小天才,二十岁便已是黄阶灵师。而叶风华,却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我在和你说话,你聋了吗?”叶青霜见对面的人不搭理自己,顿时火冒三丈。叶风华丢掉手中的锦布,依旧不予

  • 萌宝坑爹:首席,复婚无效7章(第7章 父子聊聊)

    原标题:萌宝坑爹:首席,复婚无效7章(第7章父子聊聊)小说名字:萌宝坑爹:首席,复婚无效第7章父子聊聊“我们,聊聊?”席斐安排好去医院的事情之后,想了又想,最终还是走进了自己儿子的房间。“嗯。”小人儿只是抬了下头,就继续盯着自己的电脑,玩他的游戏了。这是他最新开发出来的游戏,他要弄妥了,然后卖掉,再然后,当然就是给他妈咪买好多漂亮的衣服,好多好吃的东西。他家老子暂时还是个不靠谱的,他可不敢指望这个老子能替妈咪担当什么。没错,子程小爷就是这么牛的。席斐顺着自己儿子专注的目光也注视着电脑,他虽然主攻

  • 神帝绝宠:逆天凰妃7章(第7章 幻境梦境)

    原标题:神帝绝宠:逆天凰妃7章(第7章幻境梦境)小说名:神帝绝宠:逆天凰妃第7章幻境梦境谢绾歌再睁眼时,身处一座院落之中,小院清幽,是她最熟悉的地方,她的家。占卜室中突然传出一声轻响,明知是幻境,谢绾歌还是忍不住想要过去一探究竟。占卜室还是曾经她最熟悉的装饰,玄天镜前面站着个小姑娘,正偷偷用玄天镜观看外面的世界。面容俏丽,正是谢绾歌幼年时的样子。谢绾歌轻轻依着门框,注视着曾经的自己。“咳!”身后一声厉咳,正在津津有味地观看玄天镜的“小谢绾歌”被吓了一跳。只见“小谢绾歌”调整呼吸转过身,露出一个十

  • 掠爱成婚:全球缉捕小萌妻7章(第7章 喵星人引发的悲剧)

    原标题:掠爱成婚:全球缉捕小萌妻7章(第7章喵星人引发的悲剧)小说名称:掠爱成婚:全球缉捕小萌妻第7章喵星人引发的悲剧果然从霍三少手里顺利逃脱之后江小果的好运也随之而来,顺利的潜回去拿到存款跟团子胜利会师。阔别半日,非常想念。江小果蹲下,带着一脸诱拐儿童的笑把团子抱起来。热情洋溢的开口:“团子,你今天有没有拉屎?被你吞掉的可是霍三少的钻戒,关键时刻可以保命的。”不知道是不是江小果的错觉,团子女王翻了个白眼,显得特别鄙视她。“好啦,咱们先逃走再说,这儿太危险了。”江小果一边说一边把团子塞进运动服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