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婚后夺爱,替身新娘不好惹 最新章节

2017/12/4 0:25:53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婚后夺爱,替身新娘不好惹

第一章 恨意相待

农历八月十七,是煜天集团27岁总裁叶天擎和苏氏集团千金21岁的苏雨馨大婚之日,楚家大宅,张灯结彩,上下一片喜庆之色。原文qi-wen.com

而此时,深夜十一点半,身穿白裙的苏雨馨跌跌撞撞的跑上了楼梯。

“砰——”卧室的门突然被她用力的撞开,转过身正欲再将门关上的时候,那张俊美如斯却如同恶魔的脸放大在了她的眼前。

她握着门把的手突然僵住,眸子里流露出的是源源不断的恐惧,想跑但是脚底却好像被磁盘吸住似得,在原地动也动不了。

“跑啊,怎么不跑了?”

堵在门口的叶天擎不带一点感情的说道,冰冷的声音似乎能够刺入人的骨髓。

怔楞的苏雨馨似乎是被这声音提了醒儿,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将放在门板上的手缩了回去,转过身就朝着窗口跑去。

但是,当窗户被她打开一般的时候——

“回来——”

震怒的声音响起,接着苏雨馨便被一股强大了的劲道扯过,脊背便撞上了一睹坚硬的胸膛。

窗户也被顺势关上。原文http://www.qi-wen.com/

“叶天擎,你放开我,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恨我?”苏雨馨被叶天擎扯到了怀里边挣扎边大喊着。

那张梨花带雨的小脸分外的惹人怜爱,但是却引不起她新婚丈夫的一点心疼。

她恐惧的抬眸看着他,想起刚刚他竟然在客厅,在有很多佣人在的地方就要对她……做那种事情。

她就感到害怕,她到底嫁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叶天擎将她胡乱挣扎的小手制止住,冰冷的扯唇一笑:“你还算是有自知之明,想知道为什么就回去问你的父亲去,只是,现在嫁给了我就应该尽你应该尽的义务。”

他说完就撕扯她的裙子。

“不要……”苏雨馨睁大了含满无辜泪水的眸子,害怕的看着自己的丈夫。来自qi-wen.com

他说的话莫名其妙,她根本就不知道父亲跟他之间发生了什么不愉快,或者说是什么仇恨。

莫名其妙的被父亲下了一道结婚的命令,她嫁,可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素未蒙面的丈夫竟然如此冷漠无情。

“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在这里还由不得你说不!”

叶天擎的话令苏雨馨感觉到了一股子刺骨的寒冷,手紧紧地揪着自己的裙子。

“叶天擎,你搞清楚,不管你跟爸爸有什么恩怨,但是那是你们之间的事情,跟我没有一星半点的关系,这对我来说不公平。”

苏雨馨无助的在他怀里瑟缩着,希望能说服他。

但是,叶天擎接下来的动作更是加大,她使劲的挣扎着被他箍着的身体,双手胡乱的在他的胸膛处拍打着。

委屈感,如同潮水一般一涌而上,这场婚姻她本来就不甘心,自己本来就是受害者,可是现在似乎所有的罪过都安在了她的头上。阅读qi-wen.com

“对你不公平?你父亲难道就没有告诉过你他做了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吗?还是他根本就不敢告诉你他做了什么事情?他做的事情对我就公平?”

叶天擎因为她的挣扎,暴怒的加大了声音,同时将她的身子扔在了床上,欺身压上。

“放开我——”苏雨馨惊慌失措的看着叶天擎惊慌失措的挣扎着,而他的身体却始终纹如一块大石般的丝未动。

等到苏雨馨终于挣扎的精疲力尽的时候,她突然绝望的抬起泪眸凄凉的开口:“不喜欢我,讨厌我,恨我就不要碰我……”

“这是一个暖床‘工具’理所当然应尽的义务。”

她还没有说完就被叶天擎冷冷的打断了话。

她冷笑,听懂了他的意思。

原来,在他眼里,自己不过是他的工具而已。

“撕——”衣服被撕裂,如凝脂般的肌肤裸露了出来。推荐qi-wen.com

苏雨馨一惊,一阵凉气袭来,她的身体无助的颤栗着,屈辱的忘记了反抗。

“你随便吧!”她凄凉的开口,绝望的闭上了双眼,泪水顺着脸庞滚滚滑落。

本来就是一场从天而降的荒唐婚姻,她不应该抱有什么希望的,不是吗?

“绝望吗?现在只是刚刚开始,我会让你知道生不如死是什么滋味。”

苏雨馨突如其来的安静令在她身上作恶的男人微微的有点意外,但是很快的,又恢复了冰冷。

苏雨馨的身体顿时僵住,闭着的双眼依旧没有睁开,很快,她沾着泪水的唇角边荡漾起一丝夹杂着自嘲的冷笑……

无所谓了,他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嫁入了魔窟,本身就再没有任何的幸福可言。

很快,整个卧室只剩下了衣服撕裂的声音,以及女人的嘤嘤啜泣声。

——分割线

第二天,日上三竿时分苏雨馨才乏力的睁开了双眼,不太熟悉的房屋,不太舒适的环境,不舒适的眼睛,这让她很快的就想起了昨天晚上的“遭遇。来自http://www.qi-wen.com/”。

她挣扎着忍着身体处的疼痛坐起了身子,低头,发现了自己身上穿的是睡衣,嘴角泛起了自嘲的笑,是他替自己换上的吧。

很快地苏雨馨的眸子突然变得呆滞,耳畔似乎还回荡着他冰冷的话“绝望吗?现在只是刚刚开始,我会让你知道生不如死是什么滋味。”

许久,苏雨馨才忍着身体处传来的酸痛下床打算去洗漱,但是在路径书房的时候却因为里面传出来的声音而顿住了脚步。

书房里面,男人正襟危坐,通着电话:“苏义仓,想知道你的女儿过的有多舒服吗?”冰冷的声音携带着一丝丝的残酷与恨意。

“你……你把我女儿怎么样了?”电话另一端传来了苍老焦急愤怒带着丝丝颤抖的声音。

察觉到了电话另一端男人的异样,叶天擎的嘴角掀起了一丝冰冷满足的笑:“那得问你自己,当初你是怎么对待洁的我就是怎么对待你的女儿的。”

“你……好,我承认,三年前的事情是我的错,但是,小璇是无辜的,请你不要伤害她。”

另一端的声音这一次带了几分浓烈的哀求。

“妄想,当你三年前对一个洁实施强,暴的将她狠心推下楼的时候,你就应该想到有今天。”

第二章 恨的缘由

什么?

站在门外的苏雨馨大震整个身子后退一步,如同晴天霹雳。

“不可能……”苏雨馨使劲的摇了摇头,叶天擎一定在撒谎,父亲怎么会做出那种事情?

在她眼底父亲,宽厚,仁慈,和蔼可亲,他怎么可能做出那种事情?

当苏雨馨大脑一片混沌还来不及想更多的时候,书房的门被极快的速度打开,

她猛的抬头张皇失措的看着那张如斧凿却冷峻的脸,他的手机放在耳边依旧没有挂断。

“你……”苏雨馨结巴的呆愣在了原地迎来的是他鄙夷不屑的一眼。

他面无表情,双眸危险的如同一只蓄势待发的猎豹紧紧盯着她的脸,停顿了数秒后他的视线又在苏雨馨的身体各处游走。

大约过了几十秒,电话另一端也沉寂了下来,沉寂的令人以为通话已经结束。

而苏雨馨的心脏莫名其妙的揪紧,害怕了起来,她也说不出这种不安与害怕来自哪儿,只是觉得,站在她面前的男人不应该是如此的安静。

很快,叶天擎的举措便印证了苏雨馨的想法是正确的。

“她现在就在我的怀里,你要不要听听她绝望,歇斯底里的喊叫?”苏雨馨纤瘦的身子顿时便被一股强大的力道扯离了原地,书房的门接着便又被关上,她被叶天擎抵在了墙角。

突兀的一句话打破了死寂的空气,苏雨馨的脸瞬间煞白一片。

显然,电话还没有挂断。

“你这个混,账东西……”另一端的柳义苍终于雷霆大怒,声音大的似乎要将手机震碎。

“放开我……”苏雨馨小脸扭曲,惊慌失措的挣扎着,声音低的细若蚊蝇。

“声音这么低是怕你的父亲听到吗?听到你是怎么被我、欺、负的。”

移开手机,叶天擎性感的薄唇凑到苏雨馨耳边,清晰地开口。

“你这个混蛋。”苏雨馨压抑着屈辱的声音,愤恨而倔强的紧盯着他的眸子。

苏雨馨的话似乎激怒了叶天擎,他将手机甩在了不远处的办公桌上,撕开她的睡衣:“大白天穿成这样……你到底在想什么?”

苏雨馨一惊,看着他那双深黑的黑眸,下意识的伸出手就揪扯着睡衣。

他的手紧紧捏着她的手腕,将她抵在墙角。

屈辱的感觉如同浪潮般席卷而来。苏雨馨的脸泫然欲泣。

“你放开我……不要……”

无助的声音却还是引不起男人的怜惜。

“只要我想要,随时随地!”狠绝的话不留任何的余地。

“不要……”苏雨馨哭的梨花带雨,冰冷的手无助的就扯着叶天擎的衣服

她的哭声却勾不起男人的半点怜惜。

等叶天擎发泄过后,苏雨馨疼痛的蜷缩在了地上哭泣着。

只是她的这幅模样却越发的勾起了叶天擎报复后的快意。

“起来——”一把将蜷缩的她拎起。

她低低的嘶喊,哭泣,直到他带着滔天的恨意发泄完。

狼狈不堪的苏雨馨瘫软在了地上,叶天擎冷冷的一动不动的注视着她:“这样就受不了了吗?”

苏雨馨抬眸,那双眼里屈辱与痛苦一并都消失不见,只剩下了呆滞。

她的唇角荡漾起了凄美的笑:“我说过,你随便,只要你快乐。”

她也一瞬不瞬的注视着他,唇角不停地笑……

他是她的丈夫,丈夫……

“可是,我保证你会后悔的。”她带着哭腔说着却异常的决绝。

叶天擎楞了楞,她的话以及她声泪俱下的模样令他的心底升腾起了另外一种感觉。

他很排斥的感觉。

说完绝情的甩门而去。

第三章 赌十个亿

华灯初上,夜色朦胧,C市的某个郊区拍拍赌场威风而立,这里是专供上流人物娱乐的场所。

身穿一身休闲装的苏雨馨停在一家最大的赌场门口,稍微犹疑了一下便走了进去。

她喜欢赌,不是为了好玩,是为了排解,为了发泄,当她心情不愉快的时候习惯用这种方法来发泄。

赌场的奢华可以用金碧辉煌来四个字来形容,她不吝啬用“皇宫”俩个字来称呼这间麒麟娱乐场所。

绕过眼花缭乱的房间,苏雨馨的最终目的是一间就连在整个C城都寥寥数几的奢华VIP包厢。

因为是常客,并没有人来阻止她不打招呼就进入这间包厢。

推门而入,包厢内坐赌桌前,无数道男女的视线便落在了她的身上……

但是,赌场有规矩,赌博期间不得喧哗,所以大多数的人惊艳过后便又默默地垂下了头等待赌局的揭晓。

苏雨馨悠闲的目光在四周扫视了一圈之后,便落在了坐在赌局桌子正中央的男人身上,唇角勾起了一抹淘气的笑。

对面的男人,身穿黑色的休闲大衣,脸部轮廓有几分冷,但是却峻的出奇,见到来人,他的嘴角兴味的勾了勾。

苏雨馨读懂了男人眼底的玩味与挑衅,撇了撇嘴角,走到赌桌前站立。

赌桌上的情景,她一目了然。

很普通的一种赌局玩法。

庄家是对面的男人,而押注者将筹码大部分都压到了‘2’上面,要不就是‘3’或者是‘4’上面,却独独没有压‘1’。

苏雨馨的目光重新落到男人的那张冷峻的脸上,挑衅似的打量了几番,接着,随便在参与赌博的女人身边拿起了一个筹码压在了‘1’上面。

“赌我全部家当!”

清冽的声音在寂静的空气中响了起来,立即引起了所有人的关注。

接着,人群里便是一阵哗然的声音,继而是更多的是惋惜的声音。

唯独,对面的男人正襟危坐,不动声色的注视着她那张看起来悠闲实则藏满了忧伤的小脸。

“全部家当?你有多少?”男人勾唇,嘴角笑意更深。

男人磁性的嗓音令场上的躁动停歇了数秒,无数道各种复杂的目光注视着苏雨馨,这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小女孩。

“不多,我的私房钱,十个亿。”苏雨馨冲着男人笑笑轻描淡写的带过。

男人不语意外深长的注视着她,但是却再一次引起了所有人的哗然。

不是因为,苏雨馨下的注大,事实上,能够来麒麟娱乐赌场的人身份都不简单,而是因为,苏雨馨下的注有问题。

所有的人,注都在“3”“2”、“4”,可是她却将注压在了“1”上面,摆明了肯定会输,就算再有钱也不能将几个亿拱手相让送人吧。

“小妹妹,这可不是儿戏,你真的要这么压?”

身旁一个贵妇打扮的女人最终还是忍不住好心的想要提醒,劝解,眼眸里满是担忧这个女孩究竟会不会玩。

“不——我就压‘1’”,苏雨馨看了一眼贵妇,自信满满的坚定道。

一句话,所有的人的叹息声更重。

苏雨馨依旧笑得璀璨:“宴总,可以揭牌了。”

男人勾唇,不语,但是示意身边的人揭晓最后答案。

一瞬间,气氛又恢复了沉寂,所有人屏息敛气陷入了沉默——

几秒后,服务生耐人寻味的瞄了一眼满面春风的苏雨馨,缓缓地开扣:是“1”.

话音刚落,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苏雨馨,接着便是一阵一阵的埋怨声。

“啊——怎么可能是‘1’!”

“完了,输惨了!”

男人笑了笑,随即起身来到苏雨馨的面前,宠溺的摸了摸她的额头:“蠢丫头,又心情不好?”

苏雨馨忽略掉男人的话,而是伸出小手:“十个亿,拿来!”

看着她可爱的模样,男人无奈的笑了笑:“一分都少不了。”

苏雨馨得意的哼了一声:“陪我赌更大的,敢吗?”

她满脸狡猾,高高的昂起头盯着那张峻的令人羡慕嫉妒的脸。

宴氏集团是C市与煜天齐名的财团,无论是从实力,背景或者说是运营,都与煜天并驾齐驱。

而宴氏集团总裁宴子杨性子冷冽,内敛,沉静,他的实力更是商界首屈一指的商业巨子。

苏雨馨愣住了,等宴子杨的身影擦过她的肩膀走出包厢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

快步的紧追上前面又陷入沉默的男人,苏雨馨没说话,只是跟着他进了另一间无人的包厢。

“怎么了?”宴子杨关上门,将苏雨拉进来,黑眸盯着她略带忧伤的眼睛。

担忧的神色一闪即逝。

经过宴子杨一说,苏雨馨的脑海边出现了叶天擎那张恶魔般的脸,强行的将胸口中的苦涩压了下去,她想起了今天中午时分从叶天擎那里听到的通话内容。

“杨子哥哥,你认识一个叫洁的女人吗?”苏雨馨将眼底的楚痛遮掩认真的看着宴子杨。

“洁?”宴子杨愣住,那双沉静的眸子变得深谙难懂。

“你认识,对吗?”苏雨馨不依不饶,紧紧抓住了宴子杨眸底的光。

“不认识。”宴子杨走到旁边坐在了沙发上,不打算再说话。

“她是不是跟我父亲有关?”苏雨馨试探性的继续问。

但是,宴子杨却依旧默不作声,脸色轮廓变得越发的冷峻。

见他不说话,苏雨馨她失望生气的就拉门。

“那我走了。”

门被推开,身后的男人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苏雨馨狠下心踏出门槛——

“她死了。”

“死了?”苏雨馨顿住,身体凉了一截,看来她中午听到的十有八.九是真的了。

泪水顿时溢满了眼眶,她多么希望,叶天擎不是因为这个理由而折磨她。

“你丈夫的女友,但是却被你父亲逼死了。”

苏雨馨后退一步,心底不肯相信的事情还是确凿的证实了。

是父亲强。暴了洁,然后逼死她的,难怪叶天擎那么恨自己。

察觉到了她情绪的反差,宴子杨的眉梢漫入一丝心疼,随即健硕的长腿迈开,直接走到门口,掠过她走出去淡漠开口:“你需要发泄。”

第四章 半个宴氏,够吗?

苏雨馨在原地愣了几秒后,忍着心底的锥子扎入一般的疼痛,擦了擦眼角的泪水,随即跟了上去。

尾随宴子杨来到另一间奢华的包间,苏雨馨先前的异样全数不见,又恢复了原先意气风发的斗志。

眼看着包厢的气氛越来越紧张,一大群人都安静了下来,各自揣摩着该压在哪个注上。

“我没钱。”苏雨馨昂起头眼巴巴的看着沉默不语的宴子杨。

“私房钱不是有十个亿吗?”宴子杨好笑的看着她。

“那不算,万一把我自己的私房钱……”

“不,是二十个亿,刚刚还赢了我十个亿。”宴子杨唇角的戏谑更深。

想赌博,自己却吝啬的铁公鸡似得一毛不拔,这小丫头越来越精明狡猾了。

“别打断我的话。”苏雨馨对着宴子杨咬牙切齿的直翻白眼。

“我的私房钱不能再做赌注了,万一输的倾家荡产就无法活下去了。”

“可是我也没钱。”

“这么抠门。”苏雨馨严肃地看着他。

无奈,宴子杨宠溺的勾了勾唇角,放出一句话:“半个宴氏,够吗?”

“输了怎么办?”苏雨馨试探性的问。

半个宴氏确实够冒险。

“如果没把握赢,半个宴氏你敢要吗?”宴子杨那张脸倏地严肃了起来。

苏雨馨愣了半秒钟,随即笑了笑,他的言外之意她当然明白。

自己根本就不会输。

苏雨馨这时才意识到一个问题,似乎从四岁开始赌博,自己还真的没有输过。

宴子杨沉默,不动声色的注视着苏雨馨小小的背影挤进了人群中,眼底流露出一抹稳操胜券的精光。

但是,也有无奈一闪即逝。

半个宴氏,为了这个小丫头,他还真的是在玩命。

苏雨馨挤进了人群,依旧是按照原来的老方法,等别人都下了注,她才下才去猜测。

那双眼睛敏锐机警的如同一只猎鹰。

全赌桌恐怕只有她下的注最大,几千个亿,虽然为了满足自己寻求刺激,以及发泄不快的心理,她赌上了半个宴氏,但是苏雨馨却依旧胜券在握。

快开牌了……

苏雨馨的眸光紧紧的盯着那个服务生的手——

“慢着。”一个低沉冷冽的声音穿透了人群。

苏雨馨猛地抬头,顿时心惊肉跳,如同冷水在背。

叶天擎,他怎么在这儿?

一只骨骼分明的大手压上了服务生白皙的手,赌场的人顿时瞪大了眼睛看着来人。

一身黑色的西装包裹着他健硕挺拔的身材,冷酷与桀骜充斥着整个五官分明的脸庞,他腰板直挺如同王者一般高高在上。

“先生,对不起这局底牌已经可以揭晓了,您要压的话等下一轮吧。”服务生恭敬有礼的开口说道。”不——”男人深谙的眸光注视着装宝的盒子,直接打断服务生的话。

“出俩倍的价钱我买这个庄。”

“这……”服务生为难的看着叶天擎,但是却因为叶天擎不怒自威的架势而不敢多说一句。

“押宝可以买注,不可以买庄。”

第五章 恨不得掐死她

不知道是谁多说了一句。

叶天擎闻言,嘴角掀起了一丝冷笑,凌厉的视线终于扫过了站在对面的苏雨馨。

那俩道目光看似平静实则如同利剑一般令苏雨馨心惊胆战,此时的她手心都开始渗出了冷汗。

许是因为他出现的突然,苏雨馨头脑短路似得愣愣的看着叶天擎。

叶天擎危险的黑眸紧锁着苏雨馨的脸,他的声音平静但是眸底深处火苗在蹿动。

“半个宴氏,你输的起?”

叶天擎的话深谙了几分,令闻者心都胆颤。

是个聪明人,都能听出叶天擎话音里面包含的危险性。

苏雨馨一惊脸色大变,但是,装宝的盒子已经被叶天擎打开。

当看到最后结果的那一刹那,苏雨馨再也无法强壮镇定:“卑鄙无耻。”

四个字却被喧闹的人群掩盖了,但是通过她的唇语,叶天擎还是看懂了她在说什么。

挤出人群,带着一股子骇人的戾气逼近了苏雨馨,而苏雨馨脸色发白,身子都不由自主的颤抖。

她相当于,输掉了宴子杨的命。

“啊——”手腕处传来的剧痛令苏雨馨惊叫出声。

她抬眸时,那张阴冷蕴藏着巨大风暴的脸便放大在了她的眼底。

“胆子倒是不小。”低低的嗓音却酝酿着巨大的危险。

苏雨馨没实话,愤恨燃烧着怒火的眸子死死的盯着他看了几秒便移开了视线。

她向着角落处走了几步,在宴子杨的面前停下,满脸愧疚,歉意心痛:“杨子哥哥……”

而宴子杨从叶天擎出现到赌局的结束至始至终都箴默不语,那张脸显得更加的高深莫测。

眼见苏雨馨这幅泫然欲泣的可怜模样,心底不自觉的有点被触动,垂眸温和的开口:“傻丫头,愿赌服输。”

苏雨馨眼眶顿时被蒙上了一层薄雾,鼻头酸酸的,她不怪自己。

而俩人的一举一动却在叶天擎看来成了情人之间的打情骂俏,或者说是一唱一和。

怒火在胸腔内肆意的燃烧,但是却隐忍着。

大步跨前一步,一把将苏雨馨扯到怀里,大手凶狠的掐上了苏雨馨的腰,捏着她腰间的肉,使劲的拧了几乎一圈。

“唔……”苏雨馨痛的小脸扭曲成了一团,小手情不自禁的覆盖在了叶天擎的大手上。

“放开她——”察觉到了苏雨馨的一样,宴子杨终于无法保持冷静。

叶天擎扫了一眼对面的宴子杨,轻蔑的开口:“妻子在丈夫怀里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宴总这是什么意思?”

宴子杨被叶天擎顶的无法反驳,愤怒地脱口而出:“你弄疼她了。”

“疼?”叶天擎冰冷一笑。

随即,垂下黑眸看着脸色惨白的苏雨馨,意有所指的说道:“有多痛?有昨晚痛吗?或者说是今天上午。”

苏雨馨因为叶天擎的话彻底的红了脸,即因为愤怒,也因为他的露骨的话。

是个成年人,都听得懂叶天擎的话。

苏雨馨没有说话,蒙着水雾的眸子无助的看着他,而在她腰间禁锢的手臂也紧了几分,此时的她无助的如一头任人宰割的小羔羊。

婚后夺爱,替身新娘不好惹》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婚后夺爱 或 替身新娘不好惹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说 月缺月盈的人生

    原标题:小说月缺月盈的人生书名:月缺月盈的人生目录预览:第一章:残阳染血第二章血色深谷第三章功高震主第一章:残阳染血黄昏,落日。残阳如血,太阳的余晖洒落在大地上,似乎都染上了几分血腥的味道。骑着养了五年的逐日,我疯狂的往风如陌住扎的军营赶去。入目,周围已从山势崎岖变为开阔平坦,我感受到了逐日的疲惫,虽然它努力扬蹄奔跑,可是速度,却明显的慢了下来。从昨日清晨开始,逐日就未曾吃过一点儿草料,加上快速的奔跑,它恐怕早已经体力不支。逐日是我十三岁生日的时候,父亲送我的生日礼物。那个时候,父亲是护国大将军

  • 小说 爱如潮汐冰冷

    原标题:小说爱如潮汐冰冷小说名字:爱如潮汐冰冷目录预览:第1章我怀孕了第2章少夫人流产了第3章心上的白月光第1章我怀孕了午夜。男人掀开锦被,瞥了一眼熟睡的女人,将手伸向她丝质的睡裙。“歘——”白可欣从梦中惊醒,不等她出声,男人精壮颀长的腰身已经覆上去。熟悉的重量和温度,还有喷薄在耳边的灼热气息和浓烈的酒味。又喝醉了!宇凌风喝醉以后,狠厉起来像头饿狼!想到医生的叮嘱,白可欣本能的护住小腹,使劲儿推他:“宇凌风!”宇凌风置若罔闻,一手将白可欣的双手擎过头顶,一手继续在她身上各处点火。白可欣顿时全身紧

  • 小说 我的性感黑丝女总编

    原标题:小说我的性感黑丝女总编小说名称:我的性感黑丝女总编目录预览:001夏日的夜晚002那个周末003吃了一惊001夏日的夜晚这是在我的女上司柳月家里。北方夏日的夜晚,微热的空气中弥漫着令人心驰荡漾的爱昧。爱昧的夜,和心目中的女神单独在一起,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酒后的我心中充满了弥乱而懵懂的感觉。柳月喝醉了,一进家门就坐在沙发上,闭着眼,扶着额头,表情显得很痛苦。我急忙给她倒了杯水,放在她面前的茶几上。柳月修长的腿在我面前一晃一晃,我不停心跳加速。柳月勉强张开眼,怪怪地看了我一眼,看得我心里直

  • 小说 心有悲凄无可奈何

    原标题:小说心有悲凄无可奈何小说:心有悲凄无可奈何目录预览:第1章跟我,一个月十万第2章他的小情人?第3章跟你,做你的女人第1章跟我,一个月十万“闭上眼,跟着我的节奏来。”低沉悦耳充斥着男性荷尔蒙的声音,慢慢的窜入了女人的耳中。那声音是致命的蛊惑,让深陷柔软的大床的她眼角情不自禁染上了情语,被滚烫的人儿压得服服帖帖。氤氲昏暗的房间里,床尾摇摆,一下跟着一下,粗重的呼吸声似是配乐,奏出了此起彼伏的乐章。一夜荒唐,林语睁开眼,耳边是那个男人沉稳的呼吸声。林语轻手轻脚进了浴室,望着镜子中的自己,红痕遍

  • 小说 运筹之王

    原标题:小说运筹之王书名:运筹之王目录预览:第一章【月下事】第二章【堂兄那恼人事】第三章【大宗主的安排】第一章【月下事】月色幽幽,恬静如水,那柔和的月光洒舍在平滑如镜的畅春湖面,波光粼粼,再加上三月的春风柔和地吹拂着,让湖边的芦苇丛轻轻摇摆,说不出的秀美宁静。衣袂飘飘,宽阔的畅春湖边,一对男女并肩而立,正抬头望着天上的一轮明月,那女子白衣白裙,脸庞说不上很美,但却颇有一股子妩媚气息,柔柔地道:“夏公子,你看,这天上的月亮好美哦。”她身旁站着一名个头不高的富家公子,长相实在称不上英俊。听见少女柔柔

  • 小说 功盖三村

    原标题:小说功盖三村小说名:功盖三村目录预览:第一章扬我村威第二章神仙附体第三章甘露的神奇作用第一章扬我村威“刘土匪,你别欺人太甚。”杨峰扬起手中两尺多长,手臂粗的木棍一指对面的中年男子,怒声呵斥道。“呦呦呦!我们的大学生村长发威了,我好怕怕啊!来往这里敲!”被称作刘土匪的中年男子,脸上闪过一丝轻笑,杨峰这个细皮嫩肉的小伙儿,还真没有一点让他惧怕的,脑袋往前一伸,指了指。“狗日的刘土匪,老子一再忍让,你当真怕了你了,今天不把你弄死,老子就不姓杨。”杨峰胸中的火苗忽的一下就起来了,压抑的情绪在这一

  • 小说 花间俏医女

    原标题:小说花间俏医女小说名称:花间俏医女目录预览:第一章代嫁第二章专业带孩一百年第三章迫不及待被分家第一章代嫁破旧的泥土和石头累成的院墙,不过三尺高,风一吹,墙头上的几棵野草随风摇曳。阳光透过破旧的窗棂照进来,给这阴暗的屋子添了几分鲜活。耳边忽近忽远的传来阵阵撕心裂肺的哭声、嘈杂声,林如诗觉得头痛欲裂。“求求你们,不要这样!”“让开,没了大的,小的嫁过去也是一样!”“我不能让你带走我的女儿,不能!”林如诗觉得自己被紧紧的抱住,湿热的液体一滴一滴的落在她的脸上。“不要带走我姐,不要!”周围的吵闹

  • 小说 先生,我们不约

    原标题:小说先生,我们不约小说名称:先生,我们不约目录预览:第1章老公出轨第2章献出初夜第3章爆出秘密第1章老公出轨初夏,晚上十点,S市的某五星级酒店。一间标准房内,床边坐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她一身紧身的抹胸小礼服,身材凹凸有致十分妙曼。她手指间夹着根味很冲的男式香烟,微微颤抖的指尖显出她的情绪很不稳。塞在耳中的窃听器就像一把无情的电钻,钻得她耳朵刺痛。心也跟着在滴血。耳朵里传来一堆男女的对话声。女人:“毅然,你最近精力这么旺盛,我都快吃不消了……”男人:“小妖精,别说你刚才没高潮。”女人:“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