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替身囚爱:总裁的亿万娇妻 最新章节

2017/12/3 22:43:07 来源:网络 [ ]

小说:替身囚爱:总裁的亿万娇妻

第一章面具舞会

"白浅浅,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老古董,参加舞会真的没有什么,而且你看看,大家都戴着面具,真的,谁都不知道你是谁!"一个身材火辣脸上戴着小公鸡面具的女子拍了拍旁边一个身高1米67头戴骷髅面具的女人。原文qi-wen.com

骷髅女子将自己缩在一个沙发里,生怕别人看到她此时窘迫的模样。

公鸡面具女子靠近她,拿起一杯鸡尾酒,漂亮的大眼睛扫了扫四周,"你看看,这里到处都是有钱人帅哥,今天晚上好好在这里享受一晚放纵一晚怎么样?"

"爱丽,我连男人的手都没有拉过,你就让我来这种地方,我才不要!"白浅浅,年芳十九,身材高挑,五官精致,但就是因为不喜欢打扮,所以总会被身边这个名叫爱丽的女人抢去风头。

"你不要是吧?你不要我可去找了,你可别怪我这个好朋友没陪你!"爱丽挑了挑眉头,摇动着身子风情万情地跟旁边的人搭讪去了。

白浅浅看了看这灯火酒绿的环境,突然发觉这个世界还是在家上网睡觉舒服。

在家里戴个耳朵,听个音乐,多好啊!

要不是明天就要去见那个恶魔,她必须练练胆子,白浅浅这辈子估计都不会进来这个地方。

她真的想不通这种地方到底有什么好来的!

啪的一声,有个人突然栽到了她的面前,她为了避开那个满身酒气的家伙,身子一歪,直接横倒在了沙发上。

"喂,你耍流氓啊,起来,别压我身上!"白浅浅气得不轻,这个家伙是故意的吧,那么多地方他不倒,偏偏往她身上倒去。阅读qi-wen.com

"芊芊,别离开我。"男人突然翻了个身,白蝴蝶面具下露出了一双漂亮而魅惑的眼睛,优美而流畅的下颌微微抬起,颇有一种夜礼服假面的味道。

浅浅?白浅浅傻眼了,难道这个人认识她?可是她很少跟男人接触啊,而且这个男人的面具虽然被挡了起来,但大部分面容还是清晰可见,应该是一个极品帅哥。

"芊芊,我爱你!"男人猛地按住了她的双手。

傻眼的白浅浅总算清醒了过来,用手指推了推他的肩膀,刚想开口说话,结果那男人的舌趁机探了进来,直接深深地吸吻着她的舌。

"我不认识你,你不能吻我!"妈啊,那可是她的初吻啊!白浅浅在心里流眼泪,她的初吻就这么给了一个陌生男人?虽然这个男人嘴里一直喊着自己的名字,可是自己真的不认识他啊!

"不要离开我,请你不要离开我!"男人温暖的大手豁然握住了她的下巴,轻轻地想将她脸上的面具取下来。

白浅浅脑袋里打了几个结,心想着被一个自己不熟的男人这么近距离地看着自己的脸......那感觉肯定很不舒服。奇闻网

她手将面具扯了扯,故意不让他看到自己的脸。

"好得很。"男人轻笑起来,眼神里闪过一丝温柔,"你还是那么娇羞可爱。"

白浅浅觉得,这个男人的声音真是好听到了极致,就是那些声优的声音都不如她。她是一个声控,平日里听到河图啊,董贞呀那些妖孽或天籁的声音时都会情不自禁地发抖,而现在这个人的嗓音正好在让她发抖的那个范围内。

男人的手轻轻地勾开了她的吊带,慢慢地拔下了她身上的礼服裙子。

她的右肩处有一颗不算大但绝对显眼的痣,男人迷蒙的眼盯着那颗痣看了一会,突然深深地笑了起来,"你这里居然有一颗痣,我以前竟然不知道。版权qi-wen.com"

第二章吻吻我好吗

她的右肩处有一颗不算大但绝对显眼的痣,男人迷蒙的眼盯着那颗痣看了一会,突然深深地笑了起来,"你这里居然有一颗痣,我以前竟然不知道。"

拜托,他怎么可能知道她的肩上有痣,她平常从来不穿吊带衣,要不是今天晚上是一个另外。想到明天要见的那个人,白浅浅便觉得浑身有些发抖。

"芊芊,我从来没有主动碰过你,今天你吻吻我好吗?"男人深深地吻了她肩上的那颗痣,慢慢地抬起眼皮,目光凝望着她。

白浅浅完全沦陷在了这个男人魅惑的眼睛里无法自拔,手轻轻地环着他的腰,脸竟然很自觉的凑了过去。

这可是她头一回主动地吻一个男人!

两唇刚碰撞,男人便急切地回应,唇舌彼此地交缠深吻,直到白浅浅觉得自己快要窒息,觉得自己已经无法呼吸。

"我要你!"男人眼睛里迸出了虎狼一样的光芒,他猛地将白浅浅推倒在了沙发上,一只手快速地脱着身上的白衬衫,另一只手则从下面轻轻地将白浅浅的裙子扯起来。奇闻网

"不要!"

趁着她还有一丝清明,白浅浅挣扎着要跳起来,虽然在来之前她已经做好了失身的准备,但是她绝对不能在这里失身埃舞会上那么多人,虽然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很偏僻,就在舞会最不起眼的一角,但难免会有人路过的。

"不要?"男人的声音略带一丝粗哑,"你拒绝了我太多次,拒绝得我将自己变成了一只刺猬,我已经不想再听你的拒绝!"

白浅浅愣了一下,心想自己以前拒绝过他吗?没有吧,她从小学开始就没有怎么主动接触过男生,难不成她拒绝过谁谁谁但自己忘记了?

正在她神游太虚的当儿,男人已经半俯过身,修薄而冰冷的嘴唇深深地吻着她的眼睛。

一下,又一下。

白浅浅被他吻得眼睛都睁不开,只好闭上眼,然而闭上眼的结果就是下腹突然撕裂一般的疼痛。她僵硬地挺直了身子,想要努力控制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男人似乎对那进入时的隔膜很满意,漂亮的眼睛深深眯了眯,吻着她的唇慢慢地说,"他果真还没有得到过你,你永远都是我的!"

什么东西啊?

白浅浅痛得要哭了,她这一回总算有些明白自己的处境,这个嘴里一直喊着芊芊的男人根本就不是认识自己,而是另一个叫芊芊的女人。

"我不是芊芊!"白浅浅快哭了。版权qi-wen.com"我是浅浅,我是浅浅!"

男人原本就醉得不清,听到她的话后竟然笑了,抓着她乱打的手轻轻地吻着,"别怕,我轻点,不疼!"

不疼个屁!白浅浅张嘴就往他的手指咬去,她用的力很大很大,大得她牙齿都开始发颤,但男人却一声不吭,我行我索,她咬她的,他做他的。

王八蛋,你滚开,我不是芊芊,你上错人了!

"芊芊,别咬,疼!"看到白浅浅又要咬,男人终于出声了,慢慢地低下头深吻着她的唇,吻得白浅浅头脑发涨,脸上绯红。

"不要--再--"

"这是属于我们的一夜,芊芊,明天我就带你去结婚--"

第三章结婚好不好

"这是属于我们的一夜,芊芊,明天我就带你去结婚--"

白浅浅突然不咬了。

那个叫芊芊的女人,何其幸福,有这么一个深爱着她的男人在等着娶她。而她呢,明日却要到那个恶魔身边。

她的爸爸好赌,欠下了一屁股的赌债,想不到他竟然在完全没有征求她的同意之下直接将她押给了N.T集团总裁,听说那个男人只看了她的照片,直接花了一亿要她。

她长得虽然不错,但绝对不是那种让人一见钟情的类型,尤其对方是有名的阔少爷,全亚洲出名的花花公子,也是全亚洲年纪最轻的身家第一的富少。

爱丽说,有钱人都想要找床上经验好的,你要是没有一点床上经验,他会不要你的。

所以,她才会来参加这个面具舞会,才会有这一场意料之内但也是意料之外的肌肤接触。

"好不好?"没有听到她的回音,男子继续俯耳问,冰冷的鼻尖轻轻地碰到了她的脸颊上,撩起了异样的触感。

白浅浅眼眶突然有些湿,如果现在有一个男人这样对她,她绝对马上跟他结婚去。

然而她心里明白得很,他嘴里的芊芊不是自己。

"好不好?"他又靠近,喷薄的男人气息就在面前。

白浅浅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好久后才慢慢说,"好!"

男人大笑起来,伸手将她紧紧地抱住,"芊芊,我好高兴,你拒绝了我三次,你拒绝了三次,第四次我终于成功地拥有了你!"

白浅浅失神地望着他,没有了刚才的挣扎,而是将挣扎变成了笨拙的回应。

让她有这样的反应的一是因为自己的遭遇,二也是为了满足一下痴情男人那颗极其碎裂的心。

这一夜,他不知道要了她多少次,直到他终于疲 惫,她才慢慢地从他的身下爬起来,静静地看着这个男人脸上的蝴蝶面具。

黑红的颜色,带着妖冶冷魅的美。

她真想,真想伸手揭开他的面具看看他到底是谁?

她也想看看他嘴里的芊芊到底是长什么样子?

然而,她还是放弃了,这一夜原本就是很荒唐的一夜,就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比较好。

她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裳,将脸上的骷髅面具取了下来,露出了那张白皙的清纯的容颜。"再见了。希望你找到你爱的芊芊,也希望你明天能够跟她结婚!"

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之前一直喜欢吻她的眼睛,不过既然要走了,她也给他一个吻吧。

弯下腰,在他的眼睛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白浅浅一走,刚才一直在旁边陪别人喝酒的小公鸡面具女子飘了过来,熟练地脱下了裙子,故意做出了与男人恩爱过的假象。

羽凌峰醒来以后第一眼便看到了身下的身材完美得没有任何瑕疵的女人,眼睛眯了眯。昨天晚上的事情他隐约有印象,要不是陆子离那家伙惹恼了他,他也不会来这种地方,更不会跟这个女人鬼混了一夜。

杨爱丽也在这个时候清醒了过来,看到羽凌峰眼中的冷意,笑得妖媚:"羽少爷,你醒了?"

"昨天晚上的女人是你?"羽凌峰快速穿好了衣裳,取下了脸上让他极不舒服的蝴蝶面具,冷冷地问,"想要什么,说!"

第四章恶魔的邀请

"羽少爷你这是什么话,人家昨天晚上是心甘情愿的!"杨爱丽反手抱着羽凌峰,修长的手指在他的小腹处轻轻划了划。

"你不想自己辛苦一晚却落得一个断手断脚的结局吧!"霸道冷冽的声音,跟昨天晚上的柔情蜜意完全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

杨爱丽马上缩回了手,乖乖地说了一个字,"钱!"

"哼!"羽凌峰冷笑,果然所有的女人都是一样,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刚才他清醒时看到衣襟上的鲜血还愣了一愣,隐约间记得昨晚那女子反抗得很激烈。现在看来,昨晚估计也是欲擒故纵吧。

一张一百万的支票丢在她的脸上,"别出现在我的面前,不然我会让你永远消失!"

杨爱丽马上接过支票,白浅浅的一夜竟然就赚了一百万,真是赚翻了!

得到了钱,她马上老实地拿着那个骷髅面具逃跑。天晓得这个羽凌峰是个什么样的变态人物,万一真惹恼了他,后果可就不堪设想。

杨爱丽一走,羽凌峰便拔通了一个电话,一脸厌恶地问,"JOHN,找到那个女人没有?"

"羽总,我们已经将那女人带回了别墅。"

电话那边所说的女人就是白浅浅。她昨晚从舞会里逃出来以后就被几个神秘的男人押到了这里。

JOHN是一个很严肃的男人,从接待她到现在除了正常的礼仪问话其余的什么都不说。

白浅浅坐得身子有些僵,扭了扭脖子说,"大叔,羽少爷什么时候回来?还有你们为什么要让我用冷水袋敷眼睛?"

这两个问题,她问了很多遍,那个JOHN却死活都不说。

"因为,我喜欢眼睛漂亮的女人!"冰冷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过来。里面的人听到了声响,赶紧站得笔直迎接来人。白浅浅抬头一看,竟看到一个英气逼人的男人走了过来。

他穿着笔挺崭新的西装,冰雕一般的容颜上没有任何的表情,薄唇微咧,即使是笑也依旧让人觉得窒息的寒。

无可厚非的一件事便是:这个男人很帅!

但另一件不得不承认的事便是:这个男人很冷!

白浅浅不自禁地打了个颤抖,双手握紧,站起来想学着那些人给他施礼。然而冰雕直接从她的身边穿过,撩起了一道比常温低十几度的风。

"你就是白浅浅?"羽凌峰目光刮了白浅浅一眼,他以前就见过她的照片,但照片上的白浅浅明显没有现实中的她炫目。

她不是他见过最美的,但不知为何,他竟能够从她的眉眼中看出一种不同寻常的气质。

"我是。"白浅浅不敢与他的目光对望。

这个女人,很怕他呢?

羽凌峰咧嘴笑起来,手指轻轻地勾起她的下巴,"你爸爸将你卖给了我,你知道你要做什么吗?"

还能做什么?她早就听爱丽说过羽凌峰的光辉事迹,换女人跟换衣裳一样,几乎每天一个样,挑上她是为了让她当他床上的禁脔?

第五章我买你的眼睛

"你是想......"白浅浅目光不自主地瞟上了床,然而她又希望自己想的是错的。谁会想跟这样一个变态在一起,虽然这个变态也帅很酷。

噗哧!羽凌峰被她这个小小的动作逗笑了,冰雕一样的容颜在那一瞬冷冽如同刀刃,即使是笑也依旧能够让人觉得寒凉,"不是所有女人都配上本少爷的床。 本少爷要的,不过是那个而已。"

一根手指,指向了她的眼睛。

白浅浅怔了怔,一时间不知道他指自己的眼睛做什么。

"白小姐,之前我们少爷也已经跟你父亲立好了合约,您若是不了解的话可以看看上面的合约。"JOHN拿出一份合约。

白浅浅有些紧张,接过合约从头到尾看了一遍,难怪老爸从那之后就消失无踪,原来他卖的是自己的--眼睛。

没有了眼睛,她以后的生活该怎么办?老爸啊老爸,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你为什么要我的眼睛?难不成羽少爷你是眼睛的收藏家?"白浅浅凄凉的笑了,手指狠狠地刺入了那份合约里。

羽凌峰墨色的眼睛冷冷一眯,靠在沙发上的样子慵懒得像一只豹,"我讨厌做亏本的买卖。你要是不愿意,用你全家人的眼睛也可以来换。我听说你还有一个漂亮的小弟弟,不知道他的眼睛是不是跟你的眼睛长得一样好看。"

"不许你动我弟弟!"那是她唯一的亲人,她从小没有妈妈,只有爸爸和弟弟,她绝对不能让自己的弟弟有事。

"不动也行。"羽凌峰冷冷地盯着她,"你只有一个选择。要么乖乖地听话,要么滚出去拿你爸爸和你弟弟的眼睛来换!"

"羽凌峰,你是不是变态!"白浅浅一时没有忍祝她话一出口,羽凌峰原本淡漠的眼睛瞬间凛冽起来,走到她的面前,看到她此时倔强的样子,嘴角不禁抿了起来。

这个女人,明明很害怕,却偏偏还要露出这副带刺的模样,羽凌峰突然觉得,路边的野花有时候也特别有味道,他慢慢地挑起了眉头,道,"我给你一晚上的时间,你自己想想,明天早上给我答案。"

白浅浅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人带出来的,等她走到门口时才慢慢地抬起头来,看着连续的拱门和回廊,看着旁边盘绕着大树的蔓藤,突然间像是回到了小的时候。

一个小丫头趿着拖鞋在空旷的别野里奔跑,一个小男孩跟在身后拼命地喊她:"浅浅,你等等我,你等等我。"

事隔多年,事是人非,而昔日的情景竟然在这里重现!

只是让她觉得好讽刺的是:这拱门回廊里住的却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极端。

她一走,里面的羽凌峰抱臂慢慢地推开了门,眼神冰冷地欣赏着面前的绿藤缠树。JOHN道,"少爷,芊芊小姐肯定会喜欢你种的蔓藤。"

羽凌峰微微握紧了拳头,"你觉不觉得,那个白浅浅好像在哪里见过?"

"这个......当初少爷您不就是看中她的眼睛像芊芊小姐,所以才会选她的么?"被JOHN这么一提醒,羽凌峰突然间叹了一口气,是啊,当初不就是因为她的眼睛像芊芊,所以他才会选择她的么?

替身囚爱:总裁的亿万娇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替身囚爱 或 总裁的亿万娇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小说款款深情成眷恋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款款深情成眷恋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款款深情成眷恋第6章坐过牢的贱人叶清狠狠的闭眼,用尽全力蒙着被子让自己不去听唐辰说的话。这才只是开始,她就感觉自己已经快死了。那以后呢,再以后呢,为什么错的明明是别人,却要让她承受这个痛苦。唐辰看着蒙在被子里的叶清,没有说话,转身摔门而去。巨大的关门声好似解脱的信号,让她有那么一刻全身都是轻松的,她卸下满身的防备,一点点起身,笨拙的穿好病号服。病房里弥漫的情欲气息让她觉得羞耻,她下地,一点一点的挪到病房门口。她扶着医院的门,想要逃离这栋白色的房子

  • 小说炊烟起,我等你!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炊烟起,我等你!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炊烟起,我等你!第6章赶紧滚过来“白血病?”莫夕被这个诊断砸得回不过神来,“我?”傅深脸色略带凝重的点了点头,目光看向从诊断开始就一直在那儿不停抽烟的萧远。萧远的母亲就是因为白血病去世的,这个病带来的后果,没人比他更清楚。莫夕眨了眨眼睛,刚要说些什么的时候,放在怀里的手机却响了起来。是盛淮安!老天是仁慈的,竟然让她在这个最无助的时候听到盛淮安的声音。莫夕满怀欣喜的接起来,才刚接通就听到那边的吼声:“莫夕,我让你二十分钟就送过来的文件呢?你看看

  • 小说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第6章秦世欢,不能死医生转身把换下来的脏衣服扔进篓子,没有看见杨笙瞬间变得阴沉的眼神,也没有听见他的回答,只能自顾自的做自己该做的事情,讪讪的表情掩饰着尴尬。“杨太太伤到了头部,可能会有一定程度的脑震荡,具体情况还需要住院观察。”医生把手里签好字的手术单子递给杨笙,看着他走出办公室的身影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这个男人,太奇怪了。秦世欢已经从手术室被推了出来,安静地躺在病床上,任由护士把各种记录的仪器安在她身上,面色憔悴苍白

  • 小说让爱化作雨纷飞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让爱化作雨纷飞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让爱化作雨纷飞第6章认错郑丰泽闲庭信步般走到那人面前,将桌面上剩余的红酒,尽数泼在了他的衬衣上。人群里发出一声惊呼,郑丰泽不动声色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支票,冷冷甩在他的脸上。“再多说一句话,我让你知道一夜破产是什么滋味。”那人还想挣扎,在看清楚支票上的名字后,立刻便像是焉了的气球,捡起支票,灰溜溜的从门口逃了出去。众人顿时散去,顾玥的手还在颤抖,她想开口道谢,一出声才知道自己的声音,已经颤抖得不像话。“谢谢……钱我会想办法努力还给你的……”郑丰

  • 小说陪你路过全世界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陪你路过全世界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陪你路过全世界第6章有些人,不是你能动的一抬头,就看到脸色黑到了底的顾慕衍,季言用指腹擦了擦唇瓣,眼里全是被那女人勾出来的欲.望。见了鬼了,他季言的定力什么时候差成这样?“顾少,这女人吻起来不赖,算卖我一个人情,我要了!”顾慕衍的脸色更黑了,声音极沉的道:“季言,有些人,不是你能动的。”季言刚回国,不认识沈知微,而顾慕衍也不愿意承认,这女人是他的妻子。他和沈知微结婚,除了沈家和顾家,没有人知道,他甚至……没有给她一个婚礼。“如果,我非动不可呢?”

  • 小说以余生换相思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以余生换相思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以余生换相思第6章送上床宋颂觉得有些奇怪,但没想太多,跟着冷容璟走进了这间没有太多装饰的房间。进了里间,宋颂开始觉得气氛有些奇怪起来,冷容璟径直走在前头,将放在桌上被遮起来的一张照片抱在了怀里,“你知道,这是谁吗?”宋颂摇了摇头,冷容璟的小手一下就将照片上的丝绒布料掀开,一个女人巧笑嫣兮的笑容出现在宋颂的面前,是黑白的。宋颂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我冷容璟永远,都只有一个妈妈。”他的眼色一暗,“你这种人也配做我的妈妈吗!”宋颂摇了摇头,刚刚,他不是

  • 小说嗜骨谋婚:总裁情深难测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嗜骨谋婚:总裁情深难测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嗜骨谋婚:总裁情深难测第006章你就这么饥.渴?“离安,你怎么了?”看着冉离安脸上隐隐的怒火,宁羽婷小心翼翼地问道。“离安,是不是那个女人又惹你生气了?离安……”“羽婷。”冉离安打断了宁羽婷的话语,他的语气也不似以往那般温柔,而是带着点严肃的意味。宁羽婷被冉离安的严肃吓到了。“羽婷,慕贞贞她毕竟是我的妻子。以后在她面前,你给我收敛一点。”宁羽婷没有想到,冉离安居然会为了慕贞贞对她说出这样一番话。他不是应该对慕贞贞毫不在意的吗?“离安……

  • 小说替嫁娇妻:总裁大人求放过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替嫁娇妻:总裁大人求放过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替嫁娇妻:总裁大人求放过第六章那时候,他出现用过餐后,管家和女仆们都相继出去了,门被轻轻的关上,偌大的医务室里只剩下楚小小一个人静静的在床上躺着。一缕明媚的阳光从窗户照射下来,照得地上金灿灿的,豪华的医务室布上这一吕黄金更加显现出它的豪华,亦是世上独一无二。床上躺着的人一动不动,只有两排长长的眼睫毛在晃动着,似是在想着些什么。五年前……楚丽丽威胁楚小小:“去高导演那取《深宫妃子美如花》那份签约女主角的合同回来,别给我耍什么花样,拿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