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恶魔总裁的契约小秘 最新章节

2017/12/3 22:40:00 来源:网络 [ ]
小说:恶魔总裁的契约小秘
第1章:惨死的情人(一)

“老板,我知道错了,求老板您看在我多年跟随您的份儿上,饶过我一次吧,我是被逼无奈。来自http://www.qi-wen.com/

低泣从幽暗中传了出来,那个凄切柔媚的声音,令丁香感觉很熟悉。

“老板,求您了,我真的不想,您就如此狠心,我可是跟了您四年。”

“带她下去审问,敢背叛我,凌雪冰,我会让你后悔生出来!”

冷酷而低沉的语调,仿佛是来自地狱幽冥,带着无尽的冷意和寒洌,让丁香的身体不由得战栗了一下。

那个声音,她同样熟悉,凡是在这幢大楼之中,听过一次那极有特点的声音,就再也没有人会忘记。

“是总裁?凌雪冰为何要如此苦苦向总裁求饶?”

“是,老板。”

两个无情的声音,从不远处的门口传了出来。

丁香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到这个阁楼来,就是为了拿点东西,不想如此凑巧,遇到这种事情。推荐http://www.qi-wen.com/

“晔,你不能如此无情,我跟了四年,四年最美好的青春年华,都给了你,呜呜……”

“闭嘴!”

略带愠怒杀意的语调,令丁香再度后退了几步。

“晔……”

“凌雪冰,忘记你当初是如何主动投怀送抱,求我要了你吗?跟了我四年,你得到了你所有想要的,敢背叛出卖我的,我会让你后悔出生到这个世界!”

“晔,不要,求求你,求求你……”

声音戛然而止,仿佛是被堵住了嘴,只有从鼻孔发出的急促喘息和哀切的闷哼。

“老板,您看如何处置?”

“让她说出每一个有用的字,你们该知道如何处理。”

“是,老板。”

脚步声渐渐离去,皮鞋踏在大理石上的声音,让丁香心中不由得一寒,恐惧从心头升起。

她想离开,但是从下面的楼口门外,有两个黑影闪了进来,让她不得不退后再退后。

“呜呜……”

一个女人的闷哼和挣扎之声,从两个黑影拖曳的手中传了出来。推荐http://www.qi-wen.com/

“开灯。”

一个人打开灯,丁香急忙蹲下,蜷缩在阴影之中,不敢被那两个人发现。

灯光中,她看到那两个人就是总裁身边常年不离身的两个助理加保镖,二人浑身散发出彪悍的煞气,冷酷的脸在幽暗的阴影摇曳下,显得有些狰狞恐怖。

“关上门,别让外面听到。”

“怕什么,这里是顶层,哪里会有人听到。平时这里可是连一只老鼠也没有,赶紧干活吧,老板还等着呢。”

一人上前拽掉了凌雪冰嘴里堵住的布,一脚将凌雪冰踩在地上:“说吧,把你知道的事情,老板想知道的事情,一个字不漏地说出来,还可以让你少遭罪。恶魔总裁的契约小秘 最新章节凌雪冰,你跟了老板也有好几年,该知道老板的手段。”

“我,我要见晔,晔是误会了我,那些事情,都是别人陷害……”

“碍…”

“不要,你们不能……”

“我,我是晔的情人,你们敢如此对我,他不会饶过你们的。”

“凌雪冰,放聪明点吧,老板的情人不知道有多少,就连老板自己都记不清。每天想爬到老板床上的女人,可以围绕这幢大楼排几个圈,你算老几?不要以为跟了老板几天,就了不起。”

“老实说吧,好歹我们也算老朋友,别逼我们动手。”

“你,你们……碍…”

第2章:惨死的情人(二)

凄厉满是痛苦的声音,传入丁香的耳中,她侧头从角落的阴影中看了出去。

栗色的波浪大卷发披散落在地面上,沾染了不少尘土,这个阁楼平时很少有人进来,地上满是灰尘,四周堆放了不少的杂物。恶魔总裁的契约小秘 最新章节

凌雪冰苍白的脸妩媚动人,此时却是有些青白到可怕的地步,泪水不停地从脸上滚落,痛苦让她的脸庞扭曲起来,唇被紧紧地咬住,渗出殷红的血水。那血水不停地从凌雪冰的唇角流下,惨白的脸,殷红的血,看上去有几分恐怖。

两个男人一个用脚踩住了凌雪冰高耸的酥胸,另外一个,手中拿着一根电棍。

“哧啦……”

其中一个男人一把扯开了凌雪冰的衣服,丁香认得两个人都是太极集团总裁元晔华的贴身保镖,扯开凌雪冰衣服的叫连锋,另外一个叫成钢。

她见过这两个人很多次,但是并不了解,平时二人西服革履,也一副高级职员的模样,不想此刻看上去如此彪悍,浑身的煞气如凶神一般。

连锋脸色冷峻,此人一向就是冷着一张脸,是太极集团有名的酷哥。

成钢笑眯眯地低头不时用手中的电棍,在凌雪冰的身上敏感部位捅一下,每一次都让凌雪冰浑身颤抖,痛苦地惨呼。说明http://www.qi-wen.com/

丁香更畏惧成钢,那个人在她的眼中,杀人估计也是如此笑眯眯的模样。这样的成钢,在丁香的心中,比冷面连锋更加可怕。

衣服被连锋几把就撕开,从凌雪冰的娇躯上撕裂,变成几块碎片落在地上。

丁香暗暗吃惊,不想连锋的手劲如此大,衣服在连锋的手中,就如同纸片一样。

曼妙丰满的曲线,暴露在摇曳的灯光下,空气之中。

凌雪冰的身材很好,高耸的胸挺翘浑圆,腰肢纤细,肌肤白皙细腻如玉。凌雪冰是太极集团的一朵花,有名的大美人,此刻却是匍匐在地上,双手被反绑在身后,身体不停地痉挛颤抖着。

电棍又一次碰触到凌雪冰的身体,丁香看到凌雪冰的娇躯已经有很多青紫红肿的部位。

成钢将手中的电棍,从凌雪冰高耸的胸部缓缓地滑过,凌雪冰的身体不停地抽搐颤抖,浑身蜷缩在一起。

直到电棍离开她的身体,她才惨叫出声,急促地喘息着。

汹涌的波涛,在浅粉色文胸下面波动起伏,诱人已极。但是连锋的眸子中只有无尽的寒意和杀机,成钢虽然在笑,眸子中却是没有丝毫的笑意,带着令人心悸的光芒。

“你们,你们敢如此对我……”

凌雪冰语不成声。

凌雪冰娇媚的脸扭曲起来,瞪大惊恐的眼睛:“不,我要见晔,让我见他……”

“碍…”

“碍…”

一声不似从人口中传出的声音,凄厉的尖叫,令丁香不由得捂住了耳朵。她低下头向角落中蜷缩了进去,再不敢去多看一眼。

“不,求你们……”

“碍…

“我说,我什么都说……”

良久,外面宁静下来,丁香好奇地抬头伸出脖颈,向地面上看了过去。

本来玉白的娇躯,此时身无寸缕地躺在地上,浑身青紫肿胀的痕迹,让凌雪冰的娇躯有些恐怖。尤其是双腿之间,赫然映入丁香的眼帘,惨不堪言。

丁香的身体不由得微微战栗起来,紧紧地咬牙。

“就这些吗?”

“真的只有这些,我不敢有一点隐瞒。”

第3章:惨死的情人(三)

“疯子,你送她上路吧。”

“不,不要……”

“咔嚓……”

轻微的声音,从凌雪冰的脖颈处传了出来,连锋伸手双手抱住凌雪冰的脖颈,轻轻地一扭,凌雪冰的脸被转到后背,如同一个破娃娃般,一双妩媚动人的大眼睛,还不甘心地瞪视着丁香。

“砰砰……”

丁香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急忙把身体和头颅蜷缩了回去,不敢再去看。

“处理了吧,先扔到角落里,等天黑处理掉。”

成钢站了起来,笑眯眯地将凌雪冰的尸体拖到一个角落中,随意地扯了一块满是灰尘的布盖在尸体上面。

“走吧,老板还等着回信。”

二人起身走出阁楼的杂物间,这个走廊有好几间房屋,一向堆放了些杂物,僻静幽暗。

“咣当……”

门被关闭,没有了灯光的杂物间,格外恐怖,丁香浑身冷汗,好一会才站了起来,浑身发冷双腿发软。

“天啊,元晔华到底是什么人?杀一个人对他而言,就如此轻松吗?那凌雪冰,真是大胆,敢背叛出卖总裁,落得一个如此惨死的下常原来她真的是总裁的情人,总裁果然冷酷无情,霸道没有人性,今天我看到这件事,千万不能被任何人知道,否则……”

丁香急忙从角落中走了出来,回眸向黑暗中凌雪冰的尸体看了一眼,匆忙地向门口走过去。

她放轻了脚步,好在她穿的是一双平底的软皮鞋,不会发出声音。

悄然打开了通往阁楼的门,这里是太极大厦的顶层,等闲人是上不来的,若不是她是凌雪冰的助手,也不可能到这里来。

丁香把门打开一条缝隙,向外张望,唯恐会被连锋、成钢二人发现她的行踪。

见四周无人,丁香蹑足潜踪走了出来,回手轻轻地关闭门,快步向楼梯走了过去。她不敢去走电梯,唯恐惊动顶层的人,发现她的存在。

“怎么,舍得出来了吗?刚才的精彩剧情,观看的如何?”

成钢从楼梯的拐角处走了出来,靠在楼梯的栏杆上,笑眯眯地看着丁香。

丁香身体蓦然一震,不由自主后退了几步,明知不可能逃过成钢的毒手,却是下意识就想逃。

她侧头回眸,看到连锋就靠在身后的墙壁上,手中玩弄着一柄锋利闪着寒光小刀。

满嘴苦涩,不想还是被发现了行踪,等待她的,必然就是死路一条。

丁香抿紧了唇,什么也没有说,此时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连锋抬起手指对丁香勾了勾,丁香知道逃不掉,对方若是有意杀她,不过是举手之间。在这顶层,她呼救也无用,不会有人听到,即便是有人听到,也不会有人敢上顶层。

顶层有禁闭的装置,不得允许是无法上来的,同样也无法逃脱。

太极集团的这栋大厦,顶层是这个王国最终的高端,那位冷酷高高在上的总裁,如帝王一般,俯视这里的一切。

丁香迈步向连锋走了过去,和成钢相比,她更愿意面对冷面的连锋。

连锋转身顺着走廊向总裁的办公室走了过去,丁香心中不由得生出些微的希望,猜测连锋是要带她去见那位冷酷的太极集团帝王。

“老板,她来了。”

连锋微微低头,说了一句站到一边,露出身后的丁香。

桌案后,元晔华低头看着文件,没有立即抬头。

第4章:初见交集

白皙的肤色,浓润漆黑的剑眉,让丁香想起水中石头上的浓密的苔藓,带着一抹亮泽。微微凹陷的眼眶,颇有几分欧洲人的风格,但是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子,证明面前这个男人,是绝对的亚裔华夏子孙。

棱角分明的脸,如同刀刻一般,带着冷峻的硬度,从侧面看酷似希腊的雕像。

丁香不由得凝视元晔华的脸庞,这位老板有着一张能迷倒任何女人的俊朗脸庞,而他的年纪,也年轻的不像话,看上去还不到三十岁。

一身黑色的西服,衬托得他更加冷峻,毫无表情的脸令人不由从心底生出敬畏之意。

“总裁。”

丁香低头弯腰,向元晔华行礼,就在进入总裁办公室的一瞬间,她的心平静下来。死亡的恐惧虽然令她紧张,但是无法避免时,她反而平静了。她就是如此,面对越大的事情,越能冷静下来。

元晔华似乎没有听到丁香的话,仍然低头看着桌案上的文件,丁香抬起眼默然看着元晔华,从来不曾如此近距离看过元晔华。

这样的距离,柔和明亮的光线中,他英挺的线条更是迷人,带着些许冷酷的意味,魅力无穷。

她记得公司里的很多女人,上至清纯刚刚走出校门不久的萝莉,下至扫地的保洁大婶,看到元晔华都会陷入短暂或者长久的痴呆状态。

很多公司的女人,未婚已婚的,都私下说能和元晔华有一夜情,此生不虚。就如成钢所言,想爬到元晔华床上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

成钢也走了进来,靠在门口抱住胸,微笑用眼睛打量着丁香。

办公室中的四个人,默然无语,仿佛这个办公室中,没有人一般,诡异的气氛沉重而压抑。

丁香的目光,从元晔华的身上移开,向窗外望了过去。这位总裁是很英俊,硬朗的线条最能诱惑各种各样的女人,但是不包括她。

丑小鸭的她,深知和这位总裁之间的距离,那是不可逾越的鸿沟,宁愿在远处偶尔望上他一眼。

“他和我,是两个世界的人,我走不进他的世界,正如他不会走进我的世界!”

阳光灿烂夺目,湛蓝的天空在这顶层,离她格外的近,似乎从窗口伸出手去,就可以碰触到蓝天白云。

“晴朗的好天气,不知道今天,是不是我最后一次看到这样的蓝天,这样的白云,还有那些高楼大厦?”

心中有不舍,她才二十岁刚出头,刚刚到这里工作不久,没有真正享受人生的乐趣,她不想死。

“窗外的风景很美。”

低沉略带冷意的语调,优雅而动听,如男低音般在她耳边掠过。

元晔华打量眼前的女子,高挑丰满的身材,曼妙凹凸有致的曲线,正是他喜欢的那种身材。

她有一张娇小的脸,五官精致玲珑,不是很美,也没有妩媚的韵味,清秀中略带些许的倔强。

秀逸的双眉如下弦月,一双杏眼,眼梢微微挑起,带出几丝隐藏在骨子中的傲气。粉红的樱唇丰满如熟透的水蜜桃,令他想抓住尽情地品尝。

丁香听到元晔华的话,回过神来,回眸正迎上元晔华幽深如无尽黑夜般的眸子,不由得微微低下头去。

“是总裁,外面的景色很美,尤其是从这里看下去。”

“喜欢俯视的感觉?”

元晔华有些兴趣地审视丁香,记得这个女子是凌雪冰的助手,那么凌雪冰所熟知的那些事情和业务,她也该清楚才对。

第5章:卖身契(一)

她站在他的对面有半个多小时,在这样的情况下,不骄不躁,还有心情去欣赏外面的风景。

“有趣的女人,这个女人是没有心,还是胆子太大?或者愚蠢到以为,她看到了凌雪冰的死,听到那些秘密,仍然可以安然无恙地活下去?很冷静,也很沉得住气,符合我的要求。”

“高山仰止,风景无限好。”

丁香抬头看着元晔华,接触到元晔华的眼神,缓缓地垂下眼睑恭敬地低下头去。

“不害怕吗?在这高处,你可能随时会掉下去,粉身碎骨。”

丁香再一次抬眼看着元晔华,就在刚才的半个多小时时间中,她脑海中闪过太多念头,元晔华会如何处置她?

她很清楚,如元晔华这样的人,黑白两道通吃,想让她如此一个普通的人消失,有太多的方法,不会给元晔华自己惹上一点的麻烦。

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无比的漫长,或者等待死亡到来的时间,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无比漫长的。

“每一个人,都有粉身碎骨的时候。”

丁香平静地回答,纵然心中并不平静,她却是不表露出来。

或者总裁并不想杀她,凌雪冰忽然死掉,他需要一个熟悉凌雪冰业务的人,他也需要一个人把凌雪冰留下的事情处理妥当。在找到新的秘书之前,他日常的事情,还是需要一个熟悉这些事务的人来处理,协助他,而没有人比她更合适。那么,他是要留下她吗?”

“今天,你看到了很多风景。”

“总裁,我只看到此刻窗外的风景,其他的都已经忘记。”

元晔华的眼底深处,闪出一抹欣赏的神色,她不是不畏惧,不担心,但是却可以在表面摆出平静的神色。一个年轻的女子,能做到这一点,真的很难。

“今日和明日,我的行程是如何安排的?”

“总裁,今日下午三点,您要召开一个视频会议,四点约了美国的客户史蒂芬先生会谈,五点有一个私人约会。晚上九点,您要参加一个重要的晚会。明日……”

丁香侃侃而谈,对于她而言,凌雪冰所需要了解知道的事情,她都要谨记,不能有丝毫的疏漏。

这幢大厦中人的员工,都知道凌雪冰是一个要求多么苛刻,难以相处的上司。她的美,她的媚,只为一个男人绽放,就是此刻她眼前的总裁元晔华。

凌雪冰,若是你甘于平淡的话,不做那些事情,也不做他的女人,或者如今你还可以好好活下去。你的美丽和妩媚,是为了他而绽放,也是因为他而枯萎,是否值得?

丁香叹气,很久以后,她才明白,凌雪冰别无选择,当时她只是太年轻,太单纯,不懂得这些。

她明白后,却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和恶魔共舞。

“看看这份文件。”

元晔华点了点刚才放在桌案上,他一直在看的文件。

丁香向前走了几步,伸手从桌案上拿起文件,她早已经注意到,那份文件上全是外文,没有一个中文。

是德文,传过来的文件,该有专门的翻译,给翻译成中文,或者传过来之前,就该已经翻译好。这份文件,为何仍然是德文?

她有些疑惑,拿在手中翻看起来。

只翻了几页,丁香的心就不停翻涌,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表面上看上去仍然很平静。

这份文件赫然涉及到了某些违法的事情,不是一份正式意义上的商业意向书,可能也正是因为如此,才用了德文,没有找人翻译过来。

恶魔总裁的契约小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恶魔总裁的契约小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非常医仙16章

    原标题:非常医仙16章小说名称:非常医仙都解决了“我是林大宝,林广山的儿子。”林大宝看着他那德行,就气不打一处来。“林大宝,你从监狱里放出来了?”林大宝冷笑一声,”怎么,我放出来,你不高兴吗?““啊不是不是,你今天到底想干啥?”许大柱逞强道。林大宝知道在他眼里,能进监狱的都不是一般人,再说林大宝是以故意伤害罪进监狱的,更让他忌惮几分。“想干啥你还不知道吗?别在那装了,你自己对许昕做了什么你还不清楚吗?”“那是我家的事,你一个外人管得着吗?”他狡辩道。“我就他妈管得着了,怎么着,这里是十万块,以后

  • 我的小姨16章

    原标题:我的小姨16章书名:我的小姨解决这个时候,那名走在最前面的花吻蜘蛛却是冷笑了一声,一步朝前踏出,直接一刀就朝我的小腹捅去,这一刀,他并不是要我的命,只是要重伤我。“啊……”林美欣等人都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来真的,说捅就捅,一点都不含糊,顿时发出一声惊呼,小姨更是想要本能的拉扯我,可是我不仅没有朝后退去,反而又朝前踏出了一步。“小凡……”在小姨的惊呼声中,我一把抓住了那人握刀的手腕,然后用力一拧,那人的手腕吃痛,手中的小刀被我一把抓在手中,然后在众人惊愣的目光中,一刀插在了那人的肩头……“嗤”

  • 爱上你爱上寂寞16章

    原标题:爱上你爱上寂寞16章小说名:爱上你爱上寂寞第16章自己惹了不痛快叶思寒看向林文森,脸上的笑容淡去,不卑不亢的回答,“对不起!先生的要求叶思寒不能满足!”“什么意思?”林文森眸色开始变冷,寒意开始蔓延。“叶思寒的工作并没有哺酒表演这一项,先生想要看哺酒表演,请出门右拐!”“你不想活了?”林文森勃然大怒。这个女人太不识趣了,陆战北和她说话她笑嘻嘻的,可是对他却表现出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她真以为她是什么香饽饽?。“这是要干什么?恼羞成怒啊?”陆战北在一旁冷笑一声。叶思寒对林文森的态度让他愉快极

  • 就是要你爱上我16章

    原标题:就是要你爱上我16章小说名称:就是要你爱上我第16章更可靠的靠山书房里。“子瑶,你跟非凡结婚五年了吧?五年了,我想抱孙子的心情,你应该明白,也该理解,所以平时,我这个做婆婆的,对你难免会苛刻了些。”姜小凤强行挤出一抹微笑,季子瑶暗暗冷哼。只是苛刻了些?“你看你跟非凡闹成这样,对你们……对顾家都不好。”姜小凤说着,叹了一声:“是,非凡这孩子,在外面确实……可是你也应该理解他,明明有老婆,却摸不得碰不得,他又是血气方刚的年龄,不管换成哪个男人,都忍受不了,对不对?”呵,能够在顾家稳座长媳位置

  • 因为遇见你16章

    原标题:因为遇见你16章小说名:因为遇见你016陆总在等您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眼睛一闭上,就看到了陆正歧头破血流的样子,顿时睡意全无。于是我就这么睁着眼睛,呆呆的看着天花板,看了一夜。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进来的时候,我觉得眼睛有些刺痛,上下眼皮开始打架,不一会儿重重的合上,还没有几分钟,就听到了敲门声。我拖着疲惫的身体下床,门一打开,陆正歧站在门口,面色不善,质问道,“早饭呢?”我一脸茫然,陆正歧直直的看着我,点了点自己的额头,我才回过神来,“我……对不起,我忘记了。”陆正歧不耐烦的看了一眼手表,说

  • 偏偏喜欢你16章

    原标题:偏偏喜欢你16章书名:偏偏喜欢你第16章:哪怕百分之一我都赌医生为难道:“简小姐,我早就做好手术的准备了,不过……刚刚我给您舅舅那边打了电话,他们拒绝了支付手术费,如果你能现在交费,我立马就给病人做手术。”简家的情况医生也清楚,昂贵的医药费一直都是简清风给支付的,病人的女人还是个大学生,哪里有什么支付能力。简沫脸色一白:“要多少手术费?”“三十万。”她瞬间觉得天快要塌下来,三十万不是个小数目,她身上三千都没有,更何况是三十万?“沫沫,我有三万积蓄,你先拿去交费,医生,这样可以吗?先帮伯母

  • 此生与你不相逢16章

    原标题:此生与你不相逢16章小说名字:此生与你不相逢第16章隐藏的仇恨提到那一个月,叶秋仿佛陷入了什么痛苦的回忆里。她一把拽住顾凌桓的衣角,咬牙切齿的说道,“得知我和你上床之后,我继父气坏了,把我丢进地窖里关了一个月,我逃跑的时候他还把我的腿打断了,最后是我妈大发慈悲把我救出来的!”听到她的话,顾凌桓的眉头紧皱起来。他一把揪住叶秋的衣领,声音冷得像冰,“就算这样,你也不该诬陷宋岚!”想到因为她的诬陷,他差点把宋岚卖进了风月帝都,他的心居然狠狠抽疼了一下。原来真正阴狠的人不是宋岚,而是他一直护在身

  • 念念不忘16章

    原标题:念念不忘16章小说名:念念不忘第16章孕吐不再担心孩子会被拿掉,陆明歌放松了不少,但是孕期的反应却让她吃不消。“呕!”睡到半夜,她诈尸一样的冲进洗手间,双手撑着马桶边缘,吐到后面只剩下了苦胆水,喉咙里起的血泡破裂,血腥苦涩的味道让她忍不住浑身打颤。霍向年跟进去,见她这么难受,眉头越皱越紧,伸手在她后背处轻轻拍打。“我带你去医院。”他知道怀孕会吐,却没想到这女人会吐成这样子,再这么吐下去,人根本撑不住。“我不去。”难受的劲过去了一点,陆明歌撑着马桶边站起来,拉开了和霍向年的距离。只要去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