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冷面boss步步惊婚 最新章节

2017/12/3 21:06:33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冷面boss步步惊婚

婚礼

罗马式教堂前,一辆黑色卡宴缓缓停下,车后跟着一排高大威猛的路虎,好不威武雄壮。奇闻网

待卡宴停稳之后,身着一身黑色燕尾服的司机下车,恭敬的为车里的主子鞠躬开门。

车里的主子便是苏樱。

苏樱穿着一身奢华到令全世界女人都羡慕的白色婚纱,脚踩一双银色水晶玻璃鞋,缓缓迈出卡宴,手里捧着的那束火红色的妖艳玫瑰,与她精致的妆容,绝美的脸蛋相辉相映。

望着眼前庄严神圣的教堂,红地毯直铺到她脚边,教堂门前还有两排同穿着黑色燕尾的小生,苏樱的饱满盈润的唇角勾起一抹浅浅而又略带嘲讽的笑。

这就是云海市的经济一把手,房地产大亨,响彻全球的艾麟财团的领袖傅斯年,为她准备的婚礼。

三天前,傅斯年以父亲苏志明的食品企业偷税漏税为由,点名要求苏樱做他的女人,并在三天内完成婚礼,不然苏氏食品有限公司将面临破产,苏家也将面临灭顶之灾。

以傅斯年的财力,动动手指就可以掌控多家企业的生死。冷面boss步步惊婚 最新章节

可苏樱从来不知道,一个资本雄厚的财团领袖,竟然会注意到一个小小食品加工厂的最新动态!

这不是心怀鬼胎又是什么?

而若不是苏志明待她甚好,苏樱真不介意苏氏破产。

在那个没有人情味的苏家没有记忆的生活了三年,苏樱早早就想远走天涯。

可无奈,她有一个好父亲,为了保得父亲的下半生的安稳,苏樱只得答应傅斯年的霸道征婚。

因为她知道,以她现在的力量,完全不足以与傅斯年对抗。

手捧着玫瑰,苏樱伴着怡人的微风走近教堂,燕尾男开门,苏樱以为自己第一眼看到的会是满座的业界商人,以及坐在第一排的自己的家人,还有站在神父面前的道貌岸然,衣冠禽兽的傅斯年。

可她没想到,第一眼看到的会是自己的姐姐苏瑾瑜,以及声称会永远爱她的前男友顾一航,此时正在进行的婚礼仪式。

苏樱微怔一秒,随即勾唇而笑。奇闻网

原来,这就是傅斯年为她准备的结婚大礼。

相当不错呢。

同样是三天前,苏樱捉奸捉到姐姐与男友,如此狗血的一幕并没有让苏樱觉得伤心,反倒觉得异常轻松。

终于摆脱了顾一航这个监视器。

姐姐苏瑾瑜以及继母叶梵一直对她所拥有的一切虎视眈眈,顾一航会被苏瑾瑜拿下,也在苏樱的意料范围之内。

只是没想到,傅斯年会如此用心贴心,竟刻意安排这一幕让她这个准新娘看到。

想让她难堪加难过吗?

苏樱浅笑,可能让傅斯年失望了呢——因为,她一点点都不伤心!

看到那一对璧人缓缓向她走来,苏樱亦昂首阔步,迎面而上,骄傲的像个女王。阅读qi-wen.com

傅斯年想让她难过,她偏偏要得意给他看。

尚且不知这男人接近她有何意图,她又怎么能先示弱了?

三人交臂之际,苏瑾瑜眼神睥睨的瞅了苏樱一眼,精致的脸蛋上生出万般得意。

“妹妹,你说一航怎么可以对我这么好,为了我连你都可以不要,真是让我好生感动。”

呵——

苏樱心里笑的不知有多瞧不起苏瑾瑜,不过是与一个渣男的结合,也值得她这么高兴?

果然是天生一对!

连眼神都奉欠这二人一个,苏樱径直走过这二人身边。

与这样的人多说一句话,都觉得是在浪费自己的生命。

而偏偏苏樱又是如此热爱生命的一个人!

苏樱如此无礼,苏瑾瑜自然心中有气,正欲发作,顾一航却道,“瑾瑜,走吧。”

苏樱是怎样的一个性子,顾一航比谁都清楚。奇闻网

冷静,果敢,心狠手辣。

若不是早早被傅斯年勒令与苏瑾瑜交往,他也绝不会选择背叛——

没有新郎

在众人的注视下,苏樱缓慢而又坚决的走向神父,却发现庄严的十字架前并没有傅斯年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三天前随傅斯年登门进入苏家的小跟班,穿着一身纯手工制作高级定制西服的慕北。

“苏小姐,我们boss派我代他与你完成婚礼。”

说罢,慕北便不动声色的将带有新郎字样的胸花别在胸前,与苏樱的新娘遥相呼应,颔首恭敬的浅浅一笑。

可人家苏樱不干了。

三天前,傅斯年口口声声说要娶她苏樱做傅家的儿媳妇,如今婚礼如期举行,他却不愿意出现了?

这算是哪门子歪理?!

苏樱不服。

大大的裙摆随着苏樱英气的转身飘扬在空中,流苏旋转的好不美丽,苏樱直接扭头走人。奇闻网

“去告诉你们家傅斯年,他若不出现,这场婚礼作废!”

真当她苏樱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了?

笑话!

他傅斯年若是不出现,这场婚礼她怎样也不会点头答应!

可她还未走几步,脚步便硬生生的停在原地,因为她听到慕北说:“苏小姐,你真的要走吗?”

“苏家食品有限责任公司马上就要宣告破产,苏老爷子正在我们手里,你确定不见苏老爷子最后一面?”

苏樱心头一震!

为了逼得她完婚,堂堂云海市经济一把手竟然做出如此卑鄙下流的事情!

这天下还有王法没有?!

又是一个豪气的转身,苏樱阔步走到慕北面前,抬手‘啪’的一声一个耳光甩过去。

毫不留情分。

“你们好大的狗胆,竟然敢绑架我的父亲!”

对此,全场观众无不倒吸一口凉气,想想在云海市,除了傅斯年能动的了慕北以外,谁还敢对他摇头说个不字?

可如今——

看来这苏樱,也是个不好惹的——

被扇了这么一个耳光,慕北觉得自己挺无辜的。

凭什么挨打的是他呢?

他只不过是奉命行事而已——

无奈眼前又站着未来的少奶奶,慕北他更是骂不得,打不得,只能冷着脸,学着傅斯年的模样道,“苏小姐,你若想让苏老爷子有个安详的晚年,还是——”

乖乖听话比较好。

可人家慕北的话还说完,苏樱已经转身面向神父,语气更是不容置疑:“婚礼开始!”

一束鲜红的手捧花下,是苏樱握紧的拳头,以及一颗极度压抑的心。

傅斯年,你我之间并无恩怨与交集,你却拿捏住我的死穴,狠狠的蹂躏我,压制我,折磨我,好,很好,你做的很好。

倒要看看我们之间,会是谁能笑到最后!

傅斯年,不论你接近我有着什么目的,又将对我做出怎样更无礼的举动,我苏樱都接着!

你尽管放马过来吧!

而通过远程摄像,看着代班新郎慕北与苏樱完成婚礼的傅斯年,却是背倚着沙发,薄唇露出一抹诡异而又森然的笑。

君诗墨,你以为自己改名换姓,逃脱了我的视线,我便不能奈何不了你了?

做梦!

曾经你所犯下的罪行,如今我会一一讨回来的!

我要让你知道,什么是血债血还!!

饿上三天三夜

婚礼完成之后,苏樱在慕北等人的监视下,再次坐上了卡宴,唯一不同的是,这一次的司机换成了慕北。

两人一路无言,慕北按照傅斯年的指使,将苏樱载到云海市郊区的一栋靠海别墅。

云海市因海出名,每每日出之际,整个海面如同笼上一层金色的薄纱,初升的太阳好似软软的蛋黄,在海的那一边缓缓升起,秀丽迷人,为着此景慕名而来的人不在少数,因此海边度假等休闲娱乐产业很是发达。

可偏偏傅斯年能在海边拥有这么一栋独立的别墅,不受外人打扰,打开阳台便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海面,着实让人心旷神怡。

对上倒车镜里的那一双明媚而又明亮的美眸,慕北传达着傅斯年的指示。

“少奶奶,按照我们boss的要求,日后您将在这里生活。”

可苏樱却好似没有听到慕北的话似的,目光依旧流连于波澜的海面,专注而又安静。

慕北表示无奈了。

话说少奶奶,您不说话是个什么意思?

好歹也给我个眼色,让我知道您对此是个什么态度好不?

不然我怎么给boss回话?

正欲再次开口询问,苏樱抢先了一步,“我父亲呢?”

整个苏家,苏樱只在乎苏志明一个人。

苏瑾瑜与叶梵多次明里暗里揶揄造次她,她恨不得傅斯年能够仰仗自己的财力将这二人丢到街上喂狗。

可偏偏傅斯年背道而驰!真真让人恨的牙痒痒——

“boss说,只要少奶奶遵从boss的指示,苏老爷子自然会安然无恙。”

“让傅斯年来见我。”

兀自打开车门,苏樱下了车,走近靠海的栏杆,玉臂倚在上面,目光凝聚着的海平面的一端,若有所思的样子。

既然两她与傅斯年已经完了婚,总归是要见面的,难不成一直这样老死不相往来下去?

自从三天前与傅斯年见过一面之后,他们夫妻二人还没正经谈过天呢。

话说新婚燕尔的感情一般都会比较甜蜜,对于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丈夫,苏樱可是很多话想说呢——

“回少奶奶,我们boss日理万机,什么时候能抽空回来,不是慕北等人说了算的。”

“还望——”

少奶奶能够体谅。

可人家慕北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对上了苏樱如同上膛出枪的枪子一般犀利的眼神,盯的他直打了一个寒战。

好生猛烈的眼神!

慕北忍不住心悸。

纵使他跟随傅斯年多年,也未曾见过谁的眼神这么犀利,似要把人的心看出一个窟窿。

慕北不懂,一个出身于小家庭的女人,怎么会有如此凶狠的目光。

“我说了,让傅斯年来见我。”

苏樱霸气逼人,他慕北倒是好意思说出傅斯年日理万机!

真是日理万机,无暇顾及她这个新娘的话,又如何有的时间抓住她的父亲?

真真是让她涨了姿势!

在苏樱如此强烈的威逼之下,慕北竟然直接跺脚敬礼答应,“是,少奶奶!”

那绝对是在面对傅斯年的时候,才有的认真与服从。

慕北只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

而傅斯年会选择如此匆忙的与她结婚,更不简单——

目送苏樱走进靠海的别墅,慕北给傅斯年打了一个电话。

“boss,少奶奶已经进入别墅,现在有何指示?”

有何指示?

坐在奢华无比的傅式集团总裁办公室——艾麟财团旗下的子公司之一,傅斯年修长如笔的食指饶有趣味的摸着自己略有胡渣的下颚,极为英俊的侧脸上扬起一抹嗜血而又无比妖娆的笑。

苏樱已经进了他为之准备的牢笼,接下来要做点什么呢?

“先饿上三天三夜吧。”

梦中惊魂

忙音从手机那头传来,让慕北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饿上三天三夜,他们boss对待这如此娇美而又浑身是刺的美人真够狠心——

真不知道三天后,少奶奶的眼神还能不能让人心悸。

默默在心里为少奶奶祈福——

苏樱进入别墅,先是打量环顾了一下这栋海边别墅,好几百平的豪宅,游泳池,后花园等应有尽有,装修的奢华程度更是不在话下。

果然财大气粗,连试衣镜都镶了金框。

上了二楼找到主卧室,苏樱随手打开衣柜,里面已整整齐齐的摆放了数件女装。

葱白的手指无意撩拨这些质地上等的衣服,苏樱浅笑,暗忖傅斯年对她倒是舍得,件件价格不菲。

挑出一件酒红色的丝绸吊带睡裙,苏樱有些费劲的脱去身上的华丽而又昂贵的婚纱,转而不屑的弃之在地。

这婚纱,在别的女人眼里或许是个宝,可在苏樱眼里,却比不上百八十的地摊货。

至少,那地摊货不会让她心生膈应。

换过衣服之后,苏樱身上已有一层薄汗,又从衣柜里挑出一件披肩,苏樱这才走出卧室,转而进入浴室。

却发现,没水。

呵——

苏樱笑了,这就是傅斯年让她以后生活的地方?

没水没电?

她都脱光了准备好好冲个澡了好吗?

无奈穿上衣服,苏樱转身来到一楼。

没水没电,想必也没有食物吧。

果不其然,打开冰箱,是空的。

整个厨房也是空的,连一粒大米都没有。

苏樱撇嘴,傅斯年真舍得,给穿不给吃。

再想打开别墅的大门,却发现门被反锁,窗也被反锁。

透过窗子往外看,隐隐还能看到几个穿着军装的卫兵。

苏樱明白了,她这是被软禁了,而且还没有任何食物来源与供给。

傅斯年倒是够狠心的哈,结婚第一天给她这样一个下马威。

想饿死她吗?

那就看看她是不是撑得过这一关了!

从二楼卧室找了一块儿柔软的毯子,苏樱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既然不给饭吃,她只能减少自己的运动量,谁知道傅斯年准备饿她几天呢?

谁曾想刚一闭上眼,便想到三天前傅斯年登门入室的蛮狠模样。

“君诗墨,我总算找到你了。”

“你以为你逃得过我的手掌心吗?”

他的手指十分有力的捏住她的下颚,痛的让她的眼泪几乎掉下来。

那满脸的恨意与狰狞,甚至让她心生一股恐惧。

她反抗,她倔强,她说她不认识什么君诗墨,她说她是苏樱,一直都是苏樱。

傅斯年却是丢开手,嘴角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狭长的眸子里波光潋滟。

“苏樱吗?”

“好,那我们就重新开始认识。”

“我是云海市的傅斯年,我来找你跟我结婚。”

那张冷峻到不可一世的脸逐渐放大,渐渐充斥着苏樱的整个脑海,惊的她出了一身的冷汗,倏地从沙发上坐起来。

却发现夜幕已经降临。

心头松了一口气,苏樱暗暗在黑暗里抚平自己的心情,原来是梦——

可是,君诗墨是谁?

君诗墨跟苏樱,又有什么关系呢?

郁芷柔

傅斯年说饿上苏樱三天三夜,就真的饿了她三天三夜。

第四天太阳照常升起的时候,苏樱只觉得自己浑身无力,

三天滴水未进,就是铁打的身子也要垮了。

软绵绵的从沙发上坐起来,苏樱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单手扶额,粉舌舔了舔干燥的嘴唇,苏樱焦躁的只想喝水。

就连海水涨潮带来的那股咸味,都让她欲罢不能。

她发誓,以后只要有机会,绝对要让傅斯年尝尝被饿上三天,滴水未进是个什么滋味。

双脚踩着拖鞋,苏樱想走到窗边晒一晒日光,却是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如今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吗?

暗笑自己无能,这么快就败下阵来,苏樱手扶着沙发站起来,却在这时听到‘咔嚓’一声,厚重的房门被推开。

许是打开房门那一瞬间涌入了太多刺眼的眼光,苏樱竟没能在第一时间看清来者是谁。

待适应了这亮度之后,苏樱才与一身西装的傅斯年对眸。

终于来了呢。

苍白的美唇勾出一抹淡淡的笑,苏樱觉得,这一刻起,哦不,应该是答应嫁给傅斯年那一刻起,她的人生就进入了不同寻常的轨道。

如今傅斯年的来到,只是加速了这个进程。

身体轻盈的好似一根羽毛,苏樱冲着傅斯年挥挥手,道,“来,坐。”

那样子就好像她一点都不记恨傅斯年饿了她三天三夜似的,甚至还以女主人的姿态招呼他坐下。

苏樱嘴唇的苍白,以及因饥渴而造成的嘴唇干裂,无疑深深的刺痛了傅斯年的心。

他没想到,真的没想到,在时隔三年,对眼前的女人抱有三年的敌意之后,再见她狼狈的模样,还会有心痛的感觉。

呵呵——

心有所怨,于是,对苏樱的那抹心疼,便化作傅斯年嘴角淡淡而又意味深长的笑展露出来。

“给她一百毫升的盐水。”

傅斯年话音才落,身后的慕北忙不迭的便给苏樱送过来一杯水。

乖乖,才三天不见,少奶奶飘渺的跟副画似的。

这要是再不来看看,估摸着只能见到少奶奶的尸首了。

一杯水下肚,苏樱这才觉得自己重新活过来了,本是如纸一般苍白的唇瓣也有了几分颜色。

“傅斯年,你对我可真是好哈。”

‘咣当’一声,苏樱把水杯扔到茶几上,带着几分训斥的意味,眼神如猎豹一般紧盯着面前高大威猛的男人。

还艾麟财团的领袖呢,竟然这般蹂躏一个弱女子,他倒好意思!

见状,慕北识趣的退下了,少奶奶要发飙了,大事不好了。

可还没退几步,一个软腻香甜的声音便飘然入耳。

“斯年,这就是你的那位夫人?”

“真让我开了眼界,竟然对你这么无礼。”

话音才落,苏樱那一双犀利的鹰眸里,便倒映出一个美人的模样,脸若银盘,眼似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三分媚,七分美。

苏樱觉得,这女人有些眼熟,细细想来,这才知道是傅斯年身边的宠儿,郁芷柔。

冷面boss步步惊婚》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冷面boss步步惊婚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日本东京大雪交通混乱 高中女生光腿短裙雪中行

    当地时间1月22日,日本首都东京及周边降下大雪,从上午陆续下的大雪一直持续到晚上,东京都中心积雪达到23cm。气象当局白天即发出大雪警报,并呼吁上班族尽早下班回家,以防交通机关瘫痪。大雪给首都城市交通带来极大影响,多条铁路列车和地铁延迟或部分停驶,车站内挤满了等候乘车回家的人群,而车站外的巴士站前排起了长龙。而在池袋阳光城附近的马路上,多名高中女生依旧穿着短裙,光着大腿在雪地上行走,并自拍留念。

  • 邓英大使在庆祝中丹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10周年活动上致辞

    邓英大使尊敬的北欧合作、渔业和平等事务大臣克洛赫阁下,尊敬的首相府副常秘克里斯滕森阁下,尊敬的北欧部长理事会秘书长赫布罗滕阁下,尊敬的能源、能效和气候事务部副常秘霍夫曼阁下,尊敬的外交部国务秘书李思北阁下,尊敬的各位贵宾,各位使节,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晚上好!我代表中国驻丹麦使馆,热烈欢迎各位和我们一起庆祝中丹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10周年,共度一个愉快的夜晚。首先,我要特别感谢拉斯穆森首相专门以视频方式,向全体中国人民致以新春祝福。我们十分高兴与丹麦外交部共同举办今晚的活动。这充分体现了玛格

  • 136㎡轻奢简美风,精致优雅、惬意美妙的居家空间

    今天分享的这套房子,采用了简约美式的风格,并融合了一些现代轻奢的元素,节奏和韵律是空间的灵魂,整个空间动线明朗而痛彻,齐家网设计师以“明亮、韵律、融洽”为中心,通过色调的对比,打造出优雅与浓烈并重,感性与活力同存的温柔世界。平面布置图客厅以灰色、绿色和淡蓝色作为主色调,通过不同属性材质家具和饰品的组合,展示了美式的小优雅以及质感。在纯净的白色、独特的灰蓝色、硬朗的金属质感之间,用光亮的皮质沙发,经典的美式椅子,创造出优雅又迷人的居家空间。地毯与沙发抱枕中跳跃的一抹墨绿,稳重与浪漫结合,华美的色泽

  • 也许你的名字正隐藏着天大的秘密

    名字是每个人一生的品牌,趋吉避凶是自古以来祖先总结流传下来的宝贵财富,一个好的名字,既可以当作是长辈对晚辈的一种祝福,也可以说是为家族兴盛奠定必要的基础。每个人只有一次生命,也只有一个名字,某种程度上来说,名字和生命一样重要。那么,如何取一个好名字呢?取名是幸事,也是难事,当前很多取名大师很难突破用神取名这一关口,是因为用神是很难把握的,所以很多取名师干脆放弃用神取名,选择用生肖取名,八字缺什么就补什么,这是对缘主不负责任的做法。靓名阁取名严格按照缘主的生辰八字,立足于命格的“用神”,这是当前所

  • 杨刚:诗歌是我漂泊天涯时不离不弃的兄弟

    杨刚,1988年12月生于贵州省纳雍县,中国诗人阵线网站长,《中国诗人阵线》主编。在《中国诗人阵线》《诗刊》《山东文学》《贵州日报》《贵州都市报》《新民晚报》《贵州民族报》《当代教育》等刊物发表诗歌数百首,有作品入选高中校本教材。著有诗集《挑起生活上路》《窈窕阳光》等。致力于当代诗歌的传播推广,提倡:让诗歌走进生活。❈杨刚:一首好诗,必须让读者能读懂并能体会到其中的诗意,这个非常重要。只要是自己的我都挺喜欢的,每一个文字都是我曾经活着的见证。蒋能:“乡音被异域的人流挤压/升温蒸发/像风暴卷起尘沙

  • 白居易:是臭流氓,还是真诗人!

    “十听春啼变莺舌,三嫌老丑换蛾眉”“我家里养的家妓,三年多时光一晃,我就会嫌弃她们老了丑了,把她们赶出去,再换一批鲜嫩年轻的来,十年间,我已经换了三次。”70岁的白居易如是说道。你可能不能想象,这个白居易和写《上阳白发人》、《琵琶行》的白居易是同一个人。曾经的他,既同情过‘入时十六今六十’的上阳白发人,又同情过‘老大嫁作商人妇’的浔阳江头琵琶女。而现在的他,居然买了一批十五六岁的年轻女孩来当家妓,仅仅才三年,姑娘们也才十八九岁,就嫌人家老了丑了,当废品处理掉,再买进一批新鲜货色,如此一而再,再而

  • 工美人需知:2017年过去了,但这些影响还在

    2017年是传统文化复兴的一年,这一年内,文化产业迎来了发展,然而,工美行业迎来机遇的同时也不可避免的遇到了动荡。在去年频发的大事件中,仍有一部分对工美行业的发展产生持续性的影响。1、文化复兴政策助力传统手工艺2017年1月,国务院制定了全面复兴传统文化的国家发展方针,并出台《中国传统工艺振兴计划》。未来几年,传统工艺美术作为政府的扶持产业之一将获得政策上的更多的支持与优待,宣传方面上也将提供更多便利。2、中央环境督查刺激工美行业升级转型2017年,中央环境督查在全国掀起了一阵环保风暴,严查中小

  • 我们都是龙的传人,但龙长啥样还要靠他画

    有首歌唱得好,我们都是龙的传人~龙是中国最有代表性的神话生物,我们的瓷器上有龙,《西游记》里有龙,故宫到处都能看见龙的装饰,连中华小当家做个菜都能召唤神龙,要不是因为龙是虚构的,早就变成宠物界的头牌,“吸猫”也要让位于“吸龙”了~不过龙到底长什么样呢?如今我们常见的龙,大多是这样的(来源:艺萃)这样的这样的。那么就奇怪了,既然龙是不存在的神兽,它的模样必定是饱受争议的,路人甲可以说龙有八条腿,路人乙可以说龙会直立行走,路人丙还可以说龙是山鸡变的呢。那么就奇怪了,既然龙是不存在的神兽,它的模样必定